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是一路的

发布时间:2013年7月20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我们不是一路的

洛卡说,小美女

20岁的时候,凤童认识了洛卡。凤童正读大二,纤柔、干净、眉目如画。22岁的洛卡没有读大学,已经是凤童学校附近一家汽修厂的小师傅了,神情里的三分邪气七分叛逆全然掩盖了五官的俊秀,衣服上整日散发着淡淡的汽油、机油混合的味道。

凤童并不讨厌那味道,也不讨厌洛卡,他会讲好玩的笑话,口哨打得超级棒,还会“跑酷”…..

只是凤童知道,她和洛卡,不是一路的。

凤童自小清醒理智,知道自己要走的路生路的人。那个人,应该和他一样,受正规教育、有温和性格和良好气质…….自然不会是洛卡。那年秋天,他们每一次遇见,在两个学校交叉的路口,他骑着脚踏车,赶到她身前,然后一个急刹,回头看她一眼,一声口哨差点让凤童掩起耳朵。

看吓到凤童,洛卡便笑起来,洛卡说:小美女。

凤童就笑了,美女前面加个小字,听起来就没有那么俗气了。但是并没有回应,这时候绿灯亮了,凤童便兀自朝前走。过了路口回头,看到洛卡还停在那里,没有过路,就在对面看着凤童。这让凤童对洛卡有了点好感,她不喜欢缠人的男生。

不纠缠,但很快却又遇见,洛卡用了几天时间就弄清楚了凤童的来龙去脉,姓名、年龄、学校、年级、家庭住址、生日甚至凤童喜欢看球赛的嗜好。

于是再遇见的时候,他就喊她:许凤童!

凤童愣了一下,但并没有去问,你怎么知道我名字?心里明白这样问了,话题就会多起来。于是只问:干吗?

洛卡晃晃手中的球票,请你看足球。

于是凤童知道,这男孩虽然没有明着纠缠,却暗地里对她下工夫了。当然拒绝。凤童没有那么盲目。没想洛卡把两张球票都塞给她:找个好朋友一起去吧,挺好的一场比赛,不看可惜了。

凤童没想到洛卡会这样做,拿着球票不知所措时,洛卡打了个口哨骑车走了。迎面吹来的风里,有淡淡的汽油的味道。

凤童兀自笑了。

我们不是一路的

即使不是一路的

是周六下午的比赛,凤童想了想,还是决定去。其实凤童并不是喜欢足球,没有人知道,他喜欢的,其实就是球场上那种自由奔放的气氛,那便是紧张高中生活的一个小小快乐的出口。

凤童就真的喊了女友去了,并在看台上跟着一方球迷大喊大叫。比赛进行到激烈,连声呼哨从不远处响起来,带动球迷的呼哨声连成了片。

那呼哨声,凤童觉得熟悉。比赛结束的时候,在出口,凤童就看到了洛卡。他也来了,是故意没有和她们的票买在一起,或者,是为打消她的戒备。

其实这男孩对她很用心,凤童知道,即使他们不是一路的,可是不妨碍做朋友。

以后再看球赛,凤童不再介意和洛卡一同,而洛卡也不介意凤童每次都带着伴儿,他从来不对她有任何要求或举动。连女友都说:洛卡,不错哦,那么帅。

凤童笑:不错是不错,但我和他,不是一路的。

我们不是一路的

你们也不是一路的

自然不是一路的,半年后,凤童恋爱了,和经济系的陶然。两个人在学校的一次联谊会上认识,陶然高大英俊,气质温和。初见,凤童便对陶然有好感,所以几天后,陶然约凤童看电影,凤童一口应允了。

很快便出双入对,再接到洛卡喊了一起吃饭或者看球赛的电话,凤童便拒绝。如此三两次,洛卡不明所以,问:我怎么你了?

凤童想了想:洛卡,我们不是一路的。

那边,洛卡忽然沉默了,过了片刻,挂了电话。

但凤童没想到,周末的上午,和陶然一起去逛街,在学校门口,竟然遇见洛卡,他等在那里,等了好久的样子。

虽然凤童心里没鬼,看着洛卡,还有些尴尬,喊了他一声,本能地松开了陶然的手。

洛卡没有应凤童,盯着陶然看。陶然被看得莫名其妙,扯一把凤童:这谁啊?

凤童让自己平静下来,笑笑:一个朋友。

洛卡却不急不恼,也不答话,依然盯着陶然,那眼神,有些犀利也有些挑剔。

陶然终于发作,怒气冲到脸上,指着洛卡:你要干吗?

