寒月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寒月

文/闻人可轻

她用了整个青春,爱了一个人,却连拒绝的回应都没有得到。

01

肖晓和谢一旭相恋六年,结婚三个月,在认识正好两千两百八十天的时候,离婚了。

肖晓半夜三点打电话给桔子,给树轮,给天明,给我。

那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桔子,在佳境天城的“LOVE BEER”。桔子穿着红色的“战壕”大衣,扣子没扣,只绑了腰带,里面是一件黑色低领蕾丝花边的薄T恤。她头发没有绑,也没有梳,情况和我们剩下的几个人差不多,来得匆忙。

尽管如此,到的时候肖晓已经喝得有些不清白了。

“他说要爱我一辈子的。”肖晓红着眼,拿酒杯的手还在发抖。

树轮和天明忙着安慰肖晓,桔子坐在桌子的对面一句话没说,要了一打艾丁格,自顾自地喝着。

“唉,早就跟你说过了,谢一旭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就是不听。”

“就是,当初让你分手你不分,还跟他结了婚。”

“那现在怎么办,我才结婚三个月,以后说出去我就是二婚了啊!”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女人啊就跟古董一样,要用过的才值钱。”

树轮和天明你一言我一语,说得肖晓一会儿哭一会儿笑。

我没有劝人的能力,也不会喝酒,过来就是凑个人数,让肖晓感觉到她是有人气的。

谢一旭,金融系的大才子,内外兼修,在学校的时候也是呼风唤雨的大人

物。肖晓,教育系的普通女生一枚,长相普通,成绩普通,家庭也很普通。

按道理说,这样的两个人是没有在一起的可能性,因为差距太大了。韩剧里那些高富帅只爱灰姑娘的桥段也就是骗骗未经世事的小姑娘。再说,现在的偶像剧的逻辑也已经越来越成熟,加上在这个看脸的时代,高富帅爱的不一定是白富美,但一定是美在。

可是,在现实面前,肖晓和桔子遇到了令人咋舌的尴尬结局。

02

暗恋这种东西,真的很像一场未知的修炼,情况好的历经磨难飞升上仙,再不济全身而退,最让人难过的大概就是走火入魔不得善终的那一类了。

桔子是我见过的少有的姿色身材都了得的女孩子,周正到无可挑剔的五官和脸形,就连发量都正合适,身材也是少有的匀称和健美。性格也没有挑得出来的缺失,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是多少男同学心中的女神。

就是这样的女孩子,罗零他瞅都不瞅一眼。

按照桔子的介绍,罗零是她读高中时为了一只被遗弃的狗而认识的小一届的学弟。那个时候的罗零除了身高有点优势,其他的都很普通,特别是那一脸有的都溃烂了的青春痘完美地隐藏了他的帅哥基因,走在人群中不会有人多看他一眼。

所以那个时候看走眼的桔子给罗零留下了难以磨灭的不好印象。两年后再次见面,桔子一眼就被舞台上

闪闪发光的罗零吸引了,她还狡辩,爱上罗零并不是因为他长得帅。

事实上,罗零不仅仅是帅。他是金融系的超级宅男,如果说谢一旭代表了太阳,那罗零就是月亮,一个光芒万丈,一个也光芒万丈,只不过一个发光的同时还发热,而另一个只发光。

谢一旭,大一就成为学生会主席,大二就拿到最高奖学金,大三就被上市公司内签,大四还没毕业就成为那家公司的正式员工,前途一片明朗,从开始到最后都是学校的榜样人物。

罗零,大一就研发出了流量手游,大二就有了自己的工作室,大三就成了千人公司的创始人,大四就被上市公司盯上想要收购或者吞并,人生充满了曲折,从头到尾一直是挂科和不务正业的代表。

肖晓在迎新晚会上一眼就看上了主持人谢一旭,灿烂的笑容、温和的举止、好听的嗓音,最关键的是他没有女朋友。

桔子再次见到罗零,同样也是在迎新晚会上,罗零代表新生在舞台上唱了一首《新不了情》,脸上的痘痘已经彻底消失,五官的轮廓在灯光下让人不由自主地心跳,让人想要尖叫。

罗零带着高中时与桔子一起捡到的取名叫九月的狗一起生活着。桔子借口把狗要了过去自己养着,希望以此来培养两个人的感情,但是没想到罗零顺势就把九月推给了桔子,从此一个人逍遥快活。

