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恋吗?我超甜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网恋吗?我超甜

文/枕衣衫

可午夜梦回之时,她依旧总是梦见当时的情景,她委屈又无助,却没有一个人站在她的面前保护她。

1)请问,你是一条鱼吗

如果换作是一天前,有人问余子妤“你是一条鱼吗?”,估计余子妤会给对方来一个“热情友好”的过肩摔,以此来告诉对方答案。

可是,现在她坐在角落里,对着面前发问的男生瑟瑟发抖,惨白着脸色说道:“是,我是一条鱼。”

如果不是对方率先点了头,她可能还会狗腿地加上一句:“咸鱼的鱼。”

你问这是怎么回事?这件事情要从半个小时前说起。

半个小时前,大学城的一间咖啡厅内,余子妤坐在靠窗的座位上垂头看着手机,十指在键盘上翻飞。

【是正版阿妤】:我现在已经到约定好的咖啡厅了,他现在还没来。

在她的信息发出后没几秒,那人就回了消息过来。

【一条鱼】:好的,订金已经打到你的账户里面了,请查收。

余子妤平时喜欢打各种游戏,主业大学生,副业网恋代见。

网恋代见就是帮金主考察金主对象的样貌、气质和人品,一般会给金主两种选择,其一是假扮路人,制造一些突发的小状况测试金主对象的人品;其二是代替金主去见面,探查好一切后,再向金主对象解释清楚。

而余子妤认为自己绝对是一个良心代见,价格公道不说,眼光还相当毒辣,至今已经成功帮五个妹子看穿网恋对象人渣的本质,帮三个妹子牵手成功,还替一个妹子打跑了骗子。

于是,在圈内,她还算有些名气。

就在前几天,有一个网名叫一条鱼的妹子找到了她。

【一条鱼】:您好,请问您是网恋代见吗?

当时余子妤正在宿舍吃着薯片查成绩,在看到物理化学这科没有通过的时候,她哀号了一声,随后拍了拍手,点开不停闪动的头像。

【是正版阿妤】:我是,不过我刚刚挂了一科,心情不好,收费可能有点高。

【一条鱼】:没事。

【一条鱼】:我想请你替我见一下我的网恋对象。

一般而言,代替金主去见网恋对象后最大的问题就是在最后解释说明一切时,男方会觉得受骗而生气,所以选择第二种代见方式的金主不多。

余子妤决定还是再确定一遍比较好。

【是正版阿妤】:如果是观察人品,我也可以假扮路人去观察的。

【一条鱼】:那样没有直接接触更清楚吧?

的确如此。

见对方坚持,她也没有再说什么。

【是正版阿妤】:好,那麻烦你将详细情况跟我说一下。

在对接了基本信息之后,她咬着笔帽开始往小本子上记录信息。

这次要见面的对象网名叫一只猫,真实姓名不知,身高据说是一米八五,两人虽然是在游戏中结识,但他并不擅长玩游戏,明天见面的时候会穿白衬衫。

余子妤从包里掏出小本子,正准备巩固一下对方的基本信息时,一个好听的男声从她身旁传来:“请问,你是一条鱼吗?”

她顺着声音仰头望去,看到了一张轮廓分明,颜值不比当红小鲜肉逊色,却又熟悉万分的面孔。

——钟墨。

害她物理化学挂科的罪魁祸首。

2)我比你想的还要笨

只要是认识余子妤的人,大概都知道她最害怕的人就是钟墨。

钟墨今年读研一,是他们的直系师兄,也是他们物化教授的助教,据说他在大学本科时期就已经拿过好几个全国比赛的金奖,论文被各种刊物发表,还拿到了三个发明专利,是一个神级人物。

可就是这样一个神级人物,余子妤在见他第一面时,就从楼梯上滚了下去,摔肿了屁股;见到他的第二面时,手机掉进了下水道;见他第三面时,他就成了他们专业课的助教。从那之后,凡是他做助教的那门课,余子妤就必定挂科。

