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6日 / 分类:言情小说 / 睡前故事

一生一世

文/傅周、图/水墨(来自飞言情

【故事简介】

现在姜落意美丽优雅,坐拥财富和地位,可是在十几年前,她只是一个一无所有又自卑懦弱的小姑娘。这些年她这样努力地打拼,只是想让自己能够配得上她年少时期喜欢的那个人。

01

姜落意等宁相成的时候,外面下起了雪。

已经是晚上八点了,沉沉的夜色被城市的灯光割裂开,雪下得有些大,一大团一大团地往下飘。室内有暖气,姜落意只穿了一件杏色羊绒裙,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手指一点儿点儿地抚上玻璃,像是要去触碰那从空中飘落的雪花。

助理推门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杯给姜落意的热牛奶。她将牛奶放在办公桌上,走到姜落意的身后,安慰道:“姜总,只是一份合同而已,不要太难过了。那个简太太简直是无理取闹。”

之前,姜落意和一家上市公司谈了个合作项目,一切都谈妥帖了,按原计划今天下午应该正式签约,不想对方的老板娘跑来闹,不允许对方和姜落意合作,对方老板为难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妥协,只和姜落意说了一声抱歉。

姜落意偏过头,望着跟了她好几年的女助理,问:“你觉得我是一个怎么样的女人?”

“优雅,干练,美丽……我能想到的一切美好的形容词都可以用来形容您。”助理几乎是用崇拜的眼神望着她。

姜落意笑了笑,转头又望着窗外夜色中的雪景,像是在回忆很久之前的事情,她的声音似乎带有无限的惆怅:“那是因为你没有见到过很多年前的我。那个时候,我刚来到这个城市念书,敏感又自卑,还不爱和人说话。”

“怎么可能?”助理一脸的不可置信。

“怎么不可能?”姜落意说。她低下头感慨,那真的是好久之前的事情了。

姜落意还记得,她第一次来到这个城市的时候坐的是火车。那天的太阳很大,晒得她大汗淋漓,她一个人拖着一个大大的廉价行李箱在路上走。因为不会搭地铁,站在地铁站看了好久的线路图,红着脸问了好几拨人,才风尘仆仆地来到学校。

这个城市,是她从未接触过的世界,在这里她见识到了她从未见识过的繁华,姜落意更没有想到,十多年后,她能站在这个城市最繁华地带的写字楼上,俯瞰着江水静静地穿城而过。

而她付出所有的努力做这些,初衷都是为了那个人。那个人的起点太高,她是那么喜欢他,姜落意只是想让自己能够配得上他。

02

第一次见到简勒,是在大一的班会上,辅导员叫每一个同学上台做自我介绍。

当时简勒穿着纪梵希的白衬衫,个子极高,跟衣服架子似的,眉眼之间有些不羁,在讲台上笑得漫不经心却惊艳了众人,底下好多女同学红着脸望着他。那个时候,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姜落意有一天竟然会跟简勒扯上关系。

一切都要从那个阴雨天开始。那天下课前五分钟,天空突然拢聚起了沉沉的乌云,天色很快就黑了下来,像是夜幕突然降临,而后骤雨呼啦啦地砸了下来。

雨势稍小的时候,同学们蜂拥着跑出教室。姜落意在教室待了一会儿才走下楼。教学楼已经是空荡荡的了,姜落意撑开伞准备去食堂吃饭,余光却瞥到了站在一侧的简勒。他没有带伞,只是微抬着眼睛看着雨幕,好像是在等雨停。

姜落意的书包里有两把伞——原先的那把太旧,所以这天早上她新买了一把。

其实他们并不熟,同窗一年来,两人甚至都没有说过话。可是毕竟是同学,姜落意犹豫了一会儿,这才走近简勒。她将新伞递给他,说:“我带了两把伞,这把先给你用。”

简勒转过头,姜落意那双干净的眼睛就落入他的眼里。从这么近的距离看她,简勒这才发现她脸上没有涂抹任何东西,皮肤却白皙透亮,上面还有细微的茸毛,显得十分稚气。

简勒本来想拒绝,因为司机会来接他回家,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他却鬼使神差地将伞接过来,对她笑了笑,说:“谢谢。”

再次偶遇简勒,已是半个月后。

姜落意做家教教的学生住在开发区,位置比较偏,那天她出来得晚,等了好久都不见公交车来。姜落意急了,这里离学校很远,寝室每天按时关门,宿管阿姨又是出了名的严厉,可是这边连打车都很困难。

正在这时,身后有轰鸣的引擎声传来,在空旷寂静的街道上显得十分喧闹。

车灯打了过来,姜落意下意识地转头望过去,是好几辆跑车,一辆接着一辆,像是一群飞鱼掠过水面。车子刚驶过去一会儿,为首的车子竟然减速停了下来,又倒退着开过来,其他的跑车则停在原地。

车窗摇下,那人探了头出来。

“果然是你。”是简勒,他又问,“大晚上的,你在这里干吗?”

