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傻瓜爱过你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有个傻瓜爱过你

文/Apple

1.

这里是怦然心动网络电台,我是DJ程申。今晚的城市细雨绵绵,冷得让人越觉孤单,你想听首什么歌来温暖自己呢,歌单已经为你准备好,让我们一起泡一杯热乎乎的清茶,来听听歌,相互陪伴吧!

这是李啸宿舍每天晚上都会听的节目,一个非常小众的网络电台,男DJ的声音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心碎感,听起来很虐。有人说这个程申一定长得一副猪头的样子,因为一般声音好听的人长得都难看。

李啸便跳出来抗议,你们别忘了,当年我也是个DJ呢!

其他三个人异口同声,所以你也不是美女呀!

李啸没辙,谁让自己真的不是美女呢!宿舍已经有两个割过双眼皮了,大家一直劝李啸也去割一个,李啸是真的怕,好好的非要在自己身上划一刀,而且,还在眼皮上,眼睛是多娇弱的部位啊?自己找去割上一刀,万一瞎了怎么办?

但李啸的官方理由是,如果那个男生喜欢我,不应该喜欢我的一切吗,难道会因为我是单眼皮不是美女就不喜欢我了?这天下大部分女人都不是美女,还不是一样嫁得出去。

那三个人又异口同声地说,嫁是嫁得出去的,但就看嫁的是武大郎还是西门庆了。

李啸就纳闷儿,难道潘金莲不美吗?这个比方打得到底恰当不恰当啊?

但是,没人要跟她探讨这个问题。

2.

李啸谁也没有说,她其实是有男朋友的。这段地下情从高三高考完的散伙饭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这是大二的第一学期,一年零三个月。

她的男友叫潘宇乔,在北京念大学。

高中的时候,他坐在李啸后面,总是用圆珠笔头戳李啸的背,问她借作业,借橡皮,借胶带,借书,反正能借的都借了,有时候还不还,等李啸回头去问他要,他就用胶带把借的东西粘在她的背上。

有一次,潘宇乔粘完,李啸也忘记拿回去,刚好那节数学课喊李啸上黑板解题,李啸就背着一只笔上去了,全班同学都在下面偷笑,后来被老师发现,让李啸站在位子上,问是谁干的。

结果,潘宇乔被罚站在教室最后面上了两节课。

从那之后,潘宇乔再也不问李啸借东西了,也再不在她的背上恶作剧。其实对于李啸,那才是真正的失落。后来变成,李啸总是转过去朝潘宇乔借东西,年轻时候的情愫就是,喜欢谁就去惹惹谁,如果偶尔一个对视,便可以快乐很久很久。

一晃中学时代就这么过去了,考完试之后,就是各种饭局和聚会,潘宇乔在散伙饭之后非要送李啸回家。那个夏天好像所有的力气都是用来离别的。

潘宇乔和李啸从那个吃散伙饭的地方一直走回去,李啸家距离那儿坐公交车得坐十二站,但谁也没有觉得十二站有多远,好像一晃就过去了。

李啸记得是在一个红绿灯的路口,潘宇乔牵了她的手,湿湿的凉凉的,她没有挣扎,也没有抽回,就这么任他牵着,一直走到离家不远的地方。

潘宇乔一直看着她走进小区,后来几乎每天,他们都一起去参加各种聚会,晚上潘宇乔送她回家,一路牵着手。好像这辈子最快乐的事情就是牵着自己喜欢的人的手,然后,慢慢走完一生。

高考分数下来之后,李啸没有考好,去了南方一所二流大学,潘宇乔考得很好,如愿以偿去了北京。

3.

李啸跟潘宇乔在一起的事,几乎没有人知道。才进大学的时候,整个宿舍都没有人说自己有男朋友,所以李啸也没好意思说。潘宇乔倒是会常常打电话到宿舍来,但那时候大家电话都多,如果有熟悉的声音打过来,自然会被调戏一番,李啸总是笑笑就过去了。虽然大家都知道有潘宇乔这个人,但也不知道他跟李啸到底是什么关系,只知道不同寻常。所以只要一有潘宇乔的电话过来,接到的那个人一定会大声喊,李啸,你们家潘郎找你啦!

