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请赐教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大魔王,请赐教

文/倾情一舞

简介: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以前段沐深以为然,但自从遇上比他小十六岁的傅菁,这便彻底成了一句废话。

1

《终极逃离》第五季官宣开拍,男子六人团再添新将,新晋的流量小花傅菁空降现场,成为七人团的唯一女成员。

从收到消息的那一刻起,段沐的脸色就没好过。这节目本就是一档烧脑加体力型的综艺,集结的均是智商高、体力优的大老爺们儿,傅菁一个娇滴滴的女艺人,怎么可能胜任这项工作?!

为了维持住兄弟们之间的“团魂”,他也曾据理力争过,无奈节目组十分欣赏傅菁的流量与话题,依旧如期进行拍摄。

段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以至于当傅菁欢天喜地地和各位成员打招呼时,他的千年冰块脸不但没有升温,更是将周遭的气压压低了好几档。

傅菁心知肚明,来时便已料到这个结果。自从知晓她成为该档节目的常驻嘉宾后,网上的攻击与黑料就没少过。不明真相的观众都如此抵触,更何况一手将这个六人团带起来的老大哥段沐。

她迅速调整脸色,佯装出一丝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甚至连问好的方式都由拥抱改成拘谨的鞠躬。

段沐双手环胸,不置可否地从鼻孔中冷哼一声。傅菁下意识地一抖,默默地向其他成员靠近了几分。

她本以为折磨到此结束,只要录制时远离段沐,少与他碰头就行。

谁知段沐在拍摄过程中如影随形,更是将双眼化为摄像头,专职对她的各项举动进行放大式找碴儿。但凡她有智商不在线的时候,便以冷哼、抱胸、蔑视“三连环”的方式进行全方位打击,就连休息时也不例外。

傅菁欲哭无泪,心情由晴空万里一路反转,不但阴云密布,有时还电闪雷鸣。这档综艺一周一录,她前前后后得与他打三个月的照面,要是每次都这么折磨下去,她怕自己迟早得吐血住院。为了日后的友好相处,她只好放低身段,手捧着一盒亲手制作的牛轧糖前去示好。

来节目组之前,她就已经将这七人的秉性爱好扒得一清二楚,特别是不好相处的段沐。谁也不会想到,冰山段沐竟然最喜欢吃牛轧糖,而且是变态甜的那种。傅菁无力吐槽,抱着牛轧糖敲开了休息室的大门。

“进来。”段沐原本倚在沙发上休息,看见是她,鼻孔中又是轻轻的一声冷哼,连眼皮都不愿再掀开一次。

“段老师,这牛轧糖是我特意为您准备的见面礼物。”傅菁在心中给自己打气,柔和着嗓音说道。

“嗯。”段沐依旧用鼻孔出声,随意地瞟过来一眼,本想要再次傲娇地转过头,可又被礼物上的“牛轧糖”三个字吸引,只能勉强扬起头颅,流连了好几眼。

傅菁一看有戏,立刻将盒子向他面前推了推,又取出一颗牛轧糖恭恭敬敬地递到他的手中,说道:“段老师,这个牛轧糖是我亲手做的,特意加了双倍的蜂蜜。”

段沐一听耳朵都竖起来了,但为了维持自己的高冷形象,只得艰难地转过头,说道:“你不应该把时间浪费在讨好我上,有这空闲,还不如多研究研究解谜设置。我们这档综艺集烧脑与体力为一体,而你今天的表现实在差劲儿,再这样下去,只会拖其他人的后腿。而我,最不愿看到这样的情况。”

他说着慢慢地坐直身子,双手交叠放在膝上,双目炯炯有神。他的声音本就低沉,再用这般严肃的语气说话,活脱脱就是一块千年难化的冰川,几乎能将人从里到外都冻透。傅菁吓得嘴巴微张,脖子陡然缩短了好几寸。

不是说吃了糖的段沐会温柔点儿吗?这也能叫温柔?

