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伴夏 - 看多彩故事,品百味人生!

九歌

发布时间:2014年9月11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1,776 次围观 /

九歌

文/然潘

凌晨五点半,闹钟准时聒噪起来,李微青按灭闹钟,起床,收拾床铺,刷牙,洗脸,冲澡。然后倒了杯牛奶,就着前两天剩下的面包和蓝莓酱,草草吃了早饭。

屋子里是照旧的一尘不染。一个人生活得太久,多多少少染上了些微的洁癖。平时跪在地板上擦地时也觉得累得像个神经病,现在看起来倒有些好处。比方说,昨天晚上接到一个老朋友电话说要来玩儿两天,至少不用临时抱佛脚一样大搞卫生。

空着的一间屋子提早收拾了出来。床单被褥是新换的,深蓝色密织,乳白色丝线锁边。顶灯和台灯也更换了大瓦数的灯泡。一人住的时候这间屋子是闲置,除了增加打扫卫生的工作量,平时只用来通风换气。

很难和别人一起合租。

不仅是因为微青的洁癖,也因为国内一直有亲友走马灯一样时不时来伦敦旅游会借宿。这么多年过来,李微青深深觉得自己已练就一身优秀的地陪本领:第一日西餐,第二日中餐;第一日西敏寺白金汉宫伦敦眼,时间够的话坐船沿泰晤士河逛逛,在伦敦塔下船;第二日年轻人打发去大英博物馆,三十以上的全拉去牛津街。近几年中国人的巨富全世界有名,奢侈品店都有中文服务员,所以不用全程陪同,微青刚好落得躲懒。

天照例是阴阴的,大朵灰蓝色的云在同色背景的天空上翻动,又是一个神清气爽的阴天。时间指向七点半,该出门了。

去机场接周路。

1.

李微青和周路是初中同学,同级不同班,在初三之前,两人曾在校团委打过几次照面,但一句话也没说过。

如果不是那天去参加实验高中的自主招生,大概两人这辈子也不会有交集。

考试时李微青发挥得并不好,一道大题没答上来,最后五分钟检查时突然发现答题卡从第五道便涂串了行,她心里轻轻尖叫一声,赶紧擦了重涂,赶在老师喊“停笔”时改了过来,但慌乱中她实在不能确定有没有再涂错的地方,只眼睁睁地看着那张乱七八糟的答题卡被收了上去。

心情顿时也乱七八糟了起来。

推了车往外走,刚踩上就觉得不对劲儿,下车一看,是气门芯被拔了。两个放了气的车胎瘪瘪拖在轮子上,微青捏捏水红色的车把,还没来得及寻个没人的角落,眼泪就成串地砸了下来。

什么破烂实验学校啊!八字不合吧!

“同学,你怎么了?”

微青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身边突然传来一个犹豫温厚的声音。

她抬起头,从肿成一条缝的眼睛里艰难辨认出对方同样是自己学校推荐来参加实验自招的另外一个人。

“气,气门芯儿被人,拔,拔了……”

对方扑哧一乐,似是觉得小姑娘的喜怒太无常。

微青瞬间愤怒起来,“笑,笑屁啊!”

“没笑,绝对没笑,我嗓子不舒服,咳嗽来着,” 对方一本正经,“不信你听啊,咳咳……”

男生变声期的嗓子听起来好像唐老鸭。

微青憋不住劲儿,笑了出来。

对方立刻松了一口气,手搭凉棚左右扫了扫,“这附近好像没什么修车铺……你看实验学校选得这破地儿,简直鸟不拉屎,这还能算北京么?”

微青被戳中心窝,大幅度点头表示同意。

“那咱先推着车走吧。”对方跳下车,把书包夹到后座上,“我记得来的时候在哪看见过,走走应该有。”

“呃,你,你不用陪我……”

“那怎么行!”对方不由分说地打断她。

“真不用,就是……”

“你一个小姑娘跟这儿荒郊野外的,我可不想明天早上看你上头条啊!”

