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赠你一捧浪漫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银河赠你一捧浪漫

文/白某鲸

“所有的事情都是因为,喜欢你,从很久之前开始,一直到现在。”

01

江柏一踩着点进到训练室,被屋里跟罚站一样站了一排的男孩子们吓了一跳,有眼尖的认出她来,惊喜地叫了一声:“YIBAI?”

真难为粉丝们喊她随便敲出来的这个ID了,江柏一理了理自己因为害怕迟到飞奔而来弄乱的头发,试图给这些晚辈留下一个前辈应该有的靠谱模样。

她扫了屋里这些陌生的面孔一眼,想起教练最近似乎一直在招纳新队员,她的视线从头扫到最后,心里偷偷想:好像没有特别帅气的候选人。

这时,身后忽然响起一个有些低沉的声音:“来晚了,不好意思。”

现在打游戏的人十有八九是声控,江柏一眼睛亮了亮,回头看去。男孩子站在门边,逆着光,神色有些淡漠。他戴着一副有些呆板的黑框眼镜,眼皮抬了抬看了她一眼,眼尾上挑,盖不住眼底的疏离之意。

有些人天生就长得凉薄,男孩子明明嘴角微微上扬,但江柏一就是觉得他不好靠近。

男孩子开口:“我是来报到的。”

江柏一发觉屋里并没有负责人招呼他们,只能开口说道:“哦,行,你们在这等一会,教练应该一会就来。”

男孩子乖巧地点了点头,却说着和乖巧毫不相干的话:“可以坐着吗?站着有点傻。”

江柏一看了看不知道为什么站成一排的其他人,想,果然是天生的妖孽,一句话就能得罪了一屋子人。但是她并不兼负教练的责任,说了句“那就都坐着吧”之后就上了楼,开始了自己一天的训练。

她练了一上午游戏中的一个技能,直到闭上眼睛也能熟练地操作出来,才松开鼠标伸了个懒腰。她打开手机看了看,发现战队群里出了条新公告,公布了替补的名单。

她扫了一眼,看见“法师(输出)”后跟着的名字:桑景。

她想:不好意思,我一定把你狠狠按在替补的座位上,和饮水机做伴。

然后她继续往下看,发现“法师(辅助)”后跟着的名字竟然有点眼熟——

还是,桑景。

江柏一:……

她在心里默默吐槽,这个人还挺厉害,竟然同时玩“输出”和“辅助”两个方向。吐槽完了以后她移到下面看照片,滑到那个叫桑景的人的照片时,发觉就是今早那个得罪了一屋子人的男孩子。

不得不承认,还挺帅。她视线停留了一分钟,继续往下滑,看见桑景考核的成绩:15.9(满分16)。江柏一当初这个考核的成绩是15。她难得地有点被威胁的感觉,在心里默默得出了个结论——长这么帅,确实很会得罪人,江姐姐要好好地教他做人。

02

打比赛之前队员要有和替补的磨合,俱乐部组织的第一场训练赛也是江柏一第一次和桑景合作。熬夜修仙选手江柏一头一次在早晨七点就起床,准备好好给那个新人留下一个“精彩”的印象,让他知道做人不能太嚣张。

桑景去的时候,江柏一表面上在认认真真调整外设,实则努力地偷瞄着他。他还是戴着呆板的黑框眼镜,穿着极为休闲的衣服,没什么表情,好像就是下楼逛逛一样随便。也许是她看得太过专注,桑景原本直直地往前走,却猝不及防地转头看了她一眼。

江柏一冷不丁和他四目相对,下意识地错开,把视线放回面前的屏幕上。

恍惚间,她好像看见他刚刚眼尾上挑,露出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这算什么?江柏一努力掩饰自己的尴尬,想:挑衅吗?

桑景不只是看了她一眼,而且径直朝着她走过来。

江柏一余光瞥见身边空着的位置有人坐下,对方先开口:“前辈好,我是桑景。”

听起来乖巧得不得了,江柏一于是分了他个眼神,却看见他托着腮看着自己,继续说道:“很热吗?前辈干吗脸红?”

听起来就好像在问一个女孩子“你牙齿上红红的是什么”一样欠揍。

江柏一冷静下来回怼道:“不好意思,这是天生的脸色红润哦。不过我看你脸色这么白,都见不着点血色,是不是因为脸皮太厚了?”