这个诅咒相当灵验,已经灵验到弹无虚发的地步了。

所以余子妤称钟墨为她的劫难,见面就得逃的那种。

此刻,她的劫难就坐在她对面,轻轻喝了一口咖啡,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如果我没记错,今天下午你们有一节课,平时分可不低。”

“……”余子妤抖了一下,接着她正襟危坐,不敢看坐在自己对面的人。

钟墨单手托腮,饶有兴趣地继续说道:“如果我还没记错,你的物化得补考。”

“……”

生怕他再说些什么出来,余子妤赶忙讨好地将蛋糕推到他面前:“师兄,您吃。”

“师兄?”他重复了一遍这个字眼,神情有些不悦,“在游戏中,你可不是这么喊的。”

余子妤抽了抽嘴角,从牙缝间挤出一句“老公”。

“原来你真是我女朋友。”他轻叹了一口气,语气中充满了无可奈何,“我女朋友这么笨,该怎么办才好?”

得了便宜还卖乖!

余子妤瞪着眼前的瓷杯,敢怒不敢言。

想了想后,她还是愤怒地掏出手机在屏幕上敲下两行字。

【是正版阿妤】:我帮你探查过了!这个人印堂发黑,与你八字不合!天涯何处无芳草,你何必这样迫害自己呢?

信息刚刚发送成功,她就听见钟墨再度开口:“过阵子你们就要补考了,补考试卷的题目是我出……”

他话音未落,手便被她紧紧握住。

余子妤直直地望着他,语气严肃又委屈:“男票,其实我比你想的还要笨。”

在钟墨意味深长地回看她时,她不动声色地撤回了刚刚发出的消息,并在当天晚上重新编辑了一条。

【是正版阿妤】:你的网恋对象还有待考察!两天后给你确切消息,不加钱!

没过一会儿,那边发来一个飞吻的表情包。

【一条鱼】:谢谢人美心善的小姐姐!

只想借用对方身份获得出题人辅导的余子妤,头一次有了心虚的感觉。

3)笨鸟先飞

在余子妤坚持不懈地强调自己是他女友身份的情况下,钟墨终于同意给她私下辅导功课。

只是这辅导的方式,和余子妤想象的不太一样。

清晨五点半,她看着朝阳缓缓升起的模样,睡眼惺忪地看着钟墨:“师兄,我们这么早来这里做什么?”

面对她的疑问,他简明扼要:“晨读。”

“可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我要补考的是物理化学。”她强调,“是纯理科。”

钟墨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没有说话,只是递给了她一本物理化学教材:“从序言开始读。”

迫于无奈,余子妤开始念起了课本第一页上的序言。

偏偏他还不满意:“大声一点。”

早上来小树林晨读的学生渐渐多了起来,在一众背英语、背法条的声音当中,一个接近嘶吼的女声成了他们中间的一股清流:“物理化学!是一门从物理学角度分析物质体系化学行为的原理!”

一个小时后,她拿着书念到嗓音嘶哑,在看到树旁睡得天昏地暗的钟墨时,终于恶从胆边起。她觉得拍下他不修边幅的睡颜,再传给一条鱼是个相当不错的主意。

余子妤向来是个行动派,当下就掏出手机对准了钟墨。

照片有些虚焦,三月的季节还带着些微凉意,樱花开得正好,钟墨在睡梦中蜷缩着手长脚长的身子,脑袋轻倚在树干之上,落英缤纷,他似入了画一般。

她看直了眼。

等她缓过神来,想重新抓拍一张他丑一点的照片时,他已经睁开了眼睛。

看着她的镜头,他打了一个呵欠,有些漫不经心地道:“在拍我?”

被抓包的余子妤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整个人显得相当僵硬。

似乎是误解了她此刻的僵硬,钟墨稍稍清醒了一点,发出一声轻笑。

他伸长手臂拽住余子妤,稍稍用了点劲,将她拽进了自己怀中,声音因为刚刚睡醒而带了些喑哑:“课本念完了?”

