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伴夏 - 看多彩故事,品百味人生!

暗恋是一种礼貌

发布时间:2015年9月18日 / 分类:暖心故事会 / 1,713 次围观 /

暗恋是一种礼貌

文/猪小浅

周延要出国的消息,来得有点突然。 

那是兵荒马乱的高三,我和其他大多数人一样,整天顶着黑眼圈,埋头于题海。有天课间,我正被一道数学题弄得心烦意乱,却突然听到同桌说,周延下个礼拜要去美国。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像说明天要月考一样平常,我却趴在桌上,难以抑制地哭了起来。同桌以为我压力过大,实际上,是因为周延。 

周延并非多耀眼的男生,只不过他在我的眼里,一切都刚刚好。从眉毛到鼻眼,从发型到身高,全好看得恰到好处,也可爱得恰到好处。少一分乏味,多一分腻味。 

不过很可惜,我和周延来自不同的世界。 

谁说年少的喜欢可以单纯到不理会世俗?周延家底殷实,父母都是高知,他从小看到的世界就比我的广阔。这些,让我在他面前自惭形秽,只能将那份喜欢藏在心底。即便同班两年,我和周延也几乎没有过任何交流。 

那时,只要能远远看着周延,再枯燥的学习生活,也是活泼泼、亮堂堂的模样。而现在,他前往地球的另一端,我很难控制住心底的悲伤。 

闺蜜安慰我说,没关系,你可以像《初恋这件小事》里的小水那样,在接下来的日子奋发图强,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然后在最好的时光和周延重逢。 

闺蜜却忘了,生活不是电影。很多的久别重逢,都不过是物是人非。所以,即便闺蜜将未来说成了一朵花,我还是难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缓不过神来。 

周延去了美国后,有一天,我看到他在班上的QQ群里说,好怀念小城桂花糕的味道。有同学打趣他说:活该,谁让你非要漂洋过海?周延也不恼,在群里留了个地址,附上一句话和一个可爱的表情:改天谁有空,给我寄块桂花糕呗。 

我毫不犹豫地拿起纸笔,在草稿纸上,记下了那个地址。当时的我只有一个念头:无论如何,要让周延吃上桂花糕,缓解他的乡愁。 

关于怎样才能将东西寄到地球另一端,我一无所知。为了不被家里人怀疑,我只好去找旁人打听。弄明白费用及流程后,我有些沮丧。因为要想给周延寄桂花糕,我至少得攒够四百块钱。 

四百块钱对那时的我来说,是个巨大的数字。除了父母给的零花钱,我还偷偷帮校外那家文具店拉生意,总算凑够了所有的费用。去邮局那天,犹豫了很久很久,我还是没有用自己的真实姓名。 

不久之后,终于看到周延在群里说:哈哈,没想到,真有人给我寄桂花糕呢,只是某某是谁?我们班好像没这个人吧? 

这话刚说完,马上有人起哄说,肯定是暗恋你的呗。一群人七嘴八舌议论开来。后来,我看到周延说: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还是非常谢谢你。 

我隐身在群里,心里既高兴又失落。高兴的是,我终于满足了周延的愿望。失落的是,即便是那样的时刻,我也没勇气承认,寄桂花糕的那个人是我。 

很多年后,我和周延终于在聚会上重逢。即便我很努力,也还是没有优秀到足够和他相配。有些东西,与生俱来,并不是努力就能改变其中的格局。就像有些距离,永远难以逾越。所以,我和周延之间永远隔着时差,他的白天是我的黑夜。 

自始至终,周延都不知道,我就是那个花三百块钱,给他寄一百块钱桂花糕的,傻傻暗恋他的女孩。我在他的记忆里,只不过是旧时光里一个平凡的女同学,仅此而已。 

有人在歌词里写:暗恋是一种礼貌,暗地里盖一座城堡。当你喜欢的那个人,你永远不可能靠近的时候,不如就将那份小小的喜欢,打包封存,藏在旧时光里。对你喜欢的那个人来说,这是一种礼貌。不打扰,是我们最初的温柔。

上一篇 : 不管现在的结果如何,别放弃 下一篇 : 许我一剪菩提光阴

评论

推荐栏目
热门文章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