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深情

分类:雾里看花 / 睡前故事

偏执深情

文/大西瓜皮

简介:俞星从来没有谈姐弟恋的打算,直到傅时青出现。这个人表面乖巧,背地凶狠,而她偏偏被吃得死死的。

01.

傅家小公子回国了,这一场名门宴会邀请了很多人,而傅时青作为宴会的主人公自然是万众瞩目。他一身白色笔挺的西装,微微垂着的眸即使透着点儿不耐烦,也因为那张长得好看的脸而被忽略。

傅家小公子傅时青是个混血儿,又在国外学习过音乐,除了长相好看、气质卓越外,家世背景也是令在场多数人羡慕的存在。

俞星有意避着傅时青,却不想在去露台透气时还是撞上了他。

她原本是在看外面放的烟花,听到身后玻璃门拉动的声音,一转头就迎上了他的视线。

“阿星。”像是怕她离开,傅时青上前一步牢牢地扣住了她的手腕,声音低沉下来,“别躲我了。”

俞星挣不开他的手,闷着气道:“你抓疼我了。”

可他不敢松开,垂着眼看她,眷恋又多情。

“你别胡思乱想,我真的只有你,你别……”

短短几分钟,他说了很多话,俞星无可奈何也不想和他争辩什么,只是说:“傅时青,你自己亲口说的话,难道要我帮你回忆一遍吗?”她只要一想到眼前这个人隐瞒了她这么长时间,就感觉无比厌倦。

“我们好聚好散。”她最后用力挣了一下被握住的手,未果,反而被他摁进了怀里,下巴被强硬抬起,迎面而来的就是一个略带侵略性的吻。

从微微碰触到深吻,他的气息扑面而来。

俞星晃了神,在这种时候想起来的却是那天傅时青护住另一个女孩子的场景,为了她,他站在了俞家的对立面。

事到如今,面对他的吻,她想的是——傅時青的演技真好。

02.

要说起俞星和傅时青的孽缘还要回到三个月前。彼时,她和他刚认识不久,他也只是她新合作的时装模特。

每次她从工作室回到公寓的时候,傅时青都会搂着抱枕坐在沙发上等她,浅棕色的短发软软地覆在额角,看起来又乖又可爱。

明明他也只比她小三岁,却格外黏人。

这天她从工作室拿了成衣回来,打算让傅时青试穿一下,他站在她的跟前,垂着眸,乖乖地配合她。

俞星与很多模特合作过,但没有哪一个像傅时青一样能让她这么紧张的,特别是当他垂眸看着她时,带着十分的专注。

终于,在给他调整腰带位置的时候,俞星没忍住说了句:“你能不能别这么看我?”

傅时青笑了,他微哑着嗓子,反问道:“不能吗?你很好看,所以我想一直看着你。”

俞星觉得耳朵有些烫,没有再说话,只是在想是不是在国外留过学的人都很直白热情?

俞星第一次见到傅时青是在机场。那时,她是去接机的,一见面,傅时青便弯着腰很绅士地亲了亲她的脸颊,温热的呼吸,柔软的唇瓣,即使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俞星也当场没出息地心跳加速了。

回忆让俞星走了神,也没仔细注意手下的动作,一时用了些力,腰带勒得太紧惹得他闷哼了一声。

“对不起……我调松一点儿。”俞星连忙道歉,她一向专业,很少犯这种错误,眼见着她的整张脸都红了起来,她连忙重新给他整理服装。

傅时青看她的脸红得可爱,勾唇笑了下。

“裤腰紧一点儿没事的。就是你设计的内衣,以后尺码能不能全一点儿?”傅时青微微弯腰,像是有些苦恼,“现在穿着感觉有点儿紧。”

