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雪恋旧年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初雪恋旧年

文/洛艺湘

能跟一只猫称兄道弟,也就只有他了。林初悻悻地想。

01

林初万万没想到,她闲来无事设计了一个“宿舍关灯神器”,竟然火了。

许多同学纷纷上门想要同款神器,差点踏平她宿舍的门槛,而校记者团也闻风而动,专门派人来采访她。

最近刚刚入冬,天气很冷,大伙睡前不想下床关灯,都想拥有一款“不下地就能轻松关灯”的神器,她能理解。

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来采访她的人是许嘉念?

林初捏紧手里的热水袋,按捺下心里的郁闷,将这个神器的发明过程全都告诉了许嘉念。可他始终坐在她的床前,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许嘉念看了眼自己的笔记本,问林初:“你刚刚说这个神器运用了杠杆原理,那杠杆原理是怎么来的?”

“这个问题,你可能得去问阿基米德,毕竟这个原理不是我发明的。”

语毕,林初起身打开了宿舍的门,朝许嘉念摆了个“请”的手势:“许同学,你的问题我都回答完了。请走好,恕不远送。”

许嘉念的眉头蹙了下:“林初,你别这么小气啊。”他顿了顿,说,“虽然我上次放了你鸽子,但你也没必要对我这么冷淡吧?”

林初咬了咬牙,明明上次他说好和她一起去图书馆学习,顺便给她带把伞。谁知他这家伙居然没去,害得她在下雨天差点淋成落汤鸡。

想来他肯定窝在宿舍打游戏,把她的话全都抛到九霄云外了。

林初刚想开口,却见许嘉念像被什么吸引住,径自走到她们宿舍的阳台。

此时阳台上有几个木质玩偶正拿着小锤子,像上了发条似的,捶打着水盆里的一堆袜子。这是林初最近刚尝试的一种“洗袜新方法”。

许嘉念单手拎起一只带着肥皂泡沫的袜子,笑着说:“林初,你居然利用玩具给自己洗袜子,真是懒出了一种境界啊!”他的表情变得有些难以言喻,“还有,你这袜子堆得也太多了,平时得注意清洁卫生。”

林初一听,瞬间奓毛:“我这都是新买的袜子,我特别爱卫生!”

她上前就想抢过许嘉念手里的袜子,可他不肯松手。一时间,他俩拽着袜子互相拉扯。须臾,袜子被抛飞,从阳台处倏地掉了下去。

伴随“啪嗒”一声,林初倚着阳台的护栏往下望,只见那只袜子正巧落在一个男生的头顶。

男生修长的手将它拿下,那张清俊的脸庞登时映入林初的眼帘。

是程寂!

林初的心不禁扑通扑通狂跳。她想起自己能认识程寂,还多亏放了她鸽子的许嘉念。

那天林初跑到教学楼附近躲雨,正好看见程寂将一只小猫抱到一间小木屋里,为它挡去雨水。程寂见林初的身上也被雨滴打湿,便撑伞送她回宿舍。

林初从小到大,只有吊儿郎当的许嘉念厮混在她的身边,从未见过程寂这样的男生。

他会为小猫建木屋,还会为初次相遇的她撑伞走过雨幕。这样温柔又明朗的他,让林初的心微微悸动。

02

林初接过程寂递还给自己的袜子时,她的脸颊烧得比晚霞还要红。

她听程寂说,他之所以会站在他们宿舍的楼下,是为了学生会的工作。

最近,有学生在宿管阿姨上门检查宿舍违禁物品时,竟将热水壶一股脑儿地扔到了宿舍楼下的草丛,想要躲避检查,甚至还差点砸到了路过的行人。

为了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学生会派人在所有学生宿舍的楼下设立“禁止高空抛物”的指示牌。而程寂作为学生会的部委,就被委派负责林初所在的宿舍片区。

林初面露尴尬,她看着程寂将指示牌立在草丛中,踟蹰许久后,才说:“不好意思,其实那个热水壶是我扔的。”

那天她和舍友发现宿管阿姨来检查违禁物品,慌乱之下,她们无意间将热水壶碰倒,从阳台处摔落下去。

“我们不是故意的。”她低低地垂下头,半晌听到程寂温和的声音响起:“没事,好在没伤到人,下次注意些,别再犯了。”

