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友,炫彩不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11日 / 分类:雾里看花 / 睡前故事

我的女友,炫彩不

文/筱歌儿

简介:白月光随旅游团到地球观光,经考察,她决定拐个地球人带回家。关渡单身solo二十几年,未婚妻突然从外星着陆地球,身高目测超过一米八,不但能变身,还会变颜色!他扭头给朋友打电话:“歪,靠谱的道士介绍一个?”

他的白月光

“方婷,你这男朋友也太帅了吧,居然藏着掖着不给我们看!”

“关渡是吧,来来来,喝酒……”

关渡端起酒杯,仰头一饮而尽,灯光下喉结缓缓蠕动,从下颌到脖颈的线条流畅而性感。在场的女人们忍不住拿眼角偷瞄,再跟方婷谈话时就带了些艳羡的语气,男人们则忙着侃大山、吹牛皮。

房间内灯光迷离,言笑晏晏,气氛刚刚好。关渡放下酒杯,跟方婷对了个眼神,两人正要松一口气,包间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了,一道瘦长的身影出现在门外,有人转头去看,惊得差点摔了手上的筷子。

来人穿着一身笔挺的军装,身材高挑,腰身挺拔,目测能有一米八。

其实这个身高放在男生身上也不算太扎眼,关渡自己就还要高些,只是这人的身形太过单薄瘦削,骨骼纤细得像是还在发育期的少年人,腰间皮带一扣,更衬得整个人格外修长。

那人大半张脸隐在宽大帽檐的阴影里,只露出一个尖瘦的下巴,他的步子不疾不徐,軍靴踩在地板上,发出嗒嗒的声响,让人莫名心跳得飞快,太帅了啊!

拍戏还是cosplay?帅哥走错包间了吧。

众人都看得还有些没回过神,来人已经到了近前,下巴一抬,露出一张极其俊美的脸来,那种美已经冲破了男女的界限,显得有些雌雄莫辨。不少人眼中都流露出了惊艳的情绪,那人却谁都没看,只紧紧盯着关渡的眼睛,突然妩媚一笑:“渡哥。”

众人:“……”

刚刚发生了什么?这个男人长得不错,为什么声音和性格……等等,他为什么没有喉结?!

这真是个了不得的发现,方婷小声问关渡:“她是谁啊?”

女人长成这样也太吓人了,关渡也正蒙着呢,还不等开口,就见她睨着方婷,似笑非笑地道:“我是他的白月光。”

WTF?!见鬼的白月光,这人是来砸场子的吧!

不知谁呛了一口烟,在旁边咳得撕心裂肺。方婷的脸腾地红了,不少人都朝她看过来,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今天这次聚会吧,关渡其实是来为方婷撑场子的。

旁边看热闹最欢,眼睛瞪得最亮的那位,是方婷的渣贱前任。得知前任也参加同学会,方婷原本不想来,关渡觉得她太窝囊——去,为什么不去?

为了给方婷争面子,关渡便假扮她的男友跟着一起来了。

原本一切顺利,谁知半路会跑出个搅事的女巨人呢?

关渡觉得这是一场阴谋,他板着脸,极力绷着表情,对那位“白月光”语重心长道:“大姐,你认错人了,我没有白月光。”

“你有。”白月光眯了眯细长的眼睛,不悦道,“咱俩可是订了娃娃亲的,这次我专程来找你,你不能不认。”

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关渡自己都差点儿要信了。

一滴冷汗挂在额角,他不用回头都知道其他人看他是什么眼神——渣男!

他腾地站起身,丢下一句“你跟我来”,就万分狼狈地出了包厢。

关渡将她带到没人的角落,掏出手机作势要拨号,“白月光”好奇地探过头来:“渡哥,你要做什么?”

“报警,告诉他们有人逃离了精神病院……”

话未说完他就被劈手夺走了手机,“白月光”是真的有些生气了,淡色的薄唇绷成一条线,周身散发出一股锋锐的压迫感。

关渡绷紧了腰背,直觉她要动手,还在考虑着跟她打算不算欺负女人,但是下一瞬,她却倏地笑了起来,眼里含着细碎的光,如冬雪初融,风过花开。

然后,咻的一下,军装美人原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巨大的透明人形怪物。

跟水母一样,看上去水汪汪的,行动间肢体微微颤动,似水面的波纹在荡漾,虽然透明,却有颜色,她一会儿蓝一会儿绿地变换着,笑嘻嘻地问关渡:“渡哥,我好看吗?”

