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像春天的渡口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你好像春天的渡口

文/七念

倾泻的日光,四散的照片,相拥的恋人,一个迟到,却不算晚的吻。

Chapter 1

寻常姑娘给喜欢的男生送礼物,无外乎就是球鞋潮牌联名款,最不济也得是一盒巧克力,再配上一段酸味十足的告白。然而周谣在这方面十分不落俗套。她送给江衍的第一份礼物,就是一面红底金字的大锦旗。

关于她单方面的一见钟情,其实就是一个“新世纪杰出青年勇救落水女大学生”的故事。

但周谣一点也不想说自己是怎么落水的。因此在和室友们回忆时她直接跳过了这段,着重描写了江衍把她捞上来的部分。

她被江衍抱在怀里,后背隔着衣料都能感受到他臂上坚实的肌肉,至于上岸后有没有电视剧必备的人工呼吸她已经忘了,反正等她终于呛出来满肚子江水以后再睁眼,江衍只留给了她一个湿透T恤衫下线条流畅的宽阔后背。

活了二十年,这还是周谣第一次对一个后背心动。以至于后来她在医院接受警察叔叔安全教育时根本没听进去几句,脑子里全是江衍的背影。

后来折腾一天回宿舍,她才知道自己已经是当地中老年朋友圈中的红人了。

不过,为了那个背影,周谣还是忍着羞耻,把大姨朋友圈里自己在水中鬼哭狼嚎的视频看了七八遍,终于截了个江衍清晰的正面照,发到摄影系大群里。

“构图不错,但光影也太差了。”

“这么糊的图,谣哥是拿小霸王拍的吗?”

周谣打字:不是作品,就是……你们认识这男的是谁吗?

群里寂静几秒,随即炸出来一群小姑娘。

“这是江衍啊!!!游泳社社长!心理系第一大帅哥!你居然能找他当你模特!”

“江衍!”

周谣满意地点点头,记住了这个名字。

于是隔了一天,游泳社门口就挂上了一面大红色锦旗,上面用大大的宋体字写着:“江衍:见义勇为,时代楷模。”

Chapter 2

“什么吊桥?你们系的专有名词吗?”周谣愣了愣,在她的认知里,表白只有“好”与“不好”两种结果,江衍的回答着实踏进她盲区了。

江衍似也被这个反问噎了一下,但一开口语气还是不咸不淡的:“也不算,挺大众的,正常人应该都知道。”

周谣并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被江衍划分到了“非正常人”群体里,眼冒星星地问:“那你给我讲讲吧。”

“你可以理解为,你是因为被我救了,才对我产生了所谓的好感,并不是喜欢我。”江衍着实对科普讲座没什么兴趣,言简意赅地回答完就准备撤退。

“哦,我懂了。”周谣点了点头,“那你到底答不答应啊?”

江衍抬起的脚步一顿,随即看着周谣,没忍住乐了:“你说呢?”

周谣是个“直球选手”,面对心理系大四老狐狸这种弯弯绕的回答,她还是没听出个所以然来。

可惜在江衍,甚至是在所有人眼中,这已经是最直白不过的拒绝了。于是江衍挎着包就走了,连个再见都没和她说。

“莉莉,别和你男朋友聊天了,快帮我分析分析江衍这话是什么意思?”回宿舍不久,周谣就把今天一系列的故事倾诉给了对床的姐妹棠莉。

棠莉翻了个白眼,手上还在给男朋友发爱心:“就是你被拒绝了的意思。”

“不是,”周谣蒙了,“他也没说他不喜欢我啊?”

棠莉彻底无语:“谣谣,你已经大二了,你要学会自己分析了。”

周谣认真想了一会儿,这个“一会儿”久到棠莉已经开始和男朋友互道晚安了,她才醍醐灌顶般拍了拍大腿:“我懂了!”

“那你说说。”棠莉放下手机,满脸希冀地看向周谣。

“我懂了,”周谣信誓旦旦,“不随便和我在一起,说明他是一个负责任的好男人,但他也没说不喜欢我,是不是就是让我追他的意思!”

