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夏迟迟(四)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相见夏迟迟(四)

文/夏栀

相见迟迟目录

第一章:相见迟迟(一)

第二章:相见迟迟(二)

第三章:相见迟迟(三)

第四章:相见迟迟(四)

第五章:相见迟迟(五)

第六章:相见迟迟(六)

相见迟迟(四)

夏迟迟简直想要吐槽这个游戏系统了,算了,毕竟是AI,怎么能对它要求太多呢。

夏迟迟点击进入游戏。

她此时正在一个换衣间一样的地方,她看到自己正在慌慌张张地套上丝袜,穿一条警察制服裙,冲到镜子前慌慌张张地梳头。

镜子里的女孩儿有着漂亮的半扇形双眼皮,笔挺的鼻子,带着婴儿肥的小脸,没有化妆,正在笨手笨脚地给自己扎马尾辫,然后戴上了制服帽。

她扬起的笑容很明艳,有点俏皮的意味。

紧接着眼前出现了一条输入名字的选项。

叫什么呢……

性感尤物夏迟迟?可爱迷人的反派角色?万众瞩目的女神朵落萌?想到一群NPC这样叫她名字的时候感觉还是挺不错的!

不行不行,一会儿还要见乐乐和乐乐男友,这个名字会被打死的吧。

夏迟迟纠结了一下,取名一向不是她的长项啊……不然就叫钱钱吧。寓意好,赚钱赚大钱,做一个俗到极点的女人!

她不大会用输入法,打好了之后不小心变成了芊芊。

芊芊好像还矜持一点,比钱钱也好听点,这大概就是她命中注定的名字吧。

夏迟迟在内心盛赞了一番输入法真会取名字,然后欣然接受了。

她抬脚走出了换衣间,大脑中自动出现了新手指引。

——去警察总署门口找你的搭档。

夏迟迟走出了警局,看到门口站着一个穿着警察制服的男人,他似乎在等什么人,一直在看手表。

此人身形清瘦修长,披着一件大衣,帽檐压得很低,露出刀削斧刻一般的下巴。她想,上帝为了造出这样一个下巴,一定费心雕琢了千万次。

从她的角度隐隐可以看到他微抿的薄唇,弧度刚好,足以撬动人心,却又让人觉得心悸的薄凉。

不知道自己的搭档是NPC还是玩家呢。夏迟迟想着,走了过去,犹豫地问道:“对不起,让你久等了,我是十三区编号45207的女警夏芊芊,你是……我的新搭档吗?”

男人转过头,不出所料,他的五官也没有让人失望,尤其那双深邃好看的双眸,一下子让人心都跟着揪紧了。

“我已经等了你半个小时了,你接到通知了吧?又有新的科学家出事了。看来那个连环变态杀手还没有罢休……”

夏迟迟听着男人说着话,却一句话也没有听懂。她心里反反复复地想着,太逼真了,简直像是真人。

可是现实里哪里有这么好看的,不像是人类的男人啊……

不不不,嘉树就挺好看的……还有早上那个骚扰她的变态也长得不错……嗯,如果她那个烫伤了手也没觉察的奇怪同事也算的话,啧,还真不少。

“喀喀……”似乎是觉察到女搭档奇怪端详的表情,男人咳嗽两声,将她从胡思乱想中拉回现实。

他伸出骨节分明的手,好听的嗓音,带着三分礼貌三分疏离:“我叫慕言。”

夏迟迟挑眉:“慕言?慕卿却无言的慕言?”

男人的眉头微微蹙起,夏迟迟一下子觉得有点窘迫。

刚开始盯着人家的脸看了半天,现在又脱口而出这些奇奇怪怪的话……

“啊……抱歉。”

男人扯了个笑容,深邃幽深的眸子微微扫过,转身朝着停在一旁的警车走过去:“上车,我们尽快赶过去吧。”

“啊……等等。”夏迟迟皱眉。

“还有什么事情吗?”

