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似星辰寄遥光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他似星辰寄遥光

文/柏舟

不小心吻了一个上千万粉丝都想吻却吻不着的大明星怎么办?

急!在线等!

1:没错,我就是这样善变

说实话,面前这个男人让我有点儿心动。

首先,他长得很好看。凌厉的眉、高挺的鼻梁以及薄薄的嘴唇,分布在他那张黄金比例的俊脸上,刚好符合当下男神的标准。那双眼睛,虽然藏在黑黑厚厚的墨镜后面,但我之前已经从电视上看到过无数次了。

粉丝们都说魏辰风有一双神赐的电眼,目光所及之处电倒一片粉丝,我初听到时还嘲笑那帮心智不全的小姑娘:你们要是去文学界混的话,估计已经拿大奖拿到手软了。

就在十分钟之前,当魏辰风对我这样一个毫不相干的人慷慨相助时,我决定对他路转粉。

没错,我就是这样善变!

十分钟前,师姐带着魏辰风进入我这家旅社的时候,我正和楚歌进行亲切友好的角色扮演游戏。楚歌是我的大学学长,也是这家旅社的前老板,当初他经营不善,面临破产,是我从他手里盘下了这家店。

所以我成了这家旅社的老板,而楚歌则摇身一变,成了债主。

我本以为,以我精明的头脑,我能让旅社起死回生,但事实证明,我实在是太异想天开了。光是楚歌留下的烂摊子,就要我掏光腰包收拾一遍,我已经囊中羞涩到自己都羞耻了,楚歌却不依不饶地跟我要房租。

在这个角色扮演的游戏中,他是黄世仁,咄咄逼人地问我:“不是说好的押一付三吗?”

我是气势有点儿足的杨白劳:“我实话跟你说吧,我把房子装修了一遍,现在我连押一的钱都拿不出来了。”

楚歌这个“钱串子”根本不听,非要我拿钱出来。

正当我觉得困难又无助时,门口传来一个男声:“我替她付。”

是魏辰风,他身边还站着我那许久未见的师姐。

不愧是演了诸多偶像剧的男星,魏辰风一开口就有一种霸道总裁的既视感,不仅把我俘获了,还把气势十足的楚歌给吓到了,只见他小心翼翼地挪到魏辰风面前,问魏辰风:“你替她付?你是她的谁啊?”

“不是她的谁,就是嫌你烦。”魏辰风的回答简洁明了。

我在后面差点儿摔了一跤,原来这家伙是花钱买清净。

啧啧,有钱人的生活就是不一样。

楚歌走了之后,师姐将魏辰风领到我面前,给我做介绍。

我一挥袖子,没等她开口便说:“我认识,大明星嘛,WC,对不对?”

师姐一个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透过墨镜看到了魏辰风那张几乎扭曲的脸。

他咬牙切齿地说:“原来是你!”

2:魏辰风,你差点儿就叫WC了

我和魏辰风之前虽然不认识,但还是有一段孽缘的。

那时他的经纪人,也就是我的师姐,刚刚带他入行,正计划给他起个响亮、洋气点儿的英文名字。我那师姐寒窗苦读十六年,绞尽脑汁想了好几天,最终她还是用魏辰风名字的首字母起了个“CF”。

其间,她不忘为自己那烂到家的英文水平辩解:“正好可以蹭蹭那个游戏的热度。”

听说魏辰风对这个名字是“抵死不从”,为此他气得好几天没吃饭。师姐打电话和我说这件事时,我在这边笑得花枝乱颤,还说:“他应该感谢你啊,你差点儿就让他叫WC了。”

然后我便听到电话那端传来一个怒不可遏的男声:“是谁?”