“等车。”姜落意如实回答。

简勒叫她上车,姜落意有些犹豫,她有些不好意思,可是这里的车着实难等。

“上次你借我伞,我还没有好好谢谢你。都是同学,别这么见外。”简勒又说。

听到他这么说,姜落意向简勒道了谢,终于上了车。

在车上,两人一时无话。姜落意向来不擅长人际交往,又有些拘束,只好转头愣愣地看着窗外向后飞逝的街灯。

还是简勒打破了沉默,问:“吃过饭没有?”

姜落意转头看向他,下意识地开口说:“吃过了。”今天下午她走得匆忙,根本没有来得及吃晚饭,这句话说完没多久,她的肚子突然“咕噜”一声,声音不大,但是足以让简勒听到。

姜落意脸皮薄,有些窘迫。简勒微微侧过头看她,只见她整张脸都是红的。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脸皮这么薄又这么拘谨的女孩子。心底像是被什么轻轻地拨动了一下,他低低地笑出声:“我们这群人也饿了,今天在高速上跑了好久,你和我们一起去吃饭吧,吃完饭我再送你回去。”他声音淡淡的,叫人无法拒绝。

下了车,姜落意才发现,跑车上下来的全部是神采飞扬的少年。看到姜落意,他们纷纷起哄:“简勒,你同学真漂亮!老实说,你是不是喜欢人家?不然你怎么会这么好心?”

简勒挡在姜落意的前面,小心地护着她,笑骂着他那群朋友:“我这同学脸皮薄,你们别闹她。”他没有否认他们说的那句话。

姜落意的心忽然怦怦乱跳起来。

03

姜落意开始频繁地偶遇简勒。

先是上课——从那之后,简勒每次都会坐在她的旁边。下了课,他还会跟着她去图书馆。简勒甚至还会在姜落意打工的奶茶店一坐就是一个下午,而他的视线总是落在她的身上。

姜落意反应过来简勒是在追她之后,只觉得自己的心如惊涛拍岸,像是要被撞得粉碎,可是那些汹涌的波涛之下,悸动也是如此分明,她想忽略也忽略不了。她的第一反应却是想逃,因为她清楚地知道他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姜落意开始躲简勒,她拜托室友给她占座,她则踩点进教室。可是即使这样,简勒也会跟坐在她身后的同学换座位,节节课都是如此。慢慢地,同学们也看出了端倪。

班上开始传简勒喜欢姜落意,有人甚至当面开姜落意的玩笑。姜落意想要避嫌,可是她越是避开,简勒就追得越紧。偏偏他又把握着尺度,让姜落意连拒绝的话都不能说出口——毕竟他从来都没有说过喜欢她。

直到有一次上课,班里的一个男同学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开姜落意的玩笑:“姜落意,你什么时候答应简勒同学的追求啊,我看着都替你们急得慌。”

他的话音刚落,班上就诡异地安静了下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姜落意身上,直到一个女生阴阳怪气地开口:“你是不是眼神不太好,还是你喜欢胡说八道?”

听了这话,所有人都心照不宣。

简勒出身名门,他刚出生,爷爷就给他在瑞士银行开了一个账户,存入的钱是很多人这辈子都无法企及的,又加上简勒阳光上进,不是纨绔子弟,这样的人自然是无数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而姜落意呢,和简勒完全是不同世界的人。说简勒看上姜落意,很多人都是不信的,都把这个当作笑话来看。

气氛陡然变得难堪,这个时候简勒站了起来,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他走到姜落意的面前,目光灼灼地望着她,神情是那样地认真:“姜落意,他们全都看得出来我喜欢你。你呢,你看出来没有?”