林初点点头,暗自松了一口气。

等到他俩将所有的指示牌都设立好后,程寂为了感谢林初帮自己干活,便带她来到了学校附近的一家奶茶店。

他俩上次初遇时,程寂看见林初来避雨,手里还捧着一杯奶茶,想来她应该很喜欢喝奶茶。

林初接过程寂递来的热腾腾的奶茶,她的脸上漾出笑意,心里也美滋滋的。不料,她回到宿舍后,就看到上次许嘉念采访她的那篇报道出来了。

偌大的文章标题让林初原本扬起的笑容瞬间凝滞。

她气血上涌,不由得急匆匆地跑到许嘉念所在的记者团办公室,朝他扬声道:“许嘉念,你给我解释清楚,什么叫作《懒癌少女发明关灯神器——只要人够懒,干啥都不难》!

“你起的是什么鬼标题?”

她还想继续说,旁边一个平头男生突然靠近她,小心翼翼道:“学姐,这个标题是我取的。许学长刚刚已经批评我了,实在不好意思。”

林初愣了愣,她这才知道,原来自己误会许嘉念了。

上次采访结束后,许嘉念就被委派去做其他的采访工作,而林初的这个采访稿是交由另一个男生编写的。

许嘉念刚刚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他立刻联系这个男生,将文章迅速撤回,又做出了修改,重新发到学校的微信公众号上。

林初看了一眼重新编辑的文章,又看了看许嘉念一脸诚恳的样子。他说:“这件事情我也有责任,是我没有帮忙把好关,让这篇文章直接发布了。”

半晌,他将一杯买来的巧克力奶茶递给林初,眨了眨眼睛说:“那么,最善解人意的林初同学,你能原谅我一次吗?”

林初握着手里的奶茶,是她最喜欢的巧克力口味。

她笑道:“好吧,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分上,我原谅你了!”

见她迟迟不动,许嘉念纳闷道:“你怎么不喝?”

“今天有人请我喝过了,我晚点再喝。”林初想到程寂那张俊朗温柔的脸,嘴角又弯起一丝弧度。

许嘉念看着她面上飞霞的模样,眯了眯眼,道:“你还是少喝点奶茶,小心变胖,交不到男朋友。”

“不劳你操心!我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总有人喜欢我。”林初甩下这句话,蹦蹦跳跳地离开了。

所以她没看见,许嘉念望着她的背影,眉头微微地拧起。

03

某天下课后,林初回到宿舍,就看见门口放着一个黑色塑料袋。

她好奇地打开一看,竟然是一个热水壶!

她想起今天程寂刚好约她见面,上次她和他坦白了“宿舍扔水壶”的事情,想来他肯定是见她丢了热水壶后,心情有些沮丧,于是为她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热水壶。

林初觉得自己的心头像是涌进了一股暖流,她来到了和程寂约定见面的图书馆,朝他笑着说:“谢谢你,那个热水壶我已经收到了。不过,我和我的舍友想遵守纪律,以后不在宿舍使用违禁物品了。”

程寂嘴唇翕动,还未开口,一阵清朗的嗓音就传了过来:“这么巧啊,你们也来图书馆学习?”

林初循声望去,只见许嘉念将干瘪的书包搁在他们的桌前,吊儿郎当地拉了一把椅子坐下。

林初白了他一眼:“今天不玩游戏,改当热爱学习的好青年了?”

“那是。”许嘉念慢条斯理地说,“上次放了你鸽子,被你冷落了快一个星期,我哪敢再犯啊。”

林初咬了咬唇,不再和他斗嘴,听着程寂对自己说:“我这次找你,是有事想请你帮忙。”

原来,最近程寂报名参加了市里的科技发明比赛,想专门为小猫设计一款喝水的产品,他希望爱好发明的林初能给他提一些建议。

程寂说,他翻阅了动物医学相关的书籍,发现小猫饮水时需要注意水温。如果遇到降温天气,小猫突然喝了过凉的水,就有可能会引起食欲不振、腹泻等症状,一般最适宜小猫饮用的水温是25℃左右。

