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流连过的公园已拆迁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文/7号同学

你流连过的公园已拆迁

1)

在冬天到来的时候,乐桃一直想养一只猫,抑或是一只兔子。毛茸茸的,抱着它们躺在沙发里看电视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情。

可是乐桃的愿望一直没能得以实现,原因其实很简单,桃子妈妈对动物的皮毛过敏。在貂皮大衣,狐皮大衣流行的几乎人手一件的那段时间,这些皮毛依旧是她的禁忌。

电视里不是总有好心的女孩子在公园里捡到流浪猫和流浪狗吗?于是乐桃几乎每个傍晚都会带着一小袋面包和牛奶去街心公园,希望能遇到流浪猫狗。

可是她整整等了一个月,却什么也没有遇见。她带来的那些面包和牛奶,最后送进了公园的流浪汉的肚子里。

其实他并不算是一个流浪汉,他只是一个艺术未遂的艺术家而已。那明明是一个外貌姣好的男人,却总是穿着破旧的牛仔裤和一件看不出本来颜色的大衣,头发长长遮住了他的眼睛,邋邋遢遢的却没有给人不舒服的感觉。

他身上甚至没有一点怪味道,反而有一股清香,但是他执意说他是流浪汉而不是艺术家。他告诉乐桃他叫达西。

第一次遇见达西先生的时候,乐桃有些沮丧地坐在长椅上,面包和牛奶颓败地躺在她的身边,她没有遇到流浪猫。而达西在这个时候背着一个巨大的画夹在她的身边坐下,对她说,她占了他的位子了。

“长椅那么多,你怎么就偏偏说这里是你的位子呢?”乐桃十分气愤地问他,却没有发现这个看起来十分邋遢的男人其实很年轻,还有一双亮晶晶的眼睛。

他指着长椅的扶手,乐桃这才发现上面溅上了各种各样的色彩,应该是长年累月累积下来的。

“你去别的地方坐吧,这里很脏,会弄脏你的白裙子的。”他说话的时候没有看着乐桃,而乐桃在那么一瞬间觉得这个人并不是个坏人。

于是她贡献出了自己的牛奶和面包,对方也毫不客气地享用了。

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直到第三十天,乐桃依旧没有遇到流浪猫狗,她的面包和牛奶都给达西消化了。而乐桃也旁敲侧击终于打听出这个不爱说话的艺术家的底细。

达西先生今年二十五岁,之前在美院上学,后来当了助教,因为没有给院长送礼,所以他的名额给刷了下来,一直没有升职的机会,所以他离开了那个美院。后来他卖画给画廊,可是他们却觉得人体艺术更加畅销,不能苟同的他开始自己的生活,画自己喜欢的画,日子却过得很是凄清。

乐桃知道这个公园不会再有流浪猫出现,但她却还是每天傍晚来自己,带着面包与牛奶给达西当晚餐,看着他画画,跟他讲她喜欢的男生。

他极少给她回应,乐桃却喜欢这样的感觉。他们之间有一种别人不能读懂的感情,没有利益冲突,也不会将秘密透露给别人知道。

2)

十七岁的乐桃像所有的女生一样,喜欢着一个张扬帅气的男生,他叫陆良。

陆良与乐桃同校,他的成绩并不是很好,但他还是进了省重点,因为他有一个有钱的老爸。陆良总是很凶,但依旧有很多的女孩子喜欢着他,因为他长得好看。

乐桃也不能摆脱俗套剧情的诱惑。

乐桃问达西,他是不是她的良人,而他没有说话,他拿着一只炭笔在宣纸上慢慢地转动着,然后乐桃就看到了一个漂亮的同心圆,其实达西画得很好。

乐桃问画家先生:“你觉得男生喜欢什么样的女生?”

“不知道。”这次他没有不回答,而是直接给了她这三个字。

乐桃叹了口气,开始犹豫自己是不是该去把头发续长,至少应该像班花张飘飘一样有着飘逸的长发陆良才会看得上眼吧!

乐桃等着达西吃完面包和牛奶之后就走了,而达西在这个时候叫住了她,说:“喂,我给你画一幅画吧!”

“啊?”