“真不用!” 被对方快嘴快舌堵得插不上话的女生把声音提高了八度,“你把手机借我,我叫我男朋友来接就成了。”

“噢……” 男生讪讪地摸出手机递出来。

男朋友说打车过来要四十分钟,对方又坚持不想第二天在报纸上看到她,微青只好任由他陪着自己慢慢溜达到男朋友出现。

北京的五月份已有酷夏的征兆初露端倪,几只早熟的知了你方唱罢我登场般扯着嗓子直吼,一整天无云无风的空气像密度过大的液体,碰到什么便黏在什么上。

被太阳晒了半响,最初还贫嘴逗微青说说笑笑的男生像霜打一样蔫了,两个人拖着脚在白晃晃的日光下沉默地走着,微青不觉对男生有些歉意。

“你叫什么?”

“啊?你竟然没听说过小爷大名?”

“……”

“呃,周路。姜子牙那个周文王,路就是条条大路通罗马的路。”

这都哪儿跟哪儿,女生心里暗想,“…… 你这名字还真不是一般的复杂啊!”

“那是!” 男生听不出来讽刺似的乐得一走一颠儿,“你有什么喜欢听的歌儿么?”

“周杰伦。”

“不会,换一个。”

“王力宏。”

“不会。”

“那张雨生吧。”

“也不会。”

“……那你到底会什么?”

对方停了停没说话,微青刚想找补两句,一串口哨在身边响了起来。不是多么好听的口哨,有些微微漏气一样的吱吱声,但优点是流利、顺畅,一听便是吹熟了的歌儿。

女生仔细分辨了一会儿,“这,这是西游记的插曲啊?”

对方大幅度点点头。

“嗯,是女儿国那集的?”

对方点点头,朝她挑挑大拇指。

“……这都什么年代了啊大哥这歌儿也太老了吧!”

受到打击的口哨声弱了一忽,立刻像不服气一样吹得更响了。

一辆红色夏利嘎吱一声刹在两人面前,男朋友从车上跳下来,有些敌意地打量了一下男生,“你是谁?”

微青尴尬地推了一把男朋友,“你有病啊!他刚借我手机来着。”

“哦,是吗?” 男朋友上上下下斜觑着对方,“那好端端吹什么口哨啊?小流氓什么啊!”

男生闻言一乐。微青知道对方笑什么,也憋不住抿了一下嘴:明明自己染着发,夹着烟,校服裤脚被剪得破破烂烂一副痞子样,却还有心思挑剔别人吹口哨。

“哟,还笑,真给脸呐!” 显然不明白笑点在哪里的男朋友捏着手指头阴沉下脸。

“到底走不走啊!” 固定好自行车的司机按了按喇叭。

微青赶紧拉着男朋友上车了。等司机一脚油轰开,微青才想起还没跟男生打招呼。

她摇下车窗探出头去。

对方正蹬着车,看到微青露出脑袋,连忙笑着挥挥手。

微青是第一次看到对方正脸——毛寸,头发颜色黑得极正,大脑奔儿,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正笑意盈盈地盯着自己。

心脏莫名其妙地漏跳了一拍。

2.

微青和高中部男朋友分手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儿。毕竟在这个每天都几场架、几人接吻被教务主任抓的学校,分分合合好像是最不起眼的新闻。

八卦又好奇的大有人在。无论谁来旁敲侧击,微青都大大方方地承认,“是分了”“马上要中考”“想好好学习”“没什么共同语言吧说不上话”“还行不是很伤心”“他也一样”

“你是不是有别的喜欢的人了?” 宋子敏一针见血地戳破。

女生心里一抖,没立刻接上话,立刻被眼尖的李倩发现了端倪。“啊呀呀,果然是移情别恋了!快说,这次是喜欢谁?”

“没,没有啦……” 微青软弱地推托被众人无视了,几个女生死党不依不饶地一定要听到名字。

“嗯,就是,三班那个……” 微青吸了一口气,“江唯。”

“诶诶诶!那个帅哥啊!”

“哪个啊?”

“就是那个天天在楼下打篮球的。”

“啊是他啊!三班得分狂啊!”

