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恋习

发布时间:2019年9月12日 / 分类:故事人生 / 73 次围观 /

独家恋习

文/烧饼酱

简介:被母上大人嫌弃的路人拍照小哥竟然是公司高层?莫名其妙接下摄影教学任务的赵桐苒压力很大。明明是被赶鸭子上架,她却忍不住动心了,想要和他共同学习该如何谈好一场恋爱。

1

人工湖面上的一段小木桥上,一对穿碎花裙的中年姐妹花正比着剪刀手,站在柳荫下拍照。其中一个烫着时髦卷发的阿姨,一边拍照,一边对给她们拍照的男子说:“我说小伙子,你这拍照技术不行啊!你看看,这画面都是歪的。”她语重心长地教育面前那个穿衬衫拿手机的高大青年,突然话锋一转问:“话说回来,你有对象吗?”

对方有些窘迫,低声说了句:“没有”。

赵桐苒远远望过去,发现那青年的背影有几分熟悉。

“妈,小姨!”赵桐苒朝她们挥了挥手,走上前去。走近之后,她诧异地发现这小伙子长得还挺帅,剑眉星目,双眸有神,轮廓鲜明。果然公司大了,优质的男人就是多呀!

赵母来了兴致,说:“小伙子,这找对象啊,拍照可是重要技能。我们家苒苒的拍照技术就特别好,让她教你呀?”

“妈……”赵桐苒有些尴尬,她家乡地方小,亲戚结婚都早。从她毕业参加工作开始,家里人便对她的婚姻大事上了心,随便看见一个眉清目秀的男人都想要撮合。她连忙对陌生的同事道谢,“谢谢你啊,你是……”由于集团规模大,每个人都必须佩戴名牌卡才能进入园区,她低头想要看看这位同事的姓名,却在看完后一愣。

袁壹泽……袁壹泽!

她想起他是誰了!

“妈!”赵桐苒都快哭了,自家母上大人,刚刚对集团的创始人之一挑三拣四,还嫌弃人家拍照技术不行。

她正想着该怎么认错,就见袁壹泽一脸挫败地问:“我的拍照技术真的有这么差?”

赵母来劲儿了,从手机里调出赵桐苒的作品,夸道:“小伙子你看,这是我女儿拍的。你看,人物个个盘儿靓,条儿顺,风景全都优美动人。我跟你说,她能被招进你们集团的餐饮事业部,都是因为她美食拍得好,修图技术也过硬,她美食博客的粉丝有几十万呢!”

赵桐苒几近绝望,心想:妈,别再说了,我的腿有点儿发软。

袁壹泽却若有所思,他看着赵桐苒的名牌卡道:“赵桐苒,开放时间结束后,能拜托你帮我一个忙吗?”

于是在送走妈妈和小姨后,赵桐苒被请进位于园区A座的“高管楼”,坐在独立办公室里,帮袁壹泽……修图。

男人替她泡了杯咖啡,拖了把转椅过来在她身边落座。他手握鼠标,略显苦恼道:“你看,这是我拍的团队风貌照,还有救吗?”

这是赵桐苒离集团高管最近的一次,更不用说还是袁壹泽这种级别的帅哥,她脑子一抽,满口答应:“有救,有救,我帮你!”

袁壹泽长舒一口气,轻轻一笑,道:“谢谢你。”他犹豫了一下,想要提出什么奖励,但碍于两人的部门完全不同,这方面他完全没有经验,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赵桐苒看完袁壹泽拍的照片,立刻后悔了。这糟糕的角度、打光和背景,可见,集团让各个部门负责人亲自展示团队风貌的主意,完全是在为难他!她修图修得目不转睛,常常皱眉思索,然后再飞速地点鼠标。他工作了一会儿,坐立不安,见她不怎么动那杯咖啡,开口问道:“你们女孩子,是不是都爱喝奶茶?”

