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故事 - 她的晚秋没有夏夜

发布时间:2019年8月25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97 次围观 /

  她的晚秋没有夏夜

秋夜曲|王维

桂魄初生秋露微,轻罗已薄未更衣。

银筝夜久殷勤弄,心怯空房不忍归。

1.飞蛾扑火

黎晚秋抵达托斯卡纳时,正值大雨倾盆。

她站在落地窗边看雨滴成线的屋檐,眼底蓦地发潮,想起那个她爱了六年的钟夏夜。她终于来到了他在的城市,从今以后,她要穷尽所有追逐他的脚步,再也不畏畏缩缩,再也不对自己说,我只要偷偷喜欢你就好。

也许是心里有了满满的勇气,黎晚秋的脚下像是生了风,她拖着行李跑出车站,大雨落在身上都像是欢乐的音符。

黎晚秋透过出租车窗看着这个文艺美好的城市,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她真的来了。两年前,她得知钟夏夜要去意大利的托斯卡纳区时,她连意大利有这么一个地方都不知道,她偷偷打听到他的航班,悄悄在机场的角落里看那架载着他的飞机起飞,留下一条长长的飞机云后,就消失在了云端。

那时候她才刚大学毕业,意大利语完全不懂。下班之余开始练习意大利语,她用了两年的时间学到炉火纯青,辞掉马上就要晋升的工作,独自跑来意大利。

她已经二十四岁了,如果再不飞蛾扑火一次,这段长达六年的暗恋就注定要淹没在时间的河里了。

黎晚秋用了半天的时间在小镇上一家宠物诊所找到工作,然后像打了鸡血一样,每天一有空就在街上四处闲逛,她也不知哪来的信心,总觉得一定会遇见钟夏夜。

钟夏夜突然走进她的宠物店,取一个当地女生前两天订的英国短毛猫,是在她到托斯卡纳三个月后了。

虽然是为了别的女生而来,但她还是很庆幸,因为她没想到钟夏夜会一眼认出她。

2.托斯卡纳

那天雨过天晴,黎晚秋正在给一只牧羊犬喂食,店门上的风铃响起来,她转过身准备好职业的笑,可当她的视线落在钟夏夜脸上时,她只觉得好像无端掉进了梦里。

她愣了片刻,以为他并不记得她,所以装作淡定地用意大利文说了一句欢迎。可钟夏夜却带着疑惑的表情用中文问道:“你是黎晚秋?”

黎晚秋木讷地点头,她怎么也没想到跟钟夏夜的相逢会是这样,她甚至还有些不肯相信。

“没想到会在托斯卡纳遇见你。你还记得我吗?”

“记得……”当然记得了,这辈子就算忘记自己,也不会忘记你,黎晚秋激动得鼻腔发酸,眼泪在眼底打转,手心攥得死死的,只差一点点她就要尖叫出来了。

钟夏夜用一种久别重逢的口吻跟她聊起来,问她什么时候来的,随后又聊起大学时期以及跟钟夏星有关的事。

末了,钟夏夜说托斯卡纳的中国游客很多,但在这里工作的很少,如果她长期在这里,可以保持联系,走之前还留下了他的名片。

幸福来得太突然,黎晚秋拿着他留下的名片,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愣了许久。就像当年第一次见面时,她看着他的背影离去,许久都移不开眼。

那还是黎晚秋念高中的时候了,比钟夏夜第一次见到她时早了一年。那时她的牙齿还没矫正,留着比男生还短的头发,丢进人堆里都认不出来,他作为杰出毕业生给他们上课,只上了一堂英文课,她在台下看着他在黑板上写下好看的英文,那些长头发的漂亮女生们在底下议论这位帅气的老师,从不发言的人也都抢着回答问题,不管对错他都给予对方一个温和的笑。黎晚秋坐在台下,急得只想揪头发,她什么都听不进去了,只想站起来回答一个问题,得到一个专属她的笑,可一直到下课她都没能鼓起勇气,眼睁睁趴在窗口看着他走出学校。

原因不仅是她英文太差,更因为她那时在班上不被任何女生承认,连进女厕所都被人恶意开玩笑甚至驱赶,因为她在那个人人爱漂亮女生的年代是个异类,简而言之就是丑。

黎晚秋从那时候开始留长发,戴了一年的牙套矫正牙齿,她有一种总会再遇见钟夏夜的笃定,那时候她一定让他记得她。不久后,黎晚秋报考了南京的一所大学,报到第一天竟然就见到他,他送妹妹钟夏星去学校,只在学校走一遭就成了所有女生们眼中的男神,纷纷追着钟夏星做朋友,她也不例外,因为她这种普通的女生知道这是她唯一接近他的机会。

