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河的往事

发布时间:2013年7月26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月亮河的往事

我们不喜欢石头,不是因为他丑:厚嘴唇,一颗牙露出来,像獠牙。说实话,我们中间还有更丑的,小根就是,门牙掉了,一个大洞。石头说,喊他狗洞,我们就喊小根狗洞,可一转身,就不喊了。不但不喊,还和小根好。

但背过石头,我们就叫他獠牙,然后嘎嘎嘎地笑。王有笑得前仰后俯,口水拉了老长,也不擦。

这样喊,有时很危险。一次,捉迷藏,石头躲,我们找。正当我们扒柴堆钻狗洞忙活时,毛蛋兴奋地大叫:“獠牙,獠牙藏这儿呢。”原来,石头藏在王有家鸡窝边,身上罩个箩筐,让毛蛋看出来了。毛蛋一得意,忘了忌讳,叫出石头的绰号。我们欢呼着拥过去,又猛地站住,一个个咬着手指,望着毛蛋,我们清晰地听到了毛蛋喊的什么。我们料定,毛蛋这次惨了。

果然,石头扔了箩筐,走向毛蛋。四周静极了,王有家的母鸡“咯哒咯哒”叫着,叫得我们心一跳一跳的。毛蛋额头出了汗,挤出一丝讨好的笑说:“石头哥,我——不是说你。”

“不是说我?还有谁躲在箩筐里?”石头恶狠狠地说,那颗凸出的牙伸得更长了,触目惊心。毛蛋闭上眼,缩紧脖子。我们也缩紧脖子,闭上眼,耳边只听“啪、啪”两声,我们知道那是栗凿声。

石头惩罚我们,就屈起右手指,在我们头上打栗凿。

我们长舒一口气,张开眼,不敢看石头,眼光转向毛蛋。毛蛋用手捂着头,咧开嘴,想哭,可望望石头冷冽的眼光,哭声咽了回去。石头惩罚我们后,不许哭,怕让我们爹妈听见。

过了会儿,王有试探道:“石头哥,我们回家吧。”我们听了,撒丫子就走。和石头玩太痛苦了,稍不注意,就挨栗凿。走出不到五步,一声断喝:“回来!”我们一惊,忙回头,石头站在原地,一手叉腰道:“不准走,还没玩好。”我们顿时垂头丧气,又不得不假装高兴地跑回来。

玩的结果,我挨了三栗凿,王有挨两下,小根最多,九下。石头敲过还说:“狮子头上九个包,让你也长九个。”

石头那家伙水性好,一个猛子,在水下呆一盏茶功夫。因为水性好,力气大,石头做了我们头儿,作威作福。

但是,我们学游泳,还是石头教的。一次,在月亮河里玩,我们顺河沿溜,唧唧喳喳的。石头在深水游,游乏了,叫道:“过来,在水边溜啥?旱鸭子。”我们不敢去,望着河心,然后向后退,准备逃到岸上,穿上衣服就跑。可石头比我们快,几个跳跃,已拿到了我们的衣服,跑到河边,一跃进水,一手高举衣服,一手划着水,不一会儿到了对岸,把衣服放在那边,又游过来,得意地说:“去拿啊。”

我们摇摇头,不敢。

“傻瓜,会游水了不就能拿吗?”他说,很得意地笑,那颗牙伸得更长了。

“石头哥,我不敢,一进深水就发晕。”小根最小,眼泪汪汪地说。

“不敢,就光屁股回家。”石头这家伙心像石头。

光屁股回家,多难看啊。没办法,我们如一只只耗子,缩头缩脑下了河。石头命令我们向深水里走。

“会淹死人的。”我们胆战心惊,不敢向前。

“有我啊,我救你们。”他很勇武地拍着自己的胸。

学游泳,不容易,我们不一会儿喝一口水;过一会儿,又呛一口。石头游过来,又游过去,让我们伸开腿脚,爬下;或者让我们肚皮向上,仰着。

“像田鸡那样,听到没有?像田鸡那样。”他扯着嗓子喊。

“不听话,淹死活该。”他烦了,不救我们了,站在那儿指手划脚。实在不行了,才游过去,把那人托起来。一上午,我们肚皮鼓鼓的。

然后,王有游过河岸,拿到衣服;再然后,是小根,是毛蛋。我最后穿上衣服,额外奖赏三个栗凿,用石头的话说:“你最笨,让你开窍。”

王有门前有架葡萄树,一到夏季,绿叶下露出一串串葡萄,珍珠一样,让人一望,口水就流下来。每到这时,我们紧跟在王有身边,不为别的,为了王有兜里的葡萄。“王有哥,给我吃一颗!”王有就从衣兜里掐一颗,说:“张大嘴。”我们就张大嘴,一颗水灵灵的葡萄就扔进去,那个美劲儿,嘿!

