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伴夏 - 看多彩故事,品百味人生!

谁在旧木桌上刻下你我的荒凉

发布时间:2013年9月1日 / 分类:青春风铃 / 3,116 次围观 /

题记:用二十年日月精华,一粒种子错成了暮鼓晨钟的祈祷,只希望彼此隐身的岛屿,从此晴朗渐多

谁在旧木桌上刻下你我的荒凉

文/vivi

1)

第一次见到细细时,少冲不过七岁,仍是懵懂无知的年纪。他记得,那是一个盛夏的午后。他还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父亲突然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女人。父亲叫醒他,少冲,这是你的新妈妈。

少冲还没睡醒就先吃了一惊,还有点没回过神来,就看见一个美貌的少妇朝着自己盈盈一笑。再望一眼,她手里还牵着一个跟自己年纪相仿的小女孩。屋外的阳光正打在她的身上,少冲在暗处看得两眼昏花,只看见一条素色的裙子被阳光镶上了金边。

这是你妹妹,细细。父亲又说。

细细踏向前一步,一张脸顿时清晰地出现在他视线里。高高的马尾,小小的美人尖,标致的五官,倨傲的眼神。

少冲原本想向她打招呼的,可看到她不屑的神情,嘴里的话止住了。这一天对于他来说太震撼,而细细给他的震撼却仿佛更大,她的冷漠深深地伤了他的自尊。

那一夜,他第一次失眠了。

2)

细细,原本姓连,但从那一天起,她就改叫了细细。

起初她对这个家是有敌意的,可慢慢地,她变得比谁都适应这个家。她学会向父亲撒娇,一张小嘴甜腻腻的,因为她知道怎么样能得到她所想要的东西。先是花裙子,洋娃娃,再来小人书,钢琴,细细的要求无所不应。

可每次开口的时候,她都会被身后一个冷冷的眼神刺得发寒。她知道那是谁,她也曾试着讨好少冲,可少冲根本就不理她。自从她来到这个家以后,两个孩子的性格就完全对调了。原本温和的少冲慢慢变得冷漠,原本高傲的细细渐渐变得可人。

林平年和丛珍对于这一切却无半点察觉,他们相亲相爱,相濡以沫,对两个孩子都视如己出。更何况,少冲和细细在他们面前上演的是兄妹俩相亲相爱的戏码,只是暗地里私底下悄然过招。

过八岁生日的时候,细细才知道,自己和少冲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只是比他小了两个小时。不由地气了半天,心想要是她早生两个小时,少冲就得叫她姐姐了。对于屡次挫败于少冲面前的她来说,要的不过是少冲一次次小小的低头,可这也从没有让她如愿过。

3)

从小学到中学,少冲和细细都在一个学校。每天上学,放学,细细都跟在他背后。少冲走得总是很快,细细永远都跟不上,只能一路小跑着。有时候,他一回头,就看见细细恨恨的眼神,那让他觉得很痛快。

从十四岁开始,细细再也不跟着他回家。她开始被很多的男生围绕着,每天放学都有好几个人送她回去。少冲不想,可又不得不承认,细细的美丽。她只要往人群中一站,就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可是,他觉得自己比谁都看得透细细的心。在他眼里,细细就像鲁迅笔下的美女蛇,外表美艳,内心恶毒。或者,他记忆里的细细永远都停留在七岁的那天,冷冷的眼神,把他的心一下就冻结住,再无回转。

也就是从十四岁起,他开始迷上篮球,放学后的两个小时他都在球场度过。看着皮球,从自己手中跃起,利落地坠入篮框中,他的内心会有一种奇怪的满足。

每次回家,细细都会早他一步。他一回去,就看见她在坐在客厅看动画片,没心没肺地傻笑着。但是他一回来,她的笑就突然停止,像是一种无声的抗议,抗议着他的存在。

4)

高中时代起,细细的情书就一天天多起来。有时候,还有害羞的女生来找她,一样地递上情书,只是收信人不同。

细细,你可以帮我把这封信给你哥哥吗?执信的双手还微微颤抖,可见这封信对于写信人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细细只是浅浅地笑,眼睛膘向窗外,课间休息也不忘打球的少冲,已长成了一个英俊少年。细细的眼睛突然低垂,变得诡异起来。