作为一名不只设计礼服还设计贴身衣物的高级时装设计师,俞星头一次感觉自己整个人都烧了起来……

他到底是就这么直白,还是故意在戏弄自己啊?可她抬头,他又是一副乖巧的模样,一双漂亮的眼睛含笑地看着她,说不出的好看。

俞星是S&A旗下的T1设计师,最近为了参加三个月后即将在伦敦萨默塞特府举办的时装展,要准备一系列的礼服,从设计初稿出来到后续制衣、修改……接连几个月都很忙碌。

尤其是在找模特这方面上,俞星费了很大功夫,所以当她看到傅时青的照片时,当时就决定要邀请他来当自己的模特。

所幸他答应了。

高强度的工作导致俞星连着好几天都昏昏沉沉的,那天她一个晃神剪刀刺伤了手心。同事劝她去医院看一看,她推辞不过,在附近的医院挂了号。

等她再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了站在自己工作桌前的傅时青。

“你来得刚好,有一件时装我做了些调整,你试试看。”她的脸色不太好,也没问他怎么来了,第一句话说的还是工作。傅时青有些烦躁,上前扣住她的手腕,头一回在她面前露出了一点儿强势:“你生病了,跟我回家休息。”

“我没事,工作还没做完呢……”

傅时青回身看着俞星,目光深沉而坚定,让她有些心虚。他忽然笑了一下,眉眼微弯地问:“工作很重要吗?我帮你处理好不好?我舍不得你生病难受。”

原本因为低烧有些眩晕的俞星更晕了,扯了扯他的手想让他别再说话,可偏偏其他同事闻风而来。

“他就是你新请的那个模特?身材真好,长得也帅。”

“我还以为是哪个男明星呢……不过话说回来,难道不是男朋友吗?”

“都这么关心你了,肯定是男朋友啊。俞星你还是赶快回去休息吧……”

同事们七嘴八舌,全在开俞星的玩笑。她正打算解释,鬓边的碎发就被身旁的人拨了拨,她抬头迎上傅时青的视线,而他低低地说了句什么,她没听清。

“你说什么?”

因为有点儿发烧,她的眸底像是含着水,眼尾都是一团红晕。傅时青的心跳快了一拍,随后低头望着她的眼睛,丝毫不在意周围人的目光,含着温柔的笑意轻轻地开口:“我说,你不跟他们解释吗?我是不是你的男朋友?”

一瞬间,俞星觉得自己可能不是低烧而是高烧,脸颊滚烫到不行。

03.

俞星从小就吃不惯西药,每次生病,都是她母亲去抓了中药再慢慢地煎好。煎药的时间很长,要注意的细节又多,过程烦琐而复杂。

于是当她午睡醒来,看见傅时青在公寓小厨房里用紫砂锅煎药时感到十分意外。她没想到她离开家后,还会有人为她煎煮中药。

“我自己来就可以了。”俞星不想麻烦他,连忙叫住他。

傅时青守着紫砂锅问了句:“你会煎药吗?”

俞星愣了一下,刚想说“煎药谁不会”的时候,傅时青看着她缓缓地道:“既然是药,多少都是有毒性的,尤其是中药相辅相成、相生相克,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一席话让平时大大咧咧的俞星都有些不好意思,她的视线落到煎药的紫砂锅上,有些惊奇地问:“我厨房里有这口锅吗?”

傅时青冷哼一声:“你睡觉后我去超市买的。”俞星更不好意思了,走上去看了眼,结果无意间看见了垃圾桶里还有砂锅的标签,好贵。

要让她买她都肉疼的那种。

现在她把合作费提高一点儿还来得及吗?

等药煎好放温后,俞星很干脆地一口气喝完了它。傅时青看着她,问了句:“不苦吗?”

“有点儿苦,怎么了?”俞星抿抿唇,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觉得傅时青的眼眸亮晶晶的,在期待地看着自己。

她以为傅时青去超市的时候还买了蜜饯之类解苦的东西,但没想到她的话音刚落,落在自己唇边的会是一个微微灼热的吻——很轻、很柔软,那触感稍纵即逝。

“还苦吗?”他眉眼微弯,那颗泪痣漂亮得不可思议,一声询问忐忑又期待。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唐突了。

“你……是小说看多了吗?”俞星没忍住笑了出来。

不过得到这样一个吻,药确实好像没有那么苦了,让俞星不禁怀疑他是不是奶糖做的。

04.

