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战胜他人的偏见?

发布时间:2013年7月23日 / 分类:青春语录 / 2,052 次围观 / 哄女朋友的睡前故事

编者按:白人不如黑人善于运动吗?黑人不如白人善于学习吗?女生不如男生擅长数学吗?男生不如女生擅长表达吗?你接受的偏见越多,就越可能成为偏见的受害者。《科学美国人》的文章会告诉你,打败你的不是别人,正是你自己。

尼尔•德格拉斯•泰森(Neil Degrasse Tyson)是一位著名的大众科学传播者,他于1991年在哥伦比亚大学取得天体物理学博士学位。当时全美国的天体物理学家只有4000人,而泰森则是其中的第7位黑人。在一次会议上,泰森讲出了自己从事科研道路中遇到的最大挑战:“全社会都有一个固有成见,就是认为我们黑人在学术上的失败是意料之中的,而成功则是运气好!”泰森补充说:“我的一生都在和这些偏见抗争,但这就像是在心中被课了‘情感税’,它消耗了我大量精力,甚至称得上是一种‘智力阉割’,我甚至都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在我的敌人身上发生!”

泰森讲出了大实话:社会上确实存在对种族、性别等某一群体的偏见。而这样的偏见会阻碍这些群体的智力表现,而那些自己被人瞧不起的人也会有同样遭遇。在学校里、工作中、运动场上,这些人都害怕自己会如人们预期的那样走向失败。例如,年轻的白人运动员担心自己的运动天赋不如黑人;高数课堂中的女生会担心自己的成绩不如男生。这种焦虑——也就是泰森说的“情感税”——即被称为“成见威胁”(stereotype threat)。有大量研究已经证明成见威胁会影响人的智力水平,越担心失败,越无法摆脱失败的阴影。有时甚至让人陷入恶性循环:表现越差,越担心失败;越担心失败,表现又越差。

如何战胜他人的偏见?

近几年,心理学家对理解成见威胁为何以及如何对个人产生影响,以及最重要的如何防止成见威胁的研究取得了更大突破。尽管成见威胁的存在是被广泛认可的,但有研究怀疑实验室的研究并不能反映真实世界的情况;他们同时认为成见威胁只是造成不同群体表现差距的众多原因之一。然而成见威胁也是易于改变的。研究人员在学校里进行的研究中,通过简单的心理干预手段——例如要求学生在一个小时内完成的提高自信写作练习——可以产生持久而显著的效果,减少不同群体学生的表现差距,并在课堂和学生的心里消除成见威胁的影响。有些教育家已经开始研究如何将这些心理干预手段在全美国范围内推广。

辨别成见威胁

两位心理学家,斯坦福大学的克劳德•斯蒂尔(Claude Steele)和当时也在斯坦福的约书亚•阿朗森(Joshua Aronson)在1995年共同提出了“成见威胁”的概念。当时的情况和现在类似,美国的黑人学生成绩比其他种族的学生差,而且在各个阶段的辍学率也比其他学生高。对此的各种解释中,就有人持有“这是因为黑人天生智商就比其他人种低”这种错误的观点。斯蒂尔和阿朗森当然不赞同这一说法,他们认为,成见威胁的存在是造成黑人学生成绩较差的主要原因。

他们当时还做了一个现在看来很平常的实验。他们请来100名大学生,给这些学生做一份难度很高的卷子。如果他们事前告诉学生们这个卷子并不会用来评估他们的能力,结果SAT成绩相似的黑人学生和白人学生考的分数是差不多的;而如果斯蒂尔和阿朗森事前告诉学生们这个考试会用来做智力评估,结果则显示黑人学生的成绩出现了下降,而白人学生则没有受到影响。甚至在考试前仅仅是让学生们在试卷上填下自己的种族都会产生类似的效果。

在当时这是一项突破性的研究。斯蒂尔和阿朗森揭示出标准化考试远非“标准化”。当这些考试哪怕稍微表现出一点对某些群体的“特殊关照“,就会给部分学生身上施加成见威胁,这都会在不知不觉中影响他们的表现。阿朗森表示:“我们的研究最初遭到了很多质疑,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质疑都慢慢消失了。”阿朗森还补充道,“在刚开始,我们自己都不相信成见威胁会有这么大的影响。我当时想:真该有人把我们的研究重做一遍!”

目前,已有大量的研究重复了斯蒂尔和阿朗森的实验,并且找到了成见威胁在各个群体都存在的证据。它影响贫困学生的学习成绩,也影响男性的社会敏感性。白人学生和亚裔学生比学习,和黑人学生比体育时都受到影响。很多研究发现,那些成绩越好的学生,受成见威胁的影响越大。那些为了成功付出更多努力的人却也往往更容易受他人负面看法的影响,导致发挥失常。成见威胁给人带来的痛苦简直是具有讽刺性的。

如何战胜他人的偏见?

