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哇的一声哭出来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青梅哇的一声哭出来

文/郁风闲(来自桃之夭夭

简介:青梅女总裁破产了,竹马跨国来帮忙,结果被气个半死……

1.仇富

傍晚,骤雨突至,马路被淹没,行人纷纷绕道。钟晴蹲在快餐店外的台阶上,两眼无神地看着地上蓄起的水洼。今天一定是她的倒霉日——她破产了,公司被夺走,车子、房子都被查封,现在她全部的财产是离开公司前,李秘书好心给她的五百块。

连住一晚宾馆都不够。

明明已经这么惨了,她却依然哭不出来,可能因为很早以前就有人说过:“你这样下去,迟早把公司败了。”说话的人真有先见之明,可惜他看不到自己的惨状了。

一双男鞋停留在她的跟前,钟晴一眼就认出来,这双鞋是限量版,价格八万……如果她有八万,够她生活好久。钟晴忍不住提醒:“你的鞋子不能进水,不要站在水里了……”仰头,看清对方的脸后,话语忽然止住。

八万块鞋的主人是苏乐。

该死,她多管闲事了。苏乐有钱,泡坏个百八十双鞋都不心疼。钟晴收回目光,拍拍湿漉漉的屁股站起来,挪了个地方继续蹲着,苏乐跟到她的旁边站着。钟晴的眼光四处乱瞟,偶尔饥肠辘辘地盯着玻璃窗里头的快餐,就是不看苏乐。

“钟总裁。”

良久,苏乐说话了。

钟晴不自在地撇撇嘴。

苏乐说:“哦,不对,听说你破产了。”

钟晴握紧拳头,强压下打烂他的头的冲动——她现在很穷,根本赔不起。忍着吧,反正自从她破产起,她就知道肯定会有这一天,只是没想到这才不到二十四个小时,人家就跨越大半个地球跑来看笑话,非常地迫不及待啊。

他不也是总裁吗?很闲吗?下一个破产的一定就是他!钟晴默默地诅咒着。

苏乐问:“有什么打算?”

钟晴目光呆滞地看着前方,马路边上停着一辆豪车,正在被贴罚单。为什么贴罚单?应该直接拖走啊……钟晴现在很仇富,看不得别人有钱。

苏乐继续问:“有住的地方吗?”

啊,她看到有人用钥匙刮了车子。啧啧,真是艺术啊。雨越下越大,豪车停的位置有点儿低,雨水渐渐漫上来。

钟晴看着热闹,抿着唇不说话。这人到底来干吗的?上回见面是不欢而散,笑一笑就得了,至于问这么多吗?

苏乐说:“我来之前去了一趟你家的别墅。”这话终于成功地把钟晴的目光吸引过来,苏乐笑笑,道,“王叔他们都很震惊,家里的几个佣人也是。法院来查封别墅,他们都慌了,工作忽然没了,连个遣散费都没有……”

钟晴撇着嘴,心里充满愧疚。苏乐说:“我给了他们一笔遣散费,每个人两万,王叔五万,应该够他们找到下一个工作了。”

钟晴嘴巴动了动,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谢谢。”

“不需要谢。”苏乐说,“总共十一万,你打算怎么还我?”

钟晴猛地倒抽了一口气:“苏乐,你、你、你……”

“很好,你还记得我的名字。”苏乐语气忽然一转,语带讥讽地说道,“我还以为钟总裁您贵人多忘事,才半年工夫就把我给忘了呢。”

“你想怎么样?”十一万,把她卖了都不够。

苏乐说:“没钱还,就用你的身体抵债吧。”

钟晴又倒抽了一口气,他还真的想把她卖了?