一天,王有来了,我们忙围上来,舌尖马上产生了口水;甚至,能感觉到一种酸酸甜甜的汁水流入喉咙。

“王有哥,来一颗。”缺门牙的小根首先喊,由于没门牙,关不住,一线口水流出来,丝线一样长。王有没说“张开嘴”,这让我们很失望,小根尴尬地闭上没门牙的嘴,擦了口水。王有看我们望着他,就把衣兜翻转来让我们看,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没装,啬皮!”我们说。

“装了,可——遇见——”王有说着,四面望望,小心翼翼地说,“被獠牙要去了。”

原来,王有装了串葡萄,边走边把手伸进兜里,掐颗葡萄,扔到空中,用嘴去接,然后眯着眼,品尝那种味道。很不幸,这时,他遇见了石头。

“吃啥?”石头问。

“没吃啥。”王有慌了,用手捂着兜,把嘴里那颗葡萄连皮带核吞下。可他兜里的葡萄,还是被石头搜了出来,石头说他不老实,惩罚的办法,让以后每天拿串葡萄来,不然,一天挨四个栗凿。

我们听了很气愤,为失去了可爱的葡萄,也为我们过去所受的栗凿。

那天下午,由石头带头,我们一块儿去月亮河玩。为了讨好石头,王有特意摘了串又黑又亮的葡萄,送给他。石头从兜里掐颗葡萄扔进嘴里,两个厚嘴唇一抿,一张葡萄皮飞出来,“咕”地咽下汁水。我们喉咙里,也会“咕”的一响,吞口口水。

夕阳下的月亮河,亮得像镜子,河沿长满了芦苇,有几只白鸟飞过,扇着长长的翅膀。

到了河边,我们脱下衣服,一个个下了水。石头走在最前面,到了水中央,突然,王有望着河那岸,满脸惊怕道:“石头哥,你爹拿棍子来了。”石头听了,忙回头,就在这刹那间,我们四个扑上去,抓的抓脚,抱的抱胳膊,牢牢箍住石头。

“你们——想干啥?”石头如梦方醒,急了。

“报仇。”王有说,喊声“一、二”,我们往下一摁,石头沉到水里,水面冒出一个个水泡。接着,王有喊“一、二”,我们又把石头扯出来:这样六七下,开始,石头还硬,说“狗日的等着”;后来受不了了,被扯出水面就讨饶:“我不欺负你们了,再不——”

我们停下,王有问:“石头,再欺负我们你是啥?”

“不是人。”石头忙说,一边呕水。

“再欺负,你是野猪,不,是野狗,是毛蛋家的断尾巴狗。”我忙接口,让他赌咒。

“是的,再欺负你们,我是毛蛋家的断尾巴狗。”石头忙重复。

我们互相望望,喊声“一、二、三”,一齐松手,向岸上游去,石头也向岸上游去。上了岸,我们抓起衣服一溜烟跑了,奇怪的是,石头并没来赶,一个人坐在河岸上,很久很久。

以后,他没报复我们,相反,还很好。

在我十五岁那年的八月,日本人来了月亮河,我们校舍成了日本人军营。没法上课,我们整日钻玉米林,上山赶兔子。

校舍院边有棵大柿树,上面长满了柿子,树枝压得沉沉的。过去,那儿是我们的乐园,一到秋天,树叶红时,染得天空都一片霞光。一颗颗柿子,亮晶晶地从柿叶中闪出来,灼人的眼。每到这时,我们会爬上树,摘下红红的柿子,撕破柿皮,用嘴对着柿肉,嘬着一吸,又凉又甜的柿肉就会流入嘴里,很好吃。

现在不行了,日军整天在柿树下操练,“一、二、一”地吼着,让人见了又恨又怕。我们别说上树摘柿子,望一眼,都心惊胆战。前几天,村里的山子就准备爬上树去摘柿子,被日本人一枪,打伤了腿,而且,日军准备把他抓起来,说“八路的间谍,死了死了的”,幸亏村长担保,说那孩子才八岁,绝不是间谍,如果说谎,杀我全家。日军才放了人。

我们虽说不敢上树,可从树旁经过时,仍不时瞄一眼柿树,眼馋死了。有次一瞄,却瞄见个大蜂窝。

我们那儿有种毒蜂,指蛋大,毒性很大,叫“蛰死牛”,意思连牛都能蛰死。一般的,这种蜂做的窝很大,有瓮大小,但藏得很严实,难发现。这蜂一旦被惹,追出巢来,黑压压一片,人很难幸免,野兽也一样。

我们忙跑到石头家,石头正拿个弹弓,做了个靶子,在院中瞄着练呢。听我们谈论蜂窝,他撇一下嘴,不以为然地说:“我早看到了,少见多怪。”

