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飞鸿影下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一点飞鸿影下

文/白无痕

新浪微博:@雪过白无痕(来自飞魔幻

涅阳将石头从腕上扯下来握在手心,稍稍一用力,石头就被碾成碎末,风一扬便散尽了。

作者有话说:

或许不是不爱,只是世间有太多重要的东西,排在爱你之前。

天界辞旧春来,红豆满八百整岁,恰逢易玦了结了手头的事务返回圣莲宫。

九霄垂光之上,莲花埠千顷仙莲,深红浅碧交映遮盖。

红豆垂首敛眉随众人在殿门恭候,仙鹤壁青唳鸣四方,乘云而下,立在上头的人清风霁月,气势睥睨。

神鸟一振翅三千里,上一秒还远在天边,下一秒便已经到了眼前。易玦顺着平缓的鹤翅缓步下来,身后还紧跟着一个粉衫姑娘,少女明媚,举手投足皆是动人。

跟着易玦从方丈山议事回来的随扈吩咐众人道:“这位是方丈山紫薇星帝的幺女九公主殿下,诸位须好生招待,不可怠慢了。”

红豆才知道这位通身气派的姑娘,来历却是方丈山赤练鱼一族,传闻赤练鱼四角金鳞,不用修炼天生就是上仙之体。

少女往四周打量一番,探究的目光落到红豆身上。

“她是谁?”

少女蹙着眉头,易玦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过来,微微一顿,随即淡淡地回了一句:“公主若是好奇心这么重,不如还请回家去吧。”

易玦的原形,是上古众神陨灭之后,九重天上圣池孕育出的最后一朵神莲。于容貌上,向来独得父神眷顾。

自然也惹得喜欢他的姑娘一直以来趋之若鹜。

还记得当年在凡界清凉山,他去赴隔壁山头那灰熊精的婚宴,席间只是一个照面,那千年狐狸精就被他迷得露出了蓬松松的大尾巴,铁了心毁掉了灰熊精的婚约,一心要同他无媒而奔。

少女待要再问,见易玦已经转身离开,她恨恨地跺了跺脚,匆忙提起裙子跟了上去。

红豆再抬起头时,只看见他华光沉敛的衣袍翻飞,倏尔消失在露台。自始至终,她没有挪动过一步。

主人回宫,整个圣莲宫内一片寂静整肃,她站了一会儿,便转身回去。

八百岁的年纪,总是不能再那样缠人了。

易玦渡劫飞升后的第二百个年头,有仙使下凡来接红豆去天宫与夫君团聚。

她原来是常年住在清凉山后山上的一只灵鸦精,法力低微,堪堪够化为人形,后来与易玦成了亲。

并非正当修行而靠偏门外道得以飞升,是一件不够光彩的事。

易玦说,天界规矩森严,她一个小妖,为避免误伤了她,平日便不能四处闲逛。

初来的时候,她时常想念他。

照顾她的仙婢便告诉她,神君受众上神所托,前往离恨海修补破裂结界去了,归期未知。

如今的六界,魔族覆灭后,神族相继陨落,戾腐之气滋养出无穷无尽的阴灵,鬼族空前强大。

易玦神莲本体,莲花圣光可净涤鬼物浊气,修补结界于理的确不容推托。

红豆记得当时她深信不疑地点了点头。

后来经年累月,她问得多了,那仙婢便瞧着她不说话。

红豆很聪明,她知道那种眼神。

现在的圣莲宫逐渐壮大,威望日浓,在神界仅存的一山一洞三宫之中隐隐有了执牛耳之势。

易玦神君,更不再是那个在凡界,带着她东逃西窜,躲避鬼物的莲花妖。

他总是很忙。

于是,她便趁夜躲过巡逻的侍卫,偷偷潜进他的寝宫。

那时正值神界式微之际,好几位上神被恶鬼袭击,生生被啃得仙体残破,神识碎裂。圣莲宫防守更加严密,简直如森严壁垒。

红豆被抓住的时候,甚至还没有闯进外殿。易玦身边很得重用的星君却戒备地打量着她,怀疑她与鬼族串通,图谋不轨。

她尚未修成仙体,天宫之中随便一个仙婢,法力也比她高出许多。

易玦却问她:“红豆,你怎么说?”

