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红色的夏天与水母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粉红色的夏天与水母

文/大年年

遇到喜欢的人也只是一个笨蛋

1

女孩子们一定幻想过跟大明星谈恋爱。

全世界的女孩子都喜欢他,为在舞台上的他而倾倒,可是他喜欢的只有你一个人。这种集所有宠爱于一身的恋爱,在小时候的我看来,简直就是玛丽苏本苏,是人生一定想要经历的事情。

可小缪一直很鄙视我这样的想法,觉得我是一个爱做白日梦的人。

待在酒店里面太无聊了,我拿着遥控器随便换着台,跳到一个娱乐台的时候,娱乐新闻正播着“Pink Jellyfish要在我市举行巡回演唱会的最终场”,而里面的主唱——缪元,就是我男友了。

小时候幻想过的和明星谈恋爱的事情,真的在我身上发生了,一切就好像做梦一样,虽然他鄙视我的想法,但我的男友小缪也成了一个明星。不过,当时幻想的王子和公主的戏码,现在想起来倒是有点羞耻,我跟小缪明明不是王子和公主,只是被命运宠幸的普通人。而且,跟万千少女喜欢的男明星谈恋爱既甜蜜又苦涩。

又或者说苦涩大于甜蜜?

我们不能公开,要尽量避免所有公共场合的镜头的捕捉,不能牵手,不能拥抱,哦,朋友圈秀恩爱、微博秀恩爱什么的也是不存在的,生日和情人节也没有那种一起庆祝的活动,毕竟他的工作无法耽搁。甚至有的时候我觉得,当个粉丝会比当他的女友更让人快乐,毕竟粉丝可以坐在台下大声喊着“我好喜欢你,你什么时候来娶我”。当然这些我都只能在心里想一想,因为小缪的事业正在上升期。

作为他的女朋友兼助理,我能做的,只是为他准备好工作行程和他需要的物品,然后在安全距离以内看着他。

在满足我的恋爱幻想面前,我觉得他的前途更为重要。

明天就是巡回演唱会的最终场,我也决定等这场演唱会结束后,就从他身边离开了。我逐渐地意识到我跟他之间的差别。他能够在舞台上绽放出光彩,是耀眼的太阳,需要照亮的是更多的粉丝,而不是只当我一个人的Pink Jellyfish。

我叹了一口气,躺在床上,以前恋爱或分手都是对方提出来的,所以面对那些“我觉得我们不合适”“我已经没有那么喜欢你了”“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远了”这样的借口只觉得想笑,但是轮到自己来找一个分手的理由时,绕来绕去脑子里想的还是这几个,总不能说“我觉得自己有可能耽误你的前程,所以要跟你分手”这样的话吧!

一开始我们乐队也不火,可是自从前年小缪帮某部青春电影亲自操刀制作了配乐跟插曲之后,乐队随着电影爆棚的口碑,知名度也直线上升。现在乐队一发新歌,评论区一定秒破999,演唱会也从寥寥几人的小酒馆换成了大体育场,最后我们还来了一次世界巡回演唱会。小缪估计也没有想到乐队竟然会这样爆火吧,不过这对他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他一直拥有这种才能,写出的歌词总是能戳中大家的点,又融合了流行摇滚元素,编曲上面也很抓人。总之,这样优秀的小缪,我希望有更多的人喜欢他的音乐!

除开音乐,小缪长得也很帅气,是被一个摇滚音乐事业耽误的偶像型选手。这么想起来,我们小缪真的很优秀啊!小时候我怎么没有觉得他这么好看,又这么厉害呢?白白错过了好几年。

我躺在床上回复完几个工作上的微信消息,然后点开了一个内地偶像团体的视频,前几天无意间刷到他们唱的《宠爱》,几个小男孩唱着:“给你买最大的房子最酷的汽车,走遍世界每个角落,我只想给你给你宠爱……”尽管是小男孩,但是我也觉得甜滋滋的。

不需要多大的房子,也不需要多酷的汽车,只要能坦诚地跟那个人在一起就好了。然而这才是最难的事情。我不想在所有的场合都跟他保持距离,也不想所有的节日都不能单独跟他过。我知道自己的要求已经超过现在他能给予我的爱,而我的这些要求很有可能会给他的事业带来冲击,所以我觉得还是放手好了。

啊,失业的同时失恋,是很惨淡的人生了,应该去什么地方转转才能排遣一下抑郁的心情呢?

我拿着手机刷着视频,不知不觉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最后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虽然说巡回演唱会马上就要结束了,但是新专辑的准备工作也刻不容缓,小缪最近都有在写歌词。这种时候,他都是一个人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写歌,我也当一个乖乖女友兼助理,并不打搅他。

“睡着了?带你出去玩,去吗?”小缪的声音很慵懒,听起来就很舒服,就好像那种感冒了的男朋友在电话那头陪你聊天的感觉。不过,作为马上要上台演出的歌手,我不希望他感冒,我希望他的嗓音一直保持完美的状态,给大家带来最棒的演出。

以前的我们倒是会经常出去玩,但是自从乐队知名度变高以后,我们就尽量减少了在公众面前的出行。我想着马上就要辞职了,突然生出一种破罐子破摔的勇气,不如今天就跟其他普通情侣一样吧!