2.被劈腿

苏乐和钟晴原本是一对校园情侣,所有人都这么认为,苏乐也这么认为——他们从大一开始,一起打打闹闹,组队刷遍了学校的各大比赛,配合默契——直到大四,钟晴将男友陆晋介绍给苏乐。

钟晴劈腿了……这是苏乐的第一个想法,他去找钟晴算账,一通驴唇不对马嘴的沟通后,才知道人家根本没把他当男友。苏乐一气之下,毕业证都不要了,直接跑出国。中间他回来过几次,因为大家都身处商业圈,也见过钟晴几次。

钟晴为了男友陆晋闹家庭革命。

钟爸过世。

陆晋进入公司……

苏乐说:“你还真放心?不怕人家把公司搞没了?”好心提醒被钟晴当成是挑拨离间,人家很得意:“该担心的是你吧?咱们两家可是竞争关系,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才不过两年,现实就狠狠地打了钟晴的脸——她破产了,男友还在公司,却踹了她……钟晴气得当场要找他算账,谁想人家直接让保镖把她架出来了。钟晴想起这事儿就窝火,是她自己脑残,被耍了一通。被嘲笑什么的,她也认了,但是这口气不出不行!钟晴说:“能不能再借给我九万?凑个整数。”

苏乐挑眉,这是在干什么?讨价还价?他问:“你要九万做什么?”

钟晴愤恨地说道:“买通杀手,弄死那个王八蛋!”

“杀人是犯法的。”

“我会找个专业的,保证弄得神不知鬼不觉。”

很好,还有心情开玩笑,总比死鱼一条让人放心。苏乐说:“二十万太多了,你不一定值这个价。”

钟晴咬牙:“你不给算了,我找别人去,肯定有人出价比你高。”说着就要钻进雨幕。

苏乐把她拽回来:“你还真想把自己卖了?”

钟晴盯着他不说话。

苏乐叹息:“我可以再借给你九万,不过要分期给。”免得她真的跑去买通杀手,做出什么要不得的事情。钟晴上下打量着苏乐:“这么小气?难道你也要破产了?”

苏乐不打算继续跟她废话下去,否则迟早被气死——从相识他就知道,钟晴非常乐衷于气死他。

“跟我回去,我考虑考虑怎么分期。”苏乐往外走了两步,回头发现钟晴站在原地没动,“怎么了?又要讨价还价?”

钟晴脸红了一下,摇摇头:“蹲、蹲太久了,腿麻了。”从公司出来之后就一直在这里发呆,她到底蹲了多久?

苏乐无奈,把伞塞给钟晴,背过身弯下腰,钟晴心领神会,一点儿都不客气地跳上去。苏乐背着钟晴,往地铁站走去,钟晴惊讶地问:“坐地铁?你不会真的破产了吧?”虽然都出生富豪之家,苏乐可比她挑剔多了,从来不搭乘公共交通的。

苏乐说:“车子被水淹了。”

视线瞥向马路边上那辆被贴罚单,被雨水浸泡的豪车,原来那是苏乐的?她非常不客气地“哈哈哈”大笑起来。

苏乐凉凉地说道:“如果不是因为你,我的车也不会泡水,你是不是要负责一点儿维修费用……”

笑声猛地止住,钟晴咳嗽两声:“我就五百块,你看着办吧。”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她很穷,赔不起的。

苏乐说:“我够有钱了,我们可以用别的方式来偿还……”

钟晴张口对着苏乐左边的耳朵重重地咬下去:“手规矩点儿,如果你还想要你的耳朵的话。”耳朵吃痛,苏乐抚着她大腿的手乖乖不动。背上的人却好像咬上了瘾,又换一边耳朵,“咦,你耳朵上有个牙印!看来国外的生活很滋润啊!”

苏乐真想把她丢下去算了:“那也是你咬的!”这么多年,钟晴这个恶习从未改过。

3.夺妻之恨

两人回到苏乐的家中时,钟晴睡着了。她最近因为公司的事情压力太大,现在破产了倒是轻松了,什么地方都能睡着。苏乐摇不醒她,也没找别人来帮忙,胡乱地替她擦干了身上的雨水,让她继续休息。

“笨死了,被人吃了都不知道。”苏乐气得咬牙,想到还要收拾的烂摊子,不甘心地在她的肩膀上咬了一口,留下一排牙印,这才满意地离开。

他一直知道陆晋不安好心,奈何恋爱中的钟晴根本不听劝,于是在钟氏安插了眼线。这次陆晋突然发难,让苏乐也措手不及,一听到消息就立即赶回来,自己的公司还有很多工作等着他处理。至于陆晋……钟氏那点子家产他看不上,不过他不会放过欺负钟晴的人。

苏乐忙到天亮,疲惫地揉揉眉心,忽然一声尖锐的叫声刺痛了他的耳膜,接着就见钟晴穿着不合身的男士外套,冲进书房:“苏乐,你是不是占我便宜了?”