过了好一会儿,师姐的声音才慢悠悠地从电话那端传来:“那个……潇潇啊,刚刚不小心开了免提,你那句话被魏辰风听到了。”

猪队友啊,猪队友,说的就是我师姐。

所以说,在这点上,魏辰风完全有理由记恨我。

可再怎么样,这个小气鬼也不能趁火打劫啊,我刚送走楚歌这匹饿狼,就迎来他这头更难缠的猛虎。

“我刚给你垫付了七千块的房租,你现在还给我吧。”魏辰风优哉游哉地朝我伸出手来。

“大哥,刚才是你说要替我付房租的,怎么这么快就翻脸了?”我紧紧捂着钱包,警惕地看着他,“再说了,七千块有三个零啊,你现在能从我身上搜到几百块,我都算你厉害。”

魏辰风这小贼明显没想放过我,巧取豪夺的姿态比楚歌更甚。

还是旁边的师姐看不下去,主动来平息战事。

“好了,辰风,你就好好在潇潇这儿住些日子,等外面的风声过了,我再来接你。至于钱,何必急着要,你现在又不缺。”

魏辰风近来运气不太好,大概是水逆的原因,现在外面都在传他在片场耍大牌,一言不合把投资商给揍了的事情。

一时间,魏辰风树立的男神形象崩塌,彻彻底底变成了暴力狂,唯有一些铁粉还坚信他是被逼无奈的。

无论如何,魏辰风这段时间都不能露面了。

师姐为了保护他,便将他送到了我这穷乡僻壤的旅社避风头。师姐说:“潇潇,你这儿平常也没什么人,他在你这儿不是比较安全吗!”

嗯……我这儿确实没什么人,不然我一堂堂旅社老板,也不至于连房租都拿不出来。

“你就权当旅游吧。”师姐如是安慰魏辰风。

“是啊是啊,我可以给你当导游,正好抵销那七千块。”我在旁边起哄,结果被魏辰风一记“冷刀”止住。

师姐走之前,特意叮嘱我们俩要和谐相处,我侧头看着旁边魏辰风的那张臭脸,觉得和谐是不可能了,只能祈求和平。

魏辰风摆出了债主的高姿态,毫不客气地对我颐指气使:“文潇潇,你去做饭,我饿了。”

我虽心有不甘,但一想到那七千块,不得不低着头走进了厨房。

当我千辛万苦烧出一盘酱汁肉时,魏辰风却皱着眉头,一副嫌弃的模样。

“文潇潇,你就让客人吃这个?怪不得你的生意这么不景气。”魏辰风说道。

“我这刚开张,你是第一个客人。”我尴尬地笑了笑,依旧不死心,将菜往他面前挪了挪,诚挚地邀请他尝一口。“虽然这盘菜的卖相是差了点儿,但味道应该还是可以的,你试试?”

大概是我的表情太诚恳,打动了魏辰风,他竟然真的尝了一口。

然后他就吐了。

他实在是太不尊重我这个厨师了。

吐完之后,魏辰风擦擦嘴,转身走进了厨房。

我在后面叫住他:“那是我神圣的工作台,你过去干吗?”

魏辰风连头都懒得回,只硬邦邦地丢给我一句:“改善你的世界观。”

我晕,这人绝对是偶像剧演得太多了。

我以为,像魏辰风这种被粉丝捧得高高的男神,应该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但他烧出来的菜却硬生生地改变了我的认知。

我实在是太肤浅了,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男神还是存在的。

“魏辰风,你怎么做出这道菜的?好好吃!”我毫不顾忌形象地吃,就差当场拜他为师了。

“我以前没出道的时候,一个人生活,自己做饭已经习惯了。”魏辰风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他面上的表情似乎不太好,却还不忘教育我,“这就叫熟能生巧,知道了吗?文潇潇。”

我呆若木鸡地点点头:“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

“刚刚那盘酱汁肉,我貌似把醋当成酱油了。”

3文潇潇,你适合更好的人

作为一个独守房间的旅社老板,我急需一个人来和我做伴儿,给旅社补充点儿人气。

作为一个黑料缠身的男明星,魏辰风急需一个没多少人认识他的地方避避风头。

于是,我俩达成了协议。魏辰风在我这里住了下来,为了表示友好,我还特意免费让他住了旅社最好的一间客房。

魏辰风却摇摇头;“我觉得你那间更好。”

废话,我好歹也是个老板,当然得给自己留个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好房间,可魏辰风铁了心要住我那儿,不经过我的同意,他就拎着行李径直走进了我的房间。

他往前一步,我就后退一步。我手捂着前胸,警惕地看着他,问道:“你不会有什么想法吧?”

我说的这句话像是点到了魏辰风的笑穴,他仰头大笑了很久,嘴角那两个深深的酒窝简直可以用来储水了。

他每笑一秒,我的心就往下沉一分,在它堕入深渊之前,他终于停止了大笑,捂着肚子对我说:“文潇潇,你有点儿自知之明行吗?”