她看了一眼手中还没翻到一半的课本,摇了摇头。

“没念完就忍不住偷拍我?”他的语气听起来愉悦了一些,“别急,反正我是你的,等你念完了,想怎么拍都行。”

此刻的画风是这样没错,可当钟墨得知她只是想拍自己的黑照之后,脸色就沉了下来。

之后的几天,余子妤要念的教材越来越厚。

在看到《物理化学习题全解》的那一刻,她终于崩溃了:“师兄,你之前都是这么学习的?”

“不。”他淡淡地瞥了她一眼,“但笨鸟先飞,这个方法很适合你。”

再一次听到笨这个字眼,余子妤不服气了:“人总有擅长和不擅长的东西,如果是玩游戏,师兄你不一定比我厉害。”

她说这句话时是有小计策在里面的,一条鱼曾跟她说过,钟墨玩游戏不是很厉害。

可是下一秒,钟墨就颔了颔首,面上毫无惧色:“好。”

余子妤瞪大了眼睛,后知后觉地发现不妙。

她没有一条鱼的游戏账号和密码。

4)愿赌服输

一个小时后的网吧,余子妤开机戴上耳机,表情带着难得的嚣张:“师兄,要我让你吗?”

刚刚在厕所里,余子妤向一条鱼说明了两人要在游戏中对决中,那位豪爽的姑娘二话不说就将游戏账号和密码发给她了。

“最好不要。”他的手指覆在鼠标上,发出“咔嗒”的轻响,“如果你赢了的话,你以后就可以不念教材。”

话说到这个份上,余子妤也不再废话。

两人匹配进游戏后进入了荒岛,余子妤选的游戏是《绝地求生》。

迅速地观察好地形之后,她情不自禁地看了一眼身旁的人,他眼底折射出电脑屏幕幽幽的光,看起来漫不经心。

游戏正式开始,她跳伞落地,进攻凶猛,杀伐果决,可怎么也没遇到钟墨。

又干掉一个人之后,她转了转有些僵硬的手腕,忍不住再次偏过脑袋看一下他。

钟墨比之前看起来还要慵懒,除了偶尔移一下鼠标换个视角之外,就没怎么动过。

余子妤身子又往那边偏了偏,看见ID为一只猫的男人正蹲在一个防守绝佳的位置,猥琐发育。

她嘴角抽了抽,随后毫不犹豫地操纵着游戏人物往一只猫那边走去。

到达他身边之后,她还好心地帮他解决了两个人。看着面前动也不动的人影,她好心地摘下他的耳机:“舔包啊!”

钟墨伸手将自己的耳机重新戴上,修长的手指不经意间碰到了余子妤的手腕。

男生指腹处有些干燥,还带着一丝凉意,余子妤不禁抖了一下。

等她缓过神来的时候,钟墨已经好整以暇地托腮望她:“舔完了。”

“……动作挺快。”

就这样,整局游戏里两个无比相配的ID就这样待在安稳的小角落,有时被别人发现,ID为一条鱼的女性玩家就跳出来凶猛地解决对手,ID为一只猫的男性玩家则在对手死亡之后漫不经心地出来舔包。

只剩下他们俩的时候,余子妤毫不犹豫地将枪口对准了钟墨。

与此同时,现实中,她还冲他笑了笑:“互帮互助的友好情谊到此结束,赢才是王道。”

五分钟后,她带着一颗想赢的心,输了比赛。

看着隔壁电脑屏幕上出现的“大鸡大利,今晚吃鸡”这几个字,她开始怀疑人生。

“你不是游戏操作不厉害吗?”

“没错,但这是相对其他事情而言。”

钟墨看着她一脸愤愤,想要指责他使诈的表情,心情变得很是美好,他冲她勾了勾唇,说:“愿赌服输。”

“……好。”

“明天把《物理化学习题全解》读完。”

“……”

事实证明,余子妤并不是一个愿赌服输的人。

当天晚上,她就对着一条鱼说了钟墨的坏话,整整五页聊天记录。

【一条鱼】:他真的有这么差劲吗?

