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伴夏 - 看多彩故事,品百味人生!

等你回家

发布时间:2014年8月16日 / 分类:格言故事 / 1,187 次围观 /

等你回家

文/丁立梅

陪一个父亲,去八百里外的戒毒所,探视他在那里戒毒的儿子。

戒毒所坐落在荒郊野外。我们的车,在乡间土路上颠簸着。路边,野葵和蒲公英开得兴兴的。一些鸟,在草地间飞起,又落下。天空蓝得很高远。做父亲的心,却低落得如一棵衰败的草,他恨恨地说,真不想来啊。

一路之上,他不停地痛骂着儿子,列数着儿子种种的不是,说他毁了一个家,毁了他。他含辛茹苦养大他,为他在城里买了房,买了车,帮他娶了媳妇。那个不肖子,却被一帮狐朋狗友拖下水,去吸食毒品。房子吸没了,车子吸没了,媳妇吸跑了……他一辈子积攒的家业,几乎被他掏空了。

“我真想跟他同归于尽!”这个父亲,说到激愤处,双眼通红地睁着,抛出这样一句狠话来。若儿子在跟前,他是要把他撕成碎片才甘心的。

我坐在一边,听他痛骂,隐隐地担心,这样的父亲,去见儿子,会有怎样的结果?

车子静静地,一路向前。野葵和蒲公英,一路跟着。也终于,远远望见了几幢房,青砖青瓦,连在一起,坐落在一块开阔地。开车的师傅说,到了。做父亲的像突然被谁猛击了一掌似的,愣愣地,不相信地问,真的到了?一看表,快上午10点了。他急了,说,也不知能不能见着。因为按这家戒毒所的规定,上午10点之后,一律不允许探视。

他一口气跑到大门口。还好,还有15分钟的时间。办了相关手续,这个父亲一秒也不曾停留,急急火火往探视室跑。很快,他儿子被管教人员带进来。高高壮壮的年轻人,脸上也无欢喜也无悲。他看到父亲,嘴角稍稍牵了牵,像嘲讽。一层玻璃隔着,他在里头,父亲在外头。做父亲的盯着他,从他进来起,就一直盯着他,话筒拿在手上,并不说话。

旁边,亦有来探视的人。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孩子,在玻璃窗外头,不停地用手指头在举起的另一掌上画着什么。在里头看着的,是个清秀的男孩子。他眼睛跟着女孩的手指转动,频频点头,含着泪笑。他是读懂了她爱的密码的,从此,都改了吧。还有几个人,男男女女,大概是一家子,围在一起,争着跟里面一个中年人说话。里面的中年人,憔悴着一张脸,却一直笑着,一直笑着。这时,他们中的一个,突然到探视室外面,叫了一个男孩进来。孩子不过十一二岁,白净的面容,文文弱弱的。孩子怯怯地打量了四周一眼,走到中年人那里,拿过话筒,隔着玻璃窗,才说了一句什么,里面笑着的中年人,不笑了,他愣愣地看着孩子,眼泪下来了。

哭什么呢?你会改好的!我听到那些人里的一个大声说。

探视的时间,快要过去了,管教人员已进来提醒。一直跟儿子对峙着的父亲,这时掉过头来。我发现他与刚才的强悍,判若两人,竟是一脸的戚容。他低声说,里面的日子,不好过的,看他,也黑了,也瘦了。

他问我:“你有纸笔吗?”

“当然有。”我掏出来给他,正疑惑着他要做什么,只见他低头在纸上迅速写下几个字,贴到玻璃窗上,给儿子看。里面的年轻人,看着看着,神情变了,两行泪,缓缓地,从他腮边滚落下来。

探视结束后,我看到这个父亲在纸上留下的字,那几个字是:儿子,等你回家。

流年伴夏微信:liunianbanxia,微信名称:流年伴夏

上一篇 : 一张代金卡 下一篇 : 静修其心,我独行
~

推荐栏目
热门文章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