桑景乖巧而无害地笑笑,回了个鼻音:“哼。”

“前辈可以摸摸看,我脸皮厚不厚。”

江柏一攥着鼠标的手蓦然一紧,但是教练的声音打断了他们两个人硝烟味十足的对话,于是便再不理他。

整个训练赛是五局三胜制,第一局,桑景像个跟屁虫一样跟着江柏一,江柏一进攻他辅助,江柏一撤退他断后,江柏一被对面群殴他……发了个“干得漂亮”,然后掩护其他队员撤退了。

这一局虽然赢了,但是江柏一觉得自己受到了挑战,她还没这么憋屈地赢过。于是在接下来交流战术的时候,她冷不丁地来了一句:“辅助别跟着我了,多去照顾一下其他队友,为整个团队做贡献。”

桑景闻言,很乖地点了点头:“好的。”

然后接下来的一局,江柏一就再也没见过桑景角色的身影。当她被对面围攻,习惯性地想叫别人支援一下,“辅助”二字刚出口的时候,桑景恰到好处地咳嗽了一声。

江柏一:……

第二局赢得更憋屈。

整个训练赛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下完成的,游戏结束的时候,桑景一边拆自己的设备一边开口:“打得挺好,前辈,再多磨两局就好了。”

江柏一有那么一瞬间差点以为自己才是替补。

03

为了即将到来的联赛,江柏一这几天都在和桑景组队。一起组队刷副本是搭档磨合最基本的方式,当然,这是桑某人的美其名曰,江柏一可时刻都在提防着这个随时可能会换掉自己的人。

所以两个人副本刷得也磕磕绊绊——

江柏一:“给我加点血会死?”

桑景:“救不回来,而且会把Boss攻击对象转移到我身上,那样我也就完了。”

江柏一:“你也打不死Boss,这和陪我一起死有什么区别?”

桑景凉凉地看了她一眼:“那可不一样,你是想让我为你殉情?”

江柏一:……

他乖巧地笑了笑,声音低低的:“前辈,不太好。”

这个副本结束了之后,江柏一立马踹了桑景,自己去匹配路人玩家虐菜了,没想到匹配到的是熟悉的ID——SANG。

冤家路窄也不过如此,江柏一换了自己最宝贵的装备,准备让对面那个小鬼知道什么是前辈。她这是第一次看桑景玩全输出,一开始还有些紧张,开局两招过后,她就有些愣,就这?15.9?

SANG:前辈,不让你了哦。

YIBAI:我、需、要?

两个人很默契地没让队友帮忙,江柏一渐渐觉出就算是打职业比赛的决赛时都没有像现在这样费心力,对面的手速比她快,但是她连招连得好,一样的技能对打,两个人打得不相上下。到最后拼血量的时候,江柏一才发现自己拼不过对方。SANG最后比她多了100点血量,只要一个普攻就能把她打掉。

YIBAI:???

SANG:前辈,你装备没我好,我可是全满级。

行吧,输给了世界上最可恶又最惹人喜欢的“钞能力”,江柏一暴躁地退了游戏,看着手机上刚加上的桑景微信,对方发了个表情包,是一只噔噔噔跑过来打招呼的小狗。

江柏一想,他还挺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挺狗。

怀着单挑竟然输给桑景的抑郁心情,江柏一踏上今天晚上格外拥挤的地铁。一上去她就后悔了,没有坐的位置,只能勉勉强强扶着扶手,脚尖都快离地。地铁启动时她一个踉跄,眼看就要撞到前面的阿姨,她的胳膊被人一把拽住。

桑景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前辈,站好了。”

江柏一此刻才注意到他的存在,瞪大了眼睛看向面前这个好像背着书包回家写作业一样乖巧的男孩子。他在笑,眼尾上扬,又像极了靠美色骗人的妖精。

桑景松开她的胳膊,侧身让出他身后的位置:“站我后面,不行就扯着我衣服。”

江柏一有种他怎么总是阴魂不散的感觉,她努力拽住扶手回道:“不用!刚刚只是个意外。”然后下一秒,她又一个踉跄,直接跌进桑景怀里。桑景身上有种不知名的清冽味道,江柏一脸烧起,她鼻尖撞到他胸膛,立马想站起来,但是又踉跄了一下。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桑景一只胳膊揽住她的肩,直到她彻底站稳以后,才松开她。

江柏一觉出他好像是在占自己便宜,脸烧得红透:“你……”

桑景乖巧地抿唇一笑:“不想扯衣服的话,抱着我也行。我不介意。”

“你不应该叫桑景。”江柏一很想撕开他这张无辜、乖巧的皮囊,“你应该叫桑心,字病狂。”没错,丧心病狂。

04

闺密的夺命连环call在江柏一到家的时候追来,她在那头尖叫:“一一!你背叛了我!怎么能一个人脱单?”

