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榴之心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20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石榴之心

文/花凉(出自爱格

01

校招季一过,公司里来了一批新面孔,宋秉涵负责入职员工的培训,一眼就看到了里面最漂亮的一个女孩子。

求职简历找出来看了看,名校毕业的应届生,孟思意,刚过二十一岁,求职照上化着淡妆,披肩长发,温婉极了,如今网络上流行的“水蜜桃女孩”,宋秉涵在心中想,应该就是这个样子。

公司并不禁止办公室恋情,宋秉涵决定追她。

同事倒也给力,纷纷帮忙出谋划策,培训结束成功入职的时候,宋秉涵想送她一瓶香水做礼物,转过身去看了一圈,找到正在打印机旁的何蛮蛮,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喂,蛮蛮,你们平时买香水......”

话说到这,往后退了两步把她上上下下打量一番:“天啊,我竟然来问你这个问题,你怎么会用香水。”

何蛮蛮吸了吸鼻子,没有搭理他。

晚上宋秉涵本来都要忘了这件事情的时候,手机微信上收到关于选购香水的链接,她还用记号笔标出适合她觉得适合孟思意的两款。

宋秉涵发过去一个笑嘻嘻的表情:“那你帮我买一下,我给你钱。”

香水宋秉涵最后却没有送出去,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孟思意便在朋友圈吐槽“996的工作不能要”,之后便高调离职,宋秉涵算是她的直属领导,带她办的交接手续,打着“关心下属”的旗号问一下她接下来的打算,孟思意耸了耸肩:“先不工作了,打算出国旅游。”

那瓶缪缪的香水,中午吃饭的时候宋秉涵随手送给了何蛮蛮:“没送出去,归你了。”

旁边一个同事打趣:“等组长以后谈恋爱了,约会的时候可以用。”

有同事好奇:“组长还不打算找个男朋友啊。”

“哎呀,干嘛总催着蛮蛮找男朋友,”宋秉涵打断道,“她可是要拼工作呢,再说了,咱们蛮蛮,男人做的什么事情她做不了,根本不需要男朋友。”

说完还拿胳膊捅了捅她,嬉皮笑脸:“我说的对吧。”

朋友圈里,宋秉涵看到孟思意已经开始了自己的欧洲环游之旅,头等舱,米其林餐厅,考究的衣服鞋子,照片拍得也都拍得客人,散发着桃子一般的甜美香味。

宋秉涵在心中感慨,水蜜桃女孩并不容易做,要拥有一个甜美无邪的笑容,需要很多精力和金钱的。

电话铃声大作起来,看到屏幕上显示的何蛮蛮的名字,宋秉涵眉头立即皱了起来,果然不出所料,一接通,电话那边何蛮蛮便开口道:“秉涵,上周五你给我的那个项目书,有一些地方需要修改一下......”

宋秉涵打开了电脑。

他和何蛮蛮是同一年入职的,俩人当时去北京的总部培训,一聊天,发现居然在同一所学校呆过,宋秉涵乐滋滋地加了何蛮蛮的微信。

“我怎么没见过你?”宋秉涵问何蛮蛮。

“我是专升本考过去的,比你晚一届。”

“噢,这样。”

那个时候,何蛮蛮和宋秉涵周围认识的女孩子都不太一样,怎么说呢,太不修边幅了,宋秉涵交过几任女朋友,莫不是以“小仙女”要求自己,立志要做一个精致的女孩子,永远保持少女心,口红衣服一箩筐。何蛮蛮呢,她有点胖,头发剪得短短的,身上的衣服也总是黑色灰色这些,她也不看什么综艺节目偶像剧,宋秉涵总觉得她有点闷闷的。

培训中间休息的空当,培训师带大家做游戏,说到用一种水果形容自己,大部分女孩子说的是“苹果”“猕猴桃”之类,轮到何蛮蛮,她说了“石榴”。

哎,别说,宋秉涵倒是觉得有几分恰当,他几乎没有吃过石榴,每年中秋节的时候见家里买过,厚厚的一层外壳,颜色也不好看,好不好吃也不感兴趣,因为看起来实在是一件太麻烦的工程。

