脉脉水灵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脉脉水灵

文|楚阿房

我不会欠你

商羽在幽清谷中避世独居,逗弄花草虫鱼,训饲山间野兽,不停地用灵力滋养水滴……水灵一族延续后嗣的唯一方法,却从未成功过。

习惯了不知今夕何夕,她从未想过还能见到……人!

那日她走出水榭,却见跨水而建的曲桥根基上挂着一抹青色人影,衣袂、头发皆浸泡水中,随水流浅浅晃动。幽清谷两岸多是峭壁悬崖,一般人绝难误入,这人当是顺流而下途经此处,恰巧被她的桥基拦截。

水流脉脉,这人迟早会继续顺流而下,商羽本想视而不见,但她经过那不知是死是活的人旁边时,心里格外别扭。走走停停,她最终还是准备像平时清理水藻一样将他挑开,再任他顺水漂去。她拿了根棍子轻轻捣弄那个身体,却蓦地瞥见那人动了一下。

没错,动了一下。

活的?商羽愣在原地,幽清谷方圆百里渺无人烟,若放任自流,他必死无疑,可救他……她发誓再不与人类有丝毫瓜葛。她瞥了一眼那人印堂发青明显中毒颇深的面孔,想了想,她将他挑到岸边让其自生自灭,既不做帮凶也不施以援手,算是求一个心安。

她只不知,她虽无心,她身上的水灵之气使方圆数里内的清波变成了可解百毒的至纯之水,缓解了他所中之毒。而浑身湿透的洛安居凭本能爬上了岸,被暮春的暖风轻轻吹抚,经过一番锥心刺骨的冷,湿衣被拂干,他不再觉得冰冷与疼痛。他活过来了。

傍晚,商羽在水榭中烹茶煮茗,门外月光淡淡,与榭中萤火虫散发的青光遥相呼应。她不经意间转首,蓦地看到一抹颀长身影沐着光华,面容模糊地踉跄而来,她不由得一惊一怔。

洛安居艰难地扶着门框,苍白面容上的俊逸星眸蕴着一丝乞求:“请问,有吃的吗?”他拘谨,却恳切,极易让人心生怜悯。

可惜商羽刀枪不入,她冷漠地起身,居高临下地走到他面前,“砰”地关上了门。她不想与任何人有任何瓜葛,包括说话。

但往往事与愿违。

第二天,她刚出门,就见悉心照料已久的蛇果树无风自动。她走近了方才发现茂密的枝叶间趴着一个人,啃咬果肉的吸吮声异常刺耳,地上早已散落数个果核。

商羽满心怒火,厉声道:“住嘴!这些都是我养的,没我的允许不准吃!”

想着这个女人独居在此,谁知是不是深山里神通广大的山精鬼魅,洛安居被噎了一下,乖乖下来。他举起剩下一半的果子,欲言又止了半天:“可我已经吃了,你准备怎么处置我?”想起幼时说书人口中妖精的可怖,他老实猜测,“不会掏肠挖胃吧?”顿一顿,他又说,“或者我吃了它,你要吃了我?”

他眸中的惊恐不十分强烈,却也不是装的,只是带了商量的恳求。商羽只想与他互不干涉:“再动我的果子,我就杀了你。”横眉竖目地威胁完,她甩袖便走。

她恨人类,那些伤痛的经历记忆犹新,可在水灵一族善良的天性驱使下,她只求一隅偏安,从未想过冤冤相报。

她不会杀眼前手无缚鸡之力的男子,心情却极为浮躁。水榭的门突然被轻轻扣响,她转眼便见一个眼神清明的男子抱着一簇淡雅绿菊,站在门边自作聪明:“我采了束花来给你赔罪……”