苏乐看着外套下那双白皙的长腿,轻佻地吹着口哨:“好风景在前,不看白不看。”

“你……”钟晴气炸了,冲上去想找苏乐单挑,不经意地瞥见电脑屏幕,呆了一下,“你在看我公司的资料?”两家本来就有竞争,苏乐有这些资料是正常的,但是现在这个时间点看,她就觉得有问题。

“已经不是你的公司了。”苏乐说,“而且,陆晋好像要把公司名字改了。”

钟晴暗暗咬牙,她痛恨自己的无能。

爸爸和苏乐早就提醒过他,陆晋不可靠,可是她就是不信……结果,农夫把毒蛇养大了,得到报应了。她那眼神真是让人不爽,好像还在怀念陆晋……苏乐瞪了钟晴一眼:“趁着他根基不稳,推一推他。”

钟晴回过神:“你跟他有仇啊?”她有点儿期待,这笔账她是一定要算的,说不定苏乐可以成为自己的帮手。

苏乐冷哼:“我跟他之间的仇,比你想象的还大。”夺妻之恨,用什么卑劣的手段报复都不为过。

钟晴谄媚地笑:“难怪你之前老是和我们抢生意,原来是有仇啊。”仔细想想,钟氏会陷入危机,也有苏乐的一份功劳呢,三番两次抢生意,挖墙脚,让钟晴恨得牙痒痒,每天扎小人一百次。不过这些都是正当竞争,输了她认。陆晋那种就是吃里爬外,卑鄙无耻,不报复回来,难解心头之恨。钟晴钩住苏乐的脖子:“你打算怎么报复?说出来,我可以帮帮忙。”

“嗯……”苏乐目光向下,陷入沉思。

钟晴说:“对付这种人,绝对不要顾及什么礼义廉耻,怎么狠怎么来。”

“嗯……”苏乐有点儿心不在焉。两点春色出头,这边风景独好,啧啧啧。

钟晴终于注意到苏乐的表情不对劲,顺着他的视线一看,自己衣领打开,春光外泄。

“色狼!”

巴掌扬起,半途被苏乐截住,顺势将她整个人拉到怀里:“我帮你报仇,有什么回报吗?”

钟晴抱着他的脑袋用力地亲一口:“够了吗?”

苏乐的表情僵住。

“这都不够?”钟晴扬声,“那要不随你吧,反正你付了钱了,你想怎样,随便,我绝对不会抵抗……”

话没说完,苏乐忽然松开她,钟晴反应不及,“咚”的一声,狠狠地摔在地上,屁股差点儿摔成几瓣。钟情气得大吼:“苏乐,你神经病啊?”

“钟晴,你眼瞎啊!”

所有人都知道他喜欢她,只有这个笨蛋看不见。找个别的男人在他面前双宿双飞也就算了,现在还想着拿身体抵债?苏乐是很想要她,不只是身体,还有心。钟晴的话让他很生气,在那一瞬,他觉得自己的感情被玷污了。

“苏乐,打人不打脸!”钟晴也怒了,“我就是眼瞎,才会看上那个人渣,才会被骗!你想笑就笑吧!”气呼呼地吼完,钟晴抹了一把脸跑出书房。

她哭了?

苏乐懊悔不已。为什么要吵架呢?他千里迢迢赶回来,不是为了和她争个对错的……管她什么目的,先把她拉到自己的身边,其他的可以慢慢来,反正,这么多年都等过来了……苏乐想通了,正想去找钟晴道歉,她迅速地又折回来,眼眶有些湿润。道歉的话到了嘴边,正要出口,钟晴已经冲到他跟前,抓住他的胳膊,一个过肩摔,将他摔出去。

“这是给你的教训,让你以后再嘴贱!”钟晴酷酷地说,“还有,以后不许脱我的衣服!”

