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写在夏日晚风里

分类:青春爱情 / 睡前故事

你写在夏日晚风里

文|亚卡夏

01

离下课还有五分钟的时候,姜奕泽准时出现在《新闻学概论》课堂的教室门外。

他笔直地站在窗前,目光在教室里扫了一圈,最后停在将脸藏在书后装死的冉迟迟身上,深邃无澜的眼底溢出一丝笑。

下课铃一响,冉迟迟背好书包准备从后门溜走,只可惜还没跑到门口,便被人提住了后衣领,清冷的声音在后头响起:“不是说好一起吃午饭的吗?”

真是瘟神找上门!冉迟迟在心里恨恨地想,一转身,却立马换上了另一副面孔,笑眯眯地反驳:“我哪里跑了!还有,不是让你低调一点儿吗?”

你也不看看四面八方有多少你的迷妹向我投来刀子样的目光。冉迟迟简直欲哭无泪。

“挺低调了啊!我今天还特意穿了我拿快递才穿的衣服。”姜奕泽指一指身上的黑T恤,语气颇为无辜。

让你高调的难道是你的衣服吗?冉迟迟看着他俊逸精致的脸,忍住把他暴打一顿的冲动,这个月第一百零八次后悔答应和他一起拼饭。

古人说,不为五斗米折腰,诚不我欺。

事情还得从一个半月前说起。

那天,冉迟迟参加豆瓣小组“今天你吃饭了吗”的线下活动,白天逛了一天博物馆,到了晚上才吃上正餐。

她吃得正酣时,被一道清冷的男声打断:“你好。”

抬眼便见到姜奕泽。姜奕泽长了一张清风霁月的脸,一双琉璃似的眼睛含笑望着冉迟迟,冉迟迟捏着筷子的手当下开始打滑。

谁料,姜奕泽对上她的眼神,说了句让她至今耿耿于怀的话:“你吃得完这么多?”

粉红滤镜一下就彻底碎了,她愤愤地吃了几盘子牛肉,再也没理这个不会说话的直男。

本以为这只是一个不愉快的小插曲,没想到第二天,她和姜奕泽就在食堂门口狭路相逢了。

她的眼睛瞪成了铜铃,姜奕泽则单手插着兜,挑眉一笑。

最后是姜奕泽先走过来,视线在她餐盘上停留了一秒,似笑非笑地说:“你果然还是那么能吃啊。”

第二次交锋,冉迟迟依旧惨败。

接下来几日,冉迟迟一踏进食堂,便看到姜奕泽坐在她常坐的位子上。他将打好饭菜的餐盘往前一推,笑得一脸得逞:“好巧啊!正好多打了一份,送给你吧。”

次数多了,冉迟迟不免起了疑心。

她回去打听过姜奕泽,物理系男神,绩点常年第一,大二时就帮助导师做实验,本科便发表了几篇SCI论文的变态型人才。最重要的是,姜奕泽的妈妈是国家殿堂级芭蕾舞演员温文。

这样的人物,何必总是找她这样平凡的女生一起吃饭?

冉迟迟心中疑虑,姜奕泽却只是神秘一笑,慢悠悠道:“你吃饭好看。”

此后,姜奕泽更加大胆了,不仅在食堂蹲守她,还不知从哪里弄到了一份她的课表,每到饭点便准时出现在她眼前,活脱脱一个催饭机器。

外人眼里,他们之间是春看樱花冬看雪的爱情,实际上,他们之间是再单纯不过的饭友情。

“有人细解一下我校校草找了个胖瓜女朋友的事吗?”冉迟迟瞧着论坛里这个热度居高不下的帖子,将手里抱枕揉成了球,一气之下便把始作俑者拉黑了。

02

姜奕泽从实验室回寝室的路上,要经过一条美食街。食物的香气涌入鼻腔,肚子便觉得饿了。

他往前走几步,拐过一个街口到了一家猪蹄店,微胖的老板娘忙碌地翻着烤炉上的猪蹄。

“猪蹄就要吃后门胖阿姨家的,她家的猪蹄先煮再烤,一口咬下去,那叫一个软糯酥脆!”