我不会忘记的。细细接过信,甜甜地一笑。可是少冲的信,一转眼,就扔进了细细班级的垃圾桶里。细细用自己的聪明把一切都处理得天衣无缝。

直到有一天,一个叫叶晓棠的女生知道真相后,跑来找细细理论,两人打了起来。当少冲闻讯赶来的时候,看到的是细细披头散发地站在一边,而叶晓棠则蹲在地上哭。

细细看着自己的手臂,一片深深的乌青。可她还没得及开口,叶晓棠就开始先告状。叶晓棠的十三封情书,无一回应,少女纯情的心被这样蹂躏,还要承担细细的冷嘲热讽。

细细抬头,正对上少冲的眼,冷冷的眼,她突然打了一个寒战。

5)

自那以后,少冲再也不和细细说一句,不管林平?和丛珍怎样责问,他也决意不开口。兄妹和睦的戏码终于在十七岁那年宣告了不再上演。他开始跟那个叫叶晓棠的女生交往,不是因为喜欢她。而是报复,报复细细,报复她的自作主张,她越是不让他接近的人他越是要去接近。

每次放学后,他跟叶晓棠并肩而行时,他都会觉得身后有目光在凝视着他们。回过头去,看见细细闪躲不及的眼睛,和她异样的表情,他觉得她像极了被撕去画皮的女鬼,所有的伪装暴露无遗。他的心底有了些许的快意,然而随之而来的却是淡淡的惆怅。

他不知这份感觉缘于何处,也不愿知道原因。一切宛如潘多拉的魔盒,不能轻易打开,否则便有无尽的劫数。少冲最欣赏自己正是这一点,什么都是浅尝辄止,从不往下深究。可是细细天生就是他的克星,少冲不愿意打开潘多拉的盒子,她就非要翻个底朝天。

少冲永远都会记得那一天,1999年的4月7日。那天中午,他在房里午睡,细细突然推门而入,坐到床边叫他,他醒了却没睁开眼。细细静了一会,又轻轻地伸手推他,他仍然假寐。

突然间,一个温软湿润的东西贴在他的嘴上,少冲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他知道那是细细的唇,她竟然吻了他。细细很快就起身,依然以为他还在熟睡中,猫一般地悄悄溜出门。只留下少冲一个人在那里,心跳若狂,所有的防线轰然倒塌。

6)

细细仍然以为那个中午的事,神不知鬼不觉,只有她自己知道。是,她喜欢少冲,小的时候不过以为是兄妹间的喜欢。慢慢地,长大了才恍悟,那是女人对男人的那种喜欢。她心里明白,少冲和叶晓棠不过是做做样子。少冲对她的报复让她欣喜,原来他也是在乎她的,但有时候又不免吃起醋来。

那个吻是她的初吻,她相信也是少冲的第一次。没过多久,少冲和叶晓棠就分开了。可少冲对她的态度,不再是敌视,而是刻意的闪躲。她不明白这其中的原因,也没有时间去明白,高考很快就到了。 

让她意外的是,在最后的时刻,少冲偷偷地改了志愿。他没有填本城的那所著名学府,而是离开温暖的南方,考上了冰城哈尔滨的一所理工大学。细细的通知书也随之而来,是本城的一所师范学院,也算不错,可是细细的梦被彻底破灭。那个暑假,爱笑的她一反往日, 看向少冲的眼神永远都是冷冷的,一如七岁那年的初次见面。

少冲走的那天,细细哭得稀里哗啦。因为在站台上,少冲在离别的那刻,看她眼神依然是没有变化,没有一丝的不舍。她开始相信所有的一切不过是她自作多情,少冲从来就没有喜欢过她细细,哪怕是兄妹间的那种喜欢,都没有。

少冲走后,每个周末,细细都回家。晚上复习功课时,她总要跑到少冲的房间,在他的桌子上学习,学习得晚了就睡在少冲的床上。 有时候少冲打电话回来,父母把话筒递给她,她也不接。她只是用着自己的方式去想念着少冲。