4.什么仇

钟晴和苏乐一起出现在别墅的时候,惹来不少的注目,一个是手腕高超的商界奇才,一个是被鸠占鹊巢的商界笑话……不过顾及苏乐的关系,也没人真的去嚼舌根,只是眼光忍不住往大厅的某个角落看过去,一副等着看好戏的表情。

钟晴根本没心思去理会别人的眼神,她现在快被身上这件礼服折腾疯了——贴身的低胸红裙,为了效果,里头不带一丁点儿的遮蔽,她每走一步都担心裙子会掉下来……

“不舒服就别穿。”苏乐刻薄地说,“又没人逼着你挑这件。”

钟晴媚眼一眨:“我这不是为了你的福利吗?怎么样,看着心痒难耐吧?”苏乐已经把“卖身钱”都给她了,全额付款,一毛不差——人家钱都付了,总不能让人吃亏吧?更亲密的接触什么的就别想了,一点儿眼福还是可以的。

苏乐被噎住了。

钟晴说:“而且,不穿这件,难道穿你挑的?我真怀疑你怎么在商界混下来的,品味这么差……”他们两人是一起去买礼服的,苏乐挑了一件保守的黑色高领礼服,差点儿没把钟晴看吐了。

钟情自己选了身上这件,直接换上了,脱下来的衣服让苏乐拿着,苏乐不经意地瞥了一眼,发现了其中裹着的内衣裤……

“你里头什么都没穿?”

钟晴不想跟苏乐解释什么效果之类的,暧昧地说道:“这不是为了方便你吗?”她永远都记得自己第一天到苏乐家就被扒光了的事情!

苏乐的脸臭了一路,若非今天是世伯的大寿,不能缺席,他早就把钟晴打包运回家了。进了宴会厅,苏乐直接上去找了世伯道贺,打算走个过场就走人,却被世伯拉住。钟晴看出他们有事要谈,自觉地走开,去找点儿吃的。

钟晴走到餐桌旁,不时地能听到一些聒噪的耳语:“破产了还有脸在商界晃啊……”钟晴脸不红,心不跳,丢脸是有点儿,但在苏乐的嘲讽下都挺过来了,这些无关紧要的屁话就更不会在乎了。

又有人说:“看她和苏总裁的关系,不会是被包养了吧……”钟晴低头看看自己,穿得确实一副被包养的样子。她身材好,想穿什么碍着她们了?

钟晴把关于自己的八卦当成是配酒的小菜,连喝了两杯。又有人走近她说:“哟,小晴,你怎么会在这儿?”钟晴怀疑自己是不是醉了,否则怎么会听见一个欠扁的声音?她抬头看过去,果然看见了陆晋那个欠扁的人,以及亲昵地挽着他胳膊的,穿得比她还要像情妇的李秘书。

看来这俩货早就勾搭在一起了,她居然还觉得李秘书给她五百块是好心……人家是想羞辱她吧?钟晴扯了扯嘴角——又一次被苏乐说中了,她简直蠢透了。

苏乐请世伯查了陆晋的事情,两人谈的正是与他相关的,谁知没聊多久,便注意到钟晴那边的动静。苏乐看着相视笑着的陆晋和钟晴,目光微沉。钟晴娇媚地笑着,不知道说了什么,竟让陆晋撇下自己的女伴,跟着她走到了宴会厅的外头。

虽听不见,但苏乐对她那样的神情太熟悉了,她在勾引陆晋——大学时代,钟情也时常对他露出这样娇媚的姿态,勾得他心神荡漾,然后顺利地达成自己的目的……这一次,她勾引陆晋的目的是什么?

苏乐不由自主地迈开步子也跟了出去。院子里光线昏暗,依稀能够听见声音从拐角处传来,他加快脚步走过去,还未拐弯就见钟晴一个过肩摔,将陆晋摔到自己跟前。苏乐愣了一下,接着就听钟晴一边咒骂着“死王八蛋,敢阴我”,一边用力地把陆晋拖到暗处,继续暴揍。

想象中的暧昧画面没有出现,苏乐松了一口气,也没上去阻止,抱着胸一边看戏,一边欣赏着不时泄露的春光。钟晴虽然看着柔弱,但自小学了一身功夫,对付养尊处优惯了的陆晋绰绰有余,完全不需要他多担心。

钟晴打完了,听到了鼓掌声,才注意到苏乐的存在:“你……”不骂她?她知道自己的行为有多愚蠢,但不揍这一顿,不解气。陆晋被揍得鼻青脸肿:“臭女人,别以为我会放过你……”

苏乐抬起脚,给了陆晋一个干脆。“打得好。”苏乐说,然后揽着钟晴直接离开。上车之后,苏乐给世伯打了个电话,提前离开总要打声招呼的,顺便还告诉了他一件事:“对了,您家别墅的监控坏了这么久了,也该修一修了,万一有宵小出现可不好。”

钟晴瞥一眼苏乐脸上的笑:“……你是让他们毁掉监控?”