翻了翻聊天记录,余子妤才发觉自己说得有些过火,害怕自己就这样拆了一桩姻缘,她赶忙敲键盘。

【是正版阿妤】:这倒也没有。

【一条鱼】:那在你眼里,他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余子妤想了想,终于组织好语言。

【是正版阿妤】:阴险狡诈,小肚鸡肠,自带瘟神效应……

说到一半,余子妤说不下去了,她的脑海中浮现出钟墨的笑颜。

这段时间以来,他们俩相处的时间很长,他最喜欢弯起眉眼,亲昵地喊她:“小鱼。”

不知为何,余子妤看着对方的头像,突然有些羡慕。

明明读音相似,可为何那个叫小鱼的人不是她?

5)坏话不能说

坏话是要说的,书是不能不念的。

整整一个月早起晨读,她甚至能背下来盖斯公式在书的哪一页了。

在看到补考试卷的那一刻,她头一次觉得物理化学是如此简单的一门科目。

她提前半个小时交卷,长舒了一口气,然后神清气爽地给钟墨发了一条短信:我终于考完了!

过了十分钟,她不停地盯着手机看,可手机始终没有动静。

她又发了一条短信给他:我觉得自己这次能过!

又是十分钟过去了,她还是没有收到回复。

从下午等到晚上,她坐立难安,心情是从来没有过的焦躁。

这种无处安放的情绪让她连游戏都不想玩,甚至在有人想找她代见网恋对象的时候,她都一口回绝了。

她无精打采的模样被室友看见了,室友疑惑地问她:“你怎么了?”

余子妤将自己的情况描述了一番,室友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总结说:“你喜欢上对方了。”

她一口柠檬水喷在了自己的电脑键盘上,也顾不上去擦,猛地就从椅子上蹿起来:“我喜欢钟墨?!绝对不可能!”

“什么?!”室友比她还要震惊,“你喜欢的是钟师兄啊!”

在室友还想八卦的时候,余子妤的手机响了。

她就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一把抓过桌子上的手机:“不管您是哪位,我都绝对相信您此刻有急事要找我。”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过了半晌才说话:“预感很准。”

熟悉的男声让她微微愣怔——是钟墨。

她不禁连呼吸都收敛了两分:“什么事?”

“下来,我在你寝室楼下。”

余子妤走到阳台上,推开窗户向下望去,钟墨果然在下面冲她晃了晃手中的手机。

来不及等室友反应,余子妤就冲了下去。

余子妤在他面前站定,脸上因为奔跑而带有红晕,语气还故作正经:“你找我做什么?”

钟墨眯了眯眼,将自己的手机递到她面前:“我来要一个说法。”

被递过来的屏幕上显示的是一段聊天记录。

【一条鱼】:在吗?

【一条鱼】:我有一些话想对你说。

【一只猫】:想要表达感谢?

【一条鱼】:不是,我想最近彼此静一静。

中间隔了一段时间,可以看得出钟墨那一刻的情绪有些慌乱,过了好半晌他才回复过去。

【一只猫】: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一条鱼】: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我觉得你阴险狡诈、小肚鸡肠,还自带瘟神效应!

余子妤:“……”

一条鱼将她给钟墨的评价,原封不动地复制了过去。

过分!

怎么会有这么不含蓄的人?!

6)你觉得不好的地方,我都可以改

余子妤瞪着眼前的手机屏幕,恨不得时光倒回,然后自己把这段话给吃掉。

钟墨的声音从她头顶传来,有些低沉:“我来要一个说法,你觉得不好的地方,我都可以改。”

她仰头望去,这好像是她第二次这样认真地看他。

不同于在小树林里的那一次,此时的钟墨垂眸望着她,深邃的黑眸中只有她的身影,表情隐隐有些委屈。

而让他这么委屈的人,是她。

这样想着,她情不自禁地伸出双手抱住了眼前的人。

在她刚刚触碰到对方腰肢的时候,后面突然传来一个尖厉的女声:“我就说,余子妤今天怎么能这么快答完题!一定作弊了!”

