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味巧合(二)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25日 /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蜜桃味巧合(二)

文/老衲吃素

蜜桃味巧合目录

第一章:蜜桃味巧合(一)

第二章:蜜桃味巧合(二)

第三章:蜜桃味巧合(三)

蜜桃味巧合(二)

不过既然说好了把这件事当作没有发生过,苏南星不管心里怎么想的,面上总能做到滴水不露的。

下午跟周奕去给分包商开会之前,他俩在电梯里,苏南星一句话没说,周奕还用余光扫了她好几次,她能感觉到他大概想主动跟她说话,但是几次都没开口。

苏南星觉得他们俩还是像从前那样单纯的上下级关系挺好的。

会议室里坐了一圈分包商代表,有以前跟苏南星接触过的,也有不认识的。苏南星跟在周奕身后进来的时候,大家也都纷纷起身跟她打招呼。

有认识苏南星的,直接就说:“以后得叫你苏总监了,以前跟你合作的时候就觉得你特别有能力。”又跟周奕用熟稔的口吻说,“苏总监这样的人才特别有能力,周经理有眼光啊。”

周奕对待这些分包商从来都是有点距离之间又透着亲近,尺度拿捏得非常好。工作场合的时候透着客气,等到晚上到了饭桌上,就哥哥弟弟推杯换盏了。

开完会之后,就有分包商拉着苏南星加微信,微信刚加上,就有人发信息过来:“什么时候有空,一起吃顿饭?”

像他们这种分包商是挂靠在华信省公司下的,都是有过多次合作的公司。只不过那么多家分包公司都符合条件,为什么非得用你家呢?这里面的门道,就都在周奕晚上的饭局上了。

等开完了会,苏南星从会议室出来,看到先一步离开的周奕在拐角的走廊那里开着窗户抽烟。他见苏南星走出来,便把手上的烟掐了,跟她一起进了电梯。

好像在特意等她一样。

他没有说话。

她也没有说话。

狭窄的电梯间里,苏南星好像还能闻到周奕身上那混合着淡薄荷和烟味的气息……

周奕余光扫了苏南星好几眼,见苏南星今天一整天都好像是真的把那件事给忘了。

周奕周一的会议很多,也没有太多时间去琢磨苏南星,回到办公室之后没多久,就夹着笔记本继续开会去了。

如此过了两天,果然如苏南星猜测的那样,周奕很快就签订好了分包合同,第二天就能入场施工了。

苏南星周四早上去公司露了个面,就填了外出办事的单子,跟钱大姐说去施工现场看看:“我想去学习一下。”

钱大姐还夸苏南星:“赶紧去吧,年轻人多学点总是好的。”钱大姐五十来岁,其实就比苏南星妈妈小两三岁,她看苏南星就跟看自家孩子似的,一般她这个年纪的大姐就喜欢努力又上进的年轻人。

苏南星从来了系集部开始就素面朝天、踏实又勤奋,经常替这些连搜狗拼音平翘舌都得合计两秒的大哥大姐们干活,自然得到大家一致的喜爱。

否则她一个临时工,怎么能从这么多人之中脱颖而出被周奕升职?不过就是干得多、加班多、学得多了,才慢慢得到重用。

所以苏南星说去施工现场,没人觉得她是特意外出,部门里原来的竞争对手李婉在输给了苏南星之后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了。早上周奕没来,苏南星还听见李婉跟宋集抱怨她工作太多,让宋集别给她分配那么多工作。

南环区距离华信省公司所在的开发新区特别远,地铁还不是全线都通,等苏南星拿着项目进度书到现场的时候,发现分包商的人都已经进场了。分包商代表昨天刚见过苏南星,跟她一阵寒暄,还以为苏南星是来监工的呢,十分客气。

但其实苏南星对具体施工不是很懂,她是找个外出的借口而已,想躲一躲周奕。

就这样,苏南星在施工现场待了两天。周奕第一天听说她去看现场还跟钱大姐一样以为她努力学习去了,第二天发现苏南星还去,也没说什么。

到了周五的傍晚,苏南星打算从南环区这边直接回家,不回公司点卯了,结果周奕的电话打来了:“集团公司要截止到目前为止的所有项目的进度表,把费用和成本都要带上,你赶紧给下属分公司都通知到,让他们把数据报上来,你汇总报给集团公司。”

苏南星在地铁上就赶紧打电话通知十几家地级市分公司,那边有的人都在下班路上了,又折回去报表,怨声载道。

忽然要报表这种事在华信公司也极为常见,还有半夜要报表的时候呢,要不然周奕和苏南星的房子怎么都在省公司附近?不就是因为突然加班的话,距离近方便一点吗?

