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似这月儿

发布时间:2020年2月4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她似这月儿

文/大西瓜皮(来自飞言情

【故事简介】

庄园主艾伦•里德尔优雅矜贵,却有着一段旁人所不知的黑暗过往,被欺凌、被轻视,痛苦源源不断,直到那一天的到来……娇美的小天鹅对他说:愿你永远盛放美丽,不忘快乐与善良。

01我的勇敢Mydaring

乔月在住院部后的玫瑰花丛里见到了那个少年。

娇嫩的玫瑰美丽无比,而他却丝毫不逊色于这片艳丽的颜色,温柔的蓝绿色眼眸仿佛春天里的湖水。

两天前,乔月就从父母那里得知,医院里来了一位混血的少年,有着亚裔血统的他十分漂亮,也极为礼貌优雅。

这是乔月第一次见他,不知道是刚好还是少年敏锐度极高,下一秒,他就抬眸看了过来,在乔月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露出了浅浅的一抹笑容。

温良动人,像是慵懒又优雅的波斯猫。

而这时候的乔月还不知道,有的人看似温柔无害,实际上却是善于伪装。

初见的这一天,少年艾伦•里德尔问她:“你好,我可以摘一枝玫瑰吗?”

这里的玫瑰都是由乔月照顾的,她点了点头。没想到少年摘下玫瑰后,却是送给了她,中文咬字清晰且无比动听:“很高兴见到你。”

乔月的心跳猛地快了一拍。

02我的天鹅Myswan

乔月的父母都是医生,在英国的这家私人医院内工作,并且还是里德尔的主治医师,因为这样,乔月和他的接触逐渐多了起来。

这天,乔父乔母要上夜班,乔月来看过他们后,碰见了站在走廊上的里德尔。

他貌似很喜欢东方文化,主动找她交谈,并交换了联系方式。乔月最后一年的本科生涯就要结束,论文也已经写好,空闲时间比较多,在这段时间里便和里德尔成了朋友。

里德尔才十九岁,如医院里所有医护人员形容的那样,他很有礼貌,也善于替别人着想,没有人能拒绝得了他的请求,也没有人不喜欢他。

而乔月和里德尔之间的友谊会被打破,是因为医院里一位年轻的实习医生向乔月告白,被里德尔无意撞见。

他似乎生了气。

回到病房里,他也一句话都不说。起初乔月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在他长久的沉默后,才反应过来不对劲儿,问道:“你怎么了?”

里德尔这才抬起眼眸,看向她,声音清清冷冷:“你喜欢那个人?”

乔月愣了一下,摇了摇头,紧接着却听见他问道:“那我呢?月,你喜欢我吗?”他朝她走来,私人病房宽敞且安静,乔月避无可避地被他堵在了沙发上。

但这时候,她并没有什么危机感,反而笑了一下,觉得他还是小孩子,说道:“你比我小了三岁,里德尔……作为一个姐姐,我当然喜欢你。”

瞬间,里德尔的脸色更难看了,眼神黯淡,但随后被遮掩得干干净净。他声音低低地反问了一句:“觉得我是小孩吗?”

乔月刚点了点头,随后投下的阴影就在片刻间吞没了她。

里德尔弯下腰吻住了她,手指按在她的手背上,克制又小心,唇间却炽热得让人心颤。

乔月怔住了,丝毫没有反应过来。

一个吻,里德尔拿捏的尺度刚刚好,不会太过分,但也确实逾越了朋友的关系。

他已经比她高出了许多,五官深邃精致,略显成熟,并不像一个十九岁的少年——气场极强,但是平时的优雅温良,完全让人忽视了他本身拥有的力量。

他从温良优雅的少年,仿佛瞬间蜕变成一个强势者,气势逼人,声音低低哑哑:“小孩子才不会亲你,月。”

里德尔捏了捏她的手指,像是有一点儿小赌气:“你拒绝我也没有关系,反正我是不会放弃的,也不会把你让给别人。”

乔月看着他,欲言又止,明显还处于震惊中。

他认真无比地说道:“不当朋友,我想当你喜欢的人。”

