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加尔湖是月牙形状的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贝加尔湖是月牙形状的

文/蘑菇味桃子

01.你说的红豆最相思,是真的吗?

西伯利亚的小镇上来了个叫周月牙的亚洲姑娘。她眼睛澄澈,声音动听,说一口流利的俄语。

小镇靠近贝加尔湖,那里被誉为“西伯利亚的明眸”。镇上的孩子们都喜欢周月牙,除了那个叫茉莉的小女孩。让月牙意外的是,茉莉白天离她远远的,晚上却来敲她的窗户。

“你说红豆最相思,是真的吗?”

“是啊。”月牙说。

“那哪里才有红豆?”茉莉小心翼翼地问。

“中国。”

“啊?”茉莉十分惊讶,“太远了,我没有办法去。”

月牙爱怜地摸摸茉莉的脑袋,“你为什么想要红豆呢?”

茉莉埋下头,“我有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去年他突然不告而别了。我想如果我能摘到红豆,寄托相思,大概他就会回到我身边吧。”

月牙揉揉茉莉的头发,“等姐姐回中国了,就给你带红豆回来,好不好?”

茉莉的眼里突然像亮起漫天星空,月牙第一次看到她的笑容。

两颗虎牙,深深的酒窝。

就像那个人。

02.干脆今天晚上跟冯学长一起混好了

冯伊扬的两颗虎牙、深深的酒窝总是会让人在不经意间沉醉于他的笑容。

那时候刚进大一,社团招新热火朝天。里面最受欢迎的是集美女帅哥于一体的广播台,相对而言,登山社这种就属于冷门类。

月牙站在摆满社团招新摊位的街道前,犹豫不决。一不小心被挤在了人群中间,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就在她被挤得双脚离地,即将摔倒时,人群中伸出一双手拉住了她。

她感觉有一股强有力的力量在自己与地面亲密接触前拉住了自己。

拥挤的人群如同烟火转瞬即逝,周月牙被吓得不轻,还没来得及跟眼前的人说谢谢,天公又开始不作美地下起瓢泼大雨来。

这雨下得实在太突然了,就像一对情侣面对面,男生什么话都还没说女生就已潸然泪下,没有任何征兆,想下就下,还下得不小。

有个成语叫“力透纸背”,那么这场雨就是“力透衣衫”,才一晃神的瞬间,周月牙眼前的冯伊扬的白衬衣就变成了透明衬衣。

所有社团都开始收拾东西准备撤退,学生会会长在雨中大喊着:“社团招新活动推后一个星期。”

周月牙以手为伞遮在额前四处张望,看哪里适合躲雨,不料却被一只冰凉的手拉过,不自觉地跟着他奔跑起来。

雨水一路溅到了小腿肚上,也不曾停歇。周月牙还来不及看清前面的冯伊扬的长相,只是在大学伊始,就有这样偶像剧的情节出现,让她的小心脏忍不住“扑通扑通”乱跳。

冯伊扬带着她在小吃街前面停下来时,这场雨也停了,只剩屋檐还往下滴着水。

“饿了吧?”这是冯伊扬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周月牙一下子涨红了脸。

“嗯。”她轻轻点头,其实她不饿。

“跟我来,我知道有家花溪米线特别好吃。”冯伊扬又一次拉起她的手,周月牙有片刻的停顿和迟疑,手往身后藏了藏。

冯伊扬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不好意思地笑笑:“抱歉,我没注意。”

跟着冯伊扬走进了一家低矮的店铺。招牌上已经积满了灰,写着“正宗花溪牛肉米线”。

还没入座,就有人大喊了:“冯学长!”

冯伊扬和周月牙齐齐回头,看到一个留着光头,穿着很嘻哈的男生。

他嘴里嚼着口香糖,有些口齿不清地问:“嫂子啊?”