话未完,商羽已一跃而起将花自夺过来,清秀的面庞恼羞成怒:“谁让你动我的花?”她独居于此,与花鸟虫鱼亲近,这谷中所有皆受她悉心照拂,被破坏点滴都令她心疼无比。

洛安居只想赔罪保命,哪想又惹得她勃然大怒,他手足无措地杵在一旁,眼角余光瞥到这个不可以凡人思维妄加揣测的青衣女子眉心紧蹙,神情几经变换。他正在心下寻思山间多猛兽,她会不会拿他喂狼时,突见不远处一只花鹿蹒跚而来,身侧插着一支箭,血流不止。

它通人性般满眸惊恐地撞入商羽怀中,又哀号一声,软倒在地。

商羽则一改方才的漠然不耐,她蹙眉担忧地将它抱在怀中,心疼道:“你被猎人射中了?”说着,她用余光愤恨地瞪了洛安居一眼。她的水可强身健体解百毒,却无法治愈伤口,她不知如何救它,只好一手安抚花鹿,一手握住箭柄,目光渐渐深沉。

她想拔箭。

洛安居虽被这一眼瞪得莫名心悸,身为医者的本能却促使他急切地出言阻止:“等一下,这样贸然拔出,它会有生命危险,你等我一下。”他转身飞奔而出,在茂密的植被中轻易寻来止血的草药。他放在口中嚼碎,又扯下衣摆,准备充足,方才协助商羽将箭拔出。

止血包扎完毕,洛安居松了一口气,有意无意地说:“它伤势较重,失血过多,要每天换草药才能好得快些。”

商羽凝眉细听,若有所思,嗤笑一声:“还不是你们把它害成这样。”她只想与他们相忘江湖老死不相往来,可世间万物总有无奈之处,她躲得再深,他们都能无孔不入。

“我们?人也是有好有坏好不好?有人害人,也有人救人,你不能一竿子打死。再说,猎人猎鹿本就难辨善恶,岂能一概而论?”

洛安居不知这个女人为何对人偏见颇深,他一时忘了审时度势,此时心下忐忑地注视着商羽,猜她会不会情急之下杀了他。

冠冕堂皇的话谁不会说?商羽旋旋转身望定了他肆意打量,一抹嘲讽笑意渐渐浮现,她漫不经心地道:“是啊,可若面对千金权势的诱惑,那些好人的真面目怕是要暴露无遗。”她轻飘飘地揭穿他,“你救它有多半是为缓解现下处境吧?放心,一命抵一命,我不会欠你。”

这是她与他的第一场交易

商羽将一堆食物头也不抬地隔空抛过去,约好他治好花鹿的伤,便送他上悬崖。

这是她与他的第一场交易。

一门之隔,他能听到她彻夜不眠地照顾花鹿,而他望着深邃星空,在阴冷的夜风中打了个喷嚏,裹紧单衣,陷入沉思。

对一只畜生尚能无微不至,对人却……他暗自猜测她经历过什么?

神思摇曳间,门迅速打开,洛安居被什么兜头罩住,未及回神,门又“砰”地关上。

待他反应过来是一床棉被时,抬头看一眼紧闭的门扉,他心中倏地燃起一抹难言的喜悦,竟无意弯了嘴角。

时光照旧,商羽照旧视洛安居为无物,他如今吃喝不愁,可每日除了给花鹿换药,他只无聊得紧,很想找人说说话。他的目光追着商羽的身影转了半天,脑中峰回路转,最后用草药引起了她的注意:“其实你自己可以多认识些草药,这样以后它们再受什么伤,你也可以帮它们。”

商羽戒备地看他一眼,兀自做着他看不懂的动作。沉吟片刻她却点了点头,言简意赅:“等晚上。”

于是,每天日落后成了洛安居翘首以盼的时光。

他们围桌而坐,案上摆满各种奇花异草,洛安居神采飞扬地讲解药效药理及用途,还时不时抬眸观望。商羽始终安静地倾听、记录,认真的侧颜绝美动人,却面无表情一言不发。洛安居心底漫过莫名的感觉,不知为何有些晃神。