女生们兴奋地尖声议论,没人注意到微青暗自松口气的表情。

还好瞒过了。

说不清为什么撒谎。也许是不想让人知道,也许是慌乱中只想到了他最好的朋友。

微青原以为贡献出名字几个女生便可善罢甘休了。没想到到了下午,事情愈演愈烈了起来。

“刚才去三班帮你打听了,江唯他还没有女朋友,好像也没有喜欢的人。” 第一节课间李倩一副面有得色地跑来报告。

“要死!你去三班打听这个干什么啊姑奶奶!” 微青尖叫一声掐住李倩。

“疼疼疼……” 李倩猛地把胳膊拽出来,“急什么啊,我还有更好的消息呢!”

“您不是又闯什么祸了吧?!”

“哟,怎么说话呢这是,”李倩不满地拿手指点点微青的头,“我不是去打听嘛,结果正说着话刚好江唯他们打完球进班,我那死党就把他叫住了,他俩关系挺好的,她就直接问江唯有没有喜欢的人,江唯肯定是否认啊,还问我死党是不是暗恋他好多年今天终于憋不住了打算告白,我死党给了他一顿老拳,就,随口提了一下你的名字……”

“然后呢然后呢然后呢!” 围观群众兴奋地吸住气。

“然后,江唯就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李倩站起身,一手摸着下巴微微抬头做出眺望远方的样子,“喏,就这样。”

“然后呢然后呢然后呢!”

“然后他就点点头,’李微青啊?我知道她,还不错啊。‘ 然后就笑了,你们没看到,好!帅!啊!” 李倩等女生们尖叫结束,面带悲戚地拍拍微青的肩膀,“他放学可能会来约你。这个帅哥,我们就交给你保管了。”

完,蛋,了。

放学周路出现在教室门口说“找李微青”的时候,原本在交头接耳的女生们立刻像被点燃一条引线,从坐在门口的陈茵茵处一直烧到李微青的脸上。

女生红着脸出来:“你来干嘛?”

“江唯在操场打球,” 男生笑着抬手去拍女生书包,“他听说我认识你,打发我来叫你去看。”

女生下意识的一躲,原本该落在书包上的手恰好落在了肩头,整个人像触电一样立刻僵直起来。男生似乎完全没有感觉一般在女生肩头加重了力气,像前推了推,“走吧。”

好烫。

像块巨大的电烙铁。

从肩头一直扩散到耳垂。

整个左半侧身体像是麻掉了。

“其实你也不用在意,”男生打破沉默,“江唯他就这样,平时大大咧咧的,到关键时候特容易紧张。”

“诶?”

“所以他一直没敢跟你说话呢。还有啊,你看他今儿打球老出错。”

微青望望场上,果然,穿红色背心的那个人连着跳投了两次都没中。

“你挺喜欢看球的?”

“也没有…… 话说你怎么没上场?” 女生甩甩腿。

“我啊,我对篮球完全没兴趣啊,” 男生伸了伸懒腰,朝后躺倒在草地上,“本来他们打球是不叫我的,知道我在这儿也无聊。今儿这不是你来了嘛,我就被拉来陪客喽。”

微青半扬起头。身边男生轻轻的嗤笑声围着她转了几圈,落在草地里,像个小妖怪一样倏地钻进了地下消失不见。五点钟的阳光好得不得了,从背后打到身上,热烘烘持续地温暖着整个人。操场周围间插着种了一圈杨树和白桦,每棵都挺拔着仿佛有四五层楼那么高。风吹过的时候,树叶呼啦啦翻动起来,宛如周一升旗礼时整个操场的掌声,潮起潮涌一般的声响,让人心里一缩。

“那你喜欢足球吗?”

“也一般。看看可以,不爱踢,” 男生一边拔草一边答,“我挺喜欢网球的。”

“哦?”

“是啊,你不觉得网球特酷吗?一直是一对一,球场也比较安静。”

“安静……?”

“就是打网球感觉超冷感的。”

“你还真是老旧啊。”

“怎么个意思?”