大概没有人能拒绝得了里德尔吧?明明乔月比他大了三岁,却还是在他轻柔地吻了吻她的眼尾时,乱了心跳。

有的人天生善于谋划,步步为营,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如艾伦•里德尔。

只可惜乔月对这些并不知情。

03我的爱Mylove

里德尔住院是因为一个月前出了车祸,腿受了伤,需要住院观察一段时间。在五月的最后一天,乔父检查过他的伤势,确认没有大碍,告诉他,他可以出院了。

而一开始的时候,乔月并没有喜欢上里德尔,彻底的心动,发生在她送他出院的那一天。

那天雨下得很大,他们被困在医院外的车站里。

里德尔把自己的风衣外套脱了下来,把她从头到脚遮了个严严实实,挡住风和斜吹的雨。而乔月抬眸,无意撞进他温柔而又认真的目光里。

见她看过来,里德尔弯唇笑了笑。他微微弯下腰,靠近她,眉梢眼尾洇满了笑意。他轻声问她:“要不要亲亲我的眼睛?”

就是在这一刻,乔月知道自己喜欢上了里德尔。

而在里德尔出院后不久,乔父得知了乔月和里德尔交往的消息。他的面色一时有些难看,随后隐晦地告诉她,里德尔与院长的女儿关系亲密,让她再仔细考虑一下这段感情。

乔月一开始没有深想,主要是里德尔看起来并不像是那种滥情的人。可在某一天,她去医院给父母送衣服的时候,在院长休息室外看见了里德尔以及院长的女儿爱丽丝。爱丽丝有一头金色的长发和一双蓝色的眼眸,与他谈笑的姿态亲昵又热情。

乔月凑巧路过休息室外,偏偏就看见她飞快地亲了亲里德尔的脸颊,礼节也好,故意也罢,乔月知道,爱丽丝看见了自己。可令她在意的是另外一个人——

里德尔只是愣了下,唇边的笑依然温良。

莫名其妙的,乔月紧绷的心情奇异地松懈了开来。

她学舞蹈,也学数学,有时候感性得自然,有时候理性得可怕。此刻她知道,再喜欢一个人,也不能深陷下去了。只是要分开的话她还没有说出口,就得知了一个消息,她的父母都被医院辞退了。

通知他们被辞退的人是爱丽丝。

乔家父母在这家医院工作很多年了,离开的时候却干脆无比。乔月知道这件事与自己有关,更知道父母对这家医院有很深的感情,却没有任何办法。

“也是时候该回国了,等阿月一毕业,我们就回去吧。”离开医院的时候,乔父对来接自己的女儿笑笑,“可能不会再回来了。”

站在阳光底下的乔月点了点头,说了声:“好。”

她觉得自己不太成熟,也不足够理智,也太容易对一个人动心了。

但在离开英国前,乔月还是去见了里德尔一面。她在这里的学业已经结束,也拿到了国内某家研究院的offer,只是这些她都没有告诉里德尔。

见面地点在医院不远处的一个公园里,乔月来的时候,里德尔已经到了,不知道等了她多久,一点儿不耐烦也没有表现出来。

闲聊了一些有关东方与西方的文化历史后,乔月突然问了一句:“其实你知道我父母被辞退的事吧?”

原本有说有笑的里德尔愣了一下,然后慢慢收起了笑意,偏头看向她,仿佛一无所知的样子。

乔月声音平和地说了下去:“你知道爱丽丝喜欢你,也知道她会敌视我……即使那样,你也没有制止,是吗?”

里德尔依旧没有开口。

乔月看向他,说了最后的一句:“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可以吗?”