她不解地揉了揉头发,问:“脱单?”

“你看论坛今天的热点。”

江柏一依言打开电脑,热点第一条有个很惹人遐想的标题——“年少追随竟成电竞虐恋?”配图是她的游戏角色和另一个人的拼图,好巧的是,江柏一现在根本不会忘记这个穿得金光闪闪的角色:SANG。

她点开看了看,是一段桑景的采访,记者问作为排行榜第一的他为什么想加入职业战队,桑景回答说,因为那里有最厉害的法师。

记者就喜欢这种有硝烟味的回答:“我们都知道YIBAI是职业法师中顶流的选手,那您这是想向YIBAI宣战?”

桑景轻轻一笑,很有欺骗性:“不,我想给她打辅助。我们约好了的。”

配图是训练赛时两个人在一起的截图。

“约好了的?”江柏一笑了笑,对面的闺密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听她继续说,“这年头真是什么样碰瓷的都有。”

桑景作为一个职业选手无疑是十分优秀的,过了几个月的训练和考核之后,他就正式参加比赛。一场比赛之后,他立马收获了一大批粉丝。这更让江柏一有了危机感,在训练室熬夜练习已经成为家常便饭。早上的时候,她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和黑眼圈,双目无神地看着眼前的屏幕,听着身后有人走过,喊了一句:

“队长,给我拿个可乐,加冰。哎,熬了一晚上,这个操作就是练不熟,我现在好饿啊,又饿又渴。”

身后的脚步顿了顿,一会又重新响起。

先进入视线的是一只好看的手,然后是落在眼前的一盒牛奶,江柏一拿起牛奶看了看,发现还是温的。她有些好笑地抬头,猝不及防就落进一个深邃又专注的视线里。

桑景站在她身后,原先因为放牛奶而微微弯下的腰此刻也未直起,他嘴角拉得平直,不再像往常一样微微上扬。江柏一抬起头,两个人距离很近,她甚至能感受到他温热的呼吸。江柏一大脑一片空白,桑景开口:“你经常这样?熬夜、不吃早饭、空腹喝冰饮?”

江柏一缩回脑袋,避开他的视线,像极了犯错被抓包的小孩:“也没有吧,就是偶尔。”

她突然反应过来:“不对,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以后就有关系了。”桑景起身时低声说了一句。江柏一没听见,只看着桑景的身影渐渐离去。四周只剩下她一个人,她突然听见有什么擂鼓般作响,反应了好一会,她才发觉,是心跳的声音。

怦怦,怦怦。

本来打算去睡觉的江柏一赶忙又开了一局游戏,游戏的喧哗压过心头的悸动。她此刻才觉出熬夜后头部针扎般的刺痛感,困倦地敲着键盘,想着开都开了,不能退出输掉。

桑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把打包好的早餐放在江柏一桌旁。他一言不发地勾住江柏一的腿弯,然后把她整个人公主抱抱起。

江柏一手里还攥着鼠标,有些迷糊地看向桑景,只能看见他的下巴和侧脸的线条。他朝楼上走去,轻声哄道:“睡觉,乖。”

就像是蛊惑人心的妖精一样,他的怀抱在清凉的清晨显得无比温暖,她想推开他的,可是莫名地感觉到在温暖怀抱里涌出的莫大的困意。她的眼睛努力眨了几下,最后慢慢阖上。桑景回到她的位置前,看见对手发的好几个问号,试着操作了一下江柏一的角色。

明明困到闭眼就睡着,还不肯退出游戏,桑景一边想,一边一套技能秒掉对方。

YIBAI:她睡着了。不好意思,兄弟。

对手:你是?

YIBAI:她男朋友。

05

江柏一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了,她看着留在桌子上的早饭,有些无言以对。

桑景此刻正专注地和队长一起训练,江柏一看了他一眼,摸出手机,找到他的微信。对话还停留在他刚来的时候打的招呼,她想了想回道:谢了。

又想了想,她打字道:请你吃饭?