后来她幽居在碧幽殿中,难得见到他一面,一转眼也四百来岁了。

现在她跟着众人唤他“神君”。

天界日夜更迭很快,晚霞才去了,星辰便密似织布。红豆梳洗了躺进卧榻,单薄的被衾抵不住偌大寝殿的寒意。明明天界灵气充沛,四季温暖润泽,她却觉得冷,需要彻夜地燃着火炉。

红豆的身子不太好,易玦飞升以后她曾不小心撞见过一头恶鬼,侥幸死里逃生,却被挖掉了腹中元丹,往后修行无望。

红豆没有对任何人说过这件事。

从前她常年住在清凉山上,会一些简单的医术,于是每日里最喜欢给山上的山精树怪治治伤,种种草药。

遇到易玦以前,她唯一的愿望就是早日得道飞升。

红豆是在后山上一口水池中捡到易玦的。

近来凡界各处有鬼物出没,还有四处逃窜,杀人越货的大妖,搞得清凉山妖心惶惶。一想到这人可能是草菅妖命,磨牙吮血,嗜血成性的大妖,红豆就对他感到很好奇。

作为一只地地道道的乌鸦精,招惹麻烦是她天生的本事。

于是她费力地将“麻烦”夹在翅膀下拖回洞府,准备好好研究一番。

易玦醒来的时候,一睁眼发现自己被关在一道铁笼中。

数日前,他蓍草占卦算出自己近日有道劫数,便离开了住处早做打算。

他同那头怨气极重的鬼物缠斗了数日,后来将其引入地缝下的雷鸣狱里,十二道雷鸣紫链齐发,才得以将这鬼物灼烧殆尽。

雷鸣狱下的万道地雷,是父神千万年前用以关押魔族所劈之地,整个妖界,也唯有这个地方能让这些浊物挫骨扬灰。

易玦在笼中瞧着那把精铁铸造的圆锁,却不着急出去。他每日好吃好喝地养伤,看着那只作死的灵鸦精,一早便出门,然后夜里挂着一脸伤痕,捡回来一堆稀奇古怪的东西。

魔族覆灭后,鬼物渐渐吞噬六界,清凉山方圆几百里内,随处可见恶鬼游荡。一般的小妖没有点夹着尾巴躲起来的觉悟,成日四处闲逛还活得好好的。

易玦无话可说,也绝没有开口提点她的想法。

抱着等她自然死亡后,将这洞府收为己用的想法,他便在笼中悠闲躺下。

直到有一天,他看到她搬了一个大桶,往门口拴着的流浪狗盆中舀了一勺,道:“乖,快吃饭吧。”

灰皮狗摇着尾巴,热情地舔了舔她的手。

然后她走过来,往易玦的碗中舀了一勺,道:“乖,你也饿了吧!”

易玦决定病愈出笼。

事实上,杀了这灵鸦精取她元丹能使他的伤势更快痊愈,但是一则,他道行将满,杀孽会引来更重的雷劫,二则,这小妖修为太低,于他的伤势并无太大裨益。

他于是在这山腰上的洞府中暂住下来。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

“你希望我叫什么名字,”那小妖眯着眼睛笑,“红豆,我叫红豆。”

春日里万物新生,暖阳融融。

易玦搬了把椅子躺在院里晒太阳,红豆在旁边的药圃里忙前忙后。

她一边忙活还一边道:“昨日隔壁山头的灰熊精请咱们喝喜酒……易玦,你见过新娘子了吗,人长得将就,花轿却是顶漂亮,我路过的时候就顺手收了。”

她赞叹了一句,又继续道:“如果我以后成了亲,我就要把清凉山的手艺交给他,然后我每天睡了吃,吃了睡,睡醒了就出门溜达,出去了就能捡一大堆宝贝回来藏着……然后下辈子再投个好胎,一定要生得美,地位高,天赋好,飞升成仙之后,又可以吃了睡,睡了吃……”

“你拿了别人的花轿?”易玦皱眉。

小妖见他生气,停了手里的活计,提高音量道:“谁叫他们就那么大大方方地放在院子里,我便翻墙进去顺手拿了!”