他的话音刚落,教室静默了一瞬,然后女生的尖叫、男生的口哨声似海潮般涌来。在排山倒海的声潮中他朝她笑着,眼神温柔,姜落意却落荒而逃。

姜落意躲了简勒整整三天,门也不出,电话也不接,最后终于鼓起勇气将他约出来,想把事情说清楚。

姜落意望着他的眼睛,鼓足勇气道:“简勒,我们不合适。”

“哪里不合适?”他反问她。

姜落意忽然就心酸了。他根本就不知道她出生在怎样的家庭,而她对此也难以启齿。她爸爸因为犯了盗窃罪,现在还在监狱中服刑。她妈妈是清洁工,挣着微薄的薪水根本无法养活她们娘儿俩,所以姜落意努力地做着各种兼职,除了养活自己,还要补贴家用。

“我不喜欢你。”姜落意垂着眼睛说,将心中的酸涩尽数咽下。

简勒却笑着说:“那我就追你,追到你喜欢我为止。”

04

姜落意原本以为他只是开玩笑而已,或许过一段时间,她的冷淡就会将简勒的热情浇灭。可是她没有想到简勒一追就是一年多,这一年多来,他都很照顾她。

简勒知道姜落意每天晚上都要去做家教,而她做家教的地方都比较偏,他不放心,不管春夏秋冬,每个晚上他都会等在楼下,等她结束工作再送她回学校。

人非草木,姜落意怎么可能不心动?可是一想到他们之间的差距,她就不敢接受这份爱。但简勒的爱汹涌得像大海,她根本无法抗拒,有一次她差点儿妥协。

那是在一个冬日,她从楼上下来,一眼就看到站立在楼角的简勒。

他穿着黑色的大衣站在那里,就如同杂志封面上的模特,那样风度翩翩。路旁偶尔经过的车亮起的车灯将他的眉目照得分明。看到她出来,简勒朝她走了过来,将手中的红糖姜茶递给她,说:“刚买的,快用来暖暖手,天气太冷了。”

姜落意并不接,只是望着他。这么久以来,姜落意一次又一次地拒绝他的好意,而简勒早就习以为常,甚至还会耍赖。

“姜落意,我像个傻子似的等了你一个晚上,中途又不敢离开。你可不要冻出病来,不然我会心疼的。你就可怜可怜我,免去让我心疼吧。”说完,简勒含着浅笑,一脸无辜地看着她。

趁姜落意不注意,简勒牵起她的一只手,感到她的手掌冰凉,他的眉就皱了起来。姜落意刚想挣脱,他却将姜茶放到她手上后松开了手。

他的手并不暖和,天气是真的冷,而他又等了她那样久,姜落意注意到他的鼻尖和脸颊都冻得有些红了。她叹了一口气,轻声道:“简勒,你不要这样做。”这一年多来的每个晚上,他都这样等着她,姜落意知道他是担心她,可是再这样下去,她真的会心软。

或许是她脸上的表情太过怜惜,让简勒窥见了她的心软,他的嘴角无声地弯起,眼睛都闪着明亮的光,他得意地说:“我这是在用苦肉计,你心一软或许就答应做我的女朋友了。”

简勒这个人颇懂得得寸进尺,见姜落意没有说话,他又嬉皮笑脸地说:“我也冷,可不可以借你的姜茶暖暖手?”也不等姜落意回答,他就伸手过来,挨着她的手,握在杯子的底部。

灯光自身后的高楼洒落下来,他们两个站在这里,用一杯姜茶取暖。简勒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就好像是在漆黑的夜里,拢住那唯一的火苗。

姜落意这次并没有拒绝他。简勒又笑了起来,声音散在夜风里,似乎更加温柔了:“姜落意,我真的很高兴。”

他是真的喜欢极了她。这一年多的时光里,即使她的态度如此冰冷,他都能锲而不舍,她这不小心从指缝间漏下去的丁点儿善意就让他高兴成这个样子。

姜落意的鼻子有些酸。他对她的好,她点点滴滴都看在眼里,她表面表现得越冷淡,心底越是波涛汹涌,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他,完全是因为自己的怯弱和自卑。

可是如果因为这些情绪,就此错过简勒,这样值得吗?姜落意扪心自问,答案肯定是否定的。她抬起头望着简勒,第一次生出不管不顾的想法。

她想跟他说她愿意。

“怎么了?”简勒望着她。

姜落意用力地咬住唇,指甲掐着掌心,那几个字的分量那样重,重得好像是要用自己的一生做承诺,她似乎是用尽了自己的全部力气开口道:“简勒,我……”

