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新日迢迢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若新日迢迢

文/桑普

1

“程倍雪,你上热搜了!”

午夜时分,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接电话的程倍雪听到这个消息,如同被五雷轰顶。

她瞬间惊醒,思来想去最近又干了什么能上热搜的事,难道是昨天被狗仔拍到去吃炸鸡,导致自己一直以来立的减肥达人人设崩塌了吗……

程倍雪正努力思索,电话那头的经纪人何姐等不住了,对着话筒咆哮:“你必须给我都老实交代出来,是什么时候开始恋爱的?!”

恋爱?

天地良心,程倍雪入圈五年,跟公司签的恋爱禁令期限都过了,也还没开始过一段感情。

“恋爱?我都快忘了这俩字怎么写了!”她极冤枉,大声控诉后嗅出不对劲,“何姐,这回我的热搜是因为绯闻吗?”

不等何姐回答,她急忙点开热搜。好家伙,第一条就带着她的大名,看来这事儿不小!

她慢慢念出来:“程倍雪傅矢追恋爱……”

该不会是那个最近炙手可热的电竞选手傅矢追吧?!

龟速读完后,她几乎是从床上弹了起来:“傅、傅矢追吗!为、为什么?”

何姐对她的前言不搭后语毫无反应,冷漠道:“我也很想问他为什么。截图发你微信了,看看吧。”

戳开那张截图,都是一个名为乱码的账号发的微博,最新的一条只有八个字——程倍雪,我入围了。

“这是傅矢追小号,从他进青训营那年开始使用的,每次参加比赛的结果都会记录下来,而他记录的方式……都是以‘程倍雪’三个字开头,看来是你的粉丝。”

她拉下长截图一看,果然如此,满屏的“程倍雪,我赢了”或者“程倍雪,我输了”,像是变相的打卡表白,看得她心狂跳。

“大概是因为他们战队在今夜入围了全球决赛,小号就被有心人摸出来了。”说到这里,何姐叹了口气,“没想到居然是你的粉丝,这要是知道了你的真面目……”

“何姐,我什么面目!”程倍雪怒了,默默把截图保存下来,“我天真可爱、纯洁善良的真面目吗!”

“行了,了解事实了,确定一点交集都没有过对吧,我要去跟公关组沟通了?”

“……没有。”她挂了电话,却睡意全无,埋在被子里用力地蹬起腿来。

2

程倍雪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位少女偶像,有一个并不特别的解压方式——追星。

不过她追的不是娱乐圈里的明星,理由很简单:你会追你的朋友和同事吗?

她追的,是今夜一战红遍大江南北的电竞之神、明日之星——傅矢追。

知道傅矢追是自己粉丝的时候,程倍雪都傻了,世上真有这么巧的事情吗?

她一晚没睡,第二天顶着两个青黑的眼圈飘到公司会议室里时还在想这件事,对面正襟危坐的经纪人告诉她又来了一个巧合:“下周去参加一个电竞综艺啊。”

程倍雪瞪大了眼睛:“节目组请人之前都不了解一下嘉宾的水平吗?”

“不需要了解,”何姐说,“因为你是傅矢追推荐的人选。”

程倍雪呆住了,说不出拒绝的话,也没法一口答应,心里半是甜蜜、半是痛苦。

甜蜜是可以公费追星,痛苦是就她现在这个游戏水平,握上鼠标开局不出五分钟,就能被网友骂得狗血淋头。

她也知道自己是真的菜。

所以她犹豫了会儿,还是决定挣扎一下勉力挽救自己的口碑:“我那个游戏水平,真上了节目,有可能会出现我不文明的画面,也有可能会出现队友不文明的画面,更有可能会出现观众不文明的画面啊!”

“行了,你别太担心,这个节目主要捧的还是电竞选手。”何姐扑哧一下笑出声,敢情小妞还挺有自知之明,“但是也不能就干杵着当个花瓶,节目组那边商量了一下,让你明天开始去恶补知识和技术,当上补习班了。”

程倍雪点头如捣蒜,内心暗喜,这不相当于带薪玩游戏吗?