棠莉:“……”

“不过,莉莉你说,”周谣对自己的结论十分满意,“他是怎么知道我喜欢他的呢?今天我和他说的时候,他好像一点都不惊讶。”

“废话,傻子都能看出来,就你成天跟在人家屁股后面一跟就是小半天的,不是变态就是喜欢人家呗。”棠莉爬到了周谣的床上,递给她一个苹果。

“怎么这么难啊,那我还能不能追到他了啊。”周谣郁闷。

“当然难啊,那么多人追江大帅哥,据说连他们系花都明示暗示好几次了,人家不还是两眼一闭地单身了四年。”棠莉点点头。

“那完蛋了,系花都不行,我更没戏了。”周谣啃了一口苹果,更郁闷了。

“那不一定,”棠莉宽慰她,“你就看看袁湘琴,那么笨不还是追到了江直树。赵默笙,和你都是学摄影的,成天跟在何以琛屁股后面瞎拍不也打动人家了吗?倒追偶像剧里哪一对儿不是女方坚持不懈好几年才把大冰山焐化的,只要你也坚持下去,江衍这朵高岭之花迟早让你摘走。”

周谣认可地点了点头,马不停蹄地翻起了B大游泳社公众号,新推文是明天上午十点在体育馆里举办省级大学生游泳比赛校内赛决赛,“江衍”两个字明晃晃地排在第一位。

“明天九点到十二点有没有课?”周谣踹了踹身旁的棠莉。

“没有,你要干啥?”棠莉又踹了回去。

周谣将苹果啃完,坚定道:

“摘花。”

Chapter 3

到了现场,周谣终于知道了“人声鼎沸”这四个字是怎么写的。

没进去后台,周谣只得在观众席一边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自己六位数的宝贝相机一边拼命往里挤。偶遇几个学姐疯狂地大叫江衍的名字,简直要把她的鼓膜震碎。

“一个校内赛而已,要这么夸张吗!”棠莉心中一万个后悔没去和男朋友约会,大夏天的陪着周谣来这人山人海里面遭罪。

“你不懂,”周谣兴致勃勃,“这可是省级赛选拔。”

“我就不信在场这么多小姑娘都是来看游泳的。”棠莉翻了个白眼,“你们家江衍是什么项目啊?”

“男单自由泳200米和4×100米混合接力。”周谣对“你们家”这个前缀十分满意,赏了棠莉一把爆米花。

“不吃,会胖。”棠莉拒绝。

“有对象就是矫情。”周谣把爆米花扔进了自己嘴里,学着棠莉翻了个白眼。

其实比赛没什么悬念,江衍是4×100米的主力,200米成绩也常年稳定,几乎就是内定参赛了,但周谣还是敬业地举着相机,从夹缝中尽力避开其他观众,抓拍泳池中江衍每一个流畅的起伏与利落的转身,还有让她一见钟情的,如今随着双臂摆动而轮廓尽显的后背。

领奖时,周谣再次举起相机,挑了个刁钻的角度,正好可以拍到江衍的正脸。

一瞬间,日光倾泻。

小小方寸之间,她见他抬头。

隔着人潮,隔着护栏,隔着尼康AF-S镜头前那片昂贵的光学玻璃,周谣与他四目相接,在小小的取景器前方寸大乱。

短短的对视刹那间结束,等周谣回过神时,江衍的目光早就移开了。可她还呆愣愣地举着相机,绯红一路烧上耳根,连快门都忘了摁。

校内赛结束的时候,周谣还是晕晕乎乎的。中午正是饭点,棠莉拉着周谣去校外吃干拌面,刚好在门口遇见了刚从场馆出来的江衍和队友。

一群人里面还站着个漂亮女生,一头乌黑的长发,正浅笑嫣然地对着江衍说话。江衍微微撑着门等她进店,结果转过身关门,一抬头刚好就对上了邻桌周谣失落的目光。

不知怎么了,江衍突然觉得有点怪异的心虚。他下意识想解释,嘴巴动了动却还是没说什么,转身走了。

周谣低下头。那么漂亮又温柔的女生,不仅能得到江衍绅士的照顾,还能和他的队友打成一片,怪不得他把自己拒绝了。让她自己选,恐怕也会毫不犹豫地把“周谣”这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选项直接删掉。

