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玛嘉烈

发布时间:2013年11月22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题记:谁也不确定他们能否重逢,但是他们,都会为重逢努力,他们像蓬勃的植物,各自朝着梦想的方向生长。

亲爱的玛嘉烈

文/蒹葭苍苍

1)

《亲爱的玛嘉烈》是一首歌的名字,名叫玛嘉烈的少年是歌里的主角。少年浓密短发,嘴唇倔强,眼神迷茫,有点叛逆,小小年纪就离家去远方找前途。

这是笛悠钟爱的歌,当她看到坐在角落里的胡卫熹时,心里一亮,玛嘉烈就是这样!从此,玛嘉烈就成了笛悠对胡卫熹的独家称谓。

玛嘉烈不爱读书,他常迟到。老师训斥他,这样下去你别想上大学了!他咧嘴笑,说:“老师,你不知道,不上大学也一样有前途!”

玛嘉烈爱管闲事,食堂打饭有人插队,他拍拍人家的肩膀;班上有个女生叫罗小茜,胖乎乎的有点傻气,玛嘉烈常在男生嘲笑她的时候,替她解围。

但在笛悠看来,玛嘉烈有些自以为是。毕竟,笛悠是聪明乖顺的绩优生。以她有限的人生阅历,她认为好男生只有一种:品学兼优积极向上。像玛嘉烈这样的,只能算“非主流”。

要到许多年之后,她才知道,不管是什么样的男生,只要他喜欢你,他就会努力地将他最好的一面呈现给你;也要到很多年之后,笛悠才会真正相信,不上大学也真的一样有前途。

2)

高二开学不久就是百年校庆,笛悠和玛嘉烈都被选入校合唱队,玛嘉烈的位置正好在笛悠的身后。

最后一次彩排,大家换上了演出服, 笛悠丰腴,长裙清瘦,她不断的拉拽它,希望它不要贴得那么紧。忽然“刺啦一”一声,长裙的胸前裂开一条口子,笛悠双臂抱着胸前不知所措,尴尬至极。

“穿我的吧。”玛嘉烈在她旁边说,同时他麻利地脱下了衬衣,披在她的身上。笛悠慌忙地穿上衬衣扣好扣子。笛悠穿着白衬衣,玛嘉烈穿着黑T恤,两个人不伦不类地站在队伍里,完成了最后一次彩排。

玛嘉烈还是玛嘉烈,但在笛悠的眼里,他却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课间,有男生摘了一片躺着毛毛虫的树叶放在罗小茜的文具盒上,罗小茜吓得尖叫发抖,玛嘉烈奔跑过去抓起树叶扔向窗外。“不错嘛”,笛悠心里思忖着,像个英雄呢!

班规规定,迟到者一律绕着操场跑两圈。玛嘉烈常迟到,他跑步的样子没有垂头丧志,反而是斗志昂扬,意气风发。她还发现,如果公平一点,玛嘉烈其实长得蛮帅的,浓眉大眼,笑起来一脸灿烂。这些微妙的变化,让笛悠的心充满了幽微的快乐。

学校旁边是技校,技校的男生跑过来,在校门口看到漂亮的女生就吹口哨。有一个戴眼镜的男生特别注意笛悠,笛悠听人喊他“小霸王”。

这天晚自习前,笛悠走到校门口,小霸王抓住她的单车,不怀好意地笑道:“给哥笑一个,笑了就放你走。”

笛悠心中的小恶魔瞬间出现,她拽下他的眼镜扔向了花丛说:“笑什么笑!”

小霸王暴怒,他猛地一推,笛悠连人带车摔在地上。笛悠爬起来,对准他的肚子,飞起一脚。小霸王眼睛喷火,幸亏门卫跑过来阻拦,笛悠才免去了一场灾难。小霸王走向花丛,摸索眼镜,狠狠地撂下一句话, 说:“这事没完!”

笛悠回到座位上,回想时更觉得委屈羞辱。不一会玛嘉烈过来了,他坐在笛悠身旁说道:“你的英雄事迹,我已经听说了,不错嘛,女中豪杰呀!”,停了停,又说道:“别怕!这事儿我帮你摆平。”

第二天,玛嘉烈出现在教室时,右手胳膊用绷带吊着。

直到他的胳膊都好了,笛悠才察觉,小霸王再也没来骚扰过她。

笛悠去问玛嘉烈:“你怎么摆平他的?你的胳膊受伤是因为这个吗?”