良久的沉默后,里德尔才开口:“不。”

不知道是阳光的折射,还是其他的原因,乔月在某个瞬间,觉得他的眸色深得过分,乌沉到底,像是不可见底的潭水。

时至今日,乔月才恍然明白,里德尔并不像他表面那样,他不喜欢爱丽丝,也并不滥情,但他这个人……并不是纯良无害的,他心有城府,有太多隐瞒她的事了。

而乔月不敢触碰。

半个月后,她从大学毕业,跟着父母回到了国内。

04我的心Myheart

乔月回国后,在一家研究院从事科研工作,因为学术能力出众,两年里发表了几篇核心论文,之后还代表研究院出席了邻省A大的校庆晚会。

研究院与A大有人才对接方面的合作,在出发前,乔月还听研究院里的一位教授提过,A大收到了亿元捐资,捐资团队来自国外,听说领导人年轻有为,还拥有一个私人庄园。

乔月对这些并不在意,也没想到那个捐资人居然是里德尔。她之前算是不告而别,没想到两年未见,却在A大校庆这种场合下遇见了里德尔。他穿着西服,蓝绿色的眼眸依然漂亮,只不过比之前多了几分冷淡疏离的气质。

最让乔月震惊的是,校方出言介绍他的时候,特意提了一句,这位年轻优秀的捐资人年仅二十一岁,成绩颇多。

那两年前还在医院的时候,里德尔和乔月交往中并没有坦诚地介绍过自己,每每谈及家庭他总是三缄其口。

乔月没有再看他一眼,胸口郁结。

被比自己小的人糊弄……实在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而郁闷的事永远不只有一件,校庆表演就要开始,校领导以及一些重要人士都坐在前排,好巧不巧地里德尔坐在了乔月的左手边。

目光相碰的时候,里德尔柔软了神色,轻轻地叫了声:“月。”

乔月很客气地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一句话,简直将“礼貌”二字的真谛发挥到了极致。坐下来后,她便转过头和另一旁的同事交流学术项目,再没和里德尔有什么交集,直到她的左手被人握进了掌心。

乔月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挣开,一旁的同事关心地问了一句:“怎么了?”

这种场合,周围都是校领导或者是某学术领域的知名专家,乔月实在不好有过激或突兀的反应,于是摇了摇头,说了声“没事”。

而里德尔就是吃定了她这一点,他的乔月怎么可能让他难堪呢?

和同事聊完正事,乔月想借着起身去外面的动作挣开里德尔的手,结果没想到里德尔也跟着站了起来,仍不肯松开手。

乔月气得要命。而偏偏某个校领导看了过来,注意到他们,也看见了他们拉在一起的手,惊讶道:“里德尔先生和乔小姐是旧识?”

里德尔微微颔首示意,没有反驳,只是道:“临时有事,暂时离席片刻,抱歉。”

乔月实在不明白,里德尔为什么对自己这么执着。并且,他远远没有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她的父母被医院辞退一年后,那家医院就因违规使用医疗器材等,被迫关闭,并且赔了一笔巨额赔偿金,医院高层还面临着几起官司失败的风险。

院长的家族更是从云端跌进了泥潭。

而不久之后,这家医院洗牌换权,被某个家族企业收购。

乔月直觉这件事和里德尔有分不开的关系,在校庆礼堂外,她也这么问出口了。然而里德尔并没有反驳她,他温柔又认真地看着她,与她十指纠缠,未曾松开。

“月,我的母亲死在手术台上,主刀人来自爱丽丝家族,不是医疗事故,而是失职。”

乔月怔住,半晌之后问道:“所以车祸……”

“腿是我自己弄伤的……但爱你是真的。”里德尔垂眼看着她,身上有着雪松般的香气和柔软,“你别怕我。”

但事到如今,里德尔依然有事瞒着乔月,她能感觉得出来,只是并没有追根究底。

05我的月亮Mymoon

校庆活动持续到很晚,乔月前一天又通宵整理文献综述,困得有点儿睁不开眼。校庆结束后,他们和校方的人还有饭局,她吃到一半实在困得不行,只能先离席找了个休息室睡觉。

她晚宴时喝了一点儿酒,在酒精的作用下她睡得很沉。半梦半醒的时候,她突然感觉自己被人抱了起来,外套落在身上,雪松的香气迷人又清淡。

等她再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酒店的床上,时间是第二天凌晨四点,窗外还是灰暗的颜色。