“我要找一个朋友……啊,算了。”

夏迟迟脑海中浮现出了一条警告,如果在游戏世界中透露出自己现实情况的话,会被封号处理。

看来,只能等到退出游戏后再和乐乐说自己的情况了。

真可惜,乐乐还说要和她男朋友一起带她玩呢。

夏迟迟坐上警车副驾驶座位,慕言发动车子,一路风驰电掣地进入大街。

不远处拥堵着一群人,人们看到警车激动了起来,纷纷涌了过来。

“什么情况?”夏迟迟有点不安地看向搭档。

不会吧,第一次出警就遇到了暴动。

“没事的,应该又是有人基因无法承受环境而精神错乱了。这些人一般声称自己在玩一个游戏,自己名字叫什么,找谁谁谁,如果轻度的话拘捕就可以了,不过这些人一般在精神崩溃后身体也会跟着崩溃,一个小时到六个小时之间就会死亡。”

他不解释还好,解释了之后夏迟迟倒吸一口凉气。

还好刚才忍住了,不然破坏游戏规则直接被作为神经病送到医院最后病发身亡就亏大了!

这……这游戲简直变态!

慕言已经习以为常地下去了,夏迟迟犹豫了一下,也跟着下车。

人们看到警察纷纷让开了,夏迟迟跟着慕言走到人群中。

“夏迟迟你在哪里啊!富贵啊!我是乐乐啊!你们在哪里啊……这里是什么鬼地方啊!那个系统简直是个神经病啊神经病!他居然还骂我智障!我才不是智障呢!”

这时,人群里传来的一声声呼唤让夏迟迟的小心脏都怦怦直跳。

循眼看去,坐在街市中间的是一个年轻少妇,她举着块寻人的公告牌,旁边还放着一个襁褓,里面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

“警官,你们这么快就赶过来了!是我报警的!”一个男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我老婆疯了。”

慕言听到哭声后就绷紧了脸,浑身上下散发着凛然的气场:“有婴儿?”

男人擦了一把脸上的泪,说:“警官,您不要激动,这个……是个畸形儿,我老婆不愿意上交销毁,私自藏匿了。这是我们的第五个孩子了,不是保不住就是畸形儿,她经受不住打击……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这个时代,大部分人都是这样,无法生育,即使侥幸生下婴孩也很可能是必须要销毁的畸胎。

围观的人都陷入了低落的情绪。

“唉,又疯了一个。”

“现在这个社会,想要一个孩子真的太难了。我和我老婆已经放弃了。除了不能有孩子,其他都挺好的。我们……丁克!”

“不过听说有人生出正常的婴儿了,可是生下来也马上被政府接走严密看护了啊,我们生孩子到底图什么啊。”

“对啊……”

少妇一眼看到了夏迟迟,她拍拍屁股站了起来:“夏迟迟是你吗?我是乐乐啊!我找你找得好辛苦啊!咱们现在去找富贵吧。啊呸呸,我本来坚持要科学家角色的,谁知道这个系统非说我是智障,分了我一个平民!平民有什么好玩的啊?我又不是来玩模拟人生的!我连续死了八次了,一会儿是生命值不够,一会儿是健康值不够……这破游戏太难玩了,真不知道那些男生为什么这么沉迷。你也要小心啊,好不容易拿到警察角色,千万别挂了。”

夏迟迟心里憋了一大堆问题,什么生命值什么健康值,怎么还会死,可是她刚想张口,眼前就出现一片警告红色。

乐乐都说了这么多了,应该不要紧吧,夏迟迟犹豫着,正准备说的时候,少妇忽然一口血喷了出来,翻了个白眼晕了过去。

夏迟迟吓了一跳,怔怔地看着乐乐软在面前,她临死之前还比了个手势——九。

“哎呀!死了!”

“能不死吗?都疯成什么样了!人都是先肉体崩溃再精神崩溃的!”

“她比了个好神秘的手势啊,这手势是什么意思啊?”