她打开电脑登录游戏的时候收到了队长的组队邀请,桑景也在,三个人开始组队训练。江柏一能瞥见自己发消息之后,他放在旁边的手机屏幕亮起,可是少年专注地盯着屏幕,安静又内敛,像极了精心雕刻的一座雕塑,什么都不能让他分心。

她看得有些入神,视线在他好看的眉眼上停了很久,直到队长咳了一声,她才回过神来,霎时间脸如同烧起一样。

怎么回事?她拼命压制住自己的不对劲,努力把注意力转移到操作上。

Boss死的时候,江柏一收到了桑景的回复:好。

江柏一看着屏幕上并肩站着的两个有些相似的人物,装作平静地回道:行,晚上请你吃火锅。她又打字问道:那个,为什么你不玩输出了?

桑景:前辈,我真的是来打辅助的。

桑景:你的替补的事是故意安排的。

桑景垂着眼,看着对面的人发来一个“?”,细长的手指敲了敲屏幕。他看着输入框里的话,睫毛颤了颤,然后又把那句“因为想让你看见我”删去。

桑景:可能教练觉得你太菜了,想让你有危机感。

江柏一:……

到了晚上,江柏一穿着宽大的T恤踩着拖鞋出门,桑景却戴上了口罩帽子。她不是很理解地瞥了他一眼,问道:“怎么,你还害怕被认出来?”

桑景只露出黑框眼镜下的一双眼睛,但是依旧能看出帅气的模样,他笑:“不是,是怕有人要微信。”

江柏一一向引以为傲的颜值在此刻似乎输了个彻底,她等菜的时候忽然发觉对面有人拍她,她给桑景指了指,桑景反手给她扣上自己的帽子遮住脸。

桑景笑:“不好意思,他们应该也不想让你出境。前辈,你就委屈一下。”

江柏一不理解怎么会有这样毒舌的人,她回怼道:“你、才、丑!”

桑景不太在意地把她脸上的帽子整理好,确保别人拍不到脸:“好,好,我们一一最漂亮了。”江柏一突然很庆幸他给自己扣上了帽子,因为,他现在也看不见她的脸有没有红。

但是他们还是被营销号爆了出来,两个人和比赛时的照片仔细对比还是能看出相似的,还有桑景替江柏一打游戏时的话也被爆了出来。江柏一一下子被推上风口浪尖,有在八卦她有男朋友的,也有说她不尊重游戏的,更多的是在揣测桑景和江柏一的关系。

江柏一看了新闻就一直在挠头,不知道怎么发公告可以平息这件事,桑景的微信来得很快:桑景:前辈,不如公开吧?

江柏一吓得连手机都没握住,直直地掉下去砸到脚背上。

江柏一:不是,公开什么?我们又没在一起。

桑景:前辈,你要是想的话,现在在一起也不晚。

江柏一:……

桑景:要么是被人挖那个男朋友是谁,以后一直被狗仔盯着,打扰家人朋友;要么就和我炒CP,作作秀而已。毕竟那句话是我发的,我也有责任。

江柏一莫名觉得自己好像被威胁了,她也未仔细思索桑景干吗发那样一句话,只是觉得他说得好像有道理。于是两个小时后,江柏一和桑景同时在微博上发公告。

YIBAI:最近有谣言说我和SANG SANG在一起了,澄清一下,不是谣言。

桑景转发,配文一个字:嗯。

从那时起,江柏一的微博就彻底炸了。

06

今年职业比赛正式开始前有娱乐赛,今年代表俱乐部出席的就是热度不减反而好像坐了火箭升天的江柏一和桑景。队友们都乐得清闲,队长甚至打趣道:“这不还没给你们度蜜月的时间吗。”

江柏一手一抖,断了连招:“不是吧,队长,我们就是炒的CP而……”

桑景塞了一口西瓜进江柏一嘴里:“好的,保证完成任务。”

江柏一十分怨念地看了桑景一眼,他特别乖地给大家切着西瓜,只有江柏一看见他瞄了自己一眼,嘴角微微弯起。在黑框眼镜后面,他那双桃花眼有着藏不住的少年恣意。

她忍不住给桑景发信息:你给我收敛点!

桑景:?

江柏一:我们是假的!你别天天和他们一起开玩笑!

桑景:说不定就是真的呢?

江柏一:你做什么春秋大梦!

