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鸡汤和男朋友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魔法鸡汤和男朋友

文/真树乃

1

汪藤又看到了对面马路花坛旁边的追星女孩。

他是明星身边的安保人员,简称保镖,同时还负责拿外卖、收快递、买咖啡等一系列的助理工作。这有点合他的意,因为他不想当保镖,他想当助理,甚至当经纪人。可是人得一步一步往上走,他对此心情乐观。虽然他能做助理的真实原因是他伺候的那个明星实在太不红了,没钱也没必要请一个助理加一个保镖。

这小明星名叫宋蕴凡,名字是公司给改的,连带着年龄都给往下减了两岁,十九直接变成了十七。五年前签的约,公司本来想走养成系路线,后来觉得不好操作想直接用“歌手”来宣传,没多久又觉得歌手这条路不好走,又打算让他去演戏,现在演戏也接不到好本子,便琢磨着让他上综艺混脸熟。小明星本来也没积累出几个粉,再让公司这么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看不出方向地折腾,更是把为数不多的粉丝给差不多洗没了。眼下合约马上就要到期,说什么都不能再续了。

汪藤是这个过程的见证人。

只这一年,汪藤就看着宋蕴凡的粉从一百来号人变成二十来个,又从二十来个变成几个,现在好像就剩下了对面这一个。

对大明星来说,这种跟行程的粉丝自然是烦人的,但对宋蕴凡这种小透明而言,这种执着的粉简直是他看起来完全失败的人生支柱。所以,宋蕴凡看着镜头,眼神总忍不住往对面瞟,特别小心翼翼,还特别卑微。汪藤站在旁边,就觉得自家小明星的卑微把他内心的同情心和保护欲都招了出来,让他恨不得去对面跪下来求那个追星女孩,让她每天都务必来一趟。

2

但汪藤不知道的是,对面那个抱着单反的追星女孩其实不是追星女孩。

她的名字叫时荔南,今年刚大学毕业,是个新成立没多长时间的明星经纪公司的小猎头。公司给她的任务就是搜罗顺眼的小帅哥,找到合适的并想办法挖到公司来。但因为预算不足,资源没有,除了计划中充满梦想和希望外,其他均一片空白。

那还挖个屁啊!

时荔南觉得,如果和目标人物交涉的时候可以说实话的话,那她应该对那些可怜的小男孩说:“你好兄弟,我们公司刚起步,什么都没有,但有很多梦想,你这个傻子要不要过来看看。”

世上没有这么多傻子,时荔南研究了一堆三百六十线小明星的个人资料,最后发现可能只有这个宋蕴凡比较好忽悠。她耳机里听着他的歌,手里翻着他的照片,一边想着怎么过去跟他说,一边又觉得自己做这事可能有点不地道。毕竟她合同签得短,想走的话,过一年拍屁股就走了。但宋蕴凡的合约只要签了就是八年,一下耽误人家这么多年,她左思右想都做不出来。

要不算了吧。

她想。

不如换个思路,找个咖不大脾气大的给他递出橄榄枝,让他知道一下什么叫成人世界的残酷。

她越想越觉得这个方向靠谱,就果断不再跟宋蕴凡的行程了。于是在她放弃宋蕴凡的那一天,小明星眼巴巴地在老地方等着她,从早上等到中午,又从中午等到下午,就是不见人影。其实在这个时候,他的拍摄工作已经结束了,但因为没有新的工作接上,他便彻底成了个闲人——守着自己的最后一个粉丝的闲人。

汪藤看着,觉得自己一颗硬汉心都软成一摊化了的冰激凌,只想先给他买一百个粉丝,让她们扛着两百个灯牌把场子给撑起来。但他没那么多钱,买不起粉丝,而且他家人还急匆匆地催他回老家找个女朋友结婚——就好像女朋友是想找就能找的一样。他当然也想找女朋友,但他不想离开大城市,也放不下宋蕴凡。

他去星巴克给宋蕴凡买红茶拿铁,刚进店门还没点单,一眼就看到了时荔南坐在门口。

这不是那个粉丝吗!