玛嘉烈笑得吊儿郎当:“摆平那种角色,还不是几分钟的事儿。胳膊跟这没事,我飙车摔的,再说不是已经好了,你看,伸缩自如了!”

笛悠知道,玛嘉烈仗义又爱逞强,她自己心里的那份幽微的欢喜,让她困惑:难道自己喜欢玛嘉烈?必须与这个三观与自己不符的少年,划清界限!她在内心暗暗的想道。

旧的一年过去,新的一年到来。笛悠不仅没能和玛嘉烈划清界限,反而让嘉烈正式地成为了她青春里一个不可小觑的存在。

早春的清晨,笛悠迟到了,细雨蒙蒙,笛悠才跑了一半,头发衣服已经被淋湿,忽然她的头上的天空飘来一把蓝色格子伞,撑伞的人是玛嘉烈。他跟自己一起跑着,相同的速度,一致的频率。

笛悠慌了,“不要啊,这样大家会看到的。”

玛嘉烈扬眉说:“我不过是为你打伞,咱光明磊落!”他们跑过一棵又一棵树, 一些人超过他们,一些人被他们甩在身后,但他们始终默契的并肩跑着,跑在十七岁的第一场春雨里。

3)

关于笛悠和玛嘉烈,班上果然冒出了一些议论。

罗小茜也八卦说:“胡卫熹肯定喜欢笛悠,他对笛悠跟别人不一样。”

有一个叫艾薇的女生听见了,说:“有什么不一样,他对你和对笛悠,都是一样的友好。”

罗小茜傻傻地分辩,“不是,他对我和对你才是一样的友好,他对笛悠就是不一样!”

“你也好意思和我相提并论啊,我跟他认识十七年了!”女生气呼呼地说。

罗小茜不知是傻气,还是趁势反击,“胡卫熹喜欢的就是笛悠,不是你!”

玛嘉烈告诉过笛悠,他和艾薇从幼儿园开始就是同学,两家又是邻居,所以他们的关系一直不错。笛悠还打趣他说:“那不就是青梅竹马嘛?”但是,玛嘉烈分辩说:“不是那么文艺的东西,就是死党铁哥们。”

四月的春风和暖,午后的阳光令人神往。笛悠人在教室做卷子,心却不甘地飞到了春光下。玛嘉烈像一阵风,跑过来趴在她的桌边,轻声说:“一起去看樱花吧,怎么 样?卷子可以晚点做嘛,樱花却不等人啊。”笛悠被怂恿了,玛嘉烈骑单车载着笛悠奔向了樱花。他们转来转去累了,就坐在花树下聊天,聊生活,见闻,梦想…

笛悠说:“我的梦想嘛,就是去西双版纳热带雨林住一个月,你呢?”

“我啊?”玛嘉烈打了一个响指,响亮地说,“帮你实现梦想!”

笛悠哈哈笑,也不当真。风从云端来,花在枝头开,少年和少女并肩坐在18岁的春天里。

4)

玛嘉烈在回去的路上,收到了一条短信,他看了递给笛悠看,是艾薇发来的,她说,“不管你去了哪里,跟谁在一块,班主任问你时,你一定要说和我在一起,我肚子疼,你送我回家。”笛悠很疑惑,艾薇有什么企图。

笛悠刚到教室门口,班长迎上来,神色紧张,“班主任找你。”

班长又告诉她一条新闻:罗小茜住院了,严重的腹泻导致脱水,医生查病因时,发现她喝剩的饮料里有泻药,饮料是她午饭后买来的。除了体育课,她没有离开座位,由此推断,泻药是上体育课趁教室没人的时候,被什么人放进了她的饮料里。

有人举报说,上体育课时看见艾薇出现在教室的走廊,不过艾薇坚决否认,说她下午肚子疼,一直在家。

原来,艾薇是要玛嘉烈替她做伪证。笛悠为罗小茜鸣不平,可艾薇是玛嘉烈的青梅竹马,就算他知道真相也会袒护她吧?

班主任的办公室到了,艾薇和玛嘉烈也在里面。班主任问笛悠下午没在学校去了哪里,笛悠犹豫地说,去看了樱花,就自己一个人。

艾薇忽然插话说,“你看,笛悠穿的也是校服,头发和身材都跟我差不多,那人说下午在教室走廊看见我,现在看看是笛悠也有可能呀?!”