碰巧的是钟夏星竟然和黎晚秋同年同月同日生,所以她们成为闺密理所当然,但那时候钟夏夜却开始攻读建筑学博士,从南京去了上海。

她和钟夏星大学四年的友谊,只帮她见了钟夏夜几次面,说上话的机会并不多,她本来也不是那种自来熟的女生,就连钟夏夜从国外旅行回来顺便带了一份小礼物给她,她虽然激动得想哭,但也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声谢谢。

那时,黎晚秋的头发已经很长,牙齿矫正后脸型也好看许多,但她是薄薄的单眼皮,看起来是很寡淡的那一类,大学里虽然没人再说过她丑,甚至有人夸她是有辨识度的美女,但也没能拯救她被打压了十几年的自卑。

她把对钟夏夜的喜欢,一分一毫都装在心里,还用时间缝上细密的针脚,连钟夏星都没能看出来。

起初,黎晚秋抱着利用钟夏星的心思,也在四年的相处中变成了真正的友谊,毕业以后,黎晚秋也是从钟夏星口中得知他要去托斯卡纳学建筑的。

那时她才意识到,再不努力就抓不住钟夏夜了。

3.轻易靠近

钟夏夜留给黎晚秋的名片地址是爱罗广场附近,她那天晚上就忍不住去看过,是一栋典型的意式园林,有小中庭花园和露台,园林被铁艺栅栏围住。

她隐约看见门牌上写着“钟夏夜”三个字,她的手指抚摸着他的名字,从心底流淌出一种难以言表的温柔和满足。

后来,她抱着要表白的心思每天都来这附近晃悠,但一次也没遇见钟夏夜,却遇见了那个去她店里买英国短毛猫的本地姑娘,从她眼前大摇大摆地进了钟夏夜的房子。

黎晚秋等了好久也没见她出来,忽然意识到钟夏夜这么优秀又怎么会一直单身呢。想到这里,她悻悻地回了宠物店,没想到钟夏夜在门外等她,远远对她说:“我以为你会打电话给我。”

“啊?”黎晚秋怔住,难道他给她名片不是出于客气,而是真的在等她电话吗?

“我以为你刚来这里不久,也没什么朋友,而且从前我们也见过几面,我还担心你会因为孤单而打电话给我。”

她还没找到话回答,又听见他说:“不过你适应能力这么快也真是难得,如果是夏星,可能早就受不了跑回去了。”

黎晚秋嘿嘿傻笑,听见爱慕的人这样夸自己,简直就像飞去了云端。只是,她不怕孤单,只怕在托斯卡纳待一辈子都碰不见他。

钟夏夜这次来是告诉黎晚秋,周末有个中国Party问她是否要去参加,见她犹豫了一下,他竟然抬起手像从前拍钟夏星那样拍了拍她的脑袋。

“不用怕,我也会在。”

黎晚秋受宠若惊,一直到钟夏夜留下请柬离开,她才反应过来。钟夏夜走到门口突然又停下来了,他回过头看着她。

“知道吗?上次在这里见到你以后,我许久都不敢相信世界上会有这么巧的事,这大概也是一种缘分吧。”

钟夏夜说完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笑才走掉,黎晚秋听着门上的风铃声,久久才停歇。

在你喜欢一个人,却得不到任何回应的时候,会去做任何与他有关的事。黎晚秋也不例外,大学四年只要在街边遇见卜卦的,她就忍不住问一问她跟钟夏夜的缘分。然而,那些卜卦的像是串通一气似的,纷纷摇头说,他是仲夏,而她是晚秋,注定不该遇见。

那时黎晚秋失落地想,连江湖骗子都不愿意骗她了。

可现在,钟夏夜却亲口跟她说,与她遇见是一种缘分,虽然这缘分有她伪造的成分,可她还是激动到想哭。

她费尽心思得来的缘分,如果能跟他靠近一些,这就够了。

4.他爱的人

Party在周日晚上四点开始,黎晚秋薪水都用来支付房租,买不起华丽的舞裙,只穿了从中国带来的一条改良过的浅绿色木棉图案的旗袍,配了一双粉色高跟鞋。

钟夏夜来宠物店载她时,似有惊艳的神色。

坐上副驾驶时,黎晚秋都觉得自己还在做梦,但是副驾驶上的香水味很快将她拉回现实,她蓦地想起那个棕色头发鼻子高挺的姑娘。她不知道这个姑娘和钟夏夜到底是什么关系,她甚至想过也许会像小说和电视剧里一样,她是钟夏夜的表妹呢,但是一个中国人怎么可能会有一个意大利表妹呢;也许是同事呢?同事又怎么会住在家;也许是朋友的朋友呢?朋友的朋友也不会住在一起吧。