不干吗,朋友还能干吗?洛卡翘唇吹吹额前的发,把目光转向凤童:你们也不是一路的。说完,转身就走。

说什么呢你!陶然喊叫着要追上去,被凤童拉住。

那天计划的游玩就这样被洛卡搅黄了,不管凤童怎么解释,陶然始终在思索。他觉得被洛卡嘲弄了,而且,凤童的态度还那么模棱两可。

后来凤童也生气了,冲怒火未消的陶然嚷:我们是朋友怎么了?你在认识我之前,就没有过异性的朋友?

反正没有这种类型的,一点素质都没有。陶然嘟哝,真想不明白你怎么会认识这样的人。

不明白就慢慢想,凤童的脾气也上来了,丢下陶然,掉头自己回了学校。

我们不是一路的

你会遇见更合适的人

就这样僵持了三天,还是陶然妥协了,接二连三发信息道歉。于是就和好了。

那天的事,陶然没有再提。凤童偷偷给洛卡发了条短信:我们真不是一路的,你会遇见更适合你的人,好好的。

洛卡没有回,却也没有再“打扰”过陶然,这样过了一段,凤童在和陶然的热恋中,渐渐就把洛卡忘了。

已经不再去看足球,陶然更喜欢看电影,凤童就跟随着他在空闲时间看电影。

放假前两个人空闲的时间都会在一起,那晚买了通票,一直看到电影院打烊。

影院离学校两站路的样子,对年轻的情侣来说,那点路实在算不得什么,牵着手走着走着就走到了。

没想遇见了麻烦,在学校附近转弯的地方,撞上两个坏分子,其中一个伸手就去拉凤童,口里说着不干不净的话。

凤童往陶然身后躲,陶然顺势伸手推开那青年,用的力气很大,青年一个踉跄坐在地上。陶然趁机拉了凤童要离开,没想另一个青年拦过来,一伸手,从身上抽出一把刀子。

凤童一声惊叫,刀子已经逼到陶然脸上,拿刀的青年看着陶然:你,滚开。

凤童的手下意识将陶然拉得更紧,却清晰感觉到陶然闪开了刀子,松开了握着她的手。

凤童抬头看,灯光底下,陶然的脸色惨白,凤童忽然在恐惧中感觉到一种窒息…….

所有一切发生得如此突然,包括洛卡的出现和后来一系列短暂的打斗,凤童醒悟过来的时候,拿刀子的青年已经捂着腹部倒在地上,刀子没入他的身体,只余刀柄在外面。洛卡的手被划破了。鲜血淋漓。

凤童眼前一黑,软软地倒在地上。

早晚会找到那个一路的人

洛卡那一刀刺的太深,对方差点丧命,虽有“见义勇为”的前提,凤童也找了最好的律师,洛卡还是被判了两年。因为洛卡抢到刀子时,对方已经求饶了。但洛卡没有收住自己的愤怒。

后来,不管陶然怎样解释,凤童都没有作任何回应。洛卡去服刑时,凤童回了陶然一条短信:洛卡说得对,我和你,也不是一路的。

此时凤童才知道,原来一路的含义,并不简单。

洛卡服刑的监狱在城郊,凤童会在每个周末坐车过去,不是探视时间,就拿着学生证软磨硬泡,求工作人员让她和洛卡见上一面。问及关系,凤童情真意切,说是女友。

去的次数太多,里面人都认得了她。一次,有个年轻警察问凤童:你一个大学生,怎么……

凤童笑笑不答。

而洛卡,从来没有拒绝这种相见,依然爱开玩笑,虽然两人每次见面时间都不长,叮嘱:注意安全。

这样的关系,看上去,融洽、温和,但不大像恋人,反倒像兄妹。

洛卡在里面也很积极,一年多,减刑出狱。凤童去接洛卡,路上,问洛卡之后的打算。

洛卡想了想,还是继续修车,现在有车的人多,好赚钱的,以前的老板还在等他。并且,洛卡说:在监狱也没闲着,学新技术了。

凤童有些欣慰,洛卡还是以前的样子,笑的时候,有点邪气有点桀骜,但不容易屈服和被打倒。

那天分开的时候,凤童说:毕业后想离开这个生活了多年的城市,去外面看看。

洛卡看凤童良久:去吧。我现在明白了,我们真的不是一路的,凤童,谢谢你这么长时间,陪伴我。

凤童也笑:洛卡,我们早晚会找到那个一路的人。我,还有你。

洛卡就伸手将凤童抱住,然后,两个人都流泪了。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233路的爱情
下一篇 : 浮雪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