他们就坐在邻桌。棠莉不明情况,在桌下暗示意味十足地踢了踢周谣,可周谣没理她,低着头一声不吭地翻着刚才拍的照片,边看边吃。面馆开在学校边,分量实在,周谣一气之下扒拉了两碗,最后撑得站都站不起来。

回去路上,周谣满脑子都是和江衍隔着镜头的那一秒对视。只要一想到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睛,她的心都止不住地狂跳。

“刚才那个是他女朋友吗?”棠莉推了推周谣的胳膊,语气愤愤却又无可奈何。

“可能吧。”周谣无精打采,信誓旦旦地摘了一天,才发现人家早就名花有主了。

可惜自己的初恋还没开始,就这么稀里糊涂地结束了。

有点难过。

Chapter 4

回宿舍后周谣把照片导出来,直接发进了泳社公众号。本想把那张江衍直视镜头的照片用作屏保,结果仔细想想觊觎别人男朋友也不是很道德,于是她犹豫再三,还是直接存进了新建相册里,设了两道密码,防止自己总是忍不住点开。

结果不到五分钟,在她第十三次输入二级密码时,她还是认命般懊恼地取消了这个纯属浪费时间的设定,直接把手机设成常亮,撑着下巴对江衍的照片发呆。

微信响了,但周谣实在没心情搭理,直到第三声才烦躁地点了消息,蹙着眉头看。

是两条新闻推送和一个好友申请。

周谣点了通过,发了个问号过去。

【周】:你是?

【浅浅。】:你好,周先生。

先生??

周谣退出去看了看自己的资料框,性别钩选男,昵称单字一个“周”,就连头像都是半男不女的,也难怪这个浅浅误会。周谣实在懒得解释,于是噼里啪啦地打字,从善如流地接受了周先生的身份。

【周】:你好,什么事?

【浅浅。】:打扰了,周先生,我是B大泳社副社长乔浅,主要负责社团文职工作。我在公众号后台看见了周先生发来的照片,镜头感非常好,十分有利于我们社团宣传。

【周】:谢谢。

【浅浅。】:周先生是B大在校生吗?如果方便的话,我们真诚地邀请您在下周三的省级决赛现场随同跟拍,报酬不会让您失望的。

周谣一顿。

随同跟拍?

那不是可以和江衍近距离接触了吗?

虽然他已经有女朋友了,但是她隔老远看看他总不违法吧?

周谣兴奋到打字的手微微颤抖。

【周】:是本校人员,可以,具体要求是什么呢?

周谣本来还想加一句“不给报酬倒贴钱都行”,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不要钱就肯定会让乔浅觉得自己动机不纯,她的智商难得上线,飞快地把这句从聊天框里删除。

【浅浅。】:实在太谢谢你了,周先生,明天下午三点你有课吗?我们可以面谈。对了,怎么称呼你?

周谣愣了愣,要是面谈时对方发现自己是个女的,还是个和他们社长表白被拒的女的,自己能不能跟拍都不一定了。想到这,周谣智商再次爆表,下定决心保留这个乌龙的周先生身份,缓缓打字:

【周】:叫我Tony周就OK(好)。面谈就no need(不必)了,activity(活动)要求拟一份文件发me(我)就行。

周谣低头检查了一遍自己的单词拼写,满意地关上手机啃苹果去了。屏幕那边的乔浅一脸迷惑,看着这段不伦不类的中英混合式回答,总有一种被骗了的感觉。

Chapter 5

跟拍的具体要求就是出一期参赛Vlog(视频博客)和随行照片的拍摄,泳社一向财大气粗,三天行程报酬两千元,还管吃住交通。钱对周谣来说无所谓,两千元钱还不够她买一个好点的定焦镜头。但只要一想到可以和江衍共同度过三天,即使只能站在他身边看看,她就觉得不亏。