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却响了起来,她想要说的话全部止于嘴边。

姜落意掏出手机一看,是她的妈妈打过来的。这一通电话将一切都打回原形,也将她所有的勇气打散了。

05

姜落意想让简勒彻底死心,所以她找到了宁相成。

姜落意和宁相成相识纯粹是偶然。

当时正是期末考试的时候,姜落意在图书馆看书看累了便走了出去。她没有坐电梯,反而是沿着楼梯一层一层地走下去。走到第四层的时候,她听见下面一个女生的说话声,声音里带着哭腔,楼梯间空荡荡的,所以她听得特别分明。

“宁相成,为什么就不能试着接受我?”那个女生捂着脸哭得一塌糊涂。

“抱歉,在大学里我都不打算谈恋爱,请你不要再打扰我了。”从姜落意的角度望过去,只能看到那个男生的侧脸,看不清神情。可他的声音毫无波澜,也毫无温度,不难猜出此刻他脸上的神情。

那个女生终于崩溃,骂了一声“混蛋”之后跑出了楼梯间,姜落意站在那里有些尴尬。她是无意窥见这一幕的,正想退回去,没有想到宁相成此刻突然抬起头来,与她四目相对。

那是一张清俊到极致的脸,眼睛很美,双眼皮有些宽,却不是很深,眼角微翘,是典型的桃花眼。他的眼睛微红,眼里有倔强的泪光,姜落意愣住了。

宁相成很快就低下头去,只片刻,他又抬起头来,神色冷清,仿佛刚刚眼里的泪光只是姜落意的错觉。他似乎是难以接近的那一种人,可他竟然是认识她的,直接喊她的名字:“姜落意。”

姜落意微微惊讶,她走下了楼梯,等站到宁相成的面前她才发现他也很高,几乎跟简勒一样高,只不过宁相成很瘦,看上去显得有些单薄。

似乎是看出了姜落意眼中的疑惑,宁相成又说:“我和你在同一个学院,我们去年都获得了国家奖学金,当时我和你一起交的申请表。”

姜落意这才恍然大悟。她这人有些轻微的脸盲,一时没有认出他来。她想到刚刚他肯为另一个人红了眼,说明他绝非对那个人没有感情。

“你明明是喜欢她的,为什么要拒绝她呢?”或许是联想到自己,姜落意的声音里似乎有无限的惆怅。

宁相成却反问她:“你明明也喜欢简勒,为什么要拒绝他?”整个学院都知道,简勒喜欢她,在苦苦地追求着她,连当初那个阴阳怪气的女生都开始说简勒是真心喜欢姜落意的。

姜落意却惊讶于他会这样问,毕竟所有的人都以为她不喜欢简勒,甚至连她最好的朋友都是这样以为的。可是事实上她怎么可能不喜欢简勒呢?他是那样好,好到让自己更加自卑,只敢将这份喜欢小心翼翼地藏起来,没有想到此时却被宁相成一语点破。

“其实我们是同一类人。我给老师整理资料的时候,看到过你的家庭情况表,我的情况和你差不多。”宁相成顿了一下,又说,“你说得没有错,我是喜欢刚刚那个女生,可是又有什么用呢?她的家庭条件特别好,我甚至没有办法请她去喝一杯她最喜欢的咖啡,因为我请不起。所有的人都以为我难以接近,其实我只是自卑,小心翼翼地将自己伪装起来。”

这种感觉,姜落意明白。他们都是小心翼翼地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人,像是两只蜗牛,背着沉重的壳,只敢小心地伸出触角去触碰外面的世界,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躲进坚硬的壳里。

那个下午,姜落意和宁相成聊了许久,后来,他们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06

简勒生日那天,他的那帮朋友要给他庆生,所以简勒在他名下的别墅里办了一场室内派对。简勒自然是要邀请姜落意的,如果是在平时,她肯定是会拒绝的,可是姜落意另有目的,于是很爽快地答应了简勒。

姜落意知道这样做或许有些过分,但是她别无他法。下午的时候,简勒想开车亲自来接姜落意过去,却被姜落意拒绝了。

别墅是在江边,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城市,这样好的江景房几乎是天价,姜落意来的时候时间稍晚了点儿,但是派对还没有开始,明显是简勒在等她。

