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二的爱情电影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李二的爱情电影

1)

我打开房门,签了个名字,收了一封信。

我知道是姚璐璐寄来的,邮戳显示这封信来自一个很遥远的地方,我并不惊讶。

我小心翼翼地把它撕开。

李二:

我逃课了。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置身在A镇古朴的民俗之中啦!哈哈。

我现在住的地方白天窗外碧波万顷,水天一色,晚上灯火辉煌,还有渔歌声时隐时现哦!

给你讲个故事吧,是我刚刚读的。

有一个男孩,在他出世的时候,他的祖父已经老了。

某晚,一位亲戚来告诉祖父,他的一位表妹去世了。祖父霍然站起:“死了?怎么会?”蓦然觉得了自己的失态,他转身回房。

于是那夜,男孩便知道了,祖父与这表妹青梅竹马的童年,情窦初开的年少以及带着表妹私奔6个月的石破天惊。可后来,他们还是被找回,表妹被远嫁,祖父仍然不得不接受指腹的姻缘。来人是请祖父参加葬礼的。

第二天早上,男孩的父亲想去和祖父商量的时候,祖父却已经练太极去了,房门洞开。桌上薄薄一张纸,上面墨色淡淡的五个字:“老来多健忘。”

既然祖父已经淡忘,那又何必帮他想起,男孩的父亲便回绝了来人。

祖父过世的时候,男孩已上大学,大二时在图书馆里看白居易全集,突然,仿佛惊雷般的一瞬,他看到了祖父当年写下的那句诗,全貌是:“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他僵在那里。

原来,祖父一直记得。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天凉好个秋!

李二,我猜你笑了吧,其实你笑起来的样子挺好看的。

依稀记得,你阳光下转过身来对我微笑的样子,嘴角扬起的弧度,温暖又美好。还有每个下雨天,你都陪我去巷子里买老奶奶的菜,你故意给她整钱,然后微笑着说,不用找了,下次再来买菜的时候你给我们多称点就好。那一刻,我该用怎样的词语来修饰你呢?呵呵,就帅气、温暖吧。

呵呵。李傻子,你要好好生活。

姚璐璐

2)

我叫李二,是一个不怎么入流的大学里一名普通的大四学生,图书馆、租住的小屋、清越书舍三点一线地更换位置就是我全部的生活。如果不是遇见了璐璐,我想我还一直不会体会到什么叫做怦然心动的感觉。可我从来都没有承认过她是我的女朋友,更没有说过我爱她。

那个下午,我坐在图书馆的电子阅览室里查开题报告的相关资料,右手边的位置上坐着一个女生,并不怎么起眼,只是她腿上放着一个很大的黄色书包。查找资料和整合资料是一个非常漫长又无聊的过程,在足足坐了两个小时之后我的思绪开始游移起来。

我非常自然地向右手边张望了一下,注意到那女孩扎着一个马尾,面前摆着一个小小的牛皮纸笔记本,煞有介事地对着电脑屏幕不停地在上面写写画画。

我把查好的资料移进U盘然后关掉电脑,起身离开。

走出阅览室,正准备下楼的时候,有人从背后叫住了我。

“同学,你的U盘忘记拿了。”我停住循声向后看去。

呀,原来是那个黄色大书包。

“哦,好的。谢谢你。”我伸手接过U盘放进衣服口袋里。

然后我知道了她叫姚璐璐,大三,中文专业。她喜欢看电影和小说,所以总是跑到图书馆的电子阅览室里搜一些感兴趣的文字来读,还不时地把喜欢的句子抄进小本子里。

我告诉她我知道一个有很多珍藏版小说的地方,作为答谢,我问她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去看看,她立刻就答应了。

3)

清越书舍是我大二的时候发现的一个很特别的看书和租书的小店,老板人很好,主要是里面收藏了很多市面上早就绝版了的书籍。璐璐初次光顾那个书舍的下午,她简直是惊呼着去一本本的翻看,如获珍宝。

有了这一堆书的吸引,我们的关系渐渐熟络了起来。后来我发现,璐璐是那种神经大条的女生,特别喜欢笑。

没课的时候她就会跑来书舍。每次我到的时候,她早都已经坐在书架前面的地上继续抱着那个小本子没完没了的写写画画了。

遇到下雨天的时候,她看完书之后会要我陪她跑去某个狭小巷子里的菜市场买一个老奶奶的菜。老奶奶头发已经全白了,身材矮小,一直用手不停的摩娑自己面前的一把一把青菜,动作僵硬缓慢。

她是这个社会最底层的群体,璐璐说。交不起好地摊的费用,为了谋生只得躲在这脏臭的小巷。她卖的蔬菜种类很少但都很便宜,因为她种的菜都是自己种起来的,只要能够维持她们最基本的生活就好。她很卑微,但很善良。说着她把手里挑好的菜轻轻放到秤上。

4)

我们的关系在90%的情况下是非常融洽的,可是有一次,忘记是因为什么事情我们吵架了。晚上我从导师那儿改完论文回到房子刚刚坐下,就有人来敲门。我打开房门,一个脑袋先伸了进来。

“让一下,让一下,”门被挤开了,“这是我做给你的营养爱心面条,里面有香肠、鸡蛋和紫菜,快来尝尝好不好吃!”

“你不是还在生我气吗?”

“李二,你知道咱俩最大的差距是什么吗?是我们一起出门,我去买苹果4代,而你只能去买4袋苹果。因为我大气你小气!咱俩没得比!”

