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靠近一点点(五)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偷偷靠近一点点(五)

文/停止梦游

偷偷靠近一点点目录:

第一章:偷偷靠近一点点(一)

第二章:偷偷靠近一点点(二)

第三章:偷偷靠近一点点(三)

第四章:偷偷靠近一点点(四)

第五章:偷偷靠近一点点(五)

偷偷靠近一点点(五)

Chapter 05

05:邻家有女初长成

返校后几天,那部由著名影星参演的竞技电影上映,陆余如约叫了付爽一块看电影。

在校门口等她时,他还在和别人谈笑,目光一转,瞧着不远处款款走来的付爽看傻了。

让人最惊讶的,不是第一眼的夺目,而是巨大的变化。

陆余心底里觉得这个妹子长得挺好看的,关键她性格好,身材又棒,男生难免注重这几点,这会瞧着风格大变的付爽,他这心里头越发有点蠢蠢欲动的。

本来是想正经看场电影,这会就多了点其他心思。

付爽今天还化了妆,手法不是很熟练,和罗曼在宿舍里捯饬了很久,化来化去还是觉得自己适合清透的淡妆,于是,就在眼睛上下了点功夫。

她走近,陆余便盯着她眼睛瞧着,细小的闪片在阳光下泛着细碎的光,睫毛弯弯,又长又翘,跟他打招呼时,笑眼里都是亮晶晶的波光。

“付爽,你今天打扮得真漂亮。”陆余发自内心地夸赞。

付爽摸摸头发开心:“我第一次这样。”

陆余觉得这是在暗示他,第一次这样,就是为了和他看电影,搞不好就是看上他了,他心里美滋滋的。

陆余买了电影票,付爽就付了爆米花和奶茶钱。

“跟我客气什么呢?”

付爽塞给他一杯奶茶:“那你跟我客气什么?”

陆余觉得她很自然,特别好相处,整场电影看完,他俩都意犹未尽。

两人走出来,陆余夸她:“我还以为你就是纯属喜欢那个电影明星,没想到你这么懂篮球?”

付爽想钻研的东西不多,她细细回想,最熟悉的都是陈维砳最擅长的,比如他爱打篮球,她就从小跟在他和付豪身后看他们打篮球。他们迷上游戏后,付爽也学着玩,如今虽不常玩,但却在手游里养了号。她还知道陈维砳喜欢吃什么,穿哪个牌子的球鞋最多,他最爱的篮球巨星是科比布莱恩特,以及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我高中是啦啦队的呀,当然懂。”

陆余和她下电梯时接到了陈维砳电话,他今早就说了和付爽看电影,陈维砳这会问他在哪,叫他一起吃饭。

陆余挂断,跟付爽说:“你哥叫吃饭,一块去。”

付爽瞧着电梯镜子里长发披肩的自己,轻轻嗯了声答应了。

付爽和陆余到那家火锅店时,时间刚好7点,里头一窝人在吃火锅,但付爽仍第一眼就瞧见了陈维砳。他应该是在打游戏,横着手机全神贯注,听见声音后,瞧了眼赶紧低下,后发现不太对劲,望着屏幕里的花花绿绿,满脑子刚才那幕的付爽。

他立马退了手游,抬头看付爽和陆余,他俩坐在对面,像一对情侣。付爽正好低着头在包里找东西,他从这个角度望去,望见的全是她眼皮上亮晶晶的闪片和挺翘的睫毛,还有那张粉嘟嘟的唇,露肩披发,焕然一新的模样让人眼前一亮。

付爽抬头,从包里拿出一样东西给陈维砳:“我哥让我带给你。”

陈维砳镇定地拿了过来,随手塞进口袋里,若无其事地将桌上的菜单递给付爽:“想吃什么?自己点。”

于是,他就看着陆余和付爽一起点餐,没和他交流一句,不过菜上来后,陈维砳发觉他都挺爱吃的。

吃火锅躁得慌,后面陈维砳和陆余开了酒喝,付爽也跟边上喝。

“你能喝酒?”陈维砳记得,付爽只爱喝碳酸饮料。

付爽又开了一罐:“小看我?毕业聚餐的时候,班上女生就属我能喝。”