管家将姜落意带至客厅,繁复的水晶吊灯垂在大厅正中,每一颗水晶都折射出璀璨的光华,客厅有一面大大的落地玻璃墙,从这里望出去,可以将这个城市的江景尽收眼底。这是他的世界,与她的世界如此的泾渭分明。

沙发的那头坐着简勒的朋友,他们正在玩儿牌,看到姜落意出现后纷纷起哄:“这不就是上次和我们一起吃饭的女同学吗?我就知道你这么好心,肯定是有原因的。”

简勒只是笑,站起身朝她走了过来。他眼中闪着潋滟的光,他怕她拘谨,跟她解释:“我这群朋友人都挺好的,我给你好好介绍一下他们。”

姜落意却站在原地,将准备好的礼物递给他。这份礼物是她从很早就开始准备的,或许跟他收到的其他礼物比起来根本不值得一提,却是她全部的心意。

“生日快乐,简勒。”姜落意说。

“谢谢。”他的眼角一点儿一点儿地染上喜色。

简勒是那样开心,他从她手中接过那份礼物,仿佛是接过最珍贵的东西。

“抱歉,简勒,我得走了,有人在等我。”姜落意接着说。

简勒愣住,怀疑自己是听错了,又问了一遍:“你说什么?”

“我现在得走了,有人在下面等我。”姜落意重复道。

简勒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他冷着声音,脸色阴沉得可怕:“那个人是谁?”

简勒何曾对她有过这样的语气和表情?姜落意心里有些发怵,可还是咬着唇说出了那几个字:“我男朋友。”

整个大厅都是难堪的静默。简勒的那些朋友也听到了,纷纷将视线转了过来,目光讶异。他们都知道简勒一直都在追她,可她刚刚说她有了男朋友?简勒这个时候反而笑了:“是吗?我倒是想认识一下。”

简勒阴沉着脸跟着姜落意走到别墅的大门外,宁相成就在那里等她。宁相成对她伸出手,姜落意将自己的手放在宁相成的掌心,十指相扣。

“其实你今天过来的目地就是想告诉我,你有男朋友了,让我不要再缠着你了吧?”简勒偏过头轻笑了一声,像是自嘲,下一秒,他却动作迅捷地、出其不意地打了宁相成一拳。

姜落意惊呼:“简勒,你做什么?”

接下来,两个男人扭打成一团,动作凶狠,似乎是要将对方置于死地。很快,宁相成不敌简勒,而简勒的拳头一下比一下凶狠。

姜落意着急得不行,一时情急,整个人扑了上去,一边用力地抱住简勒的腰,一边喊着:“简勒,别这样!”

简勒只是想让姜落意松开自己而已,没有想到力度没有把握好,一把就把姜落意推得跌坐在地上。

姜落意摔到尾椎骨,疼得好半晌都没有缓过神来。两个男人终于停止了厮打,同时蹲下来,想要扶她起来。

姜落意红着眼睛望着简勒:“简勒,你这个人真讨厌,我真的讨厌死你了!”

07

不久后,姜落意开始跟宁相成成双成对地出入。

经过上一次的事情,简勒似乎是终于死心。在他所有的朋友面前,姜落意对他说她有了男朋友,将简勒的自尊心击碎,姜落意想,或许简勒这辈子都不会原谅她了。

一连好几天,简勒都没有在学校出现,也没有出现在她做兼职的地方,更不会在晚上她家教课结束的时候来接她,将她送回学校。生活似乎要就此平静下去,但姜落意心里被简勒搅起的涟漪却始终无法平复。那段时间,姜落意经常上课走神,甚至会莫名其妙地流泪。

可是生活还在继续,妈妈的身体越来越不好,姜落意又接了一份兼职,几乎是忙得脚后跟不着地。只有在那样的忙碌中,她才能忘记简勒,忘记生活的压力。

这天晚上,姜落意从做家教的小区中出来,走在偏僻的路上,她明显感觉到身后有人跟着自己,可是回头一看,却什么人也没有。等快走出巷子的时候,身后的脚步声突然急促起来,这下子,姜落意看都不敢往后面看了,她抱着自己的包快速地跑了起来。

