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心动都很甜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每一次心动都很甜

文/沈薏淅

01.第一次遇见你时,花在笑

夏艾艾刚上大学的时候,心底的意识还停留在高中。

她穿着白色衬衣,水洗白牛仔裤,背着规矩的书包,给班上的同学做自我介绍,紧张得说不出话。最后还是班主任给她解了围。夏艾艾站在讲台上,风一吹进教室,牵起她的长发,她露出两颗兔牙,腼腆中又添了一分可爱。

生活里大约只有专业课,社交对于夏艾艾来讲,是最没有必要的东西。出了宿舍,她几乎不讲话。整个学期,她的名字只会在期末专业课考试的排名上才会被同学提起。一个学年下来,夏艾艾连同学都没有认全,唯独和几个舍友关系奇好,却也仅限于她不讲话的时候。

周末,舍友都出去逛街,唯独夏艾艾窝在宿舍,对着电脑选了一个上午的剧本写作题材。在网上查了有关这个题材的书单,她去图书馆只借到了几本,其他的要学校附近的书店才有。她盘算着晚饭和买书的先后顺序。可从借书室出来,夏艾艾却被雨困在图书馆的大门前。

下午从宿舍出来得匆忙,手机落在桌子上,联系不上舍友。夏艾艾只能蹲在门口,等着雨停了再实施自己的计划。

眼瞧着这天慢慢黑了,夏艾艾看了眼怀里的书。再晚一点,如果雨还不停,她就只能将书护在怀里,跑回宿舍了。刚踏出第一步,夏艾艾的胳膊就被人拽住。她一回头,瞧见那人面孔有些熟悉,却叫不上名字。

“我叫陆和顺,和你一个班的。”

一个班的同学,却叫不上名字,夏艾艾有点窘迫。

陆和顺却是个自来熟,说:“你没带伞,我可以把伞借给你。不过你要我一个忙。”

看着陆和顺手里的雨伞,又看了看自己怀里的书。夏艾艾点点头。

陆和顺从书包里掏出一堆皱皱巴巴的纸,说:“马上快要到百年校庆了。我们剧团写了剧本,我记得你读书读得比较多,你能不能帮我们看看剧情?”

夏艾艾素来爱书如命,最看不得作者写出来的东西变成一堆皱皱巴巴的纸。她看着那堆纸就没有想要看的欲望,转身就要走。陆和顺拽着夏艾艾的胳膊,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他见夏艾艾久久不回话,便将剧本塞给她。

夏艾艾觉着这陆和顺简直就是暴殄天物,捏着剧本一角,表情有些嫌弃。她将剧本塞还给陆和顺,憋了很久才说:“你直接把电子版发给我吧。”

陆和顺却是像发现了新大陆,说:“原来你会讲话。”

夏艾艾的脸色顿时变得好难看。

陆和顺识趣地闭上嘴。他规规矩矩地拿出笔,请夏艾艾记下她的邮箱,将雨伞递给夏艾艾,却又怕夏艾艾不肯接,他说:“没关系,我是男生,偶尔淋……雨……”

本是想要消除尴尬,却没想到夏艾艾并没有在意,撑开伞,身影很快消失在校园里。

陆和顺看着本子上清秀的字体,忽然就笑了。他小心翼翼地收好,又添加了夏艾艾的好友。

02.这是你的建议吗?

在约定的时间结束的前一晚,陆和顺收到了夏艾艾的邮件。她仔细到错误的标点符号都标了出来。对话改了大半,故事比以前更加曲折,情节比以前更催人泪下。可这改好的故事,陆和顺拿到社团里却遭到了社员的一直反对。

理由是台词拗口难说,这样的剧拿去参加百年校庆,恐怕会成为笑话。

双拳难敌四手,一张嘴说不过六七个人。

陆和顺不得不又一次拿着剧本,在图书馆门口蹲守夏艾艾。他看见夏艾艾从图书馆里出来,立刻站起来拦住,将剧本举过头顶,很郑重。

上次被人趁雨打劫的记忆不太美好,夏艾艾并不想与陆和顺有过多的交集。

陆和顺举了许久的剧本,甫一抬头才看见夏艾艾已经走远。他忙不迭地追上去,拽着夏艾艾,说:“大神,求你再帮忙一次。小的已经快被这个剧本给折磨死了。如果你不救我,明年的今天大概就是我的忌日。”

声泪俱下,似乎只差一闹一上吊,这女人常用的戏码就全了。

夏艾艾拂开陆和顺的手,不耐烦地说:“一哭二闹三上吊,你是女人吗?”