“唱歌就女儿情,打球就网球。话说你到底是不是二十一世纪新人啊?”

“哈,”男生不服气,“谁说我只会唱女儿情啊,小爷我会的可多了,lemon tree,country road,咱都门儿清啊!”

“……还敢说自己不老……”

“哈哈……”

这样的约会重复了几次。每次都是由周路来班里叫上李微青,一起到操场坐着看江唯打球,结束后一群人到车房取了车,便各自告别回家了。

李倩等人听说以后纷纷大叹“帅哥果然情商低”,替微青不值,毕竟约会了许多次,竟还没单独说上话。

微青表面上懊恼地附和着众女生,心下却乐陶陶。每到快放学的时候,整个人都像要飞起来,每隔几秒钟便紧张地扫扫教室门口。

“诶,我说,你到底喜欢那家伙什么啊?” 躺在草地上嚼草的男生含糊不清地问道。

“哈?啊?” 女生陡然紧张起来。

“他好像就会打篮球啊。上课也就知道睡觉,讲个笑话还得反应半天才能get到笑点,” 男生把草吐出来,“我不是说哥们儿坏话的意思啊,就觉得你俩不是一路人……”

“呃,我,我也不知道,可能是长得帅吧?” 微青从来没想到会被问到这个问题,忙乱之中只好拿班里女生的说辞来搪塞。

“哈哈,你问我干嘛,又不是我喜欢他,” 男生似乎被逗乐了,“你是外貌协会的哦?”

“老说我干嘛,”女生终于缓过劲儿来,“你呢?你有喜欢的人吗?”

“四班胡欣芸。”

其实不是没想过对方会有喜欢的人,只是答案来得这么突然,这么坦荡大方,女生像是被重锤砸了一下,心口猛然被堵住,一口气没喘上来,猛咳了半天。

“没事儿吧你?” 男生坐起来拍着对方的后背,“至于那么惊讶吗?”

“就喝水呛着了,” 女生抹抹咳出来的泪,“还好意思说我,你不也是外貌协会的。”

“也不算啦。我们班的体育课和他们班一起上,你知道吧?我有次和她一起打网球来着,” 男生有些维护,“她把我杀得片甲不留。要知道小爷我的网球可是从小开始学的。”

“……这算什么理由……”

“从那时候开始我才注意到有这么个人。后来才发现她不光是网球,游泳、跳水、溜冰,每样都很棒。”男生不自觉带了些骄傲的口吻,“有次问起来,她说她小时候是在体院儿长大的,以前是游泳队儿的,后来怕把肩练得太宽,才没有继续下去。”

微青很早以前就知道胡欣芸。不仅因为她是四班班花,也因为平时校学生会活动,组织者里总能看见她的身影。个子高挑,没有刘海,所有头发拢在脑后,一条黑而长的马尾束得笔直,衬得额头光洁明亮,人的态度也落落大方。

和自己完全不是一类人呢。

女生黯然消沉了许多天,随声听里面吴静的女儿情反反复复放了无数遍,上课下课都插着耳机,被叫到回答问题恍恍惚惚的不在状态。好在她成绩太好,老师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放在心上。

要表白吗?

她暗自留心,貌似没看到周路和胡欣芸有过多的接触,年级里也没听到过两人的传言。倒是人气女神胡欣芸曾和高中部一个学长被传过好一阵儿的绯闻。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和男生接触更多也更熟悉的自己比较有优势也说不定。

但她一想到表白失败,两个人刚突破冰点的关系或许立刻会倒退回冰川世纪,就实在不敢冒险。

她可以忍受得了不做对方的女朋友,但忍受不了不和对方说话。

一天都不行。

所以想想,现在这样的关系,也挺好的呢。

暑假在家闲着无聊,李微青把西游记的书搭配着电视剧前前后后翻了四五遍。她对女儿国国王那一章无感,倒是被猴子和唐僧的情谊感动得五体投地。

尤其是唐僧病重,猴子衣不解带地照顾多日那集,微青倒过来倒过去看了许多遍。

大爱无言。真的感情并不是自私以及独占欲,而是令对方求仁得仁、得偿所愿。若是能在此中尽到一份绵薄力,未尝不是一件欢喜的事儿。

微青恍恍然觉得自己又成熟了一些。

3.