她的脑海里像两个小人儿在打架,她打开车窗让香味消散,钟夏夜却轻描淡写地说:“看来你不喜欢我女朋友的香水。”

一句话把黎晚秋所有的希冀都斩断了,她的眼泪掉得措手不及。钟夏夜一个急刹车,着急问她怎么了,她只说可能香水过敏。钟夏夜跑下车帮她买来湿纸巾,还开了空调,可黎晚秋的眼泪还是一直掉,心里仿佛那座筑了多年的河堤一瞬间坍塌了。

因为是中国人的Party,钟夏夜那位意大利的女朋友并没有来,Party上清一色的华丽晚装,黎晚秋的旗袍倒显得独特起来。许多年轻男人跟她打招呼,也有人邀请她跳舞,但是她却没什么精神,眼睛只在钟夏夜身上,他身边围着几个女孩。

黎晚秋不禁酸酸地想,一个多金的建筑设计师又是青年才俊,谁不喜欢呢。

Party结束时,钟夏夜已经微醺不能开车,黎晚秋只能乘出租车送他回去。黎晚秋第一次靠他这么近,但却完全不能有非分之想,这种感觉比从前远远望着他还要让人难过。钟夏夜大概真是醉了,他不知不觉握住她的手,她想起他的女朋友,赶紧抽离。

黎晚秋送他回去后,一个人转身离开。

黎晚秋加快步伐走在夜路上,听见不知谁家传出的手风琴声,在夜风里打个旋儿,悠悠扬扬地转到远处的田园里去了。她虽愿意为他奋不顾身,但自尊心还是有的,既然他已经有了爱的人,那她就站在远处,看着他幸福好了。

如果有一天待腻了托斯卡纳,她就带着对他的喜欢去别的地方。

可是他却毫不知情地总来招惹她。

5.只是朋友

十月的一天,钟夏夜的车突然停在宠物店的门口,从车窗里递出来一个玻璃鱼缸,黎晚秋接下鱼缸,发现里面有一条小花鱼。

钟夏夜说这是一条幼小的珍珠毛足鲈,也叫珍珠鱼,是他前两天跟朋友在海边的沙坑里捡到的。

“送我吗?”她问。

“对啊,宠物店不能养鱼吗?”他笑得温柔。

黎晚秋笑笑,小心翼翼地捧着鱼缸,看着钟夏夜的车开远。

“喂,你看条鱼也能看得这么专注。”黎晚秋一抬头,见是上次在Party上一直缠着跟她要电话的男生,她隐约记得他叫姜炜。

黎晚秋还没回答,又听见他一脸深情地说:“做我女朋友的事,考虑得怎么样了?”

“不怎么样。”黎晚秋直截了当地说。

姜炜咧嘴一笑说道:“既然你这么直接,那就做朋友吧。”黎晚秋一愣,从来没见过变脸这么快的人,一定不靠谱。但很快,她就发现其实姜炜除了花心之外,其实是个还不错的朋友。

他是真的把她当成朋友,再也没开过那种玩笑,只要路过宠物店总会跟她打个招呼,有时候也带女孩来她店里买宠物。

那天黎晚秋刚下班,钟夏夜突然来问她有没有空。

“来意大利这么久想念中国菜了吧?我知道一家中餐馆还挺不错。”钟夏夜说完又补充道:“你是夏星的朋友,我有责任招待你。”

“你不陪女朋友吗?”黎晚秋问。

“她跟朋友一起去罗马玩了。”

黎晚秋点点头,已经不奢求对他抱有任何期待了,但还是忍不住靠近他,只要像以前一样将那份心意藏好,把他当成哥哥看待就好了。

到了周末,黎晚秋特意穿了件藕色连衣裙,还戴了一条珍珠项链,钟夏夜见到她时愣了愣,夸她比从前漂亮许多。

去中餐馆的路上,她嗅了嗅,副驾驶座上仿佛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香水味,她的心情突然大好起来,车窗外掠过的农场和树林都变得美好起来。