和傅時青合作的第三周,俞星还以为他只是个纯天然、无污染的漂亮青年。

在伦敦时装展之前,她还有一场在上海的秀,她把邀请函也给了傅时青一份,因为个人秀里有一套时装是他试穿过的,并且设计的灵感来源也是他。

他是混血儿,气质又好,听说还学过一段时间的音乐,有一种独特的矜贵气质。不知道是不是漂亮人都有共同点,俞星有时候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他。

上海的时装秀开始后,俞星在后台给模特整理了一下造型细节就去了场内,那时傅时青就在T台边坐着,短短一会儿已经有好几个人来找他搭讪了。

也是在这个时候,俞星才知道,他原来也有冷漠的一面,在面对前来示好的小姑娘或女明星时他都一概无视。可偏偏一看见她来了,他立马弯起唇笑得连泪痣都漂亮动人。

“阿星。”他的声音低低软软,唇舌间像是含着糖。

俞星忽然想,和这样的人接吻一定很甜,就是他的年龄比自己小了点儿。

这场秀结束后,俞星要回到后台收拾衣物,却没想到遇到了一个她不想见到的人。

对方是这场秀的一个赞助商,在大秀开始之前就碰见过俞星,对方把她当成了来走秀的模特,见她长相清纯可爱,言语挑逗了一番,却遭到了她的冷言拒绝。好在当时又进来了好几个工作人员,那人只好作罢,暂时放过了她。

俞星没想到自己会再一次遇到他,此时他抱着双臂堵在过道中央,挑衅地看着她。

追随而来的傅时青及时护住了她,表情一瞬间冰冷下来:“你干什么?”

过道就这么大,衣冠楚楚的赞助商明摆着不想让他们过去,挑挑眉意有所指地说道:“原先还以为你是哪里来的小模特,没想到居然是个设计师。你愿意的话,明天我就可以让你当T1设计师,你看怎么样?。”

俞星皱了下眉,压下心中的反感,忍住了没有开口,拉着傅时青绕远路离开。

在停车场,她刚发动车子准备驶出停车位的时候,傅时青忽然开口说:“我有东西落在秀场上了,回去拿一下,你在车上等我。”

他下了车,在要关上车门的时候又看了她一眼,眼眸清澈干净,声音动人:“别下车,我很快就回来。”

俞星愣了一下,觉得他好像有点儿不对劲儿,但还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然而很快,心里的不安陡然扩大了起来。

她立马下了车,匆忙返回秀场。

路过一间间更衣室,穿过长长的走廊,位于尽头的休息室里传来了激烈的声响。她推开门,就看见傅时青单手拎着那个品牌赞助商的衣领,将他的脑袋地按在了休息室里的桌面上,旁边一个姑娘在瑟瑟发抖,一句话也不敢说。

他凶狠地将人按在桌面上,下巴的线条收紧,轮廓依然漂亮,但眼底的凌厉是俞星从来没有见过的。

他的表情阴沉、冷硬,由内而外都是寒意。

门推开的那一瞬间,她叫了一声傅时青的名字,他猛地抬头看她,眼底的阴暗如潮水般散得一干二净,也随即松开了控制住赞助商的手。

“阿星……”他的神情明显有些慌张。

也难怪,平日里他在俞星面前展露的都是一副乖巧的模样,可他哪里是纯天然、无公害的小白兔,分明就是头会撕咬的狼。

在俞星赶到之前赞助商就被他教训了一顿,现在连疼都不敢喊,躲在一旁。俞星怕在这儿待久了会给傅时青惹麻烦,连忙进来拉着他就走。

走前她对赞助商甩下一段话:“钟先生恐怕不知道,我早已是S&A旗下的T1设计师,而且我是东州俞沉安的女儿。今天你骚扰我的事我不会追究,但你别想动我身边的人。论手段,你一定不如我。”

一路不敢说话的傅时青直到走回停车场,才忽然笑出了声,惹得俞星回头瞪了他一眼。她是有些气的,不是气他给她惹麻烦,而是气他这样动手也不怕受伤。

“你还敢笑?”俞星问。

傅时青闻言,反而拉住了俞星的手,眉眼弯弯,泪痣在微翘的眼尾边也愈加生动了起来。

“为什么不能笑?你保护我,我很高兴。”

俞星真想敲敲他的脑袋。

姐弟恋有多不靠谱,他知不知道啊?