汪藤眼睛都直了。此时的时荔南在他眼里就是一只数码宝贝,特别稀有的,他必须马上按下捕捉键的那种。

于是他大跨步走到时荔南眼前,动作之大把时荔南结结实实吓了一跳。

汪藤身高一米九二,典型的肌肉猛男,看起来能把街上任何人单手拎起来再甩出去,吓得时荔南立马原地站了起来。接着,她就眼看着面前这位壮汉给她来了个九十度大鞠躬:“有件事您千万帮帮忙!”

3

时荔南之所以坐在这儿,是在等一个能骗来签约的目标,但临时被放了鸽子,她便也懒得走了。汪藤坐在她对面,把自己和宋蕴凡这点事给她交代了个清楚,核心意思只有一个,求求她再看自家小明星一眼。时荔南听着,知道这里面误会大了,只能一边道歉一边小心翼翼地把情况向他解释说明:“我不喜欢他……不是,也不是不喜欢他,就是我不是那种喜欢,您明白吧?”

“您是哪家公司?”汪藤问。

时荔南报上了公司名字。

“您……正在招人吗?”汪藤又问。

“您是他的经纪人?”时荔南问。

“不是,我是他的助理……兼保镖。”

时荔南没想到,他们接下来的对话竟然一路要往互相鞠躬求对方放过的方向狂奔。汪藤求她现在就跟他去找宋蕴凡说她要签他,时荔南则连连摆手说自家公司不靠谱千万别来。两个人一来一往数个回合,最后以左等右等都等不来他那杯奶茶的宋蕴凡推开店门而告终。

“凡哥你看,我在这儿遇见了你的粉丝!”汪藤果断地把时荔南推了出去——只要他话说得够快,她就没法反驳。

宋蕴凡不知道刚刚汪藤已经把他的现状全抖落了个底儿掉,他早就忘了怎么和粉丝接触,又想学前辈端一个明星大腕的架子,结果整个人看起来就特别好笑。时荔南说自己要回去的时候,他还是没忍住,卑微地问了一句:“那你还来吗?”

“我……我来……”她只能这么说。

就在她已经开始琢磨要不要研究一下朋友圈看能不能给宋蕴凡找家靠谱的公司的时候,自家公司突然出了个新策划:推一对双人组合。现在已经有了一个人,还差另一个。已经骗来的那个人时荔南认识,是个特别文弱乖巧,就差把“小奶狗”三个字写脸上的人。他比宋蕴凡大两岁,也比他红一点,站在宋蕴凡的角度来说,和这个人搭档怎么说都不亏。时荔南又有点心动,翻出手机来给汪藤发微信,说要不还是让他来看看吧。

“但是,”她说,“你可得把里面的情况跟他说清楚了。”

“我怎么说啊。”汪藤在那边直敲桌子,“这么一说不是把他的信心都给说没了吗,我得说你的公司特别看好他、特别喜欢他,非他不可,没他不行!”

“有没有人跟你说过,在职场这么热血是要倒霉的……”

“你这个人,年纪轻轻这么世故可不好。”

时荔南莫名其妙,自己好像先稀里糊涂地承担起了负责另一个人职业生涯的重任,然后又被拉她下水的人给教训了一通。她还没来得及想明白,汪藤就满面春风地领着宋蕴凡到了公司,直冲会议室签合同。宋蕴凡拿笔准备签名的时候,时荔南特别不解地问汪藤,说他一个安保人员怎么跟个经纪人一样。汪藤潇洒地甩了一下他的平头:“我没跟你说吗,我已经不是保镖了,我现在是经纪人。”

时荔南心说经纪人是说当就当的吗,又一想好像也对,宋蕴凡都到这份上了,还挑什么经纪人。

“那你的意思是,你也跳槽到我们公司?”