“好呀!”

尽管这样想着,我还是从抽屉里翻出了口罩,又戴上了眼镜,还贴心地在自己脸上画了几颗痣,看上去比较难以认出来。

2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街道上的行人跟车辆还是很多,车厢内空调温度调得很低,一时之间还有点凉意。

我坐在前排,把车窗摇下来了一些,外面的灼热气息扑面而来。我看到路边挂着TFBOYS的宣传看板,开心地叫了一下。

小缪摘下耳机,不解地看着我:“看你最近好像很沉迷这个小男孩组合呀!”

“你有听他们的歌吗?有几首歌真的还蛮甜的。”

小缪又戴上了耳机,我也不确定他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要不说他很爱音乐呢,没事的时候总是在听录制好的Demo,不断调整自己觉得不太好的地方,试图展现出更完美的作品。

我们坐的车最后停在了海洋馆前面。

乐队取名叫Pink Jellyfish大概是因为小缪很喜欢水母,pink则是照顾了我的想法,其他的成员对这个名字也没有表现出厌恶,于是乐队就用这个名字在路边开始了我们的第一场演出。

虽然他很喜欢水母,可我们只一起去过一次海洋馆。

夜场的海洋馆里没有几个人,零零散散几对游客都是情侣,手牵手慢悠悠地走着。

小缪伸手牵住我的时候,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挣开了:“外面人多,万一被拍到就不好了。”

“没有关系,我戴了口罩跟假发,认不出来的。”小缪仿佛安慰我一般,指了指自己的口罩跟假发。

水母在墙上的缸里自在地游动着。我最喜欢的是海月水母,小小的、透明的海母在海洋馆的灯光中逐渐变化着颜色。如果可以的话,我真希望自己能当一只水母啊!不需要认识很多人,也不需要赚钱买大房子,每天就是安静地游来游去。

我们久违地牵着手一起看水母,小缪突然笑了起来,问我记不记得之前看过的一部日剧:“就是那个,你站错了CP的那一部夏季日剧,叫什么来着,里面那个人说,看过夜场水母的人,是注定要在一起的。”

“是《有喜欢的人》啦!”

虽然小缪对生活非常敏感,但是记性不太好,名字什么的根本记不住,是一个笨拙但可爱的人。

“你看这只水母,很像一个荷包蛋!想浇酱油上去了。”

旁边的一缸水母看上去真的很像溏心蛋,边上贴着的标签说这是“蛋黄水母”。

我回头想喊小缪一起来看的时候,发现他拿出了手机,斜着身子站着,对准我拍了一张照片。平时我很排斥照相,总觉得自己拍出来不好看,所以我跟小缪也没有什么合影,嗯,还有就是为了防止记性不好的他把手机弄丢了,结果被居心叵测的人捡到。身为一个处女座,我真的很操心了。

大概是对照片很满意,小缪脸上洋溢着一种神秘的微笑。他凑到我身边,跟着我一起盯着那一缸水母:“也很像百香果!”

“对啊!啊,想喝百香果茶了!”我们俩同时说出这一句话。

相处了这么多年,大家的喜好逐渐变得一样,这也算是我们的默契了。

“但是不行,你明天还有演唱会,喝冰的饮料对嗓子不好。”我严肃地说着。小缪歪着头,一脸“好好好,你说的都对”的表情。

回去的路上,我们还路过了要举行演唱会的体育场,海报跟其他宣传的物品很早之前就挂好了,平日里对演出都很淡定的小缪,此刻看起来却有点紧张。

我伸手握住了小缪的手,什么也没有说,但是我知道,他肯定明白我想说什么。

3

演唱会当天,天气还不错,六点多的时候,体育馆前面就已经聚集了不少粉丝。小缪和乐队的其他成员在休息室里谈论着新专辑的内容,一切都按照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我推门进去的时候,大家脸上都挂着诡异的微笑,不晓得这群人在计划什么。

“Encore不可以太多,超过十点半,我们会被罚款的。”我盯着他们,严厉地说着,不提醒他们的话,还不知道他们几个会Encore到几点。

算了,只要这几个人好好演出就行了,反正他们也就是会打赌唱到哪首歌时小缪会忘词这一类人。

八点钟的时候,演唱会正式开始了。我站在舞台一侧看着乐队演出,脸上满是欣慰的笑容。那个我喜欢的男孩子,此刻正站在舞台上绽放着光芒啊!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站在这么近的地方看他了,以后就算买了VVIP的票,中间也会隔着栏杆和安保。

一想到这里,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点点想哭。

我拜托同事多留心一下舞台,借口说去体验一下后排的现场效果,随后就站到偏后面一点的位置去了。我得提前习惯一下,隔着这样的距离看小缪,会不会觉得他过于陌生呢?