我拿起枕头就往他身上砸去,却被他稳稳当当地接住。他一转身,将枕头扔到了隔壁房间。他笑眯眯地对我说:“那就麻烦你去隔壁睡了。”

就这样,我这个旅社老板被迫去睡客房。

我白天要去上课,不能经常在旅社,要是让我时时刻刻对着魏辰风这个气人精,我肺气肿都能给气出来。

我的学校离旅社很远,大概要坐一个小时的公交车。就是在这趟公交车上,我遇见了楚歌的前任,那个叫柳柳的校花。

当初楚歌为了追到柳柳,可以说是用尽了浑身解数,他白天在教室门口拦柳柳,晚上在寝室门口等柳柳。作为楚歌狗头军师的我,还给他出了不少主意。

一个月后,柳柳终于牵起了楚歌的手。可不到半个月,柳柳的巴掌就当着全校人的面扇到了楚歌的脸上。

当时我就站在一旁,清楚地看到楚歌的脸蓦地肿了,用四个字形容,那就是惨不忍睹。

被扇了耳光的楚歌气急败坏地冲柳柳嚷道:“你有病啊?”

“我是有病,才会答应你的追求,你这个渣男、败类。”柳柳撂下这句话,甩了甩长发,拂袖离去,只留楚歌一个人在人群中被指指点点,最终还是我看不过去,给了他一张纸巾。在柳柳离开之后,我清楚地听到楚歌低声对她的咒骂。

后来我才知道,楚歌之所以会追柳柳,是因为他跟哥们打了赌,赌注三百块,说他一定能追到校花。楚歌追到柳柳就劈腿了,结果被她发现,这才有了这么一出闹剧。

那一刻,我对楚歌当众丢脸的同情立马变成了对柳柳的敬佩上,其中还夹杂着一点儿小歉疚,毕竟楚歌能追到她,自己有推波助澜。

在公交车上再见到柳柳,我下意识想避开她,不想还是被她看到了。

“文潇潇,是你啊。”柳柳走过来,站在我旁边。她穿了一条白色连衣裙,身上的香水味特别好闻。

我讪笑着点头。

“听说你从楚歌手里盘下了旅社?”柳柳继续问。

我再次讪笑着点头。

“听说你还被楚歌逼债了?”

我第三次点头。

“文潇潇,你不会还喜欢楚歌那个渣男吧?”

这次,我没点头,也没摇头,只是仰头用不可置信的目光仰头看着柳柳。

“快醒醒吧,文潇潇,别在他那棵歪脖子树上吊着了,你适合更好的人,知不知道?”柳柳恨铁不成钢地敲了敲我的脑门儿,然后她就下车了。

我呆呆地坐在公交车上,看着她大步离去的背影,真心觉得她很酷。

柳柳敲的地方还有些隐隐作痛,我一边摸着,一边想起今天早晨魏辰风叫我起床时的样子。

那时他也是这个样子。他丝毫没有绅士礼仪地冲进我的屋子,在我脑门儿上弹了两下,然后将睡得昏天黑地的我从床上拎起来,用超高分贝在我耳边呐喊:“文潇潇,快醒醒吧,你要迟到了。”

4上千万粉丝都吻不到的大明星,我吻了

在公交车上和柳柳的偶遇,导致我一天都心神不宁。

在楚歌揽着一个妙龄学妹从我身旁路过,却目不斜视的时候,柳柳的话更是在我脑中翻来覆去地出现。

“文潇潇,醒醒吧。”

毫无疑问,柳柳是个聪明的女孩,知道什么时候该进,什么时候该退。她可以潇洒不羁地和曾经喜欢过的人说拜拜,也能立马投入一段新感情,可我不行,从小到大,也没人教过我这些,我只能一个人摸索着前行。

我心情有些沮丧,回到旅社之后,魏辰风做的那满满一大桌子香喷喷的饭菜也没能提起我的食欲。

“你这是怎么了?被甩了还是被打了?”魏辰风用貌似关心的语气问我。

见我一直不答话,他突然有些着急:“真被打了?哪里?该不会是内伤吧?”