“对啊。”汪藤说,“我昨天和你们老板聊了好长时间呢。”

“我之前怎么不知道我的老板这么好说话……”时荔南自言自语。

“不是你老板好说话。”汪藤认真地看着她,在她差点说出来“那你的意思是你拿着板砖威胁老板了吗”的时候,说了一句让她不知道该怎么接的话,“宋蕴凡他很好,他会成功的。”

他成不成功关我什么事啊?时荔南想,不过当然没敢说出口。

4

等到真和汪藤成了同事,时荔南真切地感觉这个人基本上是个莽汉,特别莽,又特别理想主义,放在热血漫画里得靠金手指才能活下去的那种。但同时她又觉得他整个人身上洋溢着一种奇特的说服力,仿佛他说出口的话就是真理,他说要实现的事有朝一日一定会实现。

热血漫画里的男主角输出全靠吼,但反派就是吃这一套。时荔南觉得,她有点理解反派的心情了。

她自认是个没什么正形的人,性格就不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的那种类型,但旁边放了这么一位锃光瓦亮的正能量模范,她也不好意思懈怠得太明显。加上比宋蕴凡先进来的那位大名叫方棋的小奶狗先生是个特别勤奋的努力家,每天天还没亮两个人就进了训练室,直让她觉得坐立不安,好像不做点什么就说不过去。

但结果她也只能去星巴克买买咖啡。

汪藤人高马大,却特别爱吃甜的。咖啡只喝焦糖摩卡,还得多加一份糖。

他们靠在训练室对面的墙上,时荔南拿着一杯冰美式,汪藤捧着一杯热摩卡,听着从里面传出来的音乐,时荔南忽然就觉得有点恍如隔世,好像自己前一天还是个混日子的底层员工,这一下子就成了创业团队的中坚力量,加上还有个精力过剩的同事,天天恨铁不成钢地教育她做人要有理想——她怎么这么倒霉。

跟了几天训练,很快她就发现了里面两个小孩的问题在哪儿。孩子们脸长得不错,音色也不错,但都不会唱歌,不知道怎么用气,导致歌唱出来是大白嗓,上不去的高音就生吼,跟背了个漏气的氧气瓶一样,能好听才怪。如果按照时荔南平时的性格,她肯定不会上去给自己没事找事,但看着汪藤在旁边急得像没头苍蝇似的,她只能硬着头皮敲了敲训练室的门。

她不记得自己和宋蕴凡他们说发声方式的时候都说了些什么,又是用什么语气说的了。反正结果好像是把两个小孩吓得不行,最后汪藤进来特别温柔地哄了一通,又买了两个冰激凌才哄好。时荔南在旁边看着,只觉得头顶有八百个问号冒出来——你怎么就对我这么凶?

这还没完,这件事之后,在他们这家小得不能再小的经纪公司里,时荔南和汪藤各自多出了一个众人皆知的外号:时荔南是爸爸,汪藤是妈妈。甚至有一天,两位家长和两个小孩在走廊里打了个照面,方棋本来该喊一句“荔南姐”或是“南南姐”的,结果他一紧张,脱口而出一声“爸”。

这个年龄的男孩正是争着当别人爸爸的时候,宋蕴凡年纪最小,却还跳着脚让所有人喊他哥,突然遇到一个这么自觉的,时荔南都惊呆了。

汪藤对被人喊妈这回事也是抗性良好,他在部队待过,以前是医疗兵——又称奶妈,被这么一喊,倒一下子恍如隔世起来。

“我以为你们部队出来的都会直接进编制呢。”时荔南说。

“是啊,但进编制之前我说想自己出来闯闯、看看外面的世界,感受一下是那边比较好玩,还是这边比较好玩……但这么说的话,我还以为你们音乐学院出来的人都特别像艺术家呢。”