……

易玦握着手里的卦盘,坎水坤地,一阴一阳,比之无首,凶。

他扯开袖子掩住卦解,盘角隐约露出两字,红豆。

翌日碧空如洗,微风猗猗。

青天白日下,竟也被她惹出一群极凶的鬼物来,原本还林涛雀鸣的山间顿时鸦雀无声,阴云遮天蔽日,瘆人的“桀桀”声由远而近。

易玦不得不用自己做饵,将它们引离清凉山,锁入雷鸣狱中。

过程中难免受伤,小妖替他包扎完伤口,偏头想了一会儿,拿出一块灰扑扑的鹅卵石递给他。

易玦挑眉,用眼神询问,那小妖便大声道:“你不要看不起我这七彩鹅卵石,这可是我灵鸦一族祖先千万年前聚石汲水用的鹅卵石。”然后瞪着绿幽幽的眼睛凑近他道,“附近的小妖都说你长得好看,既然你长得这么好看,要不我就让你得到我?”

后来他的天劫之期越来越近,为避免渡劫时伤及无辜生灵,要前往荒芜之地继续修行。

“你走吧,易玦,我会好好躲着,不会有危险的。”她很体贴地道。

易玦背着手,站在篱笆外,身形显得疏冷又挺拔。他低头瞧着她始终没有说话,神情仿若深井。

红豆眨眨眼睛,又不放心地补充一句:“你会回来接我的吧?”

那日风很大,吹得山腰上落叶纷纷,林间枝丫碰撞发出波涛般的声响,长久的寂静过后,易玦答应了一声:“好。”

后来他的确接她来到天界。

红豆所住的碧幽殿,边上挨着圣池,离圣莲宫主殿却有很远的一段路。

天将破晓,晨露寒重,榻边的火盆早已经熄灭许久,红豆低喘几声,渐渐感到困倦。她合上眼睛,明明记得睡着了,却不知为何回到了清凉山的洞府边。

她那时才同易玦成了亲,送了他那七彩鹅卵石做定情信物,门口两个红艳艳的大灯笼还没有褪去颜色。

那莲花妖殷勤地替她揉肩捏腿,可怜兮兮地求她替他消去脸上那偌大的红疤。

红豆定睛一看那疤痕,顿时坏笑起来。

她伸手,正想好好教育他一番。

肩膀却被人推了推,眼前的场景顿时烟消云散。

寝殿还是原来那个寝殿,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天光大亮了。

照顾她的仙婢便替她穿上衣服,一边道:“娘娘不知现在是几时了吗,奴婢要打点这宫中上上下下,还要伺候您穿衣起床。”

原来是场梦,她意犹未尽地叹了口气。

这日天气晴朗,红豆难得打起精神。

每隔一段时日,她都要回到清凉山一次。

得到消息的众妖怪精灵纷纷赶到清凉山,红豆在清凉山的身份相当于人间治各种疑难杂症的赤脚大夫,修行路上难免有个断手断脚的时候,再说人家现如今有个得道成仙的夫君,粗大腿不抱紧不行。

如今这鬼物肆虐的世道,妖也是很现实的。

于是众妖将红豆围在中间,七嘴八舌地交代她下次回来的时候,务必要代买的土特产。红豆一边翻阅着比她还高的物品清单,一边慢慢地溜达回家。

说是家,其实就是半山腰上废弃的一座破庙。后来鬼物越来越多,原来的洞府就不能住了。

易玦带着她四处东躲西藏,终于有一次被一群游荡寻食的恶鬼嗅出藏身处,他出去将它们引开,回来的时候,浑身血迹斑斑,一条腿被撕扯得露出白骨。

那是她把他捡回清凉山后,他受伤最重的一次。

红豆推开破败的庙门,里面蛛网灰尘遍布,破旧的灵幡已经烂成了几缕,静静地垂挂在房梁下。

外面艳阳高照,庙里却诡异的阴冷,红豆拂开灵幡,走进黑洞洞的偏殿。阴风顺着人的脊背凉幽幽地往上爬,一只冰凉的手搭上她的脖颈。

“书生,寒窗苦读岂不无趣,今夜月色正浓,不如同我饮几杯美酒,共度良宵?”

“嚓!”红豆燃起火折子。

那鬼物瞬间被红光灼得桀桀尖叫:“红豆,红豆!快熄掉它!快熄掉它!烫死莫方啦,莫方要死了!”