他脑海里闪现出冉迟迟眉飞色舞的样子,不禁微微一笑。

“老板娘,要两个烤猪蹄,特辣!”

姜奕泽坐下来,拿出手机给冉迟迟发信息。

半个小时后,“滋滋”冒油的烤猪蹄打包好,微信却还没有动静。

这不正常,冉迟迟虽然嘴硬,但只要是给她带吃的,消息一向回得飞快。

姜奕泽发了个“黑人问号”的表情包过去,立刻出现了红色叹号:“您好,您还不是对方的好友,是否开启好友验证?”

姜奕泽:“……”

几分钟后,宿舍楼下。

冉迟迟趿着拖鞋出现在楼道口,见到姜奕泽,她脸上还残余着怨气,瞥他一眼,伸出手:“猪蹄呢?”

“先告诉我,为什么拉黑我?”姜奕泽把手中的袋子往后一藏,说。

他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睛望着她,像藏了星星一样清明,在路灯昏黄的灯光的映照下,眉眼俊逸,整个人如雪峰的一株孤松。

校草,学霸,没有女朋友。

冉迟迟脑子里一个不可能的猜测渐渐成型,她反问:“那你为什么总找我吃饭?”

“你觉得是为什么?”

他的态度仿佛验证了她的想法,冉迟迟脱口而出:“你是我失散已久的亲哥,却不敢相认。因为咱妈嫌弃我是个女孩儿,遗弃了我,现在悔不当初,想要找我,又怕我不理解她,于是派你接近我,一步步打消我的心防。”

回应她的是两个栗暴。

“少看点儿家庭伦理小说。”姜奕泽面无表情道,“你就不能往浪漫的方向想一想?”

“比如?”

姜奕泽垂眼看她,喉结滚了滚,语气有些低沉:“比如我们早就认识。”

周围空气静了下来。

姜奕泽发现她一脸严肃,眼神放空,似乎在回想什么。

他刚想开口,突然冉迟迟发出惊天大笑,指着姜奕泽道:“哈哈哈……你还说我,你少看点儿言情偶像剧吧!这个套路十年前就烂透了!”

笑完,冉迟迟才意识到自己太夸张。她朝姜奕泽看去,他果然面容发僵,正冷冷地看着她。

“对……对不起,我不是在笑你,是这个情节真的太偶像剧了,怎么可能发生在我们之间?还不如……”

话还没说完,嘴里猛然被填满,猪蹄的酱香在唇齿间弥散。

她抬眼,只见姜奕泽面无表情地道:“你说得对,我就是你哥。”

03

冉迟迟虽然迟钝,但并不傻,事后她认真回想姜奕泽的表情,觉得他并不像在开玩笑。

但她在脑海里搜刮了一圈,她人生这些年,认识的普通男生都寥寥无几,别说姜奕泽这种大帅哥了。

直到一次吃饭,她不小心瞥到姜奕泽的手机,看到那熟悉的灰色头像。

她的脑袋嗡嗡响,某根断了的丝连了起来。

她和姜奕泽还真是早就认识。

冉迟迟从小到大,出了名的吃饭香。也因此,她在豆瓣发布的只露了下半张脸的视频,收获了不少的粉丝。

而姜奕泽,因为从小跟随做舞蹈演员的妈妈吃素食餐,吃出了毛病,见不得一点儿荤腥,进食障碍有些严重。

所以他第一次看到冉迟迟的视频的时候,颇为震惊。

她怎么吃得这么油腻,还吃得这么香?

姜奕泽一本正经地给她留言:“你吃这个不会吐?”

冉迟迟盯了这条留言半晌,确定自己是碰上杠精了,不服输地怼回去:“亲,眼睛不需要的话,可以捐给有需要的人哦!”