每个宿舍大概都是这样的吧,每一个打进来的电话都是一个取笑的对象,谁还没点儿绯闻呢?所以,潘宇乔一直是李啸的绯闻男友,是大家调侃李啸的对象,到后来李啸已经没有勇气跟大家说他不是绯闻男友,是货真价实的男友啊!

李啸找潘宇乔更多的是短信,她基本白天也不会找他,晚上在被窝里跟他短信聊天,才是最幸福的事。

宿舍里第一个人去割双眼皮的时候,李啸就跟潘宇乔说,要不然我也去割一个吧,看起来好像还蛮简单的,女生大眼睛总归好看多了。

潘宇乔说我认识你的时候你就是单眼皮啊,喜欢你不就应该喜欢你的一切吗?

这话说的,让李啸傻乐了好几天。

李啸的计划着什么时候去趟北京,去看看潘宇乔的学校,看看他生活的地方,跟他一起在校园里牵手散步,就好像现在学校里的好多情侣一样。光明正大的,幸福的,让所有人都看得见。

4.

你好吗,这里是怦然心动网络电台,我是DJ程申,今晚我们的话题是单身情歌。如果你恰好也失恋了,那么,让我陪伴你,把这最痛苦的一段经历一起扛过去吧!谁扛得住,谁就是赢家。

李啸听这一期的时候觉得心情很烂。她买了去北京的票没有告诉潘宇乔,试探着跟他说的时候,人家却说最近忙个活动没时间招呼。

郁闷归郁闷,李啸还是没有退票。心想要不然就冒险一次吧,哪怕不去找潘宇乔,就去看看他的学校,去看看北京,去看看他生活的地方,如果他在学校门口看到自己,可以欣喜地走上来握住她的手,便也是一种圆满。

北京的深秋已经很冷。李啸穿得少,冻得瑟瑟发抖,从北京火车站出来,一时有些恍惚,这就是北京吗,跟自己每天在《新闻联播》里看到的多么不同。潘宇乔每天就生活在这里,李啸突然觉得北京挺好,什么都大,人人一口京片子也很好听。

李啸在网上查了攻略来的,坐地铁转公交车去潘宇乔的学校,要大概一个多小时。对于生活在北京的人来说,也许这不是多远的距离吧。

靠近潘宇乔学校的时候,李啸觉得自己心跳得快要蹦出来,虽然她知道如果不打电话告诉他,也许都找不到他的人,学校这么大,要遇见一个人,谈何容易,但李啸还是很紧张,就好像要轮到自己上台表演一样。

等李啸真的到了之后,才发现潘宇乔的学校真的大得吓人,她还是妥协了,站在校门口给潘宇乔打电话。

十来分钟后,潘宇乔出现在李啸面前。李啸觉得自己有很久很久没有见过潘宇乔了,以致于他的样子都变得陌生起来。又也许是潘宇乔跟以前不一样了,他穿一件特别鲜艳的裤子,又顶着一头说不上什么款式的发型,让李啸有种说不出来的陌生感。

潘宇乔有些不好意思,又似是为自己的打扮解释,说晚上有演出,正排练呢,你这么来,是要给我个惊喜吗?

李啸也不做声,看着他这么怪怪地站在自己面前,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潘宇乔接过她的行李,这样,我先送你去住的地方,然后,晚上来看我演出,好不好,对了,你住哪里?

潘宇乔把李啸送到酒店就立刻回学校了,李啸还以为他会多待一会儿陪陪自己,但是他说对不起啊李啸,我实在很忙,我得赶紧走,晚上来接你啊,你可以在周围走走,到时候我打电话你。

李啸从酒店的窗子里朝楼下看,潘宇乔一边走一边讲电话,走到酒店门口打了一辆车走掉了,李啸就这么呆呆的,从酒店的窗户看北京,一切都那么陌生,连潘宇乔在内。

5.