结果第二天傍晚,她被保姆车拉到网咖门口就“喜”不出来了。

节目组说是来上补习班,也没提前通过气说补习老师是傅矢追啊!

她惊慌失措地盯着窗外那个高大挺秀的背影,第一反应是——还好出门前被经纪人抓住做了妆发。

本来程倍雪打算穿着宅女三件套出门的,卫衣、阔腿裤加黑框眼镜,被何姐一把薅住帽子拉回了衣帽间,她还老不服气:“谁去打游戏还打扮得像个仙女啊?这是真人秀,穿得舒服好施展。”

“真人秀,”何姐把她硬塞进一条裙子里,“重点在那个‘秀’字上,懂不懂?”

程倍雪趴在窗户上观察了下,心中大骂节目组狡诈,说好这次行程不算在拍摄里,结果摄像机都架好了,其中一个还正对着车门。

她愤愤地举起镜子照照,把鬓边一绺卷发往前拨,这才迎着春风,笑盈盈地钻出了车门。

“嘿,追神晚上好呀。”

傅矢追听见响动便回过了头,正好对上一双盛着细碎星光的杏眼。

月蛾星眼笑微频,柳夭桃艳不胜春。

那一刻,看见程倍雪走过来,他脑子里只记得这么一句词。

3

“追神”是网友给傅矢追取的称号,他在游戏中个人风格明显,操作狠辣激进,凶猛得像一头猎豹,追着对手撕咬到天涯海角。

不过这个称号传播得如此广泛,还是因为之前一场娱乐赛。当时敌队有个主播,被傅矢追在游戏里揍得大喊“追神别追了”,惹得观众一阵哄笑,十分有节目效果。

这场直播程倍雪还看过呢。那时候她在剧组,深山野林里信号不好,为了看傅矢追的比赛咬着牙爬到山顶,冻得牙齿发抖还不忘留言,冰棍似的手指才僵硬地打了几个字,一不小心就触到了发送。

当天直播的高潮是游戏结束后,主播随机抽取几位幸运网友的留言读给傅矢追。

“这位叫‘倍儿爽’的网友说:追神,你这个人真是&% ……”

一旁面无表情的傅矢追脸上的神色终于动了动:“?”

“房管,怎么干活的,还混进来黑粉了,赶紧踢走!”

那一夜,这位叫“倍儿爽”的网友站在呼啸的冷风中,缓缓地流下一滴泪,颤抖着声音:“我要说的明明是——追神,你这个人真是……好厉害啊,呜呜呜!”

她马上被踢出了直播间,所以也没看到后来其他的观众在为她辩解。

——倍儿爽怎么可能是黑粉啊,主播做过功课吗,几乎每场有追神的直播她都会追好吗!

——倍姐真的冤枉,我敢说早期追神的粉丝不过百时,里头就有她这位了。

“追神,我们从哪一步开始呀?”程倍雪叫得特顺口,乖巧地举手提问。

他们在门口简单做了个自我介绍,导演就拍了板,初见的素材拍够了,转移阵地到网咖里接着拍。

鉴于程倍雪不能用自己之前的游戏号,傅矢追笑了笑:“不如我们从创个新号开始,你想叫什么名字?”

她坐在旁边,下意识地就想说:“倍……”

“倍?”

“倍……被追杀也要加油呀!”差点就爆出来自己的网名,当代网友都是名侦探,指不定靠一个名字寻到什么蛛丝马迹,还好她反应过来,擦了擦汗及时改口。

“确定要用这个?”傅矢追一顿,回头看向她,指了指自己,似笑非笑,“追?”

程倍雪愣怔片刻,而后倏地脸红了,小偷似的四处看看,还好摄像机没开拍。她悄悄地捏紧了裙角:“算、算了,就用我的原名吧。”

谁说傅矢追不近人情、不苟言笑啊,这不是……挺幽默的吗!

还是说,这样的高冷大神,追星的时候也会像别的小粉丝一样?