桑景:前辈,你还能找到比我更好的男朋友?我长得好看,会打游戏,既细心,还有钱。江柏一气得退出聊天界面,她不是生气桑景又开玩笑,她生气的是,他说的居然是真的,她还真找不到比桑景更适合当男朋友的人了。

今年的娱乐赛是指导现场观众玩游戏,江柏一带的是个辅助小白,桑景在她旁边突然来了一句:“你还真是专职的。”

江柏一不解地看过去,桑景似乎是自言自语道:“这么喜欢带小白。”

她不屑地哼了两句:“姐可是专业的哦,想当初我还没进俱乐部的时候,也是有徒弟的人。”桑景垂了垂眼,看不清楚神色:“哦,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江柏一很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进了俱乐部以后忙着练习,后来想起来的时候才发现那个账号的密码忘了,就再没回去看看。”

“我认识几个朋友,也许可以帮你找回来。”桑景声音低沉,江柏一意外地觉得他有些落寞,一点都不像平时那个毒舌不饶人的杀神。

江柏一笑笑:“找回来干吗?找不回来了也好,要不然也不知道怎么面对那些‘亲友’。不过我徒弟挺没心没肺的一个小屁孩,经常把我气死,说不定现在早就忘了我呢。”

不过这次交谈还是勾起了江柏一的回忆,她想起很多以前的快乐时光,那时她没打职业比赛,只是和亲友们每天组队看风景,身后有个屁颠屁颠跟着的小辅助徒弟。

她坑他:“辅助和输出都修炼才是以后法师的主流哦。”

那时候这种角色是个巨坑,没有一定的经济能力根本砸不出好的装备。江柏一只能教输出,又想要个辅助,就在新手村拐了个新注册的小法师,开始了坑蒙拐骗之旅。

她想着想着突然笑出来:“桑景,我还挺感谢你的。你的出现让这种打法的法师成为潮流,这样,我那个小徒弟也不至于想起来就觉得我在骗他。”

桑景令人意外地没说话,只是明明已经形成肌肉记忆根本不会错的连招,断掉了。

娱乐赛只有一天,但是队长给定的机票在三天后。江柏一想,白给的假期不玩白不玩,于是就搜索了最近有什么好玩的,最后决定和桑景去鬼屋玩。

江柏一是个鬼屋杀手,进去唯一的乐趣就是吓那些扮“鬼”的工作人员玩。桑景一路跟着她,没说什么话,在第一个戴着獠牙面具的鬼突然出现的时候,他扯住了江柏一的袖子。

江柏一突然像发现了什么一样:“怎么,你怕?”

桑景点点头,声音依旧低低的:“嗯。”

他有些玩味地笑着,但是光线太暗,江柏一看不见他的表情,以为他真的害怕,于是攥住他的手腕:“没事,都是人假扮的。你跟着我就行,姐姐保护你。”

女孩子有些冰凉的手搭在他左手的手腕上,桑景任由她握着,右手插兜,漫不经心地踢开脚边一个骷髅头。

后面有鬼一直在追他们,江柏一本来是不准备跑的,还想和鬼大哥聊个天,但是顾虑到桑景会怕,于是扯住他开始逃跑。在他们藏进一个屋子里,趴在窗口看着鬼缓慢地离开时,桑景的手回握住江柏一的。

江柏一只感觉他的掌心发烫,惊了惊,松开手,他顺势和她十指相扣。她眼睛瞪大,无措地眨了眨,却不敢转头同他对视。在狭隘逼仄的空间里,此刻能隐约嗅到身边人身上好闻的皂角味,她的心跳愈来愈快,快要跳出胸膛。

已经没有人了,桑景推开门走出去,松开她的手,低低笑了一声:“前辈,你不会是吓傻了吧?”

“你……”掌心的触感消失,江柏一好像突然梦醒一般。她望向他,不知道他刚刚的动作是无心还是有意,可是看着他波澜不惊的模样,却什么都说不出口。

07

娱乐赛之后很快就迎来了正式比赛,这是大大小小的比赛中最有含金量的一场。俱乐部今年换血比较多,给了替补很多比赛的机会,但是这些新人没有让任何人失望。一个月的比赛征程结束,他们再次夺得冠军。

最为耀眼的就是新秀桑景,决胜局凭着力挽狂澜救活全队和配合江柏一打出高额输出的两次精湛操作,成为年度最佳新人。江柏一今年拿了“最受欢迎选手”的个人奖,颁奖典礼上,主持人开玩笑似的打趣他们:

“我们都知道,YIBAI和SANG是一对情侣,在之前的比赛中也可以看出两个人配合得非常默契,现在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想说的呢?”