她内心不断吐槽,面上却不敢露出丝毫不满,只得用阿Q精神脑补着怎样将段沐踩在脚下。

段沐等了片刻,没听到她表决心的话,甚是意外地抬头看她。呆萌的傅菁已脑补到将段沐丢在地上,用脚踩住他仰天大笑的场面,那懵懂的模样看得段沐一愣,批评的话语再也说不出了。

他想起了家中的布偶猫诺诺,它独自发呆时便是这个样子,绵软又可爱。

他尴尬地移开视线,不知不觉接过了她递来的剥好的牛轧糖,香浓的甜味在唇齿间化开。他放缓了语调,无奈道:“我也就是好心提醒你,但我们老成员还是会带着你的。”

“真的吗?那段老师也会带着我的吧?”傅菁惊喜地扬眉说道,亮晶晶的眼眸中波光潋滟。她笑得咧开了嘴,露出两侧尖尖的虎牙和脸颊上若隐若现的梨涡。

这般憨态可掬,段沐的呼吸一滞,又不自觉想起自家撒着娇的诺诺。

2

一盒糖很快见了底,段沐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偶然间瞥到了桌边的魔方。他的脑海中浮现出诺诺用猫爪子拍打魔方的情景,不知怎地竟自动将傅菁代入为猫。

他咳嗽了两声,忽然想起明天的设定中,需要所有人都能玩儿转水晶魔方。傅菁今天还曾试着玩儿过,似乎根本没有半丝旋转正确的可能。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既然已经收了人家的礼,怎么也不能将人丢在一旁不管。他拿起魔方,认命地朝傅菁的房间走去。刚走到门口,便听到里头传来的打闹声。

“段沐那个大魔王,冷血冷酷又没人性,真不知道你喜欢、崇拜他什么。”这是傅菁的声音。

“就算你是我的老板,也不允许这么吐槽我的偶像。他那是禁欲系‘男神’,你这种只喜欢阳光小男生的低阶花痴女懂什么!”这是傅菁助理小王的声音。

傅菁夸张地嘲笑道:“还禁欲系?说白了不就是‘老腊肉’吗!他都三十六岁了,当然不能做出各种夸张的表情,怕不小心把皱纹给做出来。他也就只能和御姐型的小姐姐们组一组CP,像我这种双十芳龄的小姑娘,站在他身边就是大叔与萝莉的配置。”

接着,门里头又传来打打闹闹的声音,想来是两个小姑娘闹成了一团。段沐脸色铁青,他深吸了几大口气,让自己的脸色看起来自然一些,这才用力将门敲得哐哐直响。

里头的打闹瞬间没了动静,好半晌门才打开一条缝,伸出一个脑袋来。傅菁觍着笑脸佯装镇定道:“段老师,您有什么事吗?”

段沐扬了扬手中的魔方,刻薄地说道:“明天录完节目我还有事,实在不想将精力浪费在看你解魔方上。所以你今晚必须学会解魔方,这是全部公式,你跟着公式学着解解看。”

他向来强势,说着话便已将魔方塞到她的手中,不等她反应,又气呼呼地大步离去。

“我是大度的高冷‘男神’,才不跟不懂事的小姑娘计较。”他在房中走来走去,每想起一遍傅菁说的话,就在心中默默地安慰自己一遍。好不容易做足心理建设,关灯睡觉了,又忍不住爬起来跳到镜子跟前,对着镜子好好地将自己又打量一番。

他破天荒地起了个大早,从洁面、剃须开始收拾,又特意挑了件暖色風衣,这才满意地从房间中走出来。

傅菁刚好收拾完毕,甫一抬眼便见到这一身刻意装扮的段沐。晨光柔和了他一半的棱角,却更加凸显了出他的高鼻深眸。那眸光微转,像是落入了万千光辉。不知是不是错觉,他那常年紧抿的嘴角似乎微微翘了一翘,勾勒出精致而完美的弧度。

