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开展一段办公室恋情?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28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怎样开展一段办公室恋情?

文|路易吉

几年前的冬天,我刚毕业回国不久,来到现在的公司实习。部门的领导和同事们人都很好,我作为来部门最晚又是年纪最小的,受照顾颇多。平时翻译翻译材料,开开会,日子过得像流水一样平静。

等我适应了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天气也暖和起来,湖岸的杨柳抽出绿色的嫩芽,厚重的羽绒服换成了轻薄的春装。这时,另一个实习生的到来,就像投进河里的小石子,在我的生活中带起一连串涟漪。

新来的是个身穿卡其色风衣的高个子男生,他把电脑包放在办公室唯一的空位上,微笑着跟大家打了招呼,然后脱下那件跟我的大衣颜色和款式都极其相似的风衣挂进衣柜。

我远远地看着他,脸颊莫名有些发热,“情侣装”几个字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全然忘了卡其色是当季撞衫率最高的颜色之一。

也许就是这一刻,那个念头从心底冒出来:如果他是我的,该有多好。

如果按照偶像剧的情节,男女主角总有机会在宽敞的楼梯间相撞,然后在散落满地的文件资料中四目相对暗生情愫。但现实跟电视剧的区别在于,我很少有机会抱着一人多高的资料在楼道乱跑,就算有,也可以借辆小推车。

我给自己定下的“倒追原则”是循序渐进,绝不能轻举妄动。毕竟同在一个办公室,就算追不到,同事还是要做的。

第一步,收集情报。

“……等下次部门聚餐,带你女朋友一起来哦。”

“啊,我现在没有女朋友。”

这么羞耻的问题并不是我问的。在这方面,部门的前辈们才是一把好手。而我只要在他们聊天的时候,静悄悄地竖起耳朵,就顺利掌握了大部分资料。

比我大一岁,目前单身,几个月前刚毕业。我在内心默默点头,很好,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第二步,刷好感度。

自从作为同事加了QQ,他的聊天框就变成了我电脑桌面上的固定装饰。近水楼台的好处在于,我只要向右转头三十度,就能看到他是刚被领导分配了任务,还是闲来无事可以弹个窗口抖动过去。不得不说,这极大地提高了我上班摸鱼的效率。

“学历证明寄EMS行不行啊,我同学之前的包裹就被偷了。”这是抛出共同话题寻找共鸣。

“哎呀,那里我可熟了,改天带你去吃好吃的。”地头蛇高傲地摇着尾巴,为未来约会做好铺垫。

“诶,刚才进来那人你认识吗?”没话找话也能聊。

几天下来,我发现这位新同事是个很好聊的人,无论我抛出什么话题,都能化作一场顺畅而诚恳的聊天。甚至有些时候我还没想好要说什么,他的头像就主动闪烁起来。这让我顺水推舟地省下了不少搭讪,做一个略微矜持的倒追者。

记不清从哪里看到过,相识初期对于感情走向的引导非常重要。如果两个人做朋友太久,感情被固定在波澜不惊的友情上,大概就很难再有其他发展。

所以,在打下“同事情”的基础之后,我开始迫不及待地思考如何把关系引向若有似无的暧昧。

那时正好赶上公司培训,全体员工聚集在阶梯状的大会议室里,听着台上培训师的絮絮叨叨,各自埋头猛划手机。我偷瞄了一眼坐在右边的他,打开手机上的拼字游戏聚精会神地玩起来。呐,会议这么无聊,他会不会对可爱同事的手机游戏感兴趣呢?

刚这样想着,我的腿就被轻戳了几下,那是他发来共享游戏的请求。

我在内心露出满意的微笑,把手机放在中间,让两个人都能看到题面。轮到我输入答案时,就心机地稍微翘起小指,指尖假装不经意地滑过他的掌心。如果是在小说里,这大概会被描述为:“像轻柔的猫爪拂过心房,带起一阵涟漪。”

那段时间,我们偶尔会互发晚饭图片,比如我在瑜伽课后偷吃的香辣鸡腿堡和老北京鸡肉卷。而他发过来的照片通常位于宿舍周围的牛肉面、黄焖鸡或是麻辣烫小店里,冒着热气的食物占据了照片的大半部分,摄影师的衣角则在漆木桌子的下方若隐若现,有时是亮橙色的球衣或深色运动服,有时是一件印着树懒的白色短袖T恤。

那是件手感很好的T恤,细密柔软,树懒的图案是浅色的,像几笔勾勒出来的卡通画。这是种有趣的动物,一不小心就会读成“树獭”或“树赖”。我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想象过它被我穿在身上的样子。

第三步,增加接触机会。

“我下班直接去坐大巴回家啦。”

“好巧,我也要去那边。”