冉迟迟觉得姜奕泽是个神经病,姜奕泽觉得冉迟迟吃得不健康。

就这样,两个不在一个频道的人相互怼了大半个月。冉迟迟气极,要拉黑他的时候,点进他的主页才发现,姜奕泽不仅不是杠精,还是自己的粉丝。

从此,她见到姜奕泽那个灰色头像,心情都变了。

毕竟,他是真的有病。

从此,姜奕泽成了冉迟迟心中的“小可怜”。她自认是个热心肠的人,吃到好吃不油腻的小吃,发给他;还没发布的吃播小视频,发给他;就连在网上看到的治疗偏方,也发给他。

想到这里,冉迟迟心情有些复杂。她脑补出的“小可怜”是个瘦不溜秋的猴子,谁知道却是个身高一米八五,拥有八块腹肌的大帅哥呢?

她把这想法告诉姜奕泽。后者沉默了片刻,冷不丁发问:“你怎么知道我有八块腹肌?”

“这难道是重点吗?”冉迟迟有些无语。

“哦,重点应该是我第一眼就认出了你,”姜奕泽的食指不紧不慢地在桌上敲了两下,“而你却把我当猴子。”

冉迟迟噎了一下,赶紧转移话题:“不过你到底是怎么认出我的?”

想起并不怎么愉悦的初次相见,姜奕泽瞥了她一眼。

活动当天,他一进场便留意现场的女生,很快就锁定了她。

在一堆表面来参加活动,实则过来联谊的人中,她吃得实在是认真、突出。

虽然双颊有些肉,但吃东西时机灵可爱,咀嚼时似乎都含着幸福的笑意,小仓鼠似的,和他想象的她出入不大。

于是他坐过去,似笑非笑地搭话:“你吃得完这么多?”

结果换来女孩儿狠戾一瞪。

想起这些,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还有些委屈:“我请你吃饭,你还把我当瘟神。”

听他这么说,冉迟迟比他更委屈。这段时间,她心惊胆战,就连晚上做梦,有时候都会梦见自己被他的迷妹逼到悬崖边。

对方手握大刀:“给你选择,要么跳下去,要么和姜奕泽分手!”

前方是凶狠的仇敌,后方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冉迟迟夹在中间瑟瑟发抖。

这时,姜奕泽从天而降,冲她邪魅地一笑:“迟迟,吃饭了吗?”

冉迟迟每每心惊肉跳地醒来。

现实里,姜奕泽总能在饭点突然闪现,有了这种噩梦照进现实的诡异感,她能不一见他就跑吗?

“你对自己的人气到底有没有点儿数?”冉迟迟掏出手机,点开那个帖子递到他眼前,恶狠狠地说,“我才一百斤,标题居然说我是胖瓜!”

姜奕泽低头扫了一眼,神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后来不知看到了什么,他的眉目舒展开,竟轻轻地笑了一下。

这笑声听在冉迟迟耳朵里,那便是:你本来就是胖瓜,还不让人说了?

士可杀,不可辱。冉迟迟腮帮子都气鼓了,难以置信地瞪了他一眼,转身便走。

没走几步,双肩一沉,是姜奕泽从背后揽住了她。

没等她挣扎,他便将手机举到她眼前,将上面的内容放大:“高冷黏人校草×暴躁甜心学妹,只有我一个人觉得有点儿好嗑吗?”

姜奕泽依旧在笑:“暴躁,甜心。”

他刻意拖长了语调,还不怕死地上下打量了她一下。

“姜奕泽!”冉迟迟再也忍不住,抬起脚在他小腿上踹了一下,“我宣布我们的饭友关系就此解除!”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姜奕泽吃痛,脸上却笑得如沐春风。

等冉迟迟的背影从视线中消失,姜奕泽眼底的笑意瞬间消散。他在自己的手机上点开那个帖子,给楼主回了一句话:“我不觉得冉迟迟有多胖,还请注意言辞。”

04

冉迟迟决定减肥。

她刚刚在寝室宣布这个消息,便遭到室友一顿嘲笑:“迟迟,你哪次减肥不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冉迟迟脸上有些挂不住,但还是一字一句强调:“这次是认真的!”

她发誓要瘦到九十斤,让姜奕泽跪下对着她唱《征服》,看他还敢取笑她!

