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螺先生我爱你

发布时间:2013年7月25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田螺先生我爱你

电梯门打开的那个瞬间,我眼尖地看到一个背影一闪,消失在安全出口的门后。我再看一眼812的门前,果然又放了几个满当当的购物袋,我快步跟到安全出口的楼梯门去看,空无一人。购物袋里,是新鲜的蔬菜,水果,肉,甚至还有零食。蔬菜和水果都是洗干净了择好的,肉呢,更是世好细细地包装了,还加上了配菜,似是超市里卖的简易菜,一拆保鲜膜便可以下锅。零食很多,是我最爱吃的鱼皮花生,各种口味俱全。这多么像田螺姑娘里的桥段。这栋大厦里,会不会也有一个田螺先生?

这样想的时候,我稍稍地开心了些。近期我事业得意,却情场失意。不管送来食物的人是谁,长相如何,到底算个安慰。

我把购物袋提进屋,把处理好的鸡肉放进锅里炖汤,其它的,一一放进冰箱。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神秘人每隔一两天必给我送来满当当的食物。近一两个月来,我向来只有牛奶和鸡蛋的冰箱里的食物总是琳琅满目品种丰富。以前不给自己做饭,是因为懒得去买菜,现在借着田螺先生送来的食材,我天天给自己煲汤喝,整个人倒是滋润很多。也许正因为有了这些食物,刚刚失恋的我多少不感觉那么悲伤。一个人过了好些年,以为已经习惯了孤单,但还没想我还是为陌生人的关心欣喜。

鸡汤没有喝下去,我吐了。心慌意乱地睡下,早晨起床,试纸上的红线让我简直想一头撞死自己,二十八岁的年纪,与男友分手了,却怀孕了。

出门上班的时候,我戴着墨镜。哭过,眼睛肿了。这时候我才发现,我没有人可以倾诉。十八岁那年妈妈去世,然后我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习惯了独来独往,只有拼命工作来占用所有的时间,升职了,买房了,却分手了,怀孕了。没有了男友,我再没有一个人可以说话。好不容易挨到下班,一改过去早到晚走的习惯匆匆回家,一路上,眼泪就不停地往下掉。也知道哭没有用的,只是,忍不住觉得自己悲伤。电梯里还有另一个人,提着好几个购物袋,眼泪模糊,不清楚是谁,或者只是同楼层一个出去买菜回来的老先生。顾不得丢脸与否,只有不断地抹从墨镜下掉下来的眼泪。好不容易到了8楼,也顾不得什么尊老爱幼,夺门而出。终于开门进了屋,却没有眼泪了。摘下墨镜,冷静地脱下高跟鞋,然后进浴室,一边洗澡一边冷静地想应该怎么办。倔强如我,自然是不会回头找前男友的,妈妈一个人拉扯我的辛苦也让我下不了做单身妈妈的决定。还能怎样呢,就只有自己去医院。

开门倒垃圾的时候,又发现了田螺先生的购物袋。若非我今天情绪失控,大约可以埋伏在猫眼后看看他是否一表人才。

医生很和善,长得有点像我的妈妈。于是我不断地落泪。感觉很痛,不知道是因为心痛还是身体痛。手术完后,医生说:别哭别哭。你爸老了,你要这样哭,他更心痛了。

我爸?

是呀,给你办住院手续的不是你爸吗?医院病床紧,你本来不用住院的,可你爸硬是求我给你一个床位。快去吧,是三号床。

哦。

我的眼泪不掉了,疼痛感也没有了。我哦了一声,走出手术室,也没有去病房。直接往医院大门走去。

我一直没有回头看,叫出租车的时候,从玻璃的反光里看见,一个头发花白的瘦老头一拐一拐地从后面跟了过来,嘴里还似喊着什么。

我钻进车里,恶狠狠一关上车门:去锦绣大厦。

回到家,我把冰箱里的食物用垃圾袋装了整整五大袋,恶狠狠地提着出门向垃圾箱走去。电梯门叮的一声开了,田螺先生终于从电梯里走到我的面前。这是一个多么可笑的田螺先生呀,他瘸了右脚,花白的头发稀稀疏疏,脸上的皱纹像大地永远不可以磨平的沟壑,他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又像笑又像哭,难看死了。他干裂的苍白的嘴唇颔动了几下,却只喃喃出两个字:妞妞…..我没有理他,我恶狠狠地似要把这样多年的孤单这样多年的辛苦一下子发泄出来一样,把那些我认为是善意的关怀的食物丢进了垃圾箱。然后,我当着他的面,恶狠狠地关上门。