转过头来的九月份一开学便是周路生日。

班里成绩好的同学基本上都签协议进了本校高中部,像周路李微青这种年级前十名都被划进了实验班。江唯考进了本校,进了十班体特;胡欣芸因为特长也被保送进了本校,进了九班文特。

报到第一天,周路就大大咧咧地拎着书包坐在了微青身边。开完班会,新班主任正要分配座位,周路赶紧举手:“老师,我要跟微青坐一起。”

班里一阵儿哄堂大笑。

微青觉得自己的脸也烧得通红,但心里砰砰跳着却很高兴。

班主任姓王,是个年轻的数学老师,戴着个眼镜,瞅了瞅俩人,大度地一挥手:“初中同学是吧?那就坐一起吧,注意别吵架就行。”

班里又是一阵儿哄堂大笑。

两人成为同桌以后,令人心动的时光多了太多。

有一天正上课,男生突然兴高采烈的一拍微青,指着窗外。微青转过头,看见太阳正在西边儿的地平线上起起伏伏地挣扎,云朵聚集在太阳周围,被太阳染成了温暖的浅桔红色、美丽的格桑花紫色、和喷喷香的面包麸皮的颜色。

两个人就那么一动不动地看着太阳缓慢的落下,老师、黑板、卷子、教室好像都不存在了,仿佛正身处一望无际的平原上,和煦的夕阳暖湿气流一阵一阵掠过女生的心。

想到这里,微青真的不太愿意实行自己在暑假制定的生日计划。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只是这是两人认识以后的第一个生日。微青考虑过送对方点儿什么,又觉得平常李倩陈茵她们送的围巾啊领带夹啊手套啊太俗,打火机香水什么的对方似乎也用不上。考虑来考虑去,打算送个网球拍,上面夹一张贺卡。只是那贺卡,她是打算去找胡欣芸来写的。

很快就到了九月二十四号。微青提前到教室,把网球拍塞在了男生座位底下。

男生一来就看到了礼物,把书包往桌子上一甩,一边拆一边问,“哟呵,这么大礼,知道是谁送的吗?”

微青紧张得心都要跳出来了:“我哪儿知道啊,又不是您秘书。话说那贺卡上面不是写的有嘛!”

对方闻言停了手,去找贺卡。

果然一打开贺卡就僵住了。

微青偷瞄了对方几眼,男生整张脸烧得通红,两只手保持着打开贺卡的姿势一动不动,眼睛直直地盯着卡片上的字。

“到底是谁送的啊?这么大方。” 微青调侃对方。

“没谁,没谁。”男生赶紧把贺卡藏在了抽屉里。一会儿又拿出来夹进语文书里,一会儿想了想又翻出来重新塞在书包内侧兜里,最后仿佛仍觉得不放心,拿出来塞在了校服口袋里。

真是一份好礼。

微青看着同桌一整天心神不宁,脸颊一直红扑扑,顿时觉得什么都值了。

昨天放学微青去文特班找胡欣芸,本来还准备好了一大套说辞,想着如果不能题字,那就拜托她在空白处签个名就好。没想到把来意一说,对方虽然惊讶,倒是很痛快的什么也没多问,只说“好啊,写什么呢?”

“呃,你看着发挥吧,写个生日快乐要不?”

“成。” 女生就着墙壁,龙飞凤舞地写了几个字,递回给微青,“你看这样行吗?”