来不及多想,导演又举起了板子,她赶紧进入拍摄状态。约莫两小时后,今日拍摄结束。

趁着助理去把车开过来的时间,程倍雪的腮帮子鼓了又瘪,像是在给自己蓄力一般,终于鼓起勇气朝身边一起等车的傅矢追挪了两步,小声开口:“追神,你可不可以……给我签个名啊?”

与此同时,从口袋里掏东西的傅矢追脸上表情精彩纷呈:“我?”

“嗯嗯,其实我是你粉丝。”程倍雪竭力压下内心汹涌如浪潮的激动,抿抿嘴让自己的嘴角不要咧得太大,手机壳背面递过去,手忙脚乱地从包里翻眼线笔,“没想到今天你会来,太匆忙了,可能要委屈你用眼线笔签名,可以吗?”

“不用找了。”傅矢追掏出来一支笔和一张纸,“我有笔,纸匀一半给你。”

“那敢情好啊!”程倍雪屁颠屁颠地接过来开始对折,准备撕纸。

“另一半纸上,你给我签名吧。”

刺啦一声,纸撕歪了。

“先给我签吧,”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从她手里抽出面积更大的那一半,她仰起头,便将傅矢追的笑意尽收眼底,他连眉眼都微微弯起来,“你知道的,我也是你的粉丝。”

她当然知道啊,可这么听当事人说出来,倒像是有只小虫顺着耳朵钻了进去。

程倍雪耳朵痒痒的,脸颊痒痒的,心里,也是痒痒的。

4

——发现你追的星也在追你之后,该如何摆正心态与偶像相处,在线等,急!

——谢邀,楼主是在写言情小说吗?虽然说“无巧不成书”,但是这样的桥段真的太老土了,建议作者睁开眼睛,回到现实中来。

程倍雪在问答网站上发表了这个问题,期盼能得到中肯建议,不承想就出现这么个答案。

助理看她两眼一翻,凑过来看,乐了:“倍雪要写小说啦,业余爱好?”

无知的人类,根本不知道她在经历着怎样的水深火热!

程倍雪腹诽着,往后座找:“我花呢?”

“给你放副驾驶上了,”助理伸手把系了安全带的向日葵花束抱过来,“后边不好放。”

程倍雪看着一朵足有她一张脸大的向日葵,沉默了。

为了准备这次正式见面,她还特意上网搜了该送什么花,结果网友答案五花八门,总结起来就是——只要是花就能送。

思来想去,傅矢追是八月生人,还是送狮子座的幸运花向日葵好了。这回网友说八朵向日葵的寓意好,她信心满满地打电话定了八朵,也没人告诉她一朵就能有这么大啊。

虽说出了个小小的乌龙,但心意不能不送到。

于是这个阳光正好的午后,她只能硬着头皮环着八朵向日葵向傅矢追跑过去,费力地露出半张脸打招呼:“追神下午好啊,送给你的!”

幻想中抱着小巧花束漫步而去的美好场景被无情打碎。

“是见面礼吗?谢谢。”傅矢追一愣,很快伸出手把那一怀抱的向日葵接过来,他人高手也长,单手就能把花拢在臂弯里,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拿出个盒子,微微勾起唇角,“这个送你。”

程倍雪看着盒面上熟悉的标志,打开,里头静静躺着一条傅矢追战队的周边项链。

这条项链目前已经绝版,发售那晚她在录节目,错过了抢购的时间,后悔得捶胸顿足。

还没等程倍雪从“偶像亲手送了她绝版周边”的幸福中回过神来,一道女声立马将她从头晕目眩的沼泽里拔了出来。

“追神、倍雪姐!”