肖晓让我们帮她创造

了各种和谢一旭见面认识的机会,关心爱护,抛头颅,洒热血,终于在当年圣诞节那天表白成功。

谢一旭说,其实表白这种东西应该让我来的。

谢一旭说,我愿意,我愿意和你在一起。

谢一旭说,你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最可爱的人。

谢一旭说,遇见肖晓是多么幸运。

谢一旭说,肖晓,我爱你。

我们在烟花爆竹中替肖晓感到开心,我们在不谙世事的年龄里为他们的感情感动着,我们在大街小巷里分享着那份不可思议的爱情。

而桔子,笑着笑着就哭了。

她为了养那只狗,一个人搬出了宿舍,在罗零大一快结束的时候跟他表白,但是罗零婉拒了。

03

谢一旭大我们一届,我们大罗零一届。后来我们总结,桔子之所以失败是因为年龄问题。

桔子把狗交给树轮照顾了一个暑假,九月就不认识桔子了。

天明说,干脆就把狗给树轮得了,看样子,九月一点都不爱罗零或者桔子。

桔子说,九月本身就是一只流浪狗,还不是哪里有饭哪里就是家,谈什么爱不爱的。

话虽如此,但九月还是在桔子回校后被桔子接了过去。

肖晓对桔子说:“爱情这种东西还是要看感觉的,你长得再美也没有用,男人喜欢的是内涵。你看谢一旭,那么闪光的一个人,没想到吧,会栽到我手里。”

桔子不屑:“你也说了,他是‘栽到’的。”

两人为此大打出手,

桔子也是从那个时候再没回过宿舍。

桔子虽然对肖晓的爱情有所不屑,但还是极力效仿着她的行为。

在罗零住的旁边租房子假装是碰巧,在他工作室楼下的酒吧打工说是缘分,在他经常去的餐厅吃饭看成是意外。他的生意对象,她都有他们的资料;他请的助手,她连别人的老家在哪儿都知道;与他说过话的女生,她清楚别人的三围和身高。

罗零问她:“你够了吗?”

她反问:“怎样才算够?”

谢一旭被上市公司内签之后越发闪光,肖晓觉得自己是捡到宝了,对谢一旭好到了简直令人发指的地步。谢一旭大四就去公司报到,为了方便上班,便在公司旁边租了房子。肖晓不辞辛苦地跑过去,两人开始了温馨浪漫的二人世界。

因为九月生病,暂时把桔子和罗零两人绑到了一起。

桔子发现,罗零的生活极其克制和自律,住处也整洁得不像个正常的直男,要不是在抽屉里发现了一张皱皱巴巴的手写结婚证,她都要怀疑他是个gay了。

结婚对象叫鱼哭哭,时间是十三年前。不会写的字还是拼音拼的,甚至连拼音都是错的。

幼稚可笑到桔子根本忍不住:“看不出,你还挺长情。”

罗零夺下那张纸,顺手推了桔子一下,蹲着的桔子一下没稳住跌坐在了地板上。

因为激动,因为用力,纸从中间撕裂了。

一半在罗零手上,一半在桔子手上

模糊歪扭的字迹,表达着罗零的心。

一辈子爱你!

小小年纪,懂什么是爱,桔子想。

04

快要毕业那年,我们心照不宣地决定全都留在这座城市。肖晓为了谢一旭,桔子为了罗零,我和树轮是因为家在这里,天明因为要修学分。

那一年,肖晓和谢一旭分手了一次。

罗零有了自己的公司。

我们大四,罗零大三,谢一旭工作一年。

肖晓说,谢一旭深夜回家,身上有女人的香水味,谢一旭解释是公司有女同事让他试香,烂俗又让人难过的剧情。

肖晓赌气地把东西搬出去离开了谢一旭。

谢一旭没有挽回。

罗零开始把工作室变成公司,规模日渐扩大,每天忙得晕头转向。桔子去罗零的公司应聘,可能是真的缺人手,再加上桔子的外形条件俘获了公司人事的心,她被录用了。

近水楼台先得月,桔子就这样得到了罗零住处的钥匙,当起了田螺姑娘,只是这个田螺姑娘当得很明目张胆。

罗零一开始反对,但是直到桔子把自己的东西都搬过来以共同养育九月的名义住进那间屋子里之后,他便开始了和桔子共同生活的日子。

桔子会搞怪逗罗零笑,会做美味的饭菜给罗零吃,会打扮得漂漂亮亮陪罗零参加各种谈判场合。

中间搬过好几次家,桔子始终拉着九月跟着罗零。

肖晓和我们挤在十多平方米的小房间里委屈了两周之后,开始怀念谢一旭

的各种好。

她问我们:“是不是我真的误会他了?”