那些日子安静祥和如流水,花鹿的伤口愈合结痂已无大碍,不知不觉已过去一个月。那日,洛安居正在整理草药,一抹青色裙袂映入眼帘。

商羽居高临下,眸子一如既往不含情绪:“你该走了。”她扬手吹了声口哨,花鹿飞奔而来,她双手背后,轻描淡写地命令,“坐上去,抓紧了,它会把你送回去,敢说出一个字,小心点。”

洛安居未及反应,花鹿已奋力狂奔,灵敏地在峭壁杂树间穿梭,不多时便将他放在悬崖之上。

就这般绝地逢生回了人世,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垂首望着森森繁树陷入深思。

而商羽久久立于桥头,衣袂飘飞。她孤独太久,本已习惯,却被这突然闯入的过客打扰月余。她虽极力保持距离,仍不免微微失落,大概需要一些时间来恢复吧。

那是她的第二次逃亡

可惜,商羽以为的小插曲只是一个开始,几天后,变数纷至沓来,她的生活再也无法回归平静。

那天,她正在桌前温习洛安居整理的药性药理,一行突兀出现在幽清谷的能人异士将她围在水榭中,意图活捉。亢奋的对话此起彼伏:“如果没错的话,这应该是最后一只水灵族人吧?”

“哈哈哈,得到她就可以延年益寿,强身健体。”

“关键是能解百毒。”

“闲暇时可用来赚钱,有了她一世无忧。”

商羽猛然侧首,手握成拳,恨意翻涌,全族覆灭的惨象从记忆深处浮现而出,同时出现的还有那个她因不忍滥杀而放虎归山的洛安居。恨从心底漫到喉间,她虽为灵族,珍贵的灵力却是用来孕育后代的,属于灵族中的弱势群体,与凡人无异。

她思量再三,只能狼狈地自水下逃生,骑在花鹿背上全力奔逃,身后追踪她的巫师射来万千光束,如利刃般刮开她的脊背。鲜血淋漓,她恍若无感,牢牢地抱住花鹿,眸中清亮的光芒渐渐变得锐利。

那是她第二次逃亡,第一次她怀着恐惧悲痛的心情逃生,她身负重任,只求此生再不与人有所交集。这一次,她不会再懦弱,亦不会再逃避,她要留着这条命,将曾承受的苦难全都还回去。

不知过了多久,重伤的花鹿拼尽全力将她送上悬崖,自己却失足滚落。她脑中一片空白,脚下一软,却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她豁地睁眼,对上一双清亮的眼眸,那人正神色担忧地望着她。

只一瞬,商羽便一个旋身,将匕首抵在他喉间,咬牙切齿道:“是你?”是他带那些人来找她的?她信守承诺,他却背信弃义。

洛安居双目紧闭,嘴角浮起一抹自嘲笑意。神伤良久,他淡淡摇头,迎向她的目光一如初见时的诚恳,令人不忍相疑:“当然不是,我是来救你的。”

“你相信我不会出卖你对不对?我也是被最信任的人出卖的。”

这是商羽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无论她相信与否,失血过多的她都已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那是她与他的第二次交易

醒来时,商羽躺在一间破庙里,身旁是跳跃的火光和脸色沉静的洛安居。条件如此简陋,她身上的伤却包扎得很好。商羽微微转眸,目光落在他短去一半的白袍上,她微微一愣,随即自嘲一笑:“你是要抓我去领赏吧?”所以才怕她死了。

洛安居不疾不徐地往火堆里加了根柴,淡淡看了她一会儿,他抿了下嘴角,深吸口气神色认真地摇摇头:“不,我是报恩。”他尽力展现儒雅,潜伏在他眸底深处的悲伤却未曾逃过商羽锐利的双眼。