关渡……关渡没有回答她,直接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妈呀,有妖怪!

妖怪跟进门

“白月光”的名字就是白月光,她自称来自银河系外美丽的柯蓝星,那种透明的人形生物是他们的第二形态,这次来地球就是要把关渡接走的。

对了,她还说关渡也是柯蓝星人,只是因为意外遗落在了地球。

外星人了不起啊,外星人就可以胡说八道?他分明是关家三代单传的独苗苗,她休想将他拐走!还娃娃亲?呵,星际人贩子的甜言蜜语。

不,别欺负我没见过外星人,外星人哪能长这样,你这样子分明是修炼成精的老妖怪!

但是关渡不敢梗着脖子这么说,他跟个小学生似的,腰背笔直,规规矩矩地端坐在沙发上。白月光一屁股坐在他旁边,吓得他差点儿蹦起来,指尖都有些白了。

白月光似乎对他很感兴趣,修长的手指卷着他脑袋上的毛撸啊撸。关渡的心在滴血,生怕一个不小心,脑袋就会被戳出五个血窟窿,而且她跟着自己回家,恐怕不是那么好送走的了。

他强装镇定地问:“那个第二形态……你们柯蓝星人都那样吗?”

“是啊。”

关渡松了口气,跟她分析道:“那你搞错了,我是地道的地球土著居民,没有那炫酷的第二形态。”

白月光翻了个白眼,将军帽摘下来随手丢在茶几上,露出一头桀骜不驯的短发,朝关渡启唇一笑,美帅美帅的。

“因为你是混血啊。”

这混血混到了银河系外,关渡觉得自己厉害大发了,但还是挣扎着道:“可是……”

白月光不想多听,脸色一沉,眸光小刀似的刮着他。她眯眼,手指捏住关渡的下巴,让他跟自己对视,活像个杀人不眨眼的军阀头子,她指尖慢条斯理地擦过关渡的嘴唇:“渡哥啊,你这是想悔婚?”

威胁意味十足,关渡秒怂:“……没,只是想交接下在地球上的工作而已。”

白月光爽快地同意了,初来乍到的,她还想在地球上观光旅游一番呢。

关渡嘴上说着交接工作,扭头跟公司请了个小长假,然后就到处打听捉妖道士去了。

那天的同學会以尴尬收场,方婷闹了个没脸,原本还有些埋怨关渡的,但一听说他被妖怪缠上了,正在四处找道士,恰巧自己就认识一个,当即说要介绍给他,关渡感激涕零。

挂了电话一回头,就见白月光正身姿挺拔地立在门口,他登时腿一软,差点儿给跪了。

但白月光似乎没听见他说了什么,只眨了眨眼,温声道:“渡哥,我想出去玩。”

就这么出去肯定是不行的,相处了几天后关渡才知道,除了发飙时比较吓人外,白月光man气十足的皮囊下装的的确是个少女的灵魂。

她以关渡未婚妻的身份自居,黏人得不行,走哪儿跟哪儿,还非要挽胳膊,这要是穿着身军装出门了,俩人当天就得上头条。

关渡还不想出名,于是飞速奔往商场,划拉了几大袋子女装回来,不管外形怎么样,起码得让她穿得像个女人吧?

就没有女人不喜欢新衣服的,白月光高兴坏了,当场就变成第二形态在房间里转圈圈,霓虹一样彩光闪烁。关渡真是要疯了,脸白脚软地瘫在沙发上。

白月光嘲笑他是胆小鬼,但也没有再吓他,风一般旋进了衣帽间,片刻后又风一般旋了出来。窗边的纱帘随风舞动,关渡被人遮住眼,有人贴着他的耳边浅笑一声,轻轻地问:“渡哥,你猜我是谁?”