红豆这才熄灭火折,取出一个药包,展开一排银光闪闪的细针。

莫方是她前些日子在外面溜达时,从一只鬼物手里救下来的蜘蛛精。可惜她赶到得太晚,浊气已经侵入他脑中灵识,神智也时昏时醒。

她用符纸将他禁锢在这偏殿中,隔段时间便来瞧瞧他。若是让易玦知道了,他又会如当年一样,语气又愠怒又无奈地告诫她,鬼和别的生灵是不一样的,它们只想着怎么吸人生气,不能相与。

她走神地想。

“红豆,你开开门,让我进来……”凄厉的男声又断断续续地在偏殿中响起,“我要饿死了,红豆,你行行好,开开门让我进来……”

符纸燃起的火光被莫方敲得若影若现,摇摇欲坠。

红豆赶紧道:“莫方,你清醒清醒。你不是那只被丈夫溺死在井底的女鬼,你是清凉山上一只修行了四百年的八脚蜘蛛,莫方。”

她祭出一把银针,扎入他几个要穴,小心引渡出他体内的浊气。他很快平静下来,缩在角落里,双方都没有说话。

“你怎么才来?”莫方略显阴沉的声音在殿角响起。

红豆顿了顿:“我不是时时都能出得来的。”

“红豆,你离开吧,那莲花妖的心仿佛铜墙铁壁,你等不到的。”莫方走到结界边上,靠着她坐下来。

“而我,估计也活不成了。”恶鬼缠身,不是那么容易挣脱的。

红豆闻言微微一怔,其实方丈山有件法宝,招魂幡,或许可以净涤他体内浊气。而方丈山紫薇星帝的幺女涅阳,现下正住在圣莲宫内。

想毕,她不由得倾身过去,安慰他道:“我能治好你的,你难道不知道我的身份吗,我灵鸦族祖上可是万万年前靠一手医术侍奉过上古天神的……”

她说起话来就刹不住,鬓发垂下来,露出脆弱白嫩的脖颈。

莫方扑过去,张开黑洞洞的大口,一口咬下。

红豆在冰凉的地板上苏醒过来的时候,四下死寂。结界已毁,符箓四散,里面空空如也。

她撕了裙边包住脖颈,一路蹒跚着返回圣莲宫。

宫女正四处找不着她,见了她一身狼狈,连忙扶着她一路躲过沿途侍卫。

却不想有人守在这必经的拱桥上,见了她们,笑靥如花地转过身来。

“啊,你来了,我等了你许久。我叫涅阳,你叫什么?”

碧幽殿旁是圣莲宫圣池,素日水汽氤氲,常有鸳鹤交颈嬉戏。

涅阳看中了她的寝宫,便要搬来与她同住。

小公主天性烂漫,做什么都好奇,这天她搬了凳子到露台上,要在云海里钓鱼。

红豆不得不作陪。

“你在看什么,这块石头吗?”顺着红豆的视线,涅阳撩开袖口,露出一块灰扑扑的鹅卵石,由几根链子系在腕上。

“我见了喜欢,问过神君,便捡来戴着玩儿了,你认识它吗?”她眼睛亮晶晶的,期待红豆说出她想要的答案。

红豆静了许久,终于说:“不认识。”

“你撒谎!”小公主前一秒还言笑晏晏的脸,下一秒便阴沉下来,“你分明认识的!”

涅阳将石头从腕上扯下来握在手心,稍稍一用力,石头就被碾成碎末,风一扬便散尽了。

后来的事,红豆有些糊涂了。

大概是她打了那姑娘一巴掌,然后被她捏断了手骨。

红豆发了高烧,昏昏沉沉时仿佛看见易玦立在床边,脸静静地隐在阴暗处。

脖颈上的伤口被重新包扎过,饲养莫方的事大约也瞒不住了。他皱着眉头问她:“你去过哪里,我又告诉过你什么?”

