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霞浅淡少年糖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晚霞浅淡少年糖

文/方可奕

1.

看着满卧室的芭比娃娃里,很不协调地躺着的那只比自己还要高的Hello Kitty时,刚回到家的陆今朝脑子里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她左想想,右想想,将怀疑对象锁定在了刚才在大院里和自己狭路相逢的时域身上。

当时他在逗大院里那只黑猫,看到她回来也没呛她几句,就神色怪异地回家了。

可是他无端地送她一只玩具猫干什么?

本来要去找母亲确定事情真相的陆今朝,在客厅转了一圈没找到人。

她拿起一包鱼食来到院子里,却发现她出门时还在石臼鱼盆里游来游去的小金鱼,除了两条鱼肚朝上浮在水面上,剩余三条都不见了。

来不及哀悼死了的那两条,陆今朝开始疯狂寻找另外三条。

她没记错的话,那只黑猫,时常虎视眈眈地看着她的小金鱼。

当陆今朝在大院墙隅发现黑猫,又看到它嘴边那条还没来得及吞下去的金鱼时,一股怒气自胸腔喷薄而出。

彼时一朵蔷薇花正好落进时域卧室窗子里,而“罪魁祸首”本人还在美滋滋等着陆今朝看到Hello Kitty,跑来感谢他。

“时域!你个王八蛋!!你赔我的鱼!!!”

愤怒的声音响彻整个大院,时域虎躯一震。

“你说你堂堂一个男子汉,你欺负一个小姑娘算什么本事?”

陆今朝今日遇到时域时,他正好在逗那只猫,在和她目光相遇后又神色怪异地离开,紧接着陆今朝就在黑猫嘴里发现了小金鱼。

这下可好,他有理也说不清了。

小姑娘无辜的杏眼里闪烁着愤怒的泪花,还不忘扯着他的衣摆,将事情捅到了时父那里。

时域是个倔脾气,没做的事情自然不认:“我没有!”

男人刚硬惯了,一时也被小姑娘的哭声震慑了,连儿子的辩解也不听,就认定是他将金鱼送到了黑猫的口里,还不肯承认,气急之下,随手抓起茶几上的手机就要扔过去。

陆今朝虽然难受,但眼看手机就要丢到时域脸上,又想起这个人平时最在意自己那张“门面”,情急之下,居然替他挡了。

蔷薇树下光影斑驳,时域拿了一支药膏在陆今朝窗户外徘徊。

陆今朝替他挡住砸过来的手机,她的额头上却被砸出个包,被陆母喊回去时,额角已经淤青了。至于小金鱼之死,也是陆母揭晓了真相。中午她去喂鱼,发现那一盆鱼都已经鱼肚朝天,正好那只黑猫对着她喵喵叫着,她就顺手捞了几条给它。

时域将那支药膏从口袋里摸出来又放进去,又徘徊了一阵子,也不知道要不要进去。

就是这时,透过陆今朝家的窗户玻璃,他看见陆今朝乖巧地坐在沙发上,一旁的赵楚暮正轻轻地为她涂上药膏,温柔地按摩着肿起的地方。

看起来美好的一幕落在时域眼里,却是格外刺眼。

他突然想起那盆金鱼是赵楚暮送给她的。

“咣当”一声,药膏被他丢进了大院的垃圾桶里,他气得叉腰在原地打了三个转儿。

去他的小金鱼!他还小HelloKitty呢。

死了活该!

2.

时域和陆今朝的“恩怨”,要追溯到十年前。

当时,七岁的陆今朝跟着妈妈回到大院,本来全是男孩子的大院里瞬间沸腾了。

小姑娘有双圆圆的大眼睛,说起话来声音甜甜的,像蘸了蜂蜜的甜粽,整个人都是软软糯糯的样子。时域也喜欢乖巧的小姑娘,于是当其他男生都围着她好奇地问个不停时,他另辟蹊径,将自己新买的小仓鼠塞到了她的手里。

可换来的并不是小姑娘甜甜软软的“谢谢”,而是撕心裂肺的哭喊。

那是他第一次因为陆今朝被老爸揍。

说到底是他的错,他忍着一身疼痛去给人道歉,却看见小姑娘嘴里舔着赵楚暮给的棒棒糖,笑得天真美好。

时域要道歉的念头霎时飘到九霄云外,他黑着脸,少爷脾气再也控制不住。

“你个新来的小哭包,胆子那么小,一只仓鼠就把你吓到了?”他哼哼一声,“还吃糖?小心长蛀牙!”