成熟男人的魅力大抵就在于此,傅菁看直了眼,头一次觉得“老腊肉”也能魅力无边。这标准的花痴样儿落到段沐眼中,终于令得他心花怒放,顺带着将昨晚的郁闷一扫而空。

“今天是烧脑闯关的正式录制,最是考验体力与脑力的时候,我可不希望你以这样的花痴面貌出场,让观众以为咱们这是一档毫无营养价值的相亲节目。”他刻意压低了嗓音,假装漫不经心地说道。

就连声音都这么有磁性,这么好听!傅菁是个声控,早被这略带着上扬尾音的声音激得心肝直颤,脸上的红晕从脖颈处一路蔓延,在即将攻进脑袋时顿住。

他说什么?他居然说自己是低智商的花痴脑!是可忍孰不可忍,傅菁抿唇站直,脸上的滚烫迅速降温。

她紧紧地捏住袖中的魔方。这是她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才拼出的成果,本想在他面前表个功,进一步缓和两人之间的关系,没想到段沐这厮阴晴不定,才过一个晚上就又变成了大魔王。

她气得牙根儿痒痒,只得恶狠狠地下定决心:“哼!今天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游戏闯关王!”

3.

段沐的“大魔王”称谓并非浪得虚名,他思维缜密,跳跃性极强,总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最佳的解谜路径。全队在他的带领下分工明确,只是傅菁初次加入,还没有适应节目的节奏,颇有几分充当呆萌可爱设定的花瓶感。

她怨念满满地偷瞄着段沐,恨不得将他拖到阴影里暴揍一顿。昨天还信誓旦旦地说会认真带她做节目,谁知睡了一觉又自动恢复高冷脸,还总摆出一副蔑视她的模样。

段沐用余光扫过她,误以为她的花痴行径还未结束,小尾巴几乎要翘到天上了。他这一分心,解谜的速度便慢了下来。

这一解便是一个多小时,段沐仍旧没将剩余的线索串成一线。节目组倒是兴致勃勃,似乎十分得意自己的杰作。

《终极逃离》这档节目已开播四季,观众早就产生了一定的审美疲劳。加之这一季又新添了固定成员,为了稳住节目收视,节目组编剧熬了数十天才设计出这么一套复杂的关卡,为的便是打响烧脑的名头,创下收视新高。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整个密室的气氛陡然紧张起来。编导眼见时间差不多了,正意图向密室内推送诱导信息帮助解谜时,傅菁突然大喝一声,活动了一下身体后,迅速抬脚踹向密码大门。大门应声而落,露出外面的精彩世界。

众人目瞪口呆。段沐率先跳起,他摇着手中的密码盒吼道:“谁让你用蛮力踢开的?这是密室逃脱游戏,是要靠脑子解码的!”

傅菁双手一摊,酷酷地说道:“我没带脑子,就带了这一身力气。更何况节目组又没硬性规定要解码开门,说只要能逃出密室就行。你的脑力不够,就只能靠我的蛮力来解决问题了。”

众人惊得下巴都掉在地上。万万没想到傅菁初生牛犊不怕虎,竟然和大魔王杠上了。

“哎呀,还是赶紧走吧!这个密室只是第一关,我们要是在这里浪费一整天,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我们这是一档毫无营养价值的相亲节目呢。”傅菁得意洋洋地说着,率先钻了出去。

编导眸光晶亮,似乎解锁了该档节目新的玩儿法,示意众人继续拍摄。

被傅菁这么一打岔,段沐总算智商回归并升级。在接下来的几关内,他又恢复成原先的那个睿智冷静的大魔王,带领队员冲锋陷阵。一行七人一路奔逃,在跋山涉水之后总算快要靠近目的地了。拍摄已近尾声,所有人在劳累了一天后,都显出无法掩饰的疲惫来。