这种桥段经常出现在各种脑残恋爱剧中,白月光明显是受了熏陶,但此刻关渡的脑海里一直是转圈的霓虹灯,他恹恹道:“不想猜。”

身后的人沉默了下,捂住自己的手指瞬间变成了水母的触感,那声音阴森森地道:“你猜不猜?”

关渡:“……”

不带动不动就威胁人的啊浑蛋!

就问你美不美

清风从窗口吹进来,裙角微微拂动,白月光身上穿着雪白的连衣裙,小蛮腰盈盈一握,裙摆下露出来的小腿又直又长,脚上……脚上踩了双恨天高,站在关渡面前,比他还要高半头。

关渡眼前阵阵发黑,咬着牙问:“高跟鞋哪里来的?”

高跟鞋是在关渡逛商场时,她跟在他屁股后面相中的,试鞋子那会儿周围还挤了好些人看呢,叽叽咕咕地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大概是夸她美吧。

见关渡果真看得双眼发直,她越发觉得这双高跟鞋买得值了,不由得朝他飞了个媚眼,故作娇羞道:“我美吗?”

美得让人不忍直视。

这仙气飘飘的裙子,配上她傲人的海拔和精悍的发丝后,让白月光看上去就像是个有异装癖的精致汉子,似乎更变态了呢。

关渡仰视着她,喉结缓缓动了动,艰难道:“美。”

但白月光对他却不甚满意,俯视了关关渡一眼,嫌弃道:“你怎么这么矮?”

关渡:“……真是对不起,委屈你了啊。”

之后,关渡还是又给白月光买了及——别人——腰的假发戴上,好歹显得没有那么扎眼了。

她的脸长得很具有迷惑性,把腿放在桌底下藏起来时,人看上去还真是挺漂亮的。因此关渡领着她在外面玩的多半是坐着的项目,比如看电影啊,划划船啊,坐车两小时拍照五分钟什么的,总之是能坐着绝不站着。

如此敷衍地哄白月光玩了两天,他带着人去跟方婷介绍的老道士接头了。

老道士也不是很老,六七十岁的年纪,身形消瘦,精神不错,一袭宽大的道袍加身,倒很有些道骨仙风的意思。

为防止白月光起疑,关渡事先通知了几个朋友过来一起吃饭,道士则找机会暗中作法。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按计划进行,但不知为什么,关渡心里特别得慌,他强撑着跟朋友们说笑,放在腿上的手无意识地攥成了拳,掌心里一片冰凉的湿意,也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别的什么。

“渡哥。”

关渡闻声,侧头去看白月光,阳光从窗外斜斜地射进来,在她身上晕出一层清浅柔和的光芒,上扬的唇角,精致的脸庞,雪肤花貌。她像是非常开心,愉悦的笑意自眼底溢出来,目光天真又蛊惑人心。

他心虚地问:“怎么了?”

她将剥好的小龙虾放进关渡的小碟里,倾身小声道:“渡哥,这个真好吃,你尝尝。”

关渡张了张口,却什么都没说出来,只觉得胸口酸涩闷胀得厉害。白月光已经转过了头,一缕发丝从肩头滑落,关渡将其挑到耳后,指尖碰触她到的皮肤,柔软而细腻。

他忍不住想,其实她也没有那么坏,坏人是他。

“好吃就多吃些。”

关渡给她夹了两筷子菜,以为往后再见不到她了,心里有些伤春悲秋。

结果后来却出现了点儿意外,这天包括老道士在内的所有人都倒下了——小龙虾中毒。白月光自己吃了大半盆,毫发无伤。

事与愿违,关渡却隐隐松了一口气,他躺在医院里吊水,双目无神地瞪着天花板,开始思考这脱轨的人生。

娇羞小拳拳

关渡昏迷的时候,白月光是真的吓坏了。他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体温高得吓人,牙关紧咬,喝口水都吐,仿佛全身所有的组织都坏掉了,无论她怎么喊,他都不醒。

他们柯蓝星人身体素质强悍,好些人一辈子都没生过病,但凡虚弱成关渡这样的,都是快挂了。

因此关渡醒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趴在身边快要哭断气的白月光。她的形象算不得好,眼圈红肿着,泪水弄花了脸,那顶假发被拽偏了,半掉不掉地挂在头上,乍一看甚至有些滑稽。

但不知怎么,这一幕就像是烙印般,重重地烙在了关渡的胸口上,这辈子还没人为他这样心疼过呢。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发顶,给她将假发重新戴好,指腹擦去她眼角的泪花,有点动容道:“多大的人了,哭什么呢?”