何蛮蛮也是一样,宋秉涵在心里想,硬邦邦的。

培训每晚到十点多,大家已经是精疲力尽,有天结束之后,宋秉涵回房间洗完澡吹完头发发现手机落在了培训室,想回培训室拿,原本以为应该已经关门,还专门找了酒店的前台,谁知跟着前台过去的时候,发现里面还亮着灯,何蛮蛮竟然还在用电脑练习今天培训的实际操作。

“快回去睡觉啦,”宋秉涵找到手机之后准备离开,随口打趣了一句:“小石榴。”

他记得先前交过一个女朋友,十点之前一定要睡美容觉的,晚一分钟都不行。

何蛮蛮没想到还会有人过来,微微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点点头:“嗯。”

她起身收拾东西,宋秉涵干脆就等了她一会。

两人结伴回去的途中,宋秉涵说道:“你好努力啊。”

何蛮蛮轻轻应了声:“想能够被看到啊。”

那批参加培训的年轻人中,何蛮蛮最先升到了管培生,再后来入职两年,成为了部门负责人。

大家喜欢喊她组长。

02

孟思意在国外玩了两个多月,和宋秉涵保持着每周微信上聊几次的频率,有次问他要不要谈恋爱,说是想把自己一个朋友介绍给他。

宋秉涵和那个朋友私下见了面,美女的朋友也是美女,几次约会,宋秉涵便谈起了恋爱。同事里有人打趣:“你们都说小宋花心,我看可不是,觉得他专一的很,几任女朋友我看着都是一个样,根本分不清楚。”

宋秉涵笑:“美丽的皮囊本来就是千篇一律嘛。”

刚谈恋爱,难免会耽误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好在有何蛮蛮在,虽说她是自己的上司,但没什么脾气,有什么工作需要交上去,总是会提前提醒一下宋秉涵,偶尔也会督促一下他,让他对某个项目上点心,高层那边正在选项目负责人。

但其实宋秉涵也并没有很在意这些。

虽然是在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但他是本地人,虽说算不上是什么富贵之家,但也算是衣食无忧,工作挣挣零花钱就可以了,没想过什么要闯荡一番事业出来。

但他也能领了何蛮蛮的好意,毕竟在公司里,何蛮蛮也能称得上是他的一个朋友。

先前有一回宋秉涵失恋,约了何蛮蛮喝酒,想地方的时候,宋秉涵脑袋一转,向何蛮蛮推荐大学门口的一家烧烤摊,说自己念书的时候常去,问何蛮蛮有没有去过,一定要带何蛮蛮尝尝。

两人打车过去,乱七八糟地点了一大堆东西,宋秉涵三杯啤酒下了肚,开始同何蛮蛮吐槽自己那个劈腿了一个富二代的前女友,何蛮蛮就那样安静地听着,偶尔应和宋秉涵两声。

宋秉涵摇摇头:“哎,不行,何蛮蛮你不懂,你都没有谈过恋爱吧?”

又倒了一杯啤酒喝下:“你都没有谈过恋爱,怎么能理解我们失恋的痛苦呢?”

何蛮蛮也陪着他喝了些酒,看着坐在对面的宋秉涵。

她的心里涌现出一股淡淡的哀愁。

她又怎么会不知道爱恋的痛苦呢。

宋秉涵这些年来谈过多少场恋爱,恐怕他自己都算不过来了,再加上,她对于他,原本也只是一个普通同学吧,哪里指望他能够想起来。

他们的交集其实可以追溯到更早的时候,高一,宋秉涵不知道因为什么缘故,转学过去过一学期,他当时坐在何蛮蛮的旁边。

大城市过来的男孩子,开朗健谈,和班里很多女生很快都成为了好朋友。

许或是因为何蛮蛮安静,宋秉涵倒是蛮喜欢对她倾诉,那个时候喜欢上班里一个高高瘦瘦长发的女孩子,也会和何蛮蛮说。

“漂亮的女孩子,看起来就让人心情很好。”

