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深处的18岁

发布时间:2013年7月25日 /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题记:人落单的时候,会被强者起伏;心落单的时候,会被寂寞起伏

密林深处的18岁

贮木场菜地在林场外十多里的山套里,百十亩耕地,一座土屋,一牛一马,看地人李师傅孤鳏,吃住菜地,以菜地为家。

春播结束,李师傅被场部借去做粉条,我接他班到菜地驻扎。白天筋骨闲得酸痒,想找事做就锯几截木头,劈成柈子码好。懒得动了,又嫌屋里闷,卷本书爬上草垛顶,仰躺在干草堆里,闻着草腥味,看看书,晒晒太阳,倦了眯眼打个盹。

夜幕降临,茫茫荒野,绵绵山峦,深山坳里孤零零一座泥房,深夜里孤零零一盏油灯,一个人影,敏感的人气味怎能阻挡得住异类的光临?空谷中霍尔传来声声野兽的怪吼长啸,声惨且尖,叫得身上骤然间鼓起鸡皮疙瘩,心肌颤抖,有种无助的凄然。睡梦中常常被零散的脚步声扰醒,屋外传来窸窸窣窣的碎步声,猜想来者比我弱小,抑制不住竖起耳朵辨别,有时起床趴到窗台上往外张望。

这种傻事其实徒劳,愈弱小的生命警惕性愈高,愈敏感。人未靠近窗台,对方早已溜出你的视线。没有寻到目标,也懒得再回炕上睡觉,裹条棉被蜷缩在窗台上迷迷糊糊,胡思乱想。

倘若听到粗重的脚步声,再有点踢踢踏踏的野蛮,脖颈下意识地缩到了被窝里,隔壁偶尔传来几声浑浊的低吼,膝盖抵住心口为牛马捏着一把汗。第二天开门,牛马无恙,我真不知道该感谢它们还是来客,蹲地上琢磨新鲜脚印,探究夜临动物的类别,偶尔趴地上像狗一样嗅嗅蹄印的味道。

大兴安岭深处蕴藏着无尽的未知和诡异,一片稀疏桦树林,阳光下白得惨淡,老林工走到跟前会做出各种怪诞的动作辟邪,没经验的人懵懵懂懂走进去,稀里糊涂忘了来路归途,山里人叫迷山。狐狸胆小,见人即逃,不知深浅的后生敢追,常年在山里转悠的猎人未必敢放下胆子追,林区里到处弥漫狐狸迷人的传说。听老林工们口口相传,森林里人与熊单独相遇,任再狠的人也屁滚尿流瘫软若泥,生着双脚移不动步。据说熊不欺负柔弱服软的人,人装死躺在地上,只要气屏得足够长,皮肉裹得足够紧,就有逃生的希望。

山里人说得更多的是狼。狼在山里人的嘴里类似《聊斋》中的狐鬼,无处不在。从言谈中听得出来,大兴安岭野生动物里狼与人靠得最近,狼天生喜欢出没有人味的地方。狼不像熊使人胆战,也不像狐狸叫人疑惑。它遇到人远比人见到它镇静,会审时度势与人斗智斗勇。

从住到菜地第一天起,冥冥中觉得与狼有一遇,害怕冥想成真。

一天,睡梦中感觉怪异,睁开眼睛,天已经有点亮了。北方夏天亮得早,三四点钟光景,窗户上映着一颗狼头,舌头正贴着三毫米厚的窗玻璃。我本能地滚下炕,随手抄起劈柴的洋镐,举在手里,与狼隔窗对视。恐惧似乎撵走了我的怯弱,想到生存的辛酸,连四只爪子的野兽也这么猖獗,一股无畏的怒火在心底里烧起。与狼近在咫尺,仗着玻璃窗的庇护,我挑衅地脸靠近窗玻璃,细致地察看这头大胆的狼。

狼灰白色,两只前爪搭在窗台上,脑门微凸,绿森森细眼,两颗溜圆的眼珠射出凶狠,隐隐有点抑郁,眼睑往下,脸颊像竹筒一样笔直伸下来,脸上几无杂色,薄薄的茸毛还未脱稚气,微微裂开的嘴里露出两排锋利的尖齿。不得不承认这是头英俊帅气的少年狼,身上无处不显现出旺盛朝气。

我有点惺惺相惜了,不清楚它远道而来是对我好奇,还是想噬人果腹。我在侥幸前者的同时丝毫不怀疑后者,狼天性贪婪,狡黠暴戾,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无规则可言。我无意与狼缠斗,更不想与一头漂亮的狼你死我活。倘若这扇窗户牢不可破,我或许会放下洋镐,手贴到窗户上向狼袒露我的和平意愿。然而事实上这片玻璃不堪一击,谁知道对方是狼中的好斗分子还是儒雅绅士?想到这里,我下意识地掂掂手里的洋镐。

狼也在目不转睛地盯着我,那一刻我俩形态相同,心态难说相像还是相悖。或许狼真的贪婪我这身肉,心想怎么才能吃到口,得防着点儿这个手里举着利器的家伙,别没吃到人自己脑袋先开花了……

我们就此僵持着。

我期盼与狼和解,狼却迟迟不肯弃我离去,对峙中我脑海里不时掠过各种狼冲进来和我对抗的场景,估计凭仗手里这把镐,即便狼破窗扑进来,我只要手脚不乱,以狼硕大的身躯,总能劈中,无论哪个部位,狼都非死即重伤。

脑海里也闪过先下手为强,隔窗对准狼脑一镐劈过去……但传说狼类复仇心强,我作为人已经活得灰头土脸,跟丧家犬似的憋在这山沟里,哪敢再招惹狼类,过被狼追杀的穷寇生活。

狼试着用前爪敲敲窗户玻璃,不像穷凶极恶急欲求胜的样子。我暗暗地看一眼狼肚皮,虽未滚圆,也非瘪塌塌的空囊。我稍稍松口气,手握镐把,守着窗户。

狼终于没有进来,恋恋不舍地缩回两只前爪,挪下窗台,慢悠悠地转过身,一步步向远处走去,身影慢慢地消失了。我重新上炕,仰躺着看天花板,两行泪水顺着耳根把枕头浸湿了一片……能想什么呢?远方的家,远方的亲人,想想又睡过去了。

后来隐约觉得这头狼又光顾过几次我的土屋,清晨房前屋后稀疏的脚印里有它留下的足迹。有过初次印象深刻的邂逅,在改变不了生存环境的日子里,我只能面对现实,把恐惧藏至心底,警惕着与这位朋友和它的同类们和平共处,直至离开……

那年,我18岁。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初恋
下一篇 : 味蕾记得我爱你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