乐桃还没有反应过来,达西的手已经开始动起来了,建模,勾勒,描线,他的手纤长而细腻,只是十来分钟,达西已经画好了一幅。

乐桃接过来看,便看到一个短发的俏皮女生,她的头发很短,五官立体,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

这就是素描啊,乐桃暗自感叹达西的手艺真好。

而在达西给乐桃画了人头像的第二天傍晚,乐桃便没有出现。她不知道达西先生在公园里画画画到天色阴暗也没有吃东西,虽然他的衣兜里有卖画得来的几百块钱,但是他连一个面包也没有买。

彼时的乐桃和陆良在一起。

乐桃在下午放学的时候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陆良,他正在与一个女孩子吵架,乐桃知道探听别人的隐私不是很好,但她依旧躲在电线杆后面停住了脚步。

她在那里偷听了好久也没有听出他们吵架的原因,乐桃伸长了脖子正打算看个究竟的时候领口便被一只大手揪住了,她抬起头就看到陆良似笑非笑的脸。

“你在这里干嘛呢?”他问。

乐桃本身的胆子就是极小的,被他这一问,突然就结巴了:“没,没,没有。”

“喂,你请我吃饭吧。”陆良似乎一点也不介意乐桃的偷窥,且理直气壮地提出了让乐桃请吃饭的要求。

后者捏了捏口袋里的五十块钱,将头点得与小鸡啄米无二,仿佛被请吃饭的是她自己。

乐桃和陆良去了学校附近的大排档,点了两个小炒和几瓶啤酒。陆良的话很少,乐桃却因为紧张而不敢说话,两个人都很安静地吃着。

一个小时之后,陆良送乐桃回家。

在乐桃要转身进去的时候,他突然叫住了她:“喂,你是不是叫乐桃?十三班的?”

她点头,他微笑,一个向左一个向右。

3)

乐桃在第二天被张飘飘拉去了篮球场,她说,我们一起去看篮球吧,陆良也有上场。

陆良是张飘飘和乐桃的惟一话题,或者说是整个学校的大部分女生的热门话题。张飘飘喜欢陆良她知道,而张飘飘却不知道,她昨天晚上才请他吃过饭还一起喝过酒。

虽然只是几支便宜的珠江啤酒而已。

乐桃和张飘飘就站在篮球场的第三棵树下,那里的视角很宽,可以看到整个篮球场。陆良是中锋,当他带着球从她们身边经过的时候,张飘飘对乐桃说:“喏,他在看我。”

其实乐桃也想说这句话,但是她觉得应该没有人相信,所以就没有开口。

电影里和小说里都说,长得好看的男生打球都会很好。可是陆良的球打得不好,他们惨败,整个场上的女生都有些激动,喊着不公平。

而乐桃却老老实实地站着,从书包里拿出了矿泉水出来喝,她腹诽,本来陆良的球打得就很一般,他更加适合去参加花式篮球表演。

就在乐桃喝了两口水打算和张飘飘离开的时候,突然被人叫住了:“喂,你等等。”

乐桃回过头去,看到陆良满头大汗对着自己笑,露出尖尖的虎牙:“我好渴。”说着便伸长了手臂抢过她手中刚刚喝过的矿泉水,拧开瓶盖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她一下子就忘记了今昔是何年了。

乐桃在傍晚五点的时候准时到达了公园,达西先生正在那里画画。他今天画的是杨树,此时正拿着调色盘上色。

冬天的天黑得特别快,路灯也亮的特别早。

乐桃问达西:“达西你怎么喜欢在傍晚画画?”

“因为看不清楚,所以喜欢。”

“达西我恋爱了。”

“哦,不错呀。”

“我忘记给你带牛奶面包了。”最后乐桃终于扭扭捏捏地说出来了,她有些心虚,虽然她完全没有这个义务。

而达西终于露出了他们认识这么久以来的一个笑容:“没事。”他伸出长长的手揉了揉乐桃的头发。

北方猎猎,而乐桃在这个时候心里充满了温暖。她有一个喜欢的人,她还有一个尚未出名的画家达西,他们是好朋友。

达西也是这样对她说的,虽然他整整比她大了八岁。

十七岁的乐桃是一个高二的女生,她的成绩不好也不坏,不像张飘飘那样总是榜上有名也不像陆良一样拖班级的后退,总的来说,乐桃是一个很普通的平民。

而在十七岁的冬天,乐桃却突然成名了。因为陆良。

学校里自篮球赛结束的那一天,学校里有很多女生都开始打听乐桃的名字和她的事迹。她们都说陆良有了一个貌不惊人的女朋友。

4)

乐桃在三天之后放学的路上遇到了陆良,他背着单背包斜斜地靠在公车站牌下,食指与中指间夹着一根烟。

她将学校里的传闻讲给了他听。

陆良不经意地吸了一大口烟,然后缓缓地吐出烟雾来,“我的女朋友,你见过吧,就是那天和我吵架的那个,她喜欢别人了!”

乐桃张大了嘴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她的心有些酸涩,不知道是因为陆良坦然地和她说起他的女朋友,不,是前女友,还是因为陆良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有些难过,她也跟着难过了。

她其实很想问,为什么那天他会喝她喝过的水,可是话到了嘴巴却变成了:“我请你吃饭吧!”