冯伊扬还没回答,周月牙就把头埋下了去,脸烫得像煮熟的螃蟹。

“一起坐?”冯伊扬不动声色地岔开了话题。

周月牙觉得心里一暖。

因为这个问题是不会有正确答案的。

回答是的话,周月牙会觉得他们才第一次见面就说这种话这个男生未免有些太浮夸;回答不是的话,感觉又有点丢面子。

所以岔开话题才是最好的回答。

嘻哈男叫陈开文,很健谈,跟冯伊扬两人你一句我一句,逗得月牙笑得合不拢嘴。从谈话中月牙得知,冯伊扬今年大三,是学校登山旅行社的副会长,而陈开文大二,曾经是登山旅行社的一员,后来退出了。

吃过米线,冯伊扬和陈开文先送周月牙回寝室。到了女生宿舍楼下,三人发现有许多女生抱着东西匆匆下楼,表情很不安。随便上去拉住一个女生一问才知道,女生宿舍有人违规使用电器把寝室烧了,里面还传来噼里啪啦的爆炸声。

陈开文一惊一乍地说:“那怎么行,月牙你干脆今天晚上跟冯学长一起混好了,别回宿舍了,不安全。”

陈开文这话其实本没什么,但主要是在女生宿舍楼下那样人流密集的场所,再加上“一起混”和“一起睡”很容易就模糊了发音界限,不少女生就听错了,停下脚步,惊恐地望着冯伊扬和周月牙。

周月牙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完了完了,这才刚刚认识,她就已经跟冯伊扬扯不开关系了。

03.花朵绽放的声音

那天晚上,冯伊扬在校外为她开了个房间,嘱咐她好好休息,有什么事再打他电话之后,就离开了。

冯伊扬走后,周月牙觉得自己内心有一朵小红花慢慢绽放开来。

陈开文说自己管不住嘴巴是真的,因为第二天一早,周月牙刚刚进入大教室准备上课,就有好几个女生围上来,一脸八卦地问她:“哎哟,月牙,能拿下冯伊扬是你的本事啊。要是我,肯定到处举着大喇叭宣传了,何必害羞呢!”

“我……”周月牙已经不知该怎样辩解了,好像说得越多错得越多。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学校里关于她跟冯伊扬的传言已经满天飞,而在这期间,冯伊扬时不时地约她出去。

一次是在图书馆,冯伊扬姗姗来迟,却故作神秘从口袋里拿了什么东西,握紧拳头让月牙猜里面是什么。

月牙猜了几轮都不中。

“噔噔……”冯伊扬摊开手掌,里面是一串红豆手链。

“这是我们登山队上次去台湾的时候买的。听说红豆可以祛湿。送给你。”

“等你加入了我们登山社,就可以跟我一起去各个地方玩了。”

月牙惊讶得瞪大了眼睛,脑海中闪过无数个想法,最后只记得起一句“红豆最相思”。

还有一次是在食堂,冯伊扬拿了一本《大学俄语》,月牙不解地问:“你在自学俄语啊?”

冯伊扬点点头,他翻开书,里面夹着一张俄罗斯的地图。

“这是贝加尔湖,被称为西伯利亚的明眸。你看它像什么形状?”冯伊扬指着一个湖泊说。

月牙看了好半天没看出什么名堂来,只能干笑着说:“我只听过《贝加尔湖畔》。”

冯伊扬笑笑,“以后有机会我带你去看贝加尔湖。”

如此种种,连月牙都认为冯伊扬这是在追求自己了。

一个星期后,社团招新重新拉开帷幕,抢人大战一点也没有要偃旗息鼓的意思。若是上一次社团招新她还对加入哪个社团犹豫不决,此时月牙的心坚定多了。

她挤了好一会儿才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找到了“登山社”。

她去的时候正好冯伊扬不在,是个高个子男生接待了她。

“你是冯伊扬介绍来的吧?”

月牙点点头。

“我是登山旅行社的社长,你可以叫我阿五。”

阿五学长从桌肚子里抽出一张报名表递给月牙。

周月牙填表时,阿五就那么坐在椅子上,观望着其他社团的抢人大战,不时叹息,不时摇头。

“阿五学长?”周月牙不解。

“你有所不知,每年社团招新都有最低限额,如果连续两年达不到,这个社团就将解散。而我们社团已经有一年在榜了。尽管冯伊扬已经很努力地用尽各种手段去拉人,今年也只拉到了你一个。”

然而周月牙只注意到了几个关键词——“冯伊扬”、“用尽各种手段”、“拉人”。

她停下手中的笔,“学长你是说,冯伊扬用各种手段拉人,这其中也包括我吗?”