那天是阴天,天幕灰沉沉的,陆今朝红着眼睛,气呼呼地回击:“关你什么事!”

她本来还以为他是个好看的小哥哥,好看的小哥哥人应该也是善良的。

可那一刻,在陆今朝的心里,时域就是个坏人。

两人的梁子就此结下。

因为是同岁,陆今朝和时域同年级同班,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更给了两人掐架的机会。

陆今朝看着软萌,其实较起劲来比谁都较真。比如,和时域作对这件事。

大院里的大人组团带孩子出去玩,本是说好了玩男孩子最爱的刺激一点儿的项目,然而陆今朝的演技瞬间上线,只见她又换上那副乖巧的样子,说危险的项目不适合小孩,还是玩保守一点儿的好,既能待在室内,又不用担心走丢。

时域白眼快要翻到头顶了:“那还叫玩吗?”

他们那帮男孩子野惯了,风里雨里地跑闹,怎么能接受荡秋千之类的娘兮兮的玩意儿?

“可是……我胆小。”

小姑娘眨巴着大眼睛,抿着嘴唇,一副为自己的胆小难为情的样子。

那时她是大院里唯一的女孩,大人都宠着、惯着她,偏偏赵楚暮这个叛徒也附和着她。

家长们一锤定音,让大家都在室内玩。

看着赵楚暮充好人,陆今朝又用感激的眼神望向他时,时域气得直发抖。

谁爱去谁去,反正他不去。一看见赵楚暮,他就觉得碍眼。

抱着“谁荡秋千谁变娘,老子自己爷们”的想法,时域抱着足球去了球场。

那时年纪小,他不懂陆今朝为什么老是要惹他生气。

时间一天天过去,在经历了被后座的时域揪辫子,放学时被他突如其来的单车车铃吓到等一系列事情之后,陆今朝终于找到了时域的弱点。

“时叔叔,今天语文考试陆今朝交了白卷!”

蔷薇花的香气飘满整个大院,天空中零零散散地飘着几朵白云,有风吹过,裹挟着少年少女吵吵闹闹追打着的声音。

3.

不知不觉间,时域和陆今朝慢慢长大,心里也时不时萌发着独属于青春期的想法。

时域人虽然浑了点,但受到时爷爷的影响,他耳濡目染下习得一手好字,画得一手好画。

水墨丹青一晕染,笔尖便绽放出一幅好景象来。

那时陆今朝去时爷爷的书房学习下象棋,少年穿一身最简单的长衣长裤,站在书桌前,下午的阳光穿过玻璃洒进来,斜照在他的侧脸上,他清隽的脸上一半是温和的光亮,一半是阴影。

时爷爷还没上楼,陆今朝却被这样美好的画面蛊惑了,愣愣地站在书桌前,看着他几笔笔画成莲花,又在莲花底下添了几条可爱的金鱼。

没一会儿,一幅“年年有余”图便画好了。

她正看得起劲,时域突然将笔一搁:“陆今朝你看什么看?眼睛瞪得和金鱼一样大。棋谱背完了吗,就在这儿偷懒?”

那些话虽和平时的斗嘴没什么两样,可听在陆今朝耳里,重重的失落差点儿将她吞噬。

她从前跟着奶奶住在小县城里,没学过什么特长,也没发展过兴趣爱好。

所以来到大院后,看着一起玩的小伙伴们都比自己优秀,她一直是自卑的。

尤其是时域,他人长得帅气,会写毛笔字,会画画,有一堆好朋友,被家人惯得无法无天,养成那么张扬的性格。

她本是温婉的,因着不想在他面前显得气势弱,才将自己伪装成不怕他叫嚣的模样。

藏着心事,陆今朝连学习象棋的时候都心不在焉。

不知怎么回事,她老是想起他笔下躲在莲叶下的金鱼,耳畔还回响着他说她像金鱼的话语。印象中赵楚暮家好像养了一缸鱼,她打了一通电话过去,赵楚暮就送了几条过来。

陆今朝当时的想法是,她虽然不擅长画画,象棋也还没学好,但艺术这件事不是相通的嘛吗?小时候奶奶教过她剪纸,先细细地描出花样,再拿剪刀剪出来。她先练习着,然后再去照着金鱼画素描。