等她赶回了公司,周奕办公室的灯还亮着,苏南星先敲他的门打了个招呼,算是告诉他自己赶回来加班了。周奕冲她点了点头,说:“抓紧做吧,集团那边要得急。”

等把十四家地级市公司报上来的数据汇总完报给集团公司之后,都晚上十点多了,外面早就黑透了。

苏南星关了电脑,敲了周奕办公室的门:“经理,表格报过去了,对方说OK了。”

周奕点了点头,关了电脑,起身拿起西装外套,走到苏南星身边说了句:“走,我送你回去。”

所以,他们俩又在一个狭窄空间独处……而且还是在他的车里。

苏南星从后视镜里看了后座一眼,正好在镜子里和周奕的目光对上了。周奕也看向了后视镜,但是是在后视镜里看她。

苏南星赶紧收回了目光。

周奕点开了收音台,车里响起了舒缓的音乐,他大概也在找跟苏南星能聊起来的话题,想来想去觉得还是从工作的角度切入比较有话题,便问道:“升职的感觉怎么样?”

苏南星说:“变得更忙了,还有就是……”

“就是什么?”

“约我吃饭的人变多了。”

周奕笑了:“对,饭局也来了。做好迎接这些饭局的准备了吗?”

苏南星说:“都是工作。”这些饭局也是工作的一部分,没法拒绝。

周奕“嗯”了一声,说了句:“慢慢就习惯了。”

结果这聊天又聊死了。

好在苏南星也要下车了,她隐隐松了一口气。

要下车的时候,周奕却忽然对她说:“你别躲了。”

她的躲避,周奕都看出来了?

苏南星看向他。

周奕说:“我知道你的意思,那件事就当翻页了,我不会提,你也不会提,就过去了。”

苏南星低头“嗯”了一声,开门下车。

周奕摇下车窗对她说:“我在这里等你,你进家门之后给我发个微信。”

苏南星点了点头,进家门之后给周奕发了条微信:“我到了。”

周奕回了个“好”字,苏南星就在窗边看见他的车子开走了,很快和夜色融在了一起,看不见了。

这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升职的生活她在慢慢适应,那件冲动的事也得到了圆满解决。

一切都回归了正途。

第二章严丝合缝的拥抱

跟周奕说清楚之后,苏南星觉得松了一口气,当天晚上也睡得很好。

第二天是周六,早上起床看到闺蜜苗萌萌已经出门了,苏南星收拾了一下,也出门准备回父母家。

她已经两三周没回去了,前两天苏母还在微信里跟她说,周末给她炖排骨吃,让她回家吃饭。

苏南星答应了,又补了一句要吃排骨炖豆角。

苏母很高兴地回了个中老年表情包,一朵玫瑰花绽放了……

其实苏南星是本地人,不过自从有工作之后,她就从家里搬了出来,因为在家里住实在是心太累了。

她小的时候家里挺有钱的,那时候父亲开了个工厂,她小时候有很多公主裙和小皮鞋,但是等到她家破产了之后,情况就急转直下了。

刚破产那会儿,家里还是有点余钱的。

真正开始让她家日益艰难的是后来,苏父这个曾经当老板日进斗金的人忽然败落下去,就总是不甘心,觉得这次的失败是一场意外,他还可以东山再起。

然后,苏父向朋友借了钱,凭着曾经的威望,他筹借到了二百多万作为第二次创业基金。

但很不幸的是,第二次也失败了,全赔了。

这次的负债才真的让家里一蹶不振,父母为了还债把家里住的房子卖了,还了一百万,剩下的一百多万就没有着落了,父母后来为了躲债,就换了电话号码,还去郊区租了房子。

真正让苏南星觉得心累的是从那以后父母就开始经常吵架,父亲变得脾气不好,很是焦躁,家里的气氛很糟糕,让苏南星很难待下去。所以工作之后,她就搬出来住了。

父母还总嘟囔她出来住浪费钱,住在家里省钱,苏南星就以上下班四个多小时路程为由拒绝了。

这次回到家中,大概因为苏父把苏南星电话给了债主,苏父的话就特别少,甚至不敢看苏南星。苏母看到苏南星回家很是高兴,眼睛使劲在她身上梭巡,看看她这段时间有没有好好吃饭,还说她:“怎么好像又瘦了?”

“太忙了,有时候顾不上吃饭。”

苏母就嘟囔着:“总不吃饭可不行啊……”又问她,“最近还总加班吗?”

“最近好点了,不总加到半夜了,但加到晚上六七点挺正常的。”

苏母夹了块排骨给她,让她多吃点,还状似无意地问了句:“对了,最近良骏怎么样了?”

苏南星说:“我跟他分手了。”

苏母吓了一跳,连旁边在默默喝酒的苏父都愣住了,苏母问:“为什么啊,不是处得好好的吗?”

苏南星说:“他毕业之后进了东电公司,是月薪一万的正式工,大概觉得我配不上他了吧。”

苏母一听这个理由就数落徐良骏:“真不是个东西。”

苏父一直没有作声,手上倒酒的速度却是加快了。喝到最后,苏父再抬头的时候,眼眶通红:“我苏鹏的女儿,竟然被人嫌弃条件不好……”

苏父踉跄着站起身,扶着身边的柜子,又说了句:“你明明应该开着红色小跑车,穿着漂亮衣服的啊……”

苏母见苏父喝多了,赶紧扶着他进了屋。

苏南星坐在餐桌旁,怕自己红了眼眶,低头使劲吃。

等苏母再出来,苏南星状若无事的反倒劝她:“徐良骏这样的人在刚开始就嫌弃我,等将来结婚了也会离婚,现在分了倒也好。”

