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递一声夏天给你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投递一声夏天给你

文/池薇曼

我们间的爱情存在着时差。在我尚不喜欢你时,你全心全意地喜欢着我;当我意识到对你的感情,你早对我毫无留恋。

Scene 01

骤雨来得毫无预兆,人群里传出此起彼伏的惊叫声,路面尘埃飞溅,世界迅速模糊成水雾色。

雨幕如织,杜晚汀躲到一家店铺门口,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雨一时半会儿停不了,进来坐吧。”

杜晚汀回头,和俊朗青年对上眼。他穿靛蓝衬衣,下颌优美,散发出一种禁欲气息。

见她一脸警惕,青年笑道:“你去见心上人?让女孩子孤身去找自己,可不是什么值得托付的良人。”

他的语气让杜晚汀莫名火大:“我去找同学,不是私奔,大叔。”

这是个精品店,货架上的商品琳琅满目。少女的视线定格在一堆木塞玻璃瓶上。和其他商品相比,这堆玻璃瓶实在太普通。

“那是‘声递瓶’,简而言之,是将声音传给未来的道具。打开瓶塞对着瓶子说一句话,塞上瓶塞,时间到了,你的话会传达给那个人,无论他在哪里。怎么,你有兴趣?”

连个玻璃瓶都能想出如此玄乎的名字,骗骗那些有浪漫情怀的人还差不多。他说再多,她也不会买。

大雨停歇,空气清新。杜晚汀避开水洼,往林煦洲给的地址走去。小镜子般的水洼,映出少女摇曳似花瓣的裙摆。

她的包里躺着一只声递瓶。店主说她是有缘人,免费送她一只。不要白不要,她干脆收下。

高考结束,杜晚汀跟几名同学约好到D市旅行。她鼓起勇气邀请林煦洲,却得知他刚好在D市的舅舅家。

“你们什么时候过来,告诉我一声,我当你们的免费导游。”

她自然不会放过这等好事,独自一人跑来D市。

杜晚汀独占林煦洲的计划并没有得逞。林煦洲的舅妈今天不在,他要照顾小表弟。

“好,那我不打扰你。”

听出她语气里的沮丧,少年轻笑:“要不,你来我舅舅家?我把地址发给你,等舅妈回来,我们再出去玩。”

这个提议让杜晚汀心花怒放,可她没走出几步,就遇到大雨。

少女怀揣一只小鹿,来到林煦洲给的地址。

她想给他打电话,却听见有人叫她:“杜晚汀,你来了?”

少女回头,被冰冷的液体喷了一脸。

一个四五岁的小孩拿着把手枪,蹦蹦跳跳地跑过来,朝她嚷道:“接招吧,怪兽!”

“不许叫姐姐怪兽。”

眼看少年将小孩拎起来,杜晚汀期待林煦洲揍他一顿,他却只是将小表弟放下。

林煦洲带表弟去超市买零食,趁小鬼对着货架上各种美味垂涎欲滴之时,她轻声打听:“你打算报什么学校?”

问出口后,她紧张地屏住呼吸,生怕错过他的回答。

“我要去波士顿留学,手续办好了。”

一声惊雷平地起,杜晚汀愣了几秒,外面没有打雷,那是她心底的期待破碎的声音。

杜晚汀扬起笑容,掩饰内心的失落:“对了,我和朋友约好四点集合,我先走了。”

林煦洲一脸惋惜:“我还想带你去空中花园,那里的落日很美。”

她当然知道。来之前,她查过资料,据说一起看过空中花园落日的人,能永远幸福。

——世间所有浪漫传说,只为两情相悦的人们而传颂。

这些传说,只会让单恋的人深刻地明白,那个人可望不可即。

Scene 02

杜晚汀遇见林煦洲,是在一个八月酷暑天。

行道树无精打采地耷拉着头,水泥路像炙烤过的铁板,杜晚汀从补习班一路狂奔到树阴掩映的市民体育馆,披散的长发像刚捞出来的海带。

她隐约听到有人测试麦克风,演唱会即将开场。

这天她最喜欢的某位歌手要来开演唱会。两个月前,她花光所有积蓄预购了门票。可门票刚到手,就被她弄丢了。

她听说音响很大声,体育馆后面也能听得清楚,便打算来蹭演唱会。

来蹭演唱会的人不少,她拿出听诊器,贴在墙壁上。

开场曲前奏响起,激情澎湃的歌声让杜晚汀感动得涕泗横流。

“你用这个听,能听清楚吗?”