因为是巡回演唱会的最后一场,小缪跟乐队其他成员表演得都很卖力,几乎把Pink Jellyfish出道以来所有歌曲都唱了一遍。时间刚刚好,算上两首歌的Encore,演唱会已经要结束了,可是观众并没有离场,狂热的粉丝们还是在不停地喊着“Encore”。

我往主舞台靠近,乐队此时已经到了后台,应该是要庆祝演唱会顺利结束了,可是主舞台原本暗下去的灯光,又亮了起来。原本就还热情高涨的观众们,此刻更加沸腾了。

“Pink Jellyfish!Pink Jellyfish!Pink Jellyfish!Pink Jellyfish……”

小缪就在这样的呼唤声中,又一次登上了舞台。

“接下来给大家唱的这首歌是临时加的,可能唱得不太好,希望他们的粉丝不要介意,我昨天才学的。”

前奏一响起来,莫名的熟悉。

小缪就在巡回演唱会的Encore中,坐在舞台上,唱起了那首我以为他没有听到的歌。

“我只想给你给你宠爱……”

跟小男生们唱这首歌甜甜的、小小的喜欢的情绪不同,我喜欢的那个人在舞台上唱着这首歌,甜蜜的指数又增加了不少,是成年男子的笃定和爱啊。

到间奏的部分时,小缪站了起来:“谢谢大家听我唱这首歌,这首歌,我想献给我喜欢的那个人。我呢,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如果你也愿意跟我一直走下去,嗯,就是嫁给我的意思,我很笨啦,记性也不好,还总是让你担心,我希望你一直在我身边。”

“你要是同意的话,就请站到我身边来吧!”灯光照在他身上,仿佛世界上最闪耀的星星一般。

前排的粉丝听到他这样子说,立马要翻过栏杆、冲过安保人员的阻拦往前走,全场已经被小缪这句“你要是同意的话,就请站到我身边来吧”给点燃。小缪看到这些,继续说着:“好啦,我知道大家都想嫁给我。但是,陈语萱女士,你再不上台来,我就会被别的粉丝牵走了。你的情敌很多,你有没有看到!”

好像没有粉丝的diss,大家都在呼喊着我的名字。

主舞台的追光落在了我身上,完蛋了,我今天连续工作了好几个小时,脸上的妆也已经花了吧;刚刚听到这首歌时太惊讶,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眼线是不是也被哭掉了?

我一路小跑上去,中间还差点摔了一跤,小缪站在舞台边缘,伸手拉了我一把,牵着我的手站在舞台上,继续跟观众聊天。

“我喜欢的人是不是很漂亮啊!有没有觉得我的眼光很不错!”

底下的粉丝都呐喊着:“你的选择很棒!”

“这个人,从小就幻想着长大后要嫁给大明星,还好我足够努力,成了大明星。有梦想谁都了不起,这位女士的梦想就实现了。所以你们要是谁还想嫁给大明星,一定也可以的,不过我就不行了,嗯,这个人选里面不能有我了哦……”

台下一阵爆笑。

总之,我既没有成功辞职,也没有成功分手。那天的演唱会结束以后,各大微博、微信公众号都刷爆了,全是“Pink Jellyfish主唱演唱会求婚”“多年恋情终曝光”“恋爱长跑成功”之类的新闻。

演出结束以后,我们在外面吃酱油拉面。拿着酱油倒在溏心蛋上的瞬间,我突然想起来:“你这样做公司会生气的吧!”

“哦,我之前就跟公司说过了,他们说,我年纪大了,再不结婚也不太好。”

我朝他翻了一个白眼,公司肯定是觉得劝不住他,还不如随他去的,让他随心去做他自己,然后给他想好所有的公关方式。

晚上睡觉之前,我刷新了微博,看到了小缪最新发的微博:“看完蛋黄水母一起来吃蛋黄了,他们说,晚上一起去逛海洋馆的人是注定会一直在一起的人。”配图是在海洋馆偷拍我看水母的照片和演唱会结束后我们一起吃的酱油拉面。

虽然有粉丝说“怎么可以在演唱会上求婚”之类的,但是更多的粉丝是支持的,说小缪出道以来也没有炒过男友人设,演唱会上为什么不能求婚。总之,我不仅没有失业,也没有失恋,反而还得到了一枚超级大的婚戒。

4

之后的某一天,小缪去参加一个音乐颁奖晚会,而我因为感冒,就没有陪同。小缪回来的时候,神秘兮兮地拿出了一个盒子。

我一开始还以为他是去买了戒指或者项链之类的东西,他捂着嘴神神秘秘地笑着,摇了摇头,期待着我打开盒子时的样子。

“你快打开嘛!”

“不会是恶作剧玩具吧?那种打开来,就会跳出吓人小丑。”

小缪白了我一眼:“我是那么无聊的人吗?”

我小心翼翼地打开盒子,发现里面放着一张他跟三个小男孩的合照。

“刚好在颁奖典礼上遇到了,就找他们一起合影了。好啦,现在你喜欢的人你都拥有啦!”

房间里的水母在水缸里自在地游动着,西柚香氛的味道充斥着整个房间,我喜欢的人也在我身边。

真是美好的季节啊!

阿嚏!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