当天要求早五点集合。周谣一向是个爱赖床的,怕自己起不来,因此她前一天跟系里请好了假,晚上就收拾好设备,硬生生在桌子前面坐到了隔天四点半。

当她终于挨到点,背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来到泳社时,里面已经站了一堆人。周谣一眼就看见了那个当初和江衍他们一起聚餐的姑娘。此刻她也背着个包,正抬着头看自己送的,如今挂在泳社会议室墙上正中间的大锦旗。

姑娘闻声扭头,看清来人后不免愣了一下,客气开口,声音都是甜甜的:“你好,请问你找谁?”

“啊,我找乔浅,她在吗?”周谣心里一万个后悔,要是早知道江衍女朋友也要跟着出来,就算打死她也不会接这个活的。她可没什么自己找虐的癖好。

只见那女孩笑意更深:

“我就是,请问你是?”

周谣却如被雷轰了般彻底傻了,脱口而出道:

“你……你就是乔浅?”

姑娘点头,仍笑眼弯弯地看着周谣,但也仅仅笑了三秒,随即她仿佛也意识到了什么,脸色一变:

“你不会就是To……Tony?”

周谣认命般点了点头,还未等乔浅开口,身后便传来了此刻她最不想听见的,江衍的声音:

“周谣?”

周谣都不知道该不该因为江衍仅凭一个背影认出自己而开心了。以至于拍校门口合照时她心情复杂,连着虚焦了好几张。

解散后,周谣迈着僵硬的步子跟在江衍身后往大巴方向走,想了想,还是回头轻轻叫了一声乔浅,嗫嚅半天开口:“那个……不好意思啊,我没告诉你我是女生。”

乔浅愣了愣,回以一个温柔的笑:“没关系,是我先误会了。”

周谣都要哭了,乔浅体谅着没怪她,结果自己暗地里觊觎人家男朋友。

本来还想说点什么,结果身前的人脚步一停,周谣话到嘴边还没出去,人先撞上了江衍的后背。

“看路,你顺拐了。”

江衍头都没回,声音依旧冷冰冰的,一盆水泼下来,直接把浑身别扭的周谣浇了个透心凉。

决赛在省会举行,从这坐大巴去大概要六个小时。周谣上了车以后自动把江衍身边的位置留给乔浅,沉默着想往后走。可后面那几排尽是陌生的面孔,周谣无力地四下看了看,一抬头和江衍对上了目光。

硬着头皮,周谣投过去一个求助的目光:“那个,我坐哪啊……”

正在点名的乔浅望过来,刚要说什么,只见江衍塞上耳机直接落座,背对着周谣道:“我旁边。”

Chapter 6

落座后,周谣把相机设置好给了乔浅。乔浅举着相机录了段Vlog素材,又把比赛流程和具体事项安排好,最后才道:“大家可以吃早饭了,早起饿坏了吧。”

一说早饭,周谣才发现自己肚子已经叫了半天。她通宵下来一口饭没吃,包里除了衣服和摄影器材又什么都没带,于是只得认命般塞上耳机,决心一路挺过六个小时,到地方饿死算了,正好不用看着乔浅和江衍俩人你侬我侬。

“就这个,吃不吃?”

周谣困意正袭上心头,闻声不满地睁眼,结果还没开口,就突然意识到了身旁的不是别人而是江衍。

于是周谣几乎是瞬间坐直,先看了看江衍平静的表情,又看了看他手中的巧克力,颤抖着伸手接过,感激道:“谢谢你。”

不过,下一秒周谣就后悔了。

当发现那块黑巧克力纯度是80%时,她已经感恩戴德地往嘴里送了一大块,当着江衍的面被苦得面目狰狞。结果想吐又不好意思,她只能咬着牙咽了下去。

江衍若无其事地靠在车窗上玩手机,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周谣仿佛透过玻璃反光看见他笑了。