“当然,我想和内场差不多效果,美中不足的是看不到本人。”

她热情地答完,随意瞄了眼,发现问话的是位戴鸭舌帽的少年。他足足比她高一个头,睫毛低垂,白色T恤领口处被汗水浸成了透明色。滚烫的风穿堂而来,他身上散发出淡雅皂香,沁人心脾。

难得遇到同龄的同好,杜晚汀慷慨地将听诊器递给少年。

“你要听听看吗?”

少年半信半疑地接过听诊器,诧异地瞪大眼睛:“真的好清楚,亏你想到这个办法。”

杜晚汀得意洋洋地从包里拿出另一副听诊器:“那副给你用,我还有备用的。”

演唱会进行到一半,雷声轰隆,倾盆大雨来临,杜晚汀从包里翻出一把折叠伞。

看到这,少年忍俊不禁,眼里似有熠熠星辉流动:“变出这么多宝物,你是哆啦A梦?”

“我习惯出门带一堆东西,不然不安心。你站过来一点,会淋湿的。”

少年靠过来,彼此的手肘相撞,她的耳根迅速发烫。

“我来撑伞。”

少年接过她手中的伞,手背被他碰到的刹那,她感觉有细微的电流传来。

雨声嘈杂,听诊器里的歌声变得模糊,取而代之,是她自己震耳欲聋的心跳声。

演唱会结束前,杜晚汀接到妈妈的电话,让她帮忙送份资料过去。她对妈妈丢三落四的性格习以为常,匆匆离开。

回到家,她才想起把听诊器忘在少年那里。好在家里有几副当医生的爸爸淘汰的听诊器,少一副估计没人发现。

新学期,杜晚汀走进新班级的教室,一眼看到坐在后排的少年。他戴着耳机,聚精会神地低头看书,与周围吵闹的同学截然不同。

她内心为这命运般的再会而欢呼雀跃,快步朝少年走去,脱口而出:“我的听诊器呢?”

她真是个笨蛋……开场白有很多,为什么偏偏选这句?

少年抬头,认出她后轻声笑道:“哆啦A梦小姐,真巧啊。”他从包里拿出听诊器:“给你。”

他随身带着听诊器,是不是代表他也在期待再次遇到她呢?

她接过听诊器,说了句“谢谢”。

平时和同学拌嘴,杜晚汀伶牙俐齿;她参加辩论赛能言善辩,还把对方辩手说哭了。

遇见林煦洲,她才发现,她太不善言辞。

Scene 03

林煦洲作为转校生的存在感很高。他在入学后的第一场月考,拿下全科目第一名的优异成绩。他长得英俊,家境优越,且文质彬彬,一时间,来他们班级门外围观他的女生数不胜数。

杜晚汀假装拿着练习册去请教他,不给其他女生接近他的机会。

林煦洲耐心地给她讲解,她光顾着看他的手,一时没注意听。

他抬笔,敲了敲她的头:“是我讲题太无聊?”

她捂着头道:“对不起,我走了一下神,你能重新给我讲吗?”