潘宇乔的演出在他们学校的体院馆,竟然是个小型的演唱会,他跟两个男生一个女生组了个乐队,他跟那个女的是主唱,他有时还兼下鼓手。

李啸被安排在最前排的位子。她以前只知道潘宇乔喜欢唱歌,她也很喜欢听他唱歌,却不知道他站在台上的姿势那么帅,她看得呆了,有些欢喜又有些嫉妒。每个人站在舞台上展现自己的时候,都有一种说不上来的魅力。

这种魅力,会让人在一瞬间爱上他。

潘宇乔他们谢幕的时候底下一片骚动,火爆得不行。他们在台上相互拥抱,先是四个人抱在一起,后来两个两个抱在一起,再后来是潘宇乔跟那个女生抱在一起,再再后来,李啸也没有看清是谁主动,两个人在台上吻起来。

底下一片暴动,所有人都在喊,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潘宇乔,余彤乐,在一起……

李啸觉得整个人被那些叫喊声淹没了,她看到潘宇乔站在台上有些不知所措,但更多的是享受,他享受这种关注,享受他的粉丝给他的一切。

李啸想大概潘宇乔忘记自己还坐在下面了吧,或者,他本来就已经想跟自己摊牌,让自己不要来北京,是自己死皮赖脸非要来的,如果一个人不在乎你了,那么,又要避讳你什么呢?

李啸在人潮里傻傻地坐着,看着灯光绚烂的舞台,看着HIGH翻的人群,看着潘宇乔和那个叫余彤乐的姑娘,突然觉得自己好傻好多余,这样的场景,是自己想要的吗?

她还是从人群里先挤出去了,潘宇乔一直没有朝自己的方向看,这个城市属于他,但不属于她李啸。

6.

李啸一个人回了酒店,坐在床上用手机听怦然心动。程申说有时候爱情跟时间无关,跟付出多少无关,跟什么都无关,爱情就是一种感冒病毒,有的人免疫,有的人毫无抵抗力……

后来的话她听不清了。潘宇乔打电话给她,说你怎么走了,不喜欢我的演出吗?

李啸说,不是,演出很好,你们都很好。

潘宇乔说李啸你不要误会,我跟余彤乐,什么也没有。

李啸说我也没说什么呀。

李啸挂了电话。又给潘宇乔发了一条短信,不要来找我,让我一个人待会儿。

潘宇乔没有回。李啸一夜都没有睡着,以为潘宇乔会来找她,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大早她就拉开窗帘朝下看,想着会不会跟电视剧里一样,发现潘宇乔在下面坐了一夜。

但什么也没有。

李啸独自拖着行李去了天安门,在旁边的马路牙子上坐着,看人来人往。这么大的北京,这么多人,这么多梦,竟都与自己无关。

李啸改签了火车票回去了。在火车站接到潘宇乔的电话,按掉没接。又收到他的短信,你在哪里,昨晚我太累了,倒头睡着了。我现在来找你。

李啸回复,不用了,我回去了。

这真是一场失败的旅途啊,李啸突然开始后悔自己这么跑过来,仿佛,跑来就是为了葬送的。

7.

李啸回学校之后唯一想干的事情就是睡觉。有时候睡不着,就靠在床上看书,随便看本什么书吧,总之,只要让脑子不那么清醒着就好。

潘宇乔有电话打过来,她一次都没有接,也不是有多坚决,女人有时候就是这么不可理喻,想着他能够多打几次才好,可是后来,潘宇乔不打了。

李啸心里又开始生气。

某天晚上,室友冲进来喊她,李啸,你知道今晚多媒体A教室有什么活动吗,是程申啊,就是我们每天晚上听的那个网络电台今晚跟听众见面,你知道吗,那个DJ竟然是我们学校的学生,藏得可够深的,你要不要去!

李啸裹在毯子里看一本书,没精打采地说,不去,你们不是猜测他是个猪头吗,还是让我保留点想象好了。室友不依,李啸只好说,这样吧,你们先去,如果不是猪头,你们发短信给我,我再去也不迟啊!

其实,李啸根本没打算去,只想把她们打发走而已。

可到了八点多钟,宿舍突然停电,李啸本来想就这么睡觉吧,睡着了就什么都不会想。

但又怎么也睡不着。室友连接给她发来三条短信,快来,程申还不错,没有咱们想的那么猪头!