林初对制作小猫饮水机的这个想法很感兴趣,她和程寂一起翻看书籍,共同探讨,仿佛这个世界只有他们彼此。

坐在一旁的许嘉念恹恹地看着他俩,他攥着手里的书本,完全没发现这本书从一开始就拿倒了。

待到夜幕降临,林初从图书馆出来后,和程寂挥手告别,随即和许嘉念一起走回宿舍楼。

F大是理工学校,男多女少,有不少宿舍楼是男女混住。林初和许嘉念刚好就住在同一栋宿舍楼。虽然他俩专业不同,但经常同进同出,一起打打闹闹。

正如此时,许嘉念走在路上,忽然抬手拉住林初的卫衣帽。

林初刚想甩开他的手,迈步往前走,就听见他轻声说:“你为什么不参加市里的科技发明比赛?”

许嘉念知道,林初从小就喜欢搞一些科技发明。她刚刚和程寂讨论时,眼里闪烁的光,比天上的星星还要耀眼。

可他没想到,林初只是摆摆手,好整以暇地说:“我搞发明是为了乐趣,参加比赛那种紧张严肃的气氛,不太适合我。而且,如果将发明当成竞赛,将研究带上目的性,我觉得这样就没那么有意思了。”

她抬头看向许嘉念,问:“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奇怪?”

“不会啊。”许嘉念摇头,旋即将她的卫衣帽戴好,露出了笑容道,“这样才是你啊,独一无二又特别的你。”

他站在街灯下,昏黄的光洒在他的脸上,好似染上了一层温暖的颜色。

林初的心咯噔一下,她微微有些失神,半晌就听见不远处的宿管阿姨叫住了他们。

宿管阿姨和许嘉念打招呼,提醒他以后不能再违反宿舍纪律了。

林初愣怔,她这才知道,原来上次许嘉念之所以放她鸽子,没有去图书馆给她送伞,是因为那天他正好撞见那个差点被热水壶砸到的人来找宿管阿姨,声称要彻查此事,揪出那个扔水壶的始作俑者。

许嘉念撞见这一幕后,立刻承认是他所为。他向那人道歉,并写了一封检讨书交给宿管阿姨。宿管阿姨见他态度十分诚恳,最终没再追究。

“所以那个新的热水壶,是你放在我宿舍门口的?”

看着林初杏眼圆睁地注视自己,许嘉念点了点头,别开目光道:“你别误会,我不是担心你。我是看你热水壶丢了以后,整天丧着个脸,我不习惯。”

林初弯起嘴角,她知道,许嘉念不和她说清一切,是怕她担心,所以才选择独自承担所有。

她微笑道:“谢谢你,你真是我的好朋友。”

许嘉念噎了噎,刚想问“只是朋友吗”,却见林初突然踮起脚尖,蓦地抬手揉了揉他的脸颊,说:“许嘉念,你终于长大了!看着你这么懂事,为我着想,我好欣慰啊!”

闻言,许嘉念到了嘴边的话瞬间咽了回去。

他叹了一口气,心想不该有所期待的。他明知道林初这个人虽然懂发明、智商高,但她的情商……实在堪忧啊。

04

最近这段时间,林初经常和程寂一起去图书馆查资料,讨论科技发明比赛的事情。

他俩踏出图书馆后,踩着夕阳的余晖,来到了教学楼附近的一处角落,看小猫安静地喝着碗里的水。

林初眸光一转,道:“你看小猫总是向下探着头,要不我们给饮水机设计一个倾斜面,这样小猫喝水时,既不会沾湿下巴,也避免了长期低头引起的颈椎问题,可以更好地保护它!”

“好主意。”程寂应声道。林初微微思忖,想到小猫喜欢喝流动的水,又提出了在饮水机中加入一个“泉眼”的法子。她说:“我们可以将‘泉眼’设计成可爱的‘猫头’图案,然后水流从‘猫头’上方分流而出,模仿成山里的活泉,增添小猫饮水的乐趣。

程寂看向她,笑着说:“林初,你真聪明。”

林初的脸微微红了,她垂眸不语,半晌就听见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她回头一看,只见许嘉念捧着一袋猫粮,迈步走近他们。她不禁愣怔,问:“你怎么知道这里?”