“嗯嗯。”赵桐苒也没细想,不敢分心。

一个多小时后,赵桐苒终于把所有照片都处理完,抬头才发现袁壹泽已经不见了。她伸了个懒腰,点开内部论坛,她看到排名第一的热帖,心里生出不妙的预感。

“在园区旁新开的网红奶茶店偶遇神秘的袁总,排队排到天荒地老的节奏!”

2

泰铭集团有几万员工,庞大的园区外坐落着两家商业中心,每到夜幕降临时都热闹非凡。内部论坛上说袁壹泽是集团最神秘的高管,是因为他主管的安全部门十分低调,平时负责为集团制定安全策略,打击商业欺诈,普通员工根本没办法接触到他,只在网页上见过一些团建活动照。

帖子下面,员工们讨论热烈,大多数是表达崇拜和敬仰的。赵桐苒却看到一个回帖表示怀疑。

秋意:“拍得不清晰,这根本不是袁总吧?我认识的他是绝对不会浪费时间去做这种事儿的。”

赵桐苒皱了皱眉。尽管她今天才认识袁壹泽,可在短短的相处中,她能感觉到,这个男人就是能做出这种傻得有些可爱的事儿。

网红奶茶店的客流量很大,赵桐苒赶到时,一眼就看见了位于众人视线中央的袁壹泽。他直冒冷汗,显然是被看得很不自在,又坚持要等奶茶叫号。她一冲上去,他就像见到救星一样,在人群中不再孤立无援。

“你已经弄完了吗?对不起,我没想到会排这么久。”

赵桐苒注视着他目露羞愧的表情,有点儿憋不住笑。她没想到这位传说中让泰铭集团迅速成长的安全后盾,居然这么不善交际。

“你一直排在这里吗?那岂不是没吃晚饭?”

袁壹泽一愣,后知后觉地摸了摸腹部。其实平时忘我加班的时候,他也会经常忘记吃饭。

赵桐苒熟门熟路地带他来到商业中心的一家港式茶餐厅,凭借会员身份成功地入座。美食是她的老本行,她不自觉地就安排道:“先喝这儿的丝袜奶茶吧,很不错的,然后再点一份烧腊,和一份……不对……”

她讪讪一笑,把菜单递给对面的袁壹泽:“袁总,您来选。”

她的忽然客气让袁壹泽不悦地皱了皱眉,他不是个在意上下级关系的人,今天被赵母拦住拍照被嘲笑技术不好,反而觉得自己受到了启发。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摄影老师。”他果断地说,“所以,不要用尊称。”

“啊?”赵桐苒震惊,“您……你真的要学拍照?”

袁壹泽点点头,有点儿不好意思地说:“今天阿姨说找对象拍照技术很重要,说得挺对的。”

赵桐苒不解地问:“你还会发愁找对象的事儿?”

袁壹泽肯定地答道:“愁!”

看起来不只是摄影技术不好的缘故吧……赵桐苒没敢细问,等菜时灵机一动,说:“不如我们就先从食物拍起,女孩子大多都爱拍美食。”

袁壹泽拍照有个大问题,拿手机的角度总是不对。赵桐苒借了他的手机,对准烧腊微微调整角度。他看得目不转睛,待她拍完,他连连夸赞道:“真的比我拍得好看。”

“这还只是第一步。”赵桐苒又笑着把手机对准三杯鸡,手腕固定住,“来,你就按照我这个角度接过手机,拍一张试试。”

袁壹泽小心翼翼地去拿手机,但由于位置有限,还是不可避免地触到了赵桐苒修长的手指。她注意到他忽然变红的耳尖还有强行镇定的表情,顿时玩儿心大起,顺势握住他的手,若无其事地说:“不对,不对,来,我帮你。”

男人的手指覆盖着薄薄的一层茧,是时常敲击键盘所致。赵桐苒有意无意地略微摩挲两下,居然觉得这层薄茧给人踏实安全的感觉。她假装心无旁骛地教完他拍摄角度,终于抽回手,说:“来,你再多拍几张,找找感觉。”

看着袁壹泽热度未降的俊朗的脸,赵桐苒深沉地想:原来我的心里住着一个大胆炙热的灵魂,以前不是不出来,而是时候未到呀!