“那个……你和乔浅学姐是怎么认识的啊?”周谣吐了吐舌头,把那块啃了一口的巧克力塞进兜里,搭话道。

“从小就那么认识了呗。”江衍心情不错,语气难得轻快。

原来是青梅竹马。周谣点了点头,却只听江衍继续道:“她是我表妹,又喜欢搞宣传,副社长就给她做了。”

“什么?”周谣几乎是一声怒喝,把周围睡得东倒西歪的队员们吓醒了一半。

周谣歉意又尴尬地回头笑了笑,示意大家没事,然后转回来侧头小声道:“那个……国家规定近亲不许结婚,你……你知道吗?”

“我知道啊,但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江衍莫名其妙。

周谣心中对江衍不由得生出几分敬佩来,即使不能结婚,他也愿意守护乔浅一辈子吗?

“不是……”江衍活了二十二年,第一次遇到像周谣这种脑回路清奇的,“你该不是以为我喜欢她吧?”

“嗯?”周谣一愣。

“你误会了,我对犯法没什么兴趣。况且……”江衍闭上眼,“我可能,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在那之后江衍再没说话,周谣坐在那,看着他略有疲态的侧脸发愣。乔浅拍拍她,递过来个打包盒,里面有小米粥,几块葱油饼和一个剥了壳的鸡蛋。

“没吃饭吧?”乔浅还是笑盈盈的,“不知道你爱吃什么,我就随便带了点。”

周谣饿得发蒙,此时几乎要落泪了:“谢谢。”

“别谢我,”乔浅连连摆手,偷偷指了指她身旁的江衍,“要谢就谢装睡的那个吧,都是他让我上车前临时买的。”

周谣难以置信地回头,江衍眉毛抽了抽,还是不死心地闭着眼。

能够被他喜欢的人,一定会很幸福吧。

轻轻抿了一口温热的粥,周谣只觉得心都被暖得一塌糊涂。

Chapter 7

到地方正是饭点,一群人在车站附近的快餐店对付了一口,下午就去酒店休息了。

当乔浅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时,周谣正坐在床边翻照片,抬头见她,有些赧然地往旁边挪了挪:“不好意思啊,还麻烦你换房间。”

周谣一开始被当成了男生,本来被安排和一个男选手同一间,结果发现这是个乌龙事件,现在本可以睡单人间的乔浅就得和她一起挤标间了。

乔浅笑道:“没事,每次活动我都一个人住,有人陪我聊天我还开心呢。”

两人闲聊几句,周谣还是没忍住问道:“那个,浅姐,你知道……就是,江衍是真的有喜欢的人吗?”

无论何时乔浅都是笑盈盈的:“你喜欢他吗?”

周谣一怔,点了点头。

乔浅叹了口气:“他有喜欢很多年的人。喜欢到还连人家姓甚名谁都不知道,就准备在这一棵树上吊死了。”

“那……你能和我说说吗?”周谣咬了口苹果,有点心酸。

乔浅沉默半晌,还是开口:“他十八岁成人礼那天去江边,遇见一个姑娘要给他拍照,说他如果笑起来会很好看,要多微笑,然后就喜欢上了。”

“就这样?”周谣一愣,这个故事太过单薄,单薄到对不起江衍多年来的深情。

而且这个故事,有点耳熟。

乔浅苦笑:“那你知道他当时为什么去江边吗?”

周谣摇摇头,等着她说下去。

“去找我舅舅舅妈。”

周谣的心猛地一沉:“什么?”

“成人礼前三天,他父母车祸去世了。”乔浅缓缓道,“在跨江大桥上出事的,对面的大货车刹车失灵,舅舅舅妈直接连人带车被撞到了江里,捞都捞不到。成人礼当天他去了出事的地方……

“结果就遇到了那个女孩。一张照片就把他从泥淖里面拉出来了,是不是很扯?”