他一直喜欢的,都是那种甜甜的女孩子。

但一种水果变不成另外一种水果,石榴也变不成水蜜桃。

何蛮蛮心底的震动发生在什么时候呢,有天在学校里,下课的时候他神秘兮兮的,让她晚一点走。

教室里没有旁人,他从抽屉里摸出一个小蛋糕出来,对何蛮蛮说生日快乐。

何蛮蛮愣了一下,慢慢才想起来,是前一阵子他同她闲聊,商量着那个漂亮女生过生日送什么礼物比较好的时候,顺嘴问了何蛮蛮一句,你什么时候的生日。

“我不过生日的。”何蛮蛮说了一个日期,淡淡地回答道。

“我想着你也长大了,怎么能没有一次惊喜的生日呢。”宋秉涵笑嘻嘻地说道。

那个蛋糕究竟是什么味道,好吃不好吃,何蛮蛮已经记不起来了。

但是宋秉涵那天明晃晃的笑容她却记住了。

她记住了很多年。

后来宋秉涵又转学回去,何蛮蛮依稀听到过是去了上海。

高考的前一天发高烧,成绩不太理想,只考上了一个专科,但何蛮蛮还是去了上海。

新员工入职培训的时候,宋秉涵只想着在这里能遇到一个校友,真是又惊喜又意外。

他不知道背地里何蛮蛮做了多少努力。

宋秉涵这天喝得有点多,醉醺醺的,何蛮蛮叫了车送他回去。

原本是想着把他送到楼下,谁料他走路歪歪扭扭,还叫嚷着胃里难受,何蛮蛮只有扶着他上楼。

父母给他买的房子,两室一厅,用他的指纹打开锁,里面的东西扔得乱七八糟。

何蛮蛮扶着他到卧室的床上躺下,而后去厨房烧了一些开水。

他喝了一些热水,迷迷糊糊地睡下。

何蛮蛮小心翼翼地在房间里走动着,把地上散落的衣服一件件捡起来收拾好,鞋子摆放好,桌子上不知道放了几天的外卖盒收拾进了垃圾箱里。

宋秉涵在半夜醒来的时候,何蛮蛮已经不在这里了。

他觉得肚子有些饿,迷迷糊糊地起身,走到客厅里的时候便闻到了一股香味。

顺着香味走到厨房,电饭锅中正保温着一锅小米粥。

他努力回想了一下醉酒前的事情,是何蛮蛮送自己回来的。

“这个何蛮蛮,”他盛了一碗小米粥端到桌子上,“没想到还挺细心的。”

03

第二年冬天的时候,何蛮蛮拿下了华东区一个特别大的项目。

过程当然很是艰辛,这个项目几乎算是从对家手里硬生生抢过来的,何蛮蛮战斗力爆棚,姿态并不好看,导致业内很长一段时间提到她,都要皱皱眉头“太厉害了,跟个男人一样。”

这个项目直接让她从部门经理升到了区域经理。

这一年何蛮蛮二十七岁,有时候想一想,距离她吃到一个小蛋糕的十五岁生日,已经过去了十二年。

晋升自然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想要找人庆祝一番,但是在这个城市,她也没有什么朋友,年轻女孩子在一起聊的话题,香水口红限量版包包,她不太懂,也不太感兴趣。对公司里的年轻男孩而言,她的年纪有些大,年长一些的男人,通常都有了家庭。

何蛮蛮找出一瓶红酒,想了想给宋秉涵打了个电话。

原本想问问他有没有空,电话一接通就听得出来那边很吵,宋秉涵要放大声音和何蛮蛮说话:“怎么啦?今天不是放假吗?我可是不加班的,我在酒吧玩呢,和孟思意一起,孟思意,你记得吧?就是去年在我们公司呆过......”