3

成为袁壹泽的老师后,赵桐苒每周都有了值得期待的活动。学摄影本就需要到处找景,在实践中成长。她和他约定,每周周末末抽出至少半天,外出采景。

这天去郊外的山寺拍完枫叶,袁壹泽开车送赵桐苒到楼下,解开安全带,去取放在后座的三脚架和单反相机。这是他们第一次进阶到高端设备,多数时候都是趙桐苒在拿着示范。

她扛了一天的设备,手臂有些酸痛,冷不丁没接住,眼看相机要滑落,袁壹泽忙蹲身往下一接,手接住相机的同时,头顶磕到了赵桐苒的下巴。

“啊!”赵桐苒的虎牙把舌头咬了个正着,捂住嘴眼泪汪汪的,疼得仿佛失去了知觉。

袁壹泽忙把相机放下,这几个月他们常常一起出去,本就日渐熟悉。他情急之下,食指和拇指捏住赵桐苒的下巴,严肃地道:“张嘴,我看看伤得怎么样了。”

赵桐苒乖乖地张开嘴,整齐的牙齿上被鲜血染红的痕迹在车灯下显得异常刺眼。

“你先用舌头抵住上颚,加压止血。”袁壹泽的心狠狠一揪,不由分说地拉着她的手把她重新按回副驾驶座。收好摄影设备,他握住方向盘后唇抿成一线,“我导航去最近的医院,先忍忍,很快就到。”

赵桐苒有些不敢说话。她张嘴想问他为什么生气,可是受伤的舌头只能支撑她说出“啊啊、嗯嗯”的语气词。

“待会儿到了医院再说。”袁壹泽话音刚落,脸色就变得十分颓丧,“对不起,我是在气我自己。唉,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赵桐苒了然地点点头,抬手轻轻拍了两下他的肩,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嘴角还带着一抹血渍。袁壹泽只看了一眼就错开视线,紧张的神色就没缓和下来过。

医院里,袁壹泽把所有手续都包办了,赵桐苒就乖乖地等在一旁。医生询问问题的时候,他连说了三个“都怪我”,搞得医生都不耐烦了,摆手制止:“行了,先给你的女朋友缝合一下,有什么贴心话呀,回去再说。”

袁壹泽不说话了,等缝合完成后,掏出手机,认真地问:“医生,之后有什么饮食方面的忌口,我记一下,可以吗?”

医生这下被逗笑了,揶揄地看了赵桐苒一眼,道:“行,我跟你说说……姑娘你可真有福气,男朋友这么体贴。”

赵桐苒没说话,腼腆地笑了笑,心中暗暗高兴:仗着无法反驳,我就占一回口头便宜,哈哈!

袁壹泽记了满满一屏的注意事项,踌躇满志地把赵桐苒送回了家,承诺并要求今后她的三餐都由他来包办。

泰铭集团的园区占地二十万平方米,和大学校园没什么两样。袁壹泽每天都约赵桐苒到人工湖旁的花园休息区吃饭,准备的都是家里阿姨做的养生粥。几天下来,她嘴里淡得发苦,忽然晚上接到他发的消息,说他明天临时出差,让别人给她带饭。

“太好了,我要去吃点儿有滋味的!”她高兴地来到小花园,想着拿了粥就走,没想到人力资源部的总监范子烨正笑眯眯地站在约好的位置。

“你就是赵桐苒吧?”范子烨邀请她坐下,把粥和小菜的盒盖都打开,一副不看着她吃完就绝不离开的架势。

赵桐苒得罪谁都不敢得罪人力资源部的老大,苦着脸一口口地吃着,中途袁壹泽的电话还打过来,嗓音低沉地问:“好好喝粥了吗?”

她郁闷地“嗯”了一声。

袁壹泽早看出她的不情愿,此刻隔着电话,他犹豫了一下,说:“乖一点儿,只有这样才能让伤口尽快愈合。”

范子烨观察她打电话的表情,末了“嘿嘿”一笑,道:“赵小姐,帮个忙怎么样?”