“能有什么意思,别天天瞎琢磨了,就是疯子呗。”

夏迟迟心里明白,乐乐的意思是,她这是第九次死了。

“芊芊……”一个手掌落在她的肩头上,夏迟迟抬头,看见了慕言的脸,“我知道你看到这些很难过。可是没有用的,这些人基因已经完全被环境破坏了。”慕言叹了口气,“我已经通知了警局来人处理了,这里已经没有我们的事情了。我们先走吧。”

夏迟迟最后看了一眼白乐乐,点了点头。

慕言温声劝道:“你吓着了吗?要不要回家休息一会儿?我可以自己去调查现场,回头告诉你。”

夏迟迟刚准备点头,想到白乐乐说的稀奇古怪的下线方式,还是摇了摇头。

万一,万一工作完成不好也是挂的方式之一呢。

上车后,夏迟迟就趁着慕言开车没工夫说话的时候点开了脑海中一直存在的小光球,不出所料地看到了设置的各个选项。

其中,自我档案有的数值还是副本打出来的样子。

生命值:99。

健康值:99。

机遇值:69。

事业值:99。

检查设置的时候夏迟迟已经回到了现实世界中,她看到自己坐在屋子里,面前眼镜中浮出的一个个数字,让她头大。

而白乐乐正躺在椅子上戴着眼镜一脸睡着了的表情,估计还在游戏中进行第十次重生吧。

她又好奇地点进了游戏系统的商场,果然听到系统君要死不死的声音:“发现自己就一套制服没换的衣服了?要不要买条漂亮的小裙子?好好吸引一下你身边那个搭档帅哥?”

夏迟迟:“你觉得我像是很有钱的样子吗?”

系统:“那要不要来一袋瓜子?”

夏迟迟:“你还有瓜子?”

系统:“是啊,你健康值不大好的样子,吃点瓜子回回血吧。”

夏迟迟:“健康值还行吧,和健康值相比,我更在意机遇值啊,机遇值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掉三十了。”

系统:“就是小副本啊,刚才不是给了你一个白乐乐机遇副本吗,扣了啊。”

夏迟迟:“这都算?”还扣得那么狠?

系统:“没办法啊,她一直叫你啊,我是一个多么仁慈的人啊,怎么能够看着一個可怜的玩家苦苦挣扎找不到你呢。”

夏迟迟:“那你为什么不扣她的机遇值啊?!”

系统:“你当我傻啊,她都要挂了,我扣她机遇值干吗?”

夏迟迟听着系统委屈的口气,决定拒绝和它说话。

什么要讨好AI方便工作,什么游戏世界少不了AI的帮忙,她不要了!她也是有骨气的!这样欺负人的系统她才不会刻意讨好!

返回游戏界面后,夏迟迟立刻重新进入《后天》世界。

她正坐在车上,手里捧着一本书,刚才因为短暂退出AI自动代替行动,让她在车上看了会儿书。

看的还是血淋淋的《法医学鉴定》,夏迟迟想起那个书页内容就觉得整个人不好了。

系统的声音好死不死又传了过来:“你看,我们AI还是很尽职尽责的,因为你马上要去命案现场,所以给你看的是《法医学鉴定》,方便你适应警察生活。”

夏迟迟:“你怎么又来了?”

系统:“我看你心情不好来关心你啊~”

夏迟迟:“你不是有很多很多玩家要管,高峰期不是还几万人同时排队吗?”

系统:“是啊。”

夏迟迟:“可我看你好像很闲。”

系统:“是……是吗……”

夏迟迟:“所以,你是要我投诉你影响我正常游戏吗?”

系统:“呜呜,你怎么这样……你不爱我了吗?”

夏迟迟:“我什么时候爱过你?”

系统一脸委屈巴巴:“人家就是想告诉你,机遇值可以买抹茶味瓜子恢复,你要不要试试?”

夏迟迟:“不需要,谢谢,也请麻烦你不要随便给我安排机遇了!”

这时,一旁忽然响起了清越的笑声。

夏迟迟一愣,转过头,看到慕言早就停了车子,正漫不经心地看着她。

她不知道,自己握着小拳头,看着一本《法医学鉴定》,眸子气得通红快要凝出眼泪的样子有多么可爱。

慕言看到她傻乎乎的样子,说:“你怎么看一本《法医学鉴定》都能看出一群人欺负你的感觉?”