白月光还以为他是诈尸呢,猛地抬头,愣愣地盯着他:“关渡,你没死啊?”

这话怎么听着有些不对味儿呢?

内心汹涌的感情稍稍减缓了些,他撑着床边坐起身来,思绪混乱地张口:“吃个小龙虾而已,现在这样还不够惨吗,难道还要我付出生命的代价?”

白月光终于意识到自己闹了个乌龙,眼珠转了转,想要为自己剛刚哭断肠的行为做个合理的解释。

下一刻,她像个受到惊吓的小女人一样飞扑上来,捶着他的胸口嘤嘤低泣,玛丽苏台词张口就来:“渡哥,你吓到我了,呜呜呜。”

虽然白月光骨子里想要作小鸟依人状,但奈何她长得人高马大,又天生神力,于是,还虚弱着的关渡就被她的娇羞小拳拳给一拳捶飞了出去。

面对一个庞然尤物的撒娇,他真是无福消受。

关渡撑着身子从地上爬起来,肿着脸道:“不要跟电视剧里的那些小姑娘学,求你。”

然而白月光偏不,她似乎是玩上了瘾,关渡住院期间,她寸步不离地守在旁边,每时每刻都以这种诡异的姿态撩拨着关渡。

同病房新来的小哥初次见到白月光时简直惊为天人,故意跟她搭讪聊天,那小哥挺能说的,把白月光逗得咯咯直笑,手上的苹果削得坑坑洼洼,那小哥竟然还夸她:“渡哥有你照顾真好。”

白月光谦虚地摆摆手:“哪里哪里。”

关渡将两人的互动看在眼底,心里莫名有些不舒服,他想,又一个被美色所迷惑的。你敢把美色看完整了再说一遍?

他使劲咳了一嗓子,终于引起那两人的注意,白月光忙贤惠地问:“渡哥,要喝水吗?”

关渡板着脸“嗯”了一声,白月光晃了晃水壶,发现已经没水了,于是去外面打水,她起身的一瞬间,关渡迅速扭头去看小哥,小哥眼神痴迷地盯着白月光的背影,喃喃道:“真美。”

关渡额角的小青筋狠狠蹦跶了一下,说不清究竟是谁的审美异常,他心里越发不高兴了,鬼使神差地道:“还行吧,我未婚妻。”

小哥:“……”

厕所有变态

等关渡出院,公司批的小长假也用完了,但白月光还没被打发走呢,而且还有越来越黏糊的趋势。

这不,白月光听说他要去跟甲方谈合同,立即跟着站起来,十分熟练地挂在他的胳膊上当摆件。关渡是去谈正事的,哪能带着她,于是捏着她的手腕从自己的手臂上摘下来,正色道:“你不能去。”

白月光的手又攀上去,讨好地晃了晃:“我想去。”

关渡再次将她的手无情地拿开:“不,你不想。”

白月光脸上的笑容倏地不见了,说翻脸就翻脸。她细长的眼睛一眯,往外噌噌地甩着小钩子,语气阴森森地道:“你再说一遍?是不是我最近给你的自由过了火?”