就在姜落意可以听到身后那个人的呼吸声的时候,她一头撞进了一个男人的怀抱。他的身上有淡淡的男士香水的味道,姜落意心安了下去,眼睛开始发热,是简勒。

身后的脚步声戛然而止,随后听着声音好像是往其他方向走了,姜落意这才敢把头抬起来。简勒安抚性地拍了拍姜落意的头,然后微微推开她,似乎是想去追刚刚跟踪她的那个人。

姜落意一把抓住简勒的手腕:“算了,抓到了又不能拿他怎么样,毕竟我们没有证据。”

简勒看着她的手,迟疑了一下,终于点了点头。好在自己及时出现了,她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一时无话,两人并肩走在长巷中,简勒突然开口:“宁相成呢?他怎么没来接你?”

姜落意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宁相成只是陪她演一场戏而已,可是在简勒的眼里,姜落意的沉默只是在为宁相成开脱。

简勒终于生气了:“他知道你做了几份兼职吗?他知道你晚上几点结束家教吗?他像我一样担心你吗?他会像我这个傻子一样,一等就是一个晚上吗?”他的声音散在夜风中,隆冬季节的风,吹得人全身发冷,也吹得两人红了眼眶。

“我这样爱你,为什么不是我?为什么不选我做你的男朋友?我一定会做得比他好。”简勒的声音哽咽。

“那你可以不用来关心我啊。我一个人可以好好的,可是你偏偏要把我的生活弄得一团糟,我一点儿也不喜欢你,我讨厌你的喜欢。”姜落意终于忍不住捂住脸哭了起来,质问着他,“你明明已经放弃了,为什么又突然出现在这里?”

为什么要来弄乱她的心?

“你以为我想吗?!我就是犯贱,明明知道你有了男朋友,可是我就是担心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每次晚上回去,走这种小巷子的时候,你都怕得不得了。我一想到这里,就无法安心。爱一个人却一直得不到回应,你以为这样我不痛苦吗?”简勒的声音更沙哑了。

晶莹的雪花飘落在姜落意的手背上,下雪了。姜落意放下手,所有压抑的爱意终于决堤,她泪眼模糊地望着他:“你以为想爱不敢爱就不痛苦了吗?你根本就不明白我有多懦弱,我曾经一次又一次地说服自己,想鼓起勇气,遵从自己的内心,可是我就是不敢,我甚至怕别人知道我喜欢你。”

下一秒,她的唇就被简勒封住,他亲吻得那样用力,似乎是在燃烧自己全部的爱意,他的手臂紧紧地环住她的腰,不容许她有任何的抗拒。

姜落意先是推搡着他,可是他力气太大,她根本就不能撼动他半分,只能被动地承受着他的吻,后来她终于妥协,遵从自己的内心,伸手环上了他的脖颈。

他们在雪花飞舞的小巷里长久地吻着。

08

“后来呢?这样辛苦才在一起,在一起时很相爱吧?”小助理在旁边听着这个故事入了迷。

姜落意朝助理摇了摇头,继续说:“是很相爱,可是在一起之后,越到后来,我就越明白我和他走不到最后。”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灰姑娘的故事,在故事书里面,似乎只要王子跪地求婚,故事就是圆满的结局,可是生活并不是如此。

刚开始跟简勒在一起是真的很快乐。简勒喜欢带着她去赛车,坐在顶级的超跑里面,体验着热血沸腾的感觉,或者在天寒地冻的晚上,烧着壁炉,简勒放着音乐,和她赤着脚踩在地毯上,耐心地教她跳舞。

热恋期过后却是无尽的争吵。简勒理解不了为什么姜落意要牺牲他们谈恋爱的时间,去做那么多兼职,而姜落意始终无法向他启齿道出她的窘境。

简勒甚至说过这样的一句话:“姜落意,你是我的女朋友,我什么都可以给你,你不需要那样累。”姜落意知道简勒其实是好意,可是她总不能向他要钱吧?因为这个问题,两个人争吵不休。

她也始终无法融入他的圈子,圈子里的人都不看好他们。他们的家世相差太远,注定着他们会在很多方面存在分歧,更要命的是,连姜落意也都是这样觉得的。在一起之后,她更加清楚地知道他们之间的差异,所以连她自己也不看好这段感情,她觉得这个自卑又懦弱的自己配不上他。

