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样的古典,你不懂

发布时间:2013年12月23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题记:若不是因为你随风飘舞的浅笑,我绝不会将半熟的火辣心事,淬炼成入口即化的相思果。

那样的古典,你不懂

文/桥边红叶

1)天下谁人不识君

梁斌托着行李箱慌慌张张地出站时,学校迎接新生的最后一趟校车已经开走。梁斌只好耷拉着脑袋用手机查地图,俞清扬就在这个时候很没眼力见儿地跟梁斌问路。

梁斌拿起手机看了俞清扬足足一分钟,别过头去想了又想,扭头自言自语了一句,“‘同是天涯沦落人’的下一句是什么?”

俞清扬张口就答:“天下谁人不识君。”

梁斌笑了,从包里掏出他的录取通知书晃了晃,“走吧!”

俞清扬扎着高高的马尾,泼墨般的头发一扬一扬地,跟着梁斌往大学去报到。

那天折腾到很晚,新生接待处没人,梁斌把行李交给俞清扬,让她守在学院的旗杆下,他跑去找人,帮俞清扬交学费,安排住宿,然后扛着大包小包,拉了行李箱,把俞清扬送到宿舍。俞清扬感谢的话都没来得及说一句,梁斌就急急忙忙跑开了。理由很正当——这么晚了他不适合再待在女生宿舍。俞清扬看着跑开的梁斌微微笑了,笑着笑着才想起,一没问梁斌要电话号码,二也没问他所在的院系。

整整一学期,俞清扬再没见着梁斌,校园不大不小,想见的人偏偏没出现。俞清扬在心里雕了一尊望夫石,每天都想念,偶尔也会自问:他会不会也这样想念过我?

2)救场如救火

大一下学期的春季运动会像盛开的迎春花一样开展得如火如荼。俞清扬所在的校广播团终于从幕后搬到台前。

男子三千米长跑的时候,各个院系的稿子递上来一堆。俞清扬是想理一理挑一挑的,可是她发现那一群备战的男生里,有个身影那么熟悉。俞清扬逮着身边递稿子的人悄声问:“第四跑道上的穿红色背心的人是不是叫梁斌?”有人答是啊。

俞清扬抑制不住兴奋:“哪个院系的?”“信息工程!”

四百米的操场,前六圈俞清扬的念稿全部来自信息工程系。第七圈的时候很多人明显坚持不住放慢了速度,俞清扬手心里出了汗。冲刺,加速——梁斌摔了。

俞清扬起身离开广播台冲下去,她跑过去的时候,他身边已经围了一群人,有个女孩子哭得如梨花带雨:“你怎么那么不小心?”梁斌笑呵呵地摇摇头,拍着肩膀说:“之薇,你要相信我!”

俞清扬站在人群外看着女生搀着膝盖上流着血的梁斌,终于没再走近一步。

春天的风真是大啊,呼呼地扑面吹来,吹得眼睛生疼。她刚才一股脑冲下台,忘了广播的事情,喇叭里传出师兄厚重的声音时,俞清扬如梦初醒。师兄笑笑说:“没事,救场如救火,我应该来。”

是啊,救场如救火,救梁斌的那场火,她没赶上。

3)跟喜欢没关系

梁斌身边已有佳人,俞清扬还是悄悄地跑到信息工程学院,坐在阶梯教室的最后一排,远远地看梁斌——看唐之薇身边的梁斌。她跟着他们一起下课,一起走出校园,一起去吃饭,梁斌不曾回头,让他眼眸明亮的是唐之薇——那个熠熠生辉的美女。

排队买米线的时候,唐之薇先走开去占座了。梁斌对老板娘说:“我再加五元,多放些鹌鹑蛋,放在她的碗底。”老板娘笑的时候,俞清扬也不由得笑了(liunianbanxia.com)。

梁斌回头看了一眼,惊讶道:“你也买米线啊?”他不说好久不见,也没有格外惊喜,只是平常的一句问话,好似他们已是老相识一般。俞清扬客客气气地说是。梁斌又笑了,他说我是信息工程学院的,那是我女朋友唐之薇。俞清扬把头点了又点,说真好真好。这样的介绍实属太晚,运动会后俞清扬早已打听好一切。五月的梧桐,硕大的叶子遮天蔽日,阳光稀稀疏疏的漏下,俞清扬抬头眨眨眼,眼泪湿了睫毛终究没掉落。

七月初,信息工程学院的一个女生,拿着大把的手捧玫瑰花站在男生宿舍楼下表白。学校的期末考刚刚结束,燥热的晚上,蛐蛐不停地嘶鸣,女生有力的表白让两栋宿舍楼的男生为之砸酒瓶,打着灯光,口哨声此起彼伏,瞬间沸腾。在那所以校风严谨著称的高校,很轰动很让人咋舌。俞清扬就站在宿舍的阳台上,她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对面男生楼下发生的一切。舍友问俞清扬到底下去还是不下去?俞清扬摇摇头又点了点头,她跑下了楼。