后面宋秉涵又说了些什么,何蛮蛮也听不太清楚了,孟思意,她对这个名字并没有很感兴趣,她认识宋秉涵以来,听过他的口中说出过太多女孩子的名字了。

何蛮蛮交待了一句“那你们好好玩”,就挂掉了电话。

那一刻她的心里是微微有些沮丧的,觉得自己是不是努力错了方向。

入职培训的时候她和宋秉涵说起过“想要被人看到”,其实是“想要被你看到”。她有阵子也试图让自己能够变得更美丽,但没能坚持太久。

宋秉涵是什么时候和孟思意开始的恋爱,何蛮蛮并不清楚,升职之后她的工作忙了很多,也不是总呆在办公室里,经常需要出差,全国各地飞来飞去。

有一次在北京出差,正开着会的时候忽然接到了宋秉涵的电话。

原本她开会时是肯定不会接电话的,但是那天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个电话非接不可,宋秉涵应当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她做了个抱歉的手势,走出去接通,电话那端宋秉涵竟然在哭泣,让何蛮蛮一时间有些心惊。

“蛮蛮,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家里出事了,好想找人聊聊......”

那晚会议结束,何蛮蛮连夜赶了回去。

宋秉涵的父母出了事情,经济上的问题,宋秉涵到最后才知道原来家里的生意早就是步履维艰,看上去还不错的生活都是靠高利贷维持,就算是把家中的房产全部抵押出去,也是还有窟窿要补。

他原本觉得生活简单,不过是因为一直没有真正走进生活里。

当时原本和孟思意还处在热恋之中,但她听到这些吓得脸色苍白,水蜜桃一样的女孩子,哪里禁得住“债务”“破产”这么可怕的字眼。

第二天宋秉涵再去打孟思意的电话,那边已经是无人接听。

他一时间手足无措,觉得自己状态太差无心上班,竟然也辞去了公司里的工作。

04

几套房子都被判决收走,宋秉涵在何蛮蛮那里住了一阵子。

他都不知道她居然在上海买下了一个房子,面积不大,不到七十平,但地段也还不错,装修也温馨舒适。

他也不知道何蛮蛮居然还会烧菜,早上他起床之后,何蛮蛮通常已经做好了早餐,味道都很不错,宋秉涵仔细想一想,自己已经很多年都没有吃过早餐了。

有一回他们两个结伴去公园走走,傍晚时分,路上他们碰到一对老夫妻牵着一条乖巧的狗狗,宋秉涵有些怕,原本想躲一躲,谁知道那对夫妻和那条狗见到何蛮蛮都很开心,宋秉涵这才知道是那只狗狗是何蛮蛮在外面捡到的流浪狗,她照顾过一阵子,因为工作的缘故实在是不方便养狗,便交付给了同小区的一对夫妻,偶尔也还是会过去看看。

老阿姨冲着两人笑笑:“哟,可算是谈恋爱了,小伙子挺帅的。”

何蛮蛮的心跳快了一拍,想赶紧开口否认,但看看宋秉涵,他正低头逗狗,好像也没有被冒犯到的意思,想了想便作罢,什么也没有说。

那个周末,宋秉涵同何蛮蛮表白了。

那个表白来得出乎意料,何蛮蛮在公司加班到十点钟,累得有点头昏脑胀,打开房门之后发现没有开灯,以为宋秉涵已经睡着了,正想按下开关的时候,忽然就有一个人影走了出来,从卧室里推出一个摇曳着烛光的蛋糕。

烛光的映衬下,她还看得到客厅里也摆满了很多玫瑰花。

她微微有些吃惊,问宋秉涵:“你怎么知道我的生日?”

她记得工作以来,她没有过过生日,也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过。

没想到宋秉涵也吃惊:“今天是你的生日?”