可冉迟迟低估了姜奕泽的韧劲。每到饭点,姜奕泽便提着小笼包、鸡腿、烧烤准时出现在她面前。

东西都摆在眼前了,岂有不吃的道理?于是半个月过去了,冉迟迟的减肥计划依旧毫无进展。

这天,冉迟迟看着体重秤上的数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给姜奕泽发了一条消息后,就跑去图书馆看小说,以躲避他的“追杀”。

剧情刚发展到高潮时,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蒙住了页面,又是姜奕泽。

他身后是一面落地窗,香樟花开得正盛,阳光穿过叶子的间隙落在他身上,为他平添了几分温柔。

他望着她笑,用气音同她说话:“抓到你了。”

冉迟迟看小说时被打断的怒气立刻消散了。

最后,她还是被姜奕泽拖去校外吃麻辣烫了。

冒着热气的麻辣烫端上来,饿了一上午的冉迟迟立马缴械投降。她连塞了几口肉丸,才满足地叹了一口气。

她吃得急,嘴边不小心沾上酱料,姜奕泽帮她擦掉:“吃这么快干什么?”

温热的指尖擦过脸颊,星火燎原般带起一片热浪。

“我自己来!”冉迟迟抢过纸巾,眼珠子不自然转了一下,催促道,“你快吃。”

姜奕泽没动,他看着她,突然问:“你给我发信息说要减肥,为什么?”

冉迟迟有些心虚,没敢看他:“反正就是要减。”

姜奕泽沉默了半晌,就在冉迟迟以为他不会说话的时候,姜奕泽问:“那我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冉迟迟有些蒙。

“你减肥,我就得一个人吃饭。”姜奕泽停顿了一下,墨黑的瞳孔深不见底,“我一个人吃不下饭。”

“你还没好?”冉迟迟彻底傻了。见面以来,姜奕泽不仅面色红润,体格健康,一起吃饭时,也看不出勉强的样子。

姜奕泽点点头:“还是吃不下。”

听他这么说,冉迟迟顿时觉得自己身负重任,减肥的事立马抛诸脑后,她重重点头:“你放心,组织不会抛弃你的!”

姜奕泽本来想了一堆理由说服她,没想到冉迟迟答应得这么爽快。

真是个傻妞。

坏心眼倏地冒出来,姜奕泽拿筷子点一点碗壁:“那你先吃口培根看看。”

冉迟迟立马吃了一口。

姜奕泽将她碗里的东西指了个遍,不知不觉,一整碗麻辣烫见底了。

冉迟迟撑得打了个饱嗝,眼睛亮晶晶的:“这样你有胃口了吗?”

姜奕泽笑了,勉勉强强地点头。

冉迟迟的减肥计划如室友所料,再度失败。

05

冉迟迟为姜奕泽做了一个详细的计划。

吃饭时,她将本子甩到姜奕泽面前,抬了抬下巴,笑得一脸得意。

“按照你的症状,我认为你应该先从清淡的食物吃起,按照逐日递增的方法,每天多吃一些,这就叫作‘脱敏治疗’!”

冉迟迟的计划表可以说做得很用心,用不同颜色的线标记出每日餐谱,由清淡到口味渐重,一周之内都没有重复的。

姜奕泽的注意力却被另外的东西吸引住了,他的手指在表上面一点,问道:“这是什么?”

表格的下面,有一行简笔画小人,圆圆的脸,扎着高高的马尾辫,表情软萌搞怪。

姜奕泽勾起嘴角笑道:“和你好像。”

冉迟迟昨晚做表格做到半夜,完工时看着成品,总觉得缺了点儿什么。她脑子一转,完美的计划怎么能缺少署名!

于是,她画了几个小人儿。早上起来,却怎么看都有点儿羞耻。

姜奕泽的眼睛像是夜风浸过一样黑,湿漉漉的,看着她,就像在看一只毛被剃光了的小仓鼠。

冉迟迟的脸烧了起来,嘴上逞强道:“不喜欢就算了!”

