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少年(一)

分类:耽美甜文 / 睡前故事

一如少年(一)

文/柳满坡

一如少年目录

第一章:一如少年(一)

第二章:

第三章:

一如少年(一)

近十万平方米的面积,拥有百年历史,千万藏书量,作为A市最牛的大学图书馆,A大图书馆平时的人气可想而知,哪怕有比较完善的预约系统,阅览室和自习室的好座位仍然供不应求。

尤其是主馆靠窗、带插座、非阳光直射的僻静宝地,学生抢下来花的功夫都能赶上约个大医院的顶级专家号了。

加之食堂离得远,外卖进不来,超市便利食品存量少,馆内又明文规定学生离座时长不得超过三十分钟,种种困难叠加,午饭时间的A大图书馆说是人潮的修罗场都不为过。

然而,有困难,就有商机!

当栗亭手里提着上下三层的巨型保温箱来到A大图书馆主馆西楼C座后的小空地时,树下早站满了提前收到告知短信的学生们,他们一见来人个个都像闻着肉味的狼一样眼冒绿光。

栗亭在大家热情的注视下镇定地一手拉开箱盖,一手从手机里调出收款码,上前……扫一个,给碗饭,扫一个,给碗饭,欢快的嘀嘀声在一片狼吞虎咽中此起彼伏。

“喂……这碗好像不对吧,我订的是三鲜盖浇饭,这是鸡肉的,还贵五块。”忽然其中一个学生看着手里刚拿到的盒饭发出了质疑。

机械式的分饭流程却没有因为这微弱的抗议而中断,栗亭甚至连头都没回。

“三鲜没了,只有鸡肉,不吃还我。”

抗议者果断闭上了嘴。

“那个……”分发到最后一碗饭时,一个理着锅盖头的男生又对栗亭道,“你下午有空吗,替我到七楼占个座行不行?我女朋友一会儿过来复习,我和她说好了。”

栗亭没说话,俯身收拾地上的包装袋。

“老价钱呗。”男生焦急地道。

栗亭合上空了的保温箱。

“加十块?”

栗亭环视周围。

“再加五块?”

栗亭看了看表。

“再多五块,总共四十,不能再多了,真没钱了。”男生恳切道。

“现在是期末……”栗亭终于应声了,他的嗓音十分绵软,糯糯的,配上他姣好的容貌,原该让人很生好感。可偏偏栗亭的表情孤傲,让这话听来只显疏离,“盛夏、期末、周二、下午,还是七楼这种地方,除了我,这时间你换个人去试试?”

男生脸皮抽了几下,看着两旁已经吃完饭像大批迴游的鱼群一样返程往图书馆里去的人,牙关一咬。

“行,八十,先给五十定金,转账!”

栗亭听着手机传来悦耳的“叮叮”声,总算淡淡地点了一下头。他转身提起保温箱塞进一旁的大灌木丛中藏妥,径直走进了大楼电梯,按了“7F”。

信息科学类、工程类和法学类的书大部分盘踞在A大图书馆的六到九楼,往常这儿都是图书馆的人流重灾区之一,更别说六月末的此刻。

没有穿戴任何外卖服装的栗亭,一身清爽的T恤衫、牛仔裤完美融入了A大的学生中,甚至比不少男生看着更为出挑。他熟门熟路地来到七楼大厅,并没有急着进阅览室内,而是站在门边默默地向里扫视了一圈。毕竟是午饭时间,A区还是空下了几个位子,但或多或少都有私人物品摆在上面,显示主人只是暂时离开。

左三、右五、前二、后八……栗亭数了数,四个位子。他不慌不忙地拿出自己那只屏幕只有4英寸的山寨老人机向各处拍了几张照片,确认画面虽然模糊但能看清大致内容后,才推门走了进去。

栗亭一只手在咨询台上叩了叩,忙着处理事务的管理员一抬头,见到是他后立马受不了地翻了一个白眼,小声骂道:“又来了……投机倒把倒买倒卖,真不怕保卫科知道了把你丢出去。”

栗亭对这种不客气的人身攻击完全免疫,还面不改色地点了点头:“倒买倒卖是不好,但和某些人的监守自盗比,不知道哪个更容易被保卫科……”

栗亭后半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跳起来捂他嘴的人打断:“我……我没有……”

“书没有偷成功是因为被我发现了……”栗亭敏捷地闪过那只手,不耐烦地拆穿对方,又敲了敲表盘,示意自己赶时间。

被威胁的管理员脸色比刚才楼下的锅盖男还黑,他掩去翻腾的怒意和不甘,道:“我就算想帮你,现在也没办法占用别人的预约号。最近,我们计院研究所的人过来重新升级过系统,我这种勤工俭学的学生没权限进大后台,问题操作也会被系统全部筛查的。”

见栗亭沉默了,对方怕他不信,继续强调。

“是真的,之前那个旧版本的预约系统废到总是自己漏掉预约号,正好能让我们捡漏,但现在这个新系统的安全系数特别高,确认一回就要登录一回,反反复复,不只做不了手脚,烦都快被烦死了,设计的人简直有……”

正抱怨得来劲,声音却停止了。

栗亭似有所觉,顺着对方凝结的视线慢慢回头,就见自己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一个高大的男生,正默默地看着他们。

管理员见到他瞬间变得十分紧张,磕磕巴巴地问:“方……方学长,你怎么来了?是馆里……有什么问题吗?”