但在真实世界中,成见威胁的影响范围到底有多广仍不清楚,这主要是因为对成见威胁的研究也遇到了与其他社会心理学研究相同的难题。很多研究成果都是根据对小范围内学生的实验得到的,这些研究样本太小,在统计学上存在不确定性。另外并非所有的实验都得出“成见威胁对人会产生严重负面影响”的结论。有些批评家也指出,实验室的研究并不能完全反映现实世界的情况。

明尼苏达大学(University of Minnesota)的保罗•萨克特(Paul Sackett)认为,实验室之外的现实世界中,成见威胁并不十分常见,而且也更容易克服。去年,当时还在英格兰利兹大学(University of Leeds)的吉斯波特•斯托耶特(Gijsbert Stoet)和密苏里-哥伦比亚大学(University of Missouri-Colombia)的大卫•C•盖里(David C. Geary)对每个探索成见威胁对女性数学考试成绩影响的研究都进行了重新评审。他们发现在所有的20个实验中,只有11个实验能确切得出女性表现比男性差的结论。盖里并不急于否定成见威胁的存在,只是他认为成见威胁在实际中对人的影响并不像有时在实验室中那么大。

密歇根州立大学(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的安•玛丽•瑞安(Ann Marie Ryan)找到了研究和实际中存在差异的几条原因。2008年,她和当时还在加州大学长滩分校(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Long Beach)的汉娜•阮(Hanna-Hanh Nguyen)对比了76项针对高中生和本科生成见威胁的研究。她们发现,在实验室里,研究人员只有在一些特定情况下才能在学生身上发现成见威胁的存在,例如当考试题目特别难时,或者在那些对自身群体归属意识极为强烈的学生身上才会发生。

过去10年,心理学家的研究已经从证明成见威胁的存在转移到理解成见威胁的运作机制上。研究人员发现对不同群体的个人来说,成见威胁的作用方式都是一样的。首先使人感到焦虑;然后感觉做事的动力减少;最后降低对自己的期望。基于这些发现,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niversity of Britain Columbia)托尼•施玛德(Toni Schmader)提出,成见威胁是由于一些结构性的因素造成的。其中首当其冲的是工作记忆(working memory)——即大脑临时存储控制信息的认知能力的集合。这些认知能力对于大脑来说是有限的资源,而成见威胁会消耗这些资源使之枯竭。一个人可能因为担心他人对自己有偏见并想证明他们是错的而在心理上变得筋疲力尽。

为了验证这个想法,施玛德请来75名志愿者进行一项难度很大的工作记忆测试,测试中志愿者需要一边做解方程数学题,一边记住不停出现的单词表。施玛德告诉部分志愿者,这个测试会对他们的记忆力进行评估,而且男性与女性天生在记忆力上存在差别。结果很明显,那些被事先被灌输偏见的女性在测试中记住的单词更少,而男性则没有出现这个情况。

成见威胁对工作记忆的消耗会给人的成功之路带来阻碍。人们对那些原本是很自然的事情想太多,也会对外界有意无意表达出的可能含歧视意义的信息更敏感。一句模棱两可的话可能被解读为他人对自己的嘲笑,甚至会焦虑地觉得自己注定会失败。思想容易开小差,同时自控力下降。当施玛德在测试期间打断一些女性,问她们脑子里在想什么时,那些受到成见威胁影响的女性的脑子看起来好像脑子飞出了地球。

消除成见威胁的影响

最近,研究人员开始走出实验室,深入到学校和讲堂中进行研究,希望一并消除和者阻止成见威胁的影响和产生。施玛德说:“关于成见威胁的研究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定义这种现象并找出它影响的范围有多远;第二阶段有针对性的研究那些受到成见威胁影响的人,并了解它的运作机制;第三阶段是根据之前的发现,有针对性地找出有效的干预治疗手段。”

如何战胜他人的偏见?

对自己无法融入大学生活的焦虑可能会对部分少数族裔学生的学习成绩产生负面影响。如图,在一项研究中,欧洲裔美国人和非洲裔美国人大学新生都阅读了一份调查,了解到这种焦虑是普遍且短期的。这项练习提高了学生的归属感,并且在接下来的3年时间里,将两个种族群体的学术表现差异减少了79%。

斯坦福大学的杰弗里•科恩(Geoffrey Cohen)便找到了一种十分有效的针对成见威胁的心理干预治疗手段。他的方法很简单:要人们想想那些对自己重要的事情,例如受欢迎程度、音乐才华等等,及它们重要的原因。这过程通常只需要15分钟,但却十分有效,它明显提升了学生的自信,有助于抵抗成见威胁的影响。