方丈山得到消息后,便遣了一队人到圣莲宫,要求易玦给他们一个交代。

他便将她投入涤灵鼎中。

红豆身内怨气附体,受烈火淬炼,顿时痛得抽搐蜷缩。

凄哀的女声低低从鼎底传出:“开开门,易玦,开开门,放我出来,我好痛,我要痛死了……”

鼎外,易玦静静地立着,眼神波澜不惊地投向远处。

哲罗带着公主到碧幽殿辞行,小公主还生着气,傲慢地噘着嘴,不愿同红豆说话。

那灵鸦精就坐在主座上,虚弱又沉默。

据说她曾经还是神君在凡间的发妻。

哲罗是深知公主脾性的,他叹息一声,歉疚地解释道:“我家公主同易玦神君之间倒有一段渊源,四百年前神君渡劫飞升时,我家公主恰从方丈山游到圣池中玩耍,受神君神光润泽,化为人形,因此一直感念恩情。”

鱼戏莲叶,是天性所成。

她却因此被牵连受罚。

哲罗一时有些心软,觉得这灵鸦精倒还有点可怜。

所以在红豆想了一会儿,提出要与公主单独说句话时,哲罗顿了一会儿,还是出去替她传了话。

涅阳很讶异,她们之间能有什么话可说?

她走进碧幽殿,见那灵鸦精孤零零地坐在主座上。红豆生得很普通,修为也很低劣,比之易玦其他宫的那些女人,差得不是一星半点。

就凭这样的姿色,却安安稳稳地在圣莲宫中待了几百年。

她说:“我想要招魂幡。”

原来是招魂幡,的确是方丈山一件珍稀的法宝。但是再珍稀,必要的时候也值得用来换取更值得的东西。

红豆再次回到清凉山破庙。

因是夜里,弦月低垂,四处昏昏暗暗看不真切。

她高声道:“莫方你出来,我知道你在这里。”

破庙黑洞洞地盘踞在夜幕下,林间风声沉寂,虫鸣窸窣。

她又继续道:“你受伤未愈,除了留在这里养伤,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四周依旧寂静非常,红豆耐心地站着。过了许久,身后传来细碎的脚步声,她转过头。

“我说了可以治好你,你却不信我。”她静了一会儿,开口责备道,然后拉过他的手,将招魂幡轻轻放在他的手心。

莫方死死盯着那招魂幡,眼神凶恶得仿佛要将其洞穿一般。

“你这是在干什么,以德报怨吗?我用不着了,你不知道吗,我将那女鬼引到你身上了。恶鬼附身的滋味怎么样?”他抬起头,桀桀地笑出声,“我现在还打算杀了你,取了你的元丹,丢在这破庙中,他们找来只会以为是恶鬼所为……”

“没有人会来找我,莫方,”她噙起一个笑,“他不需要我了。”

涅阳给了她招魂幡,条件是让她离开圣莲宫。

“以后我跟着你,行不行?”

易玦自打有灵识以来,便知道大道无情,弱肉强食的规则。

他天赋卓绝,数千年来刻苦修炼,才得以窥得一丝机缘。修道之途漫漫,却容不得丝毫懈怠。

鬼族侵袭天界,天宫虽然早有准备,一些防守薄弱的地方却难免伤亡。

鬼潮退去过后,仆役打扫战场。随扈的星君报上伤亡的名册,“红豆”二字赫然陈列其中。

那娟细的名字甚至排在名册很靠后,拟册的人大约觉得,那小妖是一个不重要的人。

易玦亲赴碧幽殿查看情况。碧幽殿地处圣莲宫主殿之后,圣池之际,灵气充沛。若无人引导,那鬼物绝不会误打误撞地闯入那里。

小妖深居碧幽殿,与人并无仇怨,要置她于死地的人,易玦大约猜得到是谁。

他猜得到,却不能动。

方丈山实力强盛,以后还多有依仗。

这样一个鬼物当道,人心倾轧的世道,易玦有时候也想,如何算得上是飞升成仙。

碧幽殿为数不多的侍婢,死状惨烈,横七竖八地零落在阶上。

他把视线投向圣池,圣池的水面平静无波,死气森森。

身上多处被恶鬼浊气所伤,易玦按住胸口,那里隐隐作痛起来。

他正要转身离开。

突然水面“哗啦”一响,冒出一个人头来。

两人一个池下,一个凭栏,大眼瞪小眼。

红豆也知道是谁要杀她,她承诺离开,那人却要她永远消失。

她凫水到岸边,双手一撑上了岸,又拧干裙摆沉重的水渍。见易玦大步过来,她站起来,然后福了一礼,顿了顿,道:“神君,我来是要告诉你,我要走了。”

易玦停在几步开外。

“走?”他冷清地注视着她,“走去哪儿?”