讲完题,少年递给她一样东西。

“给你,前阵子英语演讲比赛的奖品。你不是说白天学习用脑过度,晚上睡不着吗?睡觉前点香薰蜡烛,有助睡眠。”

杜晚汀接过来一看,发现是一盒4粒的香薰蜡烛。

他把奖品给她,仿佛在告诉她,他是为送她这份礼物而去参赛的。想到这,她不禁傻笑。

每到节日,学校总会兴起送礼物热潮。

有次午休,杜晚汀看到隔壁班的女生来给林煦洲送礼物,酸溜溜地跟他说道:“她们还真是勇敢啊,敢当面送礼物。正确的送礼物方式,应该是趁对方不注意时放下,才算惊喜。”

小时候每到圣诞节,妈妈都会半夜把礼物放在她枕头边,等她醒来,立刻能看到。可惜,除了妈妈,再没有多少人送礼物给她。

好些天过后,自习课时杜晚汀趴在课桌上睡觉。她睡得迷迷糊糊,听见桌上有响动,还以为是老师,吓得一个激灵。

她抬头,却对上林煦洲柔和的眼神。

这时,她注意到桌上多了个绣有竹叶的锦缎小盒子,打开一看,里面装着一支精致的钢笔。

他留意到她说的话,本想给她准备个惊喜,孰料还是被她发现了。

“这是作文比赛的奖品,送给你。”

“谢谢,我很喜欢。”

她受宠若惊地拿起来,对上少年的目光。他眼里水光潋滟,仿佛藏着一条暗河,让她深深坠入其中。

不久后,体育班代表学校赢了篮球比赛,女生们都跑去围观帅气的体育健儿,不再跑来围观林煦洲。

杜晚汀放下心来,没有去找林煦洲讲题。

下课铃响起,他却主动来找她:“老师昨天讲的题,你都会了吗?”

她老实地回答说不会,他便拿过她的草稿本:“我教你。”

杜晚汀连忙抢回草稿本:“这本用完了,换新的吧!”她在草稿本上偷偷画了他的肖像,要是被他看到就完了。

题目讲到一半,他发现少女脸憋得通红,便问:“你想去洗手间?”

她点头,跑出教室,长长呼出一口气。

林煦洲跟她讲题时将手撑在课桌上,仿佛从后面拥抱着她。好几次,杜晚汀抬头,能清晰地感觉到他的鼻息擦过脸颊,宛若火苗扫过,扰得她六神无主。

别说听他讲题,她紧张得都快窒息了。

Scene 04

从D市回到家,杜晚汀躺在床上。

和林煦洲上同一所大学的梦想,轻易破碎。

除了她,林煦洲在学校里很少接近其他人。他总是送她礼物,让她错以为自己是特例,却原来,她和其他人一样,不属于他的未来。

她想起白天时的声递瓶,一个骨碌翻身起来。

灯光暖黄,玻璃瓶身泛着幽蓝光芒。她打开瓶盖,对准瓶口轻声说道:“给七年后的林煦洲:我……喜欢你啊。”

说完,她将瓶塞塞好,“噗嗤”一笑:“杜晚汀啊,这你也信,真是傻透了。”

杜晚汀放好瓶子,忽然发现,她来到一个陌生的房间。

她在屋内四处走动,跟落地窗前俊朗的青年四目相对。

青年看到她,脱口而出:“杜晚汀,你怎么在这里?”

远方雷鸣回响,杜晚汀睁开眼,发现她刚才睡着了。

她好像还做了个怪梦,却记不起内容。

林煦洲去波士顿那天,杜晚汀决定去送他。

从她家到机场要两个半小时,路上,她抱紧他送的礼物,不停练习要对他说的话。

林煦洲参加大小比赛得到的小奖品,都会送给她,她舍不得用,郑重地保存起来。不知不觉间,变成沉甸甸的一大袋,犹如她的感情。他出国留学是好事,但她自私地希望,他能为她留下。

她找到林煦洲,鼓起勇气问他:“你能不能不要走?要上大学的话,国内的学校也不错……”大脑因为紧张而变成空白,她再也说不下去。

喧闹人声从耳边消失,她屏息等待他的回复。

“晚汀,我十岁时就规划好了十八岁的目标,如果现在放弃,我不知道未来该做什么。没有目标的人生,是最可怕的。所以,我不能为你放弃留学这个目标……请你谅解。”

少年凝望着她,眼底有无奈和痛惜,但更多的,是坚定。

他知道她的心意,也并非对她没有好感。他权衡过后,做出的决定,像法官做出判决,给她的心意一份答复:她并没有他的人生目标重要。

杜晚汀听见自己欢快的声音:“我开玩笑的。你不会以为,我真的来挽留你吧?这才是我认识的林煦洲,你加油!”