许嘉念看了一眼程寂,目光微沉道:“废话,这里又不是你们俩的秘密基地。”

眼见他蹲下身子,伸手就想去摸小猫,林初赶紧开口:“它不让生人碰,你小心一点。”

当初林初刚来看小猫时,它总会亮出小爪子,完全不让人碰,露出一副奶凶奶凶的模样。

话音落地,许嘉念的手已经抚上小猫毛茸茸的脑袋。

出乎林初的意料,小猫竟格外温顺。

看着它用脑袋蹭了蹭许嘉念的手,林初惊得下巴都快掉了,然后听见许嘉念得意的声音响起:“这是我老铁,我们非常熟!”

能跟一只猫称兄道弟,也就只有他了。林初悻悻地想。

待到夜幕降临,他们给小猫喂完猫粮后,林初想起许嘉念上次在“扔水壶事件”中帮了自己,她笑着说:“我请你们吃火锅吧!”

许嘉念的眉头微微皱起:“明明是我帮了你,为什么他也能一起去吃火锅?”

闻言,程寂的脸上露出一丝尴尬,林初立刻笑着打圆场:“都是同学,别那么小气嘛,咱们一起去!”

她伸手推着许嘉念向前走,一行人来到火锅店后,程寂原想往锅内下香菜,就听林初忙不迭地说:“别下香菜。”

“怎么,你不吃香菜吗?”

程寂面露惑色,然后看着林初啜了一口柠檬水,随口道:“许嘉念不吃香菜。”

语毕,程寂握着筷子的手微微一顿。而坐在一旁的许嘉念,嘴角悄悄地弯出一个笑。

他知道,这么多年来,林初和他早已有了心照不宣的默契。

正如此时,他俩趁着周末,来到市郊的礐石山游玩。他们站在一座横亘于两山之间的玻璃桥的桥头,许嘉念径自掏出兜里的硬币,向上抛去。

每次他和林初出现分歧时,都会用抛硬币决定一切。

半晌,林初望着硬币上的图案,脸上露出了心如死灰的神色:“许嘉念,我真的没法走这座桥。你看它这么高,我们还是别去了。”

“你如果不走过去,你永远都不知道这座桥上的风景是什么样子。”许嘉念拉起她的手,带着她走上这座桥。

眼前满是秀丽迷人的山景,林初听到许嘉念的声音:“你看,只要勇敢尝试,就能看到不一样的景色。”

林初点点头,可等到下了桥,她还是觉得双腿有点软。正当她晃神之际,身子忽然微微一轻。下一秒,她就被许嘉念背上了身。

只听他轻咳一声,低低的嗓音传进她的耳中:“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吧,不然遇上宿舍宵禁就麻烦了。”

林初轻轻地“嗯”了一声,她的脸微微发烫。也不知是刚刚爬山运动后所致,还是山间的冷风徐徐吹来,使得她红了脸颊。

05

几天后,许嘉念去外地采访一场校体育生参加的田径比赛。

林初打电话给他,却始终联系不上他。她四处询问后,终于找到了和许嘉念同行的记者团干事的联系方式。

彼时许嘉念接过同事的手机,一听到林初的声音,脸上立刻闪过一丝惊喜和讶然。

由于在比赛现场,无意间摔坏了手机屏幕,许嘉念这几天都无法和其他人取得联系。

他听到林初细软的嗓音,不禁勾起嘴角道:“你是在担心我吗?”

“才没有。”林初嗫嚅道。许嘉念也不生气,刚想和她继续调侃,就听见那一头传来了程寂的声音。

他知道,最近自己不在学校,林初和程寂依旧经常去图书馆学习,一起讨论科技发明比赛的相关事宜。

他的心里顿时生出了些许烦闷,直到外地的采访任务结束,他一回到学校的宿舍楼下,就看见林初抱着一堆科技类的书籍,朝自己迎面走来。

不用猜都知道,她肯定又是为了程寂的科技发明比赛,才借了这么多书。

许嘉念这样想着,心里涌起了一丝酸涩之意。

不料,几天后,林初竟送给了他一个特别的礼物。她的脸上扬起得意的笑,说:“这是我新发明的智能手机壳,酷吧?”

她拿起许嘉念已经修好的手机,将手机壳套上,说:“这款手机壳有八个钩状的金属弹簧片,当手机快落地时,它里面的传感器就会检测到手机有坠地的危险,从而使金属弹簧片迅速弹出,让弹簧先着地,起到了保护手机的作用。”

她看向他,一字一句地说:“这样一来,你的手机就再也不怕摔坏啦!”