“去去去,咱们一起去。”

白月光不动也不吭声,眼帘垂下,视线落在关渡的胳膊上,他立刻将胳膊往她眼前一伸:“也让你挽。”

话音刚落,白月光的手臂就跟他的缠在了一起。她的唇角弯起来,小模样美个滋儿的,像只偷到了鱼腥的猫,看着脾气挺大的,实则好哄得很。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关渡其实已经不怎么怕她了,知道她就是嘴巴厉害,外加喜欢用眼神威慑人,但从来不会对他动手。尤其经过住院的事后,她更是谨慎,仿佛自己是个需要轻拿轻放的易碎品,挺戳心的。

两人站在路边打车,风有些大,白月光的发梢从关渡耳边擦过,他摸了摸她的指尖,有点凉,想也没想就将外套脱下来披在了她身上。

白月光侧头朝他笑,温温柔柔的样子。关渡心里微微一动,不太好意思地移开了眼,还挺好看的,他想。

出租车在路边停下,两人上了车,后面空间有些狭小,白月光坐得不太舒服,但是关渡说待会儿可能要喝酒,打车比自己开车方便些。

她戳了戳关渡的腰眼,后者身子顿时一颤,只听她声音软软地道:“我想坐你腿上。”

方向盘打了个滑儿,车子猛地颠簸了下。关渡脸上烧得慌,都不敢去看后视镜里司机诡异的眼神,白月光要是长得娇小些也罢了,穿上高跟鞋比他还要高半头的人,坐在他腿上那画面能看吗!

关渡无情地拒绝了。

白月光扒着他的腿闹腾了一会儿,没几分钟就靠在他腿边睡着了。关渡“口嫌体正直”,嘴上说着不要不要,最后还是把她抱到了腿上,手臂轻轻揽着她的身子,防止她滚下去,脸上是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纵容和温柔。

司机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心想年轻人可真会玩。

关渡跟甲方负责人黄丹约在了一家海边餐厅见面,天高云阔,风景无双,也是有点私心,打算等事情忙完后就带白月光去海边玩玩——她说柯蓝星没有海。

项目谈得很顺利,双方都十分满意,其间关渡一直分心留意着白月光的方向,他给她单点了一桌,并叮嘱她不许喝酒。

他不说还好,这么一提,反而把她的兴趣给彻底勾起来了。白月光嘴上乖巧地应着,转头就跟服务生道:“上你们这儿最好的酒。”

关渡脸黑如墨。

不过好在白月光不喜欢酒的味道,只喝了一口就不再碰了。她远远地睨了关渡一眼,眉头拧巴着,仿佛受了什么委屈。

但关渡还是不开心,因为仅仅一会儿的工夫,就有三名陌生男子上前搭讪了,哪怕她态度十分冷漠地拒绝了,可是看着那些人在她身上肆无忌惮地打量的目光,他心里就烧了一把火,说不上来有多烦躁。

白月光对别人的目光很敏感,关渡时不时地偷看她,她能不知道?她当然知道,而且心里还略有些嗔怨,我的头好晕,你为什么不过来?

怪只怪她的酒量太浅,柯蓝星上没有酒,她只抿了一口就醉了,头晕乎乎的,看人都开始重影,她冷着脸推开搭讪的人,起身去了洗手间。

凉水冲在脸上,人却越来越迷糊。发丝沾了水黏在脸颊上,她觉得有些烦,随手一把将假发扯下来丢在了地上,恰巧有小姑娘进来上厕所,抬眼就见一个穿着裙子的“高大男人”在对镜搔首!

“啊——厕所里有、变、态——”

关渡眼见着白月光去了洗手间,左等右等也不见她回来,心里不放心,找了个借口也朝洗手间走去。刚到近前,一个年轻小姑娘就抱头尖叫着“有变态”跑出来,他心里“咯噔”一下,心里陡然升起种不祥的预感,忙抬脚冲了进去。

“我晕!”

看见瘫在洗手台下的那一团渐变色的人形怪物,关渡心都凉了半截,外面脚步声纷至沓来,他的脑袋胀成一个球,已经完全不能思考。

迅速打开一个隔间的门,冲过去把白月光抱起来放了进去,反手将门关好,一把抓起地上被蹂躏得不成样子的假发,想都没想就扣在了自己头上。

同一时间,厕所的门被人撞开,呼啦啦冲进来一群人,包括黄丹。关渡移开眼,他的心直到这时才重重地跳了一下,发觉自己方才抱起白月光时,竟然没有害怕。

无论如何,她那个样子不能被人发现。

他深吸一口气,脸上绽出个笑容,手臂轻抬,莲花指一跷:“呔,你是何方小妖精?”