05.

上海时装秀结束后,俞星和傅时青原本是当天就要回东州的,但一场暴风雨让飞机停飞了,很多航班都被迫取消,附近的酒店空房被一抢而空,他们只订到了一间商务套房。

套间的落地窗很大,此刻上面蒙着一层晶莹的水珠,外界显得模糊一片。

已经很晚了,俞星在浴室吹完头发出来时发现傅时青还没睡,正在看酒店电视上放着的小提琴演奏会。

“我听说你在国外也学过音乐?”俞星问他。

“我学的是小提琴。”傅时青回过头说道。

俞星点点头,优雅的小提琴,倒是挺适合他的。她想了想,笑着说了句:“我哥学的也是小提琴。”

傅时青的目光闪动了下,抿着唇没有说话。

其实关于她的很多事,他都是知道的。

见她走到另一边的沙发上坐下,他问了句:“你不休息吗?”

这是商务套房,有兩张床,她没有理由睡沙发的。

俞星揉了揉太阳穴,低头看手机的时候答道:“有一些邮件需要回复,你先睡吧。”停顿了下,她补充了一句,“不用等我。”

傅时青靠着沙发背,单手支着下巴看着她,笑意浅浅地问道:“为什么不用等?”

“没有必要。”俞星觉得还是把自己的态度说明比较好,她知道傅时青对她有好感,可她没有姐弟恋的打算,“傅时青,我现在没有……”

“阿星,不要拒绝我。”他打断了俞星的话,表情虽然未变,可她却感觉到他的气场好像强势了许多。不容拒绝、不能抗拒,他的姿态写满了势在必得。

他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在她的跟前半蹲下身,右手托起了她的脸颊,一字一句地说:“你不相信我的喜欢吗?我是比你小,但我不幼稚。不论你想要什么,我都有足够的能力帮你得到。”

他的目光太认真,俞星的心顿时狂跳不已。

“你还小,不知道喜欢是什么。”她嘴硬道。

“呵。”他意味不明地轻笑了一声,仿佛蛊惑。他微微歪着头看她,眸底纯粹清澈,语调低柔,“阿星,你说过的,喜不喜欢一个人从眼神里就能看出来。”

这是俞星很早很早的时候发在朋友圈里的一句话,早在认识傅时青之前。

现在,从他嘴里听到这句话,她愣了一下。

傅时青又叫了一声她的名字,柔声道:“你看看我,我的眼里有什么?”

他的眼里有什么?

——分明只有她啊。

他对待感情谨慎又认真,俞星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来反驳他,她觉得自己心动了,可也是手足无措的。

“傅时青……”

她明明是想推开他,可他偏偏看透了她的想法,在这个时候靠上来,她的推拒统统变成了迎合。

他的手按过她的脖颈,把她压向自己,温柔又缠绵地吻了上去。甜软的、细腻的,每一寸呼吸纠缠都是细致的温柔。

“不要拒绝我,好不好?我会难过。”他说。

在感情这件事上,俞星的段数哪里有他高?稀里糊涂地就点了头。

06.

伦敦时装展的档期马上要到了,在俞星忙得脚不沾地的时候,她的哥哥俞舟从国外回来了。

俞舟学的是音乐,主修小提琴,这次回国还办了一场演奏会。俞星连着忙了好几天,才空出时间去听他的演奏会,当然,是和傅时青一起去的。

“俞舟?”傅时青听到这个名字,不自觉地问出口。

“嗯,我的哥哥。说不定你们还曾经见过,他也在德国。”俞星点头道。

她只有这么一位哥哥,几乎她要什么,俞舟都会想尽办法满足她、送给她。她自然很喜欢自己的哥哥,

既然答应了跟傅时青试试,她也会很认真地去对待这段感情,把俞舟介绍给他也是再自然不过的一件事。然而她不知道的是他们早就认识,甚至他会认识她还是因为俞舟。

俞星和傅时青的位置在最前排,台上演奏的乐团低头就能看清前几排的观众,所以当俞舟看到自家妹妹身边坐着的人是谁后,脸色都变了。

演奏会中场休息,俞星去后台休息室找俞舟,他刚换好服装,出来看见傅时青后皱紧了眉头,问自家妹妹道:“这就是你说的那个男朋友?我想跟他谈谈。”