乔月刚醒来,一时间没有想通在她睡着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

而里德尔就坐在她床边的高背椅上,单手撑着脸,浅眠入睡的模样。

他是混血儿,轮廓深邃立体,睫毛又弯又长,这时候陷入浅眠,依旧明烈清贵得像个少年。

乔月想倒杯水,然而刚刚下床,里德尔就醒了。

“要喝水吗?”里德尔按了下太阳穴,起身就要去酒柜那边给她倒水。

“等等。”乔月叫住了他,在他转身有些疑惑地看过来时,她开口道,“是你送我来这儿的?以后这种事……你不必做。”

里德尔不是没有听懂她话里的拒绝,眸色幽幽凉凉,最后他还是弯唇笑了笑:“你明明知道,我想再靠近你一点儿,可现在你什么机会都不给我。”

乔月坐在床边,苦恼地皱了眉。

两年前的事,站在里德尔的立场上来看,他是没有错的。毕竟如果乔月是他,大概也会这样做。

不过以身试险,让爱丽丝家族露出破绽,再一举摧毁整个产业……这是乔月不敢想的。

她已经不知道自己究竟该不该和里德尔在一起了,他们之间并没有很深的感情,就算这样走下去……结果也可能不是好的。

“里德尔……”她开口,想解释什么。

里德尔却打断了她的话:“是艾伦•里德尔……你从来没有叫过我艾伦。”

仿佛宿醉反应上来,乔月感觉自己的太阳穴开始一跳一跳地疼。

明明他们认识不过几年,中间还分开过两年,也没有什么很深刻的回忆……为什么对方对这份感情好像十分认真的样子?

她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开口道:“我们之间并没有很深的感情基础……”

她说得磕磕绊绊,很犹豫,而里德尔的脸色几乎是在她话音刚落的那一刻,就变了。

他站在原地并没有反应,直到异常沉默的一分钟过后,他才抬步朝乔月走了过来。

他出自名门望族,有严苛的教育,步履平稳,也是因为这样,每一步都像是踩在她的心弦上,让人觉得风雨欲来。乔月的心都跟着提了起来,眼看着他走近自己,然后在她面前半蹲了下来,微微仰头看着她。

他尽量放低自己的姿态,但他的气场与姿态依旧有些迫人。

他说:“谁说我们之间没有很深的感情基础?在医院遇见你之前,我就已经喜欢了你两年,这够不够?”

乔月一恍神,呆住了。

什么叫作“之前就已经喜欢了你两年”?!

06我的唯一Myonly

国外家族体系严格分明,尤其是在一些名门望族里,更是注重血统纯正。

而里德尔曾无比痛恨过自己的出身,因为他是混血儿,被有着古板思想的族人轻视,受过无数排挤与嘲讽,甚至在学校里,他也受到过孤立与欺凌。

他跳过数次级,也休过学,可都无法改变这种局面。痛苦源源不断,而他身处在黑暗中,他觉得神不爱他。

那一天,学校举办了交流节,在这种教学严厉刻板的封闭式学校里,这是难得放松的时刻,他却被举报送进了校长室。而当他面无表情地证明完自己的清白,离开校长室后,礼堂那边的表演也早已经结束,但他还是走了过去。

灯光已经统统关掉,礼堂里漆黑一片,而他坐在第一排,并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这时一个穿着东方刺绣长裙的少女却突然小跑进了这里,似乎是在寻找遗落的物品。

礼堂里太黑,她也并不知道开关在哪里,费了大半天的劲儿,也没有找到丢掉的东西,就在她失望地准备离开时,她发现了里德尔。

从礼堂外投射进来的光线并不明亮,他也不曾出声,她开始没有发现他,等看到黑暗中的人时吓了一跳,轻声说了句:“表演已经结束了,你不离开吗?”