这简直就像是一个响雷,炸得笛悠瞪大了眼睛,玛嘉烈也满脸满眼的难以置信。艾薇却昂首挺胸,底气十足。

“艾薇!我没想到你居然…你…”嘉烈语无伦次,他看看艾薇,又看看笛悠,然后对班主任说,“对不起,我刚才说了谎,笛悠也说了谎。”

最后,艾薇承认了,是她买了泻药趁体育课溜回来放进了罗小茜的饮料里。

笛悠没有料到自己在马嘉烈的心中分量,是这么的重,她惴惴不安,嘉烈为她牺牲了青梅竹马的情谊,他会不会要求自己补偿?

玛嘉烈却并没有让笛悠的不安变成现实。

他对笛悠仍然像往常一样,在食堂碰到了,他就帮她打饭;在路上碰到了,陪她走一段路,他买了好吃的零食也会顺手塞进笛悠的抽屉里,电影院有好片子,他也怂恿她去看,他偶尔给笛悠写个纸条,飞个电眼,但仍然控制在友情之内(liunianbanxia.com)。

玛嘉烈也厚着脸皮讨好艾薇,给她说笑话,每次买零食也不忘记她。但每一次,艾薇都将零食扔进了垃圾桶里头,冷冷地抛下一句:“别忘了,我们绝交了!”

笛悠觉得,艾薇不像是闹别扭,更像是终于明白,在那个男生的心里,她只是一个朋友,纵然再亲密,一切也与爱情无关。她为艾薇伤感,她又想到她和玛嘉烈,高考之后,他们会在哪里重逢?是否还会重逢?她问嘉烈:“你打算考什么学校?”

马嘉烈愣了一下,又恢复了嬉皮笑脸:“考大学是留给你这样的好姑娘的,至于我这样的人嘛…”他没有说下去。

笛悠心凉失望。原来嘉烈根本就没想过和她重逢的事,更没有为之做任何努力,他依然会迟到,依然会在课堂上睡觉,很快,笛悠还发现不仅如此,他更是变本加厉破罐破摔了!

常有高一高二的学弟来找嘉烈,鬼鬼祟祟地和他说着什么,等嘉烈再来学校的时候,身上总会出现可疑的红肿,或者是淤青。不用猜,这个混蛋,他一定和人打架了。

还有一次,笛悠在食堂听到两个男生说起嘉烈,“这件事你只能找胡卫熹,不过他没那么义气了,他要收钱,不像原来一顿饭就OK了,好像是急需用钱吧。”

“钱不是问题,但他真的能摆平吗?”“那种学校,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哎?你知道技校的小霸王吧?他得罪了胡卫熹喜欢的女生,胡卫熹打到他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

笛悠终于知道,马嘉烈胳膊受伤的时候,原来真的是因为自己…

5)

几天之后是会考,会考结束,笛悠从艾薇那里得知,嘉烈不会来参加高考了,他哥哥在南方办了一个工厂,正需要他去帮忙,而他也非常的乐意。

马嘉烈不参加高考也不奇怪,但他连再见都没有跟自己说,就这样走掉了。笛悠感到失落气愤,她马上打嘉烈的电话,“喂,你连说都不说一声就走掉了,是什么意思?”

“我,不想跟你告别…”嘉烈那边好像很忙,手机里机器轰鸣,笛悠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信号又消失了。

高考结束,马嘉烈来找笛悠。他说:“我有礼物要送给你…”,礼物是一趟西双版纳的旅行,他们一起的旅行。笛悠明白,他为什么急需用钱了。那些伤痕淤青,混蛋的骂名,都是为了成全这趟旅行,他用自己的方法,实现了对笛悠的承诺。

那趟旅行美好难忘,有许多动人的时光。回程的时候,他们踏上了不同的列车,他们的告别也很随意,随意得就像是平常放学一样,第二天清晨醒来奔向学校,似乎就能看到对方的笑脸。

马嘉烈对笛悠说:“这是为了重逢的告别,为了重逢我会努力的,努力做一个能够配得上你的这样的好姑娘的男人。”

然而,谁也不确定他们能否重逢,但是他们,都会为重逢努力,他们像蓬勃的植物,各自朝着梦想的方向生长。笛悠梦想成长成一个如何爱人以及如何被人爱的女子,而嘉烈他一边在哥哥的家具厂帮忙,一边学习家具设计,他想做一个家具设计师,他要为自己年少的稚言买单:不上大学也一样有前途。

他们一起度过了那些时光,变成了日后向前的能量,陪他们走了很远的路,也帮他们度过了许多艰难的时光。

笛悠知道,无论他们是否能重逢,他们都已长成了彼此青春里最重要的,不可替代的人…(出自青年文摘)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回忆虽在,年华却已逝去
下一篇 : 我的青春永不失色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