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知不知(四)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青梅知不知(四)

文/木子喵喵

青梅知不知目录:

第一章:青梅知不知(一)

第二章:青梅知不知(二)

第三章:青梅知不知(三)

第四章:青梅知不知(四)

青梅知不知(四)

Part 1

高一晚自习两节课,第二节晚自习,学校临时决定每班统一播放庆祝五一劳动节的宣传电影,这可把学生们乐坏了。

尤其是高一(二)班,放电影就等同于自由活动,班上同学不仅可以自由换座位,有的甚至会去学校后门的水吧玩。

比如程只的大佬同桌和后排他的一群小伙伴,上了一节晚自习后,人就不见了。

上课铃声响,程只将试卷收起来,准备看电影的时候,白麋鹿走过来,坐在陆执的位子上小声对程只说:“只只,我们出去玩吧?”

程只说:“可是我们在上晚自习啊。”

白麋鹿说:“没关系的,只要一放电影,老师就不会管我们,看完电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程只其实对这类宣传电影也没有兴趣,再加上放电影声音大她也没心思刷题,于是便软软地问:“你想去哪呀?”

白麋鹿眼睛一亮,拉着她从位置上离开:“你跟我走就行了!”

别看白麋鹿看起来懒懒的,值日的时候也总是偷懒,但力气却挺大,拉着程只就往后门溜走了。

白麋鹿说:“我们去后门的水吧,现在是那里最热闹的时候!”

程只跟着白麋鹿去了学校后门的水吧,程只本以为那是个奶茶店,一进去才发现里面特别大,除了有奶茶之外有蛋糕店和西餐厅,再进去一点是活动室,里面什么都有,乒乓球,台球,滑冰场,甚至连泳池都有。

程只一眼就看见了坐在台球桌边沙发上的陆执,那里有她熟悉的班上那些男生,也有其他不认识的男生女生,就像白麋鹿说的,这里真的很热闹。

程只看见有好几个离陆执不近的女生装着在聊天的样子,实际在偷偷看他,但没有一个人敢靠近他。

白麋鹿直接拉着程只走了过去,喊了一声:“陆执,你们几个偷溜过来玩,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白麋鹿这一喊,台球桌那边的男生都看了过来,有人吹了声口哨:“哟,二班班长来了,还带了个挺漂亮的小姑娘!”

程只有点拘谨地站在白麋鹿身后,她其实挺不习惯这种场合的。

白麋鹿瞪了那人一眼:“只只跟你们这些人不一样,你们可别招惹她!”

“嘿嘿,我们不招惹,那班长,我们来比盘桌球呗!”

白麋鹿特别喜欢打桌球,听那人一说,眼睛立刻亮了起来,跃跃欲试。

但她不放心把程只一个人放在这里,她眼睛转了一圈,拉着程只走到陆执身边,说:“陆执,你先替我照顾一下只只!”

说着,她把程只往陆执身边一按。

程只被她按得踉跄了一下,撞到了陆执,程只像触电一样蹦了起来,由于实在太紧张,她站起来的时候又没站稳,整个人往后倒,陆执怕她摔倒,下意识护住她。

有人笑着说:“执哥你对新同学是不是太好了呀?嘿嘿!”

程只整张脸都红透了,慌忙和陆执拉开距离。

但陆执却伸手故意拦住了她,她抬头看去,就见陆执低垂着眸,扯着嘴角,满脸不羁:“新同学,你准备怎么谢我啊?”

“……”程只尴尬死了,她的手臂撞了一下陆执,感觉到他松开了手,才立刻起身,离陆执远远的。

陆执也不拦着,就坐在那,懒洋洋地看着她笑,那笑太放肆,让人不敢直视。

程只慌忙躲避了他的眼神,心想:他这人怎么这样啊,好起来会给她讲题,坏起来也真是坏透了!

耳边起哄的声音络绎不绝,连一直偷看这边的女生都过来了,看程只的眼睛里都是嫉妒。

“这女生是谁啊?以前没见过啊?”

“是执哥那个班上新来的转校生吧!据说还是执哥的同桌!”

“执哥不是一向没有同桌的吗?”

“而且白麋鹿跟她好像关系很好的样子,那家境好又清高的白大小姐不是从来没朋友的吗?”

一片嘈杂中,大小姐白麋鹿挡在了程只面前,大声说:“你们行了啊!只只可跟你们不一样,来!只只,在这里先坐一会。”

说着,拉着程只坐在陆执身边,又警告似的对陆执说:“你可别再欺负她了!帮只只点些好吃的!我先去玩了!”

说完,她迫不及待地去了台球桌那边。

Part 2

有人看见陆执没明着答应白麋鹿照顾这个软萌会脸红的小姑娘,便对她起了心思,贱兮兮地走到陆执身边说:“执哥,我帮你照顾这个小姑娘怎么样?”

陆执微抬眼皮,清冷的眼神瞟了过来,没什么表情地朝那人说了两个字:“走开”

那人立刻被吓得面色都白了,什么也不敢说,麻溜地走开了。

人群又恢复了热闹,只不过在这份热闹之中,不少人关注这边的情况,毕竟他们还没有看见过有妹子受到过白麋鹿和陆执的同时关照。

程只正坐在沙发上发呆,腿上被搁了一本干净又精致的菜单,她看过去,陆执正跷着二郎腿,抬了抬下巴,示意她说:“喜欢什么,自己点。”

程只翻了翻菜单,本想点一杯喝的,但上面的价钱把她吓了一大跳,一杯奶昔要八十八元?一杯冰水三十八元?这水是金子做的吗?这家店是抢钱的吧?