黄丹:“……”

然后,关渡就被警察带走了。

断绝夫妻关系

白月光是幸运的,她被人发现时已经恢复了正常模样,虽然性别被人质疑了一下,但那不是大事,之前见过她的那个小姑娘甚至还跟她道了歉,说是误会。反倒是替她挡了一劫的关渡比较麻烦,费了半天劲才被放出来,毫无疑问,跟黄丹谈的项目也全搞砸了。

关渡的情绪很低落,他闭眼靠在沙发上,头微微朝后仰着,衬衣的扣子在挣扎间掉了几颗,皱皱巴巴地套在身上,无声地散发着颓废的气息。

白月光知道自己闯祸了,她蹲在沙发前,双手抚在关渡的膝盖上,不安地抠挖着,想了想小声道:“渡哥,今天多亏有你。”

关渡有些不好意思,闭着眼故作无所谓道:“不用谢,我是怕你在这里遇难了,地球会有危险。”

白月光:“……”

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嘟囔道:“就知道你说不出什么好听的话。”

关渡没出声,白月光挤在他身边坐下了,捉了他的手过来,低着头细细把玩,他的手指节细长,好看又富有力度感,她盯着发了会呆,忽然道:“等你这里的工作处理完了,就跟我回柯蓝星好不好?”

终于还是谈到了这个敏感的话题,这也是令关渡烦躁的原因之一,因为他隐约察觉了自己对白月光不同寻常的保护欲,他宁愿自己被当成变态也不愿意她受到一点伤害,说是没有动心,骗鬼呢!

可他也知道,她终究是要走的,而那个地方,却不是他的归宿。

气氛陡然变得凝重起来,他其实可以笑嘻嘻地说“好的”,就像以前骗她的那样,但这次他沉默了很久,却是缓缓地摇了摇头。

“为什么?”白月光见他搖头,突然就生气了,她向来不太爱掩饰自己的情绪,腾地站起身,愤愤地踢了他一脚,“你答应过我的。”

关渡终于直起身子,看了她一眼,但很快又移向了别处。他抿紧了嘴唇,双手交握着,没有说话,明显是拒绝的姿态。

“你其实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跟我在一起吧?”

白月光眼里闪过一丝失望之色,他的心莫名被刺痛了一下,眉头紧紧地拧了起来:“不是。”

“不是什么?”她声音凉嗖嗖的,“关渡,不是你想让道士来收了我吗!”

声音不大,却有种直击灵魂的冲击力,关渡脸上的血色猛地褪尽,交握的指尖不住地发抖,有种被人揭开面纱的狼狈感,原来她都知道了。

关渡有些慌,想去拉她的手,却反被一把甩开,白月光恢复了初见时的矜傲,她咄咄逼人地盯着他不安的双眼:“从过去到现在,你究竟喜欢过我吗?”

“我……”喜欢的。

白月光一摆手打断他的话:“无所谓了,反正我也要回去了,你不肯跟我走,那我们就断绝夫妻关系吧。”

有点像是赌气的孩子话,可关渡却觉得心口一空,突然就变得空荡荡的。

她撂下这句话后径直摔门而出,关渡下意识地要去追,人跑到门外了却又蓦地顿住脚,追上了又能怎么样,跟她一起去柯蓝星吗?他看着空无一人的走廊,一时间心乱如麻。

白月光跑出门后,脸上愤怒的表情就垮了下来。她回头看了眼,见人家根本没有追出来挽留,顿时更加丧气了,拐个地球人回家怎么就这么难呢?

她出门不到半分钟就想回去了,外面风大,太阳又烈,哪里有家里面舒服呢?可是她自己跑出来的,打脸不能太快。

晃悠了一圈又转回来,选了个正对着关渡窗口的花坛坐下,她垂头丧气地揪了两片花叶,心里琢磨着该怎么把关渡勾引出来,恐吓、撒娇似乎对他都不管用啊!

正惆怅着,身后突然有人惊喜地呼唤:“月光!”

白月光身子一抖,恶寒了下,她阴森森地回过头去:“你是谁啊?”