程倍雪应声回头,果不其然,这么爱乱认亲戚的只有孟茜茜了。

真算起来其实孟茜茜比她还要大两岁,只是她比对方早出道一年,两人走的都是少女偶像路线,没少被放在一起比较。自程倍雪转型成演员后,两人的差距变得更大了,孟茜茜不服气也得喊她一声“前辈”。但这个人说镜头前喊前辈生分,非要喊她“姐”。

程倍雪还能不知道她那点小心思,根本没听进去,打量着对方垂到锁骨上的珍珠耳环,亏她出门前还觉得自己参加个电竞节目打扮得像来野餐太过了,看来一山还比一山高哇。

可傅矢追好像听进去了,他皱着眉:“你好,叫我傅矢追就可以了。程倍雪,我们进去吧?”孟茜茜笑容僵了一瞬,赶紧跟两人一块进大楼,指着那一束向日葵活跃气氛:“哇,你带来的花好漂亮呀,能给我一朵拍个照吗?”

她这话旨在拉近关系又不过分失了分寸,普通人还真没法拒绝。

但傅矢追不是普通人。

他完全不懂镜头前的虚与委蛇,冷着嗓音道:“不能,这是我收到的礼物。”

旁边的程倍雪吓一跳,赶紧小声提醒他:“说声不好意思!”

就这么冷硬无情地拒绝,要被孟茜茜的粉丝知道,非得闹个天翻地覆。

这下傅矢追豁然开朗,眉毛一挑。

“你是不是该说声不好意思?”

程倍雪傻了。

孟茜茜也傻了,她晕晕乎乎地道了歉,直到坐下来选搭档的环节,才堪堪回过神来。

这个节目为了推广电竞,请来了十位电竞选手和十位明星,两人自由组队,一对一教学。最后一期将十位明星抽签分为两队,直播决出胜负。

纵观全场,傅矢追不仅是最英俊的,也是最有话题讨论度的。

趁着休息时间,在场各位都开始互相交流通气。孟茜茜权衡了下,还是想对他发出邀约。

结果傅矢追先坐到了程倍雪身边:“你愿意和我一队吗?”

一想到能够近距离感受大神操作,还能接受专业指导,程倍雪被偶像邀请的那一瞬间又开始晕晕乎乎,答应时还觉得特别像应下什么承诺一样,抿着嘴笑:“我当然愿意啊。”

“倍雪姐,你们要组一队啊?”孟茜茜赶紧在傅矢追身边坐下,仿若真心实意地建议道,“这不太合适吧,你们不是刚传过绯闻吗,会不会对形象有影响啊?”

傅矢追又开始皱眉,嘴角绷成一条线。

“身正不怕影子斜。”程倍雪怕他再次语出惊人,赶紧出口摆平,下意识地拽住身边那片衣角,微微一笑,“我们莫名避嫌才像坐实了绯闻吧?我就是要和他一队,谢谢你的关心,祝你找到一个合适的搭档哦。”

“谢谢。”傅矢追跟着说了声,对上程倍雪得意的视线时又垂下眼,笑了。

孟茜茜终于挂不住笑了,恨恨地站起来。

她怎么就忘了,傅矢追是程倍雪的粉丝,指哪打哪!

5

第一期节目播出时,程倍雪还在忙着提高游戏水平。助理在电视前看完了首播,点评道:“节目组把你们的部分剪得真讨喜。”

她忙里偷闲翻个白眼,心里倒是有点甜,回道:“那是因为我俩本来就讨喜。”

两人当晚就涨了很多粉丝,有不少还是CP粉,自称是“复学夫妇”的后备军们。

“为什么是‘复学’呢?”傅矢追在和程倍雪打电话时不耻下问。

“因为你姓傅,我的名字里有雪,傅雪谐音就是复学嘛。”她解释完,感觉有什么怪怪的……不对啊,不是应该问为什么是“夫妇”吗!

她甩甩头,试图把脑袋里一些奇怪想法给甩掉,直说这通电话的目的:“对了,追神,下次录制时你可以把签名带来给我吗?”

“当然可以,要不明天我拿给你,顺便一起去练习,有空吗?”

程倍雪没有立刻答应下来,先打了个电话问何姐,那头一听是和傅矢追一起出去,漫不经心道:“那你去吧。”

“姐姐,你就这么放心?”