就这样磕磕绊绊,分分合合,两人终于熬到了大四。他们在人生的这个岔路口上又有了分歧:姜落意想要去工作,简勒却要出国留学,他将姜落意规划在自己的未来里面,把一切都计划得清清楚楚。

“我们一起去留学,你什么都不用担心,只要跟我去就好了。等到毕业,我们就结婚。”简勒是那样兴奋地计划着他和她的未来,他把一切都考虑好了,唯独没有想到姜落意根本就不想和他去留学。

她妈妈的身体越来越差,她根本不能在这个时候出国。姜落意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只是说:“简勒,我不想出国,我只想好好找一份工作。”

简勒无法理解她的选择:“如果是费用的问题,你根本就不需要担心,我会替你承担。”

其实姜落意是想将她家里的真实情况说出来的,可是话到嘴边就变成了:“我不想欠你什么。”

简勒强忍着怒意道:“什么叫欠?你是我的女朋友,以后是我的妻子,你一定要分得这样清楚吗?还是说,你未来的人生规划之中并没有我?”

姜落意一时语塞。她确实暂时没有想到在她的人生之中,她该将简勒摆在哪个位置,未来太远,她想都不敢想。

“姜落意,你究竟爱不爱我?”简勒用那样陌生的眼神看着她,好像这几年的感情全部是他的一厢情愿。

两人开始冷战,姜落意去公司实习,而简勒着手准备出国留学的事。两人都在等对方妥协,可是两人最后都没有妥协,最终简勒去了国外,而她如愿地进了一家很好的公司。

两人之间,连分手都没有说,就这样分开了。

09

“再后来,我到了另一家公司,遇到了宁相成,同事几年后,我们就合伙创业了。后面的事情你也知道了。”他们公司已于去年上市,而她也成了这家公司的总经理。

年少时期的那段感情太过伤筋动骨,午夜梦回之时只余下满腔的遗憾。她时常在想,倘若她那个时候家庭条件稍微好那么一点儿,她就会对这份爱更加坦然一些,她和简勒之间也不会是这样的结局。

所以这么些年,姜落意那样努力地工作,是希望有一天能和简勒站在同等的高度,她再也不想使自己那样自卑,她想要坦荡地爱他。

“姜总,你与那位先生分开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吗?”助理的眼神里满是遗憾。

姜落意又将视线转向窗外纷飞的大雪,或许是想到在长巷里的那个吻,她的视线开始模糊:“见过的,我去年见到了他。”

是在同学聚会上。她知道简勒要去,所以也报名了。十几年的商海沉浮,她早就练就了一身刀枪不入的本事,可去见他之前,她还是很紧张。她在想,他会不会恨她?会不会不想见到她?可是她想了一万种可能,唯一没有想到的是,简勒已经结婚了,他的无名指上带着婚戒——这么些年过去,原来他终究是忘了她。

“怎么会这样?”助理已经红了眼眶,“果然是彩云易散琉璃脆,什么东西都不长久。”

只是圈子那样窄,没有想到他们公司和简勒的公司有一个项目要合作,简太太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简勒和姜落意的过去,所以来阻止他们签合同。姜落意想,简勒一定很爱他太太,否则也不会因为她的一句话就终止合作。

而那些年他和她刻骨铭心的爱恋,就这样结束得无声无息。

助理还想说什么,办公室的门被轻敲了几下,然后被推开,是宁相成过来了。

他的肩头还有没有消融的雪,他早已不再是那个倔强的少年,成为了一个成熟英俊的男人。宁相成问姜落意:“吃过饭没有?”

姜落意摇了摇头,告诉他:“合作谈崩了。”

“那也得吃饭。你胃不好,先去吃饭。”他去拿姜落意挂在衣架上的大衣,披在了她的肩头,然后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

姜落意无奈地朝了宁相成笑了笑,知道拗不过他,于是便同宁相成下了楼,准备先去吃东西,再和他谈工作的事情。

外面风雪渐大,助理跟在姜落意的身后,见宁相成将伞全部偏向姜落意,替她挡去夜间的风雪,雪花落满了他的肩头,他的眉眼之间却有融融的笑意。

助理看得鼻头发酸,原来他喜欢她——在一起拼搏了那么长的岁月之后。

哪有那么多一生一世的爱情?可是不管怎么样,总会有另一个人为你遮风挡雨。

只是不知道,姜落意什么时候才能发现呢?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今已亭亭
下一篇 : 爱情三章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