程只不知道的是,这家水吧装修得这么好,服务周到不是没有道理的,它只针对宜城一中部分学生开放。

虽然没用明文规定,但这么高的价钱就让一般家境的学生望而止步。

程只默默地合上了菜单。

陆执见她将菜单搁在了一遍,挑了挑眉,问:“没有看上的?”

程只摇了摇头,大概是被菜单上的价钱吓到了,耳朵动了动,她老实地说:“太贵了。”

陆执被她一本正经的样子逗笑了,尤其是她每次被吓到的时候,陆执觉得她太萌了。

他朝服务员打了个响指,很快有人走了过来,问:“陆少有什么吩咐?”

陆执点了点程只搁在桌子上的餐单:“里面的东西每样来一份。”

“好嘞!”

其实桌子上已经点了一些东西,但陆执不想让这么可爱的新同学吃那些剩下的。

程只听见陆执要点那么多,急了,手下意识地扯住了他的胳膊,她说:“你点那么多是给我的吗?”她摇头说,“我不要,太贵了啊!”

程只做出这一着急的举动之前也没想太多,却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大家都知道陆执不喜欢别人碰他,尤其是女生。

上次在学校拐角处,王子怡不小心碰了他一下,结果被他一把推开,毫不留情面地留下一句:“我不喜欢人碰我。”

把王校花气得脸都白了。

而如今,当程只扯住他胳膊的时候,他只是垂眸瞟了一眼她抓着他的小手,又白又嫩,和她的人一样,在无形中让他说不出伤害她的话。

他勾了勾唇,没有推开她,而是邪性十足地说:“叫声哥哥,就听你的。”

一堆看热闹的人纷纷看过来。

程只没在意别人的目光,她是真的觉得点那么多特别浪费,只能乖乖地喊了一声:“哥哥。”

这一声“哥哥”喊得陆执目光都深沉了下来,眼神落在她白皙的脖子上。

程只却没察觉,只关心她的问题:“我喊了……可不可以不点那么多了?”

陆执挑了挑眉,拿起他从来水吧就没翻过的菜单,问:“想吃什么?”

程只怕他乱点,只能继续看菜单。

这时,王子怡和一群人走了进来,这些人虽然不是同一个班的,但大家经常在一起玩,所以都认识。

他们一进来就看见大家八卦地看着某一处,那里,宜城一中的风云人物正耐心地拿着餐单和一个女生在一起点东西。

王子怡的脸色当场就沉了下来。

旁边还有人在议论:“执哥对他们班新同学有点特别啊!”

“可不是,哪见过执哥哄过哪个女孩子点吃的啊,每次来都是别人哄着他吃。”

刚说完,就被身边的人推了一下,那人郁闷地说:“你干吗?”

那人指了指门口,其他人看见王子怡,立刻住嘴了。

最后程只点了一杯菜单上最便宜的白开水,陆执收起餐单的时候让服务员加了一盘特大号果盘。

王子怡等人走过来的时候,一一跟他打了招呼,但他看起来没什么反应。

其实他一向是这样,不喜欢这种所谓的客套招呼,其他人都习惯了,但偏偏有人故意刺激王子怡,对着王子怡说:“子怡,你看你对执哥那么好,执哥都不理你。”

本来心情很不好的王子怡听见别人这么说,脸色更难看了。

她径自走到程只面前,黑着一张脸说:“程只,你跟我出来!”

程只没动,她其实不想跟王子怡出去的,但如果不跟她出去,她往后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这样一想,她身子动了动,刚站起身,正要跟王子怡出去。

“坐下!”身后一直没开口的陆大佬发话了。

程只站在原地没动。

陆执懒散地靠在沙发上,漫不经心地看着她说:“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他说话的语气虽然漫不经心,但言语中的威胁令人不寒而栗,程只觉得比起王子怡,身边的陆执才更令人恐怖。

程只没办法,只能看着王子怡,无辜地指了指陆执,说:“对不起啊,他不让我出去。你要真的想让我出去,跟他说一下好吗?”

那无辜又可怜的样子让王子怡气得直痒痒,但她又不能在陆执面前硬把程只带出去,打陆执的脸,最后只能郁闷地在一旁坐下。

很快服务员把大果盘和程只点的白开水拿了上来,程只抱着水杯细细地喝着。

这时有人喊陆执去打桌球,陆执没应,只是看了一眼程只:“一起去?”

程只摇摇头:“我不会。”

陆执看着她没吭声。

迫于大佬的眼神,程只顿了顿才说:“那我试试吧……”

于是程只跟在陆执身后去打桌球。

陆执和陈昊他们打桌球的时候,陆执让程只一个人在一个空着的桌球台上玩。

程只对这种娱乐一点都不感兴趣,但陆执让她在这边玩,她也不能不玩,旁边还有王子怡虎视眈眈地看着她,她需要大佬罩着,所以必须得讨好大佬。

她试图学着陆执打台球的样子拿着台球杆弯腰打了一会,发现球杆碰球看起来是个简单的动作,但在她做起来就很困难。

程只学着他的姿势,却是要么球杆碰不到球,要么碰到了,球就跟被微风吹了一下似的,小小地滚了一下就不动了。

但不管怎样失败,她都很认真,连旁边王子怡她们几个女生的嘲笑声都听不见,黑漆漆的眼里只有球。

就在程只很认真打球的时候,一个阴影笼罩过来,告诉她:“你的手势不对……”

是陆执。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他抬头拼起旧春光
下一篇 : 长相无依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