她转身,大步离开。

走出机场,她便后悔了。她停在原地,烈日当空,她被晒得脸颊生疼,却不敢移动一步,怕他追出来后找不到她。

背包里他送的礼物越来越沉,就像他们间的回忆,压得她喘不过气。太过沉重的东西,无论是行李,还是感情,都只会成为累赘,让自己受苦。

直至日落,杜晚汀仍孑然一身。

她的心跟着太阳沉入黑暗里,她确切地明白了一个事实:他选择的不是她。

Scene 05

令人窒息的闷热笼罩全身,忽然,一阵阵凉风吹来,将热气驱散。

半梦半醒间,杜晚汀记起今天有展示会,从睡梦中惊醒。她最近总是做关于学生时代的梦,碎片般的记忆,令人惆怅。

她睁开眼,发现她新上司兼老同学,正手拿文件夹给她扇风。

林煦洲温声提醒她:“还没上班,你继续睡。”

睡得着才怪。杜晚汀伸了个懒腰:“林先生找我有事?”

“看你热得满头大汗,想给你扇扇风。”他笑得双眼微眯,语气撩人,“你不是说过,用文件夹扇风最凉爽?”

他的话,让杜晚汀想起高二那个停电的晚自习课。

教室里闹哄哄的,同学们把老师分给大家学习用的蜡烛围成一圈,讲起鬼故事。

天气十分闷热,林煦洲却仍在专注地做题——他将代表学校参加省物理竞赛。他的优秀并不完全靠天赋,还靠比常人付出更多的努力,这是她最敬佩他的地方。

烛光摇曳,注意到他后颈亮晶晶的汗珠,杜晚汀拿起文件夹,卖力地给他扇风。

见少年抬头,她不好意思地笑道:“我吵到你了?用文件夹扇风是最凉快的,你要是嫌吵,我离远一点扇。”

他却笑了:“你也很热吧,我给你扇扇?”

额头沁出细密汗珠的少女慌忙摇头:“不用,我不热。”

——那样闷热的天,即使再凉爽的风也无济于事。对他而言,她才是最沁人心脾的和风。

杜晚汀不想继续聊起和过去有关的话题,她打开电脑,道:“我把设计方案发给你,请你过目。”

大学毕业后,她找了份室内设计的实习工作,一步步从基层做起。花了三年时间,她终于成为独当一面的设计师。

今年年初,公司内部重组,从波士顿总部调来的新的负责人接管他们部门。

新的负责人,居然是林煦洲。

也不知道上头是怎么决定的,林煦洲对室内设计几乎一无所知,杜晚汀每次跟他汇报工作,都要给他解释很多,大大增加了她的工作量。

此外,他还屡次试图介入她的私人空间:“今晚有空吗?我发现一家不错的日料店。”

“没兴趣,我要回家等快递。”

面对她冷淡的态度,林煦洲百折不挠。

他一出现,那些褪色的记忆,全都鲜活地浮现出来,让杜晚汀几乎要分不清现实。

她去接咖啡,对着茶水间的镜子拍了拍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以前的他哪有那么好,你是瞎了眼才会喜欢他,别再瞎了。”

说完,杜晚汀端着水杯往回走,和身后倚在门边的俊雅青年对上视线。

——她的碎碎念,不会让他听见了吧?