许嘉念怔然,他这才知道,原来这段时间,林初一直在研究这款防摔的手机壳。

上次他看见她抱着一堆科技类的书籍,其实不是为了制作小猫的饮水机,而是为了给他设计这款特别的礼物。

许嘉念的心微微震动。看着笑靥粲然的林初,思忖再三后,他趁着周末约她来到大学城的中央广场,观看一年一度的灯光节活动。

今天是灯光节举行的第一天,人潮涌动,星光长廊内更是挤得人差点站不住脚。

许嘉念护在林初的身前,将他们周围推搡的人群隔离开。

点点星光下的他肃肃而立,林初望着他那双目光深邃的眼睛,心口仿佛被烫了一下。她垂下眼睑,不禁对他轻声道:“人太多了,我们还是走吧。”

直至他俩走出中央广场,许嘉念看着林初匆匆走远的身影,不由得有些泄气。

众所周知,大学城的灯光节有一个传说——只要和喜欢的人一起走过这段灯光璀璨的星光长廊,就能永远在一起。

许嘉念不知道,聪明如她,是真的不知道这个传说,还是早已心有他属。

06

今年冬天的雪来得比往年要晚一些。

这天许嘉念窝在宿舍里,正整理着手里的采访稿,突然就接到了林初打来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女声带着忧虑与焦急,许嘉念赶紧放下了手里的工作。他穿上厚外套飞奔出门,赶到她那儿时,林初正站在白茫茫的雪地里,抱着怀里的小猫,睁着一双水灵灵的杏眼望向他,眼里满是求助的意味。

昨晚刚刚下了一场大雪,小猫受寒生病了,于是他们带着它来到市区的宠物医院。

在医生给小猫诊治后,林初垂下脑袋说:“我原本想找程寂帮忙,可他今天有事,没法带小猫来看病。”

“他没空,你才想起我?”许嘉念撇了撇嘴。

“不是,不是。”林初忙不迭地说。毕竟,程寂之前经常照顾小猫,她觉得他肯定对小猫的情况更为了解。

谁知等到他们将小猫送回去后,许嘉念看了眼昨天被风雪“摧残”了一夜的小木屋,朝林初开了口:“你等我一下。”

片刻后,他提着一个从宿舍拿过来的工具箱,走到了小木屋的跟前。

林初看着他熟稔地拿出钉子,用铁锤将掉落的木板重新钉好,固定住。待到整个木屋稳固如初,他才将小猫轻轻地放进了屋内。

林初怔怔地瞪大眼睛,她这才知道,其实这个小木屋是许嘉念建的。

那时许嘉念第一次看见这只流浪的小猫,他想起自己上初中那会儿,他的爸妈经常出差不在家,彼时他孤身一人,是邻居家的林初拉起他的手,带着饿肚子的他来到了她的家。

他们坐在饭桌上一起吃饭,那种其乐融融、合家团圆的氛围,让许嘉念再次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是林初,让他在那一段年少岁月里,远离了孤独,被爱意暖暖地包围。

“于是,当我看到这只小猫时,我就想给它搭一个家,让它不用再四处流浪,可以安安稳稳地活着。”

有晶莹的雪花簌簌地落在许嘉念的头上、肩上,她看着他抬手轻轻地抚摸那只小猫,眉目温软无比。

那一刻,林初的心里像是有一片雪花掉落,落在了原本平静的湖面,顿时泛起了阵阵涟漪。

07

自从林初知道小木屋是许嘉念搭建之后,她对他便有了改观。

原以为他平日里吊儿郎当,总爱和她打打闹闹,但实际上,他这个人心思细腻,沉稳又可靠。

然而这一天,林初收回了她对许嘉念的看法。

彼时她听说许嘉念和程寂起了争执,就快要打起来了,她立刻跑到他俩所在的奶茶店。

刚赶到那儿,林初就看见许嘉念怒气冲冲地朝程寂喊:“你偷别人的创意当成自己的东西,你算什么男子汉!”