苏乐没否认:“陆晋真惨,这顿打要白挨了。”

钟晴忽然好奇了:“你跟他到底有什么仇?”

5.奸商

“他抢了你的生意?”钟晴没能从苏乐那边得到答案,开始玩起了猜谜游戏,尤其在苏乐说猜中了可以减免一万块钱债务之后,她更加乐此不疲,“不对啊,你抢了我们更多生意,我们都没记恨呢……”

“我们?”苏乐挑眉,这两个字听起来让人莫名地恼火,钟晴却对他的怒气一无所知。

苏乐丢了两本书到钟情跟前:“把这两本书看完,我晚上抽背。”当初在学校的时候,钟情什么都擅长,就是不擅长经商,这才把公司搞垮了,苏乐要把她回炉重造。

钟晴看着那两本足以砸死自己的书,头都大了,苦哈哈地翻了一会儿,又岔开话题:“你不会是嫉妒他吧?”

苏乐轻哼一声:“呵,他有什么值得我嫉妒的?”

“嗯……”钟晴很认真地思考起来,“他看起来很和善,嘴甜,很有风度……虽然现在我知道了,那都是伪装的,不过凭良心讲,他长得很帅,学历很好,善于经营……”

苏乐的脸快绿了:“他有的哪一样是我没有的?”

钟晴脱口道:“他有一个美貌的女友,你没有啊。”结果美貌的女友还他被踹了……扎心了,扎心了,钟晴后悔死了,被打脸得还不够吗?

苏乐也加入进来,往她的心口上扎了一刀:“他还有一个美艳的秘书,我也没有。”

钟晴瞪着苏乐。

苏乐也不爽地回瞪她。

良久,钟晴说:“嘴这么贱,难怪你这么多年都没有女朋友……”她起身收拾着书,不想再跟他共处一室。

刚走出书房,她又迅速地折回来,探头进来问:“他是不是抢了你的女人?”夺妻之恨啊,换成是她,也绝对不能忍。但是一想,不对,苏乐和陆晋认识才多久啊,那之后陆晋身边就只有自己……

为了减免一万块钱的债款,她的智商都快被挖空了……钟情鄙视自己,再次关上门。门被合上的那一瞬,书房里隐约传来苏乐的声音:“债务减少一万,自己记着。”

声音模糊不清,钟晴怀疑自己听错了,苏乐才不会那么好心……

有一点钟晴想错了,苏乐很好心,让她都想颁一个“年度慈善家”的奖杯给他……他居然替她开了一个公司,虽然公司不大,但是用心经营的话,养家糊口、富贵余生还是够的。可是,自己真的要收吗?钟晴的心微微颤抖,这样收了不好吧……钟晴回想起来,大学时候有个同学被土豪包养,当时她还特别不屑,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一天。

钟晴犹犹豫豫,对钱的渴望和稀薄的尊严挣扎拉扯着,正要开口拒绝,苏乐说话了:“公司的经营完全交给你,一年之内要给我实现盈利。”

咦?还有要求啊?钟晴问:“那万一亏了呢……”毕竟有先例,她已经破产了呢。

“亏了,就拿你的身体偿还。”苏乐笑容可掬,“如果再搞破产……那你这辈子就完了。啧啧,想想就有点儿期待呢。”

周扒皮!黄世仁!大奸商!自己果然斗不过他啊!钟晴有自知之明,这么危险的投资,谁上谁傻叉。钟晴呵呵地赔笑:“我们非亲非故的,怎么能收你这么大的馈赠呢?”不要不要,坚决不要。

苏乐笑着道:“我有问你的意见吗?你给我打工,就当作是偿还那十九万。”