微青打开卡片,上面是行书写就的七个大字:

年年岁岁有今朝

友 胡欣芸 上

字如其人。

两个都这么坦荡漂亮。

即便想到马上就要失恋,微青也忍不住赞叹了许久。

接下来的事情就像微青预料中一般。

周路和胡欣芸迅速走在一起,虽然高中时期的恋爱不像初中时代那么人尽皆知,但女神的尘埃落定还是惹得一众男生嫉妒又羡慕,就连江唯也拍着他肩膀叫他介绍经验。

男生自然是一个劲儿地推诿:“屁的经验,我们俩这是情到深处自然成。”

说者无心,微青听着不禁有些落寞。看来胡欣芸并没有跟对方说实话,自己这个幕后红娘竟是没有出场机会了。

不过也没什么。

周路沉浸在恋爱的甜蜜中无暇他顾,江唯倒是时不时仍打发球队的哥们儿叫她去看球。唯一不同的是,如今打完球两人会默契地推着车走一段儿。

两个人的话题从周路胡欣芸恋情慢慢也拓展到今夏新番,暑期档大片,周围冷饮店新品,或者一起嘲笑年级组长的假发,地理老张的口音。微青第一次发现江唯也并不是想象中的胸大无脑。

倒是一向开明的班主任老王私下里痛心疾首了许多次:“本来以为你俩肯定是一对儿来着,怎么周路就跑去跟胡欣芸谈上了呢?”

微青被老王惊得一跳:“您是班主任,学生早恋不管管真的好么!”

老王嘿嘿一笑:“十六七岁也不算很早了。”

有时候微青也犹豫,自己当初是不是做错了。

尤其是一个人坐在操场边看几个男生打球的时候,身边不再有人一个劲儿地拔草,也不再有一串串笑声掺杂在风里轻轻飘荡到很远很远。她把围巾系得紧了又紧,直到呼出的热气变冷凝结在嘴边的织物上,湿湿凉凉,像极了被眼泪打湿的校服。

从那天拿到他揣着贺卡一头冲出教室,她就知道现在会是如此。

即使每天仍是同桌,两人也像是隔了一层白纱。男生蹩脚的笑话,和老王的贫嘴,上课时快嘴快语的抢答,课下和哥们儿扯淡,每句话,每个表情,都像隔了一层白纱。

表情变淡了,声音变淡了,整个人像是褪去了一道颜色。

让人忍不住想要拿起电视机的遥控器,把色彩的饱和度调高几度。

4.

上了大学,几个高中的死党有了各自的生活,繁忙了许多。

微青和江唯、李倩他们时不时会聚一次。只是每次,周路都没出席。

“那小子,还忙着跟小芸甜蜜呢!”

微青从最初的失望落寞,到后来便也坦然的习以为常了。

倒是李倩,一次比一次花枝招展,私下里也曾试探过女生:“你和江唯……?”

女生赶紧摇摇头:“从来都没发生过任何事。”

看着对方嘴边的小酒窝,微青禁不住暗想,如果这两个人也在一起的话,那么自己就真的是孤家寡人了。

如果这两个人也在一起的话,那么这个小团体就不存在了。

若是这样,我还有见你的理由么?

距离第一次他陪着自己推着车找修车铺,此时已经过去了五年。这期间她虽然谈过几次无疾而终的恋爱,但对他的感觉却始终未曾改变。

虽然每天和同学一起上课自习逛街扯淡,怎么看都像个正常人。但一闲下来,她就仿佛又听到了女儿情,就忍不住又想起他。忍得太苦时,也会给他发个短信,往往是别人发给她的笑话,他有时回有时不。她期待对方的回复,但并不等待,因她知道,这份感情恰如这些回复,发生的主动权,从来不在自己手里。

心里又悲又喜,整个人像要炸掉。

像是走在正常人中间的神经病。

真的该去看看心理医生了。

还好事情在发展到这一步前戛然而止。

大三结束时,周路和胡欣芸和平分手。

江唯给周路办了个单身趴,七七八八叫了十几个人,微青自然也身在其列。

哦对了,李倩一年前也谈恋爱了。

对方不是江唯。

单身趴上大家交换目前感情状态,李倩说现在的男朋友从高三开始暗恋她到现在,话语间是掩饰不住的骄傲。但她说起对方时那种毫不在意的口气,挑剔对方条件不好,说先拖着等遇见更好的吧的口气,听得微青差点儿哭出来。

“他说,我知道你没那么喜欢我,不过没关系,如果你遇见更好的,我自是会放手。即便你将来结婚了,那不还会有离婚的那一天么。”