“我这么普通那还真是对不起你啊。”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汪藤赶紧解释,“你不是那种传统的艺术家气质,但你是潜在的艺术家,就是比艺术家更加艺术家、更加与世无争、大智若愚,深藏不露的隐士气质。”他夸得特别平静,但不知怎么的听着还特别真情实感,让时荔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你之前也是这么夸宋蕴凡的?”她问。

“不是,我觉得小宋是暴躁小野兽的类型,有气场、有张力。相对的方棋就是小天使,平时又乖又听话,但认真起来特别可靠,这当中的反差感就非常棒……”汪藤当着宋蕴凡的面叫他凡哥,看不见人的时候就叫他小宋。

这下时荔南好像有点明白了,汪藤不是在这儿耍贫嘴,而是他真心这么认为,要不他也没必要夸两个不在场的人。于是,她不由自主地回味了一下汪藤刚刚夸她的话。

人都是喜欢被认同和肯定的,时荔南当然也喜欢被人夸。要说只是教个发声方式就收获了两个大儿子和一个同事真心的夸奖,她觉得这笔买卖稳赚不赔,连带着对汪藤的好感度都连着飙升了好几个点——为了得到更多的夸奖,她就必须更加努力。

“不过,”汪藤说,“我妈给了我两年的时间限制,让我在这两年内闯出个名堂来,现在就剩一年了。”

“那要是没闯出来呢?”时荔南问。

“那就得回家找女朋友结婚。”

“你妈……不是,阿姨觉得女朋友这么好找吗?”

“嗯?”

“人生两大难关听过没有?”时荔南说,“一个是事业,一个是爱情。两件事都不受你控制,你就算再努力,该崩盘的时候一样崩盘。而且好多人失恋了之后都特别喜欢转而投奔事业,说什么事业绝对不会背叛你。你回头去问问宋蕴凡,看事业会不会背叛他。”

“小宋还小呢。”

“也对,他现在估计满心觉得他马上就要红了……”

5

时荔南不知道宋蕴凡对于现状是怎么想的,或者他也没有这样的时间。他们这个小公司的计划是要推出一个男子双人组合,但这不是说推就能推的,得等一个适当的机会,而且等了也不一定就能等得到。但为了这些虚无缥缈的机会,准备工作必须做得万全。除了日常的练习之外,还得做体能测试,以及保证三餐营养,早睡早起。

一天一天的目标明确,就和军训一样。明确得让时荔南都快要忘了她之前想对汪藤说的话——女朋友不好找,事业也难以如意。这种情况才是寻常可见的人生。

她没说,汪藤也没有时间听。

他正忙着给两个小孩培训。

汪藤不知道一般的经纪公司是怎么操作的,也没有人告诉他应该怎么操作,于是他用的是他部队里的那一套。每天的日程都一丝不苟地写在小黑板上,每一分钟都被安排得明明白白。而且被安排妥当的人不止两个小孩,还有时荔南。

时荔南虽然用不着参加偶像培训的练习,但她照样得跟着吃营养餐。

这她就有点不太愿意了,她自认平时作息规律、行为检点,除了懒以外的另一个缺点就是挑食:鱼不吃,猪肉不吃,胡萝卜不吃,茼蒿不吃,葱不吃……汪藤过去被部队的长官踹了那么多年屁股,肯定看不了浪费食物的人,就坚持把胡萝卜往时荔南的碗里塞。时荔南当然不服,拿筷子就把胡萝卜甩了出来。两个人一来一去几个回合,动作大到宋蕴凡和方棋都停了筷子转头围观。时荔南觉得太丢人了,只能认命地一闭眼把胡萝卜夹起来往嘴里放,她既想赶快把胡萝卜咽下去,又想骂汪藤是不是神经病。她两件事都想做,就两件事都做得乱七八糟——一下就咬了自己的嘴唇,血珠跟着冒了出来。

“我跟你说了我不吃胡萝卜……”时荔南用手抹了一下,特别无奈地说。

汪藤觉得这真不是胡萝卜的锅,但到底是因自己而起,也没敢反驳。这时,方棋特别有眼力见地递过来一包纸巾,汪藤接过来抽了一张,没多想便伸手过去给时荔南擦嘴唇上的血,又说了一句:“不吃就吐出来吧。”