4

赵桐苒万万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被卷入高管之间的博弈中。范子烨告诉她,集团目前有意将袁壹泽调到集团的电商部,专门负责电商业务的开发。但他却不感兴趣,只想待在安全部。作为元老之一,自然没有人可以强迫他。

“你看这次紧急出差,就是有一起因快捷支付漏洞引起的商业欺诈案需要他配合调查,这可是很辛苦的!”范子烨侃侃而谈,“你也不希望壹泽一有案件就连续好久不睡觉吧?”

赵桐苒张嘴不能太快,慢吞吞地说:“我好像没资格管这些……”

范子烨一拍石桌,说:“我已经看出来了,现在啊,就你对他最有影响,你就帮我劝劝他嘛!”

起初赵桐苒还不同意,可范子烨十分有毅力,到了周末竟然死皮赖脸地等在她楼下。袁壹泽来接她出去拍照,这家伙就硬挤上后座。在“心怀不轨”的赵桐苒看来,范子烨就是个大大的电灯泡!

一天下来,赵桐苒实在忍不住了,傍晚从植物园出来时,把袁壹泽拉到一边,问他:“真的不能答应范总监吗?我听说,公司高管的业务调整是常有的事儿。”

袁壹泽摇头说:“不,我很喜欢现在的工作。”

赵桐苒晶亮的双眸里透出深深的不解,说:“可是,范子烨说这份工作很辛苦,一遇见紧急事件,你就得加班,熬上几天几夜。”泰铭的电子商务做得很大,安全问题自然是重中之重。

“是的。”袁壹泽的神情忽然黯淡下来。这天他照例送赵桐苒到楼下,她说完再见后,他忽然喊了声“等等”,走上前来,抬起了手。宽厚的手掌在她的发顶轻轻地抚摸了两下,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谢谢你,小赵老师。”

他那温暖的气息萦绕在她的耳侧,她弯了弯嘴角,雀跃地说:“嗯,壹泽,你是个好学生!”

然而,他们之间的下一堂课,却没有如期而至。

一个月以后,赵桐苒开始怀疑袁壹泽是在躲她,总不至于一个案子连续忙这么久都抽不出半天时间吧?她一边觉得像他这个地位的高管不理自己这种小虾米是正常的,一边又抑制不住地像失恋一样难过。虽然,他们并没有恋过……

赵桐苒尝试着在朋友圈里多发风景和美食照片。以往袁壹泽要是看见,一定会给她点赞和留言,一通由衷的赞美夸得她特别开心。

这次,她特地发了一波上回去植物园的精修图,就差没明晃晃地@袁壹泽说是发给他看的了。然而,袁总仍然不动如山,账号上就连公司新闻动态都没转发过。

赵桐苒盯着聊天界面发愁,正犹豫要不要问他为什么不理自己,就见对话框上方出现提示:对方正在输入……

“咦?”

该状态时而消失,时而显现。赵桐苒都快瞪成斗鸡眼了,也没见对话框里冒出一句话。

气人!袁壹泽到底有什么好纠结的,以他的实力,应该更有自信才对啊!

这天下班,赵桐苒忍不住找到A座,循着记忆来到袁壹泽的办公室门口。这次,她還没进去,就被人拦个正着:“你是哪个部门的?我们安全部可不是能随便进来的。”

赵桐苒自来熟地问:“我就是想打听一下,你们袁总最近都加班吗?是不是周末都没时间?”

拦她的人越看越觉得她不对劲儿,猜测她该不会是什么网络诈骗分子,混进他们部门来打听情况的吧?以前也出过类似的事,泰铭这么大,还有人专门仿造员工名牌卡呢!

他强硬地推开赵桐苒:“出去出去,不能在这儿乱走!”