在一群人哦咦哦咦的感叹中,李倩是一脸又害羞又骄傲的炫耀表情。

诶,原来在感情面前,时间竟是如此不值一哂。

微青一直以为,曾经感情萌芽的众人,对于中学时代的感觉定是和自己一样刻骨铭心。而周路,更应是对高中三年的同桌记忆犹新。

但如今,很明显只有她一人把那些说出的话看过的风景走过的路当成宝贝一样留存了下来。

敝帚自珍,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吧。

即便自己在天平这端再加三年、五年、十年,大概天平也不会向自己倾斜一点点。

这顿饭真是太让人沮丧了。

饭局结束,周路被委派送微青,而微青因灌了许多瓶啤酒,已经喝到了听谁说话都咯咯笑个不停的状态了。

路灯明明灭灭,两人推车慢慢走着,沉默得无处可逃。

“诶你最近……”

“你今天怎么……”

俩人抢在一起开口,又同时停住,忍不住笑了。

周路做了个手势,“你先说。”

微青侧脸看看男生,两年多未见,男生一丝变化也没有。仍然是长腿长脚地瘦高个儿,头发长了些,散在额头,毛茸茸的一层。

路灯白晃晃地打在他脸上。

一切和初三那年相似得让她心疼。

“那我就先说,不跟你客气。” 微青清清嗓子。

“是是,您先说,小爷我记忆力好,一时半会儿也忘不掉。” 周路嬉皮笑脸地插科打诨。

“我喜欢你。”

“……”

“我喜欢你五年多了。”

“……”

“时间过得还挺快的。本来我也没想到自己会坚持下来。但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坚持什么。但一天一天过着,五年一下就消失了。”

“……”

“你还记得有一次下雨,咱们学校积水,你跟我说你是一路踩着水到教室的吗?我说我鞋子都成船了,你说你鞋子早成潜水艇了,下面都是小鱼在吐泡泡。”

“……不记得了。”

“是了,”微青摸摸耳垂,笑笑,“这种事儿估计只有我记得。”

“还有一次换座位,咱俩坐在靠窗角的最后一排,老王不知道在前面讲什么题,大家都昏昏欲睡的,窗外的玉兰静静开满一树,你还伸手摘了几片。”

“……”

“还有那时候你中午老在班里睡觉,大家都跑出去自习,就你趴在座位上不动换。春天的时候,风特轻,吹着窗帘,整个教室里都暗暗的。”

“……这个我记得。”

“还有好多好多,不说了,再说你该以为我变态了。” 微青顿顿,郑重其事的,“现在想想,我根本不记得当初为什么喜欢你,也不知道到底喜欢你什么……不过这么多年来,我知道自己完全没办法停下。所以周路,我喜欢你。”

“……我知道。”

“其实我……诶,你怎么会知道?”

“开始不知道,后来毕业了,想想就明白了。”

“……”

“还有你高一送我的那个球拍,我也没扔。”

“胡欣芸,告诉你的?”

“嗯,” 男生平视前方,点点头,“我一说到谢谢她的礼物,她就告诉我那不是她买的了。”

“这样……”

“对,” 男生揉揉她脑袋,“好了你到了。晚上回去多喝点儿热水,明早起来就好了。”

咦?

“我,我不是因为喝多了才……”

“我知道。”男生宠溺地朝她笑笑,“明早起来再说吧。”

“明早起来再说”

微青第二天起来把这句话反反复复想了几百遍,也不知道对方要自己第二天早上起来再说什么。但酒醒以后,她自是没胆子再去告白一次。

男生倒是发来短信,询问有没有头疼恶心之类的症状。

但女生回复“还好,没什么”以后,便也静悄悄毫无动静了。

“他到底喜不喜欢我”

微青每分钟大概要把这句话想六十遍,每小时想三百六十遍,每天想八万六千四百遍——是的,睡觉的时候也会想。不不,其实她根本睡不着,整夜整夜盯着宿舍天花板,想这个问题,听女儿情。

相比起以前,两人现在发短信频率倒是高了许多。但若说两个人的关系近了,倒不如说更像是恢复到了高中时代。

挣扎了四五天,微青决定去找江唯探探。

俩人关系那么铁,如果有什么,也是会分享的吧?