说着,他就要卷起我的袖子检查。我躲开,可怜兮兮地望着他,突然开口问他:“魏辰风,我师姐没有不允许你喝酒吧?”

其实关于魏辰风的打人事件,还有一个说法,有目击者说他是醉酒伤人,直接把那人推河里去了,所以我才这么问他,果真,我师姐还真交代他不许碰酒。

见我神色恹恹,魏辰风拍了拍我的肩,转身从冰箱里拿出几罐啤酒摆在我面前。

“你不是不能喝?”我不解地问道。

“我要这么听你师姐的话,现在就不是这个样子了。”魏辰风说着便打开了一罐啤酒,先干为敬。

既然如此,我也不能落后。那天晚上,在各自奋斗的领域失意的我们,坐在台阶上喝得烂醉如泥。

不对,应该是我喝得烂醉如泥。我深深地怀疑,魏辰风那么大的酒量,是喝了多少才能醉到把人推到河里?

朦朦胧胧中,我提议互诉心事,作为表率,我先说。

“我有一个朋友,自小家境就不太好。她属于严重缺爱的人,在读大学时被一个学长帮助后,就喜欢上了那个学长。虽然学长一直不喜欢她,还是个渣男,但她却像个傻瓜一样默默暗恋了他很久,还倾尽腰包把他那个快要倒闭的店给盘了下来。”

我说着说着,眼泪就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到最后,竟然像水龙头坏掉了一样,一发不可收拾。我大喊着:“我那个朋友是真可怜啊,她不过是想要点儿爱而已,怎么就那么难呢?”

自始至终,魏辰风都在一旁冷眼看着我,看我哭得眼泪都干了,才拿出一叠纸巾帮我擦脸,他边擦还边唠叨:“你真是没出息,喝个酒还能喝哭。”

我立马反驳:“我这是眼睛出汗了。”

轮到魏辰风说心事了,他轻啜了一口酒,在徐徐晚风中和我说了一个穷孩子的故事。

从前有个男生,他的家里很穷,他上学时就已经外出打工了,而他干过的最搞笑的工作,就是给街头唱歌的艺人当托儿。

“具体工作内容可以参考进宫之前的还珠格格。”魏辰风如是告诉我。

多亏了那份儿工作,星探看中了他,将他带进了娱乐圈,并一手将他捧成实力派男星。眼看他就要走上人生巅峰了,忽然出现了急转弯,某投资商想让他跟女演员传点绯闻来提高电视剧的曝光率,他宁死不屈,最终就被污蔑成暴力狂了。

末了,魏辰风学着我的样子哀号了一声:“那个男孩也是真可怜啊,他不过是想多赚点儿钱,怎么就那么难呢?”

听他这么说,我忍不住笑了一声:“魏辰风,你不诚实,你说的那个人就是你啊。”

魏辰风反问我:“你不也一样?而且,那个学长就是楚歌吧?”魏辰风一副了然于胸的姿态。

“你怎么知道?”

“废话,楚歌那么大的照片摆在你的床头,你当我瞎啊?”魏辰风用一种看智障的眼神看着我。

我立马泄了气,突然想起那句老掉牙的话——这世上有三种东西最没法隐藏,咳嗽、贫穷和爱。

我不想在这么好的夜色中提起楚歌,于是转移话题,对魏辰风说:“你有没有发现,其实咱俩还挺登对儿的?你看,你需要很多很多的钱,而我需要很多很多的爱。”

说完我就后悔了,我怎么突然有了这么荒唐的想法呢?

魏辰风之于我,除了是债主,还是个可望不可即的人啊。我怎么就能说我俩很登对儿呢?

现在我连七百块都拿不出来,而他却大手一挥,给我交了七千块的房租。

这么一想,真是人各有命,他想要很多很多的钱,他有了,我想要很多很多的爱,却没有。

我有些落寞,也不好意思看他,于是就用啤酒瓶在地上画圈圈,最后在正中间写了大大的两个字——楚歌。

我诅咒他!

魏辰风见状,笑得不能自已。

他一边帮我顺好耳边的碎发,一边看着我说:“文潇潇,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你会这样难过,都是因为你太胆小了?”

呵,我会胆小?