李啸挣扎了一会儿还是起来摸了一件衣服穿上跑去了,这个算不算打发时间呢,要把注意力从一件事转移到另一件事,有时候也容易,就看你愿不愿意。

李啸跑过去的时候已经不是程申在台上了,换成一个女的,正在跟大家说音乐什么的,李啸找到室友,问程申在哪儿呢?室友环顾一圈没找到,说大概去上厕所了。李啸后来终于在厕所门口见到程申,就是个普通人,长着普通的样子。

李啸想真的不应该来的,凡事不该总去追根探底找到真相,就好像,如果不去找潘宇乔,现在还是幸福的,如果不来见程申,还是可以从他的声音幻想他是个很帅很帅的白马王子。

有时候如果走到真相面前,会把自己陷入绝望的境地。

8.

潘宇乔一直没有消息了。李啸想自己应该算是失恋了吧,但是也不好跟人说,因为没人知道她恋过,就这么憋着,强颜欢笑。所以大家看到的李啸就是天天泡书店和图书馆,好像着了魔了,其实,李啸就想一个人待着。

那天李啸从外面回来,出去的时候就有点毛毛雨,没高兴带伞,从公交车上下来已经下得很大了。每个学校的站台离宿舍都有十万八千里,李啸狠狠心想冲吧,这也不是夏天,一时半会儿雨是不会停的,她才跑了几步,就觉得很冷,雨大,衣服一会儿就湿了,她站在马路上,不知道是应该继续朝前跑还是退回去。

程申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他穿着雨衣,骑着自行车,在她旁边嘎的一声停下来,用命令的语气说,上车。

李啸犹豫了一下还是上车了,程申将雨衣从后面罩在她身上,对她说你不要乱动啊,我送你回宿舍。

李啸很老实地在后面答应了一声。已经很多年,她没有这么坐过别人的车了,还是很小的时候,老爸送她上学是这样的。她躲在程申身后,感觉他骑得很快,她紧紧抓着他的外套,生怕自己会掉下来。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一直到快到宿舍门口,程申才开口,他说李啸,待会儿赶紧上去洗个热水澡,要不然会感冒了。

李啸说嗯。等她上楼了才反应过来,程申怎么知道她叫李啸的呢?

这是李啸第一次跟程申有交集。

第二次遇到他,是在食堂。李啸觉得很奇怪,有时候际遇就是这样,认识程申之前,虽然天天听他的节目,可是好像从来没有在什么地方遇到过他,现在反而没几天就遇到两次。

不过也有可能是之前早就遇到,却不认识而已。

李啸一个人,程申也是一个人,李啸便坐在程申面前。程申见是她,对她笑笑。李啸说,我很喜欢你的节目,天天听。

程申不说话。

李啸问你怎么想到要办个网络电台的呢?

程申说,为了给你们解闷儿啊!

两个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问答。快吃完的时候程申说你要不要来帮我,我正想找个女生跟我搭,一直找不到。

李啸还真是欣喜的,从大一结束,就再也没有对过话筒了,想得不行,一口就答应了。

9.

人总是忘性大。李啸加入怦然心动之后,几乎天天跟程申在一起,他俩搭档主持的节目反响还不错,虽然没有那么大红大紫,但是也有固定的听众了。程申给节目开了专门的微博,过了一阵子就有了几万粉丝,这让他们开心不已。

李啸也跟程申说了自己跟潘宇乔的事,程申成了目前李啸身边唯一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程申说,爱情是需要时机的,早一点晚一点,都会有问题。

那天晚上李啸喝多了,其实就两瓶啤酒而已,只是心里有事,醉得更快吧。后来程申带李啸去湖边吹风,李啸靠在他身上,她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只记得就那么睡着了。

程申送她回宿舍之后给她发了一条短信,有时候你身边走了一个人,就会立马多出来一个人。别担心,有我呢!