这段对话发生在小长假前夕的周五。从公司坐车到长途汽车站要一个多小时,这样的距离,如果被普通同事开口说要送你去,是件很奇怪的事情。不过在我再三保证是真的“要买东西”,并且详细描述了那家老字号点心店的位置和味道后,终于如愿以偿地跟着他在难得提前下班的日子里,迎着下午三四点的微风和斜阳,一同坐上了前往老城区的公交车。

车上的人很多,随着每次停车变得更多。我们的距离有些近,在刹车和摇晃的时候变得更近。我那天穿了一件无袖的长裙,头发拢成马尾,内心暗暗得意着自己挂在吊环上摇曳的姿势也许有些妩媚。我们在车声和报站声中聊了些什么,我睁大眼睛看着他,距离比以往最近的时候更近。他的目光落在我脸上,似乎忽然产生了些羞涩,不自在地把身子后靠了一下,低下头揉揉眼睛,才若无其事地继续了刚才的话题。

呵,脸红了耶。我心里的得意又升起了一点点。这样的好心情一直持续我比他提前两站下车,恋恋不舍地向他挥手告别,看着远去的公交车,顺手打开手机相机照个镜子为止。

诶!为什么会有好大一坨白色的眼屎,在内眼角向我挥手!

在经历了飘飘然的得意忘形和想挖个地洞钻进去的大起大落之后,我决定彻底遗忘这件事——希望他也能忘得掉。

第四步,约饭。

“等你回来,姐姐带你去吃好吃的哦!”

“好啊好啊,我等着。”

如果在网页上搜索“第一次约会去哪里好”,会跳出一千六百多万条回答。大多数人会建议选择安静和带有浪漫气氛的餐厅,最好是吃起来不会破坏形象的食物。但对于一个吃货来说,如果第一次约会就选到难吃的店,才是太丢脸了吧!

鉴于以上考虑,我们作为同事的第一次共进晚餐,是在一家手抓餐厅——灯光昏暗到看不清邻桌的脸,重低音的打击乐震耳欲聋,碗盘筷勺一概不提供的那种。

我们一边相互吼叫着聊天,一边戴着一次性手套捏起盛在塑料袋里裹着浓郁酱汁的鱿鱼、排骨和花蛤往嘴里塞。烤鸡翅的油沿着手套滴到铺着厚纸的桌上,切开挖空的半只烤土豆皮里的培根沙拉呼之欲出。什么,淑女形象?抱歉稍等哦,我的沙拉要掉出来了!

有了第一次,约饭这件事情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下班得去商场买点东西,你要不要一起?”

“待会陪我去充公交卡吧,顺便吃个饭?”

在某种程度上,两个人的磨合期也意味着两只胃的互相试探。好在,我们的胃很快在无肉不欢的嗜好、对红辣椒的热爱以及勇往直前的饭量方面,达成了愉快的共识。

约饭次数节节升高,我们的关系也日益密切。但现实生活和电脑游戏的区别就在于,对方头顶上的好感度数值对我并不可见,只能抓心挠肝地暗自揣测,现在的状态究竟是友达以上还是恋人未满,距离戳破窗户纸的日子还差多少次QQ弹窗和深夜散步。

第五步,戳破窗户纸。

直到那个周末晚上,我们约在一家创意餐厅吃饭。那家店的味道我已经不记得也不重要了,只记得我们在沙发座的两边,隔着宽大的桌子眉飞色舞地聊天,脸颊在温暖的灯光下泛起朵朵红晕。

“你怎么这么可爱哦?”忘了聊到什么,我忽然伸长了手,越过整张桌子摸了摸他的头。他吃了一惊,不过并没躲。

“哈,你脸红了耶!”我大笑起来,掩饰心里的慌乱和莫名的如释重负。

餐厅附近是一所大学,夜晚降临,林立的小吃店和杂货铺就闪亮起杂乱但有点漂亮的霓虹灯来,街上的大学生们三五成群,有的是和闺蜜或室友,有的是情侣。

我们并肩走在这样的小路上,手各自抄在兜里,保持着礼貌又不疏远的距离。

在已经很暖和的夏夜的微风里,气氛悄然变化。我的心跳有些加快,觉得今天晚上应该会有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

他还在接着刚才的话题聊天,我假装专注、实则心不在焉地应着,脚下却悄悄往他的方向靠了靠,把40cm的距离缩到20cm,再缩到10cm,然后装作不经意地抬手挽住他的臂膀。我的指尖隔着衬衫触到他的体温,有些微的颤抖,几乎能听到自己砰砰的心跳声。他却没什么反应——至少表面上没有。

我深深吸了口气,假装回头张望马路对面的小店,手顺势沿着他的衣袖往下滑,从大臂到小臂,再滑过掌心。

会被拉住吗?我隐约怀着这样的期待,心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但我的指尖滑过他温暖的掌心,落空在温暖的夏夜里。

我忽然出离愤怒起来,内心的情绪撕裂成了几份,暴脾气的那个怒吼着“非得我主动到底吗”,乖巧的那个委屈地坐地上哭,还有一个站在上帝视角,冷静迅速地思考解决方案。

这个过程听起来漫长,但其实只过了几十秒。我压下脑海中想要坐在地上蹬腿哭的PlanB,决定再给他一次机会。

但我的手再次落空在微风中。兴许是夜深了,连空气都比刚才冷了几分。

我不明显地叹了口气,收回了手,连两个人之间的间距也拉开到40cm。无论如何,今天晚上就到此为止了。我盯着地上暗色的树影,说不清是什么感觉。还会有下次吗,还要有下次吗?