她并非遗世独立、不谙世事,相反,她曾饱尝人心险恶之苦,可她此刻无从分辨面前男子所言真假,她不禁拢了眉,更大胆直接地审视他。

他坦荡迎接她的目光,开门见山:“是你解了我的毒!”师父殷淮因他不肯参与用药物和医术垄断渝州药业牟取暴利一事,决心要置他于死地,对他下了无药可解的剧毒,又将他扔下万丈悬崖,分明是断绝他所有后路。却不料,崖底别有洞天,他更是阴差阳错被水灵的至纯之水解了毒,绝处逢生。

“所以,你回去之后就找人来抓我?”至纯之水为人间难得的至宝,商羽不耐烦地朝他翻了个白眼。她相信交易时人心的诚恳,也相信人一旦脱离险境,骤生的贪婪妄念是人性中不可根除的隐患。她甚至开始后悔当初的拒不为恶,恨族人传承下来的善良,更恨自己因无能维护这善良而沦落到任人宰割的地步。眼下暴露身份追兵四伏,而境况翻转,她无缚鸡之力,再想弄死他一个大活人解气,也是不能了。

洛安居却一声叹息,抱歉地垂下了头,口吻淡淡地做着没什么底气的解释:“我并未出卖你。”

他说他被花鹿送上悬崖返回人世,届时不能轻易露面,他脑中只有一个去处,便是去找他的未婚妻拢拂。

他五岁随师父学医,因天赋异秉而进步神速,十年后更是青出于蓝胜于蓝,风头大有盖过师父的架势。他与拢拂相识在师父的五十大寿上,那个素手调琴的黄衣女子,面容温婉不胜娇羞,墨发后拢,鬓上别无装饰,只一双莹莹夺目的翠玉耳环晃在颊侧,如芙蓉出水般清新悦目。这一抹色彩胜却华贵万千撞进他瞳仁,第一次令他怦然心动。

他们情投意合,订婚已有三年,洛安居全心信任这个女子,他以为她会对他牵肠挂肚,就将一路际遇直言相告劝她宽心,谁知他真心相待的女子却假意安抚他,转头便去通风报信。

他看着拢拂偎在大她三十岁的师父怀中,巧笑倩兮地劝他带路去抓水灵戴罪立功时,他额角青筋直跳,双手紧握成拳,却是瞬间醒悟。也许从她在师父寿宴上一曲倾城开始,醉翁之意就在他师父,之后,更是师父顺水推舟将她放在他身边用以拉拢,直到他难以被掌控,师父才终于动了杀心。

商羽静静倾听,没人比她更懂被至亲至爱背叛和利用的痛,可她终究见识过人的狡诈,所以她不会轻易相信。她想拖到他睡熟或想个办法弄晕他离开,便同他周旋:“事已至此,你跟我解释这些,于事无补,若愧疚也大可不必。”

洛安居摇了摇头,像涉世未深,又像瞬间历经沧桑,眸中映着灼灼火光,他一字一句道:“我不甘。”不甘被人玩弄利用,不甘从此亡命天涯,随时可能任人宰割却无还手之力。片刻后,他缓缓转首望着她,抱歉道,“我……想保护你的,是我把你害成这样的。”

商羽本想嗤之以鼻,却被他认真的迫人气势感染,有些讶异地回望他。她想起族人,忆起母亲的谆谆教导,仁善为本,不可废。

然而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她只求相安无事,却被再次赶尽杀绝。她不想再懦弱,哪怕给他们一个教训,以儆效尤。只是她不知何去何从,而眼前与她同病相怜的男子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你有什么方法?”她问他。

“殷淮作恶多端,和地方官勾结残害百姓,牟取暴利,我有很多人证和物证,我想直接上帝京禀明天听,将他依法治罪。”

本欲洗耳恭听的商羽因“殷淮”二字全身一颤……居然是他?

竟然又是他?

往事浮现心头,她藏在袖中的手紧握成拳。牙关紧咬,她冷冷一笑:“你想让我做什么?”