她转过脑袋,看到了两个同班女生,今天下午她们一起参加了物理化学的补考。

只不过相较于她的神清气爽,那两个女生则看起来不太妙。

好好的旖旎气氛瞬间就被破坏,余子妤叹了一口气,松开钟墨的胳膊,准备上前去跟她们理论,不过她还没张口,那个女生就冲到了她的面前。

“这次补考的题目那么难,大家都苦苦复习了很久却还是不会做,只有你一个人走后门通过,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她们的指责变得刺耳,眼前的景象变得既熟悉又陌生,余子妤好似回到了曾经。

“如果只是谈个恋爱就可以,那大家就不用学习了。”

大家都在戳着她的脊梁骨骂她,她不是没想过要回击,可到底寡不敌众,她似乎真的成了错的那个人。

但那不是真的,明明不是……

余子妤的太阳穴突突地跳动着,她恨不得当场掉头就跑,可一只大手拽住了她的胳膊,将她拽至身后。

钟墨挡在了她的身前,恢复了以往慵懒戏谑的语气:“你们说,余子妤她是抄的?”

“难道不是吗?!”

他轻笑了一声,紧了紧捏住余子妤胳膊的手:“物理化学教材,给我背。”

她不明所以,可是看着他紧绷的下巴,还是老老实实地背了起来。

在她背了将近五分钟的时候,对面那两个女生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钟墨喊了“停”,重新开口:“她可以背完一整本的物理化学教材,看到一道题目就知道那道题目在书中哪一页,你们谁可以做到?”在路灯下面,她可以将他脸上的骄傲看得一清二楚。

两个女生没有吱声。

“既然你们没有她努力,又凭什么来指责她?”

最先开口的那个女生还有点不服气:“你这么维护她,难道不是因为她是你的女朋友?”

“我从来没有否认这一点。”他轻笑出声,“所以我不能容忍除了我之外的任何人,欺负她。”

“现在,你们给我向她道歉。”

回到寝室后,余子妤委屈巴巴地看了眼室友,一把抱住室友,眼里噼里啪啦地往下掉。

刚准备谴责她不汇报恋爱情况的室友被她吓了一跳:“怎么了?”

“我失恋了!”她哭的声音更大了,“你说的没错,我真的喜欢上他了。”

喜欢上一个她刚开始避之不及的人。

经过今晚这么一闹,或许明天全院的人都知道她和钟墨谈恋爱了。

可他们一定不知道,真正在跟钟墨谈恋爱的人不是她,那个本应该得到他保护的人,也不是她。

她现在贪恋的所有温暖,终有一日,要尽数归还。

7)不属于她的东西,她到底是还回去了

余子妤在寝室哭了一整夜,第二天肿着眼睛的她摁亮手机屏幕,找到了一条鱼的头像。

【是正版阿妤】:之前我跟你说过我对他的印象,其实那些都是我的一时气话,很抱歉影响了你的判断。

【是正版阿妤】:现实中的他很棒,颜值、个子都很高,拿过很多奖项,虽然看起来漫不经心,但其实对每一件事都很认真。

【是正版阿妤】:他还很有担当,你如果跟他在一起,会被保护得很好。

一句话一句话地看过后,她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慎重地将一条鱼和钟墨全部拉进了黑名单内,并在心中补充道:祝你们幸福安好。

做完这一切之后,余子妤露出一个短暂的笑容。

真好,不属于她的东西,她到底是还回去了。

她在做职业网恋代见之前,其实是一个职业游戏玩家。

她的操作连贯流利,能记得清大部分角色擅长的玩法,是职业选手里面少有的女性玩家,也因此被捧至神坛。

她以为只是因为女性玩家稀少,网友们觉得稀奇,所以才将她捧得这么高。

直到有一天,她微博里的私信突然爆了,网友们纷纷指责她竟然代打,还有截图证明!