俞星有些不放心地看了傅时青一眼,迎上他暗示她放心的目光后,才进了休息室。

俞舟只有这么一个妹妹,对她自然是有求必应,然而他没想到跟自己师出门同的小提琴天才,居然是个骗子。

“我妹妹会认识你,是不是你故意设计的?”俞舟开门见山道。

“是个意外。”傅时青拧了下眉,在俞星面前,他温润柔软的模样渐渐收了起来,眉宇间是冷厉,“我是真的喜欢她。”

之前,俞星是在她同学那里看到傅时青的照片的,巧的是那个同学是傅时青的发小,随后俞星向同学要了他的联系方式,希望能邀请他来当自己的模特,于是同学送了个顺水人情给她。

但是傅时青很早就知道俞星了,他和俞舟师出同门,虽然没有多少交集,但他经常能在对方的朋友圈里看到俞星。

她很可爱,特别可爱。

而他特别喜欢她的可爱。

所以在她问自己要不要来当她的模特时,他义无反顾地推掉了演奏会的表演,赶回国来见她。

他喜欢她已经三年了。

“你骗她说你当过模特?她是不是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俞舟又问。

傅时青没有回答,算是默认。

俞舟冷笑,如果不是周围人来人往,他担心俞星知道自己被骗会难过,他早就动手揍这个浑蛋了。高高在上的小提琴天才原来有一天也会有所隐瞒?他不管这人骗了谁,可不应该招惹他的妹妹。

“傅时青,别忘了你还有个虞依依。”他嘲讽地一笑,冷厉地道,“要么和她断了关系,要么尽快离开我妹妹。否则你别想好过。”

隔着一扇休息室的门,俞舟的脸色很难看。

“至于虞依依,我也不会放过她。”他又补充了一句。

07.

在回公寓的路上,俞星终于还是没忍住,问出了口:“我哥是不是认识你?”

“嗯,我和你哥一起学的小提琴。”他没有否认,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眉眼间满是柔软,“其实我很早就喜欢你了,在他的朋友圈里看到你照片的第一眼……”

遇到红灯,车平稳地停下,傅时青倾过身亲了一下她的嘴角,弯唇笑了下,缓声道:“当时我就在想,这个小仙女真好看。”

有一句话他没有说出来,那时候他就认定了她。

俞星有些脸红,问:“那你之前为什么不说?”

“说了你会更早一点儿喜欢我吗?”刚好绿灯,傅时青发动车子前轻声说了一句,“况且我不希望是因为别人,你才愿意接受我。”

彼时,俞星还因为傅时青表现出的深情款款而心跳加速,直到遇见了虞依依。

虞依依和她一样都是S&A旗下的T1设计师,但论地位还是俞星更高一些。S&A派出去伦敦时装周的设计师是有分級的,首席设计师代表整个公司,而这个位置的竞争人选只有俞星和虞依依。

作为首席设计师出席伦敦时装展,无疑会登上一个更高的国际舞台。所以即使知道没有多大可能,虞依依还是在尽力争取。

可是对俞星而言,即使她不去,她也不会把这个位置让给虞依依。原因很简单,在东州,俞家和虞家向来不和,她和虞依依进了同一家公司纯属冤家路窄。

马上就是伦敦时装展,俞舟待在国内的时间也不长,俞星空出了很多时间来陪他。那天他们去商场逛街,路过一个露天咖啡馆时,俞星看见了坐在里面的傅时青和虞依依。

俞舟的反应比俞星还大,把车钥匙给了她,让她把车开过来,剩下的别管。

俞星不想去,俞舟揉了揉她的发顶,挡住她看傅时青的视线,柔声道:“哥哥最不想让你难过,有些事情我来处理就好。”