钟晴差点儿忘了,自己还欠着人家十九万,而且现在还包吃包住,这也算是另一种“包养”吧……本来吧,钟晴也不怎么介意“包养”这个词,但是她忽然意识到,苏乐对自己,可能有着歪心思——那天她猜对了,陆晋抢了他的女人,可是陆晋和苏乐认识期间,只有她一个女人……这么一联想,钟晴就发现事情严重了。她把他当兄弟,他却想睡她!钟晴想拍拍屁股走人的,但想到背负的外债,没敢真的跑路。

她也不敢直接问。万一人家否认了,她就太丢脸了,可万一承认了……钟晴也不知道怎么办,一直以来她就把苏乐当成是最好的朋友,永远存在于身边的人。恋人……恋人是狗屁!

当作不知道吧!钟晴深思熟虑后做出决定,苏乐闷骚的性子反倒给了她巨大的帮助。同时她很认真地打工还债,每天早出晚归,比苏大总裁还要忙碌。一个月后,钟晴亲自去谈一笔大生意,对方是个年轻的商场女强人,见了面直接就问:“你和苏总裁是什么关系?”

6.把握时机

苏乐嘴角抽搐,怒气在胸腔中积蓄,随时爆发。那个该死的钟晴,为了合约,把他卖了。一早,钟晴就拿了合约来嘚瑟,然后很热情地约他出来吃饭。苏乐特地推开了行程赶来,结果来赴约的是另一个女人。

同时还有钟晴的一条信息:辛苦了,我会在家给你准备些补品的。

苏乐狞笑,很好,回去他会好好地收拾她,让她绝对不敢再戏弄他。

“苏总裁想到什么开心的事情了吗?”对面的女人问。苏乐是商界著名的青年才俊,长得也不错,一直很受女性青睐,听说心有所属,不过据密报,都是误会……

苏乐笑着说:“小晴给我发了信息。对了,就是刚刚和你签约的钟晴,她炖了汤等我,让我快点儿回家。”他把话说得暧昧至极,故意要毁掉钟晴的计划。到这次饭局结束,苏乐和钟晴已经成了“两情相悦”“互许终身”,打死都分不开的那种关系。女人脸上的笑容都快扭曲了,最后气呼呼地离去。

苏乐对此却并不满意。他还是搞不明白,到底该拿她怎么办?继续这么闷不吭声地守着?以她的性子,可能到两人头发都白了,都看不出来……或者,就这么憋着,再看着她去找别的男人?苏乐不觉得自己有这么大方。如果再来一次,他可能真的会雇一个杀手,搞死对方,让钟晴变成寡妇。

就算要当寡妇,她也只能当苏家的寡妇!

苏乐气呼呼地回到家,才进去,一把菜刀迎面飞过来,苏乐迅速地躲过——幸好他跑得快,钟晴差点儿连苏家的寡妇都当不了。苏乐看着气呼呼的某人:“你发什么疯?”

钟晴大骂:“你王八蛋!”

“那位王女士给你打电话了?”苏乐问,“合约已经签了,你怕什么?”他都还没找她算账呢!

“谁让你造我的谣了?”钟晴扑上来要找苏乐单挑,苏乐这次可没让她,侧过身子让开半步,截住钟晴,顺势将她按在沙发上。

钟晴愣了一下,回过神来骂得更凶:“王八蛋,你一直在骗我?”两人大学时代,既是好友又是对手,但钟晴一直都是他的手下败将,只有格斗这一项,苏乐屡战屡败。但是刚才那一手,他施展起来完全不费力气。

被骗了,这个大骗子!

钟晴怒火中烧,比刚才知道被造谣了还恼火。

再加上她先前在家里发现的……她的火气更旺了。钟晴胡乱地挣扎:“你快放开我,别压着我了……”苏乐不动,就这么轻轻地按住她,注意不弄伤她,同时又不让她有机会逃跑。红艳的唇近在咫尺,诱人极了……

苏乐内心躁动,身体微微发热,记忆仿佛回到了过去……对她的渴望汹涌而来,几乎要破闸而出。他轻轻地俯下身,唇瓣眼看就要碰上她的,钟晴将脑袋往旁边一偏,眼圈发红,愤愤地瞪着他。

钟晴问:“你想再强暴我吗?”