段沐作为队长,必然要扶持落后的队员。傅菁体力早就告罄,自然是关爱的重点对象。他迅速跑到她的身边,将她的胳膊架到自己的肩膀上。

谁知傅菁分外乖觉,二话不说便跳到他的背上,趴在他的耳边喜笑颜开道:“那就多谢啦,正好我走不动了。”

软糯的嗓音在耳边响起,他又不自觉地想到了诺诺。诺诺最爱蹲在他的肩头,在他的耳边轻声地喵喵叫。而此刻她的声音,就如同诺诺柔软的爪子,一下一下地抓挠着他的内心。

该死的,早知道就不该喜欢猫!他腹诽着,到底没忍心将她丢下来,只得调侃道:“你可想好了,我们男未婚女未嫁,这样亲密地出现在镜头前,小心观众炒绯闻。”

“别担心,不会的。你三十六了,我才二十,我们年龄差太多,不会炒绯闻的。”傅菁大言不惭地道,说着又将他的脖子搂紧,说,“咱们得快点儿,其余的人都已经到了。”

年龄差太多!她竟然这么直白地说出来了!他倏然想起了昨晚偷听到的对话,心底的那点儿柔软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年纪大怎么了?大龄“男神”和小萝莉就组不成恋人CP了吗?

4.

段沐的理想很丰满,现实却残酷得一塌糊涂。

大约节目组也很不看好他们的老少配,后期制作的字幕组都被疯狂打上“兄妹组合”。谁知广大观众被傅菁的俏皮和段沐的沉稳反差所吸引,就连他背着傅菁回程的镜头都被定义为来自前辈的关爱。

冷酷大叔与蛮暴萝莉的组合成为该节目的火爆热点,节目组乘胜追击,自动将傅菁配对给段沐,让他们在节目中联手解谜,通关打怪。

段沐是智商登顶的解谜大魔王,傅菁化身暴力拆卸女,两人合作起来竟意外地合拍,在分队挑战中总能毫无悬念地干掉对手。几期联手下来,所有新、老嘉宾,无一不惨遭他们的“毒手”。段沐也渐渐地刷新了对傅菁的认知,本以为她就是只温顺可爱的布偶猫,没想到正儿八经发起威来,竟有巴西猫的风范。

他摸了摸下巴,下了节目便去宠物店订购了一只巴西猫。巴西猫炎炎威风凛凛地占领了布偶猫诺诺的猫窝,诺诺急得去寻主人求援。无奈它的主人似乎还颇为欣赏炎炎的霸道,对它的求援叫声视若无睹。

炎炎见有主人罩着它,愈发不把诺诺放在眼里。诺诺被欺负得狠了,只能使出杀手锏——爬上段沐的肩头,用耳朵蹭着他的脖颈喵喵直叫。段沐亲昵地摸了摸它的脑袋,不自觉地又想起傅菁偶尔露出的软萌模样,遂一时心软,带着它去了节目组,暂时逃离了炎炎的魔爪。

这两期的拍摄在海边,诺诺从未见过大海,段沐只得带它来提前适应适应。谁知诺诺竟一点儿都不怕生,一刻也不安分地在酒店里四处闲逛。这日它正逛着,陡然闻到一阵鱼香,立刻馋虫上脑,朝香味的源头跑过去。

傅菁“哎呀”一声将手中的饭盒举得老高,惊魂未定地看着这只从暗处冲出来的猫。诺诺闻到鱼香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躬起身子,二话不说再次朝那饭盒扑去。

这一扑终于扑了个正着,它心安理得地拱开饭盒,将盒中的烤鱼叼到嘴上。

“从哪儿蹦出来的猫咪?居然敢跟我抢鱼吃!”傅菁撸起袖子,不甘示弱地朝诺诺扑去。一人一猫在不大的空间中左扑右闪,与其说傅菁是在抢鱼,不如说她是在逗猫。她欢快地蹦跳着,发出一连串银铃般的笑声。