红豆抬起头,说:“走就是走,离开这儿,离开圣莲宫,回家。”

在天界经年累月四百年,她终于说要离开。

这小妖,说犹豫也犹豫,想一个问题想了四百年,偶尔也胆大包天得很,就这么站在他面前,告诉他:“神君,我要走了。”

易玦的心里突然生出一股巨大的委屈和愤怒。

他听见自己一字一顿地道:“我们在清凉山上祭过天地,拜了四方父神。你的夫君还在这里,你要走去哪里?”

红豆再次被幽禁在碧幽殿,死过人的地方,愈加清冷。

方丈山传来消息,说前日那灵鸦精偷偷潜入九公主涅阳的寝宫,将她迷晕后打包放在其剑侍哲罗的床上,房间里本燃有催情烟,郎情妾意成就了好事。

现在,他们要易玦交出人来。

易玦拿着信函笑出声,身边众仙侍垂首狐疑,处理公务这么有趣吗?

易玦收了笑,想起他们才成亲那会儿,那狐妖纠缠不休,小妖就央他将其迷晕了,送到灰熊精的洞府中去。

手段粗暴,但有效。是他忘了,她原本就不笨的。

莫方拿着红豆给的信物,等着她前来会合,但是她没有来。

手里是颗普普通通的灰色鹅卵石,她却告诉他,那是她灵鸦一族祖先聚石汲水用的七彩鹅卵石。

“这难道不是你在外面随便捡的破石头?”莫方狐疑问道。

“当然不是。”她眨巴眨巴眼睛,矢口否认。

她没有回得来,他便担心她在天宫中出了什么差错。

决定潜进圣莲宫的路上,莫方一度觉得自己疯了,竟然自投罗网到那么危险的地方去,救一个累赘。

在莫方眼里,天界是个危险的地方,恶鬼吃人还要留具尸身,那里吃人不吐骨头。

结果圣莲宫防卫松懈,他避过巡逻的侍卫,找到红豆所住的寝宫。推门进入的刹那,碧幽殿顿时间灯火大盛。

许多人侧目看他,易玦坐在主座上,侧头问红豆:“他就是你要离开的理由?”莫方并不意外,他这样的人,采补夺元炼魂,偷鸡摸狗的事情做多了,难免会遇到技高一筹的黑道同行。

奇怪的是,他并不后悔,哪怕她在说往后跟着他混时,失口将他叫成别的名字。

如果事情顺利的话,他会偷偷将她抱出碧幽殿,再回到凡间,在天将破晓,红日东升的时候叫醒她,然后得意地等着她惊愕的表情。

如果事情顺利的话。

身边善体上意的星君候在一旁,觑着易玦的神情,厉声对红豆道:“娘娘,这妖物大胆,私闯天界,本是活不得的,”他顿了顿,又确认了神君的意思,继续道,“若想要他活,请您过来亲自施以刑法。”

红豆惊恐地摇头,她奋力挣开婢女的禁锢,扑倒在易玦座前:“神君,求您……神君,求您,求您放过他。”

易玦微怔。

小妖脸颊上大滴的眼泪成串坠落,灼得他心底火辣疼痛。

他有多少年不曾见过她哭过了。

她一声声唤他“神君”,是因为他已经失去了作为她夫君的资格吗?

他将她提起来,伸出一只手箍住那脆弱的脖颈,只要轻轻一折,便可结束一切。

但是他松开手,迫着她走过去,逼她对那蜘蛛精开膛破肚,取出那枚拇指大小的元丹。

莫方双目赤红,痛得面颊抖动,叫不出声。

易玦不由得想,当年她被挖腹取丹,是不是也像这么痛苦呢?