赵桐苒觉得很丢脸,只想证明自己的清白,辩驳道:“我也是泰铭的员工,餐饮事业部的,我可以给你出示内部网络名片。”

“餐饮事业部的来安全部干什么?”安全部作为集团核心事业部之一,员工数量精而少,拦她的男子便是属于以此为傲的那一批。推搡中,赵桐苒一个踉跄,往后退了几步,扶住旁边的墙才站稳。

“你在干什么?”袁壹泽的声音如霜似雪。

5

“袁总。”男子诚惶诚恐地打招呼,他只是基层员工,和袁壹泽连话都没说过。

赵桐苒也以为袁壹泽说的“你”是指自己,忙解释道:“我很久没见你,就想来看看你是不是很忙……”

袁壹泽心中如挤开一颗柠檬般酸涩,望着她扶住墙壁的小小身影,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对阻拦她的男子道:“她是我很重要的朋友,还有,即使是其他事业部的同事,也要友好对待。否则……”

他话没说尽,青年却被那犀利的视线扫得无处遁形,羞愧不已。

进办公室之后,赵桐苒的一腔思念冷却下来,内疚地说:“对不起,打扰你了。”

袁壹泽摇头,咽下喉头泛上的苦涩:“是我最近太忙了。”其实,未必是抽不出半天的时间,只是……

仅仅是一个月没见面,他们之间却好似多了层隔阂,两人默默无言地一起吃完晚餐,袁壹泽说自己还要加班到半夜,疏离送客的意味很明显。赵桐苒却另有思量,她不便打扰他,干脆刷卡进了楼下的健身房。这里一排落地窗,能够清晰地看到从A座下班路过的人。

她等啊等,等到健身房都关门了,就坐在台阶上,望眼欲穿地看着电梯口。

袁壹泽终于带着一行人急匆匆地走下来,看到月光下赵桐苒孤零零的背影,他瞳孔骤缩,大步向前扶她站起来,问:“你怎么还在这里?”

赵桐苒“咝”了一声,可怜兮兮地望向自己的手臂,说:“你抓疼我了。”

“抱歉。”他四下里看看,园区里早已人迹寥寥,“你跟我们一起走吧,这么晚,你一个人回家我不放心。”

停车场里的七座SUV车灯亮起,袁壹泽带着赵桐苒在最后一排坐下,解释说他们正要去处理一个紧急案件。这几天,泰铭的电商业务中,出现了钓鱼刷单的现象,造成网店商家们大批资金遭诈骗。安全事业部忙活到现在才锁定这个诈骗团伙,现在正要去给警方做技术支持。

前排的技术骨干看出了点儿苗头,机智地趁机夸赞道:“这个团伙多次作案都没被抓住,肯定有顶级黑客在。还是咱袁总厉害,这么快就带着我们锁定了目标。”

袁壹泽毫不领情,一针见血地道:“如果你们能快速成长起来,也不用次次都要我动手。”

技术骨干咽下苦水,他总觉得,袁总的语气里有因为工作耽误了感情生活的怨念……

抓捕行动实施得十分成功,但这还不算完。为了保证以后不会有类似的事情发生,安全事业部的众人还得复盘诈骗过程,给警方和受骗商家做经验总结。

赵桐苒彻夜未眠,在会议室最后一排盯着发言的袁壹泽默喊数声“好帅”之后,撑着脑袋打起了瞌睡,那张着嘴呼气的呆萌模样,让他忍不住看了一眼又一眼。

会议结束时,挽回损失的商家纷纷上前感谢袁壹泽,还有求加微信的网红女店长们,七嘴八舌的,很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谢谢大家,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赵桐苒忽然醒过来,几步上前拦在袁壹泽面前,语气真挚,“以后大家要是还有困难,我们泰铭集团安全部一定会成为你们最坚强的后盾!好啦,大家忙活了这么久都很辛苦,不如先让咱们的功臣回家休息?”

“应该的,应该的!”