“如果你帮我改剧本,你当我是女生,当我是你闺蜜也行啊。”陆和顺亲昵地拉着夏艾艾的胳膊,俨然一对闺蜜姐妹花,“既然是好姐妹,那姐妹有难,你不会不帮吧?”

夏艾艾本就不善言辞,看着陆和顺半天也没找到一句反驳的话。

没有反驳,陆和顺便当夏艾艾已经默认了。他生怕夏艾艾会反悔,赶紧拖着人往社团走。

再过几天就是学校的百年校庆,这几天都在忙着校庆活动,专业课本就轻松,今天是话剧社固定的排练时间,大部分人都会在的。

陆和顺将所有人聚在社团的排演厅里。

夏艾艾刚看完剧本,一抬头,会议桌前坐满了人。那一瞬间,夏艾艾突然很想将陆和顺从屋子里丢出去。如果刚才陆和顺说整个社团的人都在,她一定不会跟着他来。

一桌人带着纸和笔,大约上专业课都没这么认真。

现在逃走已经是不可能了。夏艾艾只能硬着头皮,将剧本打印好,发下去,对于标注的地方一句一句解释。她解释得磕磕绊绊,陆和顺就凑过来充当翻译官。剧本上的台词若有问题,当场讨论,得出满意的结果再修改。一个不正规的剧本讨论会,七八个人围着一张摇摇晃晃的圆桌开了一下午,剧本的空白处记满了笔记。距离百年校庆已经没剩多少时间,修改完,整个社团就立刻开始排练。等每个人将台词顺下来,天已经黑透了。

为了庆祝第一次排演成功,所有人又围着方才的那张桌子,讨论得热火朝天,话题却已经从剧本变成了吃的。夏艾艾在一旁静静地坐了一会儿,见没有人注意到她,就默默地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她刚走到门口又被陆和顺叫住。

陆和顺亲昵地拉着夏艾艾的手,似乎他们已经认识许久,亲密到可以随意拉手的地步。陆和顺说:“你是我们剧本社的大功臣,今天我请客,大家到后街撸串。”

夏艾艾独来独往惯了,正在想着拒绝的说辞。这理由还没整理好,她就被陆和顺拽着往后街走去。

一群人,走在路上有说有笑,却始终没有人忘记夏艾艾这个生人,很自然地将她带入局中,一问一答,夏艾艾看着这一群年纪相仿的人,第一次有了心被融化的感觉。

昏暗的灯光下,肆意笑闹的话题,亲密的关系,夏艾艾看着坐在旁边的人,笑得很甜。

03.见你之后,星空都愈加璀璨。

群居生活之于夏艾艾就像是猫薄荷之于猫。

自从那天讲解剧本彩排之后,夏艾艾突然觉着在安静的图书馆待着甚是无趣,只要陆和顺来找,她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出现。可大多数的时间,夏艾艾都是在看书,偶尔指导那些人排练。在他们遇到看不懂的台词时,她会耐心解释。时间一久,剧本名义上的编剧陆和顺倒是被人遗忘在角落。

夏艾艾念着那天陆和顺将她往话题里带的模样,她也学着。偶尔有问题,她和别人讨论时也会带着陆和顺,只是语气生硬且笨拙。通常这个时候陆和顺都会拿着一本书,盖着自己的脸。他听见夏艾艾问他,笑着将书拿开,给予回应。

等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陆和顺才会凑到夏艾艾的身边,说:“其实你不用这样,他们没有孤立我。只是我懒得理他们而已,他们废话太多,废话太多。”

叫人拆穿了小心思,夏艾艾的脸瞬间就红了。

顾着自己的面子,夏艾艾借口不舒服,先回宿舍歇着。

陆和顺大大咧咧地将她送到宿舍楼下,好哥们儿式地拍她的肩,说:“好好休息,明天的排练你就别来了。女生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会不舒服,能理解,能理解。”