苏母叹了一口气:“好什么啊,耽误了你最好的四年。”

苏南星没有说话,因为这事已经发生了,已经改变不了,说再多都没用,所以她不乐意说。吃完饭,她放下了碗筷,跟苏母说:“对了,妈,我升职了。”

可算有一件好事,苏母笑了,苏南星说:“我升了我们部门行业总监,应该会每月涨五百块钱,年底奖金也能多点。”

苏母高兴地说:“那可真是好。”

苏南星又陪着苏母聊了一会儿,决定今晚就不住在这里了,随便编了个借口,说晚上还得回去加班,给母亲放下五百块钱:“你和我爸也别太辛苦了,吃点好的。”

苏母要推回去,苏南星没让:“我升职了的。”

苏母又欣慰又高兴:“嗯,我宝贝女儿升职了呢。”

从家里走出来之后,苏南星的情绪低沉了很久,看着远方的蓝天,也在想:到底什么时候能让父母过上幸福的生活呢?

她也迷茫,到底怎样才能挣更多的钱,帮家里还债呢?

可是想再多,她现在也得踏实努力地工作,光是想是没有用的。

苏南星坐上地铁的时候,正好接到了苗萌萌的电话,她还以为萌萌要约她吃饭,结果刚接电话就听见萌萌的抽泣声。苏南星吓了一跳:“怎么了?”

苗萌萌抽抽搭搭地说:“陈飞跟我分手了……”

苏南星忙说:“我马上回去,你等我一会儿。”

苗萌萌一边哭一边说:“你快回来啊南星,我想你……”

等苏南星赶回去也是一个多小时之后了,毕竟距离太远了。回到家里,苏南星发现苗萌萌的眼睛都肿成烂桃了,抽抽搭搭地一直在哭,地上一地的面巾纸。

苏南星先给她端了杯温水递给她喝,又搂着她安抚了半天。

等苗萌萌情绪稳定了,她才说明白分手原因:“陈飞嫌弃我胖,劈腿了,他新女朋友在朋友圈发的照片是又瘦又白!”

苏南星觉得安慰朋友最好的方式就是说一下自己的悲伤事,她说:“这一周都没时间跟你细聊,我跟徐良骏也分手了,他甩了我。”

苗萌萌一听,搂着苏南星的腰大哭:“我们俩怎么这么惨!!”

后来为了安抚苗萌萌,苏南星和她一起去附近撸了串。吃上了爆浆美味的羊肉串之后,苗萌萌的精神头也足了,跟烤串大哥喊了一声:“大哥再给我来十个串!”

苏南星觉得:苗萌萌的情伤已经好了。

没有什么痛是一顿撸串解决不了的,十串不行就再来十串,还不行的话,那来盘蒜蓉烤茄子。

吃饱了串之后,苗萌萌的情绪稳定多了,苏南星拉着她在家附近的公园里散步。

开发新区虽然交通不那么方便,但是公园都很大,苏南星经常在这里跑步。

刚才陪苗萌萌吃串的时候,她特意控制了食欲,就吃了五六串,但感觉还是吃多了,吃完就后悔,中午吃了排骨,晚上再吃串,感觉平坦的小腹好像鼓胀起来了,这可十分不妙。

在公园里,四月底的春风温暖宜人,苏南星拉着苗萌萌在慢跑道上散步。

苗萌萌先讲了她是如何发现前男友陈飞劈腿的过程。绘声绘色地讲完之后,苗萌萌就信誓旦旦地说:“我发誓,我要好好减肥,等我瘦了之后,我要让他后悔!我要比他现在的女友更美、更瘦!”

结果走出两千米之后,她看见卖水的便利亭,就喊渴了,站在亭子那里最后竟然选择了一瓶可乐!

苏南星喝着矿泉水在旁边鄙视她:“你不是说要减肥吗?喝可乐怎么减肥?”

苗萌萌大言不惭地宣称:“喝可乐解渴啊!”

苏南星觉得苗萌萌的失恋是完全好了。

周奕一般喜欢夜跑,夜里静悄悄的,跑在无人的马路上甚至还能听见草丛里的虫鸣声,夜风清凉让人觉得舒爽,跑出一身汗,回家冲个澡睡觉,感觉特别好。

这两年因为工作太忙,周奕去健身房的时间都少了,春暖花开之后就喜欢在家附近夜跑,没想到在便利亭附近好像听到了苏南星的声音。

便利亭建在路灯旁,苏南星穿着一套很贴身的运动装,紧身的速干裤外穿了一条运动短裤,上身穿了一件合身的速干T恤,把她的好身材完全展露了出来,酥胸、细腰、桃臀,舒展的修长四肢,单单是从后面看背影都觉得是个诱人的女子。

周奕觉得自己好像只要看到苏南星不穿工装,穿别的任何衣服都变得好看了……

他还想跟她打个招呼,但又想到苏南星前两天跟他迫不及待撇清关系的样子,就犹豫了脚步。结果,他就听见苏南星的闺蜜问她:“那你到底因为什么跟徐良骏分手的啊?”