阿五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表情十分尴尬,“不是啦不是啦。”

他试图否认,可饶是再笨的人也看得出他在说谎。

原来冯伊扬费尽心思接近自己,送红豆手链,约定一起去看贝加尔湖,只是不想这个社团被解散而已,根本就不是为了追自己。

周月牙这么想着,心凉了半截。

她拿着填了一半的报名表,跌跌撞撞地离开了登山旅行社,阿五在后面着急地喊她,跟她道歉,可她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

04.她只是之一,不是唯一

最终,周月牙选择了广播台。

而登山旅行社在冯伊扬的最终努力下,勉强达到了最低招新限额,没有被解散。

在那之后,冯伊扬一次也没来找过她。或许他完全不理解自己为什么会生气,他也有可能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并不存在欺骗的成分。

可他确确实实欺骗了她,欺骗了她的感情。他在撩动了她内心的那朵小红花让它绽开后,却又不管不顾,任其枯萎凋零。所以她恨他。

而冯伊扬因为招新的事情忙得晕头转向,好不容易结束了手头工作时,他才从支支吾吾的阿五那里得知月牙并没有加入登山旅行社。

他猜肯定是阿五说了什么不好的话惹月牙生气了,想等空闲一点再去跟月牙道歉。

在他眼里,月牙是个跟她的名字一样,温暖可爱,有着小小的光芒,能照亮一方黑暗的姑娘。

国庆节放假归校后,冯伊扬估摸着月牙的气也消得差不多了,于是试探性地发了一条邀请短信给她:周末要不要一起去清平寺?那上面有非常多的白桦树,现在叶子开始黄了,满地的落叶,十分美丽。

月牙收到这条期待许久的短信时,内心激动又矛盾。

激动的是冯伊扬并没有把她像用过就扔的餐巾纸一样遗忘在身后,矛盾的是她还在气头上,而冯伊扬却表现得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如果她去了,就证明她认输了。

最终月牙还是去了。

清平寺坐落在城郊一座山的半山腰上,香火旺盛,寺庙周围的白桦林堪称城市的一大景点。

去之前月牙跟冯伊扬约定好在学校的北门见面,她故意迟到了五分钟,没想到等在校门口的是浩浩荡荡十来个人。

她的心沉了一下,原来冯伊扬并不是单独约她出去啊。

她只是之一,不是唯一。

这种感觉非常不好受。

虽然不是很愿意,但周月牙还是跟着冯伊扬一行人出发了。

他们先到了白桦林,树林的尽头就是天空,仿佛立于云霄之上。站在山腰还可以遥望脚下的山谷,身后随风飘舞纷飞的树叶,苍凉、悲壮又美丽。

十月的天渐渐冷了,月牙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取暖,一直忙前忙后的冯伊扬好不容易得闲了,一路小跑过来,额头上竟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待在这里很无聊吧,要不咱们俩先上去?”

见月牙两双环抱胸前,肩膀因为有些冷而微微颤抖的样子,冯伊扬抹了一把额头,故意说:“我太热了,你帮我拿一下衣服啊。”然后他就把自己的外套搭在了月牙的肩膀上,双手背在后头,大步向前走了。

月牙愣了一下,肩膀上传来丝丝暖意,她心里的芥蒂也解开了一些。

坐落在半山腰的清平寺有一条向上的石梯,被当地人称为“天梯”。天梯虽然没有弯来拐去,但直上云霄的高度,也要爬上一小会儿才能到达寺庙。

冯伊扬常年在外登山爬坡,这么点小阶梯对他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而月牙就不同了,才爬了十来级,就累得直喘气。但她又不敢有片刻的晃神,因为石梯的四周并没有护栏,一不小心很容易就会摔下山崖。

“把手递给我。”爬到一半时,冯伊扬朝她伸出手。

那一瞬间,太阳在冯伊扬身后蓬勃地升起,散发出万丈光芒。而身处高地的冯伊扬回过身,低下头,温柔地朝她伸出手,月牙的心也随着缓缓升起的太阳,被照射得亮堂堂的,阴影不复存在。

05.有缘无分,切莫强求

冯伊扬牵着月牙的手,借助他的力量,两人顺利爬上了清平寺。

寺庙外有一片开阔的空地,四处都是香火的味道。冯伊扬买了香和纸,跟月牙一起跪在蒲团上,同时双手合十,朝菩萨磕头祈福。

“你许的什么愿?”走出庙堂,月牙忍不住问。

“世界和平。”冯伊扬说。

“怎么会!快点说啦!”