她应该是今天参加表演的演员中的一员……好看得像枝玫瑰。

“……我错过了演出。”

少女愣了一下,从他的话里听出了一点儿难过,不免心软。

“没关系的,我给你单独跳一支舞吧。”

没有灯光,也没有音乐,甚至场地都不是在高高的舞台上,她就这么跳了一支舞,长裙雪白柔软,而她就像是美丽的小天鹅。

第一次有人为他跳舞,也是第一次有人在不得不离开时对他说:“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你的心情好像有些低落,但是你要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愿你永远盛放美丽,不忘快乐与善良。”

……

和乔月的初见,是里德尔彻底斩断过去的开始。

他慢慢学会含蓄隐忍,也学会智慧权衡与反击……他一步步走向了成功。

他也知道了自己母亲早早离世的幕后原因,为了让草菅人命者付出代价,他精巧地设局,甚至不惜弄伤自己。而也是在医院里,他重新遇见了他的小天鹅。

只可惜那天礼堂太黑,她似乎并没有记住自己。

一切来日方长,他却迫不及待。

原来可以再见到她。

从里德尔那里听到自己的曾经,乔月不但惊讶不已,耳朵还跟着了烫起来。

她学了很多年的舞蹈,也跟着老师去过很多地方参加演出,那年在礼堂遇见里德尔……其实她早已不记得对方长什么样了,只记得他的眼睛特别漂亮,只是看起来太落寞了。

这么好看的一个人,应该要万众瞩目、善良快乐才对吧?孤零零的一个人,实在太可惜了。

“我不记得了……”

里德尔温柔地看着她说:“没有关系,我会一直记得。”

其实如果不是必须,里德尔是不愿意将自己那段痛苦讲出来的,倒不是因为逃避……而是他希望自己在她眼里,永远是快乐而强大的。

如她所愿的那样。

07我的星星Mystar

A大校庆过后,研究院留下了乔月和几名同事,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详谈和校方的合作项目。

除了在学术报告厅演讲,研究院还在A大开了一场讲座,主讲人是乔月。

而乔月昏昏沉沉地思考了一周,都没有想明白自己和里德尔的关系,她有些头疼。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讲座开始的那天,她刚进阶梯教室,就看见了由学校老师陪同坐在第一排的里德尔。

阶梯教室里的女生此刻都在议论着这个矜贵高冷的混血儿。

但话说回来,里德尔的年纪倒是比在场的大部分人都小,年纪轻轻能有今天的成绩……他优秀得有些过分了。

乔月揉了揉太阳穴,然后上台开始今天的演讲。

讲座的主题是有关生物传感的,报告晦涩难懂,学生的问题也是千奇百怪。讲座结束后,更是有一个男生上前询问能不能要她的联系方式。

“研究院官网上有我的邮箱地址,如果有问题可以发邮件。”

闻言,男生笑了下,明亮又坦诚地解释道:“我没有问题,只是想要一个您的私人联系方式。”

乔月一时没反应过来,还没想好措辞,就有人上前来握住了她的手腕。她一抬眸,就看见了里德尔。

他礼节性地对那个男生笑了下,冷静优雅,有着超出年龄的从容,声音不疾不徐:“抱歉,她的私人联系方式只能我有。”

他用的是英文,除了几年前在那个黑暗礼堂里的初见,这是乔月第一次听见他说英语,低沉而富有磁性,余韵优雅。

周围还没走的学生们愣了一下,随后起哄了起来。

这种宣示主权的方式……

乔月顾不上没收拾好的东西,拉着里德尔匆匆离开了阶梯教室。

也是在教学楼外,乔月瞪了里德尔一眼,又羞又恼:“为什么要当众那样说?”

不只是学生,刚刚还有老师在场,乔月感觉自己的脸烫得都要烧起来了。

然而里德尔的解释是:“听说过,苏格拉底和麦穗的故事吗?

