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面妆

分类:青春风铃 / 睡前故事

半面妆

1)

她嫁给了他,江北王朱之南。每次,当他走进来时,她都会化着一个妆——半面妆,出来来迎接他:她用这来羞辱他。

她拒绝他的亲近,因为,是他,在前世拆散了她和她的心上人。在今世,同样的,拆散了她和自己的心上人。她恨他,那种恨深入骨髓。

她是一个弱女子,而他是一个王。

她要报复他,那种报复,是女人式的,刻薄而尖利,招招见血,招招断肠。因为,他只有一只眼,一只左眼,于是,她就画了一个半面妆。

他兴冲冲的来了。她对着他,一笑。那冷冷的笑,如珠兰上的霜花,冷冽,刺眼,让人机见了不寒而栗。

他见到她的一刹那间,愣了一下,站在那儿,望着她的半面妆,许久涩涩一笑道:“词儿,丰阳王回来了,走,我们去看看好吗?”

她听了,眼睛一亮,顿时觉得眼前一片鸟语花香,春光无限。

2)

丰阳王朱之西,是的,她的心上人,一生一世,她都忘不了的人。

今生如此。前世,亦是如此。

前世,他们是九天玄女座前的一对灵童玉女,她叫瑶,他叫剑童。天上,多好啊,有紫色的荷花,有仙桃一样的丹药,有他——剑童。她爱上了他,他也爱上了她。

那天,剑童告诉她,九天玄女的蟠桃熟了,吃一个,就可以升入仙班,再不需要做灵童玉女,如同仆人一样了。

“奇书咋办?”她问。奇书,是另一个童子,每天紧跟着她,跟屁虫一样。

剑童说:“我们先列入仙班,然后再告诉他吧。”

九天玄女的蟠桃园,是她的姐妹们看守,剑童无法进去,而她很容易进去了,并盗得一个蟠桃,喜滋滋的拿来,交到剑童手上。

剑童拿了仙桃,藏起来,告诉她,没有闲人了,他们再悄悄吃掉。她很高兴地点着头,愉快地答应了。可是,还没来得及吃,他们盗桃的事,就被发现了。

剑童被抓去,打入凡间。做为惩罚,九天玄女说,你就托生皇家吧,最终,死在自己的剑下。

然后,来抓她。

当她听说,剑童被投胎凡间时,她的心冰冷,望着奇书道:“是你告的密?”因为,盗桃之事,她只告诉了他,希望他也盗一个桃,吃了之后,也位列仙班。

她没想到,他利用了她的同情,害了自己的心上人剑童。奇书听了,白了脸,申辩道:“瑶,你上当了,剑童故意让你盗桃,他拿着这做为证据,准备到九天玄女那儿出首,立功受赏,以这种办法登上仙界。”言外之意,因此,自己才告发他。

她不听,她想他在撒谎,她非常非常恨他,也恨自己,害了自己的心上人。

她想,她也要离开天上,投胎人间,去做剑童的妻子。

奇书听了,急了,去拉住她的手道:“你清醒一下好不?他真的骗你的。”她不听,挣扎着。可奇书紧紧拉着她的手,她急了,抽出簪子乱刺乱扎,最终,一簪子扎进他的右眼,顿时,鲜血直流。

3)

她算了一卦,皇室之子,将和徐将军家对亲。于是,她投胎徐将军家,投胎的路上,为了记住剑童和她的爱,她没有喝孟婆汤。

她牢牢记住,自己应嫁的人,就是丰阳王朱之西,也就是剑童的今世之身。

要做王妃,方法很简单,在丰阳王出外时,她的风筝飘飘悠悠落在他面前。然后,她轻俏地走过去,捡风筝,她的大红蝴蝶风筝。

他却先捡了起来,送给她。那一刻,他们双目相对,无语凝视。

他站在她面前,亭亭玉立,一如天宫的灵童剑童。她脉脉地望着他,从他的眼中,漾出了一种光,洁净的光。她咯咯一笑,跑了。他在后面喊:“风筝,姑娘,你的风筝。”

她不应,跑远了,心说,真傻。

风筝上,写着一首诗,是一首在江南女子中广为流传的民歌: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

莲子,即“怜子”谐音,他一定会知道的。她想,他是多么聪明的人啊。

唯一让她不快的是,又一次,她看到了另一个人——奇书。

4)

是的,朱之南就是奇书,他也来了人间,投胎成人。

他是自愿的,追赶她,来到阴阳两界。投胎之前,他老老实实喝了孟婆汤,失去了一切的记忆,前世的记忆。唯一保存下来的,就是只有一只眼睛。

她以为世界很大,从此不再遇见他,可是,她还是遇见他了。

他也托生于皇帝家,成了江北王。

这天,他和丰阳王朱之西一块儿骑马踏青。现在,他们已成了当今皇帝仅有的两个儿子。朱之西在前,朱之南在后。当朱之西捡起风筝,和她二目相对时,后面,马蹄得得,一个人走上来。