洛安居犹豫片刻,声如蚊吶:“无论你信不信,我只是……想有个伴。”如他教她草药药性只为排遣无聊。

“好,”顿一顿,她绝色容颜上眸光冰寒摄人,“你若敢骗我,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这是她与他的第二次交易,却更像结盟。而这世间,她是孤的,他是独的,两个被逼入绝境的人带着不可避免的忐忑和猜忌别无选择地结盟,不遗余力地进行反击。

那是他与她的第一次相拥

此去帝京,何止万里。他们虽已结盟,商羽却如何也做不到坦诚相待。直到那日,她距离水源太远太久,昏了过去,醒来时,他的手指还拂在她唇边。四目相对的电光火石间,两人不约而同地错开视线,瞥见他的十指根根带血,她只觉他的皓皓明眸如清绝月光般,照亮了她片刻的幽暗心底。

洛安居蓦地收回手,局促得竟有些脸红。

商羽淡淡道:“曾经被蛇咬,如今怕井绳,公子大可不必如此,我是不会心怀感激的。”

闻言,洛安居似是呼出一口气:“彼此彼此,姑娘不误会最好,在下救你只为同盟。”

他一副无欲无求的君子模样,商羽想到他也被情所伤,救她大约当真是复仇心切,她心下竟隐隐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

拂开那抹感觉,她侧身俯卧,之后对他所有的呵护都受用得理所当然。

起初,他为她身负重重的一罐清水,任她饮用,到后来,他不知从哪里弄来了豪华马车。及至京城,他们入住的院子虽不奢华却幽静清新,半亩荷花池仿佛为她量身定做。

她安安静静地听,很少与他交流,两人却相处得出奇地和谐。夜风拂面而过,月下荷塘碧波悠悠,竟给人现世安好的恍惚错觉。

很多时候,商羽会无端忘记仇恨,只以为这般到了地老天荒,也挺好。

直到某一日,洛安居站在她身后沉默良久,道:“我要娶承欢公主了。”

声音温软,低沉,一如往常,夜风拂过他衣袍依旧微微作响,她撩水的动作却戛然而止。

心间有一霎莫名的酸涩晃动,随即她便笑了起来,嗤之以鼻:“我还以为你情志有多坚定,到底不过是个贪慕虚荣之徒。”自池中跃起,她扭头就走,却被他拽住手臂。

他从未如此逾矩,她顿了一下,转身望见他沧桑了许多的俊颜上,如画眉眼在月下似拢了一层忧郁。他就那般郁郁地望着她,下一秒忽而抱住她,哽咽道:“待我娶了她,你就可以远走高飞了,你可高兴?”

他治好了公主的顽疾,在那数月的朝夕相处里,公主对他芳心暗许,好了之后便嚷着要嫁给他。

他一时间成为朝堂上炙手可热的准驸马,即刻便可顶替殷淮入主太医院。阿谀奉承者不计其数,殷淮立时便东窗事发锒铛入狱。

他风光背后倍感心酸,承欢公主欢喜的笑颜在他眸中渐渐化作一副清冷的面容,那人不远不近地望着他,面无表情,却牵得他心生疼。

商羽嗅着他身上缭绕的淡淡药味,心间苦涩寸寸溢出,数月来虽不曾亲近,他们之间却唯有彼此,而今竟要以这种方式分道扬镳。她不愿承认的隐痛慢慢浮现,促使她亦伸出手慢慢环住了他。

她想说什么,到了唇边,变成了一句嗫嚅:“恭喜你我……得偿所愿。”

她终究还是负了族人,只为他!