尽管月牙几次央求,但冯伊扬始终三缄其口。月牙心里黯然,冯伊扬许的愿是什么她不知道,可她的愿望却是跟冯伊扬有关的。

“希望旁边的人可以喜欢我。”双手合十,闭上双眼,她虔诚地许愿,向佛祖磕头。

大概这个愿望是不会实现了吧。走回开阔的空地时,月牙这样想。正出神时,听得旁边一阵骚动和骂喊声。

冯伊扬和月牙缓步靠近,这才听说有人在闹事。

拨开人群一看,一个穿皮夹克的中年男人正拉着一个据说是清平寺住持的衣领,“为什么我捐了那么多香油钱还是不灵?我看你们这里的菩萨都是些泥菩萨,摆设而已!今天你必须把我捐的香油钱还给我!”

住持做了一个“阿弥陀佛”的手势,语重心长道:“施主,香油钱已经捐了便没有再要回的道理。至于灵不灵,心诚则灵。”

住持不愿再多说,中年男人彻底被激怒,抡起拳头就朝住持脸上砸去。

人群中发出倒吸冷气的声音。

“嗷——”中年男人发出痛苦的叫声,他的手腕被冲上去的冯伊扬给扼住了。

中年男人睁大眼睛,咧开嘴骂道:“哪里来的毛头小子,敢挡爷爷的去路!”

说完,中年男人一脚踢出,月牙吓了一跳,闭着眼睛大喊一声:“冯伊扬小心!”

等她睁开眼时,冯伊扬已经把那个中年男人的手反剪在背后,在其他几个香客的帮助下,扭送至赶来的保安手中。

“你没事吧。”周月牙抱着冯伊扬的衣服,担心地问。此刻的她已经不冷了,反倒吓出一身汗,干脆把冯伊扬的衣服抱在怀里。

“没事,我经常练的。”冯伊扬特意展示了一下自己手臂上的肌肉,看样子的确是练过的。

月牙这才稍稍放下心来,不过转瞬又嘟起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一句话不说就冲上去,害得别人担心死了。”

冯伊扬揉了揉她的头发,“哪会那么容易受伤啊?我可是你的学长哎!”

虽然只是一个很简单的动作,但月牙却觉得心惊肉跳,要是不大声说话,恐怕自己的心跳声冯伊扬都能够听见了。

住持为表谢意,邀他们在寺里吃了一顿斋饭。

吃完饭,月牙一个人在寺院里闲逛,巧遇住持正在整理签筒。住持见她好奇,便问道:“女施主可愿贫僧为你算上一卦?”

月牙迟疑了一下,觉得机会难得,点了点头,算是同意。

“可是算姻缘?”

月牙红了脸,点了点头,住持便把签筒递给她。周月牙摇了一支签。住持看后,面上有一丝微不可见的遗憾一闪而过。

“施主,签上说,有缘无分,切莫强求。”

月牙心里瞬息明了。以往她的心就像经年不用的镜子,蒙上一层厚厚的灰,只能看见模糊的影像,如今住持的话如一汪清水泼在镜面上,用手轻轻一擦拭,便瞧见了真相。

不一会儿,阿五带着其他人也上来了,大家这里瞧瞧那里看看,好不热闹。但周月牙已经对此次出游彻底失去了兴趣,提前打道回府了。

06.毕业快乐!