周谣又摇摇头,当初她不也是靠一个背影就稀里糊涂地喜欢上了江衍吗。

“出事的地方……是不是刚好可以看到后面的防洪纪念碑?”周谣试探着问,在乔浅发愣之际迅速地打开了电脑。

万一呢,万一当年的男孩真的是他呢。

“好像是。你……”乔浅仿佛也意识到了什么,凑过去看周谣的电脑。

那是一张拍摄时间为四年前的照片。

照片中瘦弱又单薄的少年屹立在风中,风掀起他的衣角,他的左手紧紧抓着江边的护栏,笑得勉强又哀伤。可当时的周谣什么都不知道,看他一脸菜色,还扯了扯他的脸皮告诉他:“你笑啊,你笑起来就更帅了。”

十六岁那年,父母终于同意她学摄影,并给她买了第一台相机。她兴奋过头,挂着相机直奔江边,本来是要挑个最好的角度拍纪念塔,结果就看见了江衍,当时神色颓唐,满眼绝望的江衍。

但最初,她根本没想那么多,一时兴起的她真的只是想给他拍一张照片而已,仅此而已。

周谣隔着电脑屏幕,用手指描摹着少年的轮廓。赛场上意气风发、无往不胜的江衍,用冰冷外壳下那颗细腻又千疮百孔的心,默默地记了她这么多年。

这一夜她躺在床上,脑子里全是当初表白时江衍问自己的那句:“你知道吊桥效应吗?”

自己曾经救了他,所以他默默地等了自己这么多年。

他曾救了自己,所以她脑子一热地表了白,一路追来这里。

原来这座名为喜欢的吊桥,谁也没逃过去。

Chapter 8

周谣走了。

当来接替工作的棠莉终于赶到时,面对的就是焦急的乔浅和沉默不语的江衍。男子一千米自由泳比赛刚好开始,棠莉不明情况地拍了几张照片,调试设备时乔浅忙问:“周谣干什么去了?”

“她要江衍好好比赛。”棠莉答非所问。

“那她到底干什么去了?”江衍永远平静无波的声音终于有了些许波动。

昨天凌晨,周谣突然发来一句:我喜欢你。

江衍的心突如被羽毛轻抚般痒了一下,漾起一丝怪异的心绪。

如果当天救她的不是他,是不是她喜欢的就是另一个人了。

于是江衍吃味地回道:你的喜欢就这么轻易吗,如果当天救你的是别人呢?

然后周谣就再也没回,第二天连人带包消失了,电话打不通,微信也不回。

今天早晨乔浅告诉他,周谣就是当年拍照的小姑娘时,一头雾水的他突然就有一种被命运耍了的感觉。

广播宣布男单二百米选手进场,江衍平复情绪,脱下外衣,热身后随着发令枪响进水。

他流畅地起伏,呼吸,向后伸展,想象自己是一条鱼。

可他满脑子都是周谣。

转身蹬壁时他突然想起当时救周谣的情景,他骑着车路过,看见一个又瘦又小的女孩深一脚浅一脚地往江里迈,然后一个打滑沉了进去。他以为她要自杀,突然想起当时自己站在江边的样子。于是他撒开腿往江里跑,把她抱了出来。

后来才知道她仅仅是想拍江心一块浮木,结果不小心越走越深摔了进去而已。

当他触壁上岸,摘掉泳镜和耳塞时,广播宣布成绩,他以超过第二名0.973秒的优势取得胜利,将代表省队出征国家级比赛。

突然就想起自己决心填报心理系时,在初遇周谣的地方留下的那句话:

“因为见过黑暗,所以我选择为世人带来光明。”

回学校后,他再没“偶遇”过周谣。

她仿佛人间蒸发般和江衍断了联系,而他关注了摄影系公众号,每天除了练习就是看周谣的摄影作品,有怪诞的,有平静的,有江心那块浮木,还有无数他的背影。

所有有关他的照片,作品名都叫《光》。

当初最绝望时他站在护栏边发誓,如果哪怕有一个人拉他一把,他就好好活下去。

然后她出现了,如一束微光照亮了心中罅隙,带来了支撑他活下去的信念与力量。

江衍曾以为自己也掉进了名为“吊桥”的可怕陷阱,将她对自己的救赎视为爱情。

可他突然发现,周谣消失的这段时间里,他几乎隔三岔五就会梦到她,似把和她这几个月来的种种回忆在脑海中数次轮播。有她跟在自己身后偷拍被发现时尴尬的笑容,有她在食堂对牛弹琴地给自己讲森山大道的作品,有她站在自己面前,对自己说:“我喜欢你。”