“现在全网都知道你们是纯洁的偶像和粉丝关系,有什么好担心的。但是你出去不能穿上次那套私服,就算被拍了也要漂漂亮亮的,听进去没有?”

程倍雪没听进去,出门前还是穿了她的宅女三件套。

这次是私下见面,她想用最真实的模样去面对这个新朋友。

刚下车,等在约定地点的傅矢追一眼就认出了她,像街坊邻居一样问她:“吃饭了吗?”

他们不过才见了没几回,熟络起来的速度倒是飞快。程倍雪以前就总觉得好像见过他,在他面前会无意识地放松:“吃了,但是我想喝奶茶!”

两人一拍即合,并肩走在昏暗的路灯下,往最近的奶茶店去。程倍雪低头看着地图,傅矢追却突然停住了脚步,一个敏捷的闪身,钻进了旁边的羊肠小巷里。

“快进来。”

这条巷子又窄又短,她跟着进去只能紧紧贴在他身边,肩膀一上一下挨在一块。

被青墙挡住的月光投进一小块,程倍雪借着那点光看见傅矢追冷峻的侧脸,心跳速度越来越快,不由得跟着紧张了起来,小声询问此刻形势:“怎么啦?”

“嘘。”明明刚才表情像把利刃,看她时又慢慢柔和下来。他俯下身用气音轻轻地说,“我好像看到有摄像机在拍你。”

与此同时,一阵脚步声传来,傅矢追瞬间拉住想要探头的女孩,扣住对方十指往墙上一按,鹰隼般的目光追过去:“有记者。”

程倍雪本想解释,被他这么强势地摁住,顿时感觉无形的荷尔蒙炸弹在空气中爆炸,心脏都要从喉咙里蹦出来了。

直到他松开紧紧交握的手,她才磕磕巴巴地解释:“呃,其实、其实被拍到也没关系的,我们不是纯洁的互粉关系嘛?哈哈哈!”

隐在黑暗中的傅矢追蜷了蜷手指,似乎想要抓住什么。

6

秋末,节目录制也即将到尾声,取得了超乎预期的热度与收益。

程倍雪的经纪团队也打算趁热打铁,在近期推出她之前主演的一部偶像剧。这就不可避免要和同剧组的男主角一起线下宣传、发微博造势。

程倍雪是出了名的绯闻体质,无论站在哪个小生旁边都能有一种般配感,大概归于她生了一副多情面相,看谁都是一副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的模样。

线下宣传还好说,她自认晓得分寸,不会让人误会。但发微博互说土味情话这个事儿,她不太愿意。

何姐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基本内容的倒数第三个词是什么?”

“……敬业。”她蔫得像地里一棵小白菜。

敬业的程倍雪等到导演拍板关机之后才垮下脸,缩在角落里看助理发来的文档。

傅矢追在她身边坐下:“你怎么了?”

只有两人的休息室里,程倍雪那张刚才还在镜头前笑意盈盈的脸霎时苦了:“公司要我和新剧男主角营业,互相艾特对方发土味情话,我在选呢。”

傅矢追不懂这些弯弯绕绕:“……为什么要做这些?”

程倍雪想了想,尽量直白地解释:“因为宣传这种事,一加一的效果大于二吧。”

“那可不可以,一加一……”傅矢追指指自己又指指她,很认真地问,“换个‘一’?”

程倍雪感觉有一辆火车呼啸着从她脑子里开了过去,不然此刻她不会脸红着结巴道:“嗯?你要帮我宣传吗,应该可以吧?”

听进傅矢追的耳朵里问号就变成句号了。

他说:“好,我知道了。”

晚上有个杂志封面要拍,程倍雪才拍了一半就被经纪人强制叫停拽了出去。

她别的不会,察言观色挺在行,看着何姐脸上并非风雨欲来,只是有点纠结并疑惑,想来不是什么大事。

“傅矢追,多久的事了?”她刚想松口气,又听何姐严肃道,“马上坦白,我都知道了。”这都是哄小学生的话,偏偏程倍雪还吃这套,最坏的猜想是自己的小号暴露了,被发现是傅矢追的粉丝了。她哆哆嗦嗦地答:“有、有三年了吧,从他还在青训营的时候开始。”

“程倍雪!”何姐这下怒了,“原来人家还在青训营的时候你就祸害人家,之前还敢说没有谈恋爱了?”