夏迟迟张张嘴,脸红透了:“因为这些受害者真的太可怜了,所以我……我疾恶如仇啊!就生气了!”

慕言笑得更厉害了。

宽阔的肩膀随着他的笑声一下一下抖动着,笑声带着独特的磁性,听得人从脚指头到头发丝都在战栗。

夏迟迟脸红得更厉害了,大声道:“不要笑啦!”

慕言摆了摆手,一只手按住自己紧窄的腰身喘着气平复,好一会儿才道:“好好好……我……我不笑了。到了,下车吧。”

夏迟迟十分不客气地甩了系统君一个大大的白眼,然后跟着慕言下车。

她心里忽然涌出一个奇怪的念头,有这么一个为了金钱毫无节操官方贩卖外挂崇尚人民币的游戏系统,这个游戏的开发商兴许也好不到哪里去。

下车之后,天空忽然晦暗了下去,阴郁冰冷的雨缠绵而下,空气中都带着冰冷肮脏的湿意。

而立在他们眼前的,是一幢色调简约的科技大楼。

因为刚出了命案,现场已经被警察团团围住了。

慕言回头看向夏迟迟,她洁白的小脸在这样污浊的空气中好像一朵盛放的素馨花,那一瞬间,他想到了在现实生活中的一个女孩儿,随即自嘲一笑。

从小一直是三好学生的她,怎么可能会接触网游。

那样的女孩儿,活该一辈子优秀,做文化艺术样样拿得出手的人。

眼前的女孩儿,不过是游戏系统里的一串数据,她的气息,有种让人恍惚的不真实。

男人的眼神微微地停滞,随即转过了脸。

这时,一个穿着香奈儿套装的中年女人迎了出来,用纸帕捂住眼角的泪水:“你们终于来了,我是老周的太太。”

慕言微微点了点头,带着芊芊拉起了封条走进了现场。

夏迟迟打起十二分精神,福尔摩斯有一句话说得好——那什么死者是会说话的。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是微微紧张起来,毕竟不是真的警察,内心深处,她只是一个刚大学毕业快交不起网费的妹子啊!她现在只想尖叫。

走廊回荡着脚步声,她像条小尾巴一样紧紧跟着慕言,神情绷得紧紧的。

慕言显然不是第一次处理这种案子了,他毫不迟疑地走进了周教授的办公室,在死者身边简单地看了一眼,又四处走动着,勘察着现场。

夏迟迟觉得自己好像被冻住了手脚一样,站得远远的,不敢看那具尸体。

慕言目光犀利,不放过任何角落,好像在采集信息,迅速做出处理判断。

夏迟迟:“系统小哥哥你还在吗……”

系统:“……”

夏迟迟:“为什么没有提示啊?什么光点啊,重要物品和疑似信息啊?这些游戏里常有的东西怎么都没有啊……”

系统:“我这个游戏是尽量真实的,宗旨是让游戏者忘记现实里的烦恼,你觉得会出现那些不专业的暴露自己是游戏的事情吗?”

夏迟迟:“可是我搭档看上去就是在各种搜集处理信息啊,他一定能看到提示。”

系统:“也有可能是他开了挂。”

夏迟迟:“大佬,有钱人……”

系统:“不不不,这个世界上没有我检测不出来的挂。这个家伙不是开挂。”

夏迟迟:“哦,那就是NPC了吗?”

系统:“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挂是脑子。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不是人人都有。”

夏迟迟一下子无语了,系统忽然这么毒舌,简直不符合它的人设啊。刚刚软软卖萌的小无辜呢?

系统:“好了,没事别叫我了,影响人家嗑瓜子看剧。”

夏迟迟忽然觉得系统的生活还满丰富。

“你确定你不是个真人客服?信不信我举报你上班时间看剧?”