洛安居娶承欢公主那日,商羽远远听到唢呐声起,更显这处荷池静谧孤单。她呆呆坐着,脑海中尽是关于洛安居的,一幕一幕由朦胧渐而清晰,原来很多事真的要彻底失去才能明白,她的心愈发躁动不安,揪作一团,一转首,却见洛安居向她跑来。他红玉束发,赤靴着地,一身红衣衬得器宇轩昂,他却跑得有些急促,微微喘气。

恍惚间商羽站了起来,愣愣地望着他,嘴角浮上一抹不自知的浅笑。

洛安居一把拽住她:“快走。”

只一句,她便察觉有异。果然,方才出门,他们便被团团官兵围住,为首的赫然是殷淮。

“你……”不是在地牢中等候秋后问斩吗?洛安居的瞳孔蓦然收紧,比他更加震惊的是商羽。殷淮阴恻恻地笑着,目光贪婪地在商羽身上逡巡:“就凭你们还妄想搬倒老夫?洛安居,若非有她熏染而出的可解百毒的灵水,你觉得你能解开公主自幼所中之毒?

“我将此秘密告知圣上可谓立了大功一件,你觉得比之这个宝贝,你的医术还重要吗?”

殷淮哈哈大笑:“姜终究还是老的辣。”他们自以为替天行道,却不知就连自以为的天道竟也如此不公。

洛安居将商羽护在身后,头也不回地叫她的名字:“商羽,有我在,绝不会让他们伤到你。”

她的心微微一颤便归于平静,她甚至放开了抓紧他衣袖的手。看着殷淮一声令下,官兵如匪般一拥而上,她的心瞬时如死水,嘴角却噙了一抹淡然的冷笑。

鉴于公主的缘故,那些官兵起初束手束脚,对洛安居的疯狂抵抗只是推搡,继而拳脚相加。商羽冷眼看他肿了眼角,漠然看他口吐鲜血,扑倒在地又快速地爬起来将她护在身后,心间的钝痛被她狠心压下,只以为自己看走了眼。直到那些官兵终于按捺不住抽出利剑,刺入他骨血的声音冲破耳膜,鲜红的血液顺着红衣逶迤满地,她的心终于清醒。她甩手扑过去将摇摇欲坠的洛安居抱在怀中,身心都在颤抖,却说不出一个字。

洛安居颤手抚上她的脸,似洞透一切一般虚弱地道:“我绝非利用你谋取荣华富贵的卑鄙小人。”只是与恶霸权势的争斗之路太苦太难,他再不想她因缺水而危及性命,于是他动了歪脑筋,用她熏染的灵水换取便利,一步步走到皇权脚下,眼看即将成功,却终还是功败垂成。

若非公主失言,他如何也想不到圣上会因此贪念赦免罪大恶极的殷淮。

他满脸泪水,哀求地望着她,生怕她不信。此刻,他不怕伤不怕死,不惧皇权恶霸,唯独怕她伤心。

“我未曾骗过你!”只此一句,商羽泪流满面。她将眼泪藏得那样深,生怕自己再次被玩弄于股掌,但她终是被这句剖白直击最柔软的内心。

起码,她遇到过的人,终有善待她之辈;起码,她所动心之人,终有不负她的了。

她抱紧了洛安居,满面泪痕,嘴角却噙着明艳的笑意。她缓缓抬头盯紧了殷淮,嗤笑道:“殷淮,你我既有血海深仇,那你觉得你还有第二次利用我的机会?”

二十年前,殷淮风华正茂,商羽天真烂漫,他误入水灵族人聚居的山谷采药,被毒蛇咬伤,昏迷不醒。商羽将他救回,如所有才子佳人邂逅的桥段一般,他们彼此心动,芳心互许,商羽更是不顾族人反对,义无反顾地跟他出谷要嫁给这个人。