段沐出来找猫,看到这一幕后怔住了。夕阳余晖下正欢快玩闹着的一人一猫,竟意外和谐得如一幅画。他不禁嘴角微弯,眉眼舒展开来。若此刻有个镜子,他一定会被自己的模样惊到。

终于,那边的玩闹暂告一段落,满头大汗的傅菁终于发现了段沐。段沐朝她这边招了招手,道:“过来。”

“来啦。”傅菁只以为他在喊她,自然地应了一声,便要向他走去。谁知她脚下的猫跑得比她更快,叼着烤鱼一路小跑着跳进他的怀抱。他好脾气地笑着,又伸手亲昵地拍了拍猫头。

此时夕阳西下,他从阴影中走出来,将明亮而又深邃的眼眸与精致却又霸道的容颜一同展露在她的面前。她愣了愣,总怀疑他微微动着的丰润的唇,正在柔声地唤着她的名字。

自第一次录制之后,她再没如此仔细地看过他。此刻瞧过去,只看得自己芳心暗动。心脏在胸腔中慌乱地撞着,热度迅速席卷了她的全身。

原来美真的可以迷惑人。傅菁刻意忽略掉周身的热度,打着哈哈小跑过去告状:“原来是你家的猫,你的猫抢了我的鱼,你说该怎么办?”

张牙舞爪的小姑娘此刻又有了些许巴西猫炎炎奶凶奶凶的模样,段沐愈发止不住笑意,道:“烤鱼是你们这些需要保持身材的女艺人能吃的吗?你还想明天满面油光、满脸痘痘地上镜?幸好诺诺愿意帮你吃,你真得好好感谢它。”

感谢一只猫?傅菁瞪大了眼睛,视线总算从烤鱼上移开,落到诺诺身上。诺诺舔着自己的爪子,老神在在地蹲在段沐怀中傲娇地对着她挥手致意:“喵。”

“喵呜。”傅菁张牙舞爪,对着诺诺夸张地叫了声。诺诺似乎又想起了炎炎,吓得连忙钻进段沐怀中。她这才满意了,眯着双眼笑得十分得意。

“呵。”段沐被彻底逗笑了。他不自觉地弯了嘴角,眉眼中满是宠溺。他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将掌心落在她的发顶,分外亲昵地揉了揉。

“轰”的一声,仿佛万千烟花在一瞬间璀璨地炸开。此时没有外人在场,他们没有了节目的束缚,熟稔之后再一次视线相撞,竟都怔住了。

尴尬的气息在四周蔓延,也不知是谁的心跳在怦怦作响。

傅菁率先受不住,她感觉脑子都快烧着了,只得匆忙说了句“再见”,便逃也似的冲回房间。段沐抱着诺诺呆立在原地,也不知想起了什么,对着不远处的大海露出浅浅的笑容。

5.

再见面,傅菁与段沐都多了几分尴尬。好在这两期节目将他们二人分开另行组队了。二人彼此眼不见为净,倒也能专注地投入到录制当中,将那日的异常感受暂时抛到脑后。

录制一直持续到午夜,众人疲惫不堪地拖着酸软的身子回到各自的房间,倒在宾馆的大床上。傅菁的身体很是疲乏,大脑却异常亢奋。她早就联系好了宵夜,就等着录制结束后偷偷摸摸地溜出宾馆,去烧烤摊上大快朵颐。

谁知她刚换好衣服,段沐的电话便打了进来。电话那头似乎有海涛的声音,段沐低沉的嗓音与海浪的轻吟混杂在一起,组成一段极为悦耳的旋律。

“出来,我在海边等你。”