苏南星说:“这话我今天刚跟我妈说完,再给你汇报一遍,是因为他的工作签了东电公司,央企正式工,月薪一万,觉得我配不上他了,所以把我甩了。”

周奕听见苏南星的话,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路灯下的她。她说完这句话之后叹了一口气,说了句:“都过去了,不想了。”她挎着闺蜜的胳膊,俩人慢慢地往前走,一边走,苏南星又说,“要不你明天开始跟我晨跑吧?”

苗萌萌喝了一口可乐之后,点头同意:“那你叫我。”

苏南星说她:“你要下定好决心,早上跟我去跑步,晚上跟我一起吃沙拉,肯定能瘦!”

苗萌萌信誓旦旦,甚至立刻把剩下的半瓶可乐扔了,指天指地:“我一定要瘦!”

周奕在后面看着这对闺蜜,没想到苏南星私底下放松的时候也挺可爱的,跟公司里一本正经的样子不一样。

不过她在床上的风情,也不是一本正经,尤其是睁着一双含水的眼睛低声求他的时候,声音带着微哑的性感,腰肢细得好像能掐断一样,那风情才真是让他难忘。

苏南星根本没想到会在公园里遇到周奕。

远远地看那人的身形,平阔的肩膀线条和挺直的背脊,光是那种挺拔的气质就是周奕独一无二的感觉。

在周奕向她走过来的几秒之内,苏南星就在想她要以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他,因为之前明明说好了要把他们之前那件事翻页的。

所以看到周奕走过来,苏南星先反应了一下。

周奕倒是很自若的样子,见到苏南星还先说了句:“来散步?”

苏南星客套地喊了声:“经理好。”

周奕扫码买水,拧开瓶子喝了一口,苏南星看到他的喉结滚动。才跑完步的周奕脸上的汗水顺着脸颊往下滑落,脖颈那里也流了很多汗,速干T恤的领口都湿了一圈,他身上散发的热烘烘气息通过空气传递给旁边的苏南星。

不知怎的,苏南星很想再站远一点。

周奕说了句:“今晚比平时跑得远了一点,跑了十公里,没想到就遇到你了。”

苏南星想,原来他也喜欢跑步,而且还能跑十公里,她现在还只能跑五公里,没有挑战过十公里呢。

但她也没多说,因为她不想再跟他有太多除了工作之外的接触,她刚想跟周奕说那我们不打扰你了,你继续跑步吧。

周奕却已经说:“这么晚了,你们两个女孩子在外面有点不安全,走,我送你们回去吧。”

苏南星想说不用了,结果周奕已经抬脚往她家的方向走了。

穿着紧身速干裤的周奕双腿长得逆天,一米八六的身高好像全是腿一样。从路灯下看他宽阔的背影,苏南星忽然想到那天晚上她在他后背抓出的红道有没有消散?

苗萌萌已经被这忽然发生的情况给弄蒙了,她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苏南星,虽然没说话,但那表情就是:什么情况,你领导怎么忽然出现了?还要送我们回家?

苏南星耸耸肩,也只得跟着周奕走。

苗萌萌是个特别有眼力见的姑娘,这个时候她也没有多话,还特意落后几步,把空间留给他们俩。

苏南星是真的不知道跟周奕说什么,好在周奕也不是要跟她说什么。他们沉默地走着,苏南星落在周奕一步远的距离,听见随着周奕的步伐,他瓶子里的矿泉水哗啦地响。

快要到她家的时候,周奕才说:“公园里树多人少,尽量不要晚上去,平常自己一个人要注意安全。”

苏南星“嗯”了一声,低声地道了谢。

周奕没有回她话,继续走在她前面。又走了几步,周奕才又说:“你喜欢跑步?”

一般只有爱运动的人才会穿紧身速干裤这种装备,普通人散步遛弯大多是穿条宽松运动裤。

苏南星“嗯”了一声,终于说了一句今晚最长的句子:“我也经常跑,不过我还跑不下十公里,现在只能跑五公里。”

周奕说:“改天你可以试试挑战一下自己的极限,越过那个极限点之后,特别爽,并且很有成就感。”提到运动,周奕也显得不那么严肃了。

“好,改天试试。”

很快到了苏南星家楼下,她要向周奕说再见了,想谢谢他送她们回家,没等她说出来,周奕却忽然喊了她的名字:“苏南星。”

苏南星下意识应道:“嗯?”

周奕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你很优秀,配得上任何人。”说完,不等苏南星再说什么,他转身就走了。

苏南星在他走了之后才反应过来,周奕这是听见了她和苗萌萌的对话,知道了她被前男友甩了的理由。

所以,他这没头没脑的话其实是在安慰她?

想到这一点,苏南星刚才一路上跟周奕尴尬僵硬的感觉忽然散了,虽然被偷听了,竟奇妙地一点也不生气,还觉得周奕这作风跟平常工作上游刃有余的状态不太一样。

她有点想发笑。

她就这样被他给安慰了一下。

他这一路上大概都在想怎么安慰她吧?

她忽然觉得,就算那天晚上他们都喝多了冲动,但是她也一直没觉得后悔。

苗萌萌也听到了周奕跟苏南星说的话,她一脸好奇,凑过来问道:“你俩到底有什么奸情?”