夏艾艾红着脸瞪了陆和顺一眼,快速跑上楼。

室友见她脸这般红,看见陆和顺还未走远的身影,都瞎起哄让夏艾艾好生“交代交代”。

那一天,夏艾艾第一次抛开舍友,将自己的脸埋在被子里,很久,很久。

夏艾艾想着陆和顺的话,也想要好好整理整理心思。若是喜欢,那便去表白,若是念错了,那便就做好朋友。

整整一个星期,夏艾艾恢复了原来独来独往的生活,尽可能避开陆和顺。她笨拙地打电话问了所有能问的人,静静地将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想了许多遍。她是确定了自己的心思。她决心表白的前一天,就接到陆和顺的电话,明天最后一次彩排,希望作为“特别指导”的她也在场。

第二天,夏艾艾特地换上自己心爱的裙子,抱着剧本出现在剧本社。

原本演女主的社员却不在,却多了个她从来没有见过的女生。陆和顺拉着女孩子同夏艾艾讲:“这是我女朋友,蒋妍兮。”

夏艾艾笑了笑,却没有讲话。

陆和顺低声同蒋妍兮讲了什么,蒋妍兮突然给了她一个笑脸。

夏艾艾又笑了。她想,这个笑脸大约是苦的。

一个下午,夏艾艾只是看着陆和顺和他们一起排练。原来演女主的女生生病了,蒋妍兮是剧本社上一届社长,这一次回来是救场。一场彩排完,蒋妍兮发挥得极好,其他人都围着她,希望能向她讨教讨教。

有了更耀眼的一颗星,那些暗淡的星便沦为她的陪衬。

夏艾艾坐在一旁看书,却是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陆和顺是第一个发现夏艾艾不自在的人,他凑过来与她讨论方才的戏。

来这里这么久,夏艾艾还是第一次不想跟他讲话。

04.见了你与她,世界又打回原来的模样。

小小的心思,还未萌芽就被扼杀在摇篮里。

夏艾艾看见陆和顺,心里总觉着有些堵。她开始刻意避开陆和顺,整日泡在图书馆的角落里,企图用书上的文字来填补心里的空缺。

过了十二月,这一学期的课程就接近尾声,考试的时间陆续发布,夏艾艾愈加忙碌。校园那么大,她偶尔会遇见陆和顺和蒋妍兮。笑着打完招呼,她就像是一个逃兵,逃离现场。

夏艾艾家在本市,舍友都开始对着电脑疯狂地抢车票,她只需要倒两趟车就能回家。

期末考试考完后,假期冗长而无趣。她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找了个书店管理员的兼职,每天除了收银就是看书,日子过得单调且乏味。陆和顺偶尔会给她发邮件请教剧本的写作。夏艾艾总会简短地回复,期待却又害怕收到他的下一封邮件。

再见陆和顺,是快开学。

夏艾艾来书店结这一个月的工钱,她在剧本专业书区看见皱着眉头选书的陆和顺。她还在纠结是装作没看见,还是去打招呼时,陆和顺已经回头,她已经没有其他选择。

陆和顺看见夏艾艾如同看见救星,说:“哥们儿,天哪,终于看到你。你能不能帮我选两本书?我这个假期上网找了好多资料,写出来的剧本还是和屎一样。”

原来这人还是有些自知之明。

他是真的没有天赋。夏艾艾还记得,第一次看他写的剧本,也是感叹,这世界上怎么有人可以把情节和对话写得这么烂?

夏艾艾看着陆和顺笑了。

陆和顺看着夏艾艾快哭了。

“你为什么要写这些东西?找一件自己擅长的事来做不是更好吗?”

陆和顺目光一暗,说:“兮兮的梦想是做一个舞台演员。你看我长得也不是很帅,不能让兮兮在外表上崇拜我,那就只能用才华来凑。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人丑就要多读书。”

夏艾艾拿书本的动作一滞,笑容变得有些苦涩。她转头看着陆和顺,少年脸庞棱角分明,五官清秀,身形颀长,美中不足的大约只有他的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

夏艾艾的表情变化都落在陆和顺的眼中,他忽然松了口气。

夏艾艾嘀咕道:“可是我觉得很好啊。”

陆和顺听清了,心底一阵欣喜。他拍了拍夏艾艾的肩,说:“你大声点,我没戴眼镜听不见。”

这话将夏艾艾逗笑了。她低着头,帮他选了几本剧本写作的专业书,和陆和顺一同付了款。二人走在路上,陆和顺一个劲儿地同夏艾艾讨论着剧本的写作。他问的每一个问题都很简单。夏艾艾解答得也很耐心。他们走出一段路,这才惊喜地发现,两个人的家在同一个方向。陆和顺说:“看来以后假期找老师也很方便了。”

