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便当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魔法便当

文/墨小芭

    ~1~

五年了,魏野再见到丁匡时,脑子里突然响起一阵清亮的鸽哨声。他还是高中时那样,很高、很瘦、浓眉大眼的。魏野很少见到眼睛比丁匡更漂亮的男生,很大颗的黑眼珠,投射出来的目光像一匹无辜的小马。

丁匡站在太阳底下冲她无遮无拦地笑着说,走吧,一起吃个饭。

其实魏野才刚吃过午饭,和一个来相亲的小学语文老师。

对方问魏野,你多大了?在哪工作?父母在哪高就?

魏野答,25,民营歌舞团,爸妈退休了,开面馆。

哦,民营啊。对方喝口茶,谈话的兴致变得淡淡的。魏野只好埋头吃饭,吃得很饱,离开时留下了自己的饭钱。

魏野知道自己就像案板上不大好卖的肉,或者说水果摊上摆得比较靠后的那一排水果,不如第一排的进口货,也不如第二排光鲜亮丽。

丁匡见魏野呆呆的,又说,听说咱爸咱妈开了面馆,不如你带我去尝尝?

魏野问,听谁说的?

丁匡答,周小美。

魏野心里闷闷的,她就知道一定是周小美,她总是致力于把她的家事到处宣传。但魏野很快又高兴起来,因为她遇到了丁匡,丁匡是最棒的心情调节剂。

小学六年级那年,丁匡从一座海滨城市转来北方。他站在讲台上介绍自己的时候,魏野正低头削铅笔,身后的周小美突然拍了她一下,说,你看,好帅啊!

魏野的手一抖,小刻刀在食指上狠狠地划了一下,瞬间就有血珠一颗一颗地涌出来。

周小美吓得甩着马尾辫不停地喊,老师老师,魏野大出血了!

丁匡走下讲台时,递给魏野一块OK绷和一条蓝格子手帕。

魏野抬头看了他一眼,一张白净的面容,眼睛格外耀眼。后来周小美就拽着魏野和丁匡成了朋友。

周小美是这么向丁匡介绍魏野的:她叫魏野,她妈妈叫魏妈妈,很胖,她爸爸叫魏爸爸,腿有点跛,他们家住郊区,每天骑40分钟自行车才到学校。魏野点点头,觉得周小美说得很客观。

丁匡耐心听着,不经意间转移了话题,他问魏野,午餐都要自带的吗?我第一天来,只在便利店买到面包。

魏野又点点头,把自己饭盒里的便当肉夹出来一大块放到丁匡的面包上,你先凑合吃吧,明天记得带午饭就好了。

丁匡咬了一口肉,眼睛里聚满闪闪发亮的小星星,哇,魏野,你家人做菜好厉害!

魏野不好意思地抓抓头,没说什么。她觉得丁匡说得也很客观。

    ~2~

丁匡在魏野家的面馆吃面,小小的馆子里挤满了人,大口吸面的声音此起彼伏。他们坐在角落,很胖的魏妈给他们煮了两碗牛肉面。

魏野把自己碗里的牛肉夹了一半给丁匡,丁匡隔着白蒙蒙的热气冲她笑:你还是没变。

顿了顿,又说,咱妈也没变,你看这肉,和当年的便当肉一模一样,又大又厚,好吃极了。

魏野被他笑得心律不稳,脑海里又响起一声鸽哨,使她下意识地敲了一下脑袋。

你怎么了?丁匡看着她。

魏野晃晃脑袋说,没什么,就是头疼。

丁匡连面汤都喝干净了,满足地拍拍肚子说,走,去我们医院检查检查。

到了医院魏野才知道,丁匡现在在面馆附近的医院里实习,耳鼻喉科。那天给魏野做检查的就是丁匡的导师。

魏野头疼的原因很快就查出来了,鼻中隔偏曲,要做个手术,安排在下周。

魏野吓得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从小到大她到医院的次数和被告白的概率一样——少得可怜。丁匡拍拍她的脑袋,别怕,手术那天我一直在你身边。

魏野喜欢丁匡很久了,从初一开始,一直非常喜欢。

高二那年,这事被周小美发现了,少女情怀就瞬间沦落成了笑柄。

就你?你怎么想的?别傻了好不好!周小美晃着她的马尾辫,晃得活像个筛子。魏野不怪周小美,几乎所有人都觉得魏野很傻,因为丁匡肯定看不上她。

单看那些每天求着魏野帮忙把情书转给丁匡的人就知道了,哪一个不是漂亮又聪明,丁匡又把谁放在眼里过?