“你跟女朋友是怎么认识的?”黎晚秋还是好奇他跟那个意大利女生的故事。

钟夏夜说两年前,他一腔热血来到意大利想做建筑设计师,但因为文化差异,其实中国建筑设计师在意大利根本就不受重视,但是他既然来了就不想那样回去,所以他不得不从头学起,就在那个时候遇见了Giulia。

她是少数的不爱热闹的意大利姑娘,是他同学,那时初到托斯卡纳谁也不认识,Giulia一直陪在他身边,他也觉得她不错,所以就自然而然地交往了。

黎晚秋听完突然很想知道,如果两年前她就跟他一起来到托斯卡纳,那跟他交往的人,会不会是她呢?但这样想的时候,她又自嘲地笑了笑。

“真好,你们会结婚吗?”她问的时候心都在颤抖,可还是忍不住。

钟夏夜想了想说:“也许会吧。”

黎晚秋不再说话了,只盯着窗外飞速掠过的景色,想起大学的时候,每一年她跟钟夏星生日的时候,钟夏夜都会特地从上海赶回来给她们庆祝生日。她每次都对着蜡烛偷偷许愿,希望钟夏夜可以不要恋爱,等她毕业。

现在她毕业两年终于来到他身边,但这个愿望却破碎了。

6.眼泪无声

在中餐馆吃完饭时间尚早,钟夏夜提出带她去四处转转,见她一愣,又说道:“我可不想回国以后被钟夏星数落没招待好她的朋友。”

黎晚秋笑笑,跟在他身后走出小镇,初夏的阳光照在他们身上,把他们的影子拉得老长。钟夏夜带她去了一片农场,周边的矮坡上长满了黄白色的雏菊,风一吹能闻见淡淡的香气。黎晚秋微微闭上眼,风从她鼻尖掠过去,她听见钟夏夜的脚步声,每一步都像走在她心上,她突然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黎晚秋感觉到有一道炙热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可是睁开眼见钟夏夜分明望着远处的雏菊田,也许是她的错觉吧。

他们走出农场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黎晚秋低头看着他们的影子,像是重叠在了一起。

钟夏夜开车送她回宠物店的时候,姜炜已经在那儿等她了,见他们一起从车上下来,表情变得奇怪起来。

“你们不会在交往吧?”他一向口无遮拦。

黎晚秋白了他一眼:“别乱说话,他有女朋友的。对了,你来干吗?”

“我最近泡了一个美国妞,她说想吃正宗的中国菜,我想请晚秋帮个忙。”姜炜一脸贱兮兮地说。

“好啊。我来意大利之后好久都没煮过饭了。”黎晚秋爽快地答应。

“是吗?那不介意多我一个吧?”钟夏夜说道。

黎晚秋一听突然紧张起来:“当然不介意,只是如果不好吃的话,可别怪我。”

姜炜在一旁若有所思地看着两个人,他觉得钟夏夜和黎晚秋看起来很奇怪,但具体哪里奇怪,他又说不上来。

晚餐定在周二晚上,黎晚秋早早跟老板请了假去姜炜的住处准备,姜炜跟钟夏夜一起去了超市买菜,回来的时候黎晚秋只顾着洗菜没注意到两个人神情有些古怪。姜炜的美国妞大概是第一次见到现场做中国菜,一直在用姜炜教给她的蹩脚中文大喊:好棒!

黎晚秋做了一桌子四川菜,辣得他们快流泪,却吃得热火朝天。姜炜拿出一堆啤酒解辣,一桌饭吃完,啤酒也喝光了,黎晚秋来意大利后第一次这么开心,不知不觉也喝多了,最后只剩下钟夏夜一个人清醒着。

他搀着黎晚秋离开然后送她回家,黎晚秋已经七荤八素,他看着她还是像几年前一样清瘦,索性一把将她捞到背上,她的脸碰到他的脖子的那一刻温温热热的。随后,他突然想起第一次见到黎晚秋的情形。

那是在妹妹钟夏星的生日聚会上,她竟然跟妹妹同一天生日,站在人群里,感觉和所有的女生都不同,她并不是很美的那种女孩,但像一朵安安静静小雏菊,清清淡淡的,但不知不觉就在他心里站住了脚。他也曾无意从钟夏星口中试探过,但听说她好像有喜欢的人了。

今天在超市里时,姜炜突然问他是不是喜欢黎晚秋,他的心湖似乎起了一丝波澜,但很快又恢复平静。当时他跟姜炜说,就算曾经喜欢,但那也是在来意大利之前的事了,现在他已经有了女朋友,让他不要乱说话,毕竟黎晚秋不是他认识的那些外国女孩。