她以为他不知道,其实他知道。

于修仙者而言,轮回生灭,本是万物生灵运转的基本规律,一生一死,一阴一阳,谓之道。

若要飞升紫府,位列仙班,必先历雷劫,再悟情劫,勘破虚空,方可入道真仙。

情劫他勘不破,其实从未成神。

当年清凉山腰上的那一场相遇,是他选择的一场开始。

后来他娶了那小妖,又在尚未泥足深陷的时候,抽身离开。情劫若勘不破,能否从此生死不闻。

冷情冷性的莲花妖,从不知后悔为何物,但是这一次他终于后悔,他不该遇见她。

一开始是丝丝麻木蔓延,然后是刀劈斧砍般的疼。

四百来年,是他亏欠了她。

易玦取走招魂幡,放那蜘蛛精离开圣莲宫,又运功将那元丹净涤干净,喂她服入体内。

为巩固元丹,易玦将她再次投入涤灵鼎中,小妖没有挣扎,无声无息地沉到了鼎底。

她在他手下乖顺又安静,易玦心情微松。元丹会有的,他会助她修成仙体,然后陪在他身边,一同俯瞰万万年的时光洪流飞逝。

清凉山被鬼族侵占,方圆千里,生灵涂炭,尸横遍野,状若修罗场。

手下的星君前来禀报,易玦以为那小妖睡着了,便没回避。

她却从寝宫幔帐后无声息地出来,走到他面前,脸色苍白。

“易玦,我求你,不要毁了清凉山。”

“那个地方已经不再是你的清凉山了,那里鬼物充斥,我们必须将那里夷为平地,才能彻底铲除鬼患。”

看吧,这就是他们不同的地方,从一开始,他就知道。

“易玦,我求你……”小妖又固执地恳求,那碧色的眸中好像有道微弱的亮光,轻易能湮灭。

他沉默了许久,答应道:“好。”

方丈山,小洞天,崇阳宫,合道宫,圣莲宫齐聚,为剿灭鬼族,扭转仙界颓败之势。

红豆一人,蓦然出现在众仙面前。

区区一小妖,妄想阻挡围剿清凉山。

方丈山九公主涅阳走出来,运力高声道:“这小妖早已叛逃天界,与鬼族为伍,诸君,今日出师在即,不如就拿她祭我等战旗!”

众仙愤慨,纷纷叫嚣要杀她以正天道。

涅阳满意地笑了笑:“哲罗,替我杀了她。”

红豆转头看向哲罗。

哲罗不忍,一只小妖而已,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怨灵。

他闭了闭眼,却缓缓挥起长刀:“红豆,对不起,她是我极重要的人。”

刀锋凌厉而下,却突然被巨力掀翻,直直拦腰插入远处山腹,铮铮嗡鸣。

易玦脚踏低云,周身裹挟寒意而来。

“红豆,过来。”他说,语气略显惊急。

那时正值曜日星君的至阳翟车驶出天际,林间霞阳四射,清露微寒。细风扬起他的发梢,在光影跳动间,显得缥缈又虚幻。

红豆来不及说话,宇宙浩瀚星河中星辰自在运行,刹那间深邃的神光灌顶而来,世间生灵在那璀璨星云中顿时寂静无声。

红豆顿悟。

身体却在下一秒骤然解体,化作星星点点的光斑,在空中轻轻散落开来。

用自己的身体换回清凉山的一点生机,滋润山间的一草一木。

红豆在破碎间依稀地想,她还是有点可惜。

她闭上眼,仿佛又回到昨日清凉山的洞府里,易玦躺在椅子上晒太阳,她一边熬着草药,一边喋喋不休道:“易玦,你长得好看,不如把脸换给我,男人丑一点将来好娶媳妇儿。你是不是想娶媳妇儿了,易玦,你的节操哪里去了?哈哈哈哈。”

做妖的时候,总嫌时间不够用,一朝顿悟飞升,却猝然间走到了尽头。

莫方抱着还剩一点残魂的她,用偷来的招魂幡祭旗招魂,聚拢的残光星星点点又瞬间消散。

众人皆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惊愕非常,唯有易玦始终寂若古木。

神魂俱灭吗,不过是那小妖卑劣的报复。

他绝不会如她所愿,他想。

十一

歼灭鬼族后,天界数百年间一片清明祥和。

一百年的时间或长或短,易玦却开始觉得时光过于漫长。

又过了一百年,他找回招魂幡,滴血祭旗,未得天地间一魂一魄。

他下凡遁入妖界,把自己锁进地缝下的雷鸣狱中,任由铺天盖地的雷光将自己淹没。

血肉腐而复生,永世不得解脱。

终于有一日,他回到清凉山,看那山峦毓秀,草木苍翠,灵气丰逸。许多妖物精怪在山间流窜飞奔,逍遥自在。

莫方从洞府中出来,看见他在门前寂寂而立,不由得道:“神君,你哭了。”

原来这一场情劫,由他决定开始,却并未如他所愿地结束。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