简短的命令式语句,却令傅菁心头小鹿乱撞。自从前天段沐摸了她的头开始,仿佛一切都变了。她会不自觉地脸红,会不自觉地追随他的目光,更会不自觉地想起他。

她扭扭捏捏地出了宾馆,隔老远便看到在海边支着简易烧烤架的段沐。段沐取下刚烤好的鱼塞到她的手中,调侃道:“我就知道你白天肯定没吃饱,录完节目说不定会偷溜出去吃烧烤。现在深更半夜的,你一个女孩子出门不安全。”

傅菁愕然抬头,心底似乎有什么种子在蠢蠢欲动,想要破土而出。她赶忙低下头,喃喃道:“其实也是可以选择定外卖的嘛。”

“外面的烧烤能比得上自己做吗?那些不干不净的东西,你吃了拉肚子怎么办?”段沐尴尬地咳嗽了两声,心虚地说道,“你不要以为我是在关心你,我是担心你吃坏肚子,明天不能录节目,我的时间很宝贵的。”

他转过身,将新烤好的海鱼放到她的手中。傅菁手忙脚乱地接过来,又差点儿被铁签烫伤手指。

“你小心点儿。”段沐蹙起眉,小心翼翼地将她的手指抓住。

二人湿热的掌心相对,粘腻的汗水激起强烈的电流,从掌心酥麻麻地蔓延至心底。

傅菁心中的种子破土而出,萌出新芽。她一蹦三尺高,將自己的手从对方手中飞快地抽出,打着哈哈道:“段老师最好了,为了报答你,我给你跳个舞吧。”

她转过早已涨红的脸飞速地跑到沙滩上,刻意背对他起舞。她不敢再看段沐一眼,生怕多看一眼就要犯傻。她迎着海风旋转跳跃,企图用剧烈的运动来掩饰胸腔中毫无规律的心跳。

段沐眯起双眼看着翩然起舞的她,脖颈与耳垂染上一层淡淡的浅粉色。远处的傅菁灵活得如同一只蓝猫,他想,是时候去买一只蓝猫,给诺诺与炎炎做个伴了。

一支舞毕,傅菁没有停歇地又旋转起来——她生怕自己停下来就要去面对段沐。她旋转了很久,久到段沐都支撑不住,靠在座椅上打起瞌睡来。

她轻手轻脚地走过来,想为他盖上衣服。段沐双眸紧闭,浓密纤长的睫毛微微卷曲着。岁月似乎格外优待他,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任何苍老的痕迹,只将留下了经年的优雅与从容。

她轻轻地低下头来,鬼使神差地,对着他的脸颊亲了下去。恰在此时,段沐在睡梦中无意识地侧了侧身,脸颊跟随身子的转动微微倾斜,那一吻便从脸颊游离到了他的唇边。

绵软的唇瓣带着丝丝凉意,傅菁吓得睁大了眼睛,朝后跌倒在沙滩上。

明明是一触即离的吻,却已足够让她惊慌失措。她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唇与胸口,再也顾不得段沐,跌跌撞撞地跑回了宾馆。

睡梦中的段沐再次无意识地翻了个身,原本抿着的嘴唇,不知为何竟偷偷扬起温柔的弧度。

6.

傅菁辗转反侧了很多天,她根本梳理不清自己对段沐的感情。

初来乍到时,她瞧出他对自己不善,便想尽办法博得他的好感,试图让自己尽快融入团队中;后来,他与她组成“大叔萝莉CP”档,两人同步解谜,心有灵犀得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也许一开始带着百分之百的戏弄,可后来她慢慢喜欢上这种被关爱的感觉,沉迷于那淡淡的宠溺中,想要获得更多。想要他只与自己搭档,想要他只与自己说笑,想要他握住自己的手,想要他只把目光投向自己……

奢求太多,心意终于在那阴差阳错的吻中得到证实。她,一个双十年华的小姑娘,真的喜欢上了英俊的中年大叔——段沐。

可是段沐會喜欢她吗?那些宠溺、关爱和帮助,是否都只是网络上热议的那般,来自前辈的关爱?