“你还是别问我了……” 江唯欲言又止的,“我不知道他感情状况。”

微青心凉了半截,“那他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有。”

“是谁?”

“真的不能告诉你。”

“忒不够朋友,” 女生兀自强颜欢笑,“那这人,我认识么?”

“……应该不认识。”

原来如此。

原来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5.

“微青,我这边儿呢!” 周路一出海关便冲着微青嚷嚷起来。

事实上微青早就看到他了,在脑海里摸索了十五年的形象,怎么可能错过?只不过她也看到了跟他一起推着行李的那个姑娘。

她本就知道他这次来英也不是特地探望她,她明白他这么多年从来不是单身,也一早清楚他对她根本没有感觉。

她假设自己只想旁观全无期待。她以为自己早把这些看破了。

只是他们一出场,她仍然像是被重锤砸了一下,心口猛然被堵住,透不过气来。

高挑,天真,年轻。

他喜欢的从来不是她这型。

她早该有自知之明。

“这是白小娴,我女朋友。” 周路把女朋友从身后拉出来,“这是微青,我老同学。”

“你好,” 微青伸手接过对方的行李,“人真漂亮,整个一个鲜花插在老周上。”

“咱能不一见面就损我么……” 男生微弱地抗议着。

“哈哈,这几天一定做到首长嘱咐。快走吧,车停B2了。”

“你这几年怎么样?在英国还习惯吗?同学聚会都没见你。”

“就那样呗,懒得回去,反正我爸妈都不在了。”

男生猛地从副驾转过头来,视线落在微青脸上,密密麻麻像针扎一样。

“有那么几年了,都是家事儿,就没跟大家说,你也别太惊讶了。” 微青笑笑,“话说你这几年怎么样,都三十好几的人了,还不结婚?”

“呃,你怎么跟我妈似的……”

“哈哈哈,我们这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诶,你这车不错,” 男生打量了一下,“有什么歌儿能听么?咱也别抻着一个劲儿瞎贫了。” 说着就伸手扭开了车载音乐。

“诶别……” 微青一个晃神儿伸手阻止却没来得及。

“鸳鸯双栖蝶双飞,满园春色惹人醉……” 一把细碎的女声顿时填满整个空间。

周路明显一怔。

“这,这都什么年代的歌儿了……” 男生尴尬地笑笑,“咱换一首。”

“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 一个男声唱了起来。

“哟呵,一样的啊……” 男生兀自镇定着按了下一首。

“说什么王权富贵,怕什么戒律清规……”

“……”

“只愿天长地久……”

“……”

“与我意中人儿紧相随……”

“咦,全是这首歌儿啊,”坐在后座半天没说话的白小娴突然插嘴,“老周也特喜欢这首歌儿,在家老瞎哼哼。没想到还有这么多版本呢?”

“是啊,我们那个年代的都喜欢听这歌儿,” 微青点点头,“都是网上找的,特多人翻唱,都挺好听的,我就都下了。”

“是,这一版吉他的真好听,” 对方赞同,“老周,咱回去跟微青拷一下得了,你带U盘了没?”

男生没说话。

“哎老周?老周?”

微青偏头看看左边,男生歪着头靠在窗边一动不动。

“好像睡着了,估计累了。我那儿有U盘,没事儿。”

“那成,诶,听老周说你俩是高中同学?”

“哈,他记错了,我们俩是初中同学,高中一锅端而已。”

“爱恋伊,爱恋伊,愿今生常相随,愿今生常相随……”

(完)

流年伴夏微信:liunianbanxia,微信名称:流年伴夏

上一篇 : 一笺心语,对秋吟 下一篇 : 大道理我们一个比一个懂,但决定我们大多数喜怒哀乐的,还是一些不讲道理的小情绪
~

推荐栏目
热门文章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