一夜之间,陈维砳觉得付爽变化天翻地覆,他以前顶多觉得她是活泼机灵,可自从她上大学后,陈维砳觉得她身上又多了其他的光芒。

付爽的嘴巴被辣得通红,哈着气扇着,最后终于受不了先下桌去了卫生间。

她漱了口,又嚼了颗口香糖,把唇釉补上后才出来找他们。

这顿饭,陈维砳请客。其实他今天是想叫付爽吃饭的,她毕竟刚过生日,就想着给她补一顿。可今早陆余告诉他看电影的事,他原以为说着玩的,没想到两人私下还真约了。

火锅店离学校不远,他们仨一路走回去,路过一家超市,陆余进去排队买烟,陈维砳就和付爽在路灯下站着。

付爽脚底下踩了块口香糖,真倒霉,嚼口香糖的人不知道吐纸里扔垃圾桶,这谁素质这样差,直接吐大马路上。

她站在台阶下,扶着路灯杆蹭口香糖,那东西顽固,粘在鞋底死活不下来。

陈维砳刚扔了烟头,回头瞧见她低着头在那捣鼓,她身后是潺潺车流,他赶紧靠近,将站在台阶下的付爽一把拉上台阶。

付爽穿着有跟的鞋,突然被拽,栽头脸埋去了他胸膛,手心虚搂着他的腰。

“下面有车,你站下面干嘛?”

陈维砳说话时,付爽耳朵尖都是他胸腔传来的声音,像是被蒙上了一层布,嗡嗡的,听在耳里震麻了。

她撑着他的胸膛直起身,看见他黑色的卫衣上都是她脸上的粉底和口红,赶紧摸摸脸。

陈维砳低头看:“咦。”

付爽没好气地瞪他一眼:“穿白色直接给你毁了才好!”

陈维砳掸着那些粉底笑着她这小脾气,付爽却已经不再看他,撇着嘴不高兴。

陈维砳拉了拉她的包带:“怎么啦?”

付爽觉得他那一声咦里,饱含着嫌弃,她心里听得不舒服。

付爽抽回包带,不瞧他一眼:“别拉我。”

她脸上肯定蹭了一大块妆走了,想补妆都显得刻意,忍忍算了,就是不扭头看他。

陈维砳强行掰过她的肩,笑意渐深:“什么时候学会化妆的?”

付爽在路灯光下望着他那张帅到过分的笑脸,他的手还搭在她的裸肩上,热流直钻肌肤,她觉得心里快要透不过气了,越望他越想抱他,可她沉住了气,轻描淡写回他:“女孩天生就会化妆,我只不过是化得晚了一些。”

陈维砳觉得她的肩有些凉,而他的手过于烫,迟疑了会松开了,见她抱着肩在起风的夜里哆嗦。

“穿这么少,你能不冷吗?”

“漂亮就行了。”她眨着大眼睛。

陈维砳点点头,她今天的确漂亮,邻家有女初长成的模样。第一次这样精心打扮,居然是和陆余出去约会,陈维砳心里有点不爽。

送完付爽回宿舍,陈维砳和陆余往男生宿舍方向走。

路上,陆余问陈维砳:“付爽她交过男朋友吗?”

陈维砳瞥他一眼,手插兜里继续走路:“没有。”

“我看着也像。”

付爽就如她自己所说那样,高考之前有很多事都不敢做,高考之后,像脱了缰绳的马,开始一件件尝试她没做过的事。

陆余笑着:“陈维砳,我要当付爽初恋。”

陈维砳看着前方黑夜的眼睛忽然一愣,转眼瞧着信心满满的陆余,给了他一拳:“去你妹的!”

陆余揉着胸叫嚣:“你护妹狂魔啊?”

陈维砳警告他:“你别碰付爽,你想跟谁谈跟谁,别打付爽主意。”

“我这怎么叫打主意了?没瞧见吗?她今天跟我出来打扮得恁漂亮,她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啊?”陆余嘚瑟。

陈维砳不禁想起他那几桩自作多情的误会,笑着:“全世界女的都对你有意思。”

随后潇洒地走了,笑声在风里传进了陆余耳朵,居然嘲笑他,陆余立马追上去和他打打闹闹。

上大学后,付爽才发现校园的活动可真不少,马上月底,就要迎来南体的运动会大赛。

各班骨将勇冲前阵,男的女的都要抽人出来参加,付爽也没跑掉,在班长陶涛的“淫威”之下,凑人数报了跳高。

校运动会一直受南体重视,南体向国家输送的运动健将可谓不在少数,所以开幕式力求隆重,付爽所在的篮球部啦啦队也在此次庆祝运动会的方阵中。

付爽和罗曼刚结束了跳高训练,两人擦着汗往宿舍走,都是一副疲态。

罗曼心生悔意:“就怪陶涛,尽欺负跟他关系好的,跳高就没女生报!”