我怒了。“首先,我用黑莓不用苹果。其次,你又不是我女朋友,凭什么对我大声说话!”

“你女朋友?省省吧!我才没那个闲工夫跑到你那变态狭隘的情感世界里去瞎转呢!面条你吃是不吃?要吃快点!不吃我端起来泼死你!”她怒不可遏的表情让我特别想笑,然后闷下头去把半热不热的面条统统吞进嘴里。

对于过去的事情,我们不可能悉数记得,但有一件事,我却始终不能忘怀,因为它彻底的打击到了我年少时的自尊心。

那还是我上初中时第一节语文课,老师让我们每个人用两个词形容自己,再把这两个词写在纸条上,然后全班同学根据这两个词去判断纸条写的是谁,猜到最后就只有我的纸条和我剩下了,全班同学都哄堂大笑……

“那么,我想知道你选的是哪两个词呢?”姚璐璐同学睁着那双好奇的眼睛看着我。

“帅气、美好。”

“哈哈……”

“姚璐璐!”

我站在嘈杂的篮球场上,听见阳光在风中低语。

5)

2009年11月底的时候,盼盼又出新书了,他把他新书的链接发到班级的qq群里。

“李二,你的书准备什么时候出呢?”

“毕业之前吧。”

全班同学都笑了。我承认我是经常用这样一种制造冷笑话的方式跟大家开玩笑,可这一次,我是认真的。

“那你从现在开始就要努力了哦,我相信你。”在我把这件事讲给璐璐听的时候,她说。

转眼间大四的第一个学期已经接近尾声,眼看着宿合里的其他同学都开始为找工作或者考研奔波忙碌,我也突然感受到了一种让人窒息的压力。我学会了努力写作赚稿费,学会了在乎所有的证书和奖状,学会了去理解金钱的价值……

慢慢地,身边的朋友们一个个都有了着落,我的内心更加惶恐起来。就在我忙着参加一场又一场招聘会、在一个又一个人才网站海投简历的时候,我和璐璐的关系似乎疏远了。

和她的最后一次见面,也是一次下雨天我们买完老奶奶的菜之后,我们一起往房子走,她在一边不停地说着回宿舍要煮什么样的面条。在经过图书馆拐角的位置,我们遇见了她宿舍的室友,从那时起我才明白璐璐为什么那么不情愿待在宿舍里。

“哟,璐璐,这就是你的文学青年男朋友吗?”笑得有点失真。

“哎呀,真是的呀!还从来没有见过呢!”

“我不是她男朋友。”我条件反射性地回了一句。我并没有注意到那一刻璐璐的表情。

快到晚上的时候,璐璐还是送了一碗半热不热的面条到我的房子,我还是和往常一样乐呵呵地把它们一扫而光,而彼时的我完全没有想到,一场慢慢酝酿的分离已经横在了我生命的弧口处。

在那之后有一段时间,姚璐璐没有再找我,我也没有主动联系过她。

6)

“李二呀,学院有几个去B单位实习的机会,如果表现好的话还可以转正。院里觉得你平时表现不错,给你一个名额,你回去准备一下吧。”离开辅导员的办公室,我飞一般地跑回房子收拾东西,一边收拾一边想我是不是应该和璐璐分享这个好消息,是不是应该去跟她道个别。

哐哐哐。“有挂号信,请签收一下。”有人在敲门。

我打开房门,签了个名字,换下了手中这封信。

我放下信纸,从抽屉里拿出璐璐那天买菜的时候让我帮她装着却忘了带走的她天天写写画画的小本子。第一次,我如此用心地翻看它。

“所谓深情挚爱,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原来,一个人吃饭没有两个人吃饭开心。”

“现在我郑重宣布,这座山上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包括你。”

“很多人,都是逢场作戏的表演家,在人生的舞台上歌舞升平之后草草收场,谁扬起了嘴角笑到最后,谁闭上了双眼泪流满面。”

我背上行囊,任由惊慌在心中滋长,准备离开这个承载了我太多记忆的城市。站在人潮涌动的火车站,我回望自己走过的路,惊讶的发现,原来那些被默默遗落在岁月荒野中的,竟都是我曾经想用生生世世去恪守的执著。我砰的一声倒在地上,看到姚璐璐惊慌失措的脸。我拼命挣扎,然后猛然从梦中惊醒,睡意全无。

我起身披了件外衣,站在窗前,夜晚在时光的隧道里游走时发出沙沙的响声,我仿佛看见回忆里的一切恬静的往事都欢欢喜喜的走向衰败。

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我抓起手机疯一样地跑到房子顶层的天台上,拨通了姚璐璐的电话。

——喂?

——你在哪儿?我想去找你。

——现在?!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

——如果我在喜马拉雅山顶让你来接我呢?

——我会去接。

——如果要你带热腾腾的黑轮来呢?

——我会带一大堆。

——如果我要在家里开一个Beatles的演唱会呢?

——我会去请他们来。

——那John呢?

——我会替他唱。

我听到她笑了,伴着呼呼的风声。

我拿着手机站在天台上,看着漆黑的夜空,突然想起《安妮·霍尔》里的那句经典台词: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妈妈带我去看白雪公主,人人都爱上了白雪公主,而我却偏偏爱上了那个巫婆。

世界很黑很黑,天空中开始缓慢地飘下一些白色的薄片,落在脸上凉凉的。我抬起头,笑了。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亲爱的自己,你不坏,你不赖,你不差
下一篇 : 愈强求,愈无求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