水墨画不行,素描总可以吧?她可不想在他眼里毫无长处。

可是那金鱼养了没几天,便死光了,连个“遗体”都没留下来。

这人也是,赶在她的金鱼被猫吃了的当口送她一只玩具猫,是想提醒她,她的鱼被她养得撑死了,然后被猫吃了吗?瞧着镜子里淤青的额头,陆今朝愤恨地捶了几下床上那只Hello Kitty,俨然地将它当作了时域。

时域在药店里冷不丁打了个喷嚏,早知道,之前他就不把那支药扔了。

这几天他偷偷观察过,陆今朝的额头的淤青没有好转。赵楚暮给她涂的是什么破药?一点儿作用都没起到。

时域依旧别扭着,不知道该怎么将那句道歉说出口。

难不成说“对不起,陆今朝,害你替我挡手机了”?

这也太奇怪了吧?

他否决了这个方案。隔天,他小心翼翼地将药膏塞进陆今朝的桌洞里。

4.

金鱼事件之后,两人之间的关系仿佛变得微妙起来。

时域被陆今朝冤枉,陆今朝又因他受了伤。

按理来说,彼此都欠对方一个道歉。可在对方面前傲娇惯了,他们都不知该如何开口。毕竟是十来年的“死对头”了,似乎谁先道歉就意味着谁服软了。

转变发生在几天之后。

下午放学时分,校门口一个卖棉花糖的小车被女生包围了。

不知道该如何道歉的时域挠挠后脑勺,想起了小时候陆今朝吃着赵楚暮给的棒棒糖笑得乐呵呵的样子,硬着头皮从一帮女生中间挤了进去。

他估摸着,既然陆今朝爱吃棒棒糖,那棉花糖应该也爱吃吧?反正都是糖。

他在众女生诡异的注视中,举着一团棉花糖挤出来,站在校门口等待陆今朝时,他凌乱了。

陆今朝迟迟不出来,他被认识的不认识的同学行注目礼,只得默念了很多遍“我是空气,我是空气”来自我催眠。

后来,学校篮球队的那帮兄弟路过,盯着他手里被风吹得不成样子的棉花糖,取笑他:“哥们儿,认识这么久,我才知道原来你爱好这个。啧啧。”

爱吃糖的确正常,可青春期的男生最好面子,见不得别人取笑。

时域等了半晌,本就憋着一股闷气,这会儿见人闹他,舌尖抵着齿槽,不耐烦地说了一句:“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

“时域,你是不是在等你那‘小冤家’?”说话的人跟时域熟,瞅了一眼腕上的手表,又说,“十分钟前,她从后门走的。”

当时域知道陆今朝在十分钟前被赵楚暮从学校后门接走时,他气得都快冒烟了。

怪不得她放学后不立刻走,在那儿慢吞吞地收拾书本。

原来是和赵楚暮约好了。

棉花糖扭曲的样子恰好映衬着他此刻的心情。

他随手将那团糖塞进嘴巴里,又胡乱擦了擦手里的黏腻,上了刚刚停在校门口的公交车。

哼,亏他为了等她,坐了一周的公交车,真是个没良心的丫头。

时域下定决心生她的气,可半个小时后他就打脸了。

刚进大院门,他就看到陆今朝拉着个小小的箱子,急匆匆地锁上了家里的门。

他板着脸故意从她面前晃过去,他想着就算陆今朝现在开口跟他说话,他也不会理她,他要她也尝尝被人冷落的滋味。

“时域。”她叫了他。

可是与平日不同的是,小姑娘的声音沙哑了,不再像银铃般清脆悦耳,而是透露着一股疲惫和脆弱。

忽地,小时候她被他的仓鼠吓哭的场景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他怔愣住,大长腿一步都迈不开了。

陆今朝也不知怎的,在看到他的一瞬间,所有的坚强就被击垮了。她知道自己还在和他冷战,可就在他走过她身旁的那一刻,她下意识地就喊出了他的名字。

暮色四合,天际挂着浅淡的晚霞,少年一手插在兜里,转过身来。

浑身桀骜的气场,眼里却透着柔和。

不知从何时起,他就怕她哭,怕她用这样难过的声音跟他说话。

“小金鱼,你哭什么?”

那是从她明目张胆地偷看他画画时起,他就对她叫起的昵称。吵架时,陆今朝是肥胆儿的“小金鱼”,难得和平共处时,陆今朝是听话的“小金鱼”。

不管是谁,都不能惹他的“小金鱼”。

当然,除了他。

5.