说不伤心也一定是假的。

所以那天的魏野变得有点狂躁,像一头憨蛮的小熊,对着来转托情书的小学妹咆哮:如果我有了喜欢的人,一定当面告诉他!亲口说!托别人转情书不?小姑娘被她吼跑了,一路上嘤嘤地哭。

魏野站在那儿,被莫名其妙的眼光扫射着,心里疼得一塌糊涂。

很久很久以后,丁匡对她说,那天的你站在人群里,就像一棵狂风里的小白杨,特悲壮。

后来,他们一起升上了高三。

丁匡被保送到医大,魏野却成天被老师喊去训话,你啊,不好好努力真的连三本都考不上!

魏野低头走出去,教导处门口站着丁匡。他说,走,吃午饭去。魏野还是习惯把饭盒里的肉分给丁匡,但她开始告诫自己,这只是分享,不是喜欢。

    ~3~

魏野躺在病床上,鼻子里塞着术后的止血棉,整个人头昏脑涨。旁边的小护士们一边为她做记录一边闲聊,听说了吗,丁匡要订婚了。魏野挣扎了一下,哭着问护士,能打止痛针吗?我要疼死了!

那之后魏野在医院里住了一周,期间只要丁匡有空就往她的病房跑。出院前一天,魏野假装不经意地问,听说你要订婚了?

丁匡笑着点头,说,到时候找你们歌舞团来表演吧,肥水不流外人田。魏野拍着胸脯保证,放心吧,我肯定给你们跳好。她的手一下一下拍着胸口,疼痛蔓延一点,空荡荡的感觉就少一点。

出院那天,丁匡特地请了假送她回家。

魏野家已经不住郊区了,换了新房,但也实在算不得好,一家三口挤在一个小小的两室一厅里,但她挺满足,挺快乐。

直到遇见丁匡,这种快乐和满足却让她感到羞愧。

那之后,魏野总能在面馆里碰见丁匡,他吃完了面,也会帮忙招呼一下客人。有时候光明正大地闪进厨房,也不知和魏妈魏爸聊什么,聊得两个老人眉飞色舞的。

魏野长这么大,第一次有点可怜自己。长得一般,工作一般,家世背景也很一般,竟找不出一处拔尖的地方,人一旦没有了闪光点就会变得懦弱,懦弱的人最后都会选择放弃他们的爱情。

魏野说过,如果她有了喜欢的人,一定当面告诉他。所以丁匡一直在等,从高二那年开始,等了6年,可是魏野一直没来。

大学毕业后丁匡就回来读研,跟着导师扎根在医院里忙着。

直到有一天他听说周小美给魏野安排了相亲,对方是一个小学语文老师,又文雅又体贴。丁匡急了,午休时间一到,就往他们相亲的饭店赶过去,于是他们相遇了。

魏野还和从前一样,毛茸茸的短发,看着很倔的嘴,以及傻乎乎的下垂的眼角。她还和从前一样跟他分享便当肉。

魏野出院那天,丁匡送她回家。她的家不大,满当当的,全是岁月积累下来的生活的证据。

她房间的床头上系着一块蓝格子手帕,丁匡一眼就认出来了,是小学六年级时他借给她止血用的。丁匡明白了,这世上总有些女孩是口是心非的,嘴上说着如果有了喜欢的人一定当面说清楚,实际上却得不行。

那之后的丁匡变得很忙,又要找订婚场地,又要贿赂未来的岳父岳母做好保密工作,还要求周小美帮忙挑婚纱,选戒指。

医院的同事都说丁匡最近很活泼,走路都在飘。

丁匡就笑答,因为我要订婚了。同事们翻白眼,你总这么骗人,现在没人信你。他也不解释,这些年他变得越来越像魏野了,从不需要解释些什么。

魏野从没说过她的父亲是在抗灾时为了救人受的腿伤。

沉默的人,时间和上帝会替她争辩。

    ~结语~

订婚的前一天,丁匡去酒店确认流程。在会客厅里,他看到魏野的歌舞团正在进行简单的排练。

魏野站在团队里,果然是最不显眼的那一个,长得好看的表演独舞,她负责在一旁击鼓。

丁匡发现在灯光与灯光的转变之间,魏野的脸上挂满了泪水。

他很想冲过去抱抱她,但丁匡忍住了。就当这是给懦弱的女孩一个小小的惩罚。

而魏野呢,她坐在小小的圆凳上击鼓,一下一下,随着欢庆的旋律和节奏,似乎勇气正一点一点萌生着。

太晚了吧。魏野想着。

这个女孩不会想到,就在明天,她会得到意想不到的补偿。(完)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墨小芭

相关文章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