夏艾艾抿着嘴唇没有回答。

前半段路聊得热闹,后半段路却沉默得可怕。陆和顺还在思索着新的话题,打破这突如其来的沉默。话题还没想出来,却已经到了分别的路口。陆和顺没想到蒋妍兮会在这里等他。

蒋妍兮有些警惕地看着夏艾艾,陆和顺给了蒋妍兮一计警告的眼色,蒋妍兮却并没有接招。陆顺和说:“兮兮,这是我的剧本老师夏艾艾,你们认识的。”

蒋妍兮礼貌微笑,眸中却带着挑衅。

夏艾艾回以礼貌的微笑,却没有接招。

方才的一点点希冀,却又叫自己亲手掐灭。

这个世界上,总有许多事情,你不该抱有希望。

05.我不希望,你在我心流浪

因那天没有反驳陆和顺的“请教”要求,陆和顺每次总会准备一大堆问题来问夏艾艾。

陆和顺大概是夏艾艾见过的最听话好学的学生。假期的时候,他向夏艾艾要她住的地址,夏艾艾死活没给。开学后,住的宿舍号便不再是夏艾艾一个人的秘密。陆和顺时不时会来送些小零食,说是孝敬师父。他只要得空一定要给夏艾艾发剧本邮件,若是等不到夏艾艾的批注,他一定会在图书馆或者宿舍楼下蹲点儿,等到夏艾艾,当面请教。

来往太过密切,总会叫旁人瞎想。

宿舍的舍友有好几次都问夏艾艾和陆和顺是什么关系。不论夏艾艾怎么解释,她们始终都坚持自己的想法。为夏艾艾编排一出才女与帅哥的狗血爱情故事。

夏艾艾的解释愈加显得苍白无力,说不清楚,那就躲吧。夏艾艾开始留意学校官网的交换生消息。与英国的大学交换一年,一年后再回来,大约一切也就回归原位。夏艾艾毫不犹豫地填了申请书。不到两周,夏艾艾就接到通知,申请审核初步通过。

夏艾艾看着陆和顺发的那些邮件,从网上买了很多浅显易懂的剧本入门书。她想,还是和陆和顺说清楚会比较好,于是约了陆和顺在学校的食堂见,陆和顺却要将地点定在电影院。夏艾艾到的时候,陆和顺已经买好了爆米花和饮料,将二维码给了夏艾艾,让夏艾艾去取票。

是部纯爱电影,前一阵子在网上的宣传铺天盖地,电影却没有宣传的那般好看,故事俗套而贴近现实。当红的男女明星搭配成亮眼的组合,因为一个莫名的女子,谈了一场分分合合的恋爱。夏艾艾想起那些宣传,却是不自觉地将男女主带入成陆和顺和蒋妍兮,而自己则是那个莫名的女子。

电影院灯光昏暗,夏艾艾看着旁边看得十分起劲的陆和顺,忽然眼眶就湿润了。这一场电影,或许是个极好的分别礼物。

从电影院出来,夏艾艾就将书都送给陆和顺。她不擅长言辞,就将所有要说的话都写在一封信里,夹在一本书里。

陆和顺拿了书,却忽略了夏艾艾眼中的情绪。他一直拉着夏艾艾讨论着电影里的剧情结构、叙事方法。末了,他说:“我感觉这个剧本还没有学校校庆的时候,我们写的那个好看。导师大人,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们组成一个编剧组合,然后带上我们的技能,去称霸整个电影界?”

“你还是先把这些书看了,比较合适。”

“这些书,等我们有了好的创意,再去学方法好了,这样比较有学习动力。”

“我很快,就要去英国了,今天下午是面试。”夏艾艾的话刚出口,陆和顺的注意就叫手机铃声夺去。他们离得很近,夏艾艾能清楚地听见那边人讲的话。

蒋妍兮因为节食过度而昏倒,现在已经住进医院。听那声音,打电话的应该是陆和顺的妈妈。

夏艾艾刚想解释清楚送书的目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让陆和顺拉着跑出了电影院。他一面打电话给主治医生,一面同夏艾艾解释:“你现在能不能陪我去医院?等下到了医院,我再跟你解释。”

夏艾艾想要拒绝,可看见陆和顺焦急的眼神,就默认了。

她想,等到了医院就说清楚吧。

06.心动这个游戏,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蒋妍兮大概是医院的常客,主治医生与陆和顺十分熟络,交代完之后便将二人带到病房。她可怜兮兮地看着陆和顺,双手合十,祈求他帮忙让医生少念叨一些,陆和顺却面不改色地听主治医生将话讲完。