系统:“啥?你说啥?风大我没有听见……”

系统的声音彻底沒了。

当夏迟迟回过神的时候,看到的是慕言温凉清俊的脸。

“那……好了吗?”夏迟迟问道。

慕言道:“没有任何线索,死者的状态像极了坐在椅子上自然死去。”

的确,死者的模样很安详。

慕言的声音带了几分沉重:“这已经是第十个出事的生殖与遗传学科学家。”

夏迟迟怔住:“会不会有鬼?”

旁边原本正在低头搜集指纹和采集样本的警员们听到这话都忍不住发出讥嘲的笑声,就连慕言的表情都带了几分无奈。

就在夏迟迟以为他要说出“你拉低了整条街的智商”之类的话时,慕言的手忽然落在了她的脑袋上:“傻瓜,这是我们的工作,不要臆想了,要认真对待。”

大手带着温热的感觉一下子落在她的脑袋上,她的心弦跟着也颤了起来。

“我……”夏迟迟很希望自己能够说出一个想法来,可是她的脑海中一片空白。

慕言收回了手,浓眉紧皱。

夏迟迟再次看了眼尸体,又看了看周围即使一寸寸搜索也找不到蛛丝马迹的同事们,自言自语道:“没有痕迹的意思……是不是就是……自己死掉的?”

“自己死掉的?”

原本的低声言语,竟然被慕言听到了。夏迟迟微微诧异,抬眸看着他,咬了咬唇。

她想着要怎么用游戏NPC能够理解的方式去解释这件事情。既然根本什么都查不到,还不是第一次了,来的又都是精英警员,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个游戏世界,被人用BUG杀人了。

夏迟迟的想法很简单,也自觉十分合理,可是问题是,这些NPC可能根本不会理解,自己的世界是虚假的。

刚刚她已经试探过游戏系统了,现在她的手里有了两个结论。

第一,慕言有百分之八十的概率是游戏玩家。

第二,这个游戏世界的确经常有人使用外挂,系统在她的提议下也检查了外挂,并没有查出。而现在这个案子已经引起了这个社会的不小的混乱,可是这个游戏世界对他束手无策。怎么想怎么都是有钱大佬在玩挂,而且是高端的挂啊。

夏遲迟才不肯承认自己是想不出破案的办法所以才理所当然地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呢。

“刚刚我们来的路上,不是有一个女人……很奇怪地死掉了吗?”

慕言静静地听着夏迟迟的想法,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很显然,他很有兴趣继续听下去。

“我想啊……”夏迟停顿了一下,组织了措辞,一双漂亮的杏眸盈盈一转,透着小狐狸一样的可爱灵透,“那种疯病很快就会死掉,而且没有任何痕迹,不是和这个专家死法一样吗?”

夏迟迟兴奋地抬起头,等着慕言夸奖。

谁料,慕言又是一声不咸不淡的“嗯”,仿佛在等着她的下文。

夏迟迟心想不是吧,她都暗示得这么明显了,这个家伙难道还没有听明白吗?

现在,作为游戏老手,难道在明白了这个棘手的案子到底怎么回事之后,不应该立刻带着自己跑得远远的,永远也不要靠近这种永远也破不了的案子吗?

慕言的眸子里透着几分玩味,心想这个AI小姑娘倒是有点意思,这么玩下去,是不是要开始调查游戏设置的自动退出问题了。

其实也挺不错的,感觉可以一直刷工作分。

游戏嘛,有个刷分点还是很不错的。

夏迟迟看慕言一直不说话,雪白的小脸憋得通红,咬了咬唇,又想了想道:“我知道老专家原来没有表现出任何疯病的样子,可是这种事情不能一概而论对不对?抑郁症还分为明显的抑郁症——割腕啊,三天两头哭啊,自杀啊那种,和不明显的抑郁症——那种天天笑啊笑,看上去好像无忧无虑,其实内心十分煎熬,时刻觉得想死的人也有啊。”

她眼巴巴地看着慕言,嘿,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这种事情查不出来所以然的,我们走吧!