反正窗户纸还没破,大不了做回同事嘛。我在黑夜里狠狠瞪了他几眼,但他并没有察觉,微微低着头,好像在思考什么事情。

“要,我帮你拿着手吗?”他的声音忽然响起来,似乎有些紧张,左手稍微抬了30度角起来,五指张开。

咦!剧情大反转?!

“帮你拿着手”,这是什么鬼修辞方式?要我卸下来递给你吗!

我要不要傲娇一下!要不要先拒绝一次!他刚才都拒绝我了耶!两次!

不行不行,万一拒绝完就没机会了呢!先弄到手再说!

以上所有弹幕都是那一瞬间在我脑海中闪过的。在他看来,我只是稍稍犹豫了两三秒,就把手放进了他的掌心。

“好啊。”

第六步,表白。

拉手之后要多久才能进行下一步?对我来说,我的耐心只保持了三天。

在决定主动迈出下一步之前,我其实是有些纠结的。虽然一直叫嚣着要主动,但心里还是保留着一点“要不要等他表白呢”的小期待。不过,这点犹豫很快就被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那天晚上,某人就被堵在了送我回家的小巷子里。“这么久都没动静,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我呢。”或许本来有想好台词,但真在月黑风高的墙根下拦住他时,心里却忽然有些生气和委屈,鼻子像浸了柠檬那么酸,眼泪也不听话地涌上来。

他被我来得猝不及防的情绪弄得有些慌,手忙脚乱地解释了几句,犹豫了一下,又在我额头轻轻落下一个吻。

“哼,这不算!”我踮起脚尖,有些蛮横地亲上了他的嘴唇——也许用“撞”会更贴切。这个毫无美感的吻神奇地平息了我们的慌乱,不管是表面还是内心。

直到很久以后,他才一脸娇嗔地埋怨我破坏了他周末的表白计划。啊,那又有什么办法,谁让某人要假装循序渐进,把我的耐心都用光了呢。

假如你想要保密一段办公室恋情,那么,你可能需要以下技巧:

比如,下班时一前一后离开,然后在去公交车站的路上假装偶遇。

比如,除了工作之外,从不在人前进行其他任何交流,但偶尔可以隔着同事的头顶,意味深长地对视。

比如,出于工作原因必须交谈时,务必保持语气冷漠,零下两百度的那种。

由于无师自通的地下情技能和精湛的演技,我们的恋情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着绝对机密的状态。关系熟稔的同事甚至偶尔会帮忙撮合我们。

“他们怎么说的?”因为这种“撮合”大多在男生寝室进行,我只能好奇地要求他复述给我听。

“就是那些啦,就说觉得我们挺搭的,还举例说明你是个好姑娘,让我抓紧时间下手。”

我美滋滋地回味了一下其中夸我的部分,又问:“那你怎么说的?”

“我还能怎么说呀,只能说我考虑考虑咯。”

后来,某次三天小长假之后,大家在办公室里聊天,一位前辈忽然以发现新大陆的语气说道:“诶,小路,你们两个昨天的微信步数好相似啊!一个是第一名,一个是第二名呢!”

前一天……发生了什么?啊对了,我们沿着海边散了四个多小时的步,也就走了三万多步吧。

我一边跟着同事们哈哈哈哈哈,一边忐忑着会不会暴露,还好那位前辈只是随口提起,感叹了几句“年轻人真是体力充沛啊”就把话题揭了过去。而我迅速关上了微信运动的计步权限,再也没打开过。

再后来,因为我们频繁约会并且被同事接二连三地碰见,终于有一天,他被部门主管叫进了办公室。谈完正事之后,主管带着满脸深沉笑意问他:“你觉得小路怎么样呀?”

咦???

猝不及防,地下恋就弃暗投明了。

再再后来,一个同事笑咪咪地跟我们说,早在被主管发现之前两个月,他就看出来了,只是怕我们脸皮薄不好意思,才没揭穿而已。

后来的后来,跟一个同事姐姐聊起这事,我说还以为自己演得很好呢,在办公室都不跟他说话的。同事姐姐忍着笑,幽幽地叹一口气,说:“哪有同事之间不理不睬的,肯定是有问题咯。”

我的演技受到了有生以来的最沉重打击。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向海深处(二)
下一篇 : 向海深处(一)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