时荔南愣了一下,这个动作有点太亲近了,超过了他们此刻正常抵达的关系。其实确切地说,他们本来也只是硬被绑在一起的同事,只是一个被人喊妈,一个被人喊爸,说点什么事都先把两个人凑到一起,要说完全不多想是不可能的。

先多想的那个人,时荔南觉得是自己。

在宋蕴凡之前,时荔南的确做过一段时间的追星女孩,追一个韩国组合的队长,率性纯真、成熟可靠,耀眼得就和太阳一样。结果不多时就爆出来他抢队友的歌,连带着整个组合都光速过气。

时荔南倒也不是觉得自己眼瞎,在公司里三层外三层比中秋月饼还结实复杂的包装下,她要是能窥见其中的真相那才是邪门。只是她跳出了队长的坑没多久就遇到了汪藤,她意识到自己还真就是喜欢这款的。

后来,她站在宋蕴凡和方棋的舞台下面回想当年的时候,反应过来她可能真的是被汪藤带进了沟里。

她是对这两个小孩的未来没什么信心,但因为对汪藤的这点模糊的好感,让她多多少少收敛了一点本性,装模作样地跟着努力起来,一天天下来,竟然也从她觉得无意义的训练当中得到了乐趣——怎么说呢?好像人生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有一个看着挺顺眼的人,有一个大家一致相信会实现的目标,然后他们一起为了这个目标努力,说不定还能再收获一点目标之外的东西。

她努力把嘴里那口胡萝卜给咽下去,抢过纸巾按在嘴唇上。

“滚滚滚!”她说,“现在开始做什么好人。”

6

时荔南这么随口的一句话让汪藤滚了,但她没想到的是,汪藤竟然滚得十分认真。

小公司就这么大,他们整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但汪藤就好像真的做了什么错事一样躲着时荔南,甚至连每天的菜单都改了。这一下可苦了宋蕴凡——他就喜欢胡萝卜,突然吃不到胡萝卜了,他觉得自己像只无辜受牵连的兔子。

喜欢吃不太常规的食物的人都有点惨,比如方棋喜欢吃冰激凌,汪藤不让他吃冰激凌,大家都能理解,还会报以同情。宋蕴凡喜欢胡萝卜,吃不到胡萝卜的时候别人不安慰他也就算了,还纷纷给他一个惊讶夹杂着鄙视的表情:胡萝卜有什么好吃的,你不是有病吧?

这不行。宋蕴凡想,就冲这个他也得成为国际巨星,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没人能管得了他。

但是,国际巨星在成为国际巨星之前也得跑很多龙套。他们的老板给他带来一个项目,在一部网剧里跑个龙套,演男主角的同学的弟弟,暗恋女主角但求而不得。

“太憋屈了。”宋蕴凡拍桌抗议,“我想演一个坐拥佳丽的。”

“你这是物化女性。”时荔南不客气地说。

“我又没暗恋过人,我不知道怎么演。”宋蕴凡皱眉,“爸你觉得怎么演?”

“我?”时荔南心想,这个问题是从哪儿蹦出来的,“我看着特别像暗恋别人的人吗?”

不管她看着像不像,她还真有点接近“暗恋”那钟状态。此地无银三百两,她因为心虚,就把腰板挺得更直,声音放得更大。

“那,”宋蕴凡倒也没抓着她不放,一下就换了对象,“妈你觉得呢?”

汪藤被点名的时候正低着头恨不得把自己越缩越小,但名字被人点到,他还是得硬着头皮接。

“什么啊?”他说,“我……我也不知道啊。”

“啊?”宋蕴凡皱着眉,“那你们是谁先暗恋的谁?”

这句话问出来,他当场看到汪藤和时荔南的表情同时僵硬了。接着,方棋从桌子底下踹了他一脚,他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是说错了话。

“什么?”他低头小声问方棋,“他还没说是吗?”