她暂时不敢去求证,只能用逃避来麻痹自己。节目录制已到中后期,她跟经纪人联系,想找个理由缺席录制。谁知经纪人不讲情面地驳回了她的请求,理由是她的新戏将播,她的荧屏情侣李浩也将参与下一期的录制。

傅菁欲哭无泪,只能硬着头皮到达录制现场。

段沐最近买回一只蓝猫并取名洛洛。三只猫彼此对视,都从对方眼中察觉到了失宠的危机,遂日日围在他的身边争宠。

他透过各种猫的各类形态,似乎看到了不同模样的傅菁,一颗心几乎柔软成一汪水。如今瞧见有几分蔫软的她,脑中又闪过一类宠物猫——波斯猫。

正当他摩挲着下巴决定下了节目后再去逛逛宠物店时,傅菁的荧屏男友李浩出现了。他的双眼一眯,视线牢牢地粘附在李浩与傅菁挽在一起的手臂上。

李浩与傅菁合作过四部戏,早就是粉丝眼中不二的荧屏情侣。李浩自来熟地圈住傅菁的手臂,亲切地说道:“菁菁,我都到了你的地盘,你可要好好带带我。”

“没问题,这节目咱们只要跟着段沐走,保准所向披靡。”傅菁保护欲爆棚,这次两人合体录制节目,本来就是为新戏预热,既然成了东道主,说什么都要好好招待他一下。

他们二人的亲密互动自然分毫不差地落到了众娱记的眼中,镁光灯下的男俊女靓,又都是青葱水嫩的年纪,看得一众粉丝接连归入情侣粉。

段沐的心一冷,下沉的嘴角将周围的温度降低了好几度。稍后,心中的妒火却又烧了起来。他对远处的傅菁招了招手,道:“傅菁,快要开录了,你还不快过来?”

见傅菁总算回头看他了,他的情绪这才又恢复了几分。谁知李浩竟跟着傅菁一同走了过来。

“段老师,早上好。”李浩规规矩矩地鞠了一躬,说道。

段沐从鼻孔里出气,双手环胸低哼了一声。李浩手足无措地看向傅菁,傅菁连忙将他拉到身后,俨然是护崽儿的母鸡模样。见此情形,段沐的酸气倏然上涌。

偏偏节目组不嫌事大,竟然安排由他带傅菁与李浩组队。李浩笑得嘴角几乎咧到耳朵根,偷偷地跟在他身后与傅菁互动。傅菁打着手势,李浩欣然点头。段沐重重地冷哼一声,猛地朝后一退,挡在了二人中间,总算断绝了他们之间的互动。

谁知好景不长,等到了正式录制时,李浩又以他是新人,不熟悉节目为借口,缠上了傅菁。段沐怨念满满,每次回头搜寻傅菁的身影都会发现她要么在与李浩玩闹,要么在为李浩解谜,嘴里叽里咕噜地说些他完全听不懂的词汇。

四周的工作人员频频露出“姨母笑”,说的不外乎是两人多么般配之类的话语。段沐的脸彻底阴沉下来,解谜时愈发心不在焉,就连最简单的四体魔方都转不出正确的答案。

突然间,四周一片黑暗。工作人员惊呼连连,都不曾料到段沐会解不开谜题,只得赶紧去找没有提前准备的红外摄像。

三人只得在原地等待,傅菁稍稍后退,不料脚下竟有道具,她一个踉跄,差点儿跌倒在地,却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接住。

“傅菁,是我。”低沉的嗓音萦绕在耳边,听得傅菁浑身一僵。她今日极力与李浩互动,就是为了避免与段沐接触。她还没想好要怎样来面对他。毕竟在之前的绯闻中,能与段沐扯上关系的,都是霸气御姐范儿的前辈。

“段老师,谢谢。”她刻意说道,将“老师”两个字咬得极重,也不知是想说给他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扶着她的人沉默了片刻,忽然将她的箍得更紧。灼热的掌心灼着她的纤腰,带着不容推拒的霸气。

“我是段沐,不是你的段老师。”黑暗中,段沐淡淡地开口。他忽然俯下身来,精准地找到她的唇,飞速地印下一吻后说道,“我不想再听到你喊我段老师,以后但凡你喊我一次,我便吻你一次。”

霸道的宣言,声音虽极轻,却在她的耳中不断轰鸣。唇上的热度未退,颊边的温度升高。傅菁如在云端,先前的芽儿似乎在茁壮成长。

7.