说完,作势要收走计划表。

姜奕泽见状,立刻站了起来,俯身按住了她的手。

他的动作太快,鼻尖无意间与冉迟迟的额头轻轻碰了一下。

气氛瞬时变得暧昧起来。

姜奕泽垂眸,只见冉迟迟的睫毛轻轻抖动了一下,紧张地抿了一下唇。

他想,果然很像小仓鼠。

冉迟迟反应过来,连忙往后退了一步,手里的计划表像是染上了他的温度一样,热得烫手。

她心绪未平,就听见姜奕泽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谢谢,我很喜欢,小人很可爱。”

接下来的日子,冉迟迟一改被动局面,一到饭点就积极万分,常常是姜奕泽还没出实验楼,就接到了她的短信:“今天中午三食堂黄焖鸡见!”

这么一调换,姜奕泽觉得自己仿佛成了大型家养宠物,因为冉迟迟总喜欢用哄小狗的方式逗弄他。

“小泽,多吃一口嘛。”

“嗯,吃完了,真乖。”

他实在忍无可忍,某次终于提了出来:“你把我当小狗哄呢?”

结果冉迟迟一脸诚恳,严肃地说道:“这是我的策略,有网友证明,这样的方式有利于你进食。”

可没多久,他就见冉迟迟埋着头,肩膀笑得一抖一抖的——果然是在逗他。

冉迟迟笑得正欢,被姜奕泽强行打断,她抬眸问:“怎么了?”

姜奕泽一本正经道:“你今天吃了几个鸡蛋?”

冉迟迟莫名其妙:“一个啊。”

姜奕泽:“不够,等会儿你再多吃一个。”

冉迟迟:“为什么?今天是什么节日吗?”

姜奕泽一脸微笑:“我看到网上说,养猪都是这么养的。”

冉迟迟:“……”

06

在冉迟迟的不懈努力下,姜奕泽进食困难的情况慢慢好转。

他吃下整碗麻辣烫那天,冉迟迟兴奋得拉着他在操场跑了好几圈。

她这阵子陪他吃得清淡,清瘦了不少,显出了原本好看的线条。橘黄色的灯光洒下来,为她描了一层柔和的金边。

姜奕泽被她拉着,脸上笑意渐浓。

“有件礼物送给你。”

等冉迟迟终于停下蹦跶的脚步,姜奕泽才来得及开口。

冉迟迟没想到楼道会这么黑,长长的走廊只有紧急出口的指示灯发出莹莹绿光,她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姜奕泽的手臂就在眼前。

抱还是不抱,真是个问题。

“旁边就是医学实验室。”姜奕泽突然开口,“听说昨天刚运进来新的大体老师。”

低沉的声音在空旷的楼道里回荡,更添了几分阴森的气氛。

冉迟迟一下子弹起来,抱住了他的胳膊。

几分钟后,空气安静下来,冉迟迟睁开眼睛,只见姜奕泽笑得半边肩膀都塌下去了。

“你骗我!”冉迟迟气急败坏地嚷道。

“好啦。”姜奕泽止住笑,将她松开的手重新拉进自己的臂弯,“这不是看你脸皮薄,帮你一把吗!”

谁要你帮这种忙!

冉迟迟瞪回去,可她这一眼掩在黑夜里,毫无威慑力,倒是被姜奕泽抓住机会,在她鼓起的脸颊上捏了一把。

终于到了实验室,冉迟迟松了一口气:“你到底要送我什么呀?鬼鬼祟祟的。”

姜奕泽没说话,将她安置在旁边的座椅上,然后坐到电脑前在键盘上敲几下,显示屏上跳出一个游戏页面。

他朝着她笑:“把这个通关后,即可领取这段时间,你作为冉医生的报酬。”

然而,他高估了冉迟迟的智商。一个小时后,宿舍门禁的时间逼近,蓝屏上的黑点一动不动。

姜奕泽沉默了片刻,忍不住问:“这不是最简单的推箱子游戏吗?”

游戏白痴了二十年的冉迟迟也觉得委屈:“你不是学物理的吗?怎么不务正业啊?弄什么鬼游戏!”

