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岁月覆盖的诺言

分类:故事人生 / 睡前故事

题记:那些被岁月覆盖的无法兑现的诺言,是短暂的安慰也是久远的梦,终难忘,不实现,又何妨?

被岁月覆盖的诺言

文/张 婷

孟琪整天吵着要去流浪。她说她一想到高考后可以走遍四方,内心就会充满力量,偶尔还会笑出声来。

她还说将来要成为白领中的精英,博学多识,从容优雅,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化着淡淡的妆,踩着高跟鞋,出席各种高级会议,认真经营一份爱情。我说你就做白日梦吧,但其实我自己也深陷在白日梦中。我想去离家很远的地方上大学,开始崭新的生活。

套用一句话:梦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月考的失败把孟琪的计划打得七零八落,她守着一大堆零食不停地吃,可强忍着的眼泪还是滑落到嘴边。我被她吓坏了,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我说孟琪你发什么神经,就这点出息还想去流浪?她不说话,继续吃、继续哭。直到撑得胃痛,她才捂着肚子气急败坏地说:“我再也不要过这种日子了。考完我就走,永远都不要再回来。”

我点头,夺过她的零食跟她一唱一和:“考完我要去一个陌生的城市生活,走得越远越好,然后边打工边旅游,一切都随它去。当然最好还来一次浪漫的邂逅。”

孟琪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对对对,还要一场浪漫的邂逅。”

我们吃着吃着就笑了,哭着哭着就开心了,只因一个自欺欺人的诺言。不晓得那时怎么会那么单纯,明明知道那是不太可能实现的诺言,却死死地相信。以为外面的天空都是蓝的、空气都是纯净的……

越接近高考,心越躁动,对流浪的渴望也越强烈。孟琪总是把“我一定会离开”几个字挂在嘴边,看中国地图时她甚至标出了自己行走的路线:云南——西藏。我说我的是四川——西藏。

她赶忙握着我的手:“不愧是知己,那我们就到西藏会合了。”

“嗯,就这样定了。”我低声附和,之后便低头做题。

“那我们都不要回来了,行不行?”孟琪又抬头补充了一句。

我能感受到她内心对高考的慌张和害怕,如果连这么点憧憬都没有,她会窒息的。得到我肯定的回答后,她满意地笑了。

流浪、远行,几个小小的字眼一直支撑着我们走到高考。

高考第一天下午,考的是数学。我出来后感觉整个人都废了,有一种想嚎啕大哭的冲动。孟琪看到我,她说别怕,明天下午咱们就走。但第二天我们没走,第三天没走,一直到查分数那天都没走。

分数出来了,我还是没有去流浪。大概从那时起,流浪这个词对我来说已经很陌生了。因为我再也不需要它了,高考结束了,游戏结束了,谎言也揭穿了(liunianbanxia.com)。

填志愿时,看到云南大学,心猛地紧了一下,随后就翻了过去。曾经和孟琪在教室的阳台上宣称自己一定要去云南大学,谁都阻止不了我,以后就在那扎根了,再也不回这个破城了。真到了抉择的时候,我却失去了所有的勇气和力量。

孟琪曾说她四个志愿就填中国东西南北边界的四个大学,远离亲人,自食其力,寒暑假在学校打工,四年之后再风风光光地回家。她说她要独立要成长,表情认真得近乎虔诚。可结果她的志愿全是家乡周围的学校,看来她也没有那个勇气。

我们都笑自己当初怎么会那么想,怎么会那么傻。

背着包包,一直走,一直走,不回头。多么美好的事情,但至今,我们都没有兑现那个诺言。没有离家出走,没有远行,没有到离家很远的地方上大学,甚至还没去大学就开始眷恋自己的小城。

当时郑重得不得了的诺言转眼间到了它该实现的日子,却发现当时的想法那么幼稚。也许它只属于那段日子,只符合那时的心情,过后,至于实现与不实现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它曾经承载着我们所有的希望和梦想,重要的是它让我们从那些黑暗的日子里走了出来。这已经足够了。

同样,我们也可以踏踏实实地给自己一个交代:那些被岁月覆盖的无法兑现的诺言,是短暂的安慰也是久远的梦,终难忘,不实现,又何妨?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