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初恋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有种初恋

文/白英俊

数学课上,班主任津津有味地在讲解昨天布置的习题。而陈菀则神游太虚,还在幻想刚才在走廊和第一学霸的美妙邂逅。

她不小心撞了抱着作业本的他,帮捡本子的时候不但近距离欣赏了美色,而且还抓了人家的手。

偶然瞥到正在傻笑的陈菀,教学认真的班主任哪能容忍这种情况发生,当下手中的粉笔头招呼了过去。

被打中的陈菀看到班主任凶神恶煞的模样,暗叫一声不好,果然她被点名讲解习题。这道题难度系数颇高,别说班级成绩排名倒数第一的陈菀了,就算是一般的尖子生也未必会。

陈菀知道班主任有意刁难,只能硬着头皮站着等待宣判。

“陈菀,放学后留下打扫教室!”

有个替罪羊搞卫生,原本的值日生顿时朝她投去感激涕零的眼神。

陈菀还没来得及坐下,同桌林夯便出声打破尴尬的气氛:“老师,这道题我会。”

陈菀心中哀嚎:这位仁兄凑什么热闹。

她和他同桌两年,这家伙肚子里有多少墨水她一清二楚。

高中以成绩分班,她所在的班级最差,学生根据成绩名次挑选同桌,陈菀没得选,她这个倒数第一只能和倒数第二凑一桌。

“林夯,你来解答一下。”班主任伸手扶了扶眼镜,怀疑之余又带了几分鼓励的口吻。

林夯一下子吸足了眼球,大家都想看看一向不認真听课的他怎么大显神通。

林夯起身,挠了挠头,许久憋出了5个字:“老师,我忘了。”

这下,全班同学都哄堂大笑起来,连带着陈菀都觉得脸面无光。

两年来,她和林夯就是绑在一起的蚂蚱,他们任何一方因为成绩被别人嘲笑时,另一方绝对也难幸免,简直就是难兄难弟。

班主任觉得自己被消遣了,登时火冒三丈:“林夯,放学打扫卫生!”

陈菀有些狐疑。平日林夯都在课堂上睡觉,今天下午竟心事重重地发呆,刚才还没事戏弄老师。

这太不正常了。

陈菀想问个究竟,只是平日并不愿和林夯多说一句话,所以忍了。

只是,目光在不经意瞥到林夯的作业本时,陈菀怔了。

在班主任刚才问的那道题目下,解题过程竟写得很详细,思路很清晰。

他说谎了?

两人留下来打扫教室。林夯突然发问:“你喜欢陆柯?”

正在擦黑板的陈菀猛然听到这个名字,身子一顿,小脸火辣辣的热。

除了林夯,还有“陆柯”这个名字经常伴随着陈菀一起出现。老师上课的时候,经常会恨铁不成钢的说:“陈菀,你和陆柯只隔了一堵墙,一个年级第一,一个倒数第一,差距怎么会这么大?”

后来听到陆柯这个名字的次数多了,她便对他产生了好奇。

第一次见他是在高一第二学期的开学典礼上,他作为学生代表发言。阳光明媚的午后,那个白衣少年,脸上有着专属于学霸的自信与内敛,言辞激昂,侃侃而谈。

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陈菀突然觉得自己有那么点一见陆柯误终生的意思。

之后,她会经常在隔壁班的走廊晃悠,有意无意地瞄向某个座位。若有幸看见他,则欣喜不止;若没看见,心里又会空落落的。

这一直是藏在陈菀心底的秘密,现在被林夯说出来,陈菀原本不想承认,但是看到林夯一脸瞧不起人的样子,顿时心头火起。

“就算我喜欢他,又碍着你什么事了?”

林夯冷笑:“陈菀,先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你跟陆柯不是一路人。”

陈菀气结,顿时有种想将林夯撕了的冲动。

她并非学习不努力,只是天分使然。这是她愿意的吗?

陈菀冷笑反击:“怎么,你是嫉妒陆柯?嫉妒人家成绩好,受欢迎?”

林夯瞪着眼睛:“我林夯会嫉妒他?我只是提醒某人,陆柯喜欢的是何婷婷,就怕某人痴心妄想,到时沦为笑柄。”

林夯曾经看到陈菀的作业本上密密麻麻写着陆柯的名字。

下午他又凑巧看到陈菀和陆柯撞在了一起。

林夯不知为何,整个下午他的心堵得慌。不知是被这个不自量力的同桌气的,还是被其他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牵引着,反正心情奇差。

“林夯,你还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我就是喜欢他,就算是我一厢情愿,碍着你了?”陈菀气得声音都喊哑了。

何婷婷和陆柯同班,每次考试陆柯稳拿年级第一,那么第二名的宝座绝对会是何婷婷的。加上何婷婷长相甜美,身材高挑,是大家公认的校花。

这二人绝对是名副其实的金童玉女。

陈菀对陆柯那般上心,又岂会不知陆柯喜欢何婷婷的事情?

喜欢是一个人的事,她一直默默地关注他,甚至愿意为他付出所有,却不曾向任何人透露过对陆柯的情愫。

自始至终都是她一人暗恋另一人的故事。

因为她是倒数第一名,就连暗恋的资格也没有?