桑景接过话筒,还没说话,台下忽然炸起一般,粉丝们喊:“亲一个!亲一个!”

自从上次鬼屋的事之后,江柏一就有些躲着桑景,又因为正式比赛的到来,每天训练得昏天黑地,根本没有时间想这个。此刻,她的心不受控制地怦怦跳着,脸红透的女孩想接过桑景手中的话筒让粉丝们不要这样,但是桑景顺着她的力道把她拽进怀里。

两个人靠得极近,江柏一感觉自己整个人似乎都溺进桑景目光深邃的眼睛中,甚至能在他漆黑的瞳孔中看见自己此刻的模样。他的呼吸打在她脸上,像羽毛掠过一般,温热的,痒痒的。借位吻只是短短一瞬,在台下粉丝爆发的尖叫声中,桑景把她松开。

江柏一大脑一片空白地完成了整个采访,在走下舞台的时候甚至还差点踩空台阶。桑景嘴角微微上扬,牵起她的手,她想挣开,他低声说:“装好,还有人在拍我们。”

一来到休息室,江柏一立马甩开他的手。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得脑中思绪乱如麻,桑景却是似乎毫不介意的样子,乖乖地坐在她旁边,保存了网上传出来的刚刚那个借位吻的照片。

联赛结束之后有一周的假期,江柏一家就在这个城市,也不需要收拾东西,她和队员们打了个招呼就逃似的离开,害怕多待一秒都有可能再碰上桑景。

这算什么事呢?她把自己的脸埋进枕头下面,不受控制地想起发生过的一切:做得好像真的一样,又一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让人觉得只是自己自作多情。

手机响起,桑景在微信上问:为什么不跟我打个招呼就走呢?

江柏一盯着聊天界面,盯到手机黑屏,她猛然发现屏幕上映出的自己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下意识的反应是不会骗人的,她似乎真的喜欢上了桑景,连收到他的一条消息,都觉得开心。桑景似乎也没期望她会回复,又发了一条消息:有没有想过,回去看看?

江柏一看了许久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她思来想去好久,才重新登录了自己之前的游戏账号。邮箱里有上千条消息,她看了看自己的亲友栏,都是一排黑色的头像,曾经陪她恣意江湖的人似乎也都已经离去。正当她盯着屏幕发着呆、不明白为什么桑景要让她回来看看的时候,有个头像亮起,备注是“徒弟”。

小徒弟就像曾经无数次一样,上线就密聊她:盗号?

江柏一:……

江柏一:是我。

徒弟:师父?

徒弟:欢迎回家。

江柏一有些唏嘘不已,也不知道该和他说些什么,就邀请他打游戏。江柏一点了跟随,看着自己的角色乖乖地跟着小徒弟的角色,就像曾经他跟在她身后一样。很久不见,小徒弟现在比她想的厉害太多了,似乎一个人就可以取得胜利。她看着他犀利的操作,无端地想起桑景。回过神来时,她自嘲地笑笑,可能现在看见任何玩法师的人,都觉得像他。

直到她看见他打出熟悉的技能组合——她和桑景专门为了他们俱乐部的双法师阵容研究的、还未在任何一场比赛中拿出来过的连招。她手微微颤抖,鬼使神差地拨了桑景的电话。

她看着原本好好打着怪的人物突然停住,桑景的电话接通,他们都不说话,只有游戏里“您被击败”的提示音。

江柏一好半天才来了一句:“死了。太菜了。”

“嗯。”桑景的声音很低,“以后可以慢慢教我。”

他顿了顿,才试探性地喊出:“师父。”

江柏一问:“你怎么知道是我?”

那一刻窗外有绽开的烟花,他的声音散在绚烂的烟花中:

“我猜的。”

桑景一向煞风景,江柏一有些无语,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可是又听见他很温柔地开口:

“你突然离开,我找了你很久。后来偶然看见了屏幕上的YIBAI,你的习惯,你的声音,你的打法,我知道那一定是你。这么久,太多事可以讲了。其实,我最想告诉你的是——

“所有的事情都是因为,喜欢你,从很久之前开始,一直到现在。

“可以和我在一起吗?不是假装的那种,师父。”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