她要找的人是梁斌,却跟喜欢没关系。

4)采薇采薇,薇亦作止

梁斌心里有事,装满了沉沉的回忆,俞清扬都懂。他在小酒馆喝醉的那天晚上,一字一句:“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我第一次见她时就这么说的,她还夸我有才。”俞清扬坐在梁斌对面,不说话看着他。“她是那种古典得像《诗经》一样的女生,你不懂,不懂。”俞清扬笑,说:“是啊是啊。”

梁斌说像《诗经》一样古典的女生,拿了大把的手捧玫瑰花,站在男生宿舍楼下表白;像《诗经》一样的女生让两栋宿舍楼的男生砸了酒瓶;像《诗经》一样的女生转身丢了梁斌,她有《诗经》般好听的名字,唐之薇。

俞清扬像花一样在尘埃里默默盛开,她陪梁斌打球,坐在球场边不吵不闹,安安静静。她和梁斌一起自习,在图书馆明亮的灯光下看他转笔飞快,啪嗒落地,捡起再转又落地。她微笑着合上书,和他一起出去散散步再走回来接着看书。她和梁斌一起上公选课,帮他划重点,在图书馆找资料,一页一页抄下来,夹在他的书里。俞清扬站在朋友的立场能做的只有这么多,面对梁斌的谢绝,她给的回答无非是开学他帮她的一切。这个借口她用得心安理得,他也挑不出毛病。

俞清扬代表学校参加的比赛拿了一等奖,在学校教学楼的正中央的电子屏上,滚动的字幕表扬了好几天。梁斌说,“清扬,认识这么久,原来你是文学院的啊!”俞清扬点点头,认识这么久,他了解的只有这么多而已。可是俞清扬清楚,采薇采薇,薇亦作止,不是《诗经》里的爱情篇,就像梁斌不是她的白衣少年。

5)山有木兮木有枝

大四的时候出去实习,俞清扬晚了几天回学校。她一人背包去了杭州。苏堤沿岸种了杨柳,芙蓉,碧桃,俞清扬一一拍下。真有当地的女子,着了无领对襟的裙子,长及膝盖,图案是印好的大朵大朵叫不出名字的花,娇俏却不张扬。俞清扬也喜欢这样的地方,喜欢唐之薇的家乡。梁斌是地道的北方男儿,喜欢的何止是唐之薇的江南风韵。他说她有《诗经》的古典,一颦一笑都像水一样漾着诗意。那是北方以南,南方以北,背会整本《诗经》,国学比赛拿到一等奖的俞清扬,学不会的委婉和惆怅。《诗经》里说,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很久不见唐之薇,从杭州回来的时候在学校门口碰到。她化精致的烟熏妆,穿超短的百褶裙,年轻有活力,只是烟视媚行。黑色的轿车在门前停下,唐之薇笑盈盈地上车,俞清扬忽然觉得之前温暖的南方也是那么凉,凉到骨子里。那样的古典她俞清扬可以不懂,可是梁斌,你呢?

6)有美一人,婉如清扬

俞清扬后来总是设想很多年以后,当梁斌翻看那本相册会不会记起自己?那相册仿折子做成,一折一张相片,是去杭州拍下的所有美景。毕业时俞清扬把相册送给梁斌,她送梁斌上火车,站在月台上说再见,听汽笛响起,七月的风吹满了有栀子花开图案的裙子。她代替不了唐之薇,就给他一份最好的纪念,纪念里有山有水有梁斌有唐之薇,只是再也没有俞清扬。

她说,四年前你带我来学校,四年后我送你离开。

两清,终于两清。

那一年唐之薇在男生宿舍楼下的表白引起轰动,更让人叫绝的是校广播团的师兄抬了钢琴,在俞清扬的宿舍楼下弹琴表白。所有的女生站在阳台看的时候,俞清扬也在。她摇头又点头然后跑下楼,弯腰鞠躬,师兄不解,他用自认为浪漫的方式去走近俞清扬,可是她说对不起。

她请师兄吃饭,离开校广播团,然后在小酒馆找到了梁斌。听他醉酒夸唐之薇古典,听他念“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她不说话看着他醉倒,她也念,“野有蔓草,零露瀼瀼。有美一人,婉如清扬。邂逅相遇,与子偕臧。”那是《诗经》里真真切切的爱情。

名字里带了《诗经》古典的句子,不只是唐之薇,还有俞清扬。

可是梁斌,那样的古典,我们原来都不懂。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放弃,是人生优雅的转身
下一篇 : [青春语录]如果可以,请把我留在最好的时光里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