天色完全暗下来时,时域和陆今朝坐在了开往陆今朝小时候生活过的县城的大巴上。

原来是陆今朝的奶奶生了病,一直想让她回去探望。可自从陆今朝母女回到妈妈家所在的云城,就和那边断了联系。奶奶托亲戚辗转联系,才打听到了陆今朝学校的电话号码。

那时她正收拾东西准备回家,被值班的老师喊了去。

回家坐公交车要半小时,她怕回去拿身份证赶不上最后一趟车,就给赵楚暮打了电话。

赵楚暮大他们几岁,在云城一所大学读大一,让他骑车送身份证,来回可以节省不少时间。

可是陆今朝没想到她回家后找不到身份证了,打电话一问,才知道陆母出差时将她的身份证带走了。

赵楚暮说帮她想办法买票,两人约好在车站见。

得知此事的时域,先他一步搞定了票,是以晚上十点到达目的地后给赵楚暮打去电话时,时域的心情好了不少。可一转眼,看到陆今朝的眼泪一颗一颗往下掉,他的心情也跟着低落了。

夏天的夜晚,月亮当空悬挂,他走在她身侧,两人的脚步浅浅深深踏在小巷子里,耳边听得见远处树上的蝉鸣,偶有小虫在身边飞飞绕绕。

忽地,他走到她的前面,伸出手抹掉了她滑过脸颊的泪水。

“陆今朝,你别哭呀。奶奶看到你这个样子,要难过的。”

时域不出声还好,一出声,陆今朝心里的难过像是决堤的江水,源源不断,时域正想抬手揉揉她的头发,女生已经崩溃地扑进了他的怀里。

顷刻之间,他的世界天旋地转了。

一年又一年,埋藏在心里暗自发芽的种子,似乎越来越壮大了。

“我已经……很久很久……很久……没回来看过奶奶了。”

“还来得及的。”

时域慢慢地拍着她的后背,他只能这样说,只能这样安慰她。

关于陆今朝母亲和她奶奶的事情,他听说过一些。本来相处不融洽的婆媳,在陆今朝爸爸因病过世以后,矛盾达到了顶峰。陆母将陆父的离开归结到婆婆身上,一气之下带着陆今朝回了娘家,断了与婆家的联系。

时域陪着陆今朝在那里待了短暂的一天,他们都是瞒着家里出来的,不能长待。

“时域,回去后你把那盒东西还给我吧。”

陆今朝说的,是几年前她托他保管的一盒剪纸样。

那时她和他打赌,输的一方要替另一方做件事。她赢了,她就将那个木盒子交给他,让他保管好。见过了奶奶家各式各样的剪纸,时域才明白,陆今朝卧室里那些红红的剪纸图案原来是有特殊意义的。

他知道陆今朝的妈妈是设计师,对陆今朝寄予很大的希望,所以她卧室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小娃娃,她从小就在学着给芭比娃娃做衣服。

这一刻,时域更加怀疑了:她到底喜欢她妈妈塞给她的梦想吗?

6.

果不其然,回去时大人们脸色很不好。

尤其是时域的暴躁老爸,挥起手掌就要拍下来,是陆今朝的及时出声让时域免去了这一难:“时叔叔,是我求时域带我去的,不关他的事。”

平常不对付的两人突然结伴出了趟远门,还帮着说话,再加上上次陆今朝替时域挡了一手机,两人的关系好像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大人们纳闷又震惊。

陆今朝的妈妈虽然气她偷偷跑出去,但是老人重病在身,思念孙女,她也不好再怪罪,只训了陆今朝一顿,让她以后不要说也不说一声就偷跑出去。

又规定陆今朝除了学校的功课,手工的事也不能落下,每天要剪裁几套小衣服。

陆今朝一一应下,甚至大着胆子请求,得到了经常去看望奶奶的应允。

晨光熹微的早上,迎着初升的太阳,时域有点儿小傲娇地喊陆今朝坐他的单车。

陆今朝侧过身朝后一看,见他炫酷的赛车上安装着一个丑得不像话的后座。她嫌弃的眼神还没露出来,就被时域警告的眼神扼杀掉。

她跃上自行车,小心翼翼地揪着他后面的衣摆,一阵微风吹过,吹起她长及脚踝的裙边,黑猫从大院里追出来,追着他们跑了一路,到了车道上才停下。

前方是一个陡坡,时域骑车速度快,又没提前跟她说,故意以极快的速度冲下去,害怕使然,陆今朝紧紧地环住了他的腰,时域朝着前方大咧咧地笑弯了嘴角,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好心情。