陆良突然笑了,说:“还是我请你吃饭吧,老占一个小女生的便宜不是很好。”

他们又去了那个大排档又点了两个小炒和几瓶啤酒,不同的是陆良的话变得多了起来,乐桃也不再那么拘谨了。

她问起了陆良的女朋友,她很好奇是什么样的女生会放弃陆良而去喜欢别的男生,他是那么的优秀,至少在乐桃看来是如此。

陆良摇了摇头,说不知道,然后又倒了一杯酒。喝了酒的陆良的话变得多了起来,乐桃静静地听着他在说着他们的从前,仿佛有一把钝刀在她的胸口慢慢地往里刺,半寸,一寸,逐渐往里面深入。

当他说到了女孩子爱画画的事,乐桃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她想起了达西。可是乐桃却说:“我也喜欢画画,你知道吗?”

陆良果然笑了,他说那个叫小乔的女生的人头像和色彩画都十分出色,而乐桃却在这个时候拿出了放在书包里的达西送给她的画小心翼翼地展开放到了陆良面前:“喏,这是我的自画像!”

“嗯,小乔画得没有你好!”陆良这样说。

于是乐桃把那张画送给了陆良,没有说出口的话是:我把我的画像送给你,就像我把自己送给你。你接受了她,就像接受我一样。

乐桃和陆良在这天从傍晚一直在大排档坐到了深夜,他们喝了很多的啤酒和吹了很久的北风,到最后乐桃都给风吹得有些鼻音,可是她依旧是笑着的,很快乐。

他们讨论的话题都在围绕着小乔与画画与艺术,而对这些一窍不通的乐桃却因为认识了画家达西之后可以面对着陆良侃侃而谈,他看着她的眼光逐渐变得热烈起来了。

乐桃在第二天傍晚买了很多的牛奶和面包去找了达西,却没有想到达西没有出现。乐桃就在那里等着,一个多小时之后,达西终于出现了,有些气喘吁吁的。

“你怎么跑那么急?”

“嗯,我有些感冒了。”他果然带着浓重的鼻音,也没有背画夹。

乐桃朝他递过去自己的面包和牛奶,达西一句话也没有说就开始狼吞虎咽。乐桃在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怎么感冒了也跑来这里吹风之类的话。

达西一直没有说话,所以乐桃不知道他昨晚又在这里等自己吹了一整夜的冷风,乐桃也不知道达西之所以感冒了也跑过来是怕乐桃会出现而自己没有在。

5)

乐桃在这个晚上犹豫了很久也没有告诉达西她把他送给自己的画送给了陆良,且说那是自己画的,她没有勇气。

她只是觉得对达西十分愧疚,但是她想,那画是他送给她的,那就是她的,她送给别人也没有什么关系呀。于是,乐桃的心里负担减轻了不少。

与此同时,乐桃和陆良的关系在一夜之间就有了质的飞跃。

陆良经常来课室找乐桃,她便在张飘飘或妒恨或不屑或愤怒的眼光中挺直了脊梁走向陆良。乐桃站在教室门口和陆良谈笑直到上课的钟声响起才依依惜别。

乐桃永远不会忘记张飘飘每天在她面前炫耀有多少男生喜欢她,她有多少追求者。她也不会忘记张飘飘有多喜欢陆良,可是现在她喜欢的陆良却和她走得这么近。

女孩子的虚荣心和嫉妒心都是可怕的,乐桃与张飘飘从来都没有过节。而两个人却显得有些针锋相对,如针尖与麦芒一般。

陆良对乐桃说,你可以再给我一张画吗?

于是乐桃对达西说,你可以再给我画一张画吗?

达西依旧穿着那个宽大的大衣,脸色有些苍白,眼睛却始终闪着光亮。他问乐桃:“你喜欢什么?”

“我喜欢你的画,只要你画的我就喜欢。”乐桃脱口而出,说完之后乐桃有些懊恼,这番话是在下午陆良对她说的,可是现在她却将它原封不动地说给了达西听。

达西笑了,开始调色,着手在宣纸上画下一道粉色。

他画的是一棵桃树。

达西边画着边对乐桃说他现在的画已经卖得很好了,有很多人来和他买画,如果有机会,他还会举办个人画展。

乐桃有些目瞪口呆,达西在她看来就像一个落魄的王子,而现在这个王子又要重新回到宫殿去了,她有些闷闷不乐,其实她想到的是他如果不再出现了那她拿什么画给陆良看?