李啸就回了一个字,嗯。

后来她在微博上看到一个乱七八糟的帖子,说男生最能让女生心动的一句话,其中一句就是,别担心,有我呢!李啸随手就转发了,她不知道程申看到没有,在那一瞬间,她确实恍惚过。

转眼就要到寒假了,李啸想着以前的寒假,潘宇乔都会给自己打电话,问什么时候回去,回去在哪儿见。但今年,手机安静地跟坏了一样。

所以潘宇乔来找李啸的时候,李啸整个人都懵了,她正跟程申在录音,接到潘宇乔的电话。李啸一路狂奔跑到门口,潘宇乔帅帅地站在那儿,对她张开双臂,说对不起李啸,我来得晚,但还是来了,对不对。

10.

好多人都看到李啸在学校门口跟一个潮男拥抱,还抱了那么久。那晚李啸宿舍沸腾了,大家都在叫,那个人就是潘宇乔啊,想不到他这么帅,听说还组了乐队,让他跟我们一起去唱歌啊!

李啸便真的带着潘宇乔跟同学一起去唱K,还喊了程申一起。程申本来说有事,但后来还是一起去了。那晚差点变成了潘宇乔的专场,在大家的强烈要求下,将大家点的歌全部唱完了。后来李啸觉得这样不好,在最后半小时把潘宇乔从话筒里拽了出来。

程申就唱了一首歌,是他自己点的《手放开》,唱到高潮部分,最后的疼爱是手放开那句,整个房间安静得没有人说话,空气凝结了,就好像瓦斯布满,一点点动静就要爆炸的那种感觉。

最后,有人哭了,不是李啸,是另一个室友,也是程申的粉丝,她走过去抱了程申,她说程申不管怎样,我也不会放开你的手,程申也抱了她。潘宇乔也将手搭在李啸肩膀上,李啸没有拒绝,也没有回应,就这么呆呆地看着程申。是KTV的服务生过来打破了僵局,因为,时间快到了。

潘宇乔来过之后,程申跟李啸再也没有多过话,除了正常录音,别的几乎没有什么接触。有人常常看见程申跟李啸一前一后去食堂,如果一个人在一号窗口打饭,另一个必定走到二十号,也就是最里面的那个。

程申也没有跟李啸的室友在一起,程申拒绝了她。有很长一段时间,那个室友都不理睬李啸,李啸猜大概是为了程申,便处处讨好她,后来才慢慢有所缓解。

11.

李啸是最后一个知道程申要去诺丁汉的。还是在录节目的时候,程申说今天大概是陪伴你们的最后一个月了,因为下个月,我就要离开你们,去诺丁汉。

这是原来的台词里没有的,李啸骤然听到只觉得心里抖了一下。那期节目怎么录完的她也不知道了,反正录完之后程申对她笑,说你今天发挥得不好哦!

李啸说你自己改台词,那样影响我,我能发挥好吗?

程申说,我离开不离开,会影响你吗?

李啸看着他,那个“会”字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她看着程申,他穿一件白色的POLO衫,短袖,嗯,一眨眼就是夏天了啊。他们在一起搭档,已经有半年多了。每天的每天,李啸觉得挺幸福的,因为听到他的声音,跟吸毒一样沉迷。

李啸一直没有告诉潘宇乔,程申带她去割了双眼皮,因为她从北京回来之后觉得那个叫余彤乐的姑娘那么美,自己站在旁边就像一个村姑,虽然割个双眼皮也不会让自己貌若天仙,但总归在心里安慰一下。

李啸记得那天程申一直拽着自己的手,说不要怕,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医院的小护士调戏程申,说你这么体贴,这姑娘真是好命。程申说,她是为了别的男人才来割双眼皮的,如果真是为了我,我才不用什么双眼皮呢!

李啸在里面都听见了,心里五味杂陈。但更让她难过的是,后来潘宇乔来找她,根本没有发现她割过双眼皮。

程申一直跟李啸说,做你自己不好吗,如果一个人要你去花大力气才能配得上,那这爱情多累?

是的,李啸一直觉得自己“配不上”潘宇乔,他那么美好,那么新潮,那么帅气,那么能唱会跳,李啸在从北京回来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去唱K,跟程申录着节目放着歌会哭,她知道其实自己也许并不是有多喜欢潘宇乔,只是突然觉得那样美好的一个人突然不属于自己了,就好像有一天意外得了一件非常漂亮的珍宝,结果还没有戴几天,被告知要拿走送给别人,这种心情,是被抢夺后的失落。

没人能够忍受被抢夺,所以他们都不会轻易放手,除非,他们觉得对方比自己更重要。

12.