整个病房只有蒋妍兮一个病人,医生一走,就剩下他们三个人,夏艾艾有些尴尬。

陆和顺数落着蒋妍兮,动作神色都十分自然。蒋妍兮可怜巴巴地抱着枕头,最后借着自己想喝粥将陆和顺支出病房。为报复陆和顺方才凶巴巴的态度,蒋妍兮便将所有秘密和盘托出。

夏艾艾本着礼貌的态度,听蒋妍兮讲完,心中一半惊讶,一半欣喜。

陆和顺端着一碗粥回来时,就看见蒋妍兮笑得得意,夏艾艾嘴巴张得如同鸡蛋那般大。他唯恐这蒋妍兮继续爆料,把粥塞给她,拽着夏艾艾就走了。

一路上,阳光温暖,两个人并肩走着,却各有心思。

许久,夏艾艾才打破沉默,说:“刚才蒋同学说的,有多少是真的?”

陆和顺尴尬地笑了笑,说:“如果没有添油加醋的话,那就都是真的。她的确是我的孪生姐姐。”

一双孪生姐弟,一个跟母亲姓,一个跟父亲姓。彼此模样长得不像,约定如果遇到不喜欢的人就拿对方当挡箭牌。陆和顺第一次见夏艾艾是在新生见面会上,一见倾心。可夏艾艾的性格着实古怪,陆和顺观察了一个学期才了解夏艾艾的生活规律。他又花了半年,用糖衣炮弹贿赂了她的舍友,让她们透露夏艾艾的行踪。

而这一切的策划,都是蒋妍兮帮陆和顺做的。今天出卖,也出卖了个彻底。

蒋妍兮第一次被陆和顺拉去做挡箭牌,以为是夏艾艾纠缠陆和顺,于是在她面前演了一出又一出戏,却没想到真正的剧情截然相反。

陆和顺喜欢写剧本,却也知道自己没有天赋。他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地向夏艾艾请教,不过是因为夏艾艾没有给予一点他想要的回应。

事情已经摊开,陆和顺深呼吸一口气,说:“那个啥,其实我吧,有点,不对,是非常喜欢你,要不要考虑做我女朋友?”

夏艾艾听见,很久才反应过来,脸后知后觉地红了。她点了点头。

陆和顺着实懊悔,早知这般简单,他直接表白了兴许就没有这么多的误会。

下午本来是夏艾艾的面试时间,负责的老师打了很多次电话,夏艾艾都掐掉了,只短信回了一句:现在有事来不了,请老师谅解。

来了一趟医院,一进一出,两个人却换了一种关系。

夏艾艾偷偷地将书拿回来,将那封信取回来。

陆和顺对于写剧本是真的没有天赋。因为想要在夏艾艾面前表现,之前已经吃了不少苦。如今女朋友已经到手,他却愈发地懒了。最近一次翻开那些书,已经是上个月的事情。

经过陆和顺的推荐,夏艾艾成为剧本社的一员。有了这位真正的编剧,陆和顺这位冒牌编剧自然被人“排斥”在一旁。每次剧本社彩排,他便成了社团唯一的剧务。

临近期中,夏艾艾完成了新的剧本,修改好后拿到剧组,和社员商定后决定参加最近学校举办的剧本大赛。

平时整天泡在社团的陆和顺,这天却不在。彩排到一半,陆和顺才拿着一个档案袋,沉着一张脸走进来。他将档案袋交给夏艾艾,说:“这是老师要我转交给你的,交换生录取通知书。”

原本想要隐藏的事情,现在就这样暴露了。这一瞬间,她失去了所有解释的能力。

07.从没开始之前就已经结束

社员都很识趣,悄悄离开活动室。

夏艾艾拆开档案袋,里面有她所有的资料,以及贺卡一般的入学邀请书,为期一年。

那天在医院,老师打了很多电话,夏艾艾挂掉了,第二天,她又一次联系了夏艾艾。申请交换生名额的学生太多,面试分了两场,第一天没到的学生,老师都安排在了第二天。夏艾艾再三纠结之后,还是决定去试试。学霸如云,本来都不抱希望,却有了意外的惊喜。当初申请交换生名额是为了逃避,现在这一纸入学邀请书却成了烫手山芋。

陆和顺看着夏艾艾,说:“一定要走吗?”