苏南星说:“什么都没有啦。”

哪里是什么都没有,而是什么都有了。

他们在一周之前,身体是那么深入地将对方了解得明明白白,如此透彻。

但是苏南星决定将这件事掩埋在记忆里,所以就不跟苗萌萌说了。

苗萌萌见她不想说也就没多问,会看眼色和为人处世给人留余地一向是她的优点,就这一点,苏南星也一直向她学习。

好闺蜜、好朋友之间最好的模式就是互相学习,这大概跟夫妻之间最好的模式是互相钦佩认可有异曲同工的感觉。

以前她们两个都有男朋友的时候,苗萌萌还舍不得,觉得她们各自嫁人之后会不习惯,她还想跟苏南星一起吃饭、一起运动、一起看恐怖电影,还想一起逛街臭美、擦口红互相吐槽。

现在她们都单身了,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在一起。

上楼的时候,苗萌萌忽然说:“以后请多指教啊,苏小姐。”说完之后就哈哈笑了起来,“多像电视剧里男主和女主的开场白。”

笑过之后,她又说:“还好我还有你,我才不是一无所有。”

苗萌萌就是这样感性的女孩,伤感来得快去得也快,用笑容来面对一切。

苏南星觉得陈飞跟苗萌萌分手之后,大概处哪个女朋友都会觉得无聊吧,漂亮的面孔那么多,但有趣的灵魂能有几个?

又是周一。

苏南星穿上了肥大的工装,那个工作稳妥、认真加班的她又出现了。

周奕惯常的周一会议很多,等他终于能坐下来听部门里汇报的时候,已经是周一下午了。

苏南星要跟他汇报她在南环公安局那边谈到的一个新项目,本来是想在上周五跟他汇报,显得自己出了两天外勤不是偷懒,是认真发展客户去了,没想到那天周奕一下子就点出了她的小九九,她想汇报项目的话就没说出来。

苏南星敲门进周奕办公室的时候,他桌上还放着几张上午会议刚发下来的表格,他到现在才有时间坐下来喝口水。

苏南星赶紧言简意赅地说了她要汇报的事:“上周我和南环区公安局技术科的人聊天,他们有意向想把区里所有的警车都装上新式探针,我立刻应承下来了。”

周奕简单批复道:“你做一个成本表,若是利润可以的话,完全可以谈下来。”

苏南星点了点头,周奕又把手头上两张表格递给了她:“你把表格上的数据填上,然后传给总经理办公室的小何,下班前就要,别忘了。”

苏南星应了一声,见周奕开始埋头工作了,她就悄声退了出来。

这才是他们之间正常的工作状态,是正常的上下级关系。

这种状态才让苏南星觉得有安全感。

周奕之前说他分得清公私,他做到了。

要下班的时候,管收发文件的钱大姐收到一个通知:“为了迎接五一,省公司工会决定组织一场运动会,女同志有趣味比赛项目,男同志们有短跑长跑项目,大家踊跃参加,各地级市公司也会参加,希望大家赛出风采,增进感情。”

周奕也收到了这个通知,拿着通知文件出来跟部门的人说了一句:“我们系统集成部除了生病和特殊情况的,都参加,大家重在参与。”

等周奕回他的办公室之后,大家顿时哀号一片,谁都不想参加什么运动会好吗?

因为周奕和省公司李总对这次运动会非常重视,大家也就不得不报名参加各种项目了。

周奕以身作则报名了百米冲刺和三千米长跑,宋集在报项目的时候纠结了半天,苏南星听见他嘟囔了一句:“早死早超生吧,反正一百米冲过去也就十几秒的功夫。”

宋集也报了百米冲刺项目,钱大姐逗趣他:“有勇气啊,还敢跟周经理报一个项目。”

宋集说:“我就是重在参与,垫底的。”

苏南星跟着部门的女员工一起报了趣味项目,至于跑步项目什么的,她可不想在这种场合出风头,这不是她一向低调的风格。

她报了一个据说最简单的毛毛虫赛跑,听说就是几个人骑在一个泡沫做的毛毛虫身上跑步,哪组先到达哪组赢,听起来特别简单。

过了两天,听说各地级市公司对这次运动会特别积极,他们利用下班时间每天练习项目,这让省公司工会陈主席觉得特有危机感,所以省公司员工在下班后也开始练习项目。

周奕和宋集这种有跑步项目的首当其冲被要求加班,理由是积极参加公司组织的活动。

好在苏南星报的毛毛虫赛跑不用练习,她难得的能正点下班回家,正好晚上还能拉着苗萌萌一起散步暴走,把苗萌萌折磨得苦不堪言。

对于今天还要被苏南星拉出去暴走七八公里这种苦逼的事,她窝在床上可怜兮兮地求着苏南星:“我的大王,奴才求您给我休息一天吧……我回头会给您烧高香的!”

苏南星:“……”

不过看在苗萌萌今天确实进食太少的分上,她还是放过了她。

听说不用出去运动了,苗萌萌也不饿了,蹦蹦跶跶地遛到镜子前,美滋滋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都瘦五斤了,瘦下来的滋味真美好啊!”