“重遇的那天,我试图在医院的玫瑰花丛里摘一朵最美的玫瑰,可到最后,我还是两手空空,我以为我错过了……直到我转头看见了你。

“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我不能再错过你了。”

如果无法回头,只能一路向前的话,他一定要得到最爱。

乔月愣了一下。

那天,里德尔送了她一枝玫瑰,其实是把自己的爱意送给了她。小王子只有一朵玫瑰,而里德尔也只要一个她。

他的月亮与天鹅,他的玫瑰与爱意。

08我的Mine

那天讲座结束后,里德尔给了乔月思考的时间,希望她能好好想想他们之间的关系,或接受或拒绝。

她是喜欢这个人的,可是又有所顾虑。大概是曾经不得不分开过两年,而她也知道里德尔没有表面的那样温和纯良……他们之间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了。

乔月思考不出来,有些心烦意乱。而她情绪不佳的时候,喜欢待在实验室或者舞蹈室里。

距离离开A大的时间只剩下最后五天,而乔月并没有思考出一个所以然来。

这几天,里德尔没有再出现在她面前,给了她完全自由的一个思考空间。

唯一的一次见面,是在她去A大行政楼的时候,路过会议室,校长等人和里德尔在场,他看起来神色淡然,而他对面的一个长发女性笑容娇甜而漂亮。

乔月抱着资料走过,并没有过多留意。

她想起了爱丽丝,也想起了爱丽丝的那个吻。

里德尔并不喜欢爱丽丝,但她还是为他神魂颠倒……乔月不想走到这一步。

不能太过喜欢一个人。

乔月担心自己会沦陷在里德尔的感情里。

于是第二天,乔月给了里德尔回复,编辑了许久的信息,最后发出去,也不过是“抱歉”两个字。

当天她借了A大的一间舞蹈室,一个人在舞室里跳舞,普通的长裙,裙摆微漾,像是垂落的樱花。

她心情不好的时候,经常一个人跳舞,从《点绛唇》到《碧落》,最后跳回与里德尔初见时的那支天鹅舞。

她跳得入神,却在一个回转后停住了舞步。动作停止太快,她脚下一软跌坐在地上,惊讶地看着门旁的那个人走近自己,最后半跪下来,只手撑在她身后的墙镜上。

光晕炫目,而他逆着光,头一次在乔月面前展露出了一点儿冷峻。

被逼至角落,乔月惊慌失措,失声道:“里德尔……”

顷刻间,他的吻就落了下来。

唇上的触觉使酥麻感瞬间从腰间漫上,她低低地喊了声:“你、你别……里德尔……”

他的吻并没有停下来,反而变本加厉、步步深入,气息纠缠之间,暧昧的热度涨到至高点。

滚烫炽热的,是唇齿间的温度。

而里德尔开口道:“艾伦,叫我艾伦。”

乔月手脚软得厉害,无力地抓住他的手腕,看向他的眼睛里有惊慌与水光。

里德尔蹙起了眉,依然不肯退让:“叫我的名字,月。”

不是里德尔,而是更为亲昵的艾伦。

不知道过去多久,乔月慢慢回过神来,仰头看着他,并没有出声。

而里德尔褪去了前几秒的强势,轻柔地吻了吻她的眼尾,低声道:“我不想听见你的拒绝。谁拒绝我都好,但我不希望那个人是你。”

随后,里德尔跟她讲起了自己的过去,不是被欺凌的那段黑暗的过往,而是更早之前,有关于他的父母。

“我的家族思想古板,与外族的人在一起都不太可能,更何况是和一个异国人?但我的母亲还是喜欢上了父亲,生下我后,她义无反顾地和他一起去了他的国家。而我被家族留了下来。”

说起过往,他也是冷静且淡然的,只是在最后,声音低哑道:“你看,没有人会爱我。”

乔月欲言又止,为他心疼,想安慰他却不知道从何开口,只能迟疑地问道:“……为什么要说这些?”

里德尔微微偏头,很轻地笑了一下,美好而温柔。

“还不明白吗?月,我在求得你的同情与爱怜。”

他只手将她困在怀里,紧紧环抱。

而乔月心跳如擂,望进他的目光里,落入他的怀抱中,此刻她才发现自己避无可避。

她拒绝不了里德尔,甚至早已经深陷其中。

最后的最后,里德尔这么问道:“能不能再喜欢我一点儿?”

……

温柔地、缠绵地,步步为营又势在必得。

他从不温和单纯,他只想抓住一点儿月亮的光——

彻底沦陷的那个人是艾伦•里德尔才对。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你似远山在梦里
下一篇 : 别来有恙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