夏艾艾点点头,说:“公费留学,学校已经将这一年的费用全部都支付了,不去是不可能的。再说,我想要做编剧,这对我很有帮助。”

陆和顺笑得温柔,说:“我身边都是喜欢追梦的人。你们为了喜欢的事件,不顾一切。那我能怎么办呢?支持你们吧。艾艾,你这几天可不可以不要再来社团?让我适应适应以后没有你的日子。”

夏艾艾眼圈红了,说:“好啊。”

校园的剧本大赛比赛在即,夏艾艾作为剧本社唯一能够拿得出手的参赛编剧,纵然人不在,每天依旧要远程指导。和她讨论剧本的人却从陆和顺变成了另一个社员,女生性格开朗且好学,和她沟通,夏艾艾只需做简单的标注,她就能将所有的问题处理好。

似乎剧本社的社员都比陆和顺好沟通,那天预赛晋级后,剧本社的成员都强烈要求夏艾艾出息社团的庆功宴,并表示已经将陆和顺丢出社团。可夏艾艾来的时候,偌大的一间包厢,却只有陆和顺一人。

如果要评最给力恋爱助攻,这些社员大约可以排到第一。

夏艾艾看着陆和顺有些尴尬。她打了招呼,盯着桌子等着上菜。她饿得前胸贴后背,只好用力捂住肚子,不让它咕咕乱叫。陆和顺在一旁假装看菜单,一双眼睛却时不时地瞄向夏艾艾。他看见夏艾艾的举动,又听见肚子叫的声音,没忍住,笑出了声。

夏艾艾怒视着他。

陆和顺趁机放下菜单,说:“我们先吃完饭再说吧。”

饭菜很香,夏艾艾和陆和顺都只顾着埋头美食,偶尔眼神在空中交汇,却又很快移开。结了账,出了饭馆,两人一前一后沿着马路边走着。陆和顺忽然加快了步伐,挡在夏艾艾前面,他递给夏艾艾一个包装得很精致的盒子。

夏艾艾把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个小小的U盘。

陆和顺说:“这个里面有很多资料,是我连夜查的,你到英国应该能用得上。他们的教材和我们不一样,而且是全英文,那个啥,你多努力点。毕竟你是我师父兼女朋友,回来还是有义务教我的。”

夏艾艾收了U盘,点点头。

陆和顺眼圈忽然就红了,说:“我等你回来一起毕业。还有,毕业前,我一定会写出一本像样的剧本,我给你发邮件你一定要回复。”

夏艾艾低着头,眼圈也有点红。

08.转了一圈,我又回来

夏艾艾走的那天,陆和顺没来送她,只是托蒋妍兮送来一个笔记本,送她上飞机。

到英国的第一年,夏艾艾还经常能收到陆和顺的邮件。他们想要好好聊聊天,却总因为时差而未能如愿。

因为写剧本十分有天赋,夏艾艾被学校留下,直接将学籍转到英国。她将这个消息告诉陆和顺时,陆和顺一直没有做任何回复。

出国的第三年,夏艾艾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后,在当地电视台的一个综艺节目的单元环节编剧,每天忙得昏天黑地。

一转眼,夏艾艾已经到伦敦四个年头了。

夏艾艾手里的工作暂时告一段落,得了几天假。再过几天,恰好是伦敦国际电影节。她看了观影指南,打算趁着这个假期让自己好好放松一下。夏艾艾在朋友圈晒了疯狂看电影的票根,又定了位。留言的人不少,她心心念念的人却始终无动于衷。

假期的最后一天,夏艾艾看完最后一场电影出来,去不远的一家书店买书。

原本安静的书店忽然有纷纷议论声响起,抬头的那一瞬间,夏艾艾愣住了。

她想过千百次不经意的重逢,却唯独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在异国他乡,她甫一抬头就看到他。他抱着鲜花,手里拿着一摞书,眼里只有她。

陆和顺似乎已经等她很久了。他对上她的目光,缓缓走过来,把几张皱皱巴巴的纸塞给夏艾艾,说:“好久不见。”

夏艾艾憋了很久,也只回了句:“好久不见。”

恍若第一次见面,她不善言辞,他惊讶她原来会讲话。

陆和顺笑着说:“最近在写新的剧本,剧里的男主不知道怎样重新追求女主。师父,我追了你几千公里,你能教教我吗?”

夏艾艾的眼睛红了,说:“好啊!”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