那人很潇洒,也很飘逸,可是,他瞎了一只眼。

她一惊,那一刻,她看见他唯一的一只眼睛里,亮光一闪。她知道,他爱上了她,因为,那眼光就是一见钟情。

她走了,在心中暗暗祷告,希望这次,自己与朱之西的爱能结出美丽的花儿。

5)

又一次,江北王把他们拆散了。

江北王抢先向皇帝求婚,想娶徐将军的女儿——徐小词。皇帝呵呵大笑,立刻下了圣旨,以徐小词为江北王妃。

徐将军笑呵呵地回去,把消息告诉了她。她愣了,然后坚决拒绝,宁死不嫁给江北王。可是,无论如果,她也硬不过圣旨。

皇帝发怒了,胡须直翘,说如果不答应,就将徐家满门抄斩。徐将军一听,“咚”一声跪在女儿面前,号啕大哭。看着白发苍苍的父亲,还有母亲,她心软了。

她哀哀地哭了,从心里哀怜自己,还有丰阳王。为什么啊?为什么有情人总是走不到一块儿啊?

父亲知道她的心意后,说:“孩子,丰阳王不一定喜欢你啊,他还说你和他哥哥是一对璧人,刚好相配呢。”

“不。”她咬着牙,狠狠地说,“我看得出,他是爱我的,他这样说,是被逼的。”

她的心中,更恨朱之南了,没有他,就不会有她的泪,就不会有朱之西的无奈。

甚至,她想杀了朱之南,可是,又怕连累父母,毕竟,那是她的父母啊。她流着泪,嫁给了江北王,可她也不能让他好过。

新婚之夜,洞房中,他掀开她的盖头,她的花瓣一般的脸儿,一边描眉点唇,另一边却没化妆。她的嘴角,挂着一缕冷笑。

她的目的达到了,他长叹一声,那夜,没有上床。

以后,一直,她都以半面妆对付他。

6)

但是,今天,她则化了个全面妆,走了出来。他,朱之南见了,满脸喜色道:“词儿,你真美!”她白了他一眼,告诉他,自己要出去一趟,去见一个人。

他心里一痛,才知道,她的妆不是为他而画,而是另有其人。

他点点头,看着她上轿走了,走出他的视野,他失魂落魄。她走后不久,一个人来了,告诉他,王妃病了,让他快去看看。

他急了,准备带从人。那人催道,再迟了,就见不到王妃了,外面有一批快马,请王爷快走。他听了,忙跑出去,骑上马,跟着那人向远处跑去。

在一座破庙中,带路人停了下来。

他走进去,庙里空空的。随着一声大笑,两人走出来,一个是丰阳王朱之西,一人是她——徐小词。见了她,朱之南急切地问:“词儿,你没事吧?”

她不答,白了他一眼。

朱之西笑了,道:“是骗你,让你上这儿来。”看朱之南满眼不解,朱之西狠狠道,“凭什么父皇偏爱你,凭什么一心一意要把皇位想传给你。今天,你死了,一切的一切,不都归我了吗?”

“你——你——”朱之南望着他们。

她也大惊,道:“之西,你不是说,哄他来,逼他退婚,你和我——”

朱之西哈哈大笑,道:“不这样,你会哄他来吗?”然后喊一声,“围起来。”庙门外冲进几个蒙面人,手里拿着刀子,围住了朱之南。朱之西笑着告诉他们,务必一刀毙命,然后,他好嫁祸于人。

“之西,别这样!”她再次劝。

朱之西的眼睛冷冷一瞥,告诉她,当拾风筝那天,他就计划好了今天这步棋。“朱之南死后,你也得死,你是服毒。因为,是你杀了我的哥哥,大家都知道你不满这桩婚姻。”

朱之南听了,“咚”一声跪下,求道:“之西,你杀了我吧,求你别杀她,她是——爱你的”

“废话,她不死,我嫁祸给谁啊!”朱之西大声问。

“我自杀,可以吗?”朱之南一把抽出剑,准备往脖上抹去。突然,只见她手腕一翻,朱之西腰间的剑一闪,被她抽了出来,“噗”的一声,插入朱之西的胸口。

这是她练了多少次的,准备插入朱之南的胸口的。没想到,今天,却插在了朱之西的胸口。

朱之西愣住了,望着胸口的剑。“为什么?为——为什么?”他问。

“你是狼,你如果登基,天下百姓就没了活路。”她说,泪珠一颗颗落下来。

睡前故事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上一篇 : 看生看死 策马向前
下一篇 : 请忘记我,“面包大叔”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