下坡时,她的脸颊不小心挨到他的后背,感受到他的体温,她想起了那晚在县城,她情绪激动地伏在他的怀里哭时,耳边是他滚烫的胸膛,她忽地脸红了。单车缓冲到平缓地带,她狂乱的心跳还未平复。

那是美好的夏末秋初,大院里,学校里,尽是欢快美好的时光,连讨厌的赵楚暮,出现的次数都少了。

偶尔吵两句或闹几次,他们都能很快和好。

因为时域这个傲娇少爷,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学会了道歉。

有时候打篮球忘记了时间,看到还坐在操场上等他的陆今朝,他走过去,捏一下她的脸颊:“不好意思,运动起来太兴奋,忘记时间了。”

后来高三开始上晚自习,有天晚上停了电,高三的学生们欢呼雀跃,本以为可以回家,却得到校方通知,只能在校园里活动。

大多学生都去了操场,有的借着朦胧的月色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

陆今朝也跟着出来了,同学邀请她玩游戏时,她却礼貌地拒绝了。

说是游戏,可几分玩笑,几分真心,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

她坐在草坪看着嬉闹的男生女生们,面前突然伸过来一只手,将一盒酸奶递给了她。

时域就地坐在她面前,许是夜色太沉,让人不免要心生感慨。

“那个,”他似乎是有些别扭,轻咳一声,才继续说,“虽然你替我挡一下这个事很傻,但我还是想说声,谢谢你。”

夜色暗沉,月色朦胧。

傲娇的少年赤诚的话语足够令人心动,陆今朝问:“为什么送我Hello Kitty?”

7.

一场落雪一场寒,春节时,大家聚在一起,商量好去打雪仗。

时域带着头闹,却在那几人纷纷将雪做的“炮弹”对准陆今朝时,英勇地挡在了她的面前。

蓦地,一股冰凉的感觉顺着他的脖子滑下,灌到了他的衣服里。

他转过头去,看见小姑娘脸上冻得通红,正叉着腰笑话他。他这才反应过来,那是一出谍中谍。

“你们居然给我使计?!”

他抓起一团雪就要反击,却听见大院里再熟悉不过的一个朋友调侃他:“知道这是什么计吗?这叫‘美人计’!”

话虽是对时域说的,调侃的却是两个人。陆今朝借口还有事,红着脸回了家。

很快开学了,所有人都像打了鸡血似的,用十二分的激情准备着一百天后的高考。

陆今朝一手撑着下巴,趴在桌子上蔫蔫的。

就在前一天晚上,妈妈正式通知她,她接受了总公司的调动,要去国外的分公司任职。

当然,陆今朝作为她的女儿,必须跟着她一起去,她已经在国外替陆今朝联系好了学设计的大学。

明天她就要请假去和妈妈办签证了,她心里却记挂着她没一点儿进步的棋艺,记挂着大院里那只贪吃的黑猫,记挂着县城里的奶奶,还记挂着……时域。

记忆回到了那日她问他为什么送她玩具猫时的情景。

“你不是喜欢猫吗?”

陆今朝反问:“谁说我喜欢猫了!”

“你不喜欢猫,那经常对着大院里的黑猫聊什么天?”

时域一句话将她问住了。她难道要跟他说“我是看你经常喂它,以为你喜欢猫,所以想跟它增进感情”吗?绝对不能!

她刚想说什么将话题绕过去,就见时域伸手摸了摸她的额角,指腹传来的温度顺着皮肤渗进她的思绪里,她突觉脸颊滚烫,连呼吸都变快了。

她悄悄地吐出一口气,说:“已经完全好了。”

“还是我的药管用!”他“嘿嘿”笑了一声,莫名带着点儿憨意。

陆今朝故作震惊状:“原来是你啊!我还以为是某个暗恋我的人呢。”

“谁敢暗恋你?”

时域摩拳擦掌道。

谁敢暗恋你,老子打得他满地找牙!

8.

陆今朝要离开时,高考刚结束,她连成绩都没来得及查。

陆母总公司那边催得急,签证一下来,就买好了机票。大院里的朋友都来送她,赵楚暮也在,唯独不见陆今朝的身影。

快到登机时间了,陆今朝的心里酸得厉害,她左等右等,都没等来时域送他。

虽然是她一直瞒着他,等到签证办好才将事情告诉他,但是她都要走了,他就不能露个面吗?