冬天到来的时候,她在少冲的桌子下放电暖灯暖脚,抬头的时候,突然看见桌子刻着一排字,有点模糊不清,她便拿起电筒来照。看着看着,眼泪却突然流了下来。

她看见:少冲,爱,细细。

7)

寒假的时候,少冲从学校回家才知道,细细已经不在了。她办了退学,去了加拿大念预科。丛珍的前夫,细细的生父,就在加拿大。他问过父亲为什么不告诉他,父亲回答那是细细的意思。他才知道,细细有多恨他。然而,所有的一切都是无法挽回了。

细细很少打电话回家,也从来不留她在加拿大的电话和地址。她仿佛刻意保持着她和少冲的距离。

少冲也一直这么认为,却知道自己无力去怪她。他们之间的墙,是他用自己的冷淡和漠视隔绝起来的,纤弱的细细只凭一人之力,如何能推开。

后来,林平年和丛珍在郊区买了大房子,打算搬过去,要换掉所有的家具。可是少冲坚持要用原来的书桌,他说,我一直用这个桌子,有感情的。

林平年笑他,那怎么不用原来的床和柜子?难道那就没有感情了吗?

少冲没有笑,只是淡淡地说,只有这个桌子最特别。

从那以后,少冲总爱坐在地板上,背靠着桌子,温书或者听音乐。冬天来的时候,他蜷缩

在桌子的下面,想起和细细之间的点滴,历历在目。他伸手去摸自己刻在桌子下面那一行隐匿的字迹,却豁然发现那里多了一排字:

细细也爱少冲。

少冲看着看着,就像当年的细细那样,忽而泪流满面。

8)

少冲决定打电话去加拿大。他要告诉细细,两个人既然真心相爱,就应该在一起。

电话接通的时候窗户外面飘起了白茫茫的雪花。少冲听见细细的声音,先是一怔,随即张了嘴,话还在喉头打转,他便听见细细兴高采烈的声音,她叫他,哥,她说,我正要告诉你们,我很快就结婚了。

少冲噎住了,他有太多话想说,却无从说起。他握着电话的手瞬间就凝结成冰,仿佛谁只要轻轻一拍,那只手便要爆裂。

最后,他只得轻轻地说,细细,祝福你。

他挂断电话的姿势很决绝,是以他没有听见细细说再见时,嗓音已经沙哑,她在他看不见的大洋彼岸,偷偷地流泪。

那一晚细细抱着自己洁白的婚纱在地板上安静地坐着,她想起她看到刻在木桌下面的字,她那时的欣喜与羞赧,她怀里像揣了兔子似的,在旁边刻上细细也爱少冲的字样,她那时多希望少冲能看到。

可是就在第二天,在1999年的11月7日,一个电话,粉碎了细细所有的幻想,她甚至来不及划掉那行字,收拾这一盘属于他们俩人之间的残局,她就匆匆离开了。

9)

1999年的11月7日。

细细在宿舍接到来访电话,那时她刚从家里回来,正准备给少冲写一封长信。电话是一个叫连辉的男子打来的。是她的生父,他们已经有十年没有见面。连辉一直在加拿大,这次回来,他希望细细能跟他一起走,因为他现在的妻子无法生育。

不,我不去。细细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好吧,我不勉强,毕竟是父女同心,你怎么能离开亲生父亲。连辉叹了一口气。

这是什么意思?细细疑惑了。

难道你妈妈没有告诉你吗?你现在的父亲就是你的生父。她,早就背叛了我。连辉的话仿若晴天霹雳,细细呆住了,可是她知道连辉不会骗她,那七年里他对她一直宠爱有加。

细细跟着连辉去医院做了亲子鉴定,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她不是连辉的孩子。从医院拿到结果的那天,向来少雪的城市,突然被大雪掩盖了繁华。

细细的眼睛里,一片荒凉。

细细亦只是少冲的亲妹妹,日日相见却不能相爱,只能是永远离开…… (出自格言)

流年伴夏微信:liunianbanxia,微信名称:流年伴夏

上一篇 : 向讨厌的人学习 下一篇 : 大学更重要的是经历失败
~

-->
推荐栏目
热门文章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