姜奕泽被噎了一下,又不能提前剧透,只好挠了一下后脑勺,耐心指挥她。

就这样,冉迟迟仿佛是高中时数学成绩太差,被单独留堂的学生,而姜奕泽就是那个讨厌鬼老师。

“往左两个,这个我刚刚不是和你讲了吗?”

“我……我忘了。”

“重来!”

等到冉迟迟终于通关了游戏,竟像是做了一晚上的数学试卷,累得瘫在桌上。

“电源通了。”姜奕泽拍了拍她。

冉迟迟坐起来,看到桌上的纸盒布帘自动打开,显露出里面用褐色的玻璃一根根搭建的微型巴黎铁塔,塔中心巧妙地装置了一个小灯泡,在灯光的照耀下,塔身通体发亮。小兔子的睡前故事

为了给她这个惊喜,从设计到搭建,姜奕泽可是熬了好几个晚上。

他一脸得意:“我看你的很多摆设和饰品都是巴黎铁塔,猜到你可能喜欢这个。”

冉迟迟没看他,低着头仔细地看着铁塔,眼眶渐渐红了。

“姜奕泽。”半晌,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干吗对我这么好啊?”

实验室里静默下来,只听见姜奕泽极轻柔地回了一句:“因为你值得。”

07

姜奕泽的病算是好了,罪恶的考试周却来了。

作为恶补型选手,冉迟迟硬是七天看了三本书,简直叫苦不迭。

等到考试周终于过去,冉迟迟在朋友圈看到“今天你吃饭了吗”的组长又在组织线下活动。

这一次的活动主题是“向往的生活”。其实就是大家租个民宿,一起做做饭,玩玩游戏,费用不高,还能吃到好吃的。

冉迟迟和姜奕泽都报了名。

到了民宿,大家就按照早先在群里商量好的,各自开始干活。冉迟迟因为厨艺不佳,认领了烤面包的任务。

谁知,她却败在了打发鸡蛋清的步骤。民宿里没有电动打发器,她用塑料水瓶做了个简易的手动打发器,打得手腕都酸疼了,蛋清还是一点儿也没有打发。

明明视频教程上几秒就打发了,怎么到她这里就不一样了?冉迟迟气恼得重新做了一个,可结果依旧失败。

见冉迟迟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姜奕泽险些笑出声来。他走过去,从她手里接过塑料瓶,三两下就将蛋清打发了。

“如果上周你没有因为睡懒觉错过陪我去听那节《物理学原理》,你就会知道怎样用最小的力量打发蛋清。”

姜奕泽斜着眼看她,羽睫微垂,十分欠揍。

“我又不用天天打发蛋清!”冉迟迟瞪着眼睛,一把抢回瓶子,用肩膀狠狠将他撞开。

姜奕泽吃痛,眼底笑意却不减。

晚饭后,大家聚集在一起玩《狼人杀》。冉迟迟是新手,规则听得一脸蒙,总是才开头就迷迷糊糊地被投了出去,无聊得差点儿睡着。

没多久,冉迟迟的手机响了一声:“要出去逛逛吗?”

是姜奕泽。

冉迟迟没想打扰大家玩游戏,只是她还没来得及拒绝,姜奕泽便站起了身。

组长也站了起来,目光在他们俩之间来回打量,突然贼笑道:“想要先走,那就要亲一个。”

姜奕泽和冉迟迟从进门起就一直待在一起,显然是被误会了。

冉迟迟连连摆手,耳朵涨得绯红。她刚想否认,姜奕泽声音不紧不慢地响起:“我还没追到呢,你们别给吓跑了。”

他没否认……

冉迟迟觉得脑海里仿佛装了一盒烟花,炸得她神经都迟钝了,连怎么被姜奕泽带出去的都不清楚。

直到姜奕泽戳一戳她的脸,笑着问她:“想什么呢?”

冉迟迟还在神游,反应慢半拍,呆呆地摇头。

姜奕泽忍住笑意,从上衣口袋拿出准备已久的门票,在她眼前晃。冉迟迟一下子清醒过来,惊呼出声:“五月天演唱会的门票!你怎么抢到的?听说几秒就没了!”