程寂在这次市里的科技发明比赛中获得了亚军,他刚刚接受了校记者团的采访。许嘉念看到他的采访稿后,立刻愤愤不平地找上他,质问他为什么将小猫饮水机的发明创意全都归功于他一个人。

“明明很多创意都是林初想到的,你为什么要撒谎?”

面对许嘉念的质问,程寂沉默了。俄顷,他们看到一道熟悉的娇小身影映入眼帘。

林初信步走向他们,她的面色淡然,脸上没有一丝诧异的表情。那天,她其实也去了市里科技发明比赛的现场。

当时有评委问程寂,那个小猫饮水机中的“泉眼”等创意是不是他自己想到的。程寂微微迟疑,最后说出了令林初失望的答案。

而令她更失望的是,当天他还带着生病未痊愈的小猫去到比赛现场,进行饮水机的喝水示范。

那个她认为有爱心又温柔的程寂,其实只是她想象中的幻影。

程寂站在奶茶店的门口,他将热腾腾的奶茶递到林初的手边,说:“这是我刚刚为你买的奶茶,我原本想去找你,没想到你就来了。”

林初没有接过他手里的奶茶,淡声道:“虽然我确实很爱喝奶茶,但我其实只喜欢喝巧克力口味的奶茶,其他的,我喝不习惯。”

程寂端着奶茶的手微微一僵,他看着林初微冷的面容,缓缓地垂下眼睑道:“这次比赛……你也有功劳。奖金我分你一半,谢谢你帮我完成这个项目。”

“不用了。”林初冷声说,“奖金可以分享,但荣誉和成就不行。”

毕竟没有真心和初心,做出来的发明是无法取得真正的成功的,这就是程寂得不到冠军的原因。

那一刻,程寂看着林初决绝的眼神,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08

不久后,为期一个月的大学城灯光节迎来了落幕的这一天。

林初站在星光长廊上,身子微微有些抖,但她不是冷的,而是因为紧张。

许嘉念看着面前一直憋着不说话的林初,眉眼弯了弯,道:“你今天叫我来这儿,就是想带我来吹风?”

林初的发丝被冷风吹拂,脑袋却瞬间清醒。她咬了咬下唇,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红晕,心想自己豁出去了。

下一秒,她目光灼灼地看向许嘉念,声音低而快地说:“许嘉念,我喜欢你!”

她喜欢他,一直以来喜欢的都是他。那个为小猫建木屋的他,那个为她买巧克力奶茶的他,那个从小到大陪伴在她身边的他。

于是,她会费尽心思,为他设计出一款防摔的手机壳。她会记得他不吃香菜,也会愿意鼓起勇气,陪他一起上山,在玻璃桥上看风景。

“许嘉念,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夜幕下,星光长廊上的灯光璀璨。林初曾听舍友说过,只要有情人一起走过这道长廊,就能永远不分离。

她始终记得那天,她和许嘉念站在人潮熙攘的长廊上,靠得那么近。她羞赧地跑开了,而这一次,她决定鼓起勇气站在他面前,等待他的答案。

然而下一秒,许嘉念却从衣兜里掏出了一枚硬币。

他的眼里藏着笑意,说:“我们不是经常用硬币决定事情吗?这一次,如果我抛出的硬币,数字那一面朝上的话,我就和你在一起。”

林初的额角一抽,刚想说“这么草率的吗”,须臾,她就听见许嘉念话锋一转道:“如果是另一面,你就和我在一起。”

“不管结果如何,我们都要在一起。因为,我早就喜欢上了你。”

那一刻,林初看着许嘉念弯起的眉眼,他的眸中犹如缀满星光,熠熠生辉。

她微微愣怔,半晌才回过神来,忍不住伸出手捏了捏许嘉念的脸颊:“你这人怎么这样,这种时刻还跟我闹着玩?”

“那我以后不闹了,什么都听你的。”许嘉念的声调轻缓又温柔,带着点哄,让林初的脸微微一红。

他拉起她的手,带她缓缓地走过那条星光长廊。

天上的雪花簌簌地飘落在他们的身上,灯光映照着地上的一对俪影。

林初握着许嘉念的手,感觉掌心温热,就连心里也犹如涌入了一股暖流,缱绻涌动。

在这寒冬的夜色中,他俩牵着手向前走。林初知道,无论未来多远,他们都会去往那明亮、炽热的一方。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