她故作镇定地朝他打招呼,擦肩而过时,听见林煦洲轻声说道:“晚汀,你那么好,我却没有选择你,我才是真的瞎了眼。”

他果然听见了。杜晚汀尴尬至极,一溜小跑回到座位。

Scene 06

杜晚汀将她近期的烦恼,倒豆子般告诉骆泓。

她跟林煦洲的事,骆泓听她说过几次。他含笑听完,点评道:“依我看,你八成还对他有留恋。你现在就像对男朋友闹别扭的女孩子。”

“我哪有!好马不吃回头草,这世界上可是有35亿男人,我为什么非他不可?”

骆泓是高三的暑假那样,杜晚汀到D市旅行时遇到的精品店老板。

录取杜晚汀的大学在D市,开学后,她去找兼职迷了路,正好走到骆泓店门口。他说店里要招人,她便做了店里的帮工。

毕业后,她工作忙碌,很少过来找骆泓。

在林煦洲成为自己的新上司后,杜晚汀重新来找骆泓诉苦,带上啤酒和小吃。是的,除了骆泓,她没什么朋友。

骆泓不解:“你既然这么讨厌他,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他?”

“我说我现在想专注工作,没时间谈恋爱,可他还是我行我素。前几天,我午睡醒来,发现他在我办公桌上放了一大堆零食。我在减肥,他这是要害我。”

骆泓听着她花式炫耀般的怨言,无奈地摊手:“你的拒绝太不彻底,没谁规定恋爱和工作不能一同进行。要不,你找个借口带他过来,我假装是你的男朋友,给他个下马威。”

以骆泓的年龄,这么说也太假了。

——不对。

杜晚汀猛地抬头,细细打量骆泓。她跟骆泓认识七年,他完全没变过,还是当初风度翩翩的美青年,看起来和她年纪差不多……有一张逆生长的脸真好。

“还是不了,可信度好低。”

骆泓摊手:“你每天来找我抱怨,我才好心给你提意见,你还嫌弃我老?”

“我哪有,只是姿色平平的我,配不上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你罢了。”

马屁拍得太过,她说完后还作势干呕了一小下。即便她表现如此欠扁,骆泓也没生气。

他耐心地问道:“你真的不考虑选择我?”

对上他认真的眼神,杜晚汀愣住。她知道有不少女性暗恋骆泓,整天跑来看他。但是,她似乎没有拿看待异性的眼神看过他。

她凝重的神色让骆泓忍俊不禁:“我开玩笑的。”

杜晚汀如释重负,她用力拍拍他的肩膀:“哈哈,下次别乱开这种玩笑。”

他是她最交心的朋友,当做恋爱对象,未免太浪费。

Scene 07

新设计的展示会结束,从客户的反应来看,似乎很满意。

杜晚汀走下台,发现甲方的美女秘书,正亲密地跟林煦洲说着什么。

林煦洲一开始确实对业务不熟,但他学习能力强,也很有头脑。这次的设计方案他还提供了想法,找出几处被忽视的小错误,让杜晚汀对他刮目相看。

看到他和人勾勾搭搭,她对他的好感快速下跌。

送走客户,林煦洲又来问她:“今晚有空吗?”

“没空,我要搬家。”

这次是真的,她所在的公寓要大装修,房东要他们搬走。

“要不要我来帮忙?我有车。”

后半句听得杜晚汀精神抖擞,当下应道:“OK!”

她的行李不算多,但有不少房屋模型不经摔,搬家公司太暴力,她还打算雇个人帮忙。他来帮忙,能给她省下一笔不小的费用。

林煦洲送上门来任人差遣,杜晚汀毫不客气,指使他搬这搬那。他脾气很好,毫无怨言。

看到地上一个精致的铁盒,他问:“这个也要搬吗?”