眼看着陆今朝的眼泪就要溢出来了,大院里的朋友才赶紧将时域让他带的东西拿出来。

是时域画的那张“年年有余”的水墨画。

其实那个停电夜晚,借着夜色,陆今朝难得大起胆子,第一次吐露了自己的心事:“时域,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养小金鱼吗?”

时域目光灼灼地看过去,只听见女生说:“见你画了一次,我就很喜欢了。”

飞机掠过天际,站在飞机场外的时域难得地后悔了。

他还记得数日前,陆今朝的妈妈来找自己,她说自己早就看出了两人之间的异样,可是她要远行,必须带着陆今朝。她明白陆今朝知道要出国后一直不开心的原因。

“时域,你是个好孩子。你和朝朝都是最好的年纪,阿姨给朝朝选了国外学设计的学校,你们都先好好努力。等再过些时间,你们长大了,阿姨不会反对。”

他能怎样呢?只能在陆今朝面前假装不知道她要离开的事,只能在她告诉他之后,假装自己不在乎,对她说:“出国挺好啊,多好的机会啊。”

只能对她说:“你放心去,我会经常去看奶奶的。我们放假再见。”

他来机场了,可他不敢去送她,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开口问她,能不能留下念大学。

能不能还和以前一样,吵着,闹着,大喊他的名字。

高考成绩出来时,时域连陆今朝的分数也一起查了。

他高了她四分,他将查分界面截了屏,发到了陆今朝的微信上。

他们的微信都是新申请的,崭新的号,令时域暗自欣喜的是,陆今朝的头像居然用了他画的小金鱼。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略显怪异的Hello Kitty头像,默不作声地盗了陆今朝的头像。反正是他画的,他当然有使用权。

新学期开学,时域没让父母送,一个人坐飞机到了北京。

报到结束后,他去天安门广场看了一次升旗。在那样热血沸腾的情境中,少年难得起兴,将自己在国旗下的自拍发给了陆今朝。

彼时大洋彼岸的陆今朝正在上上午的最后一堂课,听见微信振动,偷偷拿起手机,没一会儿便浅笑开来。

不知不觉中,他们养成了和彼此分享生活的习惯。

有时是陆今朝吃不惯的四分熟牛排,有时是时域愈发精湛的画技,这样的生活小事填满了他们的聊天内容。

这年寒假,期待和时域见面的陆今朝匆匆回来,约定好的时间,却没见到时域的人影。

时域发微信说,他临时被老师喊去批阅试卷,要晚几天回来。

9.

寒假的第一周,大院里有人家办喜事,正日的前一天就有许多人来串门。

陆今朝一人在家,无聊得很,便过去帮忙。她发现桌上放着不少红色的软纸,想起前两天去探望奶奶,在窗户上看到的剪纸窗花。

她一时兴起,找那家阿姨要来铅笔和剪刀,坐在热闹喧天的院子里,一剪就是几个小时。

她剪了很多花样,有调皮可爱的猫咪,有复杂精细的花纹。

当她将手里头抵在一起两条金鱼的花样贴在窗户上时,许久不见的那只黑猫出现了,在她脚下拱啊拱的。

那家的阿姨说,第二天要来很多亲戚家的小孩子,婚庆公司策划了一个和玩偶互动的环节。她被喊去搬送过来的玩偶服,黑猫跟在她的后头。

走出大院,陆今朝左顾右盼也没见到送玩偶服的车子。

突然身后有人拍了她一下,她侧过头,发现肩膀上搭着一只萌萌的粉色爪子。

她整个人转过去,一只巨大的HelloKitty占据了她的视线。

熟悉的声音透过毛茸的材料传出来:“小金鱼,凯蒂猫想做你的朋友,可以吗?”

陆今朝扑哧一声笑出来:“小金鱼说可以。”

时域取下头套,额头上浸着一层薄汗,阳光打在肩头,少年是被金光晕染过的模样。

“那凯蒂猫想一直守在你的身边,可以吗?”

陆今朝示意时域弓下腰,时域不解,但还是照做了。

女生摸了摸他的头,笑着点头:“Hello Kitty这么乖,小金鱼当然同意了。”

不管是“HelloKitty”和“小金鱼”,还是她和她的少年,终是有了新的开始。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