过于热烈的感谢现场终于归于平静,袁壹泽松了口气,拍了拍她的背说:“走,送你回家。”

两人都很累,直接叫了辆快车。车上,赵桐苒的手悄悄爬过去,扣上袁壹泽的五指,趁他逃跑之前,郑重宣布道:“袁壹泽,从今天起,我不再教你摄影了。”

袁壹泽的睡意瞬间消散,紧张地问:“你说什么?”

赵桐苒朝他咧嘴一笑,说:“因为,我觉得那样的身份不太方便我追你!”

6

赵桐苒有贼心也有贼胆,她看出袁壹泽也对自己有好感,拽着他的手撒娇道:“你就先跟我试试,不试怎么知道合不合适?你不是也发愁找对象的事儿吗?”

袁壹泽棱角分明的脸上闪过交错的灯光,染上了一层落寞:“我试过,可她说,我就像工作机器,和我在一起很痛苦。”

赵桐苒压下心口的醋味兒,把他的手臂抱到自己怀里,故意道:“我才不这么觉得呢。我觉得你平时也就一般般,工作时才是最帅的。”

胳膊上的触感令袁壹泽身体僵硬,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赵桐苒憋不住好奇,问:“那你和前女友热恋的时候呢?有没有也像我们之前那样每周末出去玩儿?”

“没有。”事实上,袁壹泽那会儿懵懵懂懂的,完全不知道女孩子心里在想什么,经常在办公室里忘我地工作,连来陪自己的女友是否吃饭都没注意。

赵桐苒想了想,利索地安排道:“从明天起,星期一、三、五陪你加班,二、四、六我自己或者咱俩一起出去玩儿。”

范子烨一直没放弃劝说袁壹泽调任的计划,闲暇时就在安全部晃悠。他拽住袁壹泽的一个得力助理,隔着没拉百叶窗的玻璃,努努嘴,问:“你们袁总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喜事?平白看看手机,都能笑出一朵花儿来。”

助理老实地说:“那是袁总的对象在发照片呢,袁总还买了台照片打印机放办公室里。”

办公室里,袁壹泽的微信界面上正显示出赵桐苒的信息:噔噔!这是一家很有情调的音乐酒吧,主唱的嗓音特别有磁性。你的预备女友正在跟着苦练歌喉,你是羡慕呢还是嫉妒呢?

发来的照片里是赵桐苒拿着话筒一脸沉醉的模样,袁壹泽嘴角带笑,在她的梨涡上点了两下,然后打开自己的日程规划,在周六那一天的页面标注上“必须留出时间,陪苒苒去音乐酒吧”的字样。

第二天,赵桐苒来陪袁壹泽加班。经过几次试验后,两人渐渐找到了相处的步调。她抱着电脑修片,不时走神犯花痴一样看他几眼,悄悄举起相机按几下快门。

设置完打印任务,她溜到准男友身边,趁其不备,一口亲在袁壹泽的脸上。他一捏她的耳朵,说:“无聊了吗?”

赵桐苒“嘿嘿”一笑,说:“逗你一下,不行吗?”

打印机里吐出几张五寸照片,有好友给赵桐苒拍的酒吧学唱照,也有各式各样被抓拍的袁壹泽。他的办公室没什么装饰,赵桐苒就和他商量,做了一面照片墙。

袁壹泽敲打了几个字符,含笑望向赵桐苒在那面墙前忙活的背影。苒苒的内心很富足,一个人待着的时候也能自娱自乐,两个人在一起更是能玩儿出各种花样来。有她在,工作机器恐怕要变成机器猫了,只想天天满足她的愿望。

没错,赵桐苒很会享受生活,当袁壹泽加班太晚的时候,类似今天,她也会潇洒地先走一步去坐地铁。天上下着蒙蒙细雨,她敏感地察觉到有人一直从园区跟着自己到了地铁口。趁着这里人来人往,她转身,敏锐地锁定了一个纤细高挑的身影。

女孩儿大大方方地走到她面前,红唇勾起一个艳丽的笑:“听说,你是袁壹泽的新女友。这个时间才走……是因为陪他加班?”