黎晚秋被夜风吹醒才发现自己在钟夏夜的背上,他的背那么宽大温暖,她突然贪恋这种感觉,装睡起来。

他们各怀心事地往前走,黎晚秋希望这条路没有尽头,而钟夏夜却希望这条路快些结束,他很怕背她太久他会不想放下。他不知道他现在对她是什么感觉,却总有一个声音提醒他,一切都过去了。

黎晚秋见他走得这样快,突然心生难过,还是到了她的楼下,他温柔地叫醒装睡的她。

说让她好好休息就离开了。

黎晚秋回去之后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许久之后眼泪无声无息地流了出来。

7.忽而明朗

那是大三的时候,钟夏星突然跟她说,钟夏夜好像恋爱了,她见他对着窗外发呆,有时候还会偷偷写日记,她每次一进他房间,他就会立刻收起日记。

当时黎晚秋听完一阵难过,她旁敲侧击地问她是否知道是什么样的女生,钟夏星摇摇头说:“长这么大我哥好像还真没喜欢过谁,我觉得他应该喜欢那种可爱的女生吧,笑起来脸上有酒窝,撒起娇来小鸟依人。”

钟夏星说得开心,黎晚秋却垂下头在心里感叹,偏偏她没有酒窝,也不可爱,更不会小鸟依人。

钟夏夜每次从上海回来,钟夏星都会拉上她一起去找他要礼物,可是她一想起他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就不想去凑热闹了。

后来有一次,钟夏星见完他哥哥回来跟她说:“我哥哥问你怎么没来,我说你好像得了相思病一样,整天一筹莫展。我哥笑着说,恋爱的女生大概都这样。”黎晚秋被气得快吐血了,但也没办法说出口,只在心里难过了好久,就算他有了喜欢的人,她能多看他两眼也好啊!

黎晚秋想到这里不由得苦笑起来,她对钟夏夜的渴望永远都只能停留在多看两眼上。

钟夏夜的女朋友Giulia从罗马回来了,路过宠物店的时候还进来跟她打了招呼,黎晚秋看着Giulia,长长的棕色头发,身材高瘦,和她一样不太爱笑。

黎晚秋不由得在心里吐槽钟夏星,原来她哥哥根本就不喜欢可爱娇小的姑娘啊!

Giulia回来以后,钟夏夜很少过来找她了,偶尔路过会进来买包猫粮,倒是姜炜经常溜到她店里来。

“你为什么这么闲?”黎晚秋问。

“美国女神回国了,我被抛弃了。”姜炜摆出一副伤心的脸孔说,“晚秋,要不你可怜可怜我,跟我交往吧!”

黎晚秋白了他一眼,说如果他再开玩笑就把他赶出店,姜炜只好作罢。

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钟夏夜来宠物店告诉她,钟夏星要来托斯卡纳了,这里是她欧洲旅行的最后一站,而他已经告诉她,黎晚秋也在托斯卡纳。

黎晚秋一愣,完蛋了,她出于私心并没有告诉钟夏星她在托斯卡纳,如果她知道了一定会数落她半天。

黎晚秋的担忧不是没来由的,当钟夏星站在她面前的时候,足足念叨了她一个小时,还是钟夏夜看不下去帮她解了围。

钟夏夜请了三天假要带她玩,她拉上黎晚秋一起。本来钟夏夜还叫了Giulia,但是她要去佛伦罗萨出差,但巧的是,他们在驱车前往比萨时,竟然在途中遇见了姜炜。

三人行变成四人行,两男两女,本来车里只有钟夏星絮絮叨叨的声音,现在多了一个姜炜,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竟然像久别重逢的老友,一路聊到停不下来。本来坐在副驾驶座的钟夏星为了跟姜炜聊天,还跟黎晚秋换了座位,后排两个人聊得热火朝天,倒显得前排两个人的沉默有些尴尬起来。

钟夏夜为了缓解尴尬,问起黎晚秋为什么来托斯卡纳,黎晚秋支支吾吾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后排的姜炜突然冒出一句:“连我这么帅的人追她都不同意,我看是为了喜欢的人来的吧?”