“你以后还会来吗?成名之后?”她问。

“当然。”他又伸出手揉了揉她的短发,而乐桃的阴霾终于被一扫而光。

乐桃将达西给自己画的这棵桃树送给了陆良,如她所料,她成功地看到了陆良崇拜的眼光,乐桃在心里沾沾自喜。

乐桃一直都不知道陆良为什么会喜欢那个叫小乔的女生,她与自己一样没有讨喜的外表,她的性格甚至有些嚣张跋扈。而后来乐桃终于明白,陆良喜欢会画画的女生,因为他的母亲就是一个画家,而她却很早就去世了,所以陆良对会画画的女生都有着特别的好感。

而现在的乐桃在他心中便是这样的一个女生。

6)

乐桃在这之后竟像染上毒瘾一样,开始央求达西给自己画画,或者是借了达西的画回家再给陆良看完之后送还给达西,她喜欢看到他眼里灼灼的光华,只有那样,乐桃才感觉到自己在陆良眼中的存在。

陆良说喜欢乐桃的那一天是一个阴天。

他在放学的路上突然拦住了乐桃,对她说了喜欢。乐桃现在回想起自己那个时候的心情,没有悸动与惊喜,反而带着不安。

她在傍晚去了小公园,达西现在比较少在公园画画,但是他依旧会每天傍晚都在公园里等着乐桃出现,吃她买来的牛奶与面包。

“达西,陆良说他喜欢我。”乐桃对他说。

他慢慢地放下了手中的面包,安静地看着她:“这不是你想要的结果吗?他喜欢你不好吗?”他的声音淡淡的,可是乐桃却感觉到异常惆怅。

她想告诉达西,她把他的画当成是自己的拿给陆良看,他喜欢的是他的画,而不是她。但是最后的乐桃还是没有说出来。

而在这个傍晚,达西送给了乐桃一幅画。

“你先不要打开来,”他说:“也不要送给别人。”

那个“送”字达西咬得特别重,乐桃很想问他是什么时候知道的,或者问他为什么不呵斥她。达西仿佛看透了乐桃的心事一般,接着说:“其实你要什么,只要你开口我都会给你。毕竟,你在我最落魄的时候给我支撑,你曾经给我那么大的支持与勇气。”

他说完这句话之后乐桃的心突然像被雷击中了一样,开始泛疼,可是她咬紧了嘴唇,最终还是接过了达西手中的画。

达西说:“我要走了,去别的城市,也许以后再也不会回来了。”

乐桃一直没有说话,她也没有抬起头,其实她不知道,如果她在那个时候抬起头一定可以看见达西眼中的浓浓的失望,以及期盼。

但是乐桃没有,她有的只是被人戳中心事以及一种类似偷东西被当场抓住的窘迫,她没有勇气抬起头来看达西。

直到达西走了,乐桃还是抱着那幅画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乐桃一直站在小公园里,风呼呼地吹着,她脸上掉下来一滴泪水,但很快便干涸了。

乐桃在第二天得了重感冒,没有去上学。她突然想不出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陆良,索性在家里睡了整整三天。

而三天过去了,乐桃还是得回去学校。

她还没有来得及找陆良坦白,张飘飘却拿着报纸扔给了她。上面刊登着达西的画,以及他举办个人画展的信息。

“你的画怎么和这个新晋画家达西的画那么像呀!仿佛出自一人之手。”她说着又从课桌里掏出一堆撕碎的纸张,“这是陆良让我还给你的。”

乐桃捡起那些已经破碎了的画,小心翼翼地收进怀里。

张飘飘的眼中满是嘲讽。

而陆良的嘲讽并不比张飘飘的少,他对乐桃的欺骗感到无法忍受,大骂她是骗子。而乐桃在那一刻却没有觉得难过,反而有一种解脱了的轻松。

7)

达西真的走了。

乐桃每天傍晚都出现在公园里,可是她等了整整一个月达西也没有再出现。而她盼了一个冬天的流浪猫狗却来了,吃了她给达西准备的面包和牛奶。

在一个月之后,妈妈告诉了乐桃,城市规划组说那个街心公园即将要拆迁了。

拆迁的那一天,乐桃去了街心公园,她看着施工人员拿着锤子一下一下敲碎那围墙,她突然就哭了出来,他们搬走了公园里所有的长椅,达西先生的位子也给搬走了。

没有留下一抹色彩。

乐桃在三月的时候去了临市看了达西先生的画展,可是她没有遇到达西。她只是在门口看到了自己的画像。

那是一张色彩画,画面上是一个女孩子,她靠在长椅上,安静而美好。

和达西送给自己的最后那张画一模一样。

而这张巨幅海报上有着几行小小的字,乐桃看着看着还是没能忍住红了眼眶。

——我亲爱的女孩,你或许从未好好端详过自己,你有一颗美好的心灵,现在只是你不小心沾染到尘埃而已。

——我亲爱的女孩,你还太年轻,而我已经逐渐老去。你要的不是我的爱情,但是我曾经却那么想给予你。

亲爱的达西先生,你流连过的公园已拆迁,而你曾经喜欢过的女孩却还在那里等你。

你会回来吗?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杜海棠错过了就已不在
下一篇 : 祝你前程似锦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