“等等,”程倍雪蒙了,“你以为我和傅矢追在谈恋爱?”

“……那你刚刚说的三年怎么回事?”

“我追他……不是,我是他粉丝!已经粉他三年了。”

“真没在一起?那他今晚发这个微博是什么意思?”

程倍雪火急火燎地接过来看——

傅矢追: 程倍雪,最近有个谣言说我喜欢你,我要澄清一下,那不是谣言。

“呃,姐姐,如果我说,是他理解错了帮我宣传的意思,你能相信吗?”

7

那条微博闹出的乌龙让程倍雪的新剧上了一天一夜的热搜,着实赚足了热度。

同时也使在这期间不停接到媒体采访电话的何姐心力交瘁,她的黑眼圈都要掉到下巴上,让程倍雪立马打电话给傅矢追,大家得讨论出一个对外的说法来。

她决定直接上门去找人。

到达俱乐部的时候,他刚结束今日训练,正在和队友复盘,经理人领她四处逛逛。

经理特激动:“哇,您真比照片上还好看,怪不得追神喜欢了那么多年!”

“谢谢。”程倍雪偷笑了下,有点不好意思,“你们怎么都知道?”

“咱们俱乐部就没谁不知道的,他对谁都冷冰冰的,偏偏对你就爱笑。”经理往一个房间指指,“而且他床头柜上摆着您的照片,都没取下来过。”

程倍雪很好奇是哪张,她问:“我可以进去看看吗?”

“当然可以啊,男生宿舍没那么讲究。”

得到许可,她小心翼翼地推开那扇门,一眼就落在了那张摆放显眼的照片上。

傅矢追打开房间的门,就看见程倍雪怔怔地待在黑暗中。

感受到照进来的光线,她抬起头,懵懂地问:“追神,你……为什么会有这张照片?”

手里仍攥着的那个相框里是程倍雪十三岁时在少年宫里留下的照片,刚开始她还害羞,羞傅矢追拿她当黑历史看的照片打印出来。

她想仔细看看自己年少时的憨态,却在凑近时被右下角一个凸起的印迹吸引目光。

那个年代学生间很流行木质印章,程倍雪也不免俗。当时她在省里的舞蹈比赛拿下了个大奖,离开少年宫之前老师非要大家拍个合照,她总觉得挂起来的那张合照里的她傻乎乎的,临走前恶作剧般在照片的一角用印章印下了一枚小小的雪花。

因着没印泥,只有个小小的凸起。

翻摄之后,不可能再看得到印迹。

除非,这是原片。

“我从少年宫门口摘下来的。”傅矢追一脸坦然,坦然到她的心脏又开始乱跳。“二〇〇五年十一月五日,我在医院的楼梯间里收到了一串糖葫芦。”

那是傅矢追八岁那年的冬天,母亲患病住院。他从小就表现出一种超越同龄人的冷静和镇定,却仍是在看着病床被推进手术室那一刻被无边的恐惧淹没,眼泪落下来之前还记得不能让大人担心,悄悄躲到楼梯间哭。

程倍雪就是在这时候,一蹦一跳地扶着栏杆跑了上来。

看见一个小男孩在哭,她顾不上嘴里的糖葫芦嚼到一半,冲上去含糊不清地问:“你怎么了?”那时他恐慌与担忧交杂,遇到她像是抓到了海中浮木,像竹筒倒豆子一般说出了心中所想。

“弟弟不要怕,我妈妈是很厉害的医生,她的同事肯定也是很厉害的医生。你妈妈一定会没事的!”程倍雪静静听完,用热乎乎的小手给他擦脸上的泪痕,另一只手把只咬了一颗的糖葫芦塞给他,“不哭了好不好,送给你,甜甜的呢。”