她的哥哥对她真的很好。

俞舟推开咖啡馆的玻璃门,走了进去。

一侧是露天的座位,阳光洋洋洒洒地落下来,傅时青抬头就看见俞舟走了过来,烦躁地拧了下眉。偏偏虞依依还在哭哭啼啼,求他帮忙说服俞星让出首席设计师这个位置。

还好俞星不在这里。

他起身刚想说些什么,一旁的虞依依就又说了一句:“时青哥哥,我真的很想要首席设计师这个位置,你能不能劝一劝俞星……”

俞舟的脸色一变,以为傅时青接近俞星的目的就是为了帮虞依依得到首席设计师的位置,忍住暴力动手的想法,冷声否决:“不可能。”

虞依依回头就看见俞舟站在身后,吓了一跳,扭头整个人扑进了一旁傅时青的怀里,用力攥紧了他的衣襟。

俞、虞两家不和已久,连两家的小辈见面时互相都没什么好脸色,而虞依依最怕这个俞家的长子。但她忽然抱住傅时青的这个举动,更是让俞舟火冒三丈。

眼下俞舟更认为俞星是被他哄骗了,虞依依是傅时青的青梅竹马,他在德国留学的时候,虞依依就经常飞到德国去找他。

“虞家的人都是这种货色?别说你没有资格和我妹妹谈条件,让她把位置让给你,连你父亲也没有!“

傅时青的脸色变了变。

东州分为两个区,东区是傅家独大,而西区则是虞、俞两家分庭抗礼,傅家和虞家关系不错,算起来傅家和俞家也只有表面关系,说不上好,只是井水不犯河水而已。

但傅时青是很尊重俞家长辈的。

眼下,他只说了一句:“虞家没资格,那傅家呢?”

这无疑相当于宣战,气氛一下子剑拔弩张起来,而俞星的出现让场面陷入了更为尴尬的境地。

08.

一开始俞星就没有听俞舟的话,她理解哥哥要保护她的心情,但她不想一直被蒙在鼓里……尤其是在她已经喜欢上傅时青的时候。

听到了他们全程的对话,她从装饰栅栏后走出来,忍住从心脏蔓延出的剧烈酸涩感,冷漠地道:“东区的傅家吗?是有资格的。”

她知道自己的哥哥说话有些过分,可她从来不知道傅时青竟然和虞依依关系这么亲近。

傅时青看见她,整张脸都白了下来,而她迎上他的目光,弯唇笑道:“原来你是傅家的小公子啊。”

恍然大悟般的语气,却让一直瞒着她的傅时青顿时慌乱起来。他喉结滚动,再出声时声音都沙哑了:“我不是那个意思,阿星……”

可俞星什么都不想多说,此时此刻,她看见虞依依和他在一起很碍眼,于是拉着俞舟就要离开。迈步之前,她忽然转过身走近了他。

“把我公寓的钥匙还给我。”她朝他伸出手,语气平静。

她早说过,不能谈姐弟恋,太不可靠了。她居然会被比自己小的人耍得团团转,丢人。

傅时青僵了一下,想伸手拉住她,可又不敢,只能徒劳地叫着她的名字:“阿星……”

为什么要把钥匙还给她?他们明明已经在一起了啊!

俞星又重复了一遍:“把钥匙还给我。”

傅时青没有动。

他还想拦住她,不让她走,想让她留在自己身边。可她只是一句话就让他浑身瞬间冰凉了起来。

她说:“如果一开始我就知道你和虞依依的关系,我一定不会喜欢你的。”

在伦敦时装展开始的前一周,傅家在老宅里举办了宴会,庆祝傅时青回国。大多数来宾都以为这位乐坛的天之骄子刚刚才回到东州不久,纷纷送来贺礼,以此来向傅家示好。

也是在这场宴会上,俞星才和他又见了一面。

俞家长辈因公事不在东州,俞舟又已经回了德国。长辈们不知道俞星和傅时青的事,只是再三强调要俞星代表俞家去参加宴会,她这才不得不来,就这样被傅时青堵在了露台上。

“我不同意什么好聚好散。”傅时青扣住了她的手腕和腰,拧紧了眉,“其他东西我都可以不要,但我不能没有你。”

俞星的手腕和腰被他箍得生疼,没好气地说:“那虞依依呢?你不是为了她还要跟俞家宣战吗?”

