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一诺终不负

分类:雾里看花 / 睡前故事

桃花一诺终不负

文/沧海明明

几瓣桃花飘入汾河旁一处小楼的窗内,似有感应一般,一双纤纤玉手缓缓掀开床帐。尽管形容憔悴,双颊潮红,女子眼角眉梢仍残留着当年的盛世风华。见卧病多日的她好不容易起身,身边姐妹连忙上前搀扶,她却径直踱到窗边。

见汾河两岸桃花初绽,女子眼中一闪而过的星火湮灭在汹涌而至的悲伤之中,今生至此她再没见过开得那样好的桃花,正如花落人去后再没等到她要等的人。

彼年春天,汾河两岸桃花绵延千里,赏花的游人熙熙攘攘,河面上的画舫络绎不绝。太原城各大秦楼楚馆的舞女歌伎于往来画舫上竞相献艺,争奇斗艳,身为小馆头牌的李倩亦是其中之一。

那日她略施粉黛,身着天青色衣裙,缎子似的黑发用一支玉兰簪简单绾起,在一众花枝招展的红粉佳人中显得分外素淡。她辗转风尘多年,怎会不知,盛唐气象之下,世人多爱牡丹的富贵妖娆,凭她的才色,只需稍作迎合,艳绝太原城指日可待。然而此生虽至沦落,她仍愿于浊世中保留一份纯真,只盼有朝一日脱离娼籍,觅得良人,只怕渴望的现世安稳终究是镜花水月。

胸中惆怅化为哀婉琴音,白玉白指尖缓缓流泻。席上的达官贵人贪恋风月,怎会留意来自角落中的寂寥琵琶。一曲弹罢,同行姐妹都翘首以盼地等待赏钱,李倩则独自转身,悄然离席。

月出西山,湖面波光荡漾,灿若烟霞的桃花如今已然落败,残破的花瓣随风而逝、逐水飘零,一如红颜薄命,岁月易老。李倩怀抱琵琶,独坐船尾,纤手无意识地拨弄着琴弦,零落琴音竟颇成曲调。晚风袭来,衣着单薄的她正欲转身离开,却撞见一汪清泉似的目光。

十步开外,另一艘画舫不知何时已然靠近,那人独立船头,周身萦绕着新月的光芒,脚下浮动着斑驳花影。本欲躲闪,男子连忙作揖,温润无害的模样让李倩心安若素。

隔着清浅河水,两人遥遥相望。白衣公子粲然一笑,自袖中摸出一只玉笛,悠扬的笛声很快打破了横亘在两人之间的静默,李倩会心颔首,和着笛声拨弄琴弦。笛声清朗如风,琵琶幽咽似月。

未等两人互问姓名,两只画舫便各自调转方向,渐行渐远,望着消失在幢幢灯影中的如玉身影,李倩怅然若失。高山流水,知音难遇,从交相辉映的曲调中,她分明感到,那位公子懂她于浊世之中的微弱坚持。

若不是再次遇见,那日琴笛相和不过是汾河旁常见的曲终人散罢了。在一次名士汇聚的宴席上,李倩与那人再次视线交错。经宴席主人介绍,李倩方知那人正是“开八闽文教之先”的闽南诗人欧阳詹。几日不见,她依旧打扮得素净,在他灼灼的目光下双颊飞霞,神态娇羞,在一众庸脂俗粉中更显清丽无双。

欧阳詹应友人之邀,来太原游历,泛舟于汾河之上。酒至微醺,一阵呜咽幽怨的琵琶声飘然入耳。他治学多年,也曾有过指点天下、救民于水火的鸿愿,高中后虽得“国子监四门助教”的官职,却始终不得朝廷重用,一腔壮志终究难酬。

此次前来太原,也是想借晋阳山水一解心中苦闷,不料竟能由一段琵琶听出贴心曲调。为觅知音,他循着琴音来到船头,水波之上,女子信手轻拨琵琶,仿若一枝暗自吐露心事的青莲。

李倩以为再次相遇是偶然,却不知自初遇后,欧阳詹便处处打听她的下落,得知她今日也会前来献艺,才应了主人之邀。

不过两面之缘,可对有情人而言,是千百个回眸修得的缘系三生,脉脉情意在两人之间流转,不需多余言语。自此,他时常前往她所在的小馆。

是日晴好,风清月朗,他们徜徉于汾河之滨,他对她诉说抑郁不得志的苦闷,她向他倾吐脱离风尘、觅得良人的心愿,身份迥然的两人更加惺惺相惜,情意甚笃。

每日对镜贴花黄,让她嘴角噙笑的不是天生丽质,而是他在一旁为她描眉的认真模样。若遇见对的人,无须惊天动地的浪漫,只要那人在身边,岁月就已静好,然而世上好物不牢坚,彩云易散琉璃易碎,他只是个过客,终究不是归人。

欧阳詹因事要奔赴长安,临行前许下永不负她的誓言。李倩紧紧拥住眼前笑容清澈、神情真挚的男子,别过头不让他看到她汹涌的泪水。她不疑他的情深意重,只是见惯了欢场中的露水情缘,不敢相信命运会对自己网开一面,只愿此刻岁月忽已晚,他们刹那终老,她便可永远沉溺在他透着桃花香气的温暖怀抱中。

往事纷至沓来,思绪上下翻飞。李倩从窗边幽幽转身,自枕边拿出一个精美的雕花木盒,俯身轻轻摩挲。从别后,浓妆淡抹不相宜,寒来暑往又一春,一寸光阴,一寸相思,她知道他会回来,只是自己等不到了。伴随着剧烈的咳嗽声,置于唇边的丝帕渗出几点鲜红,宛若刹那绽開的桃花……

汾河旁的一处小楼内,女子抱着雕花木盒静坐床边。伴随着一阵急切的脚步声,虚掩的门被推开,男人逆光走来,然而等待他的却不是记忆中的容颜。

小姐妹眼圈泛红,将李倩生前留下的金缕箱交给他,箱中除了她多年积攒的金银细软,还有一缕青丝和一张信笺。“自从别后减容光,半是思郎半恨郎。欲识旧来云髻样,为奴开取缕金箱。”信纸自他颤抖的指间滑落,等待的日子有多难熬,她是怎样在漫长如水的黑夜独自细数更漏,痴痴流泪?又是怎样拖着病体一边怨一边念,直到最后还盼着见到他,再次为他梳妆打扮?欧阳詹将李倩的青丝紧贴在胸前,感受她残留的气息,然而青丝落地,相思成灰,佳人已逝,芳华不再。

恸绝直冲灵台,黑暗灭顶而下。天旋地转之际,欧阳詹分明见李倩笑意盈盈地向他走来,身后是一望无际的桃花。这样也好,他终究没有辜负桃花树下的倾情一诺,忘川离渊,黄泉碧落,他们最终携手同归。执起她伸出的手,他微笑着再也没放下。

欧阳詹逝于同年冬,据说那年太原下了一场大雪,纷纷扬扬的雪花白天空飘落,如同很多年前汾河边那场罕见的桃花雨,芬芳漫天……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