“你自己看呢……”方棋无奈。

宋蕴凡一脸的“你无奈个屁我怎么看得出来”的表情。

“咱妈之前问过我,他要是想追咱爸的话有没有戏。”方棋也小声讲话,“那是一个月之前的事了,我不知道现在……”

“他问你?”宋蕴凡捕捉到了一个错误的重点,“他怎么不问我?还是不是兄弟,能不能好好做母子了?”

他们说话的声音并不大,然而这里的会议室已然不是他们过去待过的大公司的大会议室,而是这个不比教室大多少的迷你会议室。也就是说,他们在这里说的话,当事人听得一字不漏。

时荔南的耳根发烫,觉得心都快从嗓子里蹦出来。

但她还是得装淡定,装得好像什么都没听见一样——谁让她是他们的爸呢,汪藤可以低头不说话,可以铁汉娇羞,她作为一家之主,就得先站出来。

“闭嘴吧,”她说,“谁管你暗恋没暗恋过别人,演戏就是演戏,按你这么说的话,那你演个杀手还得去杀个人吗?”

反正她在教他们乐理和发声的时候早已当过了暴脾气老师,人设一旦树立,那干脆就从一而终好了。

她简单粗暴地把这场会议结束,抱着笔记本电脑往外走。一般来说,这个时间她应该往小食堂走,但她觉得不能真的就当没听到宋蕴凡和方棋说的话,于是故意放慢脚步等着汪藤。

要么那些少年偶像总说娱乐圈改变自己的性格呢,她想,自己都不是偶像,只是和可能会成为偶像的人待了这么一段时间而已,都不知不觉地从一个被动的人变成了一个主动的人。

爱能改变一切。

她想起了方棋写在个人简介上的座右铭。

得了吧,别开玩笑了。她想,竟然开始琢磨一个励志鸡汤型偶像的座右铭了?

她认为,一个人寻求座右铭的时候、寻找心灵鸡汤的时候,都是心灵软弱急需找到安慰和认同的时候。而通常这些安慰和认同不过只是一颗暂时觉得甜的糖,糖化掉之后,该面对的还是要一个人面对。

而她不是软弱的人,她习惯有一件事便解决一件事。

她得和汪藤谈一谈那个暗恋的话题,以及胡萝卜的话题。

于是,她在汪藤终于磨磨唧唧地最后一个走出会议室的时候,一个箭步上去挡在了他的面前。

7

真没出息啊。

在他们一前一后走向茶水间的时候,时荔南心想。

汪藤现在这样,一点都不像之前那个杀进星巴克让她帮忙给自家偶像撑场面的莽汉。

不过倒是有这样的说法:人在恋爱的时候(暗恋与失恋都算在内),会诞生出自己此前完全想象不到的人格。所以,恋爱可以说是一个自我探索的过程——如果你对自己有兴趣的话。

时荔南觉得,她之前的确对自己没兴趣,不过现在,她好像稍微有点喜欢自己了。

她每天准时被闹钟叫起来,为了两个小孩不知道能不能成功的明星梦想竭尽心力,把毕业之后就完全扔到一旁的音乐知识捡起来补,补得自己都有点热血了。在走廊里照了一下镜子,她突然觉得自己特别好看。

这么的,她突然觉得汪藤喜欢她也没什么意外的。

她这么好、这么敬业、这么了不起,他天天在旁边看着,要是不喜欢,甚至敢给她挑毛病那才叫眼瞎。

但汪藤的眼光一直都特别好,她想着刚才在屋里说错话的两个小孩,父性十足地想。

要说他们说错了话也不对,她一边不紧不慢地倒水一边想,之前汪藤因为一盘胡萝卜一直躲着她,让她一直气不顺,结果方棋一下把汪藤的秘密给抖了出来,就像是大考考场,有人往她手里塞了一份答案。

她现在要的只是一个合适的把答案抄在卷子上的过程。

汪藤看着放在自己面前的那杯速溶咖啡,心里明白怎么都不能再继续装死下去。只能老老实实对之前那天的胡萝卜事件道歉,意思是他当时太得意忘形了,没考虑她的感受。

他道歉道得诚恳,时荔南简直一口气没上来——不是,大哥,谁让你说这个了!