可偏偏就差那么一幕。

他自以为的意难忘,自以为被其桎梏于吊桥之上难以脱身的那一幕。

周谣扯着他的脸对他说:“你笑啊,你笑起来就更帅了。”

唯独这个画面,他一次都没梦到过。

原来这座吊桥早就不知何时轰然倒塌在二人之间,让他终于拨云散雾,得以窥见自己的真心。

Chapter 9

再遇周谣已是三个月后了。彼时江衍正在和校长合影,手上还举着“全国大学生夏季游泳比赛冠军”的奖杯。

周谣从一辆大巴车上小跑着下来,整个人都黑了一些,满身衣服都灰突突的,连头发都没梳。看见江衍,她脚步一顿,随即捧着自己的包,站在那哭了。

江衍愣了,甚至没等到拍照的学弟喊OK就下意识地奔向周谣,直接把脏兮兮的她搂进怀里:“你要急死我了,你知道吗?你干什么去了?”

周谣没吱声,手上胡乱地翻着自己的包,越翻哭得越狠,似要把憋了三个月的委屈全都宣泄在江衍的衬衫上。

终于她扔下包,举着手中的一沓照片,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眼睛却还如发怒的鹿般狠狠瞪着江衍:“我和导师去非洲研学,坐了十多个小时的飞机,下了车就坐皮卡往草原开。我在那待了三个月,每天只能睡帐篷喝滤水,非洲的蚊子有我拳头大,我整条腿上全是蚊子包……”

江衍安慰般摸了摸她的头发,她哭得更凶了:“我差点被蛇咬,就差一点,全队就我一个女孩,我怕导师说我吃不了苦,我连一滴眼泪都没掉。这就是我拍的照片,你看看啊,你看看!”

江衍忙不迭地接过来翻看,越看越震惊,越看越想哭。

有觅食的狮群,飞奔的羚羊;有诡谲恣意盛开的花群,有在空中四肢尽展的金钱豹,有溪边垂头饮水的犀牛,甚至还有地上金黄草穗交织的绮丽图画。

每一张都极富动态美,每一张都展露着草原野性的壮阔,每一张都那么直观地震慑人心,令人为之惊艳咋舌,每一张又都那么让江衍心疼。

“你为……”江衍话未出口,却只见周谣推开他,举着照片一字一顿道:“我去风餐露宿地吃了三个月的苦,我就是为了告诉你,我不是闹着玩,我的感情也不轻易,我认真得不能再认真了,无论是拍照还是喜欢你,你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江衍点点头,“我相信,我一直相信你,我当时是……你也真是,你告诉我就好啊,你为什么往草原跑,你知不知道有多危险?”

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周谣刚止住的眼泪又不要钱般砸了下来:“你都不记得了啊?”

江衍一愣,周谣抹了一把眼泪,向他伸出手:“手机。”

江衍慌乱地到处摸了摸,掏出手机解锁给她。周谣翻到他的微信,点开朋友圈往下扒拉了没几条,几个月前的一条朋友圈赫然出现在他面前:

想去看草原。

江衍的心突然就抽痛起来,看着周谣问:“那你为什么不接电话?”

“非洲大草原哪里来的信号啊……”周谣慢吞吞道,“我本来想拿这个和你表白的,结果现在我都这样了,唉,你等我……”

周谣的话没说完。

旁边给校长和他拍合照的小学弟,对着他们举起了相机。

构图很好,光影也给力。

倾泻的日光,四散的照片,相拥的恋人,一个迟到,却不算晚的吻。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