他会永远记得那个冬日的早晨,天很阴,却有一道阳光把他照亮。

“我叫傅矢追。”分别之前,他告诉她。

程倍雪站在楼梯上回过头,笑意盎然:“你叫我倍倍姐姐就好啦,如果以后想和我一起玩,周末到少年宫来找我呀。”

后来傅矢追的母亲还要转院再做手术,举家搬迁,他转学到了另一个城市。一直到升初中的那个暑假,他才故地重游。

落地的第二天,他就去了心心念念的地点,却失去了那个心心念念的人的消息。

少年宫的老师说,程倍雪在舞蹈比赛上崭露头角,已经转学去北京要当明星啦。

傅矢追离开之前瞟见少年宫门前的照片,思来想去,还是在夜深人静之时又返回去了。

程倍雪热泪盈眶地听完他埋藏在心里的往事:“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你就是那个小男孩呢?”“其实之前没想过要告诉你的,后来注意你,是想知道你长大之后过得好不好。幸好,你和当年一样,人很好,过得也很好。”

傅矢追没说的是,在青训营有过一段艰难迷茫的日子,那时候的程倍雪,是让他坚持梦想的支柱,也是为他指引道路的远星。

“所以,你这么好,我根本没办法不喜欢你。那么,你喜欢我吗?”

是宇宙爆炸了吗?程倍雪感觉眼前出现了玫瑰色星云。

她呆呆地问:“哪、哪种喜欢?”

“你说哪种?”傅矢追笑了,明亮的眼睛里仿如燃起火焰,“最近有个谣言说我喜欢你,我要澄清一下,那不是……”

“呕!”程倍雪飞扑上去捂他的嘴,手臂上都浮出一层鸡皮疙瘩,“不许说了!”

“行,那我不说,该你说了。”

“……你是在占我便宜吧?”

“是谁在我们同岁甚至我比你大三个月的情况下,让我叫你——倍倍姐姐?”

“往事不必再提,便宜,我让你占回来就是了!”

8

节目的收尾录制结束于北京下起第一场雪的夜。

最后一场游戏直播中,程倍雪虽然操作水平提高了些,但随机组队的另四个队友都是虾兵蟹将,实在无力回天,毫无疑问地输给了敌队。

不过没关系,程倍雪承认自己确实没有游戏天赋,只是因热爱逆天而行,她可以从自己擅长的方面赢回来嘛。

比如——

“我收到游戏官方今年的主题曲邀约了!”程倍雪任由傅矢追捧她的脸,激动得鼻头发红,“嘿嘿,傅矢追,快夸我!”

他笑着模仿她的语气道:“那你也夸我,我进总决赛四强了!”

如今她不叫他追神了,毕竟都在一起了嘛。

他们确定关系后联系了何姐,她像是料到迟早有这一天,都懒得训程倍雪,只和傅矢追商讨恋情公开细节。

但计划赶不上变化,在傅矢追的队伍拿下全球总冠军那天,两人的恋情就被意外公开了。

主要还是程倍雪的锅,谁让她发微博时忘记换小号,直到熟悉的河东狮吼在耳边响起,才得知全网都晓得“复学夫妇”是真的了。

“转发这条锦鲤,你粉的哥哥一定娶你……”傅矢追带着笑意念出她的小号内容,顿了一下,再抬眼时掩不住的惊讶,“你……是‘倍儿爽’?”

程倍雪无异于被公开处刑,大叹:“人在江湖飘,不披马甲要挨刀啊!”

消息爆出来之后,网友评论说什么的都有,程倍雪谈了恋爱就变得玻璃心,让傅矢追挑着好的念给她听。

“复学夫妇,前程似锦,各自为王,顶峰相见。”

程倍雪心念一动,在这场大雪里,踮起脚尖用力地抱住傅矢追,垂下的金牌贴在她胸口。

漫长岁月的等待,都不是错过,只是为了让你我变成更好的人。

等到翻越了山川,踏过海浪,待我们再次比肩并行,会永远是彼此眼中最璀璨的星星。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