等到恢复供电后,傅菁已彻底失去思考能力。

李浩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得紧跟傅菁勉强游戏。

段沐却异常兴奋,甚至在解谜时欢快地哼起了歌。他趁着摄像头扫不到时偷瞄傅菁,发现后者依旧处在神游天外的状态,耳垂的红晕若隐若现。

他很是满足,只觉得万里长征终于前进了一大步。谁知录制结束后,不知趣的李浩又来插足,竟敢来邀傅菁一同出去吃晚饭。他哪里肯眼睁睁地看着傅菁跟着别人跑路?傅菁尚未回应,他就二话不说,拉起傅菁就走。

走到无人处,他将她圈在墙角,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说道:“刚才黑暗中的那个吻,我是认真的。”

傅菁大脑轰鸣,露出惴惴不安的表情,道:“可是我们的设定不是这样的啊,你对我的喜欢不应该是来自前辈的关爱吗?你这样成熟、稳重、冷峻的冰山大叔,不应该喜欢同样成熟稳重的御姐吗?我们相差十六岁呢……”

那么多话她都没来得及说出口,段沐俯下身来,将她未说完的話吞入口中。

他本以为,自己对她的感情,就如同对家中的那三只宠物猫。因为喜欢吸猫,才会喜欢上如猫儿一般的她。可那些不大不小的互动终于让他看清内心。他哪里是看她如猫?不过是因为心底藏着别样的爱恋,才会觉得每一只猫都如她那般可爱。

那次在海边的宾馆里,他明明躺在床上,脑海中却不断回放着她被诺诺叼走鱼时的气恼模样。他渴望见到她的笑脸,渴望她亲昵地依偎在自己的身旁。

想到过往,他的眉眼愈发温柔。傅菁沉浸在这份温柔里,她鼓足勇气,将自己的双臂环绕在段沐的脖颈上,回应他。

段沐心中欣喜若狂,继续加深这个吻。吻毕,傅菁依偎在他的怀中,好奇地问道:“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呀。”

他扬起眉,回忆道:“也许是你吐槽我老激起了我的好胜心,也许是你的暴力拆卸引起我的惊叹,也许是你偷亲我拨动了我的心弦,也许是李浩和你的互动引起我的醋意。”

“谁偷亲你啦?”傅菁只抓住了这个重点,连忙捂住涨红的脸颊反驳道。

“那一定是我记错了,也许是我家诺诺在海边偷亲的我。”他捧起她的脸说道。傅菁也许永远不会知道,当初在海边,他根本就没睡着。当她靠近他时,他的心跳差点儿将他出卖。那个恰巧落在唇边的吻,也是他故意为之。

傅菁又闹了个大红脸,她伸出手来假意捶着他的胸口。段沐笑得宠溺又自得,他将她搂在怀中,郑重地说道:“我是比你大很多,但是我愿意用我这颗三十六岁的心,永远爱你。”

爱情这个东西,总是会莫名其妙地来,让人悄无声息地深陷其中。若是放在以前,他也不敢相信,自己会喜欢上一个比他小这么多的花季美少女。

可喜欢便是喜欢,既然决定抓住她永不放手,那他便只想用余生呵护最爱的人一世。

他将傅菁的手紧紧握住,这一交握,便永不松开。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说了再见,就会想再见
下一篇 : 我是长夜,你是灯火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故事大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