自那日起,陈菀和林夯冷战。就连林夯每天早上从家附近那边买来的陈菀最爱的红薯饼,她也没再碰了。

陈菀依旧有事没事在隔壁班的走廊晃悠。而林夯完全像变了个人,上课不再睡觉,认真听讲。

陈菀那么爱吃红薯饼的一个人,偏偏只有林夯家附近有卖的,时间久了气消了,她当然不会和美食过不去,后来林夯带来的红薯饼依旧归她所有。

陈菀的暗恋出现转折是在高二下学期的运动会上。陆柯参加完1000米长跑,累得大汗淋漓,女生围住他争先恐后地递矿泉水。

陈菀站在远处,看着这一幕,心头酸溜溜的。随后她撇过头,拧开矿泉水刚喝了一口。

“我渴了,你的水可以给我吗?”

温润如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好熟悉的音色。陈菀连忙转头。下一刻,就看到陆柯眉眼弯弯地冲着她笑。

“咳咳咳……”陈菀惊得被水呛了。

陆柯看着她惊慌失措的模样,笑得越发好看,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在阳光下晶莹剔透。

陈菀却觉得没有他此刻那溢满笑意的眼睛清亮迷人。后来再发生了什么,陈菀记不清了,因为她觉得是在做梦,只记得陆柯从她手里拿过她的瓶子,喝了她喝过的水。

再后来,陆柯向她表白,在校园轰动一时。陈菀觉得一切很真实。年级第一的天之骄子会喜欢上平平无奇的倒数第一,在旁人看来又何尝不是难以置信。

紧张的高三转眼即来,陆柯过生日那天,陈菀下午的课排得满满的,等她上完课已经下午4点了。她急匆匆地买好蛋糕,站在路边等车,可惜半晌不见一辆出租车的踪迹。

“要不要我送你一程?”骑着单车的林夯突然停在陈菀跟前,开口说道。

陈菀疑惑,她记得林夯回家的方向和这里截然相反,随口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路过。”

林夯低头,掩去眼里的幽暗情绪。事实上他下课后就一直跟着陈菀到了这里。

陆柯已经在一家飯店包了桌酒席,陈菀不想对方久等,便道:“那麻烦送我一程。”

林夯的唇角不自觉地勾起一抹弧度。陈菀坐在后座上,一手提着蛋糕盒,一手拽着后座扶手。

林夯故意使坏,一段路走得歪歪扭扭,车子晃动得厉害,吓得陈菀哇哇大叫。

“不想掉下去就搂住我的腰。”

陈菀十分抵触,可是又怕摔下去,最后只能乖乖配合。

她没想到林夯腰部的肌肉摸起来很结实,丝毫没有多余的赘肉。

陈菀有些面红耳赤,心跳加速,好在专心骑车的林夯并不知情。

到了饭店,林夯很不识趣地跟着陈菀。

陈菀按照陆柯之前发给她的包房号一路找过去,在前方走廊的拐角她看到了陆柯的身影。

陈菀刚要喊,又留意到了陆柯旁边站着的何婷婷。

不知为何,陈菀觉得喉头发紧,一个音都发不出来。

陆柯深情款款地说:“何婷婷,我喜欢你,从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喜欢了。”

何婷婷冷笑:“你不是已经有女朋友了吗?”

陆柯急忙解释:“那是我故意气你的。之前我向你表白多次,但是你从未给我回应。我想假装找个女朋友气气你,所以我特意找了年级倒数第一的陈菀做女朋友,想看看你什么反应。陈菀怎么比得上你,我们两个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她一个倒数第一根本不够格……”

“啪”的一声,陈菀手中的蛋糕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她浑身冰冷地站在那儿,耳边嗡嗡作响,脑海里不断循环往复着陆柯那段诛心的话。

“混蛋!”林夯抡起拳头,冲到陆柯跟前对其就是一阵暴揍,吓得何婷婷花容失色,惊声尖叫。

陈菀的泪水如断线的珠子,最后她狼狈逃离。

陈菀第二天来学校的时候,两只眼睛肿得像核桃。林夯没有来。

3天后,陈菀在学校的公告栏看到的是关于林夯殴打同学的通报处理。

林夯被退学了。

陈菀的眼泪不受控制地簌簌往下落。

明明她一直都不想和林夯做同桌的,为什么现在他退学了,她却出奇地难过?

后来,等陈菀打听到林夯的家庭住址,鼓足勇气找过去时,没想到林夯已经举家搬走了。

之后她就再也没有林夯的消息了。

多年以后,关于陆柯的记忆在陈菀的脑海里已经模糊消散了。可是对于林夯,她总是不期然地想起。

再后来,陈菀做了电台主播,在深夜主持一档情感类节目——青春物语。主要播报一些唯美感人的爱情故事,或者和听众互动,解答他们的情感问题。

某夜,陈菀看到一个听众在微博上的留言:

有种初恋叫和她一起做学渣。

高一时我和她是班上成绩最差的两人,我们有幸成了同桌。她喜欢吃我带的红薯饼,我喜欢看她笑,她的笑纯粹干净。后来我几乎天天带她爱吃的红薯饼,因为我想看她笑。

后来我的学习赶上去了,不过为了能和她继续做同桌,我只能把自己伪装成学渣。

后来她交了男朋友,那天我看见她兴冲冲地给男朋友买蛋糕,那时的我很羡慕,也很心酸。

因为那天也是我的生日。如果当时她是给我买蛋糕的话,我想自己一定会激动得通宵失眠的……

后面还写了什么,陈菀已经被泪水模糊了双眼,看不清了。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