强暴?

再?

他要是能狠下心,何至于被气得远走他乡这么多年?苏乐没有否认,因为他脑海中回忆起了过去的某个画面……

目光不经意地转移,看到了被丢在桌上的一台老旧的录像机,苏乐顿时明白了,他放开钟晴:“你都看见了?”

钟晴得到自由,立即向后缩了几步,那眼神,仿佛他真的是个强暴犯。钟晴为签合约牺牲了苏乐,良心不安,替他打扫房间,结果在柜子里发现了这台老旧的录像机——这曾经是她的,大三那年被苏乐要走,之后就没还回来。

钟晴好奇地打开,看到里头录下的视频,是她和苏乐,两人都没穿衣服,搂搂抱抱,激情火热……从房间和丢在地上的衣服,钟晴回忆起来,那是暑假前夕,班级聚会,她喝醉了……

钟晴瞪着苏乐:“还说你不是强暴犯?!”那天之后钟晴因为醉酒睡了两天,醒来之后就跑去旅行,根本不知道两人曾春风一度。

“然后呢?你想报警抓我?”苏乐收敛起笑容,看着钟晴的眼光略带着失望,“这东西拿去当证据,任何人都会觉得是你在强暴我。”当时钟情喝醉了,发酒疯,他只是顺水推舟,水到渠成。

“你乘人之危!”

“我只是懂得把握时机。”苏乐说。他以为自己把握住了机会,只是没想到钟晴却像什么都没发生,还带了个男友过来……她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他只得放弃,出国留学去了。

那是他最美好的回忆,钟晴的态度,却如一盆冷水浇在他的头上。苏乐苦涩地笑了:“你这次的合约可以给公司带来超过百万的盈利……”

钟晴猛地一震,他什么意思?

苏乐说:“你欠我的,算是两清了吧。”他忽然明白了,这个女人永远不可能喜欢自己……那又何必勉强,让彼此都痛苦呢?

7.小心

被陆晋背叛,钟晴想的是买杀手弄死他,最不济也要暴打他一顿。但是被苏乐抛弃——现在她感觉自己就是被抛弃了——钟晴有些无所适从。死缠着他?这不是钟晴的性格,而且,错的人明明是他!找人弄死他……普通的杀手打不过他吧?太厉害的,她雇不起。

钟晴还留在公司,苏乐雇佣她继续给他打工:“最好别拒绝,你需要一个工作养活自己。”钟晴也没有拒绝,她有种感觉,一旦拒绝了,有些东西就真的没了。

那天之后苏乐就没过回家,钟晴忽然明白,他是把房子留给她住了……

这个男人乘人之危占自己便宜,确实可恶,可他是真的关心她。钟晴是从一场商会上,知道苏乐要出国的。他的生意大部分都在国外,这次是因为她才会停留这么久。钟晴特地开车堵到了饭店门口,撞见提着行李的苏乐:“你真要回去了?”

苏乐讥讽道:“你不会是要来送我吧?”

“你干吗把房子转到我名下?”钟晴问,“过夜费吗?”她每次和苏乐说话,就忍不住进入开怼模式。

“过夜费,应该是你给我吧?”明明他才是被强迫的人……不过算了,反正他确实占了大便宜。苏乐走到了钟晴的跟前,扣住了她的后脑,在她唇上附上一吻,“这就当你给我的过夜费了。”

钟晴愣住了,下意识地抚着唇瓣,心脏猛烈地跳动着。

一吻过后,苏乐没有多作停留,泊车小哥把车开了过来,苏乐上了车,深邃的眼眸望向了呆愣中的钟晴,什么都没说,便开车离去。

车子驶向路口等红灯,对面车道一辆车与他擦身而过时,苏乐瞥见了车上的女人。那人有点儿眼熟,且神情诡谲,目光阴冷。苏乐脑中闪过了什么,立即冒险地调转车头追了上去。

苏乐想起来了,那个人是陆晋的秘书,也是他的情人。近来苏乐展开了对陆晋的报复,让对方损失了不少。李秘书在这时候出现,表情那般诡异,很难不让人多心。他掉头后很远就能看见钟晴站在饭店前的空地上,还在发呆,对于疾驰而来的车辆毫无所觉。

前面的车这时候踩了油门,加速冲了过去。

“该死的,这时候发什么呆!”