她摸着自己脸蛋,跟苏南星说:“我感觉我的下巴都尖了。”

苏南星觉得她确实瘦了点,点了点头,这让苗萌萌美得要上天,她像个快乐的小猪佩奇一样唱歌:“我要去买漂亮的衣服,我要去土耳其……”乱七八糟的歌词,但无损她的开心。

苗萌萌的开心就是这样简单容易,让人也跟着她开心。

这几天为了配合苗萌萌减肥,苏南星每天晚上也都吃蔬菜沙拉,她的腰围瘦了一点,她本来也不胖,但是能更瘦一点,当然更好了。

不过就算腰肢更瘦了,身材更好了,她也不敢去公司里展示出来。昨天公司发运动会的统一服装,她还选了个大尺码,现在试穿上之后发现,若是T恤的尺码合身的话,她的胸围也太突出了。

苏南星忽然想起了那天晚上,周奕对她这里的爱不释手……

诚实点对自己说,其实周奕给的身体感觉真的挺难忘的。

但是再难忘,也得过去啦。

过几天就是运动会了,宋集练了几天之后,每天都面带菜色。运动会那天,他苦闷地对钱大姐说:“我感觉一会儿我会死得很惨,这个项目报名参加的都是我们省公司的能人,不止我们周经理参加了,连市场部的丁经理也报名了。”

正说着,市场部的丁经理就从楼梯口那边走上了看台。

在看台座位的安排上,系集部和市场部是挨着的,所以市场部老大出现在这里很正常。

周奕刚抽完一根烟回来,跟丁琰打了一声招呼,俩人一起靠在围栏那里聊天。

这可是省公司两大高山仰止一样的帅哥领导会合的时刻啊,苏南星看见旁边市场部的小姑娘掏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

还有小姑娘跟那女孩说:“你拍完了给我传几张!”

“系集部的周经理好帅啊!”

“我们丁经理也不差啊!他们俩简直就是梅兰竹菊,气质不同,帅得也不一样。”

那个收到照片的女孩看着照片说:“周经理真是练得一身好肌肉啊,你看大家都穿公司发的破T恤,人家周经理穿起来就好像在穿时尚大牌一样!”

另一个女孩坚决拥护自己老大:“我们丁经理穿起来也很帅啊!”

“不过丁经理没有周经理身材壮,虽然个子都很高,可我们丁经理有点瘦哎。”

“哦,对了,我家有个亲戚在C省那边省公司上班,丁经理的老婆在那边做财务部经理,俩人分居时间久了,听说他们俩好像要离婚了……”

她们又八卦了一会儿,就换了一个话题。

跟苏南星一起听了一肚子八卦的系集部大姐们也都微微一笑,又将新八卦纳入肚中。钱大姐作为公司老员工,意会地用眼神扫了一眼丁琰,跟苏南星很小声地说了句:“这事儿是真事,不过丁经理升职为领导班子成员之后,大家就不怎么提了。”

苏南星跟钱大姐眼神意会的时候,看见坐在看台第一排的李婉在跟周奕说话,还给周奕递了一瓶水,周奕对她说了声谢谢,李婉笑得很开心的样子。

苏南星觉得李婉今天的口红颜色好像比平日里更娇艳。

旁边的钱大姐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真以为大家看不出来啊?只不过是懒得说而已,她那点小心思太浅了,想钓周经理又不敢太使劲,总以为周经理有一天能主动追求她。她都二十七岁的人了,怎么还那么幼稚呢?以为这是拍偶像剧啊?”这话茬苏南星可没接。

李婉对周奕有企图这事儿,其实或多或少能看出来。周奕平常来他们大办公室的时候,李婉的眼神就一直跟着他,还有去他办公室送表格的时候,总喜欢补一下妆、擦擦口红什么的。

苏南星跟钱大姐聊了会儿八卦之后,运动会就正式开幕了。

惯常的模式就是领导先讲话,李总是个言简意赅的人,讲话就三分钟,深受大家喜爱,之后就是放礼炮、放飞鸽这种漂亮的开幕环节。甚至还有各地级市公司组成的入场仪式,看起来挺像模像样的。

仪式环节过去之后,很快就开始了运动项目比赛,第一场就是男子百米冲刺项目。

因为这个比赛有公司两个高山级帅哥周奕和丁琰参加,全场顿时热烈起来。

他俩不知道是不是约好了,周奕穿了一身黑色运动装,丁琰穿了一身白色的运动装,俩人都在场内热身。

苏南星听见隔壁市场部的小姑娘们说:“哇,两大帅哥的巅峰对决,到底谁才是我们省公司第一帅哥呢?”

苏南星心里在笑,周奕和丁琰,哪个能赢呢?

很快,比赛结果就出来了,是常年喜欢跑步的周奕赢了。

丁琰得了第二。

俩人在终点还勾肩搭背起来,一起走回了市场部和系集部所在的看台。

等他们到了之后,两部门的人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

周奕也笑了。

苏南星觉得好像很难得看到他在公司里笑得这么爽朗。

又坐了一会儿,苏南星坐得腰酸了,走下看台往卫生间去。

结果,她在卫生间门外遇到了正在抽烟的周奕。

周奕夹着烟的手势倒是跟他私下里一模一样,都是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慢悠悠地往嘴边送,抽的时候不疾不徐的。

虽然苏南星睡过这个男人,但也觉得周奕抽烟的时候很帅。

周奕也看见苏南星了,牵着嘴角冲她笑了笑。他扬了扬手里的烟,算是跟她打了个招呼。

可是这种姿态,还真的一点也不像个领导跟属下的样子。

反倒像个路边汉子要撩妹!