7

某位打着前女友旗号的同事实在难缠,赵桐苒在失眠了一晚上之后,顶着浓重的黑眼圈走进泰铭园区。她的思绪还在转动,身体却快要陷入休眠。

“昨天干什么了,走路都摇摇晃晃的?”范子烨从背后拍了下她的肩,挤眉弄眼,一看就没想正经事。周围的上班人群迅速分散,顺便对赵桐苒投去玩味的目光。

“范总监……”从起初的诚惶诚恐到如今的疲于应付,赵桐苒此刻已十分淡定,“我真的不会再劝壹泽了,我和他一样,喜欢那份累却有意义的工作。”

范子烨摆摆手,说:“我可不是来劝你的。我是想告诉你……”他忽然压低了声音。

赵桐苒猛地睁大眼,怒气勃发,问:“你说袁壹泽他答应了?”

范子烨的头点得跟捣蒜似的,然后看着赵桐苒那匆忙离去的背影,他摸着下巴笑了笑,心想:袁壹泽啊袁壹泽,你不给我面子,我也要给你找点儿小麻烦。

中午,人来人往的泰铭商业中心里,袁壹泽站在曾经来过一次的网红奶茶店门口,一脸拘谨,假装看不见路人们好奇的目光。赵桐苒远远看见他,正想上去,就见昨晚来挑衅自己的林秋意踩着高跟鞋走到了他面前。

林秋意挑眉问:“袁壹泽,你都已经站在这里了,还不肯像对赵桐苒一样,替我排队买一杯奶茶吗?”

袁壹泽蹙了蹙眉。他不是很擅长冷酷地拒绝女孩子,便问:“你不是说,有工作上的事情想向我请教吗?”林秋意的软件开发水平也是数一数二的,当初他正是因为和她有共同语言,才会接受她的示好。

“如果不这么说,你根本不会出来吧?”林秋意咬了咬嘴唇,她只想干这一件事,如果袁壹泽真的为赵桐苒动摇,她就死心。

“壹泽。”林秋意换上一副担忧的面孔,“你以为你和她在一起能长久吗?不,不会。她只是像以前的我一样,因为你的优秀而倾慕于你。可等她渐渐发现你为了工作可以废寝忘食,以至于忽视她,令她缺少陪伴,她也会像我一样,心灰意冷……”

两人都专心致志,忽略了在午间高峰期人群中接近这里的赵桐苒。她听到林秋意打着自己的旗号,劝袁壹泽调离安全部,心中的怒火被“轰”的一声点燃。

“我才不会逼他做选择!”赵桐苒冲上去,把袁壹泽的手臂往怀里一抱,光明正大地宣示主权,“我又不是娇弱的玫瑰花,才不需要男朋友天天陪我。我就喜欢他忙于工作,每天被我逗着却还不了手的样子!”

一席话语惊四座,四周有认出袁壹泽的集团同事都面露兴奋。林秋意昨晚在地铁上用自己的切身经历劝了赵桐苒一路,后者却不为所动,今天更是不按套路出牌。她望向袁壹泽,说:“壹泽,你不会这么天真吧?”

她曾经也相信爱情的力量,可在现实的压力面前,人很容易闹情绪、抑郁、崩溃。一段感情里,总不能只有女生去迁就男生吧?

“我……”袁壹泽有些失神,赵桐苒实在把他的胳膊抱得太紧,柔软的触感间,他只想和她亲亲抱抱,哪里还有什么别的想法?被收拾得服服帖帖的袁壹泽,毫无原则地呆呆回了句,“我都听苒苒的。”

8

林秋意当初追求袁壹泽,可谓是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甚至去学了不少自己不喜欢但他感兴趣的编程语言。但比起談恋爱,他更像是把她当成一个知己,即使是在少有的休闲时间,讨论的也是技术问题、集团业务和行业动向。

谁谈恋爱的时候干这个?