至此以后,月牙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跟冯伊扬联系。

倒也不是不愿意联系,只是心里别扭着,始终不肯踏出那一步。她想,就像上次一样,冯伊扬总会来找她的。

在她以为日子将会如同一潭死水般过下去时,惊天大逆转发生了。

冯伊扬恋爱了。对象当然不是她。

一开始她只是时不时看见冯伊扬跟一个女生走在一起,后来有一次上大课,恰巧跟冯伊扬的教室挨在一起。月牙出去上厕所时,看见冯伊扬正在亲昵地为那个女生拢头发。

周月牙不知所措地回到教室里,眼泪直流,直到有人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月牙,你还是知道啦?感情不能强求的,没有了冯伊扬还有其他人嘛。”

原来大家一早就知道了,只有她不知道,只有她还单纯地认为冯伊扬只是跟那个女生关系好而已。

以前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人起哄的她跟冯伊扬,已如明日黄花、过期的食物、风吹雨淋的海报,不再被重视,不再被谁在意。

她羞愤难当,如果冯伊扬不喜欢她,就不应该一次又一次地来找她。

晚上,她站在宿舍走廊的通风口,大风吹起她的睡衣,吹过她的胸膛,有一种痛彻心扉的感觉袭击了她,她蹲下来抱头痛哭。

这么久了,她终于肯承认,她失去了冯伊扬。

有缘无分,切莫强求。

嫉妒心让她变得偏激。她开始在广播台播完新闻时,时不时暗讽冯伊扬和他的女朋友,不明真相的群众可能听不出,但只要熟悉他们俩的,就很清楚她在说谁,又在嘲讽着什么。

冯伊扬的女朋友受不了了,带着几个女生来找她理论。她吓得不轻,躲在广播台里不敢出来。可当她听到冯伊扬循声而来的声音时,不知从哪儿来的勇气促使她打开了门,正面跟那群女生对峙,甚至不惜厮打在一起。

她以为冯伊扬会责骂她、会对她冷眼相看,结果没有,冯伊扬就只是痛心地看着她,留下一句话,“月牙,你不应该变成这样的。”

月牙大哭不止,“我变成这样,全都是拜你所赐啊冯伊扬!”

阿五和陈开文先后来劝过月牙几次,说大家都是校友,以后还是有机会见面的,不要搞得这么僵。

可月牙一句话不说,面如雕像,神情冷漠,渐渐也就击退了阿五和陈开文这样的说客。

从此再没人敢在月牙面前提起冯伊扬。

月牙也开始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扑在广播台和学习上。只是冯伊扬的消息会时不时地传来,他又去了哪里哪里,跟女朋友分手了云云。

冯伊扬和阿五他们毕业那天,陈开文站在楼下狂喊月牙的名字。两年过去,陈开文不再穿那些嘻哈的服装,面临找工作境况的他已经开始西装革履。月牙听得受不了,不耐烦地下了楼。

“月牙,今天是老冯和阿五他们在学校待的最后一天了,今晚上聚餐,大家毕竟相识一场,你还是去一趟吧。”

月牙转身就走,可陈开文一把拉住他:“月牙你不能这么没有良心啊。你觉得你说了那些讽刺他们的话,还能在广播台留下来,是谁在中间周旋的?”

月牙停下脚步,半晌才回过身,“好吧,我上楼换身衣服。”

月牙还是出现在了冯伊扬和阿五他们的毕业聚餐上,众人有些唏嘘,但毕业聚餐本就是个一笑泯恩仇的地方。月牙去的时候冯伊扬已经有些微醺了,他端着两杯橙汁颤巍巍地走过来,一手轻轻环住月牙。月牙没注意,一下子就跌进他的怀里。

“月牙,这么久了,也该消气了吧。”

“要是你还不消气,那就打我吧。”说着,冯伊扬就把脸凑了过来,月牙费了好大力气才把他推开。

“月牙,你真的有这么讨厌我吗?”

“他醉了。”阿五赶紧过来打圆场,陈开文也生怕月牙生气,偷偷拉住她的手腕:“月牙,这种场合你可千万不能生气,不然老冯会非常没有面子的。”

月牙在心里笑了,她哪里会生气,冯伊扬能这样抱她,她再开心不过了。

可惜开心之后,又是无尽的伤心。

因为这个拥抱以后,她就算抱尽天下人,也再抱不到冯伊扬了。

她抢过走路颤巍巍的冯伊扬手中的杯子,将橙汁一饮而尽,然后轻轻抱住冯伊扬,“谢谢你出现在我的青春里。”

“毕业快乐!”