苏南星气得,没搭理周奕,转身进了卫生间。

等她再出来的时候,周奕已经不在了,反倒站着一个穿着白色运动装的高大男人。他抽烟的样子跟周奕不一样,夹烟的动作很轻,轻缓地往嘴边送。他的手指修长细白,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将他犀利的眼神都敛在镜片之下。

这是省公司最大部门市场部的老大,丁琰。

他看见苏南星先是一愣,然后露出了笑容,喊了她一声:“苏南星。”

苏南星客套地打了个招呼:“丁经理。”

苏南星原本想走,可是丁琰明显是想跟她说几句的样子。

他掐了烟,向她招手。

丁琰这个人真正让人觉得英俊帅气的不在外表上,是他那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儒雅和涵养,连他说话的声音都那么清越迷人。

他说:“好久没见到你了,你从市场部调走之后就很难碰上几面了。”

苏南星说:“调到系集部之后总加班,太忙了。”

丁琰点了点头:“听说你升职了。”

苏南星想,没想到他知道。

“是,升了行业总监。”

丁琰说:“恭喜你。”

苏南星客套地说:“谢谢。”

丁琰忽然不说话了,他看着她,大概是在打量她宽松肥大的衣服,动了动嘴唇想说点什么,最终又什么都没说,转而说道:“我们回去吧。”率先走向了市场部那边。

苏南星等了两分钟之后,才走回系集部。

后来,苏南星也不敢乱跑了,就坐在看台上看比赛,很快就到了周奕的三千米长跑项目。

如果说刚才的百米冲刺是周奕和丁琰两个人的双人秀的话,那么三千米就是周奕的个人秀。

对于惯常跑十公里的周奕而言,三千米长跑是很轻松的,他轻而易举地就碾压了其他秃头挺肚的选手们。尤其是当他跑到市场部和系集部看台下面的时候,隔壁市场部的小姑娘们讨论的话题都是:“周经理的肌肉线条真好,很有力量的感觉。我听说长跑是用腰臀部的力量发力的,这说明周经理的腰部力量很好啊……”

有个小姑娘带着期待和幻想的口吻说了一句:“真好啊!”

大概这句话的全句应该是:能当周经理的女朋友真好啊!

苏南星虽然不是周奕的女朋友,但是有幸体会过周经理的腰,非常有实锤地说:周经理的腰很给力,那天晚上差点把她的腰折腾得要散架了。

跑完了三千米之后,跑步项目就都结束了,要开始趣味比赛项目了。

苏南星报的毛毛虫竞赛要开始做准备了,她跟着大家一起走下看台去准备参加比赛。

刚走出看台边的通道,她就遇到了一边打电话一边往外走的丁琰,他大概临时接到了集团公司的工作,一脸严肃地报了几个销量数据。

这时,钱大姐拉着苏南星说了一声:“小苏,我们系集部在西门那边集合。”

丁琰下意识地转头看过来,正好看到了人群中的苏南星。她还是那样,穿着肥大的衣服,连头发都扎得很低,脸上粉黛不施的样子,看起来虽然清秀,但是跟当年在市场部的时候相比,没有那么明艳动人了。

苏南星显然也看到了丁琰,刚想掉转视线当作没有对视过,却见丁琰对她露出了微微一笑,笑容淡淡的,然后他也随着人流大步地离开了。

就好像昙花一现。

苏南星觉得大概是自己的错觉。

但她也听见旁边有个女孩不可思议地说:“哇,刚才丁经理冲我笑了哎!好帅啊!”

苏南星的目光向他消失的方向扫了一眼,钱大姐低声说:“听说他已经在办理离婚手续了,若是真的离了的话,那公司里这些单身小姑娘不得生扑丁经理啊?”

苏南星想起当年在市场部的时候,就算知道丁琰已婚,也有小姑娘喜欢他。她附和地点点头,说了句:“丁经理是很帅。”

钱大姐接着说:“他和我们周经理是我们省公司的两块招牌啊。”

她们排队准备参加毛毛虫竞赛的时候,苏南星听见钱大姐又说了一句:“丁经理在正职经理位置上四年了,大概也想动一动了吧。”但她说完这话之后就不再提了。

很快就轮到了苏南星他们这组的比赛,因为这个比赛项目非常简单,工会没有组织提前练习过。

开赛之前,坐在苏南星前面的财务部女孩回头跟苏南星说:“一会儿我们喊拍子,你跟着节拍走就行,挺简单的。”

结果就是这个说简单的女孩,开赛后没多久就踩错了节拍,二百来斤的体重都踩在苏南星脚上了。

苏南星觉得被她踩完了之后,脚都疼得麻木了,而且这姑娘还不止踩苏南星一下,她在慌乱之中又踩了苏南星好几脚,她还提着泡沫毛毛虫使劲往前跑,硬生生把苏南星给拽得崴了脚。