前几天整理行李时,她从角落里找到这个盒子。

盒子里全是高中时林煦洲送她的比赛奖品,大部分都是文具,她曾经将它们视若珍宝,崭新却无用武之地。从视为珍宝,到视作累赘,不是东西的价值有变,而是她的感情发生变化罢了。

见她愣住,林煦洲打开铁盒。

“不许打开……”

她下意识地去抢,却踩到一支笔,脚下一滑。

木地板发出“咚”的笨重声响,林煦洲在杜晚汀摔倒前紧紧护着她,当了她的人肉垫子。她慌忙推开他,一骨碌爬起来。

他露出痛苦神色:“我……胸口被丘比特射中一箭。”

铁盒被摔开,东西散落一地,一把圆规飞出来,插在他胸口。

杜晚汀拔出圆规,强忍住笑意:“还有开玩笑的力气,应该是没问题了。”

林煦洲蓦地拉住她,他的掌心滚烫,仿佛烙铁,深深没入她的皮肤。

“你终于笑了,晚汀。”

看到她还收藏着当初他送的礼物,他确信,她并不是彻底不在意他。

杜晚汀甩开他的手,冷冷地说道:“你别误会,这些东西我都要丢掉,不要了。”

她捡起散落的物品,丢进垃圾袋。

林煦洲静静地看着她,忽然问:“晚汀,你知道我为什么回国吗?”

她不吭声,径自往垃圾袋里塞东西。

他俯身,拉住她的手。杜晚汀想挣脱,无奈力量悬殊。林煦洲将她拉了起来,强迫她与自己对视。

“我做了个梦,梦见你跟我说,你喜欢我。十七岁的你出现在我面前,哪怕整整七年不见,我还是立刻认出是你。可你,却用陌生的眼神看着我。”

他从梦里惊醒,这么多年,他从没做过所谓噩梦。

他第一次感到害怕,怕她真的会忘记他。所以,他打听到她的下落,来到她身边。

“我总是想起在机场时,你让我不要走的场景,你转身离开,走出我的世界。那个时候,我应该去追你的,但我没有。我很感谢这个梦让我明白,对我而言,最重要的不是出国留学,更不是取得什么惊人成就,而是你。你能不能再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照顾你?”

杜晚汀看出他眼底炽热似火的感情,她冷笑着推开他:“你这话真让人火大。凭什么现在你突然出现,说想要照顾我,我就要答应?”

他乖乖认错:“是我不好。”

杜晚汀继续说道:“别忘了,你曾经放弃过我,让我怎么相信,你这次真的是要永远待在我身边?”

“我会负起责任,让你相信我。”

她凝望着他,在他坚毅的眼神里败下阵来:“你真是不屈不挠。”

“对象是你,我才不肯放弃。”

我们间的爱情存在着时差。在我尚不喜欢你时,你全心全意地喜欢着我;当我意识到对你的感情,你早对我毫无留恋。

消除时差的方法只有一个,那便是再度成为你喜欢的人。

实现这个目标前,无论经历多少次挫折,我都不会放弃。

Scene 08

林煦洲走后,杜晚汀又从垃圾袋里翻出她丢掉的礼物。她真是个没出息的家伙。

新家狼藉一片,杜晚汀打着哈欠收拾东西,发现地上有一个玻璃瓶。

是七年前骆泓给她的声递瓶,瓶身泛着幽蓝光泽,仿佛有生命。瓶塞不知何时打开,她记得,之前她把瓶塞堵上后,怎么都打不开。

她想起林煦洲的话,对了,当年她对着瓶子说完话,也做了个梦……难道是巧合?

杜晚汀来到精品店时,骆泓正拿着鸡毛掸子,优雅地掸灰。

“声递瓶是真的?”

她大学四年都在店里打工,有不少客人买过声递瓶,骆泓将同样的话重复千百次,她从没相信过。

能把声音传递给未来的瓶子,怎么想,都是扯淡。

可是,林煦洲确实听见了七年前她的告白。

骆泓转身,嘴角的笑十分妖娆:“你难道不是相信它是真的,才会使用吗?瓶塞打开,表明你的声音传达给他了。声递瓶不仅能传递声音,还能短暂地连接两人所在的时空。当年你在投递声音后,应该有看到未来的林煦洲;而他所看到的,则是过去投递声音时的你。”

“如此英俊潇洒的我主动提议要假扮你男友,你都拒绝了。晚汀,既然你非他不可,就不要错过他……这是我身为过来人的劝诫。”

她从骆泓眼底,看到一闪而过的悲伤。

骆泓还告诉她,至今为止,声递瓶确实帮助不少人把声音传达给未来。但是,极少有人会因为幻觉般的一句话而放弃前途,奋不顾身。

杜晚汀决定原谅林煦洲。毕竟,他只为了她一句话,就放弃前途回到她身边。

——这个世界上,还有谁会像他一样在乎她呢?