这种距离,想打电话通知已经来不及,苏乐开到旁边的车道,斜向朝着李秘书的车撞了过去。

轰——

两车相撞,狠狠地撞向了路边的花坛,剧烈的轰响将钟晴的意识拉了回来。周围已经有人报警、叫救护车了。钟晴看见那辆车头被撞烂了的车,心口猛地跳动了一下:“苏乐?”那是苏乐的车?应该不是吧?他已经去机场了,说不定临走把车送人了……钟晴心里想着,一边加快脚步冲了过去。

苏乐被人从车子里抬出来,安全气囊弹出,让他免于撞击,但玻璃碎片仍然让他浑身是伤。钟晴心慌地扑过去,耳里听见他的低喃:“钟晴,小心点儿……”

待看到从另一辆车上抬下来的李秘书,再听着耳边目击者的证词,说李秘书没有刹车,她忽然明白了苏乐说的小心点儿的意思。他,是为了救她才忽然回来的。

苏乐被送去医院抢救,钟晴不安地守在外头,他好不容易被抢救过来,却只要求见律师。苏乐违反交通规则,这事还要律师去处理;至于撞人的事情,因为有证据证明李秘书蓄意谋杀,苏乐的行为是在救人,可以免责。

钟晴也是从律师这里才知道缘由。她暴揍陆晋那次,以有陆晋经济犯罪的证据为由,将他叫了出去,那是钟晴胡诌的,陆晋却当了真。尤其是最近生意频频出状况,更加以为是钟晴在捣鬼,于是李秘书为男人出气,连命都不要了。

而苏乐,不顾一切地回来救了她。

钟晴迫切地想见苏乐,但他始终不开放会客,除了律师和医护人员,没人能进入病房。钟晴在病房外守了两天,等她终于顺利地溜进病房,里头的人已经离开了。

苏乐悄无声息地出院了。

8.两个月

苏乐这次是真的不打算回来了。

钟晴生日,他没有回来,也没有祝福的消息。公司成立一年,达成了盈利,钟晴发去了汇报的邮件,苏乐也没有回。直到某次参加商宴,钟晴才知道苏乐其实和国内还是有联系的,除了她……这是把她当空气了吧?

钟晴很恼火,又给他发了一封邮件,如果他真的不回来……她就当世界上多了一个死人吧。

钟晴常常晚上加班到十点——没办法,她天赋欠缺,只能靠努力补足了。这天她才出了办公室,走进光线昏暗的楼道,忽然被一个人拽住胳膊。钟晴下意识地想反击,但每一招都被对方挡下……钟情微微一怔,她的工夫没这么差,至今也只在一个人身上体验过挫败感。

“你……”是苏乐?!

苏乐把她拖进了办公室:“你要结婚是怎么回事?”才一年不到,她就又找到下家了?苏乐本不想理睬,但是他忍不住,看到邮件立即就买机票回来了。

钟晴惊喜地看着苏乐:“没有结婚,我是故意骗你回来的……你离开的时候我就后悔了,可是你死活不回我邮件,也一副永远不打算回来的样子,我只能这么办……反正你也瞒着我很多事,被我骗一次不算吃亏吧?”

苏乐瞪着钟晴,很想掐死她算了。

钟晴说:“我不知道是不是喜欢你,但你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人……我不想离开你。”

这话并不很让人满意,只能说尚可。

“既然如此,你就不能去找我?”他的地址又不是什么秘密。

说到这里,钟晴倒是委屈上了:“我哪知道你现在什么心思?万一你变心了呢?国外那么多诱惑……到时候我的面子往哪儿搁?”她拉着苏乐的手,“不过我现在知道了,这一次,我会死死拽住你,决不让你跑掉……这样是不是感觉很有面子?”

苏乐叹息一声。对她,他永远都没办法狠下心来:“给你两个月时间爱上我。”

“说不定不需要两个月哦。”钟晴说,“亲我一下。”

她喜欢他的吻,那是一种让人心醉的感觉,她怀念已久。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