2003年,科恩访问了几所加州的多种族学校,并在这些学校通过随机对照试验的方法(也就是医学中用到的标准测试,通过设置“安慰剂”组对比判断出治疗是否有效)来进行研究。科恩将七年级的学生分为2组,一组学生被要求写下自己认为重要的东西,另外一组被要求写下那些对自己不重要的东西。这是一组双盲实验,意味着不管是科恩还是学生本人,都不知道他们到底属于哪一组。

在学期结束后,治疗组中黑人学生与白人学生的成绩差距缩小了40%。其中最明显的是,那些成绩垫底的学生取得的进步最为显著。在接下来的2年时间里,同样的一批学生又接受了2-3次强化训练。最后,那些写下自己喜爱事物的原本成绩垫底的学生只有5%需要进补习班或者留级,而控制组中这一比例是18%。最终,治疗组黑人学生的GPA成绩平均提高了0.25分,而之前成绩垫底的学生GPA平均提高了0.4分。

一分不到的提高看起来并不算多了不起,但重要的是信心上的细微变化(不算是积极或是消极的)都会产生累计效应。那些一开始成绩不太好的孩子可能会很快失去对学习的信心及老师的关注,随后陷入恶性循环;相反,细微进步也能给人积极的信号,给人带来成功的动力。科恩认为,如果在初期就进行有效的干预治疗,教育者能够将成绩较差学生上的恶性循环变为良性循环。

如何战胜他人的偏见?

科恩的研究方法如此简单以至于像瑞安这样的科学家都不能完全对科恩的研究成果表示信服。科恩表示:“我自己也很难相信这些,但后来我们也进行过重复实验。”在过去的五年里,他在三所中学帮助那里的黑人学生提高成绩,并且在一个大学的物理课堂大幅减少了女生与男生的成绩差距。然而仍有怀疑者认为,应该有其他独立的研究者重新进行这些实验,以证明科恩研究成果可靠性。

同时科恩本人也没有停止继续科研的脚步。他与同在斯坦福大学的格雷格•沃顿(Greg Walton)合作研究如何对抗成见威胁通常带来的一种孤立感。很多少数族裔学生担心自己无法融入新的学校。为了消除这样的担心,沃顿通过统计数据和高年级学生的调查问卷告诉这些少数族裔的学生,这样的担心是人人都有,而且这种担心会随时间慢慢消失。沃顿解释说:“现在这些学生们可以通过这样的新视角来看待这个问题,而不再担心自己因为种族或其他原因在学校受到排斥。”

沃顿和科恩在大一新生刚进校时其中的部分学生进行了一个小时的训练。三年后,当这些学生毕业时,黑人学生与白人学生的差距缩小了一半。而接受了沃顿他们训练的黑人学生也比那些没有接受训练的黑人同学更快乐,更健康,过去3年时间里,他们去看医生的次数都少一些。沃顿也不否认对于旁观者来说,这样简单的训练确实看起来微不足道。但他强调,对于一个因担心自己无法融入学校生活而感到深深困扰的学生来说,让他了解到自己的担心是普遍且暂时的,对帮助他们恢复积极心态极为有益!

如何战胜他人的偏见?

沃顿和科恩现在正准备把这种简单低成本的训练从一所学校推广到全州。他们以及同样来自斯坦福大学的卡罗尔•德维克(Carol Dweck)和戴夫•博内斯库(Dave Paunesku)创立了PERTS项目(the Project for Education Research That Scales,大规模教学研究计划),帮助他们通过网络快速进行干预治疗。他们也能将这两种方法进行结合或对比,以找出哪种方法的效果更好。

但即使以上这些手段都能如计划中起到作用,成见威胁的研究者仍然承认即使消除成见威胁的影响也无法完全抹平不同种族间在成就上的差异。例如,科恩是在一所多种族学校里开展他的训练,而他也不确定如果是在一所少数族裔学生为主的学校里,这种训练能否起到效果。沃顿补充道:“不同群体的表现差距是由多种因素造成的,例如教学资源的匮乏,学校比较差,老师教学水平比较低等等。这些结构性的问题短期也很难解决。而关于成见威胁研究最令人兴奋的一点是,尽管有这么多困难因素,但我们还是能够找到突破口,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不同种族间的表现差异!”

近期关于成见威胁的研究不仅让人看到了解决一些长久以来困扰我们顽疾的希望,它也颠覆了一些传统看法。在成功克服成见威胁后,我们可以证明有些成见本来就是毫无根据的。长期以来存在于黑人与白人、男性与女性之间的表现差异并不是能力差距的体现,这只反映了人们对不同群体存在的偏见,而这是可以改变的。阿朗森说:“解决成见威胁在今天看来是一个难题,而在15年前,根本没有人认识到这是一个问题。这已经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了!”

来源:Scientific American June 2013

原标题:Psychologists Find New Ways to Steel Minority Students against Fear of Failure

原作者:Ed Yong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爱的苏黎
下一篇 : 越想拥有的,往往不属于你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