小哥哥?!你醒醒啊!游戏世界很美好,我们不要浪费生命了,不如放弃吧。

慕言过了很久才点了点头,说:“推理很精彩,经验丰富的警员可以通过蛛丝马迹推理出犯人是谁,可是芊芊,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警员,你竟然可以根据没有痕迹这一点判断出一个逻辑严密完整的事发过程。”

夏迟迟的小脸一下子变成了小苦瓜。

错了错了!你领会错了啊!我不是真的要你夸我啊!

“不过,芊芊,我们办案,最重要的是证据。”慕言看着夏迟迟霜打小白菜一样一片狼藉的小脸,嘴角的笑容不自觉地勾大了一点,“虽然假设是隐性精神病很难以被觉察,可是只要是有,就总会留下证据。哪怕是一片纸能够证明,上头都能够支持我们继续调查下去。可是芊芊……一个老专家是隐性精神疾病,你怎么证明,连续十个专家都是隐性疾病呢?”

夏迟迟瞬间理解了,现在她的任务就是制造假证。

“很简单啊,”夏迟迟在知道行动的方向之后又一次露出了大大的笑容,“大概……爆发性传染?你知道,天才与疯子往往就相隔一步之遥,爱因斯坦的孩子还是个精神病呢,对不,这种每天高负荷用脑子的人会时不时地抽风想一下——我是谁,我在哪里,我从何处来这样的哲学问题。什么苏格拉底啊,柏拉图啊,不都是这种疯子吗?”

慕言噙着笑,十分好耐性地听着夏迟迟的高谈阔论,最后,更是无比认真地点了点头:“可是……芊芊,证据呢?”

“啊!”夏迟迟发出了悲鸣,这个家伙真不愧是通过测试能够做警员的人呢,还真不好糊弄。就不能装作相信的样子被我骗一骗吗?又不会少块肉。

她一边在心里默默碎碎念着,一边有气无力地说:“这只是我的一个假想,总会找到证据的,嗯。”

“很期待你的结果。”慕言无奈地道。

夏迟迟觉得一定是自己的错觉,她竟然从慕言的脸上看出了十足温暖的笑意。

“不过,”慕言话锋一转,“有一点我要告诉你,每一个死去的科研人员,死法都不一样。有枪杀致死,有钝器致死,还有被勒死、毒死,不同手段分别用在不同的人身上,无一重复。”

啊?枪杀……钝器……夏迟迟目光转向了坐在办公椅上猝死的专家,她的怀疑在此时不攻自破——被游戏BUG强行退出的方式是猝死。

怪不得,眼前这个家伙听完她的推理之后无动于衷——哼,这还怪他,为什么不早告诉她,是故意想看她把自己那些有一点点,嗯,就是一点点瑕疵的推理说出来吗?

慕言诧异地看到眼前的女孩儿相继露出惊讶和恼羞成怒的表情,然后眼眶里蓄起了丝丝水雾,踩着高跟鞋就去翻箱倒柜。

“哎哎……芊芊小姐,那片还没有做证据搜集。”

“芊芊小姐!别碰那个柜子,那里还没有扫描指纹!”

“芊芊……芊芊……你不要随便翻动尸体的衣物!!那里有专业警员去调查!”

最后的结果就是,芊芊捧着一杯热奶茶,坐在角落里,绷着小脸,看着慕言。

慕言生出了一种这全怪他的感觉,坚冰一样的五官微微融化了一些。

“真的很抱歉,我应该早告诉你每个警员的分工的。你是专属探员,这些同事在把证据搜集好后会汇总给你,不必你亲自出马。哦,对了,我们的权限还包括询问受害人家属……我刚已经和周夫人谈过了,你要不要见一见周夫人?”

夏迟迟喝了一口热奶茶,皱着小脸想,这一定是错觉,她怎么总感觉慕言是觉得自己没事可做想给她找点事情哄哄她呢?

不,就算是,她也没那么好说话。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就觉得浑身紧绷火大,她明明是个很聪明的小姑娘来着,怎么在他面前就蠢得好像一头猪?