姜奕泽却反问她:“你在豆瓣上说的话当真吗?”

冉迟迟捏着门票,宝贝似的抚摸,随口回答:“什么话?”

姜奕泽低声说:“谁送你五月天门票,你就以身相许。”

冉迟迟愣住了,自己好像是这么提过一句,不过那只是犯花痴的时候说的胡话,怎么能够当真?

而且……她睨了一眼姜奕泽,突然跳转到另一个话题:“你对我这么好,原来就是馋我的身子!”

“网络热词贫困户”姜奕泽又一次败给冉迟迟的脑回路。他伸出手在她的脑袋上狠狠地揉了一下:“你这脑袋里面装的都是些什么啊?”

这句话太耳熟,从小熟背台湾偶像剧台词的冉迟迟下意识接话:“显然是和你不一样的东西!”

姜奕泽愣了足足五秒才反应过来,这是《恶作剧之吻》的台词,险些气笑。

别人的告白,花前月下,庭院深深,郎有情来妾有意。

他的告白,不仅女主角完全没有反应,还和他玩起了偶像剧接台词游戏。他瞥了一眼正闭着眼懊恼的冉迟迟,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08

冉迟迟回到寝室后趴在桌子上,盯着那张票。姜奕泽的话跟录像带似的,不停地在脑海里重播。

不是不喜欢。就是因为太喜欢,所以才下意识地转移话题。

“姜奕泽”这三个字,早已在心中生根发芽,开出花来。

第二天,演唱会过半,台上响起《疯狂世界》的前奏。

“你是一种感觉,写在夏夜晚风里面。”阿信的歌声从台上飘过来。

这是冉迟迟最喜欢的歌。

冉迟迟偏过头,斑斓的灯光投在姜奕泽的脸上,时明时暗,他的淡定在气氛热闹的现场显得格格不入。

姜奕泽察觉到她的目光,转过头冲她挑眉,语气欠扁:“怎么了?后悔了?决定要以身相许了?”

刚有点儿感动的冉迟迟不想理他了。

她把头转过去。看什么男人,是演唱会不好看吗!

然而,没过几秒,手背一热,姜奕泽的手包住了她的手,大拇指在她虎口处轻轻摩擦。

姜奕泽的嘴边勾起一抹笑,凤眸微眯,眼尾漾出一条细纹。

四下的喧闹都消失了,冉迟迟心跳得飞快,手心一转,用力回握住了他的手。

一直到演唱会结束,两只手都没有分开。

从场馆出来,人潮拥挤,姜奕泽将冉迟迟护在怀里,慢慢往外走。

冉迟迟躲在他胸前,只有一双眼睛露出来。

到了外面,姜奕泽松开她。身上的温度散去,冉迟迟下意识想挽留,手追着拉住了他的衣袖。

姜奕泽垂眸看她,冉迟迟对上他的视线,又忍不住涨红了脸,后知后觉地害羞起来。

她不说话,姜奕泽也不催,安安静静看着她。过了好一会儿,冉迟迟才开口:“也没什么,就是觉得好神奇。”

毕竟姜奕泽是多少女生的梦中情人,竟被她几顿饭骗到手了。

姜奕泽眼底遽然跃出一丝笑意,他弯下腰,脸凑到她面前:“这样呢?真实了吗?”

“还……还行。”

姜奕泽又进一步,与她鼻尖相对,故意轻轻地摩擦一下,明知故问:“那这样呢?”

姜奕泽俊逸的脸在面前猛然放大,冉迟迟只觉得腿下一软,往后倒去。他及时捞过她,一把将她带进怀里,将她的整个脑袋埋进自己胸口。

“听到我心动的声音了吗?”

月光洒下来,场馆外灯光辉映,亮如星河。

八月的风暖暖的,爱人的怀抱也暖暖的。以后,四季和她,都会在身边。

睡前小故事

分享

特色栏目 - 读者意林花火飞言情飞魔幻故事会

睡前故事:栏目大全

睡前故事:标签大全

睡前故事大全热门

睡前小故事大全