程申走的那天给李啸留了一只U盘,里面一个文件夹是之前怦然心动每一期节目的合集,每一期他都留着。还有一个文件夹是从未在电台里播放过的,程申说,李啸,这是为你一个人制作的节目,你是唯一的听众,时间有限,我先录了三个月的,每天只能听一期哦。如果你喜欢,到了诺丁汉,我会继续为你录,在网上给你听。

U盘里还有一个记事本,是程申写给李啸的。他说李啸你不是问我为什么会想到做这个网络电台吗?那我给你讲个故事。

我刚来上大一的时候,身上带了一大笔钱,包括学费生活费什么的,跟几个同学一起提前从家里出来,准备到学校之后就出去玩一圈,哪知道一玩就收不住了,把那些钱挥霍了大半,交学费的时候不够交,当时我不知道怎么办,学校每天都催我,更不敢跟家里说,一边跟学校撒谎说家人生病了,拿不出钱来,一边家里打电话来问大学生活怎样生活费够不够,还得撒谎敷衍。后来老师说如果有困难就帮我申请助学金,我又怕他打电话去家里问情况会露馅儿,总之,每天都要编织一个又一个谎言,这种日子,你无法想象。

有一天,我一整天都没有去上课,心想实在不行干脆铤而走险吧,不就几千块钱吗,在路上抢几个人不就得了。我还记得那是个傍晚,我一个人坐在人工湖边,包里揣着买来的刀等天黑出去,犹豫不决,也害怕,又想不如就这么跳下去好了,又怕捞上来的时候被泡得太难看。

你还记得那时你每天傍晚就会在学校广播台吗?那时候的节目真烂啊,单调的内容,学校乱七八糟规章制度,表扬一下某某系干了什么事,学生会的通知,社团广告,然后放一些音乐,你会说一些漫无边际的闲话。不过那天你说的话题是,人最大的勇气并不一定是作出多大的努力吃多少苦获得多少成就,而是面对不好的自己,能不能去勇敢面对和承担。

这句话我我想了一夜才想明白,我可以犯错,但是绝对不能变成一个更坏的自己。后来,我打电话回家承认错误,家里给了钱帮我交了学费,不过我的条件是,自己在课余时间打工挣到这笔钱,还给家人。

后来,我就总习惯在傍晚听学校的广播,我知道那个女孩儿叫李啸。她曾经在节目里说,很喜欢一部叫做《怦然心动》的电影,那个举止怪异的常常被人嫌弃的女孩子,让人心里暖暖的。

再后来,我就做了这个网络电台,希望也可以给别人带去温暖。

13.

他真的做到了。潘宇乔也快做到了。

潘宇乔去参加了某个电视台一档很火的选秀节目,跟余彤乐,跟他的乐队。他的参赛视频发给李啸看,拍得很好,很青春,很向上,也许他们很快就会火了吧,上高中的时候,那个顽皮的好成绩的少年,终于朝自己的梦想又近了一大步。

但他已经不是那个在她背上粘点东西搞点恶作剧就能满足的男孩子了,他的天空宽得很。她想起高三毕业的那个夏天,她跟潘宇乔手牵手走了十二站路一起回家;她想起他去北京找潘宇乔,一个人站在天安门看人来人往;她想起潘宇乔来找她,他在KTV门口对程申说,李啸是不会离开我的;她想起程申在“怦然心动”里说,有时候爱情跟时间无关,跟付出多少无关,跟什么都无关,爱情就是一种感冒病毒,有的人免疫,有的人毫无抵抗力……

李啸将程申录的那些音频都上传到了怦然心动的微博上,每晚更新,她发了一条置顶微博,说所有美好的东西都应该拿来分享,这样自己就永远不会忘记,曾经,有个傻瓜爱过你。

这是她跟程申共同的世界。如果有一天他回来,李啸希望,他们俩还能在一起搭档,陪伴那些孤单的人,一起走过生命中最孤单的时候,直到,遇见让自己怦然心动的那个人。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