我冲进卧室,打算蒙头大睡。闭上眼睛,脑子却出奇地清醒。

刚才他叫我妞妞。已经有多少年呢,不曾有人这样叫过我。从六岁那年开始,妈妈便不再叫我宝贝。也不再叫我原来我名字任妞妞。而是叫我李嫌嫌。妈妈说:李嫌嫌你记住,你的爸爸嫌弃我们,他不再要我们了。所以,从此之后,你要坚强,你要努力。因为你不再是宝贝了。妈妈很直白,于是在我六岁的时候,便知晓爸爸爱上了别的女人并且与之同居,倔强的妈妈最后不得不选择了离婚。我记得他们最后一次吵架,妈妈说:你走得出这个门口,就别再想和妞妞有任何关系!我说到做到。爸爸听了这一句,头也没回。后来,他果真没有再来找过我。一次也没有。只是我不相信,我如何就从爸爸的宝贝变成了一个受人嫌弃的姑娘呢?十岁的时候,我去了他住的那条街,看到他一手牵着一个女人,一手抱着一个两三岁的孩子,他笑得很开心。于是我知道了,我是真的被他丢弃了。妈妈开始咳血,身体越来越不好。但要强的她不肯停下来休息,她总是说:李嫌嫌你要努力。我们不可以过得不好。我很努力,可我仍然过得不好。妈妈宁愿不去看病省下的钱也仅仅够我维持到高中毕业。我于是只能放弃上大学,心想只要一毕业,便要不断地打工治好妈妈的病,一定要让妈妈过上好生活。可惜的是,妈妈没能等到那一天。十八岁那年,她晕倒在地,再也没有起来。如果说这样多年,我一个人是怎样过来的,那么必定是我的妈妈在支撑我。她生前给我买了一份巨额的保险,这份保险,足够我安稳地大学毕业然后自立,甚至可以作为向银行贷款的抵押。我从不怀疑妈妈对我的爱,即使在她去世这样多年后,我仍知道,她惦念着我安稳地生活呢。所以我总是努力的。我要好好的,虽然 我叫李嫌嫌,但没有人可以嫌弃我。可是,我好不容易,才生活宁静了,他为什么要出现呢?他有家,他有妻子,他还有儿子,不是吗?

半夜,有人按我的门铃,一阵急似一阵。他还没走么?我去开门,原本坐在地上的他一下子就倒进门里来,按门铃的保安说:李小姐,还以为你不在家呢,你爸爸从下午开始就坐在这里了。人老了,不禁这样坐,要晕倒的。

保安说着,不由分说地帮我扶着他进屋。他没事,坐在沙发上,满眼的局促不安。保安多事,说:李先生,我看你干脆搬过来和李小姐一起住吧。我看你天天都过来看她,也够麻烦的。

他捧着水杯的手在打颤,只哦哦了两声。保安走后,我拿起电话递给他:打电话叫人来接你吧。

听我这样说,他抬头看我,灯光下,那眼神让我的心酸得快要软掉了。他动了动嘴唇,想要说什么,却只站起来,说:没事。我自己走。你没事就好了。他小心翼翼地绕过玄关走出去轻轻地关上门的脚步那样蹒跚,他的背影远没有了闪没在安全出口处的灵巧,他太瘦了,甚至有些佝偻。我听到我的心里有个声音在喊:留他住一晚吧,夜这样深了。可我只动了动嘴唇,我什么也没有说,只看着门轻轻地被关上,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外的黑暗里。我忽然觉得自己似被抽掉了全身的力气,一下子瘫倒在地上,不管怎样说,他是我的爸爸呀。可等我再度打开门,长长的楼道里空空如也。他走了。也好也好,亲爱的田螺先生,他回他的家了。