付爽在她的牢骚声中突然顿住脚,掏手机出来看啦啦队的群,果然有训练。

她着急了:“罗曼,我忘了我还有啦啦队训练,你先回吧。”

罗曼对着光眯眼,瞧付爽急忙忙离去的背影,心想,没加入啦啦队也挺好的,片刻歇息不了。

付爽是最后一个到啦啦队的,其他队员都换好了服装,她悄悄地钻去了更衣室用最快速度换好衣服。出来时,她们已经在练热身操,付爽瞄了眼周佳佳,立即飘去了她身旁的空位。

周佳佳见她额上都是汗,暗想,还好没参加运动会。

“付爽,等你跳高比赛,我去给你加油!”

付爽甩甩胳膊腿儿,苦笑:“加油不顶用,你得给我增高。”

周佳佳笑了声,然后听到了黄然指挥的声音,瞬间,啦啦队此起彼伏的笑闹声戛然而停。

黄然拍手集合:“月底举行校运动会,我们方阵是第二方阵,在我们前列的是校旗方阵,所以大家近段时间,每天都要来训练。”

黄然说完,底下一片嘘声。

她又拍拍手:“运动会结束后,抽一天大家聚餐,用上次团体获奖的经费。”

立马,嘘声变成一片笑闹声。

每年的运动会开幕式,啦啦队都是最引人瞩目的方阵,从远处望去,几十个姑娘身型统一,服装统一,聚一块在方阵里跳操,既整齐又养眼。

黄然喜欢突破,每年都会研究不同的啦啦队操,今年,黄然排练的这支操较往年有了突飞猛进的难度。

大家结束后,气喘吁吁地回更衣室换衣服,又坐在软椅上休息了一阵,各自商量去哪吃饭。

付爽和周佳佳去了北食堂,北食堂离训练室近,她们俩在窗口一人打了一份饭。

付爽估计体力挥耗很大,特地要了三荤,和周佳佳坐在喧闹的食堂里聊天。

“早听人说啦啦队严格,黄然还真是不服输的性子。”周佳佳唉了声。

篮球部的啦啦队属于学校,选拔和各系的啦啦队比较,档次上肯定有所不同。

付爽不免想起她当初的意图:“你还真想在篮球部找男朋友?”

周佳佳点头:“那当然,篮球部就相当于把学校所有的男生放到一个炼丹炉里火炼,存活下来的都是精华。”

付爽不反驳,笑问她:“那你有没有心仪的精华?”

周佳佳仰面思考:“有的名草有主,有的过于直男,还有的压根不敢靠近,慢慢摸索吧。”

说半天,也没讲出个名字出来,付爽便又埋头吃肉。

忽然,周佳佳点点她胳膊,付爽抬头,见周佳佳提提下巴指引她看。

付爽顺势望去,她们隔壁那桌坐了几个女孩,其中有一个,她们俩都见过。

严亦芸一直滑着手机发微信,面前的饭都没吃上几口。

她室友催她:“你吃完再弄就是啦!”

严亦芸瞥她一眼,把手机搁桌上,挑着盘里的米饭食之无味:“烦死了!”

她一说烦死了,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了。

“他又不理你了?”

“就下午跟我说在训练,然后没影了。”

“他好像是挺忙的,你体谅体谅他呗。”

严亦芸做不到,戳着筷子:“我还不够体谅?我都主动求复合了,别人再忙都有时间陪女朋友,他倒好,干脆不理我。”

“那你晚上去他宿舍找他,然后约个会,甜情蜜意回味下,保准比什么都好。”

严亦芸抬头,朝那个出馊主意的女孩笑骂:“你滚。”

严亦芸虽叫她滚,但心里默默有了决定。

周佳佳听在耳里,抬眼和付爽偷偷地笑。

付爽嘴里还嚼着块排骨肉,此时尝不出辣,也尝不出甜,尽觉得自己喝了一瓶子的醋,酸进胃里,难受得难以复制。

原来还是复合了。

付爽和周佳佳去澡堂洗澡时,沿途经过男生宿舍,她目光一直停留在大三那栋楼。

聚焦的视线穿透萧瑟的黑夜,直达一点光明之下的那处,一高一低站着的两人耀眼如举头的明星,一览无余地照射着付爽心内的那口黑井。

很久之前,付爽也是这样眼睁睁看着他恋爱,她始终逃脱不了这苦涩的心意,即便她曾给予自己希望与力量。

转角是分岔口,付爽收回凝望已久的目光,昂起头大步地走往女生宿舍。

陈维砳带严亦芸吃了顿宵夜,出来就给她送回了宿舍,让严亦芸心内一阵失落。

“你对我没兴趣了?”严亦芸苦着张脸。

陈维砳训练一天,这会只想好好睡一觉,他推着严亦芸上台阶,脸上都是倦意:“我回去了。

严亦芸不禁想起自己求复合那天,在他面前都哭了,他才心软,明明只有一个暑假没联系,她觉得陈维砳可能是变心了,不由心想,男人是真的不能放手。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