被称作“方学长”的男生垂眸扫过来一眼,轻飘飘的没什么分量,但许是身高或外貌上的优势作祟,那视线让人多了一丝压迫感。

栗亭却依旧面无表情,看着对方越过自己走到了咨询台边。

“没什么,自助机人多,我想请你帮我查询一下,这几本书还可以借阅吗?”方学长边说,边拿出一张抄了很多书名的纸递了过来。

“哦哦,稍等,”管理员赶忙敲起了键盘,一边用眼角偷瞟眼前人的神态,一边挤出笑道,“那个,其实……刚才啊我们正在说现在馆内的系统……嗯……虽然要反复登录有点复杂,但是速度却快了很多,像这种查询借阅方面的操作就很方便精准……大家都觉得比老版本好用太多……学校换得很及时,设计的人考虑得也很周到……非常周到,呵呵。”

方学长听了却连睫毛都没抬一下,不动如山地“哦”了一声。

管理员尴尬不已,顶着一张猪肝脸磨叽半天后总算起身:“查……查好了,方学长你这七本书除一本外都被借阅了,假期前不知道能不能返还,而剩下的那本也只能阅览不能外借。如果方学长需要,我……我可以把这本取过来给你,就是要等等,阅览室现在没有位子……”

方学长环视了周围一圈,眉头微拧,有些伤脑筋。

此时一个刚进门的女生正巧看见了他,惊喜地快步走来。

“方槐柠?你也来看书?”

这是一个外形亮眼的大美女,理应让人见之欣喜。可那个叫方槐柠的男生见到如此美人却表情未变,一手搭在桌上,一手雷打不动地插在口袋里,只有上身礼貌性地微微转向她。

“嗯,查点资料。”他回答,声音无甚起伏。

“这时间正是人多的时候,你找到位子了吗?我和同学之前倒是占了两个,她下午不来,给你用吧。”女生却并不介意他的冷淡,聪明地察觉到对方当下的处境并热情地做出了邀请,一双眼牢牢地粘在方槐柠完美的脸上。

方槐柠没回应,抿着嘴巴似在思考。

女生继续游说:“没关系的,那位子真没别人坐,空着也是浪费。你那么忙,何必白跑一趟。”

于心有愧的管理员早已机灵地跑向C区的书架,拿了那本不得外借的书屁颠屁颠地递了过去。

“方学长?”

方槐柠看着那书,好像成功被说服了。

接过书道了一声谢,方槐柠欲走,又忽然回过了头,目光无意地掠过栗亭,落到那管理员身上。

“之前图书馆的旧系统的确有很多运行问题,但后台如果有违规操作也是会被记录下来的。在更新新版的时候,我也顺带把那些老记录备份了,只要需要,随时随地都可以详查。”说完,方槐柠转身离开。

栗亭站在那儿睨了一眼管理员一下子惨白的脸色,眼眸一转,跟着离开的人快步而去,三两下就赶超了走在前面的一男一女。

方槐柠和那女生只觉有人影一晃,再看过去,前方原本空着的两张位子已经被占去了一个。

“喂……同学,这是我们的位子。”女生自然上前阻止,顺便指了指桌上自己摆放的笔记本,当作证据。

“哦,”栗亭应声,屁股却半点没有移动的意思,“不好意思,那这儿现在是我的了。”

为表诚意,栗亭把手机打开放到了女生面前,屏幕上是他刚才拍摄的几张空位,其中就包括女生占据的两个,时间则为半小时之前。展示完,栗亭还伸手指了指墙上的图书馆守则,仿佛自己也是遵守规则的无奈之举,可傻瓜都能看得出他摆明有备而来。

想到身边好不容易偶遇的方槐柠,女生大为不爽,但她还是努力忍住脾气央求道:“这位同学……我们一共两人,只有这儿是连座的,那边还剩一个单独的位子也要到半小时了,你只有一个人,可不可以……”意思就是要栗亭成人之美。

“这样啊,也不是不行。”栗亭听罢,竟点了一下头。

女生以为有戏,正要换上感谢的笑,却又听栗亭幽幽道:“就要看你男朋友大不大方了……”

原本“男朋友”这三个字该是让女生十分高兴的,然而待目光下移到栗亭那根轻轻敲击在桌面上的手指,还有一旁已经切换成某支付软件的屏幕时,她不禁一愣。

这是……什么意思?

不会是她以为的那种吧?

一个图书馆座位而已,这种时代,这种地方,还会有这种……不要脸的人!

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拍吧!

尴尬的气氛僵持中,方槐柠打破了沉默,他说:“不必了,分开坐也一样,你坐这儿,我去那里就好。”说完,他不给女生反对的时间,冷冷地扫过栗亭,夹着书朝另一区走去。

瞧着那毫不留恋的背影,再瞧瞧欲哭无泪恨不得给自己几刀的女孩儿——她又觉得无比丢脸,气极离去,栗亭摇了摇头,自言自语一般地感叹:“看来不是大方的男朋友。”

不顾周围人因目睹全程而对自己投来的鄙夷视线,栗亭慢条斯理地摸出那张从咨询台上顺来的纸,看着以凌厉笔锋写下的书名,手掌一揉一抛,那纸团便稳稳当当地落入了不远处的废纸篓中。

又一单生意搞定!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