我有些不服气,转头看着魏辰风,却发现夜色中,他的眼睛格外明亮,看向我的时候,里面似有万千星辰,难怪他的粉丝说他有一双神赐的电眼。

那些酸溜溜的话,有时候还蛮准确的。

或许是酒精的作用,或许是气氛太微妙,又或许是魏辰风的话刺激了我,我急于证明自己不是什么胆小鬼,于是,在电光石火间,凑上去吻上他薄薄的唇。

等我清醒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一件多么大胆的事。

我竟然吻了一个上千万粉丝想吻却吻不着的大明星。

试问哪个胆小鬼敢做这种事?

5你胜在心态好

师姐打来电话,问我魏辰风的情况。

“他没给你惹什么麻烦吧?”

我真想隔着电话问她一句:“趁我醉酒勾引我,让我耍酒疯吻了他,算不算麻烦?”

和魏辰风的那个吻让我心绪不宁,我整夜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我想魏辰风应该是不会在意的,毕竟电视剧里他有过那么多吻戏,早就有抗体了,可我不行,那是我的初吻啊。

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有一点儿小兴奋,我猜这应该是因为我干了千万粉丝都干不了的事儿,应该是我的虚荣心在作怪。

第二天早上,我罕见地早起。在魏辰风起床之前,我就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跑去了学校。

楚歌见到我之后吓了一跳:“潇潇,你这是COS国宝?”

我白了他一眼,没说话。

楚歌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我,语气也很耐人寻味:“住在旅社里的那个人,你俩不会……”

后面的话他没说,但我已经从他那张极尽猥琐的脸上看出来了。

进入大学之后,我一直将楚歌当成我的人生理想。初见他时,他帮我赶走了一个抢图书馆座位的男生,并且连续两天帮我占座,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他人的温暖。

后来他将我当成ATM机,我也没有什么埋怨之词,因为我觉得,只要我付出得足够多,是可以换来平等的爱的。

不知道为什么,楚歌的所作所为渐渐让我丧失了对收支平衡的信心。

就像那家旅社,我不管费多大的心思去装修它,但地段不好,它怎么也迎不来客人。

“潇潇,想什么呢?”楚歌的话将我从幻想中拉回现实里,“晚上一起去KTV吧?”

楚歌邀请我!

楚歌第一次邀请我!

然后我就飘飘欲仙了,随口就答应了。

后来我才知道,楚歌那样的人,无论做什么都是有目的的。他追校花是为了三百块的赌注,而他约我去KTV,不过是为了在那群人面前炫耀。

“潇潇的旅社可是住着一个大明星啊,我不过说了一句话,她就屁颠屁颠地跟着我来了。”楚歌这样说道。在灯红酒绿间,我觉得他的嘴脸丑恶极了。

愤怒加上羞耻,让我逐渐向柳柳靠拢。我接过楚歌递过来的酒,直直地朝他的脸泼了过去,我的技术不错,一杯酒一滴没落地泼在了他的脸上。

在楚歌和他的哥们反应过来之前,我先逃之夭夭了。

我失魂落魄地漫步在大街上,夜风很应景地灌进我的领口,我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我突然很想喝一碗魏辰风熬的热汤。

魏辰风那个人虽然嘴不饶人,但他从来不会拿我开不着边际的玩笑。

他虽然小气、记仇,却会在我失落的时候,鼓励我人丑就要多读书。

最关键的是,他熬的热汤是真的很好喝啊。

我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在茫茫人海中,我居然看到了魏辰风,他穿了一身休闲衣,帽子、口罩都没戴,就那么明目张胆地蹲在我面前,说:“笨蛋,上来,我背你回去。”

我咧嘴一笑,听话地爬上他的背。

真宽阔,真温暖啊。

魏辰风背着我游走在大街上,我突然想起一个严肃的问题:“魏辰风,我是不是比和你搭戏的女演员都要沉啊?”

魏辰风突然停下脚步,作势颠了颠我的身子,十分严肃地回答道:“是的。”

见我有些泄气,魏辰风又说:“但你胜在心态好。”

我……

就在我想挠他痒痒时,他突然又开了口,虽然声音小得像苍蝇一样,但我还是一字不落地听得清清楚楚。

“而且我喜欢。”

他说喜欢,难道是喜欢我?

6对我的回吻,是讨债吗?