可她那段时间根本没有上线。

后来她才知道,为了维护她的人设,甚至增加她的名气,战队经理会在她没有用号时将她的号给别人用,专门使用一些冷门角色。

之前有多少人吹捧她,那之后就有多少人泼她脏水。

骂声汹涌而至。

她不是没有想过要去解释,可是公司的沉默让她心寒。

公司表示会给她一笔补偿金,因为若是实情被曝光,那么将会使整个战队遭受到抨击,甚至会让大家对这个圈子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会觉得是不是那些女性玩家都是代打,或者是作假。

那阵子,余子妤就像是过街老鼠。

再后来,她就退出了圈子。

可午夜梦回之时,她依旧总是梦见当时的情景,她委屈又无助,却没有一个人站在她的面前保护她。

她一边回忆着往事,一边漫无目的地晃着。不知不觉间,她就晃到了小树林。

当时就是在这片小树林里,她偷拍到钟墨的睡颜。

这样想着,她不禁掏出手机,打开了相机。

渐渐地,她的摄像头里有一个人影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然后一张好看的俊脸占据了她的整张屏幕,蹙紧了眉头:“你搞什么?!”

余子妤还愣愣地举着手机:“啊?”

“啊什么啊!”他看起来怒不可遏,相当凶,“你怎么把我拉黑了?!”

“……”

她被凶得莫名其妙,不知所措地低下头后,却看见他亮着的手机屏幕上,当前显示账号为一条鱼。

8)尾声

余子妤再一次躲起了钟墨,甚至在听到钟墨的名字之后,还会附赠冷笑两声。

她的室友对她这两日的态度大转变不明所以:“你和钟师兄到底怎么了?”

“不要问我和他怎么了,”在瞥见钟墨的身影时,她故意提高了音量,“你应该问我,我现在对他的印象!”

室友抽了抽嘴角,倒也乖乖配合她:“那你现在对钟师兄的印象是什么?”

“阴险狡诈、小肚鸡肠,自带瘟神效应,还要再加一条坑蒙拐骗!”

余子妤每说一条,钟墨的嘴角就上扬一分。

在她说完之后,他迈开长腿缓步向她走来。在两人之间的距离只有五米的时候,余子妤终于慌了,拔腿就跑。

二十秒之后,她被钟墨堵在了楼梯间的转角处。

他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的墙壁上:“逮到你了。”

余子妤平生第一次痛恨自己没有练过长跑,但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你是过来道歉的吗?”

“我承认,我骗你是不对的,”他轻笑一声,“可我从来就没有后悔过。”

自始至终,ID为一条鱼的屏幕那头都是钟墨。他分饰两角,只为找一个理由接近余子妤。原本他想等到时机成熟之后再告知她实情,可没想到他还没等来那个时机,她就误会了,并且将他的大小号一同打入黑名单中。

他认错的态度相当好,还带着些厚颜无耻的味道。

看着钟墨高挺的鼻梁,她有些愣怔,觉得自己又发现了一个可以形象概括对方的词。

不满意她的愣神,他拉过她的手,在她掌心写下一串数字:“今晚来这个直播房间,是我的歉礼。”

“歉礼?”她重复着后两个字。

“你到时候去听就知道了。”他揉了一下她的脑袋,“如果你觉得诚意足够,记得将我移出黑名单。”

上课铃声适时响起,可钟墨还没有让开的打算,似乎不得到肯定的答复便不罢休。

迫于无奈,余子妤点了点头。

晚上,她一边输入直播房间号,一边不承认自己内心里的期待。

八点整,直播正式开始了,她的耳边传来了一个好听的男声:“今晚开这场直播的目的,其实是为当年的职玩选手阿妤平反。”

“大家应该都知道曾经闹得沸沸扬扬的代打事件,从那之后,阿妤便退出了电竞这个圈子。”

“可是大家有没有想过,有时候眼见也不一定为实,事情的真相也许并不是我们所想的那样?”