哦,原来并不是他知道。

他倒是笑笑:“那就更好了,这是我准备的表白蛋糕。”

表白蛋糕这件事情,宋秉涵已很是熟稔,毕竟每一任女朋友都可以用上一次。

何蛮蛮一时间有些懵在那里,她好像从十几岁的时候就在期待这个时刻了,然而当这个时刻真正到来的时候,她却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

“蛮蛮,答应我吧,我现在只有你了。”

我只有你了......听起来也好像有什么不对,但却又让人找不到什么理由拒绝。

毕竟此时此刻,宋秉涵的目光是如此地动情,如此地真诚。

何蛮蛮说了句“好”。

这是何蛮蛮的第一次恋爱。

但其实即便是当初没有奢望,她还是在脑海中上演过很多次预想的情景:他们一起去餐厅吃饭,一起去看新上映的电影,一起去超市买菜,拎着一大包菜回家。

她与宋秉涵,也的确过了一段那样的日子。

有时候会推掉一些加班,为了回来和宋秉涵吃上一顿饭,到厨房忙忙碌碌一个多小时,吃饭的时候通常已经是八点多。

是有着疲惫,但也有着开心。

虽然说这两年,努力工作独立供楼,也符合网络上流行的“独立女性”要求,但是她仍旧想要爱,想要这个人的爱。

直到后来,明明还没有找到工作的宋秉涵回家越来越晚,说是一直闷在家里没事干,和朋友出去喝酒,有几次何蛮蛮打过去电话,那边又被他掐断,也还有几次,凌晨的时候接到他朋友的电话,说是宋秉涵喝醉了,问能不能接他回去。

深秋的夜晚,何蛮蛮匆忙打车过去,在酒吧里找到喝得醉醺醺的宋秉涵。

她扶着歪歪扭扭的他上了出租车,在出租车上,他的手机掉了下来,她弯下腰去拣的时候,正好有微信消息发过来,“想你”。

宋秉涵的手就搭在那里,她犹豫了一会,还是选择了指纹开锁。

看到他最近在和一个女孩子聊天,朋友圈里看得到照片,是他惯常喜欢的女孩子的长相,巴掌大的小脸,高挺的鼻梁,有长腿和细腰,晒出来的莫不是精致的美食,刚买的包包,出去旅游的照片,生活在一个和何蛮蛮不同的世界里,好像永远像水蜜桃一般鲜美可口,不会有烦恼一般。

聊了些什么呢,声称自己单身,夸对方漂亮,“我的理想型”。

“我在公司做管理。”连自己的工作都要编排一番。

何蛮蛮不动声色地把手机放了回去。

她垂下头去,看着把脑袋放在自己肩膀上的这张脸。

这张十几岁时就让她感到心动的脸,无外乎仍旧是好看的。

但是何蛮蛮看着看着,忽然惊恐地发现,爱意消失掉了。

留下来的,还有一点点温柔,一点点悲悯,和一点点厌恶。

出租车的车窗打开,有一阵清爽的风吹来,何蛮蛮的内心感觉到了一丝丝轻快,还有的,便是自由。

05

二十九岁的那年,何蛮蛮又一次谈起了恋爱。

对方是在工作场合认识的,是一次会议,结束之后她忽然被一个男人叫住,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真诚地做自我介绍,说是“想认识何小姐”。

何蛮蛮回忆了一番自己在会议上的表现,坚硬,强势......“不,”后来被那个男人纠正,“勇敢,聪慧。”

他们约会了一阵子,有一回在一个假期结伴同游,在山脚下的一个茶楼里,何蛮蛮歪着头问对方:“如果用一种水果来形容我的话,你会用哪一种?”

当时是秋天,对方思忖了片刻,指了指外面树上挂着的水果:“石榴。”

何蛮蛮一时间有些诧异,但也有些释然,她在外人眼中,从来都是坚硬粗糙的样子。

对方继续:“你从外表看石榴,谁能想到那么坚硬的外壳下面,会有那么柔软的一颗心,装着那么柔软的世界。”

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看过那只在公园会和何蛮蛮打招呼的狗狗,看到过何蛮蛮音乐播放器里最常听的那几首伤感的曲子,也看到过有一次何蛮蛮因为工作压力太大,躲在卫生间里哭过一会。

他甚至在何蛮蛮的书架上,看到过一个硬皮笔记本,她在里面写下过很多柔软的情诗。

那应该是她少女时期写下来的,他不知道是写给谁的,但想必那个人,永远地错过了。

那么柔软细腻的石榴之心。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亲爱的副本先生(一)
下一篇 : 似片雪掠过星河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随机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