哈。气死了。长得帅了不起吗?而且……

慕言这种不苟言笑聪明睿智帅人一脸的男人怎么会……真的在意她呢!一定是错觉。

估计在他眼里,她就是个好玩的NPC而已。

想到这里,夏迟迟一脸不开心地转过脸,说:“不要。反正有什么问题你肯定都看清楚了,到时候汇总了我再翻一翻就好了。”

慕言假装没有听到她后半句抱怨。

忽然,整个案发现场的气氛变得异常紧张,一个长着一张方脸,警服上佩戴了许多警徽的男人在无数同事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慕言神色一正,放下了手中的资料,走向了那个男人:“局长……您怎么来了?”

棠局长擦了一下满脸的汗,问:“这次调查怎么样啊……有线索了没有啊?”

慕言神情微微一顿,摇了摇头。

棠局长快哭了一样,浑身的肥肉都跟着一抖一抖的:“这可怎么办,市长五分钟后到……这个案子还被媒体一直紧盯着,这是第十个了啊……我该怎么交代?!”

他一抬眼,看到了坐在角落里低头翻着档案的小女警——夏迟迟。

在案情丝毫没有线索,他都快要被舆论媒体和市长逼死的时候,这个小女警,居然还悠闲地坐在这里喝着奶茶,翻着档案?!

他越想越火大,正准备指着夏迟迟的鼻子破口大骂的时候,慕言忽然迈开长腿,站到了她旁边。

他的嗓音很温淡,却带着让人不容忽视的力量:“局长,这是新来的警员芊芊,她刚才提出了一个十分具有建设性的假设,只差证据了。”

棠局长的脏话被硬生生憋了回去:“什么假设?”

夏迟迟刚听到自己的名字就偷偷竖起了耳朵,等到慕言说到这里,又羞又窘,慌忙站起来:“我的假设也不是毫无漏洞……”

慕言点头:“还需要详细的调查,不过多亏了你,好歹我们的调查算是有了方向。”

夏迟迟愣了愣,刚才她的话还被他直接否定掉了啊,他现在这是……在干吗?

棠局长一听到有线索,欣喜得不行,刚才一肚子的火氣都不见了,只觉得眼前的女孩儿越看越顺眼:“真的太好了,有线索就好。你叫芊芊是吗?不错,我们警察署就需要你这样聪明能干的女警。来,快和我讲讲你有什么发现?”

这时,一个带着靡哑气息的嗓音突然响起:“哦?有发现了,不错嘛。”

只见走廊角落转出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子,他从黑暗的走廊深处一步步走了出来。

夏迟迟抬头看去,只见他微微带着邪气的笑容在黑暗中逐渐变得清晰,狭长的眼睛,带着几分轻佻不屑。

而他身后,跟着几个荷枪实弹的保镖。

他的视线扫过调查的警员们,最后落在棠局长的身上:“说啊?怎么没声音了?我抽空过来,就是想听听你们的调查结果的。”

棠局长一下子慌乱得不行,局促得都快呼吸不过来了。

谁不知道,这个年轻的市长,有着铁血一样的手腕。

他刚刚上任的时候,有无数势力暗中窥视着他,同时也仗着资历仗着权势想要好好给这个年轻人点儿颜色看看。

可是,那些人在一夜之间,就全部被送进了监狱。那些在私底下见不得人的交易、最隐秘的勾结,涉黑和投机,都被这位市长掀了个底朝天,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关入了机密监狱。

他们甚至来不及请他们巧舌如簧的律师团,来不及和自己的权势炙热的同伙们通一个电话,就被刑拘了。

他一夜之间告诉全城,甚至整个世界联盟,什么叫心狠手辣,气焰滔天。

从那天开始,没有人敢称呼他的名字,甚至再提起他的时候,都会本能地战栗。

夏迟迟抬头,看了一眼眼前这个看上去有点儿单薄的几乎可以称之为少年的年轻男子。

“芊芊……这位是来考察的市长,你不是说有线索了吗?和市长好好说一下。”

市长……

所有人连名字都不敢提,都为之一凛的市长。

飞魔幻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