“要能把小日本蛰一下,那才解恨呢。”王有说。

“可惜,狗日的毒蜂不听我们的。”我泄气地说。

“那不等于白说吗?”石头白我一眼,又拿起弹弓,对着绳上挂着的一个小布包,瞄啊瞄的,一拉弹弓,一颗石子弹出去,准准地打在布包上。石头得意地笑了,问我们:“怎么样?”我们懒得理他,走了。

谁知第二天,毛蛋兴冲冲跑来告诉我们个好消息。今天上午,他在坡上放牛时,看了场好戏。

当时,太阳亮晃晃地照着,毛蛋躺在坡上望着我们的校舍,日军正在柿树下操练,一声声号令,在午后的阳光下张牙舞爪地传来。突然,大柿树叶里,钻出无数“蛰死牛”,乌云一般盖下来,日军一点也没防备,一刹那间,人仰马翻,有的扔了枪,有的就地打滚,有的抱着头哇哇乱叫。

毛蛋讲到这儿,神秘地道:“我还看见个人,从离柿树不远处一棵树上悄悄溜下来,你猜是谁?”

“谁?”我们睁大眼。

“石头!“毛蛋说。

下午,毛蛋的话得到证实,日军遭了蜂蛰,有个日兵被蛰得太狠,当天死了。我们听了,又跳又乐,忙忙跑到石头家。石头拿着弹弓,正在瞄那个布包,见了我们,得意地一笑,悄声说:“你们以为弹弓只能打布包吗?”

石头爹死了。

石头没娘:刚出生时,他娘难产死了。因此,石头是爹一匙一匙米汤喂大的,是爹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石头和爹相依为命。

现在,石头爹死了,撂下石头一人。

石头爹,是被日军小队长野田打死的。野田小队长那天到月亮河游泳,半路上看见石头爹手中提着几条鱼,在阳光下,鱼鳞闪闪。野田眼睛圆了,口水就流了出来,说:“你的,鱼的拿来。”石头爹不,那几天,石头有病,躺在床上想吃鱼,石头爹就去捕了几条。月亮河水虽深,虽亮,可水里鱼极少,不容易捕到。

野田眼红了,一把夺过鱼,一脚,把石头爹踹倒在水田里。石头爹爬起来,抓住鱼不放。野田二话不说,拨出手枪,“啪、啪”两枪,石头爹一头栽在水田里,再没起来。

我们赶到石头家时,石头爹睡在竹席上,脸上盖着白布。王有妈在劝石头:“孩子,你哭吧,哭出来就好了。不然,会憋出病的。”石头不哭,牙咬着嘴唇,咬出一缕血来,一滴滴落在衣襟上。但始终,石头都没哭出声。

我们为石头难受,失去唯一的亲人,他一定很悲伤,我们是朋友,理所当然来安慰他。可是,几天后,当我们再去时,发现石头不但不难受,还很清闲,在做钓竿,准备钓鱼。

“石头,你——”我们想说什么,又忍住了。这个石头,爹上山才几天啊,怎么没心没肺的。这以后,常见石头拿个钓竿,在月亮河边钓鱼,钓了,自己不吃,拿到日军军营,送给野田。

我们听了,愤怒了。

“石头,野田是你杀父仇人,你不报仇,怎么还那样?”我们围住石头责问。石头不以为然,笑道:“我爹一根筋,我咋能学他?”

“你——汉奸!”我一掌扇过去,一缕血由石头嘴角流出。他望望我们,一言不发,提着鱼走了。

“认贼作父!”王有说。

“狗!”我说。

就在石头被打的第六天上午,野田的尸体在月亮河里被发现了,肚子鼓鼓的,身体发白。显然,他是被淹死的。他的衣服在岸上,枪没了。衣服下压张纸条,上写“血债血还”,字写得歪歪扭扭的,旁边还写了名字:石头。人们这才记起,最近,常看到石头陪着野田去钓鱼,有时,还下河游泳。野田失踪的那天上午,大家还看见他们在月亮河的水湾边钓鱼呢。

“这孩子!”月亮村人叹道。

“这石头,为啥不告诉我们?”我们几个议论着,尤其我,心里竟生出一股内疚,为当时的一掌后悔。

野田被发现的当天,日军包围了村子,掘地三尺,也没找见石头。我们,也再没见到石头。

两年后,在山里回来的村人说,那儿有八路军队伍,队伍里有个小连长,长着一颗凸牙,嘿,你猜是谁?是石头。我们听了,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长舒一口气。

石头走的那年,十七岁。他比我大一岁。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爱格故事会

上一篇 : 深山里的老兵
下一篇 : 当韦大侠遇上宁教主

睡前故事:推荐栏目

热门标签

睡前故事随机

睡前故事热门

睡前故事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