等到竞赛结束,苏南星的脚也肿了,她是被钱大姐扶着回到系集部看台的。

钱大姐对苏南星印象好,就跟周奕夸大伤情,说:“恐怕得在家静养几天了。”

苏南星立刻心领神会,面上装了下疼。其实也是真疼,不用装。

周奕忙说:“那你赶紧回家休息去吧,具体上班时间通过微信告诉你就行了。”

苏南星忍着高兴说了句:“谢谢周经理。”走的时候心里忍不住想,这回可有时间把《行尸走肉》给补全了。

钱大姐还说要送她上车,苏南星赶紧婉拒道:“我自己慢慢走,走慢点儿没事的,你们一会儿还有比赛项目呢,别耽误了。”

钱大姐知道她的脚实际没伤得那么重,就也没强求。

过了十来分钟,周奕接到一个电话。他对着电话“嗯”了一声,又说了一句:“我马上回公司看看。”然后跟旁边的宋集说,“我回公司一趟,等会儿回来。”

宋集说:“好的,若是回来晚的话,等会儿李总颁奖的时候,我替你领了。”

旁边的李婉接茬说:“我替您领奖也行!”

周奕没接话,对他们点点头,转身走了。

他开着车看到苏南星的时候,发现苏南星正在道边玩手机呢。

其实苏南星是打开手机想叫个车,出租车还没叫到,倒是等来了周奕的黑色SUV。

周奕降下车窗,对她说了俩字:“上车。”

苏南星下意识不想跟他有过多接触,说:“您忙您的,我自己走就行,我都叫到车了。”

周奕又重复了一句:“上车。”

毕竟是自己领导,苏南星还是上了车。

上车之后,她还酝酿了一脸恰到好处的职业笑容,说:“我会不会太麻烦你了,别耽误了你的工作?”

周奕说了句:“我要回公司一趟,正好顺路。”

苏南星“哦”了一声,道了谢。

这一路上,周奕也没太跟她说话,苏南星也不好在领导面前玩手机,在心里拼命地想话题,还是挑选工作话题最安全:“南环区公安局想装探针那个事儿,成本核算和利润我算了,分给分包商之后,我们还能保留18%的利润点。”

提到工作话题,周奕也顺溜多了,他接道:“那这件事儿你继续跟进吧,看看对方是走内部流程还是组织投标。”

苏南星回道:“那我继续跟他们技术科长谈一谈。”

周奕点点头:“需要我这边出面的时候直接说,这个项目若是谈成了算你的。”

苏南星对周奕最欣赏的地方就是,他在工作上一向是一个很能承担责任的领导,而且他条理清晰,工作能力强,很少让下属干重复的工作,效率十分高。

听到他承诺谈成了的奖金给她,苏南星高兴得笑了笑,说了一句:“谢谢周经理。”

周奕在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又把目光收回了,慢悠悠说了句:“脚不疼了?”

苏南星嘿嘿一笑:“还疼,不过听到有奖金就缓解了一点儿疼痛。”

周奕也笑了笑:“那我去提十万现金堆你的脚上,是不是立刻就好了?”

苏南星不好意思道:“那哪能啊,您真爱说笑……”又补了一句,“其实不用现金,转账也行,我的脚就带探针装置,能感知到您的虚拟账号给我转钱了。”

周奕被她逗笑了。他笑起来的时候剑眉飞扬,眼睛清亮,让苏南星忍不住在后视镜里多看了他好几眼。

领导太帅,这点确实不太好。

俩人的气氛倒是好多了,终于不那么尴尬了。

很快到了苏南星家楼下,她拉开车门下车,跟周奕说:“谢谢经理,你赶紧回公司吧,我上楼啦。”

她那只脚还不太敢使劲踩在地上,一瘸一拐地走了几步,好不容易走到楼梯口,扶着把手撑着身体蹦了几阶。

她正合计今天的运动量可够了,忽然听见周奕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你这么蹦要蹦到什么时候?”

然后一阵天旋地转,她就撞进了一个硬邦邦的胸膛,周奕将她打横抱起了。

她下意识地伸手搂住了周奕的脖颈,怕自己掉下去。

周奕抱着她就往上走。苏南星吓得赶紧说:“我自己能走,没事的,放我下来吧。”

周奕只说:“你家住几楼?”

苏南星反复强调自己可以走,让周奕放她下来,但是周奕已经走上二楼了。

苏南星只得说:“四楼。”

周奕提醒她:“别乱动,会摔下来。”

苏南星搂着他,不说话了。

不敢靠近他,但是他们抱在一起的空间里是严丝合缝的,她那对让他在那天夜里爱不释手的酥胸此刻正贴在他的怀里。

他们谁都没说话。

苏南星甚至能感觉到周奕的气息,是薄荷和烟的味道,参加完运动项目的他出了一些汗,不难闻,充满了侵略的雄性气息。

很快到了四楼,苏南星站在家门口:“我到了。”

是不是该请他到家里坐一下?

可是……

苏南星还在犹豫,周奕已经往楼下走了,他的声音和他的背影一起消失在楼道里:“好好养伤,早日上班。”​​​​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关于我暗恋的他
下一篇 : 所有瞬间都是你(五)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