然后“砰”的一声,远处的烟花冲上天空,绽放出美丽的烟花雨。

冯伊扬美好的大学时代,就此结束了。

月牙美好的冯伊扬时代,也终结了。

07.贝加尔湖是月牙形状的,我的心也是

冯伊扬毕业后选择继续登山旅行,到处流浪。

每每在微博或是朋友圈看到他的新动态时,月牙就会觉得自己离他更远了一些。

某个冬夜,月牙睡得迷迷糊糊,接到了一个奇怪数字的电话。电话那头好像风雪很大,声音也断断续续的。她只听见冯伊扬变了调的声音在电话里大喊:“月牙,我看到了亿万株白桦树,看到了贝加尔湖!月牙,我……”

他话还没说完,电话就断了。

月牙顿了一下,脑子里一片空白。等她回过神来再打过去时,电话已经无法接通了。

她心一紧,十分慌乱,立马给阿五和陈开文打电话。陈开文和阿五都还在睡梦中,迷迷糊糊的。

阿五呢喃着说:“老冯不是去西伯利亚了吗?他联系你了?”

“西伯利亚?”

月牙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阿五和陈开文,他们俩也急了,四处打电话询问冯伊扬的下落,甚至还打到了俄罗斯驻华大使馆。

月牙万分焦虑地等了一个晚上,最终在俄罗斯驻华大使馆一大早发的微博上看到了消息:昨晚西伯利亚克拉斯诺雅斯科(Krasnoyarsk)地区发生雪崩,一路登山队被雪埋。至少两人死亡,三人失去联系。

在后续的新闻当中,死亡名单里并没有冯伊扬,但他在失联名单里。失联从一天变为三天,三天变为一周,一周变为十五天……

时间在不知疲倦地往前走,可冯伊扬仍然没有消息。在第十五天,俄罗斯官方宣布停止搜索时,周月牙收到了一张带有西伯利亚地区邮戳的明信片。

上面只有简简单单一行字——

贝加尔湖是月牙形状的,我的心也是。

By冯伊扬

月牙当时就蒙了,上网搜了贝加尔湖的全景图。贝加尔湖看起来就像一弯月牙,清澈、辉煌、美不胜收。

她想起当初冯伊扬问她贝加尔湖是什么形状,她却傻傻答不出的样子。

月牙的眼泪,滴在了手机搜索界面上,贝加尔湖的中央。

阿五和陈开文还有月牙在一家火锅店见了面。

“月牙,一开始你跟老冯两人心生芥蒂的确是因为我。”阿五十分惭愧和后悔,“而且我一直没跟老冯说你不来参加我们社团的原因,老冯就以为是自己哪里惹到你了,想方设法跟你道歉,可你一直都表现出一副不肯原谅他的样子。后来老冯也就死心了,跟别的姑娘好了,却没想到你会在学校广播里那么说他们。就算这样老冯也没生气,还跟你们台长讲好话不要开除你。老冯也是个死心眼,说毕业后一定要去贝加尔湖,把月牙形的湖面照下来,他说这样你肯定就能知晓他的心意、原谅他了。”阿五一口气喝了两瓶“歪嘴巴”,最后痛哭流涕。

月牙一直沉默着,想起那天在清平寺里住持说过的话:“有缘无分,切莫强求。”

强求的后果就是这样?

如果可以,她希望自己从来就没遇见过冯伊扬。

08.我已与亿万株白桦相逢

圣诞节期间,月牙回了一趟国。再出现在西伯利亚的小镇上时,茉莉正在路口焦急地张望。

见到月牙下了班车,茉莉兴奋地上前抱住她。

“月牙姐姐,我收到你从中国寄来的红豆之后,我的那个朋友就回来了!月牙姐姐,红豆真的有用!”

月牙抱着茉莉,揉了揉她的头发,就像当初冯伊扬揉她的头发一样。

是啊,红豆是有用的。

所以她要呆在西伯利亚,戴着那串红豆手链,等待着冯伊扬再次出现,一起去看贝加尔湖的日出和这里亿万株的白桦树。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