“我和她从小一起长大,除了朋友关系,什么都没有。”傅时青看着一字一句地说,“就连在德国我之所以和她还保持联系,也是因为她和你在同一个公司。”

他那么喜欢她,却只能从旁人甚至是她不喜欢的人那里,了解她的一点一滴。

“那时候我们都没有见过,我不相信。”俞星不相信他对自己会有那么深的感情。

傅时青只感觉喉咙发干,声音沙哑道:“我们见过的,在三年前。”

那时候他第一次在俞舟的朋友圈里见到她的照片,蓦然心动。而不久之后,他们就见了一面。她去德国看俞舟,那一天俞舟刚好有事不在,她就一个人坐在教学楼旁的长椅上,很轻地哼着歌等他回来。

鬼使神差地,他朝她走了過去,和她搭讪。

那天他重感冒,也不敢把口罩摘下来,聊天的时候还拉了一曲小提琴。

她很漂亮,比照片更动人心弦。

原本美好的邂逅,却被傅时青在学校的死对头扰乱了。对方见有美人在旁,更是极尽所能地讽刺他,甚至出言侮辱,说他举止怪异,根本没有女孩子肯靠近他。他不想在俞星面前动手,只是忍耐,但她却拉住了他的手,笑吟吟地反驳道:“我不是女人吗?我是他在国内的女朋友。”

离开前,俞星隔着口罩给了他一个脸颊吻。

“维纳斯之吻,送给你。”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眼眸亮晶晶的。

传说维纳斯之吻是给人爱意和鼓励的。

在他们真正初见的时候,她以为这个戴着口罩的少年自卑、怯懦又羞涩,所以想给他一点儿鼓励……其实只是因为那时的他喜欢她,所以才显得小心翼翼。

傅时青想,下次的话再和她接吻,一定要摘掉口罩。

念念不忘,至此三年。

09.

三年前的事对俞星来说印象是有些模糊了,她从来不敢设想,有人真诚又安静地喜欢了自己三年,甚至为此小心翼翼地来到她身边。

与此同时,傅时青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一只手接电话,另一只手却还是牢牢地拉着她。

接完电话,他看向俞星说:“你不喜欢虞依依,那我以后都不会和她联系了。”顿了顿,他像是做了最后的心理建设,又补充了一句,“如果你一直都不喜欢虞家的人,我也尽量不再见他们,好不好?”

俞星望着他欲言又止。

她觉得自己并不值得傅时青做出这么大的让步和牺牲,他是傅家高高在上的小公子,什么时候需要这样低声下气?

见她不出声,傅时青拉住她的手紧了又紧,最后低低地说了一句:“我带你见见我爸妈好不好?”

俞星被吓了一跳,立马就想甩开他的手。

“你要做什么?”

她就觉得奇怪,傅老爷子为人一向清高严肃,对谁都是不苟言笑的。今天她进宴会时刚好碰见了老爷子,他居然笑了,还和她说了好些话。

她还以为他是认错了人!现在想来……

傅时青只是淡淡地解释:“我跟我爸妈说过了,我喜欢你,我想娶你。”

俞星蒙了,随即想直接跑掉算了。她急忙道:“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这是强买强卖!”

“嗯。”他很坦诚,目光沉沉,只有笑起来的时候有点儿之前纯天然、无公害的模样,“阿星,我是傅家的孩子。你说说看,傅家的孩子有哪几个是软弱退缩的?我也不例外。”

他想得到的,就一定要得到。

不管过程如何,结果都是一样的。

他想和她在一起,想珍惜她,保护她。

俞星有些紧张,正想咬一下唇,可下一秒却被他吻住。他的气息极近,又软又惑人。她真的觉得,不能和这样的人靠得太近,会让自己理智混乱。

明明知道不可以她却还是沦陷得飞快又彻底。

宴会即将结束的时候,烟火达到了极盛。

傅时青顺势附在她耳边小声道:“反正我们来日方长。”

说着便迅速地给她的指间戴上了一枚戒指。

——MyDaring.

睡前小故事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

// 此处地址改为你的js文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