姜炜只是随便一说,黎晚秋却突然沉默了,后排的钟夏星若有所思地看了看黎晚秋,又看了看钟夏夜,似乎有些东西忽然间明朗了。

8.一刹那间

三天的托斯卡纳行结束,钟夏星明天就要回国了,她不住哥哥的园林,却要跟黎晚秋挤在出租屋。

当钟夏夜离开后,钟夏星突然抓住黎晚秋的手臂,一脸严肃地问道:“你一直喜欢的那个人,是不是我哥?”

黎晚秋毫无防备连谎话都来不及编,她就那样愣住了,钟夏星从她的反应上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所以你才来托斯卡纳?”她继续问。黎晚秋知道已经瞒不住,只好点点头。

“这么多年,那你为什么不告诉他?如果你不好意思开口可以告诉我啊!”

“以前是没有勇气,而现在是来不及了。”黎晚秋说。

睡前,黎晚秋跟钟夏星说,既然都过去了,希望她不要跟钟夏夜提起,等时间再久一点,她就会忘了他,那个时候她就会回国了。

钟夏星无奈地耸耸肩,表示搞不懂他们这种性格的人。

钟夏夜是第二天上午的飞机,黎晚秋和钟夏夜一起去送她,她却说要等姜炜一起。

“才认识三天,你们这么快成为好朋友了。”钟夏夜说。

钟夏星看了一眼黎晚秋,说道:“是啊,我们性格相合三天就可以成为好朋友,说不定我再待几天还能发展成恋人,不像有的人喜欢一个人可以憋着六年都不说,最后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别人幸福。”

黎晚秋自然听出她话里有话,别过头看向窗外。其实,她真羡慕钟夏星和姜炜,他们这种人才是最容易快乐的。

快到机场的时候,一直沉默的钟夏夜突然跟钟夏星说:“我跟Giulia打算在圣诞节订婚。”

黎晚秋的心仿佛在一刹那间碎成几瓣,钟夏星看了她一眼,她立刻把脸转向窗外,明明是温暖的风却吹得她想哭。钟夏星她心疼地看了她一眼,又重重地叹了口气。

她本来想呛她哥两句,可又怕伤到黎晚秋的心,只好什么也没说。姜炜也只顾着钟夏星要离开的事闷闷不乐,于是整个车厢在那句订婚以后都变得沉默。

钟夏星在进入安检以前,附在黎晚秋的耳边说,如果太难过就回国。

9.命里缺你

夏天结束了,意大利进入短暂的秋天。

那天黎晚秋正在上班,突然接到钟夏星的越洋电话。

“你还记得大三时我跟你提过的我哥恋爱的事吗?从意大利回来以后,我在他的房间里找到了那本日记本,整整62页都是写给一个女孩的,而最后一页上,写着你的名字……对不起……”钟夏星还说了许多话,但黎晚秋只听到了这里,那一刻她觉得自己的脑子停止了转动,眼睛失控了似的泪如泉涌。

黎晚秋从店里失魂落魄地走到钟夏夜的房子前,看着门牌上“钟夏夜”三个字,看到眼睛发酸,心里如洪水侵袭般一无所有。

托斯卡纳仿佛彻底进入秋天了,雏菊花也谢了,枫叶落了,很快就会到圣诞节,钟夏夜会跟Giulia在这所房子里订婚……

十月最后一天,黎晚秋突然约钟夏夜见面,她说她要回国了,想在回去把那条珍珠鱼放回大海,希望他能载她去。钟夏夜问她为什么要回国,她看着车窗外的风景说,因为她突然不再喜欢意大利了。

黎晚秋把那条珍珠鱼小心翼翼地放进海里,一溜烟就不见了,他们面朝大海站着,黎晚秋突然问:“我听夏星说你曾经喜欢过一个女孩,为什么没有表白呢?”

“因为那时候她好像已经有了喜欢的人。”钟夏夜说。

“你信卜卦吗?”

“不信。”

“我信。”

离开托斯卡纳那天,黎晚秋没有让钟夏夜去送她,因为她不想对他说再见,也吝啬那一句祝他幸福。钟夏星后来曾在电话里问她,如果把这一切都告诉钟夏夜,他也许会不顾一切选择她,她没有回答,因为假设的结果有时候会更伤人,她知道他曾爱过她,就够了。

飞机起飞时,她也忽然间明白了那些江湖骗子为什么能骗那么多人了,因为他们有时候总是不小心就一语成谶。

就像黎晚秋终于信了,她的命里没有钟夏夜。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那么甜,还是离婚了
下一篇 : 情诗 - 从前没有情人节,却有最美的情诗

评论

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随机故事

睡前故事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