师姐大概怎么也想不到,她明明是把魏辰风送到我这儿来避难的,他却意外地又登上了热搜。

“魏辰风打人事件新进展——他当街殴打某男子。”

超大的标题下,赫然是魏辰风与楚歌扭打在一起的照片。这家媒体明显没安好心,明明是楚歌先动手的,却把他写得可怜兮兮的。

我一边给魏辰风处理脸上的伤口,一边大骂。

魏辰风一边喊疼,一边告诉我:“媒体都这样,我早就习惯了。”

我看着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莫名有些心酸,他明明跟我一样的年纪,却仿佛经历了人世沧桑。被外界指控为暴力狂时,他该是隐忍了多少的谩骂啊?可就是这样的魏辰风,竟然在楚歌来旅社找我算账时,毅然决然地挡在我的面前,替我教训了那个渣男。

我们到底没能玩过楚歌,他竟让他的哥们在暗地里拍下照片放到网上。

拍摄的照片对魏辰风极其不利,这样一来,魏辰风成了暴力狂,而本来嚣张跋扈的楚歌却成了受害者。

我恨得牙痒痒:“那个王八蛋,真应该把他捆到麻袋里,然后扔河里去。”

魏辰风轻笑了一下:“文潇潇,原来真正的暴力狂是你啊。”

我瞪了他一眼,手上用力,他疼得龇牙咧嘴。我见他这副样子,圣母心爆发,眼泪竟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这是怎么了?明明自诩很坚强,怎么在遇见魏辰风之后总哭得毫无形象?我一边问自己,一边又忍不住流泪。

魏辰风见状有点儿着急,他帮我擦眼泪,还安慰我说:“没事儿,你别看我伤成这样,我敢打赌,楚歌那小子也没舒服到哪儿去。”

他说:“你放心,我打得他内伤,能让他好几天都下不来床。”

他还说:“文潇潇,你要是再哭的话,我可就要吻你了。”

我噙着泪冲他大喊:“魏辰风,你偶像剧演多了吧?”

下一秒,我便被一个温暖的怀抱包围。魏辰风的吻落在我唇上时,我还有点儿云里雾里,随后我便闭上眼睛尽情享受了。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上次亲完魏辰风后自己会兴奋,那并不是因为我的虚荣心在作祟,只是因为魏辰风的吻真的很甜。

对我这种贪得无厌的人来说,这个吻持续的时间不长,他放开我后,我竟有点儿舍不得,睁大了眼睛看着他。

没想到,魏辰风这小子拍了那么多吻戏,一到实战,竟然如此羞涩,脸都红到耳根去了。

他用同样的神情看着我。良久,他才咳了一声,打破这暧昧的氛围。

“那个……上次你吻了我,这次还清了。”

7啥?魏辰风对我一往情深?

魏辰风很快就被师姐接走了,说是要开新闻发布会澄清他的负面新闻。

我站在走廊中间,眼看着师姐帮他把行李搬出来。说不出为什么,我心里有点儿难过。这人霸占我的房间这么久,突然要把房间还给我,我还真是不太习惯。

魏辰风看出了我的落寞,走上前来,俯身问我:“文潇潇,你是不是舍不得我?”

我死鸭子嘴硬,一偏头:“我巴不得你早点儿走。”

师姐看出我们之间的关系有点微妙,她走过来八卦地问:“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猫腻?”

魏辰风否认得很快,他说:“没有,我和潇潇只是纯洁的借贷关系。”

都接过两次吻了,你跟我说纯洁?

我满脸怒意地瞪着魏辰风,可他并没有看我,只是低头玩手机,好像在刷着什么。他走的时候我没有去送他,赌气地将自己关在房间里。

我想,我对魏辰风是喜欢的,可他呢?我不确定。他从不挑明我们之间的关系,即使是在接吻之后,他也只是象征性地说他是在讨债。

可他既然不喜欢我,为什么要把我房间内楚歌的照片全换成他的?搞得我每天早晨醒来,第一眼就看到床头柜上照片里他那双直勾勾的眼睛,像是透过镜框在盯着我。

我很想去问问魏辰风,他是怎么想的,但我是个胆小鬼,我不敢,只能呆呆地望着天上飞过的飞机,偷偷想他会坐在哪个座位上。

楚歌把旅社给收回去了,他说有人出高价买下来了。

“文潇潇,看在你那么喜欢我的分儿上,那七千块钱我就还给你。”楚歌笑嘻嘻地把钱递给我,仿佛之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