短暂的沉默之后,他的身旁出现了另外一个人:“大家好,我是之前阿妤战队中的工作人员,也是当时战队的官博管理人员。在那件事中,阿妤其实一直都是无辜的。”

将往事缘由一一道尽,直播间的弹幕瞬间就爆炸了。

【叶芒果】:心疼我阿妤女神。

【洛书清清】:呵呵!找一个女孩子背黑锅,真是好手段!

【爱吃苹果的圆珠笔】:我要去那个破公司的微博下面让他们当面向我妤道歉!

……

当时的千般指责和现今的歉意向她交杂而来,这一瞬间,她突然觉得一切都过去了。

“我刚刚看到有弹幕说我为什么要为阿妤平反,”直播还在继续,钟墨在念到这句话的时候发出一声轻笑,“因为我做错了事情,希望你们阿妤女神能将我移出黑名单。”

“我跟你们的阿妤女神有什么关系?”

这次的停顿时间有点长,虽然他依旧带着笑意讲话,可余子妤还是从中间听出了紧张:“追求者与被追求者的关系。”

他们认识很久了,可是钟墨认识余子妤,却是在更久以前。

她以前就是他很喜欢的一个电竞选手,不过也只限于隔着屏幕的喜欢,就像书粉对着作者,歌迷对着歌星。而他真正对她有别样情愫的时候,她刚刚大一。

那时候还在军训,他帮忙给新生派发军训用水,一眼就发现了第一排中间的那个女生是前一阵子闹得沸沸扬扬的职玩代打的女选手。

她腰杆挺得笔直,脸上满是坚毅,似乎现实生活中没有因为网络抨击而受到影响。

休息时,他因着发水之便,走到了她的身后,听见她跟室友说:“没事的,你不用担心我,没有人会一辈子顺风顺水,如果不能披荆斩棘,我们又怎么踏遍星河,身披荣光呢?”

她的说辞一套又一套,让室友破涕为笑:“就你能说。”

可是在室友转身的时候,余子妤却露出了一个落寞的神情,她无声开口:“真的不是我。”

那样的神情在钟墨的脑海中挥之不去,深夜辗转难眠后,他关注了她的微博,发私信说相信她。

原本他以为她不会回复自己,可两分钟后,一句乖巧的谢谢回复过来,他似乎可以想象到她嘴角边小小的梨窝,可她眼中依旧落寞。

他就像是魔怔了一般,开始关注起了余子妤。

直到有一日,他在教学楼的楼梯上看到了余子妤本人,情不自禁地喊了一声:“阿妤!”

声音不大,女生身体却蓦然僵硬,她小心地看了看四周,结果忘记自己正在楼梯上面,随后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之后,他又见到了她。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他悄悄地发了一条微博私信:我永远相信你,所以也请你此刻的笑容不要消失。结果她看到私信之后手一滑,手机掉进了下水道里。

接下来,他成了他们物理化学专业的助教,小心翼翼、步步为营、一点一点地靠近她。

回忆着两人过往中的点点滴滴,钟墨的眉眼不自觉变得柔和了:“我说过,我要站在你的身前,替你挡去一切风雨。”

“现在我做到了。”

“老地方,我等你。”

直播的另一边,余子妤捂着脸,泣不成声。

在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她冲了出去。

晚间的小树林里有很多小情侣,可纵使人海茫茫,她还是一眼就看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

春末夏初时节,拂过的清风都带着独有的芬芳,钟墨的声音有些低,但一字一句皆顺着清风传至她的耳朵里。

他说:“余子妤,遇见你,是我一生的欢喜。”

她弯起眉眼,张开双臂:“好巧,我也是。”

路灯下,树影斑驳处,有人向她缓步走来。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