“你就想说这个?”她问。

“不是……”汪藤说,“我是觉得,我们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你是高考前的准考生吗?”

“嗯?”

这个话题沟通不下去,时荔南决定直接换一个:“你是一个月之前觉得自己喜欢我的?”

“不是,”汪藤老实地回答,“应该是三个月之前。”

时荔南想了一下,那好像是他们刚成为同事不久的时候。

“但那时候你跟我说,完成事业和找女朋友都是一件很难的事。”汪藤接着说,“我觉得你当时看着特别有说服力,就觉得万一是我想错了呢,我可能得多等一段时间才能知道我想得对不对。”

很好。时荔南想,敢情这口锅一下就扣到她脑袋上了,而且同时她又一下子警惕起来,一直稳稳地搁在肚子里的心又跳到了喉咙口。万一他想了这么长时间,发现事情真不是这么回事怎么办?她站在这儿原本都准备逼他表白,然后心满意足地把一份满分答卷收到怀里了,结果仔细一看发现手里的答案是去年的——这事谁受得了?

“我觉得,”汪藤接着说,“我想得应该没错。”

“是的。”时荔南马上说,“你没错,是我错了。”

汪藤疑惑地皱起了眉头。

“你想一想啊,”时荔南两只手撑在桌子上,“一开始我说咱们儿子不行,你说他行,现在证明是我错了。我觉得自己当经纪人不行,后来好像也证明我错了;我不吃胡萝卜也是我的错;你对我这么好,我不应该固执己见给你添麻烦。所以我说女朋友很难找,肯定也是我在胡说八道。”

8

事业和爱情双丰收真的是这么简单的事吗?

时荔南站在宋蕴凡和方棋的第一个舞台下面检查着设备,被她一通急切又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骗来的本来就暗恋她的男朋友则在一旁认真地写着下个月的营养餐食谱。

这是两个小明星在被拉出去正式宣传之前的预告舞台,就在时荔南和汪藤曾经隔着一条马路看到过对方的那条街。

这是条很繁华的商业街,不久前还开了一家网红蛋糕店,更是引来了大量的人流。宋蕴凡和方棋两个人都是从大经纪公司出来的,没试过这种草台班子宛若街头卖艺一般的行为艺术。他们的麦克风接上了音箱,但过往的路人脚步匆匆,并没有几个人愿意为他们停留。在他们唱到第三首歌的时候,人群中开始有女孩惊喜地叫出他们的名字,问他们这段时间去了哪里,什么时候才能看到他们重新出现在舞台上。

“我怎么突然觉得压力山大……”时荔南拽了拽汪藤的袖子。

“没关系。”汪藤仿佛全身被圣母光环笼罩,温柔地拍了拍女朋友的手,“你也说过,他们的事业是很难成功的。”

“你把我说过的每一句话都记得很清楚我压力也很大,而且你是在拿我的话当反向flag吗?”

“当然不是。”汪藤说,“我是在把每一种不可能变成可能。”

时荔南懒得和他争,他沉浸在自己的目标和梦想里对她狂倒心灵鸡汤的时候,是她自知说什么都没用的时候。而且话再说回来,她好像也没真的试图挣扎、抵抗过,甚至在最后还鬼迷心窍地亲手把自己往这个坑里推了一把……心灵鸡汤真的有毒,她一边抓着汪藤的袖子不放,一边别扭地想。

——原文载于 时刻·关于我不想恋爱的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句子 | 喜欢一切刚刚好,软硬适度的米饭,足以照明的台灯,不远不近的你
下一篇 : 去你心上流浪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