接下来的几天,他没有再出现。他不再给我买食物了。我自己去买,我总记得妈妈说,嫌嫌,你要过好一点。只是楼层的保安见了我几次,都欲言又止。于是在电梯里再度相遇时,我问: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这个保安是乡下汉子,心直口快地说:李小姐你这样做不对。你自己住这样好的大房子,却让你爹租住在停车场的地下室里,就这样了你怎么还好意思让你爹每天给你买东西呢?你看这几天他病得走不动了,你给自己这样多好东西却看也不去看他一眼。你这样是不孝顺!在俺们乡下是要被人吐唾沫星子的!

地下室?他不是有家有妻子吗?

他果然住在地下室里。并且是我们这栋大厦地下停车场的地下室,那里又小,又暗。他躺在床上,已经有些神志不清,喃喃的一直在重复一句话:俺对不起俺妞。

听到这话,带我来的保安又说:他这几天病坏了,嘴里一直说对不起你。做人哪有不行差踏错的时候,李小姐你说是不是?

我顾不得答他,只找出手机哆哆嗦嗦地拔了120:医院吗?快来救护车,我爸病了。

上了救护车,他嘴里还在不停地嘟嚷:俺对不起俺妞。我听得直掉泪。护士找他的血管打点滴,根本扎不进去。他的手多瘦呀,瘦到只有骨头和皮,血管不知道躲到哪儿去了。

下午,他总算进了加护病房,医生说,若他幸运能醒过来,记忆也将很严重地衰退。我循着记忆中的地址找到那条老街,他后来的妻儿,多少也算是他的牵挂,事到如今,怨恨已经没有必要。他们原来楼下的那个老太太,这样告诉我:老任呀,他早搬走了呀。他前妻死的那年,他急匆匆地卖掉了房子给他女儿买巨额保险,他老婆气得和他离了婚,带着儿子改嫁了。

我不记得自己是如何消化掉这个信息的,我只记得我当着那个老太太的面,眼泪一个轻地往下掉,掉得老太太都慌了:姑娘姑娘,你怎么了?是不是我说错什么?

不。她什么也没有说错。错的是我。是呢,妈妈离婚时,外公外婆已经故去,她每天打好几份短工才能勉强维持我们的生活,她怎么可能有那样多的钱给我买一份那样贵的保险?只有觉得对不起我的他,顶着再次妻离子散的压力,卖了房子给我一段成长的安稳。他必定也是觉得对不起后来的妻子和儿子的吧?所以这样多年,一直在四处寻找他们。

这些年,他一定过得不好。他也许老了,找不动了。于是回来找我,知我不会认他,悄悄地租住在我所在的大厦一个小小的阴暗的地下室里,化身为田螺先生,给我买吃的,为了看到我,天天跟着我。知道我去医院,跑去跪下求主任医生给我一个住院的床位,他病了,神志不清了,嘴里却一直在说:俺对不起俺妞。他有哪是对不起我的呢?我对是那个对不起他的人,我已经不用他的姓,他不介意,跟别人说李小姐是我的女儿,听别人叫他李先生。我不叫他给我起的名字很多很多年,他却始终记得,我爱吃的鱼皮花生。甚至,我恨他很多年,他却用自己半生的凄惨给我买了一份昂贵的保险。我狠心地把他赶出我的家,他却病得醒不过来了,却始终惦着我这个恨他的妞妞。

幸运的是,他终于醒过来了。不幸运的是,他醒过来后,这样问我:姑娘,你是谁呀?我忍住泪,把一片削好的苹果递给他:你不记得啦,我是田螺姑娘任妞妞呀。他又问:那我是谁呀?我就这样回答他:你呀,你是田螺先生呀。他还问我:田螺姑娘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呢?我握住他的手,看着他浊老的眼睛,轻轻地说:因为田螺姑娘很爱很爱田螺先生呀。

是的,怨恨太浪费生命了,剩下的时光,我都要好好地很爱很爱他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少女木兔
下一篇 : 深山里的老兵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