那一刻,我望着他得意的表情,忽然就有了勇气。

我冷冷地看着他,冷冷地说:“楚歌学长,你错了,相比你,我其实更喜欢我自己,而且,你现在在我眼中就是个垃圾。”

我没等他答话,大步流星地转身离开。那一刻,我觉得我和柳柳一样酷。

魏辰风离开的第二年,我顺利大学毕业,这期间发生了不少事情。

比如他凭借一部火遍大江南北的电影,夺得了影帝的称号,他的那些传闻不攻自破。魏辰风还是那个有着神赐电眼的男星,他的粉丝连起来可以绕地球三圈。

师姐经常给我打电话,说魏辰风的一些事情,他被哪个粉丝揩油了;他和哪个女明星传出绯闻却很快澄清了;他为了上镜好看,减肥一个多星期了。

一开始,我很纳闷,师姐干吗总和我说魏辰风的事情,但大学毕业那天,我突然明白了。

毕业那天,我百年不遇地被一个男生当众告白了,师姐知道后,在电话那端急得跳脚;“潇潇,你可得稳住,知道吗?辰风可是对你一往情深啊。”

啥?魏辰风对我一往情深?

我怀疑师姐是不是搞错了状况,她却告诉我,魏辰风每天都把我的照片带在身边,想我的时候就看看,但就是不敢给我打电话,只能通过她这座鹊桥了解我的情况。

我觉得那人真是偶像剧演上瘾了,都什么年代了,还玩睹物思人这一套。

我暗暗地呸了一声,在电话里大声问师姐:“你们团队还招工吗?手脚麻利、反应快,还能拿出来挡绯闻的员工。”

8得到很多的爱,再去挣很多的钱

大学毕业后,我光荣地投奔了师姐,成了魏辰风团队中的一名生活助理。

刚见到我时,魏辰风的脸上还化着妆,厚重粉底下是不可置信的表情。

“文潇潇,你……”他这没出息的,一见到我,激动得都说不出话来了。

我上前抡圆了胳膊,在他脑袋上留下重重一击:“胆小鬼,有本事别看我照片啊。”

魏辰风被我打得有些迷糊,怔怔地看了我很久,像是在确认我是不是文潇潇本人。

“你都知道了?”

我一挑眉:“知道了,你放在我房间里的那些照片,我都烧了。”

“烧了?”魏辰风火冒三丈,“我的亲笔签名照啊,放在网上值大钱的,你知不知道?”

魏辰风气急败坏地质问我:“一张没剩啊?”

我看着他那副心疼签名照的样子,眼泪没出息地掉了下来。我想,我在他心中是逃不开爱哭鬼这个称号了。

我呜咽着数落他:“你还说我是胆小鬼,你自己又怎样?喜欢我也不敢说,亲了我也不负责,我要不来找你,你是不是就不打算找我了?”

哭哭闹闹间,我落入了一个久违的温暖的怀抱,魏辰风的下巴放在我的头顶,温声低语:“文潇潇,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我有一个朋友,遇到了一个很没有安全感的女孩,他想给这个女孩很多很多的爱,可他的工作性质让他并不能保证这些。他很害怕自己会伤害她,所以他逃开了。他以为不主动、不负责、不联络就可以的,但是事实证明,他貌似做不到。”

“文潇潇,你说他是不是很失败?”

我在他怀中轻笑了一声,说:“那我也给你讲个故事。”

“我也有一个朋友,她一生的梦想就是获得很多很多的爱,可她遇上一个人之后,突然发现,爱这种东西应该是自己给自己的,别人对自己的爱或许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自己爱自己。”

魏辰风轻笑了一声:“你说的就是你吧?”

“对啊,就是我。”我仰头直视他,鼓起十二分的勇气问他,“我朋友都来了,你朋友还要继续胆小吗?”

魏辰风笑眯眯地看着我,摇摇头,灼灼目光中带着十分的肯定与百分的信心。

我仰起头,冲他狡黠一笑:“魏辰风,我现在已经得到了很多的爱,接下来,我要把你那些照片卖掉,挣很多的钱。”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