树轮说:“如果真的是误会,他为什么不来找你?”

“正因为是误会他才不会来找我吧,那说明他硬气啊!”

肖晓回到谢一旭的住处,开门的是谢一旭,屋里没有其他女人来过的痕迹。

谢一旭说,肖晓,你跑到哪里去了?

谢一旭说,肖晓,我好担心你。

谢一旭说,肖晓以后不要再这样了。

肖晓心里很满足,她就知道,谢一旭是爱她的。

之后,我有过一段不长不短的离开。

05

三年后,我们重新聚在一起是因为肖晓要和谢一旭结婚了。

肖晓割了双眼皮,鼻子垫高了,五官变得很精致,但是脸看起来怪怪的。

桔子还是那个美艳的桔子。

三个月前,肖晓结婚前两天,我们在佳境天城的“LOVE BEER”里碰面。

肖晓说谢一旭终于要成为自己的了,说谢一旭现在已经是那家公司的区域经理,说自己现在已经可以安心地在家里做个享福的太太,说谢一旭果然没有让自己失望。

天明和树轮夸她眼光好。

桔子默默地喝着酒。

我问,罗零呢?

深夜,各自散去,桔子打电话给我说要不要去她店里坐坐。

近湖,打烊,很安静。

门口,九月趴在地上呆呆地望着湖的对面,对面是一片白桦林。

“他的鱼哭哭回来了!”

桔子不抽烟,喜欢喝酒,望着深沉的湖面,她自顾自地说着,也许是

对我说。

“幼稚吧。”桔子抽了抽鼻子,“自己输给了一个小朋友。”

那个姑娘叫余尔音。

她出现在罗零身边的时候,桔子刚遛完九月回来,裙子上还沾着九月不小心滋上去的小便。

向来不对她摆好脸色、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罗零,居然为了那个姑娘钻进厨房,忙进忙出,锅碗瓢盆叮当响。

桔子一时间蒙了,那个姑娘没有出现之前,她以为罗零是个没心没肺的人,他自私、冷漠、刻板、无趣。

可是他抱着那个姑娘的时候也会温柔至极地说,尔音,我好想你。

他说,尔音,我一直在找你。

他说,尔音,以后再也不能离开我。

他说,尔音,我爱你。

桔子已经泣不成声。

认识他八年,爱了他六年,一个屋檐下住了三年,结果抵不过一个八岁时认识的一个鱼哭哭。

那个姑娘,长相平平,眉目清淡,非要圈出优点,大概就是言谈之间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

桔子说,你知道我有多难过吗?

我连恨他的权利都没有,凭什么?他让我爱他了吗?他甚至在我死皮赖脸追着他到处跑的时候,从来视我如透明。

他从来没有给过我机会,是我自己不愿醒来。

06

冬天的夜,寒气逼人,难得的晴朗夜空。

肖晓完全醉了。她哭着骂谢一旭没良心,才结婚就勾搭上更年轻的妹子。

说到底,谢一旭还是喜欢美女。

肖晓不知道的是,她追谢一旭的时候,

谢一旭追过桔子。

只是那时的少年,一无所有,只是那时的你让他别无选择。

桔子在一个寒气更盛的夜里,拿着行李,带着九月绝尘而去。

她用了整个青春,爱了一个人,却连拒绝的回应都没有得到。

说再见的那天,罗零向尔音求婚,尔音同意了。

尔音不是一个漂亮的姑娘,但美好得足以让人恨不起来。桔子觉得自己可能并不是输了,只是在过去漫长的岁月里,她陷于自己交付对方的深情中,以为他会感动,但其实被感动的只有自己。

抽身离去并不简单,所有成长都会疼痛,而这一切,终将结束。

07

从那以后,我再没有见过桔子。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