她本以为袁壹泽铁定没救了,谁知忽然冲出一个赵桐苒,只是个爱吃、爱玩儿、爱拍照的生活娱乐行业新人,竟将二十岁就加入泰铭创业团队,如今地位显赫的袁壹泽迷得晕头转向。

“你们、你们……”林秋意想骂一句难听的,可终究还是自恃清高地咬紧了嘴唇。

赵桐苒不想在这种热闹的地方让人看戏,她牵住袁壹泽的手,笑眯眯地道:“午间休息时间宝贵,我们要去吃饭了,林小姐想一起吗?”

林秋意转身就走,她是输了,且看这两人能在一起多久吧!

满以为事情解决的袁壹泽早已陷入幸福的泡泡里,柔情地捏了捏赵桐苒的手,问:“苒苒,想吃什么?”

赵桐苒一言不发地把袁壹泽拉进近处的一家湘菜馆,落座后刚想发作,对面的他忽然一脸期待地问:“我和你坐同一边吧?不想离你太远。”

犯规!赵桐苒在心里画了个大大的叉,身体却很诚实地腾了个位置出来。她假装不在意地低头看手机,发现动态栏里有一条来自公司内部论坛的新提示,她悄悄关注的内网同事林秋意发了条新动态:“不重视内涵的感情是不可能长久,喜欢秀恩爱的情侣大多都会很快分手,因为他们会被甜言蜜语所迷惑。”

这是在讽刺谁呢?赵桐苒不满地想,暗自吹嘘:我和我的壹泽从身到心都完美契合!

坐在身边的袁壹泽也看到了,面露疑惑地问:“苒苒,你关注她干什么?她的看法有时候很偏激,容易以偏概全。”

赵桐苒酸溜溜地说:“谁让你的前女友找上门来示威呢?我最近每天都在喝百年老陈醋!”

袁壹泽有点儿想笑,心竟被这股醋味浸得甜滋滋的:“都是我的错,以后有什么都跟你汇报,绝对不让你看二手信息。”

赵桐苒握紧拳,好不容易才抵挡住糖衣炮弹,气呼呼地说:“你就任由林秋意这么说你?范子烨说得对,你就是太容易被欺负了。”

袁壹泽不傻,自然知道范子烨是想制造矛盾,小小地报复自己。可看见赵桐苒刚刚为自己出气回怼,霸气侧漏的小模样,他觉得应该是自己赚了才对。

“所以,你的重点是不想看我被她欺负吗?”

赵桐苒被说穿心事,又不肯示弱,便气势汹汹地答道:“是!我就是看不惯她一副了解你、指挥你的样子。你是我的男朋友,只有我能欺负你!”

袁壹泽的指尖摩挲过她的手指,渐渐和她十指相扣,柔声说:“我不会说情话。但是……”他的表情似是苦恼,又似是甜蜜,“我想和你待在一起,不管是把工作带回家也好,慢慢学会信任下属,把事情交给他们也好……工作好像已经不那么吸引我了,陪你这件事,更有吸引力。”

这还叫不会说情话?!

赵桐苒捂住胸口,这种赤裸裸地告白最让人抵挡不住了!

偏偏袁壹泽的表情一派真诚,叫人心头发热。赵桐苒摸了摸肚子,说:“我饱了,狗粮果然是自家男友给的最好吃。”

“所以,我是你的正式男友了?”袁壹泽眉眼含笑。如果不是试过,他都没办法想象自己竟然会这么喜欢一个人。

“当然是,我要昭告天下,全集团最靓的仔,被我不客气地收下啦!”赵桐苒掏出手机递给他,甜甜一笑,“来,检验你学习成果的时候到了。”

袁壹泽搂着她调整好角度,赵桐苒也认真地看向镜头。

“一、二、三!”

他喊“三”的同时,忽然偏头去吻她的唇。赵桐苒被亲了个猝不及防,照片里的表情是惊讶呆萌的。

于是她拍板,将照片评定为不合格,要求他继续学习。

还好,这一次,他们可以慢慢来……(完)

飞言情在线阅读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助天孙
下一篇 : 星河灿灿揽春归

评论

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随机故事

睡前故事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