那人看见她的脸,顿时更兴奋了,眼睛亮了下,快步凑上前来:“没想到在这里都能遇到你,真是缘分啊,哈哈哈……我?我是李东阳啊,跟渡哥一起挂过水呢,嘿嘿嘿……”

你要吻谁呢

关渡没能忍太久,虽然脑子还乱着,但脚自个儿不受控制地往外挪。

花坛里绿植苍翠浓郁,叶片反射着太阳的光芒,熠熠生辉,风吹过,花叶如浪花般翻涌,妍丽多姿。但关渡却无暇多顾,眼睛死死地盯着蜷缩在角落里的人形透明生物。

是透明的,一点色彩都没有,将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叶片打着旋儿地落在它身上,它一动未动,仿若一座雕像。

“白月光?小白?”

关渡心里慌得厉害,手脚不住地发抖,眼前的人怎么都唤不醒。它的身体不知出现了什么毛病,不停地往外渗着液体,身下的地面已经湿了一大块,未知的恐惧狠狠地攫住了他的心脏,几乎不能呼吸。

“能听到我说话吗?你不要这么吓我……”

没有人能告诉他该怎么办,他甚至不敢让任何人发现它的存在。一路踉踉跄跄地将人抱回家,其间摔了一次,他紧紧地将它护在怀里,膝盖和手肘重重地磕在地上,他甚至都没觉得疼,只有无穷无尽的心慌和绝望,到底发生了什么?

关渡抱着它,一直不停地跟它说话,可是它却一直没有醒来,身体也在越变越小。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停下了神经质的絮叨,手指轻轻地抚了一下它的额头,落下泪来,吧嗒一声,滴在了它的眼角。

“是我没有保护好你。”关渡想要为它擦去那滴泪,却发现手颤得不行,他惨笑一声,慢慢地俯下身去,“醒来好不好?只要你肯醒来,我什么都听你的,真的,这次不骗你……”

嘴唇缓缓地贴近它的眉心,那一吻堪堪落下,它的眼霍然睁开,目光里是满满的惊恐和抗拒。

关渡:“……”

与此同时,身后砰的一身巨响,有人破门而入。他下意识地回头去看,就见那个让他心肝俱碎的人正气喘吁吁地瞪着他,衣发微乱,风尘仆仆,眼神是熟悉的凌厉和霸道:“你想要吻谁呢?!”

关渡登时噎住,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彻底凌乱:“你……”

眼前一花,一道瘦长的影子一闪而过,白月光抬脚狠狠地朝床上的不明生物踹去。就见被关渡摇晃了半天都没动静的家伙发出“嗷”的一嗓子,动作竟也极其迅速,落地时就地一滚,变成了个眼熟的年轻男子。

白月光扑上去跟他打作一团:“李东阳你要做什么?连我的人都敢动,我打死你,打死你!”

是的,李东阳也是柯蓝星人。

确切地说,他是地球人跟柯蓝星人的混血。关渡因小龙虾中毒住院那次,他偶然听到了对方跟方婷打的一通电话,内容说得很含糊,但“道士”“捉妖”几个词却让他对白月光的身份起了疑心,只是后来关渡很快出院,他没来得及确认身份。

人生有四大喜事——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

白月光乍然得知李东阳身上也流着柯蓝星人的血脉,高兴得简直要爬到屋顶上跳个舞,两人忍不住抱头痛哭,互诉愁肠,然后,她就被李东阳敲晕了。

得知真相的关渡,眼泪又要掉下来,地球这是被柯蓝星人占领了吗,怎么哪哪儿都能遇到?

“我这不是帮你试探他的心意吗?”李东阳被打得嗷嗷叫,边躲还边贱兮兮地道,“哎哟,你怎么还打?我跟你说啊,刚刚以为你死了,他可是……”

吧啦吧啦吧啦。

白月光听罢,美个滋儿地住了手,脸上挂着罕见的羞红,扭头觑了觑关渡狼狈的神色,轻声问李东阳:“你说的是真的呀?”

“那当然!”李东阳说,“他说只要你醒来,让他上天入地都行。”

关渡:“……我不是,我没有。”

白月光没理他,兴致勃勃地捣了李东阳一下,催促他:“不要停啊,你继续说。”

“只见当时他神情憔悴,眼底赤红……最后带着决绝的意味,想要俯身吻我……啊!”