彼时殷淮在医馆学医,家徒四壁。商羽将水灵本体泡过的水可解百毒、可强身健体、但凡入药便能增强五分药效的功能悉数告诉了他。

他才得以另立门户,每日用商羽泡过的水熬药出售,很快便名声大噪,求医问药者络绎不绝,不久他便带着商羽进入渝州安家落户。

有了她这个摇钱树,殷淮的钱财人脉不可同日而语。他将商羽视若珍宝,备了一车豪礼送她回门,美其名曰修复她同族人的关系。

水灵一族天性善良,至柔至善,见商羽生活幸福,他们便不记前嫌地原谅了她。

世间流传着很多非同类通婚的悲剧故事,商羽以为自己与众不同,但她错了,大错特错。她以为殷淮不再用她泡水是因他医术提升,岂知三年间,殷淮以各种名义不断将水灵族人骗出山谷,卖到各处。关于水灵的流言愈传愈邪门,他们有的被终日浸泡在水中,有些则被试药研究,更有甚者,直接被求长生不老的变态者活剥做了下酒菜。

东窗事发那日,是水灵渐渐供不应求,殷淮派人攻打山谷,有侥幸逃脱的族人拼死来告知她。她看着含恨而终的族人犹不相信,提裙奔往城东药舍,殷淮在这里研制新药,不许人打扰,她便极少前来,一心一意将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

她第一次在深夜闯入,撞入眼帘的却是他温香软玉在怀的香艳场景。她愣在那里,对他毫无保留的信任瞬间化作一场笑话,她含着泪:“都是真的?你把我的族人怎么了?你对我……到底有没有爱?”

殷淮见纸包不住火,索性开门见山,邪恶至极:“我让他们实现了自己的价值而已。”

为一己之私草菅人命,无耻之极!

商羽脚底一软,她从未见过陌生如魔鬼的殷淮,被愚弄的屈辱和羞愤喷涌而来,她扑上去同他扭打理论,不甚撞倒了蜡烛,在易燃物极多的屋内带起一片滔天火海。

她无颜面对族人,决心与他同归于尽,殷淮则满眸惊恐,最后拼进全力将她推入火海自己逃了出来。

她永远也无法忘记,被深爱之人欺骗、毁灭的感觉。

她拼尽灵力自大火中逃出,拼尽最后的力气朝山谷跑去,却看到被一网打尽的族人如牲口般捆缚在马车上,尊严扫地。

母亲也看到了她,那温和的眸光里无一丝埋怨,她示意她不要出声,集合族人将灵力一起祭出,奔她而来。母亲叮嘱她:“你是水灵族仅存的一个,找个地方隐居,用灵力孕育我族人,再不要与人为友。”他们未曾用灵力战斗,而是集体耗尽灵力,烟消云散,只为族人的延续。

她带着那些灵力找到了幽清谷避世独居,可惜由于被大火伤了本体,多年来她一直未曾滋养出水灵后人,可她步步退让,终究抵不过世人的贪婪。

“殷淮,今日你我就来做个了断。”商羽眸中寒芒锐现,她伸手在虚空中轻巧一抓,顷刻便有滚滚洪流凭空出现,化作锋利的尖刃以毁灭的姿态刺向殷淮的胸膛。

商羽祭出全身灵力,洪水倾泻而出淹没帝京。

那是史上百年不遇的洪水,整个京城无一人幸免于难。

洛安居醒来时,身在幽清谷,身边躺着几近透明的商羽。

水灵的灵力都用来滋养下一代的,从不轻易使用,即便面对生死她都未曾冲动。如今她祭出所有灵力,用尽所有同那些不公抗争,等待她的是同归于尽般的烟消云散。

他心一颤,本能地爬起来去抓她,手中却空无一物。抬首望着空中浮起的万千水珠,耳边响起她如幻的嗓音:“我做了错事,这是因果。”她杀害了无数无辜之人,也葬送了水灵一族,“可我不后悔,”她轻轻地笑了,“起码,我未曾负某一个人。”

洛安居顷刻泪凝于睫,空中的浮珠彻底消散,却在他眼前缓缓凝成一张脸,一个画面,他狼狈地问她:“有吃的吗?”

她冷着一张脸走过来,“砰”地关上了门,见死不救。其实那时,他就看出来了,她不过是冷面,一颗善心再如何隐藏也都露了端倪!其实那时,他的心已然悄悄绽放。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