她人生有限的邂逅,有限的分别里,最为深刻的,都与他有关,岂能轻易放下?她之所以不肯接受他,只是怕他会再次离开。

与其害怕不确定的未来,不如抓住眼下切实的幸福。

新的项目告一段落,林煦洲拿着两张门票来找杜晚汀。

“我拿到荷花展的门票,你有兴趣吗?”

她没有回答,而是问他:“林煦洲,如果你能给未来的任何人传一句话,你会选择传话给谁?说什么?”

他不懂她的用意,还是仔细思考,给出他的答案。

“未来的话,暂时没有。我更希望向过去传话,告诉七年前的自己,‘杜晚汀才是你最珍视的人,留在她身边,否则你会后悔的。’”

杜晚汀听得脸颊发烫,问他:“什么时候去?”见他错愕,她补充道:“我是指荷花展。”

她不再拒绝他,让林煦洲欣喜若狂:“周六下午,我开车过去接你。”

到了周六,林煦洲迟迟没有来。

她等得不耐烦,打电话催他:“你在哪里?”

接电话的是一个陌生的男声:“你找电话的主人?这里是锦江边,有人开车掉水里……”

杜晚汀的大脑“轰”一声响,她挂了电话,慌忙打车过去。

她不知道林煦洲的具体位置,只能沿着江边狂奔。

昨晚大雨滂沱,水位上升,掉进湍急水流里,恐怕凶多吉少。早知如此,她不耍小性子,直接原谅他好了。

看到路边围着一堆人,她慌忙挤开人群。林煦洲已被人救上来,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她瘫倒在地,趴到他胸前嚎啕大哭,围观人群同情地看着这位哭得仿佛失去全世界的年轻女子。

杜晚汀哭着哭着,头顶传来一道声音——

“晚汀,你怎么在这里?这是你的熟人?”

Scene 09

听见这道声音,杜晚汀慌忙擦干眼泪,她仔细审视地上的人,是个体型和发型都和林煦洲接近的……陌生人。

她爬起来,抱住人群里浑身湿透的林煦洲:“呜呜呜,我还以为你死了……”

他浑身僵住,继而轻拍她的后背,声音温柔得快滴出水:“我没事。”

林煦洲开车经过锦江边,发现有人开车撞破护栏冲进水里,便下车帮忙营救。车门打开,大概是路人听见手机响,随手帮忙接了,没想到害她如此担心。

他浑身湿透,好不狼狈,而杜晚汀跑得头发凌乱,裙子皱巴巴。

这是两人最为落魄的一天,也是最靠近彼此的一天。

数日后,他们去看荷花展。

夏日的微风吹过荷塘,碧叶掩红花,甚是美丽。

他指着荷花给她介绍:“晚汀,你知道吗?大多数种子都拥有休眠能力,其中最为突出的是莲子,没有合适的环境,它们甚至可能休眠千年。”

在他走后,她对他的感情,就像一颗进入休眠期的种子,被坚固的冰层包围。他相信她还是喜欢他的,无论要花多久,他都会融化包围她的坚冰,唤醒这份感情。

杜晚汀仰脸看向他,笑容比映日荷花更为美丽:“恭喜你,终于融化了坚冰。”

他拉住她的手,十指紧扣。

时至今日,他还清楚记得他们相遇的场景。少年经过体育馆,看到一位少女拿着听诊器贴着墙壁,投入地听着演唱会,他突然很想认识她。

那个夏天,他走到她身后,惊动了爱情。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