李东阳惨叫一声,白月光再次杀气腾腾地撲了上去:“我的人差点儿要被你玷污了,打死你,打死你!”

关渡一脸麻木地看着乱作一团的两人,觉得需要找个地方缓一缓心情。

为同胞点根蜡

李东阳最后是带着一身伤走的,但精神还挺好,甚至热情地邀请白月光下次一起喝茶。

白月光一脸冷若冰霜地摔上了门,扭头就冲着关渡温温柔柔地笑。关渡被她看得招架不住,眼神狼狈地闪躲,下一瞬眼角上微微一热,白月光猝不及防地吻了下来,带着令人迷醉的清冽气香。

这个吻带着些试探的意味,如蜻蜓点水般转瞬即逝。关渡在她起身时,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手上微微用力,将人带进怀里。直到这时,胸膛里空荡荡的那部分才似乎被填满,终于踏实了下来,有种失而复得的欣喜和满足。

跟刚刚的盛气凌人截然相反,白月光温顺地低垂着眉眼,长长的眼睫随着略急的呼吸微微颤抖,像是随时准备着振翅飞走的墨色凤尾蝶,她在紧张。

关渡用指腹扫了扫她的眼睫,突然出声道:“你那个混血的未婚夫,不会是李东阳吧?”

白月光:“……”

情绪都酝酿半天了,你跟我说这个?

她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没好气地道:“不是。”

柯蓝星人的基因非常强大,因此即使是混血,也会有第二形态,她当初骗关渡说他是自己未婚夫的谎言自然也不攻而破。

白月光是随着柯蓝星的观光旅游团来到地球的,为了避免发生些不必要的麻烦,女人多半会扮作男装,装得强势硬气些。

结果就在旅游团返回柯蓝星的前一天,白月光不小心脱团了,不幸被遗落在了地球上。等下次旅游团再来地球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想要好好地生存下去,最好的办法自然就是依靠本地人的庇护。

经过观察,她将目标锁定在了关渡身上——他逢乞丐就掏钱,烂好人一个,跟着他应该不亏。

眼见着越描述,关渡的脸色就变得越黑,白月光忙补救道:“但是后来我就很喜欢你了,很喜欢,很喜欢。”

关渡挑着眉头,不置可否,白月光捏了捏他的指尖,真心实意地道:“真的,我愿意为了你留在地球。

“以前是我考虑欠妥了,总以为自己孑然一身,别人就跟我也一样,那么固执地让你跟我回柯蓝星,其实是想试探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她瞅了他一眼,忽然有点生气道,“哼,可电视上都是骗人的。”

关渡心头狠狠一震,将她的手指握进掌心里,嗓子像是被什么哽住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长久以来压在胸口沉甸甸的大石轰然碎裂。

他一直没有松口答应跟她去柯蓝星,不是不够喜欢,而是还有身为人子的责任,地球是生他养他的根,拔起来伤害到的人太多。

但是现在她说,她愿意留下来,怎能不让人心颤?

即使孑然一身,也不是谁都能做到这样的,他心里感动,正要说些什么,就听她又道:“反正你若待我不好,我就再跟着旅游团回去。”

关渡:“……”

突然就没有那么感动了呢,关渡按了按抽痛的额角,想到一件事:“你们旅游团是不是太马虎了,少了个人都发现?”

“应该是不知道把谁跟我弄混了,一时间没有察觉,这种事很正常啦,反正下次再送回来就好。”

关渡默默地为那个倒霉同胞点了根蜡,希望他不会被吓坏。

白月光觉得这不是重点,她再次强调道:“如果你对我不好,我就……”

关渡突然翻身将她压在床上,微颤的薄唇轻轻落在了她的眉心。脑中“啪”的一响,要出口的话就再也没有想起来,她看着对方红透的耳尖,眉眼一弯,无声地笑了起来。